16 评论

回顾六四系列[10]:4月15日,胡废帝驾崩

  前一个帖子,俺交代了1989年的天朝形势(包括政治形势和经济形势)。套用一句古话,那就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当时的天朝犹如一个火药桶,一点就炸。而老胡被废一年多来,由于心情极度郁闷,积郁成疾,恰好在这个关键时刻病逝。于是,就像是给天朝这个火药桶添加了引燃的导火索。今天,就给大伙儿聊一聊老胡病逝的经过。


★开会期间,突然发病


  在那年的4月8日,裆中央在中南海怀仁堂开会,讨论《中共中央关于教育发展和改革若干问题的决定》。据老胡的家属说,事前通知他开会的时候,家人觉得他脸色不好,劝他别去。但是老胡觉得教育问题非常重要,坚持去开会。到了会议室之后,某些与会者也感觉老胡的脸色不太好。
  那天的会议由赵紫阳主持,主要发言的是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冒昧跑题一下,他的老娘同时也是邓太上皇的第2个老婆。这事儿俺在“本系列第2篇”有八卦过。大多数网友肯定无法想象党国的高层有多么复杂的裙带关系)。话说台上的李铁映正讲得兴起,台下的老胡脸色却越来越差,终于坚持不住了。只见他站起身来,想跟主持会议的老赵请个假。谁知话音未落,就一屁股跌坐到椅子上。开会的各位朝廷大员见此情景都吃了一惊。当时有人看出老胡是心脏病的症状,老赵赶忙问谁有急救药。接着,某个与会者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硝酸甘油(此处有点分歧,有的版本说是江泽民随身携带的,有的说是秦基伟随身携带的)让老胡吞下。与此同时,另有人赶紧去招来御医急救。
  朝廷的御医还算神速,10分钟就到了。然后,直接在怀仁堂搞了一个简易急救室,对老胡进行抢救。由于会议室被御医征用,会议转移到中南海的勤政殿接着开。与会人士中,就留下了温家宝在怀仁堂指挥抢救(温影帝当年是中央办公厅主任,相当于大内总管)。其实温宝宝又不懂得医术,所谓的“指挥抢救”,更多的是象征意义。
  到了下午,御医觉得老胡的症状稍微稳定了,就赶紧把他转移到北京医院的专门病房。


★住院一周,突然去世


  关于胡耀邦的背景,前面已经写了几个帖子介绍过了。1989年的时候,他已经被废,论官衔仅仅是政治局委员。但他的重要性显然远高于普通的政治局委员。在他住院期间,医院每天都要向中央办公厅通报老胡的病情。从医院的每日通报来看,住院的头6天,老胡在逐渐康复。因此,老胡的家人以及某些党国高层,都松了一口气,以为过了危险期。谁曾想,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第7天上午的7点多,老胡再度突发大范围的心肌梗塞,不治身亡。
  俺在写本文的时候,找了一些资料来看。发现老胡死前的细节,有如下几种不同说法。

◇李鹏的版本


  医护人员觉得像老胡这样的心脏病,起身大便是有危险的,应该躺在床上解手。但是老胡不愿意让医护人员伺候,就自己上卫生间。结果那天就在上厕所的时候,因为用力过猛导致心脏病再次发作。

◇夫人李昭的版本


  那天上午,老胡解手比较顺利,解手后还吃了些西瓜。吃完西瓜后,正在跟工作人员谈论最近的新闻,然后就突然发病了。

◇女儿满妹的版本


  满妹在2006年出过一本书《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书中针对李昭的版本,补充了吃西瓜之后的若干细节。
几分钟后,守护在父亲身边的三哥德华,发现心电监护仪上绿莹莹的心电图波形突然急促地跳动起来,心率从每分钟60次一直往上升,70、80、90……三哥慌忙叫来值班医生。医生看了看心电监护仪,不经意地说:“没事儿,以前也有过这种现象。”三哥不敢相信,仍然目不转睛地盯着监护仪。果然,当每分钟达到 110次时,心率开始逐渐减慢,一分钟后恢复到60次。可还没等三哥和紧张得也凑过来察看的李秘书松口气,峰谷状的心电波形作了一个短暂的停顿,忽然耀眼地一闪,便冰雪消融般地坍塌下来,化作一条碧绿晶莹的水平线,向无极的空间延伸而去。与此同时,只听见躺在床上的父亲痛苦地大叫一声:“啊!——”他那只被李秘书握着的手突然松脱,头部猝然转向一侧。等医护人员赶来急救时,一切都已经无济于事了,父亲再也没有醒来。


★党国的讣告


  胡先帝驾崩之后,朝廷高层第一时间就接到通报。这时候面临的头一个棘手问题,就是如何评价老胡。为啥说这个问题很棘手捏?
  一方面,老胡是在总书记的位置上被罢免的。当初赶他下台的时候,那帮保守派把他骂得一文不值(具体过程请看“本系列第7篇”)。而老胡从下台到逝世,才2年3个月。如果这时候官方给的评价太高,岂不是自打耳光?
  另一方面,老胡在民众(尤其是知识分子和大学生)心中的威望非常高(俺在“这里”有介绍)。以当时一触即发的国内形势,如果官方对老胡的评价太低,那简直是火上浇油。
  上述是俺的分析。另外,当时有传言说:朝廷高层的改革派和保守派,对于老胡的评价,观点也截然不同。显然,改革派想要提高对老胡的评价以及葬礼的规格。而保守派则反之。
  除了上述的分析和传言,还有一个事实可以从旁佐证。原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注意,是中央电台,不是中央电视台)的台长杨正泉在2008年出版了一本书——《新闻背后的故事》。此书提及了胡耀邦逝世那天的一些反常之处。以下是摘录的部分内容,粗体是俺加的。
12点20分,新华社即向境外发了胡耀邦逝世的简讯,香港传媒于13点20分已刊播。但是,此稿未对内发。因为已经对外发稿,中央电台考虑这样的消息对内不应该晚于对外,想对内赶发。经请示部总编室同意,中央电台于14点零4分对内播出了新华社向境外发的胡耀邦去世的80个字简讯,后面播放了1分17秒的哀乐(在简讯后头播出哀乐,过去没有过)。首播连续播出两遍,15点又播出一遍,无哀乐,后在16点、17点又安排了播出。既然治丧规格如此高,只是播发简讯显然是不恰当的,听众也不会理解。但直到这时,新华社仍未对内发稿,说是等到晚上才发。至于为什么要抢先对外发而对内晚发,时间又相差甚多,不得而知。
......
奇怪的是,13点47分新华社先发了“胡耀邦同志简历”,直到17点仍未发出讣告稿,可能是审定讣告的环节还未定下来。为此,中央电台为联播节目设计了几种预案:
一、先播简讯、哀乐;
二、讣告稿随来随播,用“刚刚收到的消息”;
三、除安排直播联播节目的两名播音员以外,增加一名播音员(方明)待命,准备随时播出讣告。
......
正是出于这种情况,中央电台《全国联播》节目出现了奇特的安排:18点半先播出了胡耀邦逝世的简讯,哀乐,在播出了其他两条新闻之后,18点38分又以“刚刚收到的消息”播出了胡耀邦逝世的讣告(收到稿子是18点32分,方明直播),但在讣告后也就不好再放哀乐了,也就是说在同一节目中播出了两次内容不同、规格不同的消息和讣告。这种发布的不统一和中央电台播出安排的混乱,使听众感到莫名其妙。
  最终,官方发出如下讣告:
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我军杰出的政治工作者,长期担任党的重要领导职务的卓越领导人胡耀邦同志,1989年4月8日在出席中央政治局会议时,突发大面积急性心肌梗塞,经全力治疗,未能挽救,于1989年4月15日晨7时53分逝世,享年73岁。
  该讣告也同时发布在次日的《人民日报》头版头条,照片如下:
不见图、请翻墙

  那么,这个评价到底算高规格还是低规格捏?为了帮助大伙儿了解朝廷的政治语言,俺另外写了一个帖子《如何解读朝廷大员的盖棺定论》。看完之后,你大概就明白,老胡到底享有啥样的规格了。


★民间对老胡之死的传言


  关于老胡之死,民间有各种传言。流传比较广的,大概是如下两个:传言之一:老胡是在开会的时候,跟某人争论,结果被气得心脏病发作。传言之二:老胡住院后,病情一开始稳定却又突然死亡,是被朝廷的保守派给害死的。
  从俺目前找到的资料来看,尚未发现有可信的证据可以证实上述的传言。尤其是“老胡被害”之说,可能性应该很低。俺觉得:老胡当时虽有民望,但无实权。保守派害他的话,并不能得到明显的政治利益,却可能激起民变。当然啦,也不排除将来共党倒台之后,研究党史的人在裆中央的绝密文件中,发现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本系列下一个帖子,介绍一下针对老胡的各种悼念活动。


回到本系列的目录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1/12/june-fourth-incident-10.html

16 条评论

  1. 不是吧 都两天了 竟然没有评论?

    回复删除
  2. 我来评论一个:这篇内容较少啊……期待下一篇,渐入佳境了

    回复删除
  3. 貌似大伙儿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如何解读朝廷大员的盖棺定论》一文。
    哪里的评论挺多 :)

    回复删除
  4. 李铁映是邓太宗的第二任妻子金维映和李维汉的孩儿。貌似博主笔误了,写成了第一任了。

    博主提供了很多不为人知的资料,谢谢分享!期盼ing

    回复删除
  5. to 楼上的网友
    多谢指出俺的疏漏。金维映确实是邓的第二房。
    俺已在博文中更正。

    回复删除
  6. 青年朋友们,当你们享受着我党给你们提供的互联网和个人电脑时,请不要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
    如果没有我党维护社会稳定,你们哪有机会平平安安上网,肆无忌惮攻击党和国家?
    如果我党高层出现了戈尔巴乔夫之流,那将是中华民族的巨大灾难,我们不仅会亡党,还会亡国,灭种。想想苏联版图多么庞大,经过戈尔巴乔夫的破坏,现在的俄罗斯民族失去了他们的前辈数百年间浴血奋战才获得的中亚,外高加索,波罗的海出海口,乌克兰,白俄罗斯等土地。一夜之间,什么都没有了,只有复辟的资产阶级在剥削人民。
    所以,耀邦同志的死,很是时候。不要盲目纪念他了,他险些成为民族的罪人,党的掘墓人。幸亏,,,,,

    回复删除
    回复
    1. 复辟的资产阶级剥削人民,人民可以骂他,可以通过独立司法途径起诉他,占多数的人民可以成立自己的工会,成立自己的非政府组织来影响政府决策,甚至成立党派参选来制定钳制他的政策。

      而现在我国的权贵资产阶级,碰都碰不得,说更说不得。

      删除
    2. 这个忠党爱国如果真的忠党爱国,就与我讨论下,真理越辩越明,你认为共党好,就以理服人告诉我怎么好,不要停留在臆想和人身攻击的层次,这样你的言论不但没人理睬,对你的政治观点宣传也起了反作用。

      删除
    3. 寻人启示:
      “忠党爱国”哪去了?日子真不少。

      删除
    4. 你还真以为“忠党爱国”离开了啊? 它们从没离开过这里。
      一个ID可以是好几个人共用, “忠党爱国”就一定是一个人?
      再说, “忠党爱国”也会骂街喷粪啊! 人家五毛的培训就包括这些内容, 如果论理不占上风自然就用下三滥手段, 骂街喷粪也能把博客搞臭啊 , 也能让某些有洁癖的读者不再来啊 , 也能拉低整个博客的“档次”和人气啊!
      你们把五毛想得太纯洁了, 谁告诉你论理的五毛就不会骂街?

      删除
    5. TO IMMORTAL 和 4单元
      有好几个老读者都觉得,“忠党爱国”是高级黑。
      俺也觉得像。

      他的言论表面上是提朝廷说话,但往往让看的人更加痛恨朝廷。

      删除
  7. 幸亏小平同志挽救了耀邦同志,也挽留了党,挽救了中国革命,挽救了社会主义,挽救了世界工人运动和马克思主义,

    小平同志光耀千古,永垂不朽。

    回复删除
  8. 大家现在都讨论,基本都是GCD不好,但是我觉的还有一个重要问题是:谁能保证推翻GCD以后,不会出来第2个GCD?就算大家说要民主,要三权分离.但是别忘了,中国是一个几千年的国度,对权力斗争,内部斗争,出尔反尔之类的手段运用的非常娴熟.一个时代一个口号,对于现代人来说,很容易出现第2个GCD专政.

    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思想,而且是大部分人的思想.就像欧洲的文艺复兴.人民的整体素质,整体思想觉悟到了一定程度,才有可能进步.像现在,大部分向"钱",个人主义,自私自利,难啊!

    国民对于几千年来的封建教育,党国对人民的教育,造成了现在人的.自私,狭隘,虚荣,嫌贫嫉富,造成了有权就极度膨胀,而且还结党营私.相信如果让一个屁民当上局长,他很快就下马.不管现在还是以后社会.

    我们现在缺乏的是一种思想,一种思想改革.思想改革的前提就是言论自由,开阔视野,百花齐放.然后出现一种大家都可以接受的,能够促进社会文明进步的一整套思想体系(包括文学,教育,生活,军事,政治).文学,百花齐放,吸取精华;教育,尊师重道,业业相传;生活,讲究文明,崇尚美德;军事,发展科技,自强扶弱;政治,秉公执法,清正廉洁.

    这是人人向往的国度,也是人人乐于见到的.但是思想啊.你再强大的力量,再完善的制度,没有好好遵守,没有好好利用,就成了虚无,就成了暴力,就成了,没有得到的,嫉妒别人拥有权力,得到的,马上成为了暴力的执行者!!!

    教育一个孩童容易,对于一个成年人植入另外一种思想难!!!
    美国是一个几百年历史国家,中国是一个几千年历史国家.
    解救思想,自由言论!

    回复删除
  9. 五毛真是无孔不入,拷,居然翻墙来舆论导向,你们这帮贱B生的,你们工作消极一点会死啊?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