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评论

谈谈体制化,并推荐《肖申克的救赎》

  今年,360 和 QQ 一直冲突不断,双方终于在11月3日进行摊牌。此事不但惊动了亿万网民,据说连朝廷也惊动了,连传说中的“有关部门”都出来斡旋了。关于此事,各方的报道甚多,各种立场皆有。所以,俺今天不打算再浪费口水,评论双方的是非。俺的观点,在半年前的帖子里,已经表明了。今天要聊的是,和此事稍有关系的另一个话题。

★引子


  话说11月3日那天,“疼逊”公然叫嚣“有他无我,有我无他”,激起公粪无数。之后,俺问了周围的一些朋友,对此事的看法。大部分人(尤其是男人)都表达出强烈的愤慨,觉得“疼逊”太霸道了。很多人都扬言:不再使用 QQ 聊天。然而,几天过去了,俺看到那些抵制QQ的朋友,依然在 QQ 上聊得不亦热乎。
  难道是他们对疼逊的看法好转了?当然不是!
  难道他们不知道疼逊对隐私的侵害?应该也不会!在“其唬”和不少网友的曝光下,QQ 的流氓软件本质,已经暴露无遗。
  难道是他们的 IM 联系人仅存在于 QQ 上,所以无法改用其它 IM 工具?我看也未必。至少俺周围的很多企业白领用户,都同时用着 QQ 和 MSN,常用的联系人在两者上都有。
  所以,俺就在想,为啥他们会这样捏?......俺突然想到影片《肖申克的救赎》中的一句经典台词:
这些(监狱的)围墙很有趣。起初,你痛恨它;然后,你逐渐习惯它;足够长时间后,你开始依赖它。这就是体制化。
(These walls are funny. First you hate them. Then you get used to them. Enough time passes, you get so you depend on them. That is institutionalized.)
  想到这里,俺明白了:那些离不开 QQ 的网友,有相当一部分人,实际上已经被 QQ 体制化了。所以,咱就来聊一聊体制化的问题。
  如果你尚未看过《肖申克的救赎》这部经典影片,建议先看完,再继续看本文的后续内容。(随便找个视频网站都可以看到该片,比如“这里”、“这里”)

★体制化的例子


  除了 QQ,我们在很多其它的方面,也被体制化了。俺简单举几个例子。

  ◇起初,你痛恨学术造假;然后,你逐渐习惯了学术造假;足够长时间后,你离不开学术造假(不抄袭就写不出毕业论文)。
  ◇起初,你痛恨高房价;然后,你逐渐习惯了高房价;足够长时间后,你反而希望房价维持在高位(或许你也买了房,不想房价下跌)。
  ◇起初,你痛恨公司政治;当你在公司(尤其是大公司)待久了,你就逐渐习惯了公司政治;足够长时间后,你自己也成了公司政治的老手(一旦换到一个没有公司政治的环境,反而不习惯了)。
  ◇起初,你痛恨拜金主义;然后,你逐渐习惯了周围人的拜金主义;足够长时间后,你自己也成为拜金主义者(干啥都是为了钱)。
  ◇起初,你痛恨腐败;然后,你逐渐习惯腐败的存在(办各种事都要走后门送礼);足够长时间后,你离不开腐败(没了腐败,你都不知道该如何办事了)。
  ◇起初,你痛恨GFW;然后,你逐渐习惯了GFW的存在(开始改用墙内的搜索、墙内的交友网、墙内的微博);足够长时间后,你离不开它。
  ◇起初,你痛恨一党专政;然后,你逐渐习惯了一党专政;足够长时间后,你变得很依赖党国的独裁统治。
......
  如果你愿意,还可以把这个列表继续追加。

★体制化众生相


  在一个体制化的环境中,通常有如下几种人。为了让大家印象深刻,俺拿《肖申克的救赎》中的几个角色作为对照。

◇体制的维护者


  这种人是体制的既得利益者。所以他们不遗余力地完善体制、维护体制。通常,这类人的比例很低(如果这种人太多了,那每个人就分不到太多好处了:)。
  好比影片中的典狱长诺顿(Norton)和众警卫,就是监狱这个体制的维护者,并通过剥削犯人来中饱私囊。

◇体制的破坏者


  在每种体制中,必然会存在一些破坏体制的人。这些破坏体制的人,可能是体制的受害者,也可能不是。这种人有如下几个特点:
1. 他们不会被体制化。也就是说,他们对体制是免疫的,无论过多长时间,都不会依赖于这个体制。
2. 通过各种方式,不断对体制进行挑战。这种挑战,可以是激进的,也可能是温和的。
3. 鼓舞其它类型的人加入破坏者的行列。
  这就好比影片的主人公安迪(Andy)。他始终没有放弃对自由的向往,而且想尽办法唤起其它狱友对自由的向往。

◇体制的抗拒者


  这种人对体制心怀不满,但又无可奈何。大多数人,刚刚进入体制的时候,会处于这个阶段。如果碰到体制破坏者并被影响,有可能会转化为体制破坏者;否则,多半会沦为体制顺从者。
  影片中的典型代表,是瑞德(Red)。其先,他向往自由,对体制不满。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越来越失望,并逐渐地迎合体制。

◇体制的顺从者


  根据二八原理,至少有80%的人,经历足够长的时候后,都会成为体制顺从者。这类人一方面是体制的受害者,另一方面却又很依赖于体制。这类人的比例越高,则整个体制越稳定。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这类人也是变相的“体制维护者”。只不过他们和真正的体制维护者相比,他们的利益得不到保护。
  在当今世上,很多不合理的制度,之所以能够继续苟延残存,就是因为(占据很大比例的)很多人已经被彻底体制化了,成为体制的顺从者。
  在影片中,这类人的典型代表就是老布(Brooks)。老布入狱时间极长,完全被体制化。在即将刑满释放时,为了能继续留在监狱,他甚至不惜拔刀伤人。当老布最终出狱之后,由于无法适应监狱外自由的生活方式,被迫选择了自杀。

★如何面对体制化?


  当你面对一个体制化的环境时,你有两个好的出路:要么成为体制的维护者,要么成为体制的破坏者。

◇成为体制维护者


  体制维护者是一个好的出路,这点毋庸置疑。但是,要成为体制的维护者,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哦。因为,体制维护者的比例通常很低,而且很有油水。在这种情况下,必然会出现激烈的竞争。要么你有机缘巧合(比如前辈子积德,投胎成为太子党),要么你要相当牛X,能够吃得苦中苦,成为人上人。考虑到俺的读者,通常没有这么好的机缘,也未必有这么牛X。所以捏,俺就省点口水,不谈这条出路。

◇成为体制破坏者


  为什么俺认为,体制的破坏者是一个好的出路捏?
  首先,作为体制的破坏者,会始终保持对“体制化”的免疫,不会过分依赖于体制。因此,如果环境突然变了,或者体制突然消失了,这种人能够很好地继续适应环境,不会像影片中的老布那样被淘汰。
  其次,在不断挑战体制的过程中,可以很好地提升自我(包括思想、个人能力、个人价值、影响力等)。比如很多网友,通过翻墙来挑战党国的网络封锁,并因此在墙外了解到很多事实的真相,避免被党国洗脑;

★关于“体制破坏者”的误区


  由于“破坏者”这个词,看着比较暴力,容易引起误解。俺有必要澄清几个误区。

◇误区1


  很多人以为,体制破坏者必然是通过激进的、暴力的行为,来对抗体制。其实不然!
  很多体制破坏者,实际上采取的是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来对抗体制的。比如,你看不惯 GFW 对网络的封锁,那你可以经常对周围的朋友宣传一下翻墙的姿势,让更多的人学会突破封锁。

◇误区2


  很多人以为体制破坏者是因为无法适应体制下的环境,才成为体制破坏者。其实这也未必!
  以影片为例,主人公安迪,在监狱中混得比其它犯人都要滋润,但他却是所有犯人中最坚定的体制破坏者。

★结尾


  前面聊了这么多,估计某些思考比较深入的读者,会作出这样的判断:“编程随想”也是一个体制破坏者。如果你能这么想,吾心甚慰 :-)
  自从俺发了《是该写点技术以外的东西了》之后,俺就开始充当了“网络封锁体制”的破坏者(传播翻墙的姿势)、“言论审查体制”的破坏者(揭露真理部谎言)、“愚民教育体制”的破坏者(普及批判性思维)。只要俺本人还没被党国给“和谐掉”,俺就会继续充当这些体制的破坏者。同时也希望: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成为党国不合理体制(尤其是政治体制)的破坏者。


俺博客上,和本文相关的帖子(需翻墙):
天朝民众的心理分析: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影评:《V怪客 / V字仇杀队》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0/11/institutionalize.html

48 条评论

  1. 赞同您的看法,对3Q之战,我感觉是D在转移自身腐败和通货膨胀的视线。我一开始觉得无聊,以为这些东西都有替代品,我喜欢在墙外交流自己真实的想法,我认为您对体制看法很到位,像您学习之。

    回复删除
  2. 说实话,我觉得这种忽略360所作所为然后痛斥腾讯的做法挺傻的.你觉得腾讯除了2选1之外,对扣扣保镖有什么应对法?真的什么都不做等一年等法院宣判?
    institutionalized是个挺好的主题,为何就要在引子上那么肤浅.

    回复删除
  3. 這就是為什麼做奴隸的往往並不覺得自己是奴隸,而最為令人稱奇的是:中國人奴隸通常會比其奴隸主更熱衷的去捍衛這個奴隸制度的原因。

    回复删除
  4. kd 说...
    這就是為什麼做奴隸的往往並不覺得自己是奴隸,而最為令人稱奇的是:中國人奴隸通常會比其奴隸主更熱衷的去捍衛這個奴隸制度的原因。

    2010-11-9 20:27:00
    ------------------------------

    没有对比就没有感觉,一旦有了对比后……

    回复删除
  5. 哥们,以前都用RSS看你的文章,一直没有评论过,这次这个写得太好了,忍不住转走。对了,GoogleReader上没有显示本文地址。

    回复删除
  6. 多谢楼上夸奖 :)
    “GoogleReader上没有显示文章的原始地址”,主要是俺在Blogger的后台设置中,没找到方法在RSS Feed页脚中自动包含文章的URL地址。
    知道的网友,请赐教。

    回复删除
  7. 好文!

    博主提到了天朝可以继续并长期存在的一个主要原因:天朝统治下的大多数人都是这个体制的顺民,已经被奴役惯了。如同鲁迅笔下那些铁屋子里沉睡的人。他们很难叫醒。你如果尝试把他们叫醒,他们反而责难你。

    回复删除
  8. 感觉lz的思想很深刻,《肖申克的救赎》以前看过2遍,没有考虑到这么多。

    回复删除
  9. 说的很有道理啊。
    Andy是体制的破坏者,自己成功逃往彼岸,作恶者罪有应得,但体制其实还在那。。。
    还需要来点更狠的角色,比如体制的终结者!

    回复删除
  10. 这真有点牵强附会

    回复删除
  11. 我也极力摆脱这种影响,保持自身的思考。往往我们生活在虚假的生活里,连理想都显得虚假。
    看到安迪逃脱当然很开心了

    回复删除
  12. Millions of thanks! I've learned so much from you & you are a great guide!!!

    回复删除
  13. 昨晚的评论貌似没有成功,再简要说一下
    有个疑问,一个体制内是不是应该存在体制的改良派这样一类人,他们不全面维护体制也不全面反对体制,他们针对现有体制的弊端提出改良方案,并尝试实现;还是说暗示改良者终将沦为维护者或者破坏者,改良的路线是死胡同吗?

    回复删除
  14. TO Chengansheng Chen
    很高兴还有人关注俺这篇旧文 :)

    在本文中,俺对“体制的维护者”的定义是:
    完善体制、维护体制。

    所以,俺把改良派算到“体制的维护者”这一类人中。

    当然,也有一些改良派会因为改良的主张无法实现,而转变为“体制的破坏者”。
    据说当年的孙中山,一开始想做改良派,进入体制内。后来不得其门而入,才走上革命之路。

    回复删除
  15. reply Chengansheng Chen &编程随想
    改良是条好道路。但一定要在上层体制是能被人民决定,而不是自我封建独裁的情况下。可以说美国历史就是一部民权运动史,一部改良史:各种公民权益逐步得到完善,从黑奴不受奴役到黑人不受歧视,从男女平等选举到同性恋人群得到尊重,从司法逐步以宪为纲到新闻自由。而咱们中国简直就是在中世纪。但根本原因在上层,上层无意推动政改,也没太大政改压力,而领导人限期任职制度又加剧了领导人投机心态,更加不会推动政改。在中国,体制改良派成功的例子似乎很少。邓小平可以算一个,他分清了政治和经济是不一样的。

    回复删除
  16. TO 管有鸿
    貌似伟光正掌权之后,成规模的政治运动都是自上而下的。包括老邓的经济改革,也是自上而下的。
    天朝缺少美国那种自下而上的政治运动(比如民权运动)。

    回复删除
  17. 好文!
    肖申克的救赎的确很经典,而且,到了最后,安迪不仅自己成功突破了体制的束缚,还把瑞德给救赎了,相信他狱中的那些好友,也在不同层面上获得了救赎。

    回复删除
  18. 《肖申克的救赎》還有一個名字叫《刺激1995》,要是我沒錯的話。這個片了我也看了2遍。第一次看是在2004年或2005年,我基本上能感受到博主用文字敘述的這部片子的精髓思想,只是我沒有博主那樣的思維能力。真是樓外有樓,山外有山。慶幸,此生能有緣結識愽主閣下的思想。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Ys Yb
      很多人看《肖申克的救赎》,看到的是对自由的追求。
      至于“体制化”,大多数人反而忽略了。
      “体制化”也是“思想改造”(俗称洗脑)的方式之一。

      删除
  19. 似乎我也被“拜金主义”给体制化了,也不知道是过于穷跌的原因还是咋地。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Yao Chen
      在天朝,被“拜金主义”体制化,是很常见的。
      这跟个人自身的经济条件,可能有关系,但关系不大。
      即使是经济条件还不错的人,依然会沦为“拜金主义者”

      俺个人觉得:
      主要是看自身的心智模式。
      心智模式越成熟的,越不容易沦为“拜金主义者”和“急功近利者”

      删除
    2. 本农庄构造出一个系统:听话的羊有草吃,不听话,有草的羊羊一起踩你。拜金表面上看像仅仅是一种个人素质,实质上是体制定制出来羊羊路线的必定归宿。
      二千年来,放羊都是这么放的,牧民。

      删除
  20. 呵呵,这也应该算体制化吧
    [url]http://www.zhihu.com/question/20709881/answer/15928890[/url]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fggv
      多谢分享链接 :)
      这也是体制化的例子之一。

      删除
    2. 编程大哥,最近在高校流传着一个传说叫做“七不讲”,不知道你听说了没有,

      删除
    3. 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不要在教学中提及,此乃“七不讲”。德国之声报道:http://www.dw.de/%E4%B8%BB%E6%97%8B%E5%BE%8B%E5%8D%87%E7%BA%A7%E4%BA%94%E4%B8%8D%E6%90%9E%E5%90%8E%E8%BF%8E%E6%9D%A5%E4%B8%83%E4%B8%8D%E8%AE%B2/a-16802727

      删除
    4. TO 裤中央,养老院
      关于“七不讲”,俺当然知道啦。
      前几天因为在准备《[url=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3/05/weekly-share-51.html]每周转载:汇总天朝近几年对男童女童的性侵案[/url]》,所以没顾得上聊“七不讲”

      过几天抽空聊聊这个话题。
      朝廷规定“七不讲”,这就已经给俺指明了方向。
      朝廷不愿意讲的内容,也就是俺要大力宣传的内容 :)

      删除
  21. 博主,我很感动。我想對你說,感激,還是感激。

    我理工男,由於身邊很多同學竟然說“語文”沒用,大學語文是沒用的課程。曾經我在大學語文課上作了一個演講,主题是--爲什麽要學“語文”。我認為“語文”,語言文字,是我們中華文化的精粹所在,天天在用,貫穿中國歷史,學習語文也是學子認識自己祖國的重中之重。
    演講中,我舉了一個例子,就是用肖申克的救贖一幕:Red出狱后去超市打工,其中有个细节是他举手向店长打报告,申请上厕所。然后店长对他说,你以后去撒尿自己去,不用打报告,懂吗。之后在厕所有个很短暂的特写,是Red的一段内心独白:我小便打报告已经打了几十年了,不打报告,我一滴尿也撒不出来。(同学们笑)
    然后我立刻转回“语文的学习”,我说,我们为了考试、交作业而学语文已经学了十几年了,到了大学,没有了作业,我们一页书也看不下。
    说完,100多个同学呆若木鸡。呆若木鸡!据我所知,回去后游戏的游戏,睡觉的睡觉。当然也包括我自己,我也失望了,书也看不下去了。
    我当然知道这是天朝洗脑教育下造成的后果,但我也是受害者,我还没能把自己的伤疗好,可能因为如此,那次演讲,几乎没能打动任何人。或者,是根本不可能打动他们?

    这是活生生的一个例子。幸好有互联网,而我自己也是学计算机的,现在我又站起来了,狠狠地翻墙,狠狠地补充自己缺乏的知识。
    博主,你有没有更多志同道合的“破坏者”的博客或者网站?让我们见识更多吧。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邓嘉驹
      非常感谢写了这么长的留言支持俺 :)

      你提到的例子是普遍现象。
      所谓的洗脑教育,不光是“欺骗”,还有本文介绍的“体制化”。
      这是非常非常糟糕的,已经有好几代人被洗脑教育毒害了。
      所以,俺一直在努力普及政治素质和心理素质,希望能对未来的政治变革有帮助。

      关于一些比较有价值的网站,可以参考俺的收藏,链接如下:
      [url]https://code.google.com/p/program-think/wiki/Sites[/url]

      关于有价值的个人博客,过段时间会抽空整理一些放上去。
      整理完会发博文通知大伙儿。

      删除
  22. 体制化本身可算个中性词,但极权体制和平权制度对社会的影响大不相同。

    举个最近热闹的例子,中科院开发的COS系统,明眼人一望即知这和开源系统的关系(据传是原HTC人员开发的),但中科院和有关部门的领导们为何会撒这种弥天大谎呢?

    党国体制下,有个奇葩的“事业单位”,这玩意估计不错的话,是向苏共学来的,将科(科研院所)、教(大中小学)、文(媒体、电影、电视、杂志、宗教)、卫(医院、疗养所等)四大块都纳入党的掌控下(类似肖申克的监狱),党委对重大事宜有最终决定权。

    为了贯彻党的领导,人事、财政和业务等通通纳入党国体系,说白点,就是大家都有官位/行政级别,有了编制,才在这个体制内有了容身之地,个人的薪酬、晋升和业务都与级别挂钩。比如我当年读的211/985学校,校长官拜副部,即使是和尚庙和尼姑庵,主持们也有级别。。。

    这种做法,其实就是将整个中国变成了一个大监狱,大官场,人人既是狱监又是囚犯,互相监视甚至举报(文革时)。毛太祖在世时,甚至个人不能自由换工作,谈婚论嫁组织也要干预。

    这样一来,工资和晋升与个人能力基本无关,只能看领导脸色,因为极权体制里,只需对上而不对下,专不专不要紧,红不红才重要。所以谷俊山之流可以一路向上,实是看穿了这个体制。对比下台湾,民主体制里为了争取选票,政客被选民扔鞋也只能陪笑脸忍着,这就是体制化的威力。

    老邓上台后,部分放松了这个体制,下放权力给地方,引入了市场机制,资源开始有了价格,但党的极权体系依然卡着社会的脖子,而且愈演愈烈。

    学校的教授们要搞科研就得批项目,要批项目就得跑官(比如院长主任),跑官不如自己做官,于是教授们纷纷争做官员,最后教学科研变成副业,项目成了捞钱的工具,我知道和听过的教授基本不能免俗,体制之祸,可见一斑。所以前有龙芯,今有COS,哪天还会有别的名目出来。同样的道理,套在司法、国企等领域都是一样。

    因此习帝搞的“改革”,个人并不乐观,天朝需要的改革是放权而不是收权,将极权转向威权直至民权/民主制度。邓太宗的成功部分在于放权的成功,习帝这种做法无疑在开历史倒车,希望通过严刑峻法,通过管党来解决问题。可问题本身就源于党的极权,集中权力只会进一步加长权力链条,降低党的行政效率,一收就死。

    明代对官员的做法较当下严得多,东厂西厂,剥皮拆骨,可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该塌的楼终究还是塌了。。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Ho Steven
      多谢发表长篇评论 :)

      非常赞同你把天朝描绘成“大官场”。
      整个天朝,只要是油水比较多的场合,都被纳入到这个“官本位的系统”之中。
      “官本位”越严重,效率也越低。当整个系统的效率低到一定程度,系统的崩溃是必然的,差别只在于崩溃的方式和时间点。

      删除
  23. 虽然可以非暴力不合作,但万一上头用暴力让你合作呢?腊肉时代甘地什么的早就死几万遍了,牛棚里活下来的到64又要吃牢饭

    回复删除
  24. 电影根据小说改编而来,原来的小说略有不同,感觉不那么商业化。具体差别可以查找维基百科‘肖申克的救赎’词条。

    回复删除
  25. 编程哥哥,你有讨论过中国的那套马克思主义没有?我很想听听...

    回复删除
  26. 这里不谈政治,推荐一部比肖申克更好的越狱类电影,1962年的洞,非常值得一看!

    回复删除
  27. 应当每隔一段时间就把这篇文顶上来示众。

    回复删除
  28. 本文读后感:

    连QQ都戒不了,还想戒党国?
    删QQ保平安。
    说不用QQ就不用QQ的都是好男人,看见就嫁了吧。

    回复删除
  29. 不知為甚麼通訊軟件的體制化特性很強
    我每次轉換時都不想轉..
    ICQ->MSN->SKYPE

    BROWSER反而沒問題
    可能因為IE太爛和每個新BROWSER的功能都很吸引..

    ◇起初,你痛恨高房价;然后,你逐渐习惯了高房价..
    的確是..HK的租金是天價的..但我還是邊罵邊習慣了..
    而且我在找到可負擔租金的工作後應會更加習慣..
    真恐怖..

    起初,你痛恨拜金主义;然后,你逐渐习惯了周围人的拜金主义;足够长时间后,你自己也成为拜金主义者(干啥都是为了钱)。
    屌..好像你說中了..
    但我太窮..另外不會太拜金..

    其實我也會反抗高租金高樓價..但方法不是太多..
    拜金則拉据中..

    成为体制维护者
    不是趙家人做不到的..就像監獄中的囚犯不能成為獄卒..
    做基層公務員只算是監獄中身為囚犯幫獄卒管理囚犯

    其次,在不断挑战体制的过程中,可以很好地提升自我(包括思想、个人能力、个人价值、影响力等)
    的確是
    比起做白痴奴隸好多了..

    很多人以为,体制破坏者必然是通过激进的、暴力的行为,来对抗体制。其实不然!
    HK的年輕人都不看港版CCTV
    而報紙則只看唯一反共的蘋果日報又或BBC
    電台不聽已全都親共的電台,只聽反共的網上電台

    以影片为例,主人公安迪,在监狱中混得比其它犯人都要滋润,但他却是所有犯人中最坚定的体制破坏者。
    ME2..我的則不是指工作多錢..

    ★结尾

      前面聊了这么多,估计某些思考比较深入的读者,会作出这样的判断:“编程随想”也是一个体制破坏者。如果你能这么想,吾心甚慰 :-)
    作者有些好笑..說反抗但用中共最喜歡的用來復辟帝制,封建主義和精英主義的文言文..
    被洗了腦吧..
    中共現在更復辟古字體呢..(估計是秦朝..)未來會像古代只有少數人才看得懂皇帝文吧..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