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 评论

人类自由的三大死敌——谈谈“共产运动、纳粹主义、政教合一”的共性

  前几天发了一篇博文《伊斯兰教极端主义溯源——“《查理画报》惨案”和“尼日利亚大屠杀”随想》。其实这两个惨案发生之后,俺最初想写的是本文。刚写了个开头,又改主意去写“伊斯兰教极端主义溯源”。为啥捏?因为“马列”和“纳粹”,对天朝网友而言,相对比较熟悉。但是很多大陆网民并不清楚“政教合一”及其思想体系。大部分人甚至从来没听说过“瓦哈比主义”一词。所以,俺才写了前一篇博文,作为本文的铺垫。
  说到“前一篇博文”,顺便感谢某个热心读者,指出了文中某张照片的谬误(也就是“瓦哈比与沙特的5人合照”)。在国外谈论“瓦哈比主义”的文章中,那张照片的引用次数极多,所以俺没有留心此照片可能是假的。俺已经在那篇博文中补充注明了“照片的谬误”。同时,也向该读者表示感谢。


  以赛亚·伯林有一本名著叫做《自由及其背叛——人类自由的六个敌人》。俺模仿了这个副标题,以此来向以赛亚·伯林致敬。顺便说一下,《自由及其背叛》一书,俺的网盘上有电子版。
  以赛亚·伯林那本书提及的“六个敌人”是指6个知名的思想家(其思想对“自由主义”构成了威胁);而本文提及的“三大死敌”是指3种政治体制。“自由主义”的敌人有很多,为啥俺单聊这3个捏?在本文的结尾,会给出答案。


★名词解释


  为了避免歧义,先对本文的几个关键名词做一下解释。

◇共产运动(Communism)


  本文所说的“共产运动”,主要是指“马列主义”以及它的衍生物(比如:毛泽东思想,主体思想)。【不包括】其它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流派(比如:“社会民主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虽然“马列主义”跟其它这些社会主义流派有共同之处(比如都推崇马克思的某些理论),但是“马列主义”是所有社会主义流派中,最危险的(没有之一);也是20世纪对整个人类造成最大伤害的意识形态(没有之一)。所以在“三大死敌”中,俺把“共产运动”放在第一位。
  “共产党国家”举例:
  苏联(第一个成功夺权的马列主义,已灭亡)、咱们天朝(现存)、北朝鲜(现存,参见《北朝鲜金氏王朝的崛起——聊聊金日成的历次大清洗》)、红色高棉(已灭亡,参见《最“纯正”的共产主义政权——红色高棉简史》)、古巴(现存)、越南(现存)、老挝(现存)。还有东欧曾经的一大堆共产政权,如今都已经灭亡,俺就不一一列举了。

◇纳粹主义(Nazism)


  “纳粹主义”来自于希特勒领导下的“纳粹党”。该党的全称是“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纳粹主义”的核心是“极端的民族主义”,外围还包括了:“国家主义”、“优生学”、“反犹太”、“反共”等元素。
  很多人把“纳粹主义”跟“法西斯主义”混淆了。以为这两者是一回事儿。其实不然。
  从某种意义上,可以把“纳粹主义”看成是“法西斯主义”的一个分支(这是学术界常见的一种主张)。但其实两者有很大区别:纳粹主义更强调“民族”而“法西斯主义”更强调“国家”。即使你非要把“纳粹主义”看成是“法西斯主义”的一个分支,你也应该明白——这是最危险的分支。
  关于“纳粹主义”的更多介绍,可以参考维基百科的词条(在“这里”)
  举例:
  希特勒建立的纳粹德国(又称“第三帝国”)是纳粹主义【仅有的一次】掌权实践。仅这一次,就导致二战(全球死亡超过5000万,甚至更高)。

◇政教合一(Caesaropapism)


  在人类历史上(尤其是在文明的早期),“政教合一”曾经是一种很普遍的政治形态。比如古埃及的法老,即是政治领袖,也是宗教领袖。
  但是到了工业革命之后,尤其到了二战之后,“政教合一”的政权已经很少了。如果你注意观察,如今还残存的“政教合一”,主要是以伊斯兰教为主。所以俺前几天写了那篇《伊斯兰教极端主义溯源——“《查理画报》惨案”和“尼日利亚大屠杀”随想》,帮助你了解“伊斯兰教的政教合一”。
  顺便说一下:
  有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长期被大伙儿忽略——那就是“明治天皇到昭和天皇这一时期”的日本。在这个时期,天皇掌握实权,而日本历史上长期主推“神道教”,所以也属于“政教合一”。


★共同点——对“真理”的过度自信


  这是俺首先要聊的共性。因为这个共性是其它几个共性的思想基础。
  对“真理”的过度自信,通俗地说就是:认为自己掌握了【永恒】的【绝对】真理。

◇共产运动的体现


  马克思堪称共产运动的“第一任教主”。马教主的政治理论,有一个重要的基石是“历史唯物主义”(更准确的说法叫做“历史决定论”,因为这玩意儿跟“唯物主义”关系不大)。“历史决定论”在马克思眼里就是终极真理。为啥这么说捏?按照马克思的“历史决定论”,“共产主义社会”是人类发展的【最终】形态。不论哪个国家,哪个民族,最终都会按照“历史决定论”的发展规律,演化为“共产主义社会”。这个结论是“永恒不变的”。
  俺小的时候,经常在政治教科书上看到一句话——“放之四海而皆准”,指的就是这样一种【永恒】的【绝对】真理。再比如:前两年的《解放军报》社论,公然宣称:【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全宇宙的真理】(俺有时候在想:这篇社论的作者到底是脑残还是高级黑?)
  在天朝,马教主的这套“历史决定论”忽悠了很多人。在《各种一元化思维的谬误——从“星座理论”到“共产主义社会”》一文中,俺介绍了,为啥“历史决定论”是错误的?

◇纳粹的体现


  跟马克思不同,纳粹的理论基础是“生物学”——雅利安人的种族优越论。按照希特勒的逻辑——雅利安人终将消灭所有其他的民族,然后统治全世界。希特勒甚至把他的“第三帝国”称为“千年帝国”(可惜只存在了12年,蛮讽刺的)。
  在二战中,纳粹打出的口号是:上帝站在我们这边。
  补充说明:
  纳粹所说的”雅利安人“,跟人类学所说的”雅利安人“是不太一样的。纳粹所说的,大致可以理解为”纯正日耳曼人“。

◇政教合一的体现


  这个是最明显的,俺就不浪费口水多聊了。参见前一篇博文


★共同点——对“人间天堂”(乌托邦)的幻想


  所有这三种意识形态,都有一个非常显著的共同点——幻想创建“人间天堂”。

◇共产运动——共产主义社会


  在马克思看来,工人阶级终究要消灭其他阶级,实现【世界大同】。

◇纳粹主义——雅利安民族统治的世界


  在希特勒看来,其他民族都是劣等民族,只有雅利安人才是最优秀的民族。所以,种族灭绝是必须的。等雅利安人把其他所有的劣等民族都灭了,于是【世界大同】。

◇伊斯兰极端主义——世界级的“乌玛”


  某些伊斯兰教的极端主义,会追求【世界级】的“乌玛”。考虑到很多读者不太了解伊斯兰世界,俺稍微解释一下:
伊斯兰教提到的“乌玛”,原意是“安拉的子民”(Ummatullah)——是指跨越国家、地理、民族,只根据对伊斯兰教的信仰,构建的“共同体”。
  比如前一篇博文中介绍的,最奇葩的“伊斯兰国”(IS),该国的国歌是《我的乌玛,曙光已现》。请注意:IS 已经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交界处建立了“政教合一”的政权。但是它的国歌为啥称“曙光已现”?显然,国歌所称的“我的乌玛”,并不是指【目前的】政教合一政权,而是指【未来的】“世界级”乌玛。如果你再对照一下 IS 的征服路线图(从新疆到西班牙,横跨几十个国家),就更能体会到这点。
  伊斯兰教极端主义者眼里,如果实现了“世界级”的乌玛,让世上所有人都成为安拉的信徒,那么就【世界大同】了。


★共同点——对“一元化”的迷思


  去年俺写了一篇《各种一元化思维的谬误——从“星座理论”到“共产主义社会”》,里面批判了各种“一元化思维”。今天俺要老话重提,再来批一下“一元化思维”。
  不论是“马列主义”、还是“纳粹主义”或者是“瓦哈比主义”,都是陷入了严重的“一元化思维”的误区。

◇共产运动


  按照共产党的说法:自己阶级的人是“阶级同志”,不同阶级的是“阶级敌人”。即使是“农民阶级”,在马克思看来也是反动的。参见《共产党宣言》如下一段:
中间等级,即小工业家、小商人、手工业者、农民,他们同资产阶级作斗争,都是为了维护他们这种中间等级的生存,以免于灭亡。所以,他们不是革命的,而是保守的。不仅如此,他们甚至是反动的,因为他们力图使历史的车轮倒转。
  马克思的“终极理想社会”,就是创造一个不再有【阶级】差别的社会(因为其他阶级都被灭了)。咱们不妨称之为“阶级一元论”。

◇纳粹主义


  和共产党类似,纳粹党把民众分为两类:自己民族的人是“民族同志”(Volksgenossen),否则是“社会异类”(Gemeinschaftsfremde)。具体可参见“这个词条”。
  是不是跟共产党国家一个腔调?只是把“阶级”换成了“民族”。
  在希特勒的理论里面,“理想社会”是由单一【民族】构成的(因为其他民族都被灭了)。咱们不妨把这种论调称为“民族一元论”。

◇伊斯兰政教合一


  伊斯兰极端主义追求的“世界级乌玛”,全都是安拉的【教徒】。咱们不妨把这种论调称为“宗教一元论”。


★共同点——“社会改造工程”对“异端”的杀戮


  为了实现上述提到的“一元化”理想社会,这三种思潮都采用激进的手段,进行“社会工程”。(为了避免跟信息安全领域的“社会工程”一词混淆,本文称之为“社会改造工程”)
  在实施“社会改造”的过程中,这三种政权都大量屠杀所谓的“异端”。如果“异端”连“生存权”都没有保障,其它的基本人权(比如:思想自由、言论自由、财产权)就更无从谈起了。所以,这三种政治形态,都是严重践踏基本人权的。
  在《面对共产党——民国人文大师的众生相》一文,俺曾经引用过徐志摩的一段话(如下)。这段话虽然是批共产运动的,但是套用到另外两种思潮,也很贴切。
他们相信天堂是有的,是可以实现的。但在现实世界与那天堂的中间隔着一座海,一座血污海。人类得泅过这血海,才能登那彼岸。于是他们决定,先实现那血海。

◇共产运动


  既然要实现“阶级一元化”,当然就要消灭其它阶级(“70前”的网民,对这个提法应该耳熟能详)。
  所谓的“消灭”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从思想上改造(俗称“洗脑”);另一种是从肉体上消灭。
  在所有的共产主义政权中,“社会改造工程”做得最彻底的,是“红色高棉”(柬埔寨共产党)。“红色高棉”掌权之后,为了快速进入共产主义社会,进行了非常激进的“社会改造工程”。掌权才短短三年,就导致了“全国人口减少超过四分之一”(减少了约 25% 至 30%)。不清楚这段历史的网友,可能会怀疑俺是否夸大了,俺来介绍一下,柬共是如何做到这么神奇的杀人速度。
  1975年4月,柬共控制全国之后,把所有的人分为两大类:旧人和新人。所谓的“旧人”,就是原先柬共根据地的居民;其它的人统统称为“新人”。波尔布特(柬共一把手,党内称“一号大哥”)下令:对每一个“新人”都要进行仔细严密的甄别。一旦发现阶级敌人,就地处决。
如下几种人都算是“阶级敌人”:
资本家
地主和富农
对新政权不满的人
违反新政权命令的人
原政权中的官员和公务员
原政权军队中的军官和士兵
......
(更多介绍可以参见《最“纯正”的共产主义政权——红色高棉简史》)
  在马列主义眼里,只要阶级不同,就是“异端”。

◇纳粹主义


  纳粹的社会改造工程,大伙儿应该都知道了,那就是“种族灭绝”。
  希特勒鼓吹“雅利安人优越论”可不只是嘴上说说滴,他让党卫军/党卫队(SS)负责落实“种族灭绝”。首先遭殃的是犹太人——二战期间,据估计有超过600万犹太人死于集中营的毒气室;另外还有吉普赛人、苏联战俘、同性恋、等也遭到屠杀,累积超过1000万的平民和战俘被屠杀(参见“这个维基词条”)
  有时候俺在想:假设二战是轴心国获胜,那么最终希特勒也会对日本下手(因为日本人是黄种人,血统不纯正)。
  在纳粹分子眼里,只要血统不纯正,就是“异端”。

◇伊斯兰政教合一


  至于伊斯兰教的政教合一,俺在前一篇博文已经多次提到了它们的大屠杀。伊斯兰极端主义,以瓦哈比教派最为残暴——他们的目标就是要彻底杀光其他信仰的人(哪怕是其他穆斯林,但不信仰瓦哈比主义,也会被杀)。
  在宗教极端主义眼里,只要信仰不同,就是“异端”。


★共同点——“洗脑宣传”和“狂热的信徒”


  这三种政权能够作恶,关键在于:有一大堆【狂热民众】的支持。为啥会有这么多狂热的信徒捏?因为有非常彻底的洗脑宣传。
  套用矮凳的一句话——洗脑宣传要彻底,必须从娃娃开始抓起。而且年轻人本来就比较有激情,一旦被煽动,狂热程度远远超过中老年人。

◇共产运动


  比如文革的时候,为了响应毛腊肉的号召(红旗插遍全世界),有不少红卫兵自愿跑到东南亚去打游击,很多人客死异乡(王小波的杂文中,有提及此事)。

◇纳粹主义


  比如纳粹即将崩溃前夕(柏林战役时),德国的国防军已经所剩无几,于是就让“希特勒青年团”(14-18岁)和“德国少年团”(10-14岁)上场。这帮10多岁的少年,打起仗来比成年人还要拼(比如“舍身炸坦克”之类的)。因为他们正好成长于纳粹党掌权的时期,已经被彻底洗脑了。

◇伊斯兰政教合一


  这次伊斯兰国(IS)崛起之后,其军队中出现不少“娃娃兵”。据说 IS 设立训练营向15岁或以下儿童灌输极端伊斯兰宗教思想,教导他们以消灭异教徒为人生目标,满16岁则接受军事训练。
  另外,俺还看到一张 IS 的宣传照片,里面是一个小孩(7岁)提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头。他父亲是澳洲人士,投奔伊斯兰国,把自己7岁的儿子也带过去了——由此可见 IS 的洗脑能力之强。(本来想把这张照片贴出来,怕有些读者看了受不了,作罢)


★共同点——唯一领袖的绝对权威


  洗脑宣传除了培养狂热的信徒,还有一个目的是:打造“唯一领袖”及其“绝对权威”。

◇共产运动


  经历过文革的网民,应该很清楚:文革时期,毛腊肉的绝对权威是不容置疑的。当时的老毛已经被彻底神化了。文革时期有一个很知名的“四个伟大”口号——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
  如今的北朝鲜,也是如此。北朝鲜甚至有一个罪名叫做“反对党的唯一思想体系”。大概从上世纪80年代,北朝鲜就开始禁止马列主义书籍(包括:马恩列斯毛)。如今的北朝鲜,政治思想的书籍,只允许出版金日成的“主体思想”相关的。

◇纳粹主义


  俺只需要告诉你,“元首”一词就是纳粹德国发明滴(该词汇的全称是”Führer und Reichskanzler“)——纳粹以这个词汇来体现希特勒的绝对权威。
  纳粹的口号是:“一个民族,一个帝国,一个元首”。
  补充说明:
  某热心读者对”元首“一次的起源有不同看法。俺附上”元首_(纳粹德国)“这个维基词条,部分摘录如下:
作为”一体化“的其中一个步骤,总理阿道夫·希特勒法律上以“元首”作为头衔。在1934年8月2日,最后一任威玛共和国总统兴登堡逝世后,一个新职位建立,全名为”元首兼帝国总理“(Führer und Reichskanzler),它联合了总统和总理的职能。形式上使希特勒成为德国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实际上是第三帝国的独裁者。
........
由于纳粹德国大幅使用的缘故,现今若提到“Führer”一词,通常就是指希特勒。

◇伊斯兰政教合一


  前一篇博文中曾经介绍过瓦哈比教派教义的重点是“唯一的统治者、唯一的权威、唯一的清真寺”。简直跟纳粹的口号是一个模子造出来的。


★这三者的共同本质——极权主义


  现在,俺来点出本文的主题。
  为啥本文单独挑选这三个“自由主义的敌人”来批判?因为这三种思潮,最终都将导致“极权主义”。咱们平时所说的“专制/独裁”这类名词,都是广义的泛指。在所有的专制体制中,最危险最糟糕的(没有之一),是“极权主义”。比如在工业革命之前,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是“君主制”。“君主制”也属于“专制/独裁”。但是通常的“君主制”跟“极权主义”比起来,那就是小儿科——危害性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在咱们天朝官方的话语体系中,喜欢把“纳粹”称为“极右”,把“文革”称为“极左”。这实际上是“障眼法”,让外行以为这两者截然不同。其实恰恰相反——“毛泽东统治下的中国”和“希特勒统治下的德国”,本质上都是极权主义——是一路货色。俺在2013年写过一篇博文——影评:《苏维埃往事》——帮你看清苏联和纳粹的共同本质——就已经强调过这两者的共性。
  “极权主义”不仅是“自由主义”的敌人,也是所有民主派/共和派的敌人。通过本文的介绍,希望你能对“极权主义”留下深刻的印象,并保持足够的警惕性。


★关于“极权主义”的引申阅读


  关于“极权主义”的更多介绍,可以参见“这个维基词条”。
  对极权主义的批评,已经有好几部名著,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看一下(下面列出的每一本,俺的网盘上都有电子版
波普尔:《开放社会及其敌人》/《The Open Society and Its Enemies》
(本书中更多的是介绍“开放社会的敌人”,而不是“开放社会”本身。作者追溯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思想来源。着重批判了“柏拉图、黑格尔、马克思”这三人的哲学体系。)
波普尔:《历史决定论的贫困》/《The Poverty of Historicism》
(这本是专门批马克思的“历史决定论”,批得体无完肤)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The Origins of Totalitarianism》
(这本书是该领域的理论经典,第一次深刻论述了“马列主义”与“纳粹主义”的共性)
哈耶克:《通往奴役之路》/《The Road to Serfdom》
(此书论述了:所有实行“中央计划经济”的社会,不管采用什么意识形态,最终都会沦为极权主义——当中央政府具有强大的经济控制能力,这种能力必将延伸到对个人生活方面的控制,最终导致个人自由的彻底丧失)


  在本文的结尾,俺引用德国诗人荷尔德林的一句名言(哈耶克的代表作《通往奴役之路》第2章,把此句作为引言)
总是使一个国家变成人间地狱的东西,恰恰是人们试图将其变成天堂。


俺博客上,和本文相关的帖子(需翻墙)
伊斯兰教极端主义溯源——“《查理画报》惨案”和“尼日利亚大屠杀”随想
各种一元化思维的谬误——从“星座理论”到“共产主义社会”
最“纯正”的共产主义政权——红色高棉简史
影评:《苏维埃往事》——帮你看清苏联和纳粹的共同本质
面对共产党——民国人文大师的众生相
北朝鲜金氏王朝的崛起——聊聊金日成的历次大清洗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5/01/Communism-Nazism-Caesaropapism.html

417 条评论

  1. 沙发
    最近更形很快嘛博主:)
    不过还是优先把坑填了吧,不然要引起公愤楼

    回复删除
    回复
    1. 还有,二战被纳粹屠杀的犹太人应该是六百万, 不是三百万

      天朝这个国家需要的是从来没有过的自由主义(古典自由主义,自由意志主义等,民国不算)
      虽然本人偏向社会民主主义,但是俺觉得古典自由主义更适合新的中国的发展和成长
      另外请博主指出新自由主义和古典自由主义(一直搞不明白有啥大的分歧)

      删除
    2. TO Calamansi
      多谢捧场 :)
      多谢提醒,原先的系列,俺也会加紧填坑。

      删除
    3. TO Calamansi
      多谢提醒,已经更正数字。

      删除
    4. TO Calamansi
      关于你的后一个问题,建议看如下维基词条(其中有一节是“古典自由主义与现代自由主义”)
      https://zh.wikipedia.org/zh-cn/%E5%8F%A4%E5%85%B8%E8%87%AA%E7%94%B1%E4%B8%BB%E4%B9%89

      删除
    5. 共产党其实也是政教合一,请看:http://www.bannedbook.org/bnews/comments/20141209/337670.html

      还有一篇文章: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文章揭露马克思其实是和基督教敌对的撒旦魔鬼教徒

      删除
    6. 不知其他人有没遇到过,微软邮箱给博主发获取翻墙软件的邮件后,微软邮箱无法登陆,通过绑定的QQ邮箱获取的验证码也无法验证,输入验证码后,没有显示成功或失败,又退回到了上一级要求输入安全邮箱获取验证码的页面,提示:
      验证你的帐户
      我们检测到此次登录存在某些异常。例如,你可能从新位置、新设备或新应用进行了登录。在你可以继续操作之前,我们需要使用安全代码验证你的身份。你希望以何种方式接收此代码?

      向 ‎lu*****@qq.com 发送电子邮件
      若要验证这是否为你的电子邮件地址,请完成隐藏的部分并单击“发送代码”以接收你的代码。

      @qq.com
      我无法验证自己的帐户

      我已有验证代码

      删除
    7. TO 禁书网
      这篇《马克思的成魔之路》,俺前几年看过,感觉这篇文章没有说服力,更类似于纯粹的人身攻击。
      要批判马克思,需要从马克思的理论入手,而不是仅仅攻击其人品。

      如果他的理论是正确的,即使其人品很糟糕,理论依然会有信奉者。
      反之,如果其理论破产,即使他的人品再好,也会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所以俺在本文末尾,分享了几本经典的学术著作,主要都是批马克思理论体系的。

      删除
    8. 继续推荐好书,现将近期看过的这本"The Party,the secret world of china's communist party"(中文名-党,中共统治者的秘密世界)推荐给大家,Pdf已经E-mail给随想。我手里只有英文版,哪位有后期出版的中文版请不吝上传。

      作者马利德(Richard McGregor)出生于悉尼,长期担任FT驻中国记者,凭借长期的亲身采访与经历,积累了对中共的观察与看法。书中分享了中共与政府、军队、企业的关系,谈到了腐败、中央与地方、红色资本主义和历史等问题。由于中共的封锁政策,尽管出版时只有英文版,但此书同样在国内被禁。

      删除
    9. 上次聊了股市,我们不妨谈谈“一直被进行,从未被完成”的改革,进而分析整个政经体制,探寻中国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改革。

      以医改为例,依官媒的说法,医改的问题在于药价过高,似乎降低药价就行。问题真的这么简单?医院作为经营组织,若要长久运营必须盈亏平衡。党对医院的投入只有实际支出的10%,剩下的90%缺口必须填上,药价砍下谁来弥补?中共设想的方案为提高医疗服务价格。这样一来,病人负担依然沉重,只是从高药价转变为高服务价格,换汤不换药。我们不禁要问,真正有意义的改革,如放开资质引入竞争,优胜劣汰,为何迟迟不能导入?为何选择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案,口惠而实不至?

      要寻找答案,不妨从党入手。我们用谷歌搜索医院+党委,结果众多。以我查到的上海胸科医院和苏州大学医院为例,组织架构里党委牵头,组织部(组织处)为核心,各个科室设立的党支部多达12个。加上纪委、工会、团委、妇联,通过这种叠床架屋的建构,赋予人员行政级别,中共实际掌握了医院的财务与人事大权,必要时可干预运营,成为医院的实际控制者(详情可参考吴伟发表于纽时的80年代政改系列)。如此一来,医院与学校一样,成为党国架构的一部分,沦为敛财工具。白色巨塔与象牙塔堕落为官场。

      可见由中共来实施医改或教改,其集改革者与被改革对象的角色于一身,利益冲突无法避免。没有利益回避的基本原则,这样的“改革”只能流于形式,越改越糟。改到最后,即使医生与教师作为智识/道德相对较高的群体,誉为社会良知的底限,也禁不住中共极权文化的腐蚀。“下级服从上级,个人服从组织”,争相借党委进入官场,将中共利益置于国家和民众利益之上。卿本佳人,可悲可叹。

      遍观医改、教改、房改等各类改革,学校、医院、土地等机构/资产名为国有/公有,实为党有,国有不过是党的遮羞布。这种政改缺位、虚有其名的改革只是撕下这层面纱,还原党有的本质,实际与榨取无异,将原本全民所有的公共财产掠夺为党政权贵的私产。40年来中国社会贫富差距增长之快,也许是世界史上震古烁今的记录。89后的“改革”,便成为中共影帝的轮番表演场,以改革之名,行掠夺之实。房改住不起房,医改看不起病,教改上不起学,便不会匪夷所思,而是因果关系。正如赵紫阳的洞见-市场经济结合极权统治,结果自然是权贵资本与既得利益。

      在这种权力主导的扭曲体系下,农民工与城市中产们日夜工作、不辞辛苦赚来的钱,便通过有意拉高的学费、房价/房租、医药费、税费、社保等形式进入党的腰包,借投行之手洗出海外,成为红二代与官二代们的豪车豪宅,抑或摇身一变成为海外投资或私募基金,入股华为、阿里等红顶企业或将来的混合所有制国企,民脂民膏就此毁于无形。

      删除
    10. 看完中国榨取体制的建立与运作,可以看出这个体制的建立者,并非现代意义的政党,而是用共产/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包装、列宁主义组织原则执行、“党指挥枪”武装起来的盗贼组织。以人民专政的旗号,行窃贼统治的事实。若没有日本入侵的东风和苏共的帮助,加之土改骗取部分国民的信任,实无可能取得政权。它执政60多年,只能在地下运作,不敢面对国民。这样的组织带领中国前行,是国人的大不幸。中共党内胡耀邦、赵紫阳这类“跪着造反”的理想主义者发起的改革,其实与戊戌变法类似,先天不足,后天失调,失败几乎必然。今天习近平所提的“法治”、顶层设计,比清末的预备立宪还大不如,只是为了加强控制,敷衍社会的搪塞行为。习在背后不断集权,试图将争取权利的民间人士一网打尽。

      历史沧桑,一晃又是百年轮回,这一次中国往何处去,无论贵贱,匹夫有责。即使不为自己,为了家人,为了子女后代,我们也别无出路。如果说50、60后被党严重洗脑,缺乏危机意识,那么网路大潮袭来的70、80、90后,争取自身权利责无旁贷。“改革”近40年,中国人均收入仍只有美日1/10,台韩1/5,而且严重分布不均,呈典型金字塔状,权贵在上,中产阶级羸弱,农民工/农民众多。如果拿掉极少数权贵收入,人均数字还会大幅下降。对比日韩台从50年代到90年代的改革,不仅收入突飞猛进,并且真正的市场经济与民主体制已经建立,所需的只是进一步优化与完善。国内“改革”至今,付出廉价劳力与环境破坏的代价,换来的仍是计划体系与权力经济,真正的改革依然遥遥无期。但中国的环境已经破坏,人口逐渐老化,成为世界罕有的未富先老国家。

      时不我待,我们不妨类比成功的现代政体,参照先辈历程,设想一下真正的改革路径:
      一. 建立对社会负责的民主政体。以民众选举和问责的方式选出与管理行政领袖与人大(议会),通过民选领袖任命、人大审核通过的政务官、国防官、高级法官分别管理政府、军队与法院,实现政治体系的国家化-将政府变为国民政府,党军变为国民军,法院变为人民法院。民选以外的事务官、法官、军官由考试选拔,职位终身固定,上级无法提拔下级,从而杜绝世袭与买官卖官。行政层面,通过政府、议会、法院的互相制衡减少权力滥用,监督预算,从根源上减少腐败,提升行政资源的使用效率;

      二. 将中共党委剥离出政府、企业、学校、医院、军队等各级实体,还原它们的独立组织角色,这样才能厘清产权、财权、人权与事权,为进一步改革做好准备。唯有坚持利益申报与回避原则,才有真正的改革;

      三.建立正常的金融市场。具备不受权力干扰,市场考量的健康金融体系,覆盖公私企业的贷款、覆盖公私医疗的医保、覆盖公私学校的助学金才能顺利运作,各行业的公平竞争体系才能建立;

      四.进行具体领域的改革,将教育放在其中首位-人在青少年的可塑性回报最高。
      49之后,中共采用的苏式教育不仅没有德先生(democracy),赛先生(science)也残缺不齐。重自然轻人文(文史哲),社科(经社政)凋零。导致当下的中国,擅笔墨的文人多,工程师/技术官僚多,长于销售、逢迎权贵的商人多,现代企业家、社会活动家、政治家极度匮乏。改革要想成功,教育务必正本清源,从应试教育、为考试而考试回归49之前人才培养的正道。引入教育机构的竞争机制,通过政府补贴公平覆盖公立与私立学校,对教育内容、方法、考核模式进行大刀阔斧的修改,普及逻辑教育,增加公民教育科,清除中共意识形态对教育的污染与控制。有了源源不断的人才,企业、社团与政治改革才可一一展开,顺利推行。

      如以上步骤能顺利实施,乐观十多年,悲观三十年,大陆的社会发展与收入水平有望赶上台韩。若要与美日看齐,还需进一步学习与打磨制度,精雕细琢,使政经体系的设计、执行与修正合理化、流程化,提升运作效率。经过几代人的不懈努力,相信终有一日,可见成功曙光。

      删除
    11. 楼主分析得很有逻辑,作为90后,对大陆感到绝望。。。

      删除
    12. 怎么突然间爆出那么多【至宪党】的灌水贴啊?(四五篇博文都有)

      删除
  2. 回复
    1. 想问下现在能和包子抗衡的应该没什么人了吧?

      删除
    2. TO 王仁坤
      多谢捧场 :)

      如今 习特勒 的权势越来越大了,俺有点担心。
      比较理想的情况是——高层内斗导致两败俱伤。
      俺担心习包子轻易胜出。

      关于高层内斗,下一个看点估计就是老江了。

      删除
    3. 蛤蛤的话不是没什么势力了么。。新疆那块也归到习了吧。。之前不是蛤蛤们妥协才让习上的么。

      删除
    4. 习所代表的红后代们才是主人,江所代表的非红官僚们只是奴才而已。红后们的基础更加根深蒂固,非红们让位实在太正常了。

      删除
    5. 其实个人觉得中国政治的民主化对非红的既得大利益者们如江绵恒之流更加有利。

      删除
    6. 中国政治如果没有民主化,非红后的既得大利益者们如江绵恒之流只不过是红后们砧版上更大的肥肉而已。

      删除
    7. 再怎么内斗也别指望党国主动民主化,如果没有势均力敌,党国不可能妥协,以天朝人的国民性,事态必然发展到无可挽回时才会改变,所以党国必然一拧到底,况且传言党国有个备份方案,假如党国体制无法维持,就扶持几个傀儡搞表面的民主,脱掉党国的外衣换上民主的外套继续权贵政治。

      删除
    8. 经济下行时期,经常性的宰杀一些非红后的肥羊们来下酒,一来可以暂度难关,二来可以收取人心,三来还可以实战练兵,我若是红后包子,这也是不得已而行之。

      删除
    9. 非常时期,任何非红后都有身家性命之虞,前期既得利益越大在非常时期的危险性恐怕也越大。

      删除
    10. 以天朝人的国民性,博主致力的以非暴力革命结束一党专制不可行,在临界点内,日子是得过且过,在临界点外,必是抱定必死的决心造反,没有足够的人有耐心听博主的布道。博主倒不如考虑在党国崩溃天下大乱时如何引导国民走上民主之路,而不是继续选择圣主明君政治强人,破除领袖崇拜,树立人格独立,破除从众心理,树立个性自由,破除冷漠自私,树立公民社会。

      删除
    11. 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好好学习思考,届时发挥作用,引导身边的人才对。。楼上我觉得你把随想博主太偶像化了

      删除
    12. TO 2楼的几位
      关于朝廷内斗,俺的看法是:
      首先,
      这是狗咬狗一嘴毛。不管朝廷高层分几派,都不是啥好鸟。
      其次,
      内斗越激烈,越有利于削弱党国的统治基础。
      最后,
      希望民主化的人,当然也要努力。如同方励之所说:民主是自下而上争取的,不是自上而下给予的。
      俺目前能做的,就是利用这个博客,多普及政治素质和心理素质。
      在[url=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1/12/revolution-0.html]《谈革命》系列[/url]中,有一篇文章专门分析了——政治变革最需要的素质就是这两种。

      删除
    13. TO 10单元的网友
      你提到说:
      “没有足够的人有耐心听博主的布道”

      俺认同一句老话——勿以善小而不为。
      即使俺的政治博文和心理学博文,看的人不多,俺也会继续努力。
      更何况,
      最近几年,读者的增加很明显。参与度也越来越高(评论猛增)

      删除
  3. 回复
    1. 企图用最神圣的终极目标来实现最下流的终极欲望是它们的最伟大的终极罪恶。

      删除
    2. TO 爱自由爱翻墙
      多谢捧场 :)

      在“追求人间天堂”的人里面,有的人自己是真心相信(被洗脑了)。还有的人(比如老毛)是以此为幌子,来达到个人目的。

      删除
    3. 每次都是集中于共产主义、纳粹主义,
      台湾曾经的“白色恐怖”怎么不介绍呢?(博主思维太狭隘了吧)

      删除
  4. 十几岁的凯文·米特尼克轻易入侵北美空中防护指挥系统,恐怖主义黑客轻易入侵美军中央司令部,难道银行系统比美军系统还安全吗?恐怖主义需要钱财,为什么恐怖主义黑客没有入侵银行系统盗取银行的钱财呢?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4楼的网友
      你提到的:
      “恐怖主义黑客轻易入侵美军中央司令部”
      你大概搞错了——入侵的是“美军中央司令部”的 twitter 帐号,而【不是】美军本身的系统。

      另外,你怎么知道恐怖主义黑客没有入侵银行呢?
      根据俺在安全圈混了这么多年了解的,银行被入侵,有相当比例是不声张的(怕声誉受损)

      还有,你提到:“十几岁的凯文·米特尼克轻易入侵北美空中防护指挥系统”
      俺需要提醒一下:
      不是每个骇客都有 凯文·米特尼克 的水平的。

      删除
  5. 这回真是靠前啊。

    回复删除
    回复
    1. 到处都充斥着【至宪党】的广告贴污染言论环境,真够恶心的!

      手段的不纯洁必然导致目的的不纯洁(或许是打着“民主”幌子的投机分子),博主快删了它

      删除
  6. 依稀记得读高中的时候相信马列主义就是真理,那时一直在思考辩证法,历史唯物主义什么的,最终也没得出什么结论。但内心还是相信世界最终会进入共产主义。现在想想可笑至极,天朝的教育洗脑效果还是不错的。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6楼的网友
      多谢分享你的心路历程 :)

      删除
    2. TO 6楼的网友
      你提到“辩证法”,俺之前发过一篇博文《[url=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06/weekly-share-8.html]每周转载:关于辩证法(网文3篇)[/url]》,可以参考
      (里面的其中一篇,非常一针见血,而且搞笑,令人印象深刻)

      删除
    3. 对于一个还没读完高中还要拿这些东西考试还知道这些东西本质的学生来说,是不是,太难受了。命运弄人啊。

      删除
    4. to 堇苏
      明白真相反而不难受了。因为你就不用浪费精力去思考去研究了,只需要为了考试背诵一下(思考比背诵累多了)。虽然很无奈,但为了成绩也是没办法的(至少现阶段是这样)。

      删除
    5. “真正的【非暴力】不合作是不同流合污,不与罪恶合作,但不是与作恶者隔绝”——圣雄甘地

      对恶俗现象不觉得厌恶还要去背诵实在是荒唐、政治上的幼稚,对非暴力的理解实在是肤浅。

      删除
    6. to 5单元
      站着说话不腰疼啊。思想可以超前可以无穷无尽,但行动要结合现实。
      “对恶俗现象不觉得厌恶还要去背诵”这句话完全是你自我YY,还强加在别人身上。
      而且,恶俗的东西不代表它没有价值,既然作为学生需要成绩,那么背诵就只是手段,并不说明就是接受。
      再有,现在的教育规则就是这样,没有分数你就得不到任何资源,没有资源你就成长不了,成长不了谈什么改变。
      在你没有改变外部环境的力量之前,你就得慢慢积累,静候机会。

      删除
  7. @居安思危RTv@CJie:其实经济实力强大的话,管控思想和网络没那么急迫;所以现在广电和网监这么急吼吼,是不是中国经济几十年畸形发展真的走到崩盘关口了,土共正在为最坏局面做准备,失业人口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除了翻墙准备,也要多准备下动荡局势下的生存方案吧。

    @慕容雪村:数百万正规军,数百万武警,数百万民兵预备役,数百万公安,数百万城管拆迁队,三万亿外汇储备,外加数不清的坦克大炮核弹头,武功之高,当世罕见,却怕菜刀,怕上访,怕蜡烛,怕听真话,怕风怕雨,怕花花草草,怕书生,怕盲人,怕老太太,见什么怕什么,所谓“江湖越老,胆子越小”为之长叹。

    @fufuji97:今天晚上跟一个朋友吃饭,他是给政府做网络监控工程的,说国家局域网四月份正式成型,到时候翻墙会更困难,目前的这些困难只是测试阶段。

    @YAFEI_PAN:GFW最近开始大量使用随机DNS干扰,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墙的运算能力已经满负荷。因为墙的存在,迫使国内用户大量使用加密传输来访问国际网络,造成中国的国际流量里的加密内容占比越来越大,墙为了分析加密流量,耗费了大量的运算能力,基本不堪重负了。

    @苏小和:天朝体制内难道有一点经济学常识的人都死光了么?所谓共同富裕,任何时候都是奴役之路。从来没有共同富裕这种乌托邦的美好世界,只有人类在去无知的道路上缓慢的改进。资本主义国家的确不扯什么共同富裕,这正是他们的常识所在。所以,他们的日子比天朝好很多。

    @magix_xiao:自从爆出有些5毛竟然是监狱里的服刑人员,我再也不愿也不忍跟5毛讲道理了。人家都是拿着命在搏,苏格拉底也不能改变5毛的认识呀,国运如此?国运如此!

    @wenyunchao:经济崩溃的速度越快,社会失序的风险越大,整个意识形态和舆论会更加保守,网络封锁会越严密。未来几年国人恐怕都要在绝望和担惊受怕中渡过。

    @顺从者:【中国式教育“七种武器”】1)“要听话”用来杀自由;2)“要孝顺”用来杀独立;3)“就你跟大家不一样”用来杀个性;4)“别整天琢磨那没用的玩意儿”用来杀想象力;5)“少管闲事”用来杀公德心;6)“养你这孩子有何用”用来杀自尊;7)“我不许你跟他/她在一起”用来杀爱情。

    @txyyss:我觉得以前是中国要靠外资所以中国的姿态要低,网络不能搞白名单,现在貌似是觉得大家都要靠中国了,所以可以越来越无耻,“挟天子以令诸侯”,封锁 VPN 什么的都来了。祖国强大了,于是没人可以救我们了。

    @Xiang_xiaokai:ISIS杀了人质,全球一片严厉谴责。不过,倘若ISIS真的壮大了,崛起了,还成了订单土豪,那么这些民主国家,是不是会立刻变成一幅笑脸,与其发展G啥的伙伴关系?同样的反人类极权组织,仅仅因为利益,就应该受到不同的规格待遇?其实,逻辑从来都很简单,关键在于是否诚实。

    @张雪忠:今晚和程益中老师一起吃饭,他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在中国,反共是做人的底线。

    @afishinpeace:由于谎言太多,痕迹太重,怕露马脚,处处设置禁区。今天不准研究这个,明天不准考证那个;于是文革成了禁区,大饥荒成了禁区,大跃进成了禁区,反右成了禁区,抗日战争成了禁区……最后,整个中国现代史,都成了国内历史研究的禁区。于是,在中国,一个具有独立思维的史学家,几乎已经无从下笔。

    @凤凰紫荆:再苦不能苦政府,再穷不能穷官员。每当需要政府为民谋福利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全民医疗,没钱;全民社保,没钱;义务教育,没钱;高等教育,更没钱;买校车,没钱;贫困山区孩子午餐,没钱;建一所牢固一点的学校,没钱;农民工子女就读公办学校难,原因还是没钱。可是给官员涨工资、政府立刻就有钱了!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7楼(以及后面好几楼)
      应该是同一人吧?
      多谢转发网友微博。

      由于你的这几条留言太长,被 Google 误判为垃圾广告。
      都已经被俺恢复出来了。

      删除
    2. 已經向自由亞洲電台廣東語部打了電話,他們可能會在這週的翻牆知識重點討論香港手機卡的問題,不過卡片必須於香港購買與啟動,每日的流動數據費用較高,基本在港幣100元以上,月費3,4000港幣,不須登記ID。這渠道不會輕易受到過濾,因為主要是給境外人士使用且費用高昂,一旦過濾有可能釀成外交事件。

      删除
  8. @lihlii:赵紫阳最大过错就是在有部分高级军官支持的前提下都不敢如叶利钦跳上坦克车反戈一击,不敢和共匪决裂的奴才立场,始终没有站到学生和民众一边,而只是在共匪黑帮里当一个劝谏者。这是89学运失败的根源。

    @向东三点:已经传出来了,福彩中心派人乘飞机到广东购买今日开奖号码,在距离截止前6分钟打出了117倍单选倍投被另一彩民怀疑,待此人离开后,这位彩民打了7000倍那个号码,福彩中心统计数据发现异常,取消今日开奖。

    @OnlySwan:不管用什么邮箱,买不买vpn,翻不翻墙,对gfw做恶的认识是一个底线,在这一点上没有共识的再怎么也做不了朋友了。

    @dajusha:你们卸载的速度,永远也比不过我们安装的速度。 ——李彦宏

    @sailingger:经济无解,政治无望,闭关锁国,内斗激荡。

    @fightcensorship:用简单一句白话道出两者的不同:民主是人民决定谁是政府;专制是政府决定谁是人民。

    @wuzuolai:中国领导人一到国际场合,脑子似乎就清楚了,谈和解,合作,不谈仇恨,而对国内呢,什么刀把子,什么亮剑,什么防止敌对势力,什么煽动颠覆,无所不用其极。对自己的人民像对家奴一样,对强大的文明世界,只好笑脸相应。

    @任志强:当刀把子架在脖子上时,还有人敢提不同意见吗?

    @叶沖:年底总结一下你们大大上来后都做了什么:加固墙,禁外来剧集,封字幕网,大量p2p传输被禁被封,网络审核加强,新闻审核加高,禁书,电视剧连乳沟都不允许出现,最后再封VPN,明年还不知道他还有什么花花道子;信号已经再明显不过:打老虎扎栅栏——他是厨子你是豚。

    回复删除
  9. @hnjhj:中共不敢直接断网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围绕GFW的相关科研、开发、维护每年的投入是个天文数字,而且越来越复杂,并且衍生出许多其他产业,无数人靠这个吃饭。简单粗暴地掐断网络很容易,但会导致大批人直接失业。即使大大很想一刀了断,底下的阻力也会很大,这是存在于整个维稳体系中的固有矛盾。

    @作家崔成浩:长城,两个作用:古时,怕人来犯;如今,怕人跑光。

    @Ken:中國網民上不了youtube、推特和臉書,中國電視台又頻頻將節目上傳到youtube,第一夫人還開了官方臉書,真的是非常弔詭的一件事啊。

    @letscorp:一个从不解释网络封锁政策的群体,指责别人开VPN的行为是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够任性!

    @darkma1978:阻止谷歌服务的区域,恰巧是一条丝绸之路。从燕山南帝国首都启程,过嘉峪关,踏过六城,在喀什噶尔西去帕米尔,经塔吉克人的草原,翻越兴都库什山,从俾路支西去到德黑兰和伊斯法罕,最后经小亚细亚高原抵达君士坦丁堡。现在这条路叫做「VPN之路」 。

    @lj_wei: "封锁越来越紧,说明鬼子的末日就要来到了。"—《平原游击队》李向阳

    @wastemobile:中國下一次的大革命,鐵定是推倒那堵網路防火牆。真正讓人感慨的是,即使早年也是推倒別人、辛苦革命建立起來的政權,卻總是努力把自己一步步變成待推倒的對象。歷史的教訓永遠學不會,只能等待再度成為歷史。一嘆。

    回复删除
  10. @fightcensorship:翻墙原本就无需唱高调,但也不必低调,该是什么调就唱什么调。GFW不会因为你低调就高抬贵手,封网是进行式,不是将来式。这就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你不玩,它就省钱省事;你跟它玩,他就不会停止。玩的人越多,修墙的成本就越高,漏洞也越多。当年有“偷听敌台罪”,很多人照样收听,有啥好怕的?

    @laoyang945:据香港明报报道:十八大后的反腐浪潮中,迄今未有“红二代”受查。对此,叶剑英幼女叶向真、徐向前之子徐小岩中将昨表示,红二代幼承庭训,不受贪腐侵蚀。周恩来侄女周秉德称,红二代继承了父辈信仰,把人民和国家利益放在首位,不会贪。

    @金三近黄昏:【正能量的风向标】邓亚萍的良心,李小琳的能力,带鱼的暖男心,花主席的文学天分,夹头的爱国,斜眼的母亲,张召忠的海带,薄书记的红歌,徐才厚的廉洁,人民日报的不造谣言,央视及女主持的贞操……空前绝后的正能量。

    @-志士仁心:【苦逼的中国人】灾难让领导先走,姑娘让公仆先搂,房子让公务员先有,缴费让老百姓先凑。开会时称人民,落户时称居民,强拆时称刁民,游行时称暴民,上访时称贱民,忽悠时称愚民,发怒时称屁民,收税时成了公民!

    @导演高晓舰小号:端着枪杆子,瞄着钱袋子;举着刀把子,挥着牛鞭子;拿着笔杆子,做着狗腿子;摸着大奶子,笑着装孙子!

    @贺卫方微博:我们都生活在语言的世界里,任何人都需尊重语言的确定性。例如,我们不能把一只鹿硬生生地说成马,也不能把反法治说成法治。所谓法治,就是任何权力都必须居于法律之下,而不是在宪法和法律之上还有一种更高的权力。假如那样的逻辑也成立,那么秦始皇的统治也可以说成是现代法治。

    @hnjhj:很多人好奇,以前都是建国“逢十”周年阅兵,为什么今年突然要举行阅兵式。其实原因很明显,习大大自己也知道等不到2019了。

    回复删除
  11. @西平伊小凡:评端共产党的碗,砸共产党的锅。我是纳税人,养活政府,应该是你端我的碗,却在砸我的锅。

    @alicedreamss:今天看到一句好玩的:张三的媳妇要忠于李四,大家一定觉得我逻辑有问题。那么这句呢:人民的军队要忠于党。

    @brianzhang2417:一群嫖客在抓嫖娼的,一群职业骗子在打击谣言,一群流氓无赖在谈道德情操,一帮拿着绿卡的教你如何爱国,一帮亿万富翁教一群屁民要无私奉献,一帮违法的却在执法还要求你相信司法公正……

    @我卖糕的-:枪杆子、刀把子、狗腿子、扛把子、红票子,号称五子登科。

    @mwenyuan:CCF 有人不小心点了允许支付宝访问通讯录,结果手机通讯录全上传了,打电话给客服客服说数据保存在云端,不允许用户删除……呵呵我觉得这个客服电话录音要是贴微博上一定可以火。

    @FreeWeibo:用枪杆子乘乱打劫来的政权,要时时刻刻握紧刀把子来维持,连睡觉时都要抱紧刀把子。一个拥有坦克、核武的政权,却是如此的害怕菜刀和火柴。害怕法治撕开它们的底裤,更害怕宪政剥了它们的狼皮,所以,律师总是被它们打压。政改,那是要它们命的事情。

    @冰哥微评:司马南像条泥鳅一样哧溜一下窜到了美国,瞬间就变脸为鳝鱼,不得不令人叹为观止。在司马南那里,爱国不仅是一桩生意,而且成了混世的利器,商海沉浮,爱国为舟,忽悠忽悠就划到了美国,且一帆风顺,且悠哉游哉,且理直气壮,且一骑绝尘,只留下诸多叹息,让那些继续爱国的五毛们五味杂陈。

    @sun_ric:想想过往这么多年的自己,最最佩服的还是司马南,真正实现了自己吹的牛逼“反美是工作,去美国是生活”。

    @博谈网:据说2014年度的汉语关键词已经出来了:抓。

    回复删除
  12. @laoyang945:国信办对苹果的意思就是“我就放进去,不动”和“查一查又不会怀孕”。

    @arthur369:Gmail留到现在再彻底被封还是因为对通商影响太大。这几年基础服务都逐个或被屏蔽或干扰或污染或限流或开了关关了开。等外企外媒外事什么早自搭内网VPN,屁民们也已习惯百度优酷微信微博云盘,工程师也再不敢拿国外的技术工具服务和API用于开发,现在只有你们这一小撮冥顽不化的叫什么叫。

    @bafield:我们这一代人注定要遗臭万年,史书上会这样评述:他们耗尽了地下资源,浑浊了地面湖海,污秽了天上的空气,沦丧了几千年人类形成的道德,小孩不敢独自出门,老人倒地无人扶起,歹徒横行四邻沉默,金钱权力是他们惟一的图腾,善良诚实勤劳勇敢被无情抛弃。

    @tufuwugan:在极权下,你做事的时候不要去问做了有什么用,而是要问自己能做什么?有没有去做?即使你做了改变不了什么,也是对极权丑陋的一面一次次揭露,也是行使自己的权利,如果大家都觉得没用,等着天上掉馅饼,那是不可能的。消耗它们,增加它们作恶成本,折腾它们,恶心它们,人人有责,人人可做。

    @nixzhu:临终之前,你也许会有遗憾,要是再有多几天的时间就好了。其实算一算,GFW 让我们浪费了多少时间去调试网络,去等待。这些时间加起来也许有几天,说不定是好几个月。被拦阻而不能翻越者的损失更是无法计算。

    @zwwooooo:帮亲戚整理下电脑,发现国产软件已经无耻到无法形容的地步,强奸用户又阳痿还死缠烂打叫用户等它吃完伟哥再来……

    @VinkySimon:@ofatea 你太樂觀了,我一直從事安卓定制機的研發,我太清楚裡面已經到了何種地步。我拍著胸口跟你保證,如果你買一臺國行安卓機,使用出廠原裝的系統,在政府眼裡你就是全裸。

    @LifeTime:08年金融危机过去7年了,中国经济还在争论是“软着陆”还是“硬着陆”,全球独此一家。这种可笑话题源自官方死撑增长速度。明明全球需求减弱,中国为何不面对现实?“新常态”只是缓解人们对中国增长的期望值,中国官方应该更客观对待增长。政府不可能总是有效制造“增长”。

    回复删除
  13. @xiaolan65535:2027年1月5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及最高人民法院联合发文表示将对翻墙类犯罪从重从严打击,能死刑绝不无期,能无期绝不有期.对于试图进行过网络翻墙行为的主体人信用记录将被直接扣为负分... #第二天党消失了

    @hnjhj:胡锡进:上次公务员涨薪还是03年的事,想想看,任何一个行业如果十多年不涨薪,摊在你头上,你干吗?网友:上次大选还是48年的事,想想看,任何一个国家如果六十多年没有大选,摊在你头上,你干吗?

    @uponsnow:聊天时这名北京中学生说,哪怕不是看敏感内容而只是收发Gmail,也不应该去翻墙,翻墙这种念头都不应该有,因为有这种想法就已经站在党和人民的对立面了,会中邪。

    @验算珠:广电总局、发改委、公安部、民政部、财政部、交通运输部、外交部、国防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简称“广发公民财交外国人”部。

    @XiaYeliang:中学生小明在课堂上问老师:毛泽东爱国吗?老师答:当然。小明:他生在清末,长在民国。若他爱国为什么还要推翻中华民国呢?老师:因为中华民国腐败,毛率领中共推翻它成立了新中国。小明:那就是说,若国家腐败,就可不爱国甚至可以推翻它?老师:你给我滚出去.....

    @博谈网:经常看见有人撕心裂肺的质问:我们为什么要过这样的生活?!告诉你原因:1.因为你爷爷贪婪,选择了谎言。2.因为你爸爸愚蠢,配合了谎言。3.因为你懦弱,默认了谎言。以后你的后代们继续生活在谎言中。

    @laoyang945:派系政治合格、床上军事过硬、贪污作风优良、二奶纪律严明、特供保障有力。

    @royxy:我觉得墙内和墙外已经没法贴切描述大中华局域网的影响了,井内和井外才差不多。

    回复删除
  14. 这些组织最大的共同特点是排外,无论是哪一个极端组织,只不过排外的形式不同,表现在政治、经济、文化的诸多领域。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输入法默认输出的居然是另一个nai,我没上什么乱七八糟的网站啊。),不能包容
    GCD实际上搞集权,尤其是在思想和权力上,讨论主义路线计划方针(怎么想到了某大内总管)容不得其他的声音,选举人大代表提拔干部只能找肯听话会说话的好孩子,这才搞得乌烟瘴气。
    倒不是说西方有多好,只是在制度上允许了各种思想的共存,分配权力时允许各种声音交织,才让那么多人愿意到美国去(其实若是有钱,又不担心找不到对象,很多北欧国家会更好)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14楼的网友
      同意你所说的“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俺比较喜欢古典自由主义,其中一个原因是包容性比较好。包容性越好,就越有利于多元化。
      而且,
      多元化的社会,创新能力和竞争力会好很多。

      删除
    2. 一神教、一元思想、无神论、唯一的统治者指导的宗教政权组织都会导致排外、偏激、血腥清洗异议者、恐怖战争,这些都是金字塔构造的组织,都拥护塔顶唯一的人造的神,犹太教、天主教、东正教、基督新教、马列邪教、苹果公司的信徒表面不一样,实际都是一回事,他们都是会狂热的害不信者或对不信者洗脑的邪教徒,古代中国读书人言必称三代,三代指:夏、商、周三代,这三代的思想都很自由,百家争鸣,秦开始中央集权,汉朝独尊儒术厚黑当道,我们能说秦开始已无中国,中共也是靠农民才夺权的,所以中共必然有很多农村的封建集权余孽,中共党国看起来特别实际也是一个封建王朝

      删除
    3. to 2单元
      以前只听说崖山满清之后无中国的说法,现在又有了秦开始已无中国之说,看来中国的定义还真有点模糊。不过感觉秦无中国之说可能更有道理

      删除
    4. to 2单元
      当你说出“封建集权余孽” “封建王朝”这些词汇的时候,证明了你中党国毒没挖干净。
      中央集权和封建自治是两种不可调和的制度。
      商、周行封建制,当秦开始中央集权时,封建中国已经消失。清的三藩倒有资格称封建余孽,终归被缴了。

      删除
    5. to 4单元

      不必过于纠结这些词汇。

      首先,所谓的有无中国,主要是指文化层次上的中国;

      再者,秦以后的中国,从政治上而言,称之为封建王朝也未尝不可。因为每个王朝都是既有封建,又行秦制,二者并非不可调和,而是相行不悖。

      因为除秦朝外的历代王朝(其实秦王朝疆域仍留有个卫国),皇帝都需要用王、公、侯、伯、子、男这些爵位来分封功臣和自己的后人,不过除汉、晋、明等少数王朝的封国势力稍大外(为此还给王朝造成内乱),其他朝代的诸侯基本上都不成气候。还有,很多王朝的开国者都是前朝所封的诸侯,然后通过禅让的方式改朝换代,就以原封国名作为新朝代的名。

      三代(夏、商、西周)的诸侯其实势力也并不大,皆是城邦性质的“国家”,大国可能也只有现在的县一般大,所以三代都很稳定。东周因为中央政府的长期弱势,造成乱世,但既使这样,春秋时代也维持了很久的时间没人敢打天子的主意,就是因为每个诸侯原本都很小;而相比后世那些王爵的诸侯,只要它们能作乱,一开始就会是冲着中央政府来的,这是因为它们的地盘大,又都是合法的储君,所以作乱迅速不用拖很长时间,甚至有成功的例子即明朝的靖难。
      而三代的诸侯是没有承大统的资格的,否则晋国不仅有资格而且早就有能力取代东周了。

      清朝在这方面作了改革, 这个王朝的王都是亲王而非诸侯王,就是只呆在京城而不能到地方封国就位的王。

      事实上,封建制和郡县制的中央集权并无严格的分界。这主要看中央政权的势力,如果弱了,则既使是郡县制的地方也会成为诸侯,如东汉末年的军阀;强了,像西周时代的封建制,天子也能对诸侯专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删除
    6. 乾震坎艮坤巽离兑,对,东周王室这种政权的形式可能是世界最早的君主立宪制的雏形,跟古希腊的城邦制挺像,若能在这个基础再进一步削弱王权还有诸侯权,令王权成为像君主立宪制一样的没有实权的象征,而不是秦的大一统集权专制,中国不一定会进入集权->王朝坍塌->外族侵略->专制王权的死循环,而且由于思想的自由活跃,科学的发展也不一定会输给其他像古希腊跟共和国时期的古罗马这种古文明,秦的集权专制已开始对人们的思想有钳制,到了汉朝的更进一步独尊孔孟儒术,汉朝这种独尊儒术其实跟中共独尊马克思学是很像的,都是当政的独裁者立一个已作古的哲学者不一定正确的迂腐的理论为国教,而且独尊这个哲学理论,清洗打压拆毁其他学说,对人的思想禁锢还有限制是很厉害的,没有这种封锁思想的专制王权其他百家甚至千家万家的学说就有了生存的土壤,春秋战国时期很多科学理论也伴随哲学理论一起有了雏形,可惜就是被战乱还有专制王朝扼杀了,至秦开始中国大陆就是一个死循环:秦->汉->晋->外族乱华南北朝->隋->唐->宋->外族元朝政权->明->外族满清怪模怪样的装扮还有文字狱->有隐藏势力支持成立的民国->马列邪教中共国,秦开始真的已不是中国了

      删除
    7. 汉的独尊儒术、唐朝的穆斯林、满清的文字狱、中共的马列邪说都是遗毒很深的古孽

      删除
  15. @居安思危RTv@CJie:其实经济实力强大的话,管控思想和网络没那么急迫;所以现在广电和网监这么急吼吼,是不是中国经济几十年畸形发展真的走到崩盘关口了,土共正在为最坏局面做准备,失业人口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除了翻墙准备,也要多准备下动荡局势下的生存方案吧。

    @fufuji97:今天晚上跟一个朋友吃饭,他是给政府做网络监控工程的,说国家局域网四月份正式成型,到时候翻墙会更困难,目前的这些困难只是测试阶段。

    @YAFEI_PAN:GFW最近开始大量使用随机DNS干扰,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墙的运算能力已经满负荷。因为墙的存在,迫使国内用户大量使用加密传输来访问国际网络,造成中国的国际流量里的加密内容占比越来越大,墙为了分析加密流量,耗费了大量的运算能力,基本不堪重负了。

    @magix_xiao:自从爆出有些5毛竟然是监狱里的服刑人员,我再也不愿也不忍跟5毛讲道理了。人家都是拿着命在搏,苏格拉底也不能改变5毛的认识呀,国运如此?国运如此!

    @wenyunchao:经济崩溃的速度越快,社会失序的风险越大,整个意识形态和舆论会更加保守,网络封锁会越严密。未来几年国人恐怕都要在绝望和担惊受怕中渡过。

    @txyyss:我觉得以前是中国要靠外资所以中国的姿态要低,网络不能搞白名单,现在貌似是觉得大家都要靠中国了,所以可以越来越无耻,“挟天子以令诸侯”,封锁 VPN 什么的都来了。祖国强大了,于是没人可以救我们了。

    @张雪忠:今晚和程益中老师一起吃饭,他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在中国,反共是做人的底线。

    @lihlii:赵紫阳最大过错就是在有部分高级军官支持的前提下都不敢如叶利钦跳上坦克车反戈一击,不敢和共匪决裂的奴才立场,始终没有站到学生和民众一边,而只是在共匪黑帮里当一个劝谏者。这是89学运失败的根源。

    @sailingger:经济无解,政治无望,闭关锁国,内斗激荡。

    @hnjhj:中共不敢直接断网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围绕GFW的相关科研、开发、维护每年的投入是个天文数字,而且越来越复杂,并且衍生出许多其他产业,无数人靠这个吃饭。简单粗暴地掐断网络很容易,但会导致大批人直接失业。即使大大很想一刀了断,底下的阻力也会很大,这是存在于整个维稳体系中的固有矛盾。

    @lj_wei: "封锁越来越紧,说明鬼子的末日就要来到了。"—《平原游击队》李向阳

    @wastemobile:中國下一次的大革命,鐵定是推倒那堵網路防火牆。真正讓人感慨的是,即使早年也是推倒別人、辛苦革命建立起來的政權,卻總是努力把自己一步步變成待推倒的對象。歷史的教訓永遠學不會,只能等待再度成為歷史。一嘆。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8 9 10 11 12 13 15楼


      是同一个人吧,这些帖子都是墙外推特的?

      删除
  16. 关于犹太人大屠杀的人数,看鬼佬的讨论,好像那个600万的数字和中国的南京大屠杀的30万一样不靠谱。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15楼的网友
      犹太人大屠杀的死亡人数,显然会有争议。
      准确的数字,恐怕是不可能了。只能用各种方式去估算和推测。
      不过俺感觉这个数字相比南京大屠杀(30万 )的数字,会更准一些。
      因为德国人做事还是很仔细的,会有详细的集中营管理档案,再加上苏军攻陷柏林比纳粹官方预期的要快得多。俺猜测会有一些档案来不及销毁。
      另外,对比战前战后,欧洲犹太人总数的变化(包括移民到美洲的),也能有一些大致范围上的估算

      删除
  17. 博主辛苦!既然说到共产运动,纳粹主义,政教合一,那就不得不提到中国共产党。当今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算是政教合一吗?现在的中国到底是社会主义,资本主义还是其它什么类型的国家呢?编程兄你怎么看?

    回复删除
    回复
    1. 官僚权贵资本主义。其实个人感觉,试图对某个复杂的事物下定义没什么意义。

      删除
    2. TO 匿好随想
      俺觉得如今的天朝,是【权贵资本主义】。
      在[url=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4/12/weekly-share-78.html]之前的博文[/url]中,引用了经济学家许小年的一段话:
      ========
      “半管制半市场”是中国各级领导们最高兴最喜欢的了——因为管制可以设租,市场可以变现。
      全管制无法变现,全市场没法设租——都不爽。
      ========
      邓小平当年作出决定——只改革经济,不改革政治。这才导致了如今的“权贵资本主义”(许小年所说的“半管制半市场”)
      许小年的这段话,很好地诠释了矮凳的动机。
      如果再结合矮凳的名言——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理解会更深刻。

      删除
    3. 政教合一、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是形容一个国家不同方面的词语,他们并不是相互排斥的。

      政教合一是指政治领袖同时兼为宗教领袖,或者宗教领袖同时兼为政治领袖的政体。中共统治下无疑是政教合一的。
      虽然很多人不信,但中共依然维持共产教的强行灌输。从小必修的政治课课,小学入队中学入团大学入党,军报的宇宙真理论,对大学政治课老师的“批斗”。

      中共语境下的“社会主义”其实是共产主义,就是政教合一 + 计划经济。具体可以参考博主以前的文章。
      而国际上“社会主义”实际上是北欧式的社会民主主义。

      权贵资本主义又称裙带资本主义,描述一个经济体中,商业上的成功与否取决于企业、商界人士和政府官员之间的关系是否密切。这种偏袒可能是表现在法律许可的分配、政府补助或特殊的税收优惠等等。描述一个经济体中,商业上的成功与否取决于企业、商界人士和政府官员之间的关系是否密切。这种偏袒可能是表现在法律许可的分配、政府补助或特殊的税收优惠等等。 --from zh.wikipedia.org
      根据2014年3月,英国《经济学人》发布的含有23个国家的裙带资本主义指数排行榜指称,香港的裙带资本主义指数最高,富豪财富占GDP的比重接近80%,排名第二的则是俄罗斯,大约为20%,台湾位列第10,中国大陆为19位。
      可见,不同政体国家都存在裙带资本主义的可能。

      删除
  18. 坐等GCD垮台......
    极权主义通常短命......

    回复删除
    回复
    1. BTW,我痛恨愚民教育......
      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一个人对自由的追求。

      删除
    2. TO Len Kagamine
      说到愚民教育——这可是咱们中国的老传统了,至少两千多年历史。
      然后到了中共手里,更加发扬光大了。

      顺便推荐[url=https://code.google.com/p/program-think/wiki/Books]俺的网盘[/url]上的一本书
      《人的驯化、躲避与反叛》
      此书对中共洗脑的手法,介绍得挺全面的。

      删除
    3. 天朝的愚民教育实在是太彻底了。
      开始以为学音乐可以不理共裆那套,发现自己太naive,读了两本中国近现代音乐史,跟高中历史教科书差不多,比如:
      “党和政府非常重视音乐艺术事业的建设”
      “在党和政府的积极倡导下”
      “......鲁艺师生带头组织起秧歌队,上街宣传党的方针政策”
      “......为中国革命音乐指明了方向,并初步解决了如何运用音乐来为广大劳苦大众服务,如何塑造被压迫阶级的音乐形象......”(像“如何建设社会主义”那段)
      “歌剧《白毛女》通过对贫苦佃农杨白劳之女喜儿在旧社会惨遭恶霸地主黄世仁的迫害,逃入深山,变成“白毛女”的悲惨身世,以及在共产党领导下农民翻身解放后,喜儿重获新生的故事,揭示了“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的道理。”等等。
      而且,有意压缩了国统区的音乐。
      文艺宣传一直是共裆的拿手好戏啊。不论是夺权还是执政,文艺作品全都吹得“轰轰烈烈”。

      删除
    4. 文艺颓靡,亡国之兆。
      好吧,已亡。。。。

      删除
    5. 俺们学校里这些布道科目(近代史毛概马哲什么的),学校都管得松,开卷考。这些科目老师有些还会讲一些非主旋律的课外知识。(基本抛弃课本)

      删除
  19. 长平:大帝梦 大清洗 大阅兵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83946
    《环球时报》就是贸易保护!防火墙造就了中国互联网流氓企业的发展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83942
    乔木:谁的意识形态有危机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83931
    “新常态”:大陆GDP增幅还要跌多少?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83929
    中国数字时代:浦志强涉嫌寻衅滋事、煽动民族仇恨、煽动分裂国家的微博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83924
    BBC:环球时报称防火墙造就了中国互联网发展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83918
    以史为鉴:朝廷只剩一种声音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83917
    12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骤降8% 创近年最大降幅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83910
    危机降临:卢布暴跌后俄罗斯SB银行表示不再向客户提供取现服务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83909


    张维迎:中国数千年停滞不前,根在思想垄断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83881

    回复删除
  20. 习包子与金三胖2015年1月28日 下午8:45:00

    有一个共性:就是各种一元化思想上升的国家层面,成为了法律条文,思想行动化、权力化

    参考维基:思想无罪

    http://zh.m.wikipedia.org/zh-cn/%E7%8A%AF%E7%BD%AA%E6%80%9D%E6%83%B3

    国家权力机构成为独裁(一元化)机构:强制信仰某些思想或禁止信仰某些思想

    举一个反面特例:
    (无政府、国家和乌托邦》提到一个“自由主义乌托邦”概念
    设想:
    国家层面实习自由主义制度
    但是可以设一个特区,里面实行共产主义,自由进出。马克思粉丝自己进去做实验就好了。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习包子与金三胖
      同意你补充的这个共性 :)
      换一种说法,就是——扼杀“思想的自由”

      关于你提到的“思想罪”,俺补充一下:
      这玩意儿不光出现在小说《1984》里面,文革时期就真实存在过。

      关于你最后提到的这个“共产主义特区”,记得当年重庆模式很风光的时候,就有网民提出,干脆把重庆搞成共产主义特区,毛粉都去那儿。其他省份就清净了。

      删除
  21. 历史决定论/ historicism: 八十年代初期翻譯為:歷史宿命論,意思太直接了,所以後來改為:历史决定论。再改為:歷史主義,故意讓人不知所雲。 還是要學英語啊!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Mildred
      你举的例子很能说明问题 :)
      懂英文确实有优势——避免被糟糕的翻译误导

      删除
    2. 确实,当年刚工作时,发现同一个英文词汇,陆港台有各自不同的翻译,就此明白阅读原本的重要性。

      后来看了剑桥史,知晓50年代中共派去苏联的那波教育者,很多连俄语都不会,回来却主导中国教育,立马对国内大中小学各类教材连语法都不通醒悟了。学了这么多年,N手货不说,还都是次品,怎么和国外比,可怜这么多废寝忘食的莘莘学子。。。

      删除
    3. 民国时期就有个著名的教育家 [b]蔡元培[/b] 曾任北京大学校长,
      倡导学术自由、思想自由、女权/民权。(那时候的大学还是很尊重知识文化的,也相当的自由)

      现在的大学不但成为宣传机器的傀儡,而且功利性很强。

      不知道博主有没有【蔡元培】著作的电子书呢?

      删除
  22. 现在的形势很严峻,GFW升级,制造局域网,打压民间舆论,制造恐怖气氛,甚至要搞大数据维稳,但是说明了党的形势更严峻,畸形的权贵资本主义已经走到头,GDP二十多年来首次大跌,外企大撤退,游资抱定做空天朝的打算捞最后一笔,美国开始和印度战略合作,共党表面投资南美等地,实则准备弃船,由于弱民政策,天朝既无创新能力,又无内需消费能力,国民大批失业,企业大批倒闭,地方政府财政告急,社会矛盾空前激化,维稳压力急剧增加,在空前危机下,共党不但没有加强交流,融入世界,谋求发展,反而为了维护一党专制下的权贵利益,顽固死守集合古今中外各种缺点的政治体制,并且在经济下行的形式下大肆加强维稳,进一步增加压力,俄罗斯要求平民节衣缩食支持普沙皇,可见“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已经穷途末路,猜测将来天朝可能会被孤立,经济神话彻底破灭,中国梦还没做就醒了,党国搞个人税收识别码,与其说是为了维稳监视,更像是为将来的加税作准备,经济下行,民生艰苦,千苦万苦也不能苦了党的好儿女,但凡有些家产的,可能都要被剥的干干净净,所以现在还没跑的赶快跑吧,拿绿卡都没用,司马南大五毛都不做了,跑去美国地界诉苦,痛斥党国的黑暗了,党国搞经济只知道印钞了,再不跑就等着被扒光吧!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22楼的网友
      你这条留言被 Google 误判为垃圾广告,刚才被俺恢复出来了。

      俺也觉得今年朝廷的日子会不好过。
      前几个月俺在评论中有提到:朝廷在末路狂奔

      删除
  23. 請問“矮凳”還邊個啊?

    回复删除
    回复
    1. 他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是改革开放的领路人---邓小平,带领我们走进新时代。

      删除
    2. 习包子与金三胖2015年1月28日 下午10:05:00

      评价邓小平不光要看六四时做了什么
      还要看在毛时代做了什么
      参考
      李宇晖:评价邓要看他在毛时代做了什么

      http://www.boxun.com/news/gb/pubvp/2015/01/201501071052.shtml

      删除
    3. TO 习包子与金三胖
      多谢分享《李宇晖:评价邓要看他在毛时代做了什么》。
      这篇写得好。
      即使是批评矮凳的人,大多数也只看到“六四屠杀”,但是却忽略了邓小平在“反右运动”和“大跃进时期”的罪行。
      邓在这两个时期,很好地充当了毛的走狗和打手。直到文革,才被毛踢开。

      说到这里,顺便再延伸一下。
      很多人替刘少奇打抱不平。但是这些人却不知道——刘少奇在延安整风时期,充当了毛的打手。整了很多人。
      而且在延安时期,刘少奇对毛的吹捧,直接促成了“毛泽东思想”这一提法,促成了毛在党内的专断地位。
      正是由于刘对毛的吹捧,毛在50年代才会让他当接班人。

      删除
  24. 纳粹不熟悉,共产主义其实不就是另外一种宗教吗?一种宗教获得了政权,不可能给其他宗教留下空间。为什么西欧是共产主义的起源地,反倒没搞那一套?我觉得一个重要理由是欧洲的各种思想存在相互竞争,从马克思主义诞生初始,就有各种相对的理论在和它竞争,当时就提出来共产主义和民主精神相违背,但在落后地区通常都是思想真空地带,而马克思的社会改革以及进化论的普及都给当时俄国,中国的民族主义者带来了很大的启迪。
    而西欧,北欧其实也吸取了很多马克思的东西,工会就是其中之一,所以实际上在它门那样一个各种思潮并存的社会,可以对理论进行取舍,而不是极端的像信奉宗教一样搞社会改造工程。
    非常同意楼主,纳粹已经不可能再流行,而宗教和共产主义的幽灵依然在我们身边徘徊,什么时候这两者被削权,我们就将获得极大的解放。毕竟资本主义的奴役比起这两者实在不算什么

    回复删除
    回复
    1. 习包子与金三胖2015年1月28日 下午9:34:00

      纳粹、宗教、共产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竞争最激烈当属德国
      希特勒上台之前,这几大派系都获得了不少选票
      ,可见当时的德国多危险

      删除
  25. 习近平的一个伟大功绩是历史性地划出了红后与非红后之间的阶级界限,非红后的官员和商人们作为奴才恐怕要尝到红后主人们的刀把子和枪杆子的滋味是怎样的了。

    回复删除
    回复
    1. 李克强之流相对于习近平,恐怕也只是周恩来相对于毛泽东,是个奴才的地位而已。

      删除
  26. 建议博主对博客的定位能更深入一点点:反红后。因为非红后的既得利益者们对于民主化的渴望可能比任何人都强烈,红后的既得利益者们对于民主化的敌视可能比任何人都强烈,这两者还是有很大区别。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爱自由爱翻墙
      不论是不是“红二代”,只要是权贵,都要反。

      你提到说:
      “非红后的既得利益者们对于民主化的渴望可能比任何人都强烈”

      这点俺不赞同。
      这帮家伙,早都留好了退路,资产能转移的,早都转移到海外了。
      参见《[url=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4/01/china-princelings-offshore-companies.html]习包子露馅——习近平在内的权贵家族如何转移巨额资产[/url]》一文。
      当时曝光的“离岸金融解密资料”,里面既有红二代(比如习包子家族),也有普通的官二代(比如温家宝家族)。

      删除
    2. 毛的阴魂不散,那帮红后们就是毛魂附体的毛孙子。

      删除
    3. 至于那帮非红后,他们更多的想法是捞一票就走人,更多的是属于机会主义者。而红后们就不同,他们是坐江山的主人,想的是千秋万载,子子孙孙永远一统江湖。这两者对中国大陆的危害程度那是不同级别的。

      删除
    4. 主人家杀奴才狗那是天经地义,奴才狗造反主人家就是大逆不道。周永康徐才厚死到临头还把自己当主人看了,以为习近平不敢搞他们。其实在红后习近平眼里,非红后周永康徐才厚很可能只是几条看家的奴才狗而已,主人杀狗,天经地义。

      删除
  27. 要使大多數人失去獨立思考是不難的。但那些仍然保留着一種批判的傾向的小數人也必須保持沉默。

    人民對這個制度的忠誠會不會受到影響,成為決定某條信息應否被發表或禁止的唯一標準。

    大多數人很少能夠獨立地思考;在大部分問題上,他們所接受的意見都是現成的意見。

    使思想獲得生命的,是具有不同知識和不同見解的個人之間的相互作用。

    《通往奴役之路 The Road to Serfdom》

    所以在天朝,翻牆很重要。上網不翻牆,智商豬一樣!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27楼的网友
      多谢转载《通往奴役之路 The Road to Serfdom》的节选 :)

      关于“大多数人缺乏独立思考”
      原因有两个:
      一个是【习惯】问题——不习惯独立思考(这种习惯是天朝的灌输式教育养成的)
      另一个是【能力】问题——因为天朝的基础教育,从来就不提“批判性思维”。所以天朝的民众,大都缺乏这个能力

      删除
  28. 博主写写最近vpn部分被封锁的事情呗。。马上就要回天朝生活了。。。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小左
      可以先参考本月初的博文《[url=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5/01/gfw-news.html]2015年1月翻墙快报[/url]》

      删除
  29. 是应该准备买香港储值卡的时候了,宁愿一个月几千元都得。

    回复删除
    回复
    1. 俺觉得,香港迟早也自身难保
      不过这的确也是个暂时的辨法

      删除
    2. 用的是大陆的基站,经过墙到香港,然后从香港的国际出口出去,中间被监控的可能性太大了

      删除
    3. TO 29楼的网友
      这应该是一个办法,但是成本偏高,一般网友没法这么干。
      还得继续探索低成本,傻瓜化的翻墙方式。

      TO 边城穗香
      如果采用全程加密,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规避监控。
      如果再配合“基于 TOR 的双重代理”,应该问题不大。

      删除
    4. 是应该准备买香港储值卡的时候了,宁愿一个月几千元都得。


      有什么作用?

      删除
    5. 一个月几千元吃不消啊!

      卫星上网应该不受监控/封锁,但消费成本及操作复杂度就不知道了?(麻烦博主普及下呗)

      删除
  30. 本来在六周年博文留个言,打好了竟然没有发送成功....
    首先再祝贺随想君又成功存活一年:)
    我就是上次建议把心理\政治素质的知识系统化的匿名读者,希望随想君有空完成吧

    大局域网将要在4月完成,该怎么办呢

    回复删除
    回复
    1. 索性提前下载些经典美剧、电影、电子书收藏,
      不至于太被动没资源看。

      只怕以后“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影视、书籍都会成为非法禁品
      面临被「红卫兵」抄家的风险。

      删除
    2. 不知道那个局域网消息的真假,搞不好故意放出风声然后控制舆论呢。在我看来目前和局域网也差不多了,安于现状的人为墙增砖添瓦

      删除
    3. [img]https://i.imgur.com/lkr6bA9.jpg[/img]
      杭州移动CMCC(这是局域网模式么)

      Ghost Assassin的技术帖子说即使成了局域网也不会影响翻墙,只不过无法搭建个人网站和使用p2p。

      删除
    4. TO 边城穗香
      你提到的:“心理\政治素质的知识系统化”
      是不是指:建立一个系统性的入口页面,便于一目了然?

      删除
    5. TO 30楼的各位
      关于”天朝局域网“这个说法,包括两种情况,大伙儿别搞混了。
      1、
      物理断网,于是自然就是局域网
      2、
      还有一种是,对普通网友上网,不分配公网IP,只分配局域网 IP
      这种情况(相比前一种)不算太糟糕。
      据说前几年,就有一些宽带提供商,已经这么干了。
      主要是限制普通网友用自己的宽带,架设服务器(但不是完全没办法,有些手段可以绕过)

      删除
    6. TO 3单元的网友
      并不是完全无法实现——”个人网站和使用p2p“
      还是有一些技术手段可以搞一搞。

      如果真的出现俺在 5单元 提及的第二种情况,俺再来分享对策

      删除
    7. @编程随想
      有点想知道对策
      能给出思路、关键词乎?

      删除
  31. TO 编程随想
    说的好,找到了他们的共同点(连本质都总结出来了)。

    回复删除
  32. 随想兄,给您在上一篇博文里留言了,盼回复~~~不重复留言,这里就不发了^ v ^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匿名2016
      俺正在处理前一篇博文的留言,待会儿可能会处理到你的。
      留言太多,处理不及时,还望谅解 :(

      删除
    2. 今天没能等到,希望明天能等到~~~前一篇的52楼,oh,yeah~!

      删除
  33. 支持编程兄。翻墙现在越来越艰难了。
    党国这次升级干掉自由门,又开始大力管制VPN。
    国际又不进行施压,
    自由越来越少了。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Christian Sun
      很多网友在微博中引用了某部老电影的台词:
      封锁越来越紧了,说明鬼子的末日就要到了。

      删除
  34. 编程兄弟,补充一下。 雅利安人和日耳曼人是两个概念。雅利安人经过长期演化有不同的分支,而纳粹的“种族优越论”的基本教义是:日耳曼人是 雅利安人优秀纯正的继承者。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34楼的网友
      多谢补充 :)

      关于” 雅利安人和日耳曼人“
      这两个词汇确实有差异。而且在人类学领域 与 在政治领域,差异还不太一样。

      考虑到篇幅,而且这个问题不影响本文讨论的重点。
      所以在写本文的时候,就没有再多聊。

      删除
  35. 编程说,“元首”一词就是纳粹德国发明滴——以这个词汇来体现希特勒的绝对权威。

    看来我的历史知识又悲剧地错误了,还得从头再学历史。

    我一直以为,“元首”一词的发明者是罗马帝国的首任皇帝恺撒,因为当时的人们还遗有共和的观念,所以恺撒并不认为自己是皇帝,而是用了“元首”这一称呼,意思是第一公民。称他为皇帝,是后人追加的。

    希特勒只是重新拾回了这个词,如果真是他首创该词,我认为是不会成为当今世界的一个通用词,因为这会也成为纳粹的标志而遭唾弃。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乾震坎艮坤巽离兑
      多谢老熟人来挑刺 :)
      俺已经在本文中补充说明了,并注明了相关的维基链接。

      你的理解出现差异,本质上是【翻译导致的问题】。
      因为不同的外文词汇,都被翻译为”元首“。

      关于你提到的:
      ”如果真是他首创该词,我认为是不会成为当今世界的一个通用词,因为这会也成为纳粹的标志而遭唾弃。“

      参见以下维基词条(该词条,博文中已经补充注明):
      https://zh.wikipedia.org/zh-cn/%E5%85%83%E9%A6%96_%28%E7%B4%8D%E7%B2%B9%E5%BE%B7%E5%9C%8B%29
      该词条提及:
      ========
      由于纳粹德国大幅使用的缘故,现今若提到“Führer”一词,通常就是指希特勒。

      删除
    2. TO 乾震坎艮坤巽离兑
      作为对老熟人来挑刺的回报,俺也针对你的留言,挑个刺 :)

      在古罗马时代
      ”元首“和”第一公民“的说法,应该【不是】凯撒,而是屋大维搞出来的。
      凯撒还是比较注意对这些头衔的避讳,以免导致元老院的敌视。

      删除
    3. (接上一单元)
      以下是古罗马关于(第一公民/首席元老)的维基词条。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AC%AC%E4%B8%80%E5%85%AC%E6%B0%91
      (古罗马该词汇的英文是 princeps senatus 简称 princeps)
      以下是该词条摘录:
      ========
      屋大维的改制,在于重新赋予“第一公民”这一职衔的特殊意义;其字面意思虽然是首席的元老,但其议事决定权高于其他议员,甚至可以超越保民官的特权。通常,受任第一公民者,还兼具有军事统帅的身份,以及伴随的统治大权,这都已经让“第一公民”具有法定的君王权力。从屋大维开始,第一公民还伴随着“奥古斯都”、“英白拉多”(拉丁语:Imperator)的头衔,以及家族名“凯撒”的继承,这在实值意义上都已经成了罗马皇帝与其皇族的代名词。
      直到三世纪末,皇帝戴克里先才抛弃“第一公民”作为皇帝的代称,皇帝开始使用“主人”的称呼。史学家通常将从屋大维至戴克里先的罗马帝国政体称为元首制,戴克里先改制之后称为君主制。

      删除
    4. 受教了!
      说是挑刺,其实我也并不肯定自己就一定是对的,只是说出了自己的认识而已。因为假如挑刺是对的,那说明博主也太不细心了,但是不细心的人写不出博主这样的文章,所以我就是想听听博主对此的解释而已。

      删除
  36. 博主,有没有独立中文笔会刘和余的全集,谢谢!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陈小明
      [url=https://code.google.com/p/program-think/wiki/Books]俺的网盘[/url]上分享了《刘晓波文集》,但不一定是”全集“。你可以先下载来看看。
      另,俺手头没有余杰的全集

      删除
  37. 所谓无产阶级革命,就是一批穷光蛋,通过有组织的抢掠,使自己成为有产者。如果革命成功了,拥有一亿元资产以下的,叫革命着;拥有几十亿资产的,叫革命家;富可敌国的,叫伟大的革命家;把国家当成私有财产的,那就是人民大救星。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37楼的网友
      作为”人民大救星“的毛腊肉,就是把国家当初自己的私产。
      腊肉骨子里就是帝王思想。

      删除
    2. to 37楼 1单元


      是当成,不是当初。

      删除
  38. 共产党就是通过有组织的抢掠,使自己成为有产者。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Songqing Wu
      针对你所说,俺补充一句网上流行的讽刺——
      一群亿万富豪在人民大会堂里开两会,他们号称自己是”无产阶级先锋队“

      删除
  39. 听了不少,党国的真相。但有没有人说下,如何在党国生存下去呢?不愿做奴才,不愿做帮凶,不愿移民,草民一枚,难道敌后武装斗争?难道占山为王?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zxc ha
      即使是普通人,在天朝内不想同流合污,可以有很多种做法。
      比如你可以帮助周围的人反洗脑,帮助周围的人翻墙(你能留言,说明你已经懂翻墙)。
      有句老话叫——勿以善小而不为。
      普通人可以做很多有价值的事情,来推动变革。
      虽然每个人做的都是微不足道,但如果足够多的人这么干,改变就会发生。

      删除
  40. 觉得洗脑必须定罪才行,因为洗脑的后果太严重了~~~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tomgeniewang
      等到将来新中国成立了,有些帐要好好清算

      删除
    2. 这位朋友是不是官媒看多了,以为不管什么问题在刑法上记一笔就解决了?

      删除
    3. “新中国”: 編程大哥也難逃ChiNa語言洗腦詞彙啊! “新社會、舊社會”; “新中國、舊中國”; “解放後、解放前”。
      -------------------------------------------------------------------
      等到将来新中国成立了,有些帐要好好清算

      删除
    4. To 3单元
      “新中国”这词并非共产党独创,例如民国时的中国青年党就办过《新中国日报》的报纸。
      看来这位朋友是对党国词汇敏感过度了。

      删除
  41. 随想兄对‘资本论’这书怎么看?也是马的著作啊,被共产人士捧得挺高的吧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Cao gcd
      你提到的这个问题,前几年貌似也有几个读者提问过。
      俺一直计划就这个话题,写一篇博文。不过一直没落实 :(

      这个话题很大,俺先简单提几点:
      1、
      经历这么多年,《资本论》已经落伍了。
      马克思之后,经济学有了长足发展。有很多更好的理论。而天朝的(经济学)教学,却始终拘泥于马克思的经济学理论。把这套过时的东西,当成宝贝供奉着
      2、
      剩余价值理论是《资本论》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马克思政治理论的基石(用来论证资产阶级的剥削)。
      但是俺认为,马克思对”价值“的定义,本身就有问题。
      马克思说:
      “价值是凝聚在商品中的无差别的人类劳动”
      别的先不说,单从这个定义看,根本就不具有【可验证性】,因此也就不具有【可证伪性】。
      ”无法证伪“,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就不能算”科学理论“。
      但是马克思却用这个理论,来支撑他所谓的”科学的共产主义理论“。
      明明不是”科学“,却说自己是”科学“,这就是典型的”伪科学“

      删除
    2. 马克思的精分之处在于,劳动既要同质(不同质则无法比较),又不能同质(熟练工和非熟练工,简单劳动与复杂劳动),同时还要把部分人的劳动排除在外(如经营、管理等,不如此则剩余价值理论就不能成立)。

      删除
    3. To Cao gcd
      关于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方面的主张,需要从整个西方经济学史的角度来考量。

      另外 To 博主
      不同意“伪科学”的说法。现代经济学很多概念也具有相似的性质,例如“效用”等。

      剩余价值理论的问题在于,除了煽动工人运动之外,它无法解决任何实际问题。大到央行明年该印多少钞票,利率该升还是降,一个国家该如何发展经济,如何开展国际贸易等。小到如何经营管理一家企业,明年的新产品该如何定价,我的闲钱该拿来投资还是储蓄等等。这些问题马克思都无法给出答案,毕竟他已经作古百多年了。

      删除
    4. To 4单元
      按证伪原则,当代的经济学,依然不能称为“科学”。
      而马克思教徒自诩“科学共产主义”,于是自招“伪科学”。

      删除
    5. 5单元,如果你认为当代经济学不是科学,那我不会和你浪费口舌。

      删除
    6. 我也不认为经济学是科学,没听说经济学家也可以称作科学家的

      删除
    7. 天朝教育真是害人不浅。。

      其实马克思的学说只是李嘉图的一个分支,早已落伍,但国内还抱着老掉牙的内容不放,很多人把马列经济学当作经济学的全部,因此对其反感并不意外。但现代经济学作为社会科学的一部分被承认确是常识。大家有空可以看看随想书库里萨缪尔森和曼昆所著的书。

      删除
    8. 天朝教育真是害人不浅。。

      国内还依然被所谓人文科学的概念洗脑。
      史学、新闻传播学、经济学是一种学问却达不到科学的标准。

      删除
    9. 楼上的句子不谋而合,囧。。

      对比下MIT麻省理工的课程划分 http://ocw.mit.edu/courses/find-by-department/

      国内的理工科对应着Science,Engineering,Architecture and Planning,甚至医科;文科对应着Humanities(人文), Arts, and Social Sciences(社会科学)。可见这种抄袭苏联的二分法非常笼统,我们的学校就用着这种方法选拔人才,大方向就错了。多少好苗子被逼着死记硬背、拔苗助长,学而无所用。

      今年提出的取消文理勉强能看做改革的第一步,来得实在太晚。。。

      删除
    10. 说是伪科学太过了。难道有了相对论,经典力学就成了伪科学了?无论如何,思想的价值不应被否定。

      删除
    11. PS:我们的教育体系其实还是苏联的计划体制,由政府来决定有多少学科,学科的增减,每一科招收多少学生。从高中开始就划分文理,按照政府要求来培养学生。

      这种政府充当全能神的体系与市场供求完全脱节,没有考虑学生的需要,也不相信教育供给和就业市场的调节作用。早在80年代开放时就应该改革,却在教育服从政治,学校服从党的中共体制下一直延宕至今,耽误了无数学子的前程,实在可悲。

      美国的教育体制尽管难称完美,至少提供学生选择的自由。高中无分文理,考试分数只是选择学校而非专业。大一了解自己的兴趣与爱好,大二选择专业。如果同一专业学生太多,竞争激烈,学校科目设置、员工薪资都会做出反应,选择权在学生之手。

      删除
    12. 伪科学与否基于可证伪性,经典力学可证伪,相对论也可证伪。
      剩余价值不可证伪,许多经济学结论不可证伪。
      社会科学是十八世纪启蒙运动后才兴起的学科,“科学”2字只是约定俗成的叫法。山达基还科学教呢

      删除
  42. 哎,我的看法比较悲观,那些自认为先进的一般都会发现更绝望的现实。中共不就自以为掌握了宇宙的真理,其实质还不是农民起义。民主人士同样不能过度估计自己的实力,什么和平请愿绝食抗议,可能日后看起来也不过就是免冠徒跣以头抢地。现在总说党国在末路狂奔,可是看看1989年说共产主义将在数年内于地球上消失的也大有人在。杀20万人保20年稳定,难说党国不会用回这种经过实证的有效方法。而且现在党国通过香港的成功经验又获得了关于冷处理的丰富知识,最不济也能平反六四披上民主的外衣继续大捞特捞。中国的前途实在堪忧啊。

    回复删除
  43. 撒旦邪惡魔鬼猶太世界秩序揭露
    http://www.rxhj.net/phpBB2/viewtopic.php?t=366688&sid=3cdf6cbee4bd4a490a3127d6d618ae1b

    回复删除
  44. Watch #TheGreatestStoryNEVERTold, #AdolfHitler and learn the real story about the most reviled man in #history. A 6 hour Documentary by #TruthWillOut Films

    thegreateststorynevertold.tv

    回复删除
  45. 支那人的普遍愚頑無知甚至超過低智商的黑鬼 嘆息!TruthWillOut https://twitter.com/TGSNTtv

    回复删除
  46. 希特勒测试The Hitler Test

    ——by 约翰.卡明斯基(John Kaminski)
    英文原文链接:http://therebel.org/news/kaminski/the-hitler-test/





    你能感知你自己头脑里的犹太污染?

    希特勒测试与9/11测试是一样的。

    它跟伊拉克测试、阿富汗测试、利比亚测试、叙利亚测试也是同样的。

    与“国内恐怖主义”测试、“任何人都可以成为总统”测试、“你的投票计数(依赖)”测试、“政府站在你这一边”测试,也是相同的(情形)。
    如果不论政府说什么,你都相信,你是问题的一部分。如果你相信大媒体所告诉你的,好吧,那么你只是一个白痴,没有辨别能力且完全丧失批判性思维。

    还有一个原因,我一直坚持说90%反对犹太米国的病态演练都是虚假的。

    受欢迎的“异议”评论员,诸如吉姆•斯通(Jim Stone)、亚历克斯•琼斯(Alex Jones)、迈克•里韦罗(Mike Rivero)、莱恩•道森(Ryan Dawson)、克里斯•赫奇斯(Chris Hedges)、戴维•霍奇斯(Dave Hodges)、麦克•亚当斯(Mike Adams)(仅举几例)…他们都失败于希特勒测试上。他们都因为你可以将之用于任何人、任何节目和任何社会运动的希特勒是最糟糕形容词的犹太宣传而倒下。他们和数百其他人都因为所谓二战是场“好的战争”(而事实上是当时曾被灌输的最大谎言)的大众媒体谎言而已经倒下了。

    这些鹦鹉(犹太写入器)是否只是幼稚还是完全败坏并得到(犹太)回报,由你来判断。

    在任何一种情况下,他们假装不知道希特勒已经被犹太媒体持续不断地诬蔑和诋毁,以掩盖一些对你的继续生存至关重要的非常重大的事实。这些事实被隐瞒超过半个世纪。

    客观事实证明“大屠杀”癔病是一场玩世不恭的骗局,意在创造欺诈公众的新方式(最近一次统计,大屠杀赔偿达135亿美金;加上几乎所有欧洲国家甚至强制监禁任何只是想讨论此事人士的恶法)。

    已经被掩盖的两个最主要事实如下:

    德国在1940年代被毁灭,因为它是世界从未见过的对犹太全球金融霸权的最严重威胁。而当时(德国之外的)世界其它部分深陷于一场犹太强加的世界经济大萧条 ——并且包括米国在内,到处都是人们在街头忍饥挨饿——而希特勒领导之下的德国却正欣欣向荣,一枝独秀,因为它已经从(犹太)国际银行家及其部分准备金贷款的灾难性犯罪公式的束缚中挣脱出来,这是当今在世界各地(发生的)正在扼杀社会的千真万确的事情。

    而被掩盖的第二个最重大的事实是:所谓约六百万犹太人在德国集中营被毒气毒杀和焚烧这一切无休止和(假充)悲情的闹剧,是(为了)掩盖由犹太盟国米国、英国和苏联犯下的真正的大规模屠杀罪行,它们(犹太盟国)带着极端的偏见(和丧失理智的疯狂)终止(或杀害)了1,200万无辜的德国人公民的生命,他们中的大多数被认为是在战争已经结束之后遇害的(Other Losses: The Shocking Truth Behind the Mass Deaths of Disarmed German Soldiers and Civilians Under General Eisenhower's Command
    https://archive.org/details/Other_Losses )。

    因此,(我们)从这个大规模掩盖真相和经由犹太媒体伪君子令人作呕地编造和强化的社会(洗脑)工程方案中学到的最重要教训是:任何逃脱世界犹太银行家有毒触须的人士(或国家)(必须)保证他们自己的财务(或经济)独立和家庭(或国内)和睦,但(要)冒着被控制世界金融体系的(犹太)罪犯们消灭的危险。

    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说在这一现行政府体制下,你的选择要么是生活在(有形和无形的)监狱里,要么是即刻死亡。不要试图粉饰这一点。这是现在世界上每个人都正面对的(处境)。


    有关(虚假的)犹太大屠杀受害者不断的胡言乱语,最好通过阅读托马斯•古德里奇(Thomas Goodrich)的著书《炼狱风暴》(Hellstorm)来抵消,该书详述米国人、英国人和俄国人在二战结束之后对无辜的德国人平民所施加的最血腥暴行的详细情况。(必须)密切注意这些恐怖暴行的细节,因为这些(可怕的)事情将要发生在米国和其它地方,来到你们中的大多数人的身边。

    这就是在等待着你们的未来,因为不真正重视,因为(你们)相信犹太媒体的谎言,因为(你们)专注于你们的玩物和你们的高收入工作,并拒绝看到这些谎言正在束缚(或控制)我们。(这些谎言)已经牢牢地束缚住我们了。

    回复删除
  47. 保持(对希特勒和第三帝国)诬蔑(的犹太谎言欺骗宣传)

    甚至在两个世代的的伪旗行动(false flag)暴行(Waco, Ruby Ridge,俄克拉何马市,世贸中心1&2,与随之而来的一连串战争)之后,大多数米国人仍然相信他们在电视上所听到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最近一连串精心编排的虚假屠杀事件未能激起民众的反抗 ——即使它(伪旗事件)正被以一个无边的华丽装饰包装的恶意方式慢慢地抹消。

    即使在许多人的头脑中越来越意识到我们政府的犯罪性质——感谢互联网——但仍然只有珍贵的少得可怜的少数人愿意承认已使整个国家变成一个晚期癌症病人的疾病性质,尽管这种疾病这个共和国成立以来一直存在。

    大多数人——尤其是年轻一代—— 对大屠杀癔病(歇斯底里)在肯尼迪于1963年被(犹太和以色列)刺杀之前一直没有真正爆发(流行)没有任何头绪,虽然米国犹太人(控制米国政府和米国政治、经济命脉和媒体等等)对德国民众施加的疯狂仇恨犯罪贯穿整个20世纪,主要是为发动第一次世界大战(摧毁德国)而建立美联储,还有1933年(全球)犹太人对德国的世界性宣战。

    犹太永不停歇的宣传闪击战的一个离奇方面是,犹太人一直在使用这个二战爆发前(几十年就开始随意捏造和反复叫嚷的)600万死亡数字。不仅这个(荒谬)故事的可信度在细心观察者的心目中已被拆毁,而且其陈词滥调作为那个荒谬故事的一个颇具说明性的指标,与已经接踵而至的玩世不恭的公关冲击,以它的(假作)悲情的谎言像死掉的犹太人被制成肥皂和灯罩以及被扔进火湖等已经致使整个世界生病。这些(荒谬)故事没有一个可以被证实,但许多人仍然相信它们。

    所以,问题的关键是,任何使用“希特勒”作为相关形容词来描述一些不可思议的卑鄙行为的蠢货实际上是向世界暴露他们的猪脑塞满癫狂的犹太童话故事,由抽泣的伪君子们如伊利•威塞尔(Elie Wiesel)等编造的噩梦传奇故事,他们的作品被传播到世界各地,只是因为(邪恶的)富有的犹太人控制出版业、电视网络、大多数(国家的)政府和诺贝尔奖提名委员会。

    从普京到(黑犹太)奥巴毛等等一些人们(或政治人物)仍在强化这种虚假的刻板印象。但那个(犹太)故事并没有那样发生。那仅仅是犹太人讲述那个故事的方式,因为他们对媒体的控制(还有他们对世界大多数国家政府的控制以及通过傀儡政府施加的恐怖和禁锢),这就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人们)现在相信那个荒谬故事的原因。

    希特勒从来没有如犹太人所说的那样想要夺取世界。他只是想收回一战之后被偷走的德国领土。在德国的工作营里没有毒气室。(由于瘟疫和犹太盟国罔顾国际法、不分兵民目标的毁灭性轰炸,切断后勤供应)而饿死病死的大多数是波兰人和其他族群的。而且那个(死亡)数字与被三个犹太盟国——力求扑灭这个前所未见的对犹太全球金融霸权的最大威胁的——苏联、英国和米国——(故意)屠杀的民众数字相比较,简直不值一提(或没有一点可比性)。

    因此,所有那些使用希特勒作为有史以来最大的主要恶棍的例子的作者,他们只是在展示他们自己在对一切有眼能看的人们进行洗脑,或是他们自己的卑鄙败坏。

    而且现在我们看到这个(犹太奴役世界和人类的)进程在杀戮萨达姆和卡扎菲上不断地重复它自身,这两位领导者是被(犹太)世界金融食人魔放在权力宝座上的,但他们(一旦)试图挣脱并做一些最有利于他们自己人民的事情,(因而)他们就只有被同样的、当前正在抹杀我们的犹太怪兽所抹杀。

    回复删除
    回复
    1. 德国裔的犹太富商还有他们在世界范围控制的财团都是恶鬼

      删除
  48. 索尔仁尼琴的话

    今天,我们正在经历(犹太政府)对我们的人身自由前所未有的侵犯。运输管理局(The TSA)已经宣布它将会要求我们的税务信息,如果我们想要乘坐飞机的话。警方已篡夺进入我们家园的权利,如果我们已经被确定为政治上不正确。我们的孩子从出生就被毒害,以(被迫)接种被证实会导致永久性脑损伤的疫苗(的方式)。而且大多数人仍然否认所有时候都是由犹太利益驱动的米国已蜕变成一条会吃自己尾巴的毒蛇,(米国犹太政府)对为公益事业工作毫无兴趣,惟有掏空他们的拉比标记为粗俗动物或如贝京(Menachem Begin)曾说过的名言“两条腿走路的野兽”的受害者。

    越来越多的人们已经开始弄清楚:苏维埃联盟当时是被来自纽约的犹太银行家带进俄国并应运而生的,这头与吞噬了俄罗斯民众一样的怪兽已经在整个米国传播其有毒的观念,并像一个巨大的吸血鬼,其毒牙已经深入到米国人生活的每一根神经纤维,扼杀生命(生活)中一切良善和高尚。

    从爱因斯坦(犹太骗子和剽窃者)到范因斯坦(Feinstein),作家、科学家和政客们今天寻求通过强化那些正在杀死我们的同样的老套陈词滥调来获得成功,并且这些(邪恶无耻投机分子从事欺骗的)技巧中首要的(技巧)是:为使我们充满恐惧,(总是)以阿道夫•希特勒作为一个黑暗堕落的象征,正在唤起他们噩梦般的情景(回忆)云云。但是,就像犹太们在他们夺取世界(权力)期间所告诉我们的所有东西一样,这是一个弥天大谎。

    俄罗斯民众(和支那猪愚奴)的(悲惨)遭遇,米国人当前也正在(或即将)遭遇到,因为同样的超级富有和没有灵魂的犹太银行家正在运营的全球演出。因为在俄罗斯所发生的一切,当前也发生在米国,没有比索尔仁尼琴的那部作品(具有)更好的位置(或视点)来检验这些致命的和悲惨的相似之处,其最后一本著书——《在一起的两百年》——俄罗斯人和犹太人的故事 ——已经被控制了新闻出版业的犹太人禁止以英语出版,并通过行贿政客们去纵容这样的审查。犹太贿赂政客们,敲诈他们,让他们背叛他们本来应当服务的人民,这一切都攸关(或为了)犹太人的利益。

    在苏维埃联盟所发生的一切,当前也正在(米国)这里发生,随着犹太人占领所有权力的咽喉要道(或关键职位),他们制定只有利于他们自己的法律,并且凌驾一切(或最重要)的是:尽可能快地杀死非犹太。

    “无情的恐怖”( Relentless terror)是斯大林针对俄罗斯人民所下的命令。而米国民众目前正在遭遇到…听一听索尔仁尼琴的话(摘录自: Full text of "Russian and Jews"
    http://archive.org/stream/RussianAndJews/WALENDYsolje_djvu.txt)

    1918年8月26日,列宁通过电报指示:“可疑分子将被关押在城外集中营里。无情的大规模恐怖必须被实施。”

    1917年至1922年内战期间,“为了震慑”(犹太苏维埃政权敌人的目的),数万人质被残忍杀害,在北极圈的白海,每次几百人地被以弄沉装载他们的驳船的方式活活淹死。

    中小农场主、商贩和所有业主是天生的“寄生虫”。在教堂唱诗班里唱基督颂歌的,它也是“寄生虫”。

    经由1919年2月15日(犹太苏维埃政权)国防委员会的决议,契卡和内务人民委员部(the Cheka and the NKVD,克格勃的前身)奉命从那些“清理铁轨积雪进展不令人满意的地区抓取农民作为人质;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这项工作尚未完成,他们可以被枪杀。”

    人们被(犹太苏维埃政权)以随意的名单为依据不顾一切地枪杀——尤其是学者、艺术家、作家和工程师。随着1919年1月有关强制食物征收规定(的出台),农民也成为犹太苏维埃政权矛头指向的目标。

    之后,在20世纪30年代,在乌克兰的(强制)大规模“农业集体化”导致大约600万乌克兰人饿死(犹太苏维埃政权通过人为制造大饥荒,实施故意的种族灭绝屠杀)。

    你在这里所读到的,是米国即将会发生什么的预览,事实上,它们已经出现在米国这里了。

    [b]任何尚未被扔到污水沟的人,无论何人尚未被通过管道泵送他自己进入古拉格群岛的,应该在坚实的地面上欢天喜地到处走走,伴以彩旗飘扬和乐队演奏,称赞法庭,并且狂喜地表达对他的无罪开释。

    全部人口(财富)的总剥夺有利于一个虚幻的(所谓)“人民财产”(的共产制度的建立),这个总体恐怖的体制,(导致)每一个没有特权的市民(奴隶)的普遍脆弱性——并且他们吞吃的苦果是:没有衡量(或判定)标准的任意逮捕、流放到遥远的苦役劳改营或地区与(肉体消灭)清算 ——(只有)一个一体化和强制性的“马列主义”国家意识形态。这些历史性的事实必须被(你们所)认知。

    早在1918年1月,(犹太苏维埃政权)在戒严令(或紧急状态法)下,没有任何程序或法庭听证会的大规模处决(集体处刑)就已经开始实施。紧接着就是几百和后来成千上万的无辜人质被抓捕,以夜间大规模枪杀的方式处死,或装载于船上并连船带人一起击沉。

    拉扎•卡冈诺维奇(Lazar Kaganovich),鸭睾达(Genrikh Yagoda)和维亚切斯拉夫•莫洛托夫(Vyacheslav Molotov)推出他们的征收突击队并进入农村。此后不久,1932年至1933年,在俄罗斯和乌克兰5或6百万人像饥饿的动物一般死去,(惨剧)就(发生)在(未被犹太赤化的)欧洲的边缘。 “但是,(所谓)自由世界的(犹太垄断拥有和控制的所谓)自由媒体(对此)维持其完全的静默!”[/b]

    索尔仁尼琴描述的(犹太运营的)古拉格死亡集中营,是对已经建成的米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营地(U.S. FEMA camps)将要发生什么的一个确切的说明。

    关于(犹太苏维埃政权的)古拉格请不要搞错了:它们并非“永久劳作”的劳改营,而是“强迫劳动到死”的死亡集中营,是(犹太)设计用来(肉体)肃清(被犹太苏维埃政权送到此死亡营的)居住者(或犹太苏维埃政权认定的敌人们)的。被遣送到古拉格的几百万乃至上千万人死在里头。

    然而,索尔仁尼琴告诉我们:“按移民统计学教授Kurganov的计算,(犹太苏维埃政权)这种‘相对较轻的'镇压,从“十月革命”开始运行一直到1950年共耗费(或消灭)了我们[俄罗斯人]约6,600万人的生命。”[古拉格群岛(GULAG Archipelago), 第37页]

    这就是为什么阿道夫.希特勒如此决意于阻止来自俄国的红色犹太侵略他自己国家的威胁。被(犹太和犹太政府)从我们(米国)的历史书中剥除的是希特勒想要(或渴望)米英(醒悟),因为他没有(深刻)认识到它们(米英)早已被犹太(夺取和)接管,并蜕变成魔鬼怪兽。


    这就是大多数米国人已经完全失败的希特勒测试。他们已经顺从地吞咽下犹太宣传,将他们的国家丢弃给没有良知、没有同情心的人渣们,并且是一个嗜血、杀戮成性的狂魔,它已经在比任何人能真正记得的更长的时间里(或历史时空中)使整个世界充满(灾难和)惨剧。

    在(犹太苏维埃)俄国,占人口总数1.7%的犹太,(夺取和)接管了整个政府。在米国,这个(犹太人口)比例也差不多一样。由纽约犹太银行家操控的同样的苏维埃犹太,(在米国)已经(有目的和策略性地)衍生成两个派别——新保守派(the neocons)和进步派(the progressives)。他们密谋通过的每个新法案旨在(白人)人口削减。

    除了他们自己的疯狂外、不忠诚于任何东西的外国人(很明显,作者指的是夺取和接管米国政府的邪恶犹太,包括具有米以双重国籍的邪恶犹太)现在处在控制一切的(状况下)。自从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邪恶犹太银行盗匪的代理人)的时候起,他们从来就不曾是米国人——只是意在控制、抢劫和杀戮的大鳄(或掠食者)。

    失败于希特勒测试,保证你们要么生活在(有形和无形的)监狱里,要么早进坟墓。这是所有米国人现在面临的选择,因为失败于希特勒测试。

    所有那些滥用(犹太恶意发明的)虚假术语纳粹(Nazi)的(蠢货)作者——不管其自觉(或有意识地)与否——(肯定)是站在那些当前正将世界转变成一个生不如死的巨型监狱的(魔鬼)一方。

    John Kaminski is a writer who lives on the Gulf Coast of Florida, constantly trying to figure out why we are destroying ourselves, and pinpointing a corrupt belief system as the engine of our demise. Solely dependent on contributions from readers, please support his work by mail: 6871 Willow Creek Circle #103, North Port FL 34287 USA.

    回复删除
  49. 难道「智那朱」是希特勒的狂热崇拜者?(全都是些反犹太的种族屠杀、歧视的荒谬言论)

    回复删除
  50. "You must understand. The leading Bolsheviks who took over Russia were not Russians. They hated Russians. They hated Christians. Driven by ethnic hatred they tortured and slaughtered millions of Russians without a shred of human remorse. The October Revolution was not what you call in America the "Russian Revolution." It was an invasion and conquest over the Russian people. More of my countrymen suffered horrific crimes at their bloodstained hands than any people or nation ever suffered in the entirety of human history. It cannot be understated. Bolshevism was the greatest human slaughter of all time. The fact that most of the world is ignorant of this reality is proof that the global media itself is in the hands of the perpetrators."
    Aleksandr Solzhenitsyn (1918-2008), Nobel-Prize-winning novelist, historian and critic of Communist totalitarianism.
    Solzhenistyn spoke these words to David Duke when Dr Duke met with him in Moscow in 2002.
    The worst genocide in history wasn't the Holocaust ... in fact, it was perpetrated by members of the very same group of people who claim they were the victims of one. And it took the lives of 66 million (Solzhenitsyn's estimate of those who perished between 1918 and 1957), not 6 million.
    Few outside of Russia and the former USSR are aware of it, and that's the way the powers that be in Western countries want to keep it. You cannot get Solzhenitsyn's book "Two Hundred Years Together" in English, as it's blacklisted in English-speaking countries, and no major publisher will touch it. Just as concerning, no one's ever made it past translating more than 60% of the two-volume work online.
    One page commenter wrote "My grandmother used to tell me these same things from the old country ... the US culture is brainwashed about all happened over there."
    While it should go without saying that not all Jews are bad, among their numbers are also the worst murderers and criminals in the world and history. "Ignorant, anti-Semitic" people in older times were far more informed.
    After the banker-financed takeover in 1917, Russia became a vast, monolithic killing field on a level not seen in the world before or since. Unimaginable horrors on an unimaginable scale took place in the ensuing years and decades, as Christians, the middle and upper classes, and those who disagreed with the regime were wiped out. Joseph Stalin, the Georgian who was the de facto leader from the mid 1920s to his death in 1953, was - despite occasionally rocking the boat - subservient to the real power behind the Soviet Union.
    While most of the victims died due to the lethal conditions of gulags and engineered famines such as the Holodomor in the Ukraine, hellish orgies of murder and torture were also unleashed. Russia's population today (143 million) is half or less of what it would have been had this Satanic catastrophe not befallen them.

    回复删除
  51. This was all bankrolled in large part by Kuhn, Loeb & Co., which later became Lehman Brothers.
    "Priests were crucified and had their eyes gouged out and tongues cut off. Their churches were burnt to the ground or turned into toilet houses or Synagogues. Some of the victims were boiled alive. Others were placed in boxes with rats or had hot lead poured into their mouths. Babies were cut out of pregnant women and slaughtered in front of the mothers. Some victim’s had their stomachs cut open and their intestines nailed to a pole and then were forced to run around the pole until their guts unraveled and they died. Sometimes the next day’s victim was forced to watch. Children were tortured in front of their parents. Women in front of their husbands."
    A former Soviet functionary named Mikhail Voslensky wrote about some of the methods of torture and murder in his book Nomenclature:
    "In Kharkov, people were scalped. In Vorenezh, the torture victims were placed in barrels into which nails were hammered so that they stuck out on the inside, upon which the barrels were set rolling. A pentacle (usually a five pointed star formerly used in magic) was burned into the foreheads of the victims. In Tsaritsyn and Kamyshin, the hands of victims were amputated with a saw. In Poltava and Kremenchug, the victims were impaled. In Odessa, they were roasted alive in ovens or ripped to pieces. In Kiev, the victims were placed in coffins with a decomposing body and buried alive, only to be dug up again after half an hour.

    回复删除
  52. 我是80后,看完各位的论证后,顿觉得对未来失望,自己还有后代还要受多少苦难才能获得自由,现在大家都被奴役着啊,无穷无尽之感,,,移民是未来的重要选项之一

    回复删除
  53. 说到过度自信,很容易引证的一个例子就是某人所说的“三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不知道算不算高级黑。

    回复删除
    回复
    1. 最近又加了个 文化自信
      以7不讲彰显前3个,以大局域网彰显文化自信。

      删除
  54. 我们在50年代偷听敌台(美国之音)都是互相隔绝的单干户。哪有今天相互讨论的博客。时代在进步,技术在进步,中共是阻挡不了的。信息自由在中国一定不远了。这离不开你们冒险犯难,为这一天的到来添砖加瓦. 向楼主和各位网友致敬。

    回复删除
  55. 推翻中共的封建统治,首先最重要的是推倒gfw,我觉得可以模仿“零八宪章”的方式,起草一个“推墙宪章”,号召大家都在上面签名(可以匿名)然后扩大声势,引起海内外的关注。

    回复删除
    回复
    1. 推倒gfw要的不是声势是行动。与其做些吸引眼球的噱头签名作死,还不如切切实实让身边每个人了解gfw的存在和危害以及如何翻墙。

      删除
    2. 毫无意义的形式做秀上更多的是投机

      删除
  56. 呵呵 我从来都觉得 红党、绿教、黑万字是人类文明的三大病灶,博主的这篇文和我想到一处

    回复删除
    回复
    1. 汪精卫:“我们与日本讲和,不是怕打下去中国会被日本征服,日本是不能征服中国的;乃是怕战争延长下去,中国会亡于共产党。而于日本,战争延长下去亦将招来其在国际地位上的大祸,故中日两国有可讲和的利害交点。”

      删除
    2. 原来绿教就是伊斯教,终于看懂了。

      删除
  57. 请问大家,最近天朝破天荒的决定在非国庆节阅兵,这是否说明习禁评已经在党内获得绝对权威?要知道,天朝除了腊肉之外,包括邓坦克在内,也只是在10周年或者5周年国庆时候阅兵。从邓坦克到江蛤蟆再到胡折腾,每个皇帝也都只是阅兵一次而已。习禁评这才刚上台2年,就能阅兵,是否证明习禁评对军队的掌控力已经超越等邓坦克?至少邓坦克当时还有陈云等八大元老的制约。

    回复删除
    回复
    1. 据说习大麻知道自己等不到2019了

      删除
  58. 最近大家都在谈公网IP变内网IP的事,我也说说自己的看法。

    我认为这事确实是IPv4的地址不够用了,没什么更深的含义,GFW也不会特意去阻挠IPv6的部署。一来他们是不同的山头,二来难道GFW的老大会跟上面说IPv6我封不了,所以别上IPv6了?一边拍胸脯保证IPv6照封不误,另一边开口要钱要资源才对吧。

    回复删除
    回复
    1. 这个需要确凿可信的证据来论证,不能靠猜。

      删除
    2. 或者2 3线城市又或者小宽带商可以说IPv4地址不够用,但不能解释回收1线城市特别是直辖市家庭的公网IP。

      删除
  59. 3个很多区别 动机不同,目的也不同。

    共残主义是一支ET种族直接指导的他们地面选中的精英完成的
    伊斯兰恐怖分子团体可以说是由多支邪恶ET背后的操作。
    而纳碎没有,它只是和小灰人合作交换了技术,其他完全人类自己干出来的- - 元首元首你真了不得!

    回复删除
  60. 美国白宫1月30日正式回应在白宫网站上关于调查和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联名请愿,谴责中共非法摘取人体器官,迫害宗教信仰自由。

    回复删除
  61. 终于用vpn挂上来了,用翻墙uc这个应急不能发表评论。gfw听说大量封锁vpn,中兴手机安全不,wodeomo.com安全不,

    回复删除
    回复
    1. 所有国产手机都不安全。

      删除
    2. TO 1单元
      谁说国产机不安全?
      我自己DIY不行吗,我是天草这边的。

      删除
    3. 在国内代工的【国外品牌】手机算不算国产呢?

      IOS的封闭性无法像Android那样任意换第三方开源ROM,
      怎么确定国行版iphone、ipad没有软件后门呢?

      删除
  62. 编程君听过almp吗?听说可以修改请求头之类的,连移动运营商都不知道访问了那个网站,是不是躲避了流量分析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