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 评论

谈革命[8]:对“非暴力革命”的种种【误解】

  半年前写了本系列的第7篇《为啥俺不看好“暴力革命”的方式?》。之后在博客留言跟某些读者探讨了相关的问题,发现很多人对“非暴力革命”的理解很肤浅(仅仅停留在字面意思)。再加上最近一个月,香港的“占中运动”声势浩大。某些读者建议俺谈谈“非暴力抗争”的话题。于是今天再发一篇,专门介绍对“非暴力革命的误解”。
  本文先列举了对“非暴力革命”的9种误解(都比较有代表性)。以后如果想起来其它的,再补充。
  如果你是第一次看这个系列,建议先看完前面几篇,再看本文。


★误解之1——“非暴力革命”能成功是因为独裁者的善良和仁慈(寄希望于独裁者善良)


  这种误解大概是最普遍的,至少在俺博客的留言中,最经常看到这种(关于“非暴力抗争”的)误解。
  不得不说,持有这种观点的人,正应了咱天朝“江太上皇”的一句名言——图样图森破。当某人用“善良”、“仁慈”之类的字眼来评价一个独裁者,就已经充分暴露出此人在政治上的幼稚和肤浅。
  一个政客要想成为独裁者,需要在官场斗争中搞掉数不清的竞争对手。有了这样的人生经历,这种人是毫无“良心”可言的。当面对革命时(“非暴力革命”也是“革命”),当自己的宝座受到威胁时,独裁者是【绝对不会】以“良心”或“仁慈”来作为自己的决策依据的。
  有些天真的同学可能会问:“那为啥有的独裁者没有对非暴力革命进行血腥镇压?”
  俺的回答是:在某些成功的非暴力革命中,独裁者没有作出血腥镇压的举动,大致有如下两种情况(这两种情况都跟“良心”【无关】):

  1、不是因为独裁者善良或手软,而是因为独裁者经过权衡利弊之后,觉得镇压对自己更不利,所以没有镇压
  举例——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
  在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首开纪录的是突尼斯。当时的突尼斯总统阿里并没有进行血腥镇压,而是携家眷和巨款落荒而逃。
  如今看来,阿里的举动是精明。他的老邻居——利比亚的卡扎菲——对民众进行血腥镇压,结果捏——不但自己死无全尸,还拉上好几个儿子陪葬。

  2、独裁者其实想镇压,但是命令无法贯彻
  举例——苏联的八一九事件(八月政变):
  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比较复杂,俺只简述一下经过。想看详情可参见“维基百科词条”。
  此事发生在1991年,当时苏共高层分三派:以苏联总统(当时已经改称“总统”了)戈尔巴乔夫为首的“中间派”,以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为首的“保守派”,以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为首的“激进派”(因为俄罗斯是苏联最大的加盟共和国,所以叶利钦的权力也不小)。
  戈尔巴乔夫在政治上和经济上都进行温和的改革,导致保守派很不爽。于是保守派的高官成立了一个政变集团,策划了大半年之后,在8月19日发动政变,把戈尔巴乔夫软禁在克里米亚的度假别墅。政变集团成员包括了:副总统、总理、国防部部长、国防部副部长、内务部部长、克格勃主席......(基本上囊括了所有强力部门)。国防部长调正规军(第2近卫摩步师、第4近卫装甲师、某伞兵部队......)进驻莫斯科,控制各个要害部门。
  在软禁苏联总统之后,政变集团的主要目标是俄罗斯总统叶利钦(激进派头头)。在19日当天,叶利钦以及追随他的“激进派”高官大都待在俄罗斯议会大厦(俗称“白宫”)。本来正规军应该攻占白宫的,但是那两个师长居然抗命,按兵不动。更有甚者,第2近卫摩步师麾下的某个坦克营居然调转炮口,保卫白宫(后来有一张很著名的照片,是叶利钦站在坦克上演讲,那辆坦克就隶属于这个坦克营)
  第二天,政变集团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要求特种部队去攻打白宫,击毙或者活捉叶利钦。当时苏联最好的特种部队是“阿尔法小组”,第二好的特种部队是“维姆佩尔小组”(这两个都隶属克格勃,而克格勃主席是政变集团成员)。但是捏,这两支特种部队的指挥官(一个是少将、一个是上校)竟然都抗命。政变集团傻眼了。
  到了第三天,政变集团的骨干知道大势已去,政变流产了。之后不久,叶利钦宣布取缔苏共(宣布俄罗斯境内的共产党是非法组织)。
  顺便说些题外话:
  叶利钦早在竞选俄罗斯总统之前,就公开退党,所以他才有底气宣布:“俄罗斯境内取缔苏共”。很多人误以为戈尔巴乔夫是苏共垮台的主要推手——其实是叶利钦而不是戈尔巴乔夫。
  还有不少天真的网民在幻想:朝廷高官中会出现叶利钦这样的人物,来实现自上而下的变革。为啥俺说这是【幻想】?只需问一个简单的问题:如今天朝的高官,有谁敢于像叶利钦那样公开宣布退党的?有吗?!

  补充说明:
  本小节举了印尼和苏联的例子,是为了反驳“对非暴力革命的误解”。并不是想把印尼或苏联的模式照搬到中国——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独特之处,所以很多经验只能参考借鉴,而不能照搬。


★误解之2——“非暴力革命”能成功是因为统治集团中某些人的善良和仁慈(寄希望于统治集团成员善良)


  这种错误的性质,其实跟前一种差不多。
  俺再来举一个例子——1997年的印尼革命。
  (这个例子在本系列的前一篇《为啥俺不看好“暴力革命”的方式?》已经介绍过,这里就不再重复唠叨了)
  在印尼的这个例子中,独裁者苏哈托之所以倒台,是因为:当他下令进行血腥镇压的时候,以维兰托为首的印尼军方高层抗命(不同意镇压)。结果其他政府高官发现苏哈托连军队都调不动,也纷纷跟他划清界限。于是,苏哈托在独裁32年之后,竟然在一星期之内戏剧性倒台。
  “以维兰托为首的印尼军方高层”,为啥要抗命捏?是因为他们良心发现,不忍对首都雅加达的大学生开枪?显然不是
  请允许俺稍微跑题一下,说说印尼的“东帝汶独立运动”。
  东帝汶原本属于葡萄牙殖民地。1975年,葡萄牙宣布放弃海外殖民地,东帝汶就独立了。结果独立9天之后,被印尼吞并。从1975年到1999年这24年间,印尼军方为了镇压东帝汶的反抗运动,杀了好多人(参见“维基百科词条”)。尤其是1991年还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圣克鲁斯大屠杀”——印尼军方在光天化日之下,开枪打死“和平集会的民众”多达271人。这些发生在东帝汶的血腥暴行,前面提到的印尼军方高层(包括维兰托)都直接参与策划和指挥。
  难道说这些军方高层,1991年还在制造没人性的大屠杀,到了6年之后的印尼革命,他们突然变得善良了,不忍心对民众开枪了。这显然说不通嘛。
  俺来解释一下为啥会这样。其实1997年的印尼革命,那些军方高层依然是杀人不眨眼的屠夫。他们对苏哈托抗命,并不是因为仁慈或手软,而是因为他们已经判断出来,苏哈托前途不妙,所以他们要重新站队。以维兰托为例,因为他抗命(拒绝镇压学生),在苏哈托倒台后,他可以很舒服地继续当国防部长。作为对比:苏哈托的女婿普拉博沃(陆军战略后备军司令),因为始终站在苏哈托这边,苏哈托倒台后,他也被撤职。
  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是否开枪镇压,主要还是基于官场上的考虑(站队、政治利益),而不是基于仁慈或同情心之类的。当他们发现抗命对自己的仕途更有利,自然会选择抗命。


★误解之3——“非暴力革命”是以卵击石(觉得这是白白送死)


  这也是一种常见的误解。
  很多人以为“非暴力”的方式必定是软弱的方式。其实不然。
  “非暴力抗争”这种形式,表面上看貌似软弱,但却具有很强的生命力和摧毁性;相反,独裁政权表面上看貌似强大,但是内部却有很多软肋。用“非暴力革命”对抗残暴的独裁政权,经常能起到【以柔克刚】的效果。
  这可不是俺拍脑袋空想滴,历史上已经有太多成功的案例(参见本系列前面的博文《回顾“最近50年的革命史”》)。
  说到“独裁政权的软肋”,其实有很多,俺简单列举几个:
  1. 统治集团的分化/分裂
  不论是个人独裁还是寡头独裁,政府高层都会有一个统治集团。这个统治集团内部,也会有勾心斗角。一旦爆发严重的政治危机,统治集团内部的人将面临某种类似“囚徒困境”的博弈。而这种博弈很容易引发统治集团的分裂甚至解体。(有空的话,俺会普及一下博弈论的常识)
  这方面的例子很多,参见前面提到的印尼和苏联的例子。大部分成功的非暴力革命,都出现了统治集团的分裂。
  补充说明一下:
  统治集团的成员因为陷入“囚徒困境”而导致统治集团分裂,【不等于】统治集团的成员有良心/仁慈。这种高层分裂,还是基于自身利益考虑,来作出决策。
  2. 官僚集团的低效/不作为
  独裁程度越强的国家,其政府中的官僚作风会越严重。很多官员会为了个人利益,而牺牲整个政权的利益。
  举例——萨达姆政权
  当年伊拉克的独裁者萨达姆很残暴,导致手下养成一种“报喜不报忧”的风气。结果在第二次海湾战争期间,由于手下总是“报喜不报忧”,当美军已经逼近巴格达,萨达姆依然被蒙在鼓里。(虽然萨达姆不是被“非暴力革命”推翻的,但是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独裁政权内部的官僚作风会导致的问题)
  3. 对传媒/舆论的失控
  独裁政权通常需要进行严格的信息控制(信息控制是洗脑的基础),以此来确保民众的服从(不妨想想北朝鲜)。
  但如今随着科技的进步,大部分国家(包括天朝)都进入了信息时代,彻底的消息封锁变得越来越难。
  虽然天朝精心打造了一个 GFW,但是会翻墙的网民越来越多了(对这点,俺深有体会);翻墙人数猛增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朝廷的“信息控制”在不断弱化。其实朝廷新任掌门人习包子,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所以他在去年的“819谈话”中强调说:能否做好意识形态工作,事关党的前途命运(那次讲话的内容可参见“这里”)

(独裁政权的软肋肯定不止这几个,限于篇幅,就不逐一细谈了。本系列后续的博文,还会再聊到这个话题)

  另外,要想最大化“非暴力革命”的效果,并不是简单鼓动民众上街,就了事的。
  为了尽可能扩大影响,为了尽可能让统治集团分化,为了尽可能降低被血腥镇压的风险,需要有谋略、有策划、有宣传鼓动、有组织工作。关于这方面,前人已经总结了很多实际运作的经验,尤其是美国佬吉恩·夏普撰写的《从独裁到民主——解放运动的概念框架》——此书堪称“非暴力革命的圣经”(俺的网盘分享了中英文电子版)
  这部分是“非暴力革命”的关键,俺会在后续博文重点介绍。


★误解之4——“非暴力革命”太慢(觉得效率低)


  恰恰相反——“成功的非暴力革命”通常比“成功的暴力革命”更快(效率更高)。
  其实俺在本系列的前一篇已经分析了“暴力革命”的诸多缺点。如果要通过武装斗争来推翻政权,往往需要漫长的时间周期。首先,要招募并训练一支有效作战的队伍,绝非一朝一夕能完成的;然后,还要花时间建立一个根据地以便站稳脚跟。凡此种种,起码要耗费几年甚至十几年。万一不顺利,要么被镇压,要么演变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
  如果你留意一下最近半个世纪以来的暴力革命(“军事政变”不算),耗时都很久,而且胜算不高。像古巴革命已经算是暴力革命中的“闪电式”了,从一开始组建队伍到最后占领首都,也耗时6年(1953-1959)。另外,像斯里兰卡的泰米尔猛虎组织,打了37年的仗,鼎盛时期曾经攻占全国第二大城市贾夫纳,并拥有自己的海陆空三军,但最后还是被政府军灭了。
  反观“非暴力革命”,如果能成功的话,要迅速得多——许多成功案例都没有超过“一个季度”。快的话仅仅几天(比如1989年捷克斯洛伐克的“天鹅绒革命”,历时一周)。当然啦,也有耗时较长的非暴力革命(比如南韩推翻军人独裁的民主运动,几乎贯穿整个80年代)。

  补充说明:
  本小节提到别的国家“非暴力革命”迅速成功的先例,并【不等于】“俺认为天朝也会迅速成功”。天朝的非暴力革命,结果会如何,取决于很多因素。本系列的后续博文再来细谈。


★误解之5——“非暴力革命”不适用于极权国家 / “非暴力革命”不适用于共产党国家


  这两种说法比较类似,俺放到一起来反驳。
  老实说,这两种观点的谬误很明显。俺只需举几个反例,就能体现出这两种说法的破绽。

  举例1——上世纪90年代末的东欧剧变
  当时有一系列的共产党政权崩溃——全部都是经由“非暴力革命”完成。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罗马尼亚革命”——以“非暴力革命”开端,独裁者动用军队血腥镇压,导致这场政治变革以“暴力革命”成功收尾(在下面的章节,俺还会详细介绍罗马尼亚的事情)。

  举例2——苏共垮台
  在本系列的第一篇,俺强调了关于“革命”的几个基本概念(记性不好的同学可以再去复习一下)。
  1991年苏共垮台,就属于“自上而下的非暴力革命”。说它是“革命”,因为苏联的政治体制出现根本性变化(一党专政被废除、马列主义被抛弃);说它“非暴力”,因为整个过程不是以武装斗争为主,也几乎没啥伤亡(有3名年轻人在政变期间死于流弹,另有几个苏共老顽固选择自杀)
  在解体之前,苏联显然是一个共产党国家,而且还是马列主义阵营的“老大哥”。


★误解之6——“非暴力革命”只适用于小国,不适用于大国


  这种说法不值一驳。参见苏联和印尼的例子。
  很多人误以为印尼是小国,其实印尼的人口在全球排名第四,国内有300多民族。至少从“人口”和“国土面积”而言,印尼【不是】小国。


★误解之7——“非暴力革命”不够彻底


  首先,“非暴力革命”和“暴力革命”都属于“革命”。在变革的程度上,都比“改良”彻底。(如果不彻底,就没资格称为“革命”)。
  至于“非暴力革命”和“暴力革命”,哪一种更彻底,这是无法一概而论滴。一场革命是否彻底,主要看革命的“政治诉求”是咋样的,跟革命的形式(“暴力”还是“非暴力”)【没有】关系。


★误解之8——搞“非暴力革命”就完全不能使用武力


  这也是一种很常见的误解。其实本系列的第5篇《扫盲“非暴力抗争”》中,就已经解释过这个问题,这里再罗嗦一下:“非暴力革命”指的是“【一开始】不以暴力(武装斗争)作为主要手段”,但是某些情况下(比如遭到血腥镇压),“非暴力革命”有可能转为“暴力革命”(以暴力方式收场)。
  举例——1989年罗马尼亚革命
  在1989年之前,罗马尼亚不但是一个共产党国家,而且是一个典型的极权主义国家。独裁者齐奥赛斯库统治的24年间,大搞个人崇拜,并且还大权独揽。他担任的职务至少有:罗马尼亚共产党总书记、共和国总统、国防委员会主席、武装部队最高统帅、爱国卫队总司令、经济和社会发展委员会主席......
  他的亲属也都身居高位:比如他老婆名义上是第一副总理,实际是“超级总理”,党内排名第二(不仅让人想起江青那个傻婆娘);他的3个弟弟在军中担任要职;他儿子也当上政治局候补委员......(以上这些可不是俺瞎掰滴,请看天朝喉舌新华网的报道,链接在“这里”)
  1989年,共产主义阵营逐渐瓦解(很多国家都转型为多党制)。但是齐奥赛斯库并没有体现出任何政治改革的迹象。本来就普遍存在的不满情绪,开始加剧。当年12月16日,西部大城市蒂米什瓦拉发生警民冲突,警察开枪打死数人。此事称为“蒂米什瓦拉事件”,全国民众的不满情绪开始达到“爆发前的临界点”。
  齐奥赛斯库也不是白痴,他当然察觉到民众极度不满的情绪。12月21日,他在首都广场召集大规模的民众集会(动员超过10万人参加)。在集会上,齐奥赛斯库亲自演讲,一边鼓吹自己的政绩,一边指责“蒂米什瓦拉事件”是欧美敌对势力的蓄意破坏。(这种口径是不是跟咱们天朝很像?)演讲到一半,广场中不知道是谁突然喊了一嗓子“打倒齐奥赛斯库”,于是有成千上万的人跟着喊了。现场维持秩序的保安部队(相当于咱们的武警)见场面失控,对现场民众开枪射击,造成大量伤亡。当时正在进行电视直播,全国民众都看到这一幕。
  齐奥赛斯库发现保安部队已经无法维持局面,要求国防部长米列亚调兵进首都戒严(实际上就是效法天朝,准备“血洗”)。米列亚抗命。第二天,米列亚突然死亡(有人说是自杀,有人说是被齐奥赛斯库灭口)。国防部长之死导致军方分裂,大量的军官和士兵倒戈。反抗齐奥赛斯库的各方成立“救国阵线”。罗马尼亚陷入短暂的内战。齐奥赛斯库逃离首都。
  仅仅一天之后(12月23日),逃亡中的齐奥赛斯库被民众举报并遭逮捕,关押在“救国阵线”控制的军事基地;效忠于齐奥赛斯库的保安部队企图劫狱,幸好没成功。由于担心夜长梦多,“救国阵线”于12月25日判处齐奥赛斯库死刑,就地枪决,尸体拿出来示众。内战结束。
  之后,罗马尼亚取缔共产党,实现多党制和民主化转型。2004年加入北约、2007年加入欧盟。


★误解之9——“六四运动失败”说明“非暴力革命”在中国行不通


  这种说法貌似也很有市场,不止一次听到过。此观点存在如下几个谬误:
  谬误之一
  拿“六四运动的失败”来论证“非暴力革命的行不通”,属于概念性错误。因为“六四运动”属于“改良”而不是“革命”。这两者的性质迥异,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谬误之二
  此观点包含某个潜台词——“既然中共会动用军队镇压六四,同样也会动用军队镇压未来的非暴力革命”。
  俺觉得这个潜台词的推理有问题。
  如今的天朝跟1989年的天朝,权力格局已经完全不同了。当年之所以能调动大军进京戒严,靠的是矮邓在军中的威信。比如戒严令公布后,以萧克、张爱萍为首的七个开国上将联名上书,反对戒严(此事参见李锐写的《纪念胡耀邦》)。但因为矮邓是一把手(当时的赵紫阳总书记只是【挂名的】一把手),邓坚持要调兵,这些军中元老也没辙。顺带提一下:即便牛逼如邓太上皇,在下决心调兵进京之前,他也犹豫了很久(再次唠叨:他的犹豫跟“手软”无关)。为啥邓太上皇会犹豫捏?俺来解释一下:要知道,野战部队的武器装备和战斗力远高于中央警卫局。万一有某个军官图谋不轨,只要一个团的兵力就足以拿下中南海。邓太上皇的犹豫,在于“担心发生兵变”。
  再来看如今的习包子,对军方的掌控力,显然不如邓。万一再发生类似“六四”的政治风暴,会出现如下几个变数:
1. 习包子能否调得动这么多部队进京?这是变数之一
六四的时候,老邓还没死,就已经有高级军官抗命(比如38军的徐勤先军长),拒绝带兵戒严。习包子的威望不如老邓,说不定会有更多拒绝调兵的高级军官。
2. 进京之后,是否会出现哗变?这是变数之二
罗马尼亚革命成功,靠的是部分军队倒戈。
3. 即便军队不倒戈,是否会消极抗命?这是变数之三
比如苏联的819政变,军队消极抗命,使得苏共保守派的政变流产(别忘了:苏联跟天朝一样,也是长期强调“党指挥枪”,咱们的“政委制度”就是从苏联学来的)
  这三个变数,只要出现任何一个,历史的走向就跟1989年完全不同。而且“这三个变数”仅仅是“军事方面的”。如今跟1989年相比,还有很多其它的不同之处——比如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信息传递是双向,多对多),而1989年的传媒主要靠电视和电台(信息传递是单向、一对多)。信息媒介的不同,对政治事件的历史走向,也会有很大的影响。


回到本系列的目录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4/10/revolution-8.html

366 条评论

  1. 等了好久,支持發文。謝謝編程兄!

    回复删除
    回复
    1. 目前海盗湾提供了一个免费vpn,叫“ [url=https://www.frootvpn.com/]frootvpn[/url]“ (来自瑞典,据说不记录日志,只记录注册邮箱和用户名),可以成功连接。(我现在正连着呢)

      特地放在显眼的沙发上,让大家方便看到。(不然被一大堆留言淹没了无人知道,就可惜了!

      删除
    2. 补充一下:FrootVPN支持PPTP、L2TP、OpenVPN、Android、IOS、Linux几乎所有平台

      删除
    3. 这个vpn怎么使用,需要安装这个网站提供的vpn客户端吗?

      删除
    4. 只有OpenVPN才需要客户端,其他都不需要(按照平时建立vpn的方法连接就行了)。

      只是速度一般般,不过依[url=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B5%B7%E7%9B%9C%E7%81%A3]海盗湾[/url]的人品应该没有记录日志吧

      删除
  2. 竟然抢到板凳了
    先占个位子再看贴。

    回复删除
    回复
    1. 唔,归根结底要点还是在于思想的传播,在条件成熟之前,需要先将理智和自我力量的认知普及开来。博主的工作真是任重道远啊……

      删除
    2. TO 黑之章
      同意你所说。
      俺在今年春节发过一篇《[url=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4/01/anti-brainwashing-and-enlightenment.html]如何用互联网进行“反洗脑”和“政治启蒙”——分享若干个人经验[/url]》,里面谈到类似观点

      删除
  3. 本评论注定被吃2014年10月23日 下午4:21:00

    六四只有一支38军 ,苏联是几乎所有基层士兵 唉

    回复删除
    回复
    1. 本评论注定被吃2014年10月23日 下午4:32:00

      “说到‘独裁政权的软肋’,其实有很多,俺简单列举几个:”

      1. 统治集团的分化/分裂
      =等于=
      误解之2 因为统治集团中某些人的善良和仁慈

      2. 很多官员会为了个人利益,而牺牲整个政权的利益。
      很多官员会为了个人利益镇压更狠辣。特别是习特勒上台后的强硬风格,官员更加“揣摩圣意”。参考云南征地和香港催泪弹。

      3.对传媒/舆论的失控
      党信枪杆子万能,控制舆论也靠枪杆子。回到第一条。

      删除
    2. TO 本评论注定被吃
      多谢补充 :)
      在“独裁政权的软肋”那一章节,俺加了一个补充说明:

      统治集团的成员因为陷入“囚徒困境”而导致统治集团分裂,【不等于】统治集团的成员有良心/仁慈。这种高层分裂,还是基于自身利益考虑,来作出决策。

      删除
  4. 我特意测试了一下新浪微博的和谐,发了挺占中的几个字却不见管理员删除,也不见销号,这是为啥?

    想删除、注销掉新浪微博的帐号不想再用了(其实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未用过了),怎么才能让管理员删除却又不用跨省追捕呢?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4楼的网友
      估计你的发言还不够敏感,所以就没有被新浪管理员河蟹掉。

      另外,你这个需求比较特殊,需要发一条比较敏感,但是敏感程度又不足以构成“跨省”。
      这个尺寸不好拿捏啊,还是算了吧(别冒险)。
      如果你的帐号不想要,就把自己发过的微博删除,然后任其闲置。

      俺没用过新浪微博,好奇问一下:
      难道新浪微博没有提供注销帐号的功能?

      删除
    2. 同没用过,但是我知道人人。

      人人是这个逻辑:尽量挽留用户。过去注销要给理由的,不同的理由还有不同的建议。
      如果你执意要注销,那么要邮件确认。

      但是要恢复被注销的帐号:只要登录2次(输入密码2次)就可以了。

      我想互联网公司都愿意这样想和这样做吧。

      删除
    3. 我寫了周帶魚的壞話好幾則 都被刪了 這是啥標準

      删除
    4. 未名空间:周带鱼事件,一场血雨腥风的网络文化大革命的序幕

      跟网上很多人一样,刚开始的时候我也不理解党妈为啥推出周带鱼这号人物。论文章,写的东西漏洞跟筛子一样,扔海里足可以捞上一条大鲸鱼。论人品,一个以开黄色网站起家的人,前一秒钟还预测中国白领要破产,后一秒钟就华丽转身变成了拥党爱国的急先锋。但经过这几天事情的发展,原因逐渐清晰起来。周带鱼是党妈刻意推出的人物。要的就是要有缺点,可以挑毛病。现在信息这么发达,党内领导职务无论高低与否,多少都有与国内的联系。难道他们真的不知道周带鱼的文章说白了是扯淡吗?所以真正目的不是为了争论美国到底是不是真的比中国差多少,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选边站,看你屁股到底坐在哪个方面。说白了,这就是现代的指鹿为马。只不过,这场戏里面没有秦二世这个角色,整个党的高层都是赵高。他们就是指着周带鱼的文章说,他的文章就是好。如果你要是跳出来说不好,方舟子的下场你也看到了。所以说,到现在为止还在争论周带鱼文章里面哪个数据是不是真的有问题的可以歇歇了,因为这些争论毫无意义。

      纵观整个事件本身,你就会发现这个一场有计划,有步骤的运动。称之为为网络文化大革命也不为过。看到这几天国内报刊发出的挺周文章,说实话,有种后背发凉的感觉。这种一场对网络实行的大阉割手术。目的是为了实现要包括互联网在内的所有媒体,文艺为共产党的政治服务。那些还幻想着习近平可能不知道这件事,而是中宣部在搞鬼的人也可以放下幻想了。习近平绝对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从过去的经验看,如果是试探性质的,一般高层领导都不会直接出面,如果局面不好了,最高领导出来,找几个替罪羊,把事情再摆平。但是这次座谈会习近平亲自主持。而且整个事情发展过程也贴上了浓厚的习近平标签,那就是简单,粗暴,直接。相信这次运动发展不会有什么余地。像赵本山之类的应该也早就嗅到风声,要不然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表忠心,批自己。

      整个运动下来,应该要搞一大片人。肘子只是其他一个。现在大家觉得肘子被禁言是了不得的大事,也许再过段时间,就会发现肘子的现状真的不是事。说不定,现在肘子被禁言也是共产党对他的一种保护措施。原因当然不是惜才,这从来就是党妈用人考虑的首要因素。原因是肘子用于攻击那些公知来说还可以有利用价值。当然了,如果肘子继续不识时务,那我们看到方老师穿着橙色马甲跟我们畅谈人生理想的日子可能真的不远了。

      总之,大家做好准备吧。中国的互联网不会像以前一样了。呜呼我中华,生此孽党!

      删除
    5. 你现在还敢写反对周带鱼的评论不删除你哪跑。嘿嘿

      删除
    6. TO 我愛羅
      有可能是你发的留言被 Google 误判为垃圾广告。
      刚才俺从后台管理界面恢复了几条被误判的留言,其中两条跟“周带鱼”有关的,大概是你发的

      删除
    7. TO 本评论注定被吃
      你这条留言又被 Google 误判了,刚才被俺恢复出来了
      多谢分享“周带鱼”相关网文 :)

      删除
  5. 终于又有新知识了,多谢分享

    回复删除
  6. 随着科技的发展独裁恐怕会有新的转变,会不会如《美丽新世界》里所描述的虽然人类社会极度繁华,但人们的地位却又极其卑微且丧失思考能力(用高科技扼杀);不是科技在为人类服务,反而是人类成为科技的奴隶。

    博主如果看过《美丽新世界》,情景应该不会陌生的

    具体参考这篇博文[url=http://www.ruanyifeng.com/blog/2011/03/brave_new_world.html]《美丽新世界》[/url]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7楼的网友
      对《美丽新世界》,俺当然不陌生。
      此书在“反乌托邦三部曲”中,名列第二。
      [url=https://code.google.com/p/program-think/wiki/Books]俺的网盘[/url]上分享了此书的电子版

      删除
    2. 写漏了!应该是[url=http://www.ruanyifeng.com/blog/2011/03/brave_new_world.html]〈《美丽新世界》读后感〉[/url]

      删除
    3. 我说的是以后的独裁会不会发展成如《美丽新世界》所描述的那样,非暴力抵抗失去作用呢?

      删除
    4. 加多一个验证码上去非常难发帖(耗时间),发帖不及时总会被误解所要说的意思,撤掉吧!

      删除
    5. TO 7楼的网友
      多谢分享 阮一峰 的博文 :)
      他的博客,俺也有订阅。

      关于你提到的问题
      高科技在带来众多好处的同时,确实也带来某些风险(包括你所担心的——对思维能力的扼杀)。
      比如有很多人,在搜索引擎普及之后,变得懒于思考。
      不过俺深信,还是有一些人,会在高科技的帮助下,获得更强的思维能力。
      高科技的出现,实际上是产生了[url=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A9%AC%E5%A4%AA%E6%95%88%E5%BA%94]马太效应[/url]——扩大了民众思维能力的“[url=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A8%99%E6%BA%96%E5%B7%AE]标准差[/url]”。
      也就是说,好的变得更好;差的变得更差。

      删除
    6. 你想得太多了……至少咱们有生之年技术应该达不到那个境界。

      删除
    7. TO 4单元的网友
      最近几年,俺博客的匿名评论都没有强制“字符验证”。
      (俺不希望给大伙儿的留言带来麻烦)

      如果你碰到字符验证,有可能是 Google 的垃圾留言过滤系统判断你是垃圾广告发送者。
      请问你是不是用 TOR 翻墙,然后留言?

      删除
    8. 没有用tor,只是单单一层免费vpn(是efmoe.com提供的)

      删除
    9. TO 8单元的网友
      根据你的反馈,有可能有其它垃圾广告的发送者跟你使用了相同的 VPN 提供商。
      因为 Google 的反垃圾广告系统,会针对“公网IP地址”进行统计,如果来自某个公网IP的垃圾广告特别多,那么之后一个时间段,凡是来自该 IP 留言,有可能会被要求输入“字符验证”

      删除
    10. 我没翻墙都要输验证码,这不是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的问题。

      删除
    11. TO 10单元的网友
      发评论的时候出现“验证码”,跟你是否翻墙【无关】

      根据读者反馈,俺猜测 Google 加强了垃圾广告的防范。
      而你又是匿名留言,所以就让你输入验证码

      删除
  7. 有人说隐私浏览模式不能留言,我来试试能不能留言。反正我每次都可以,不过我的第一次留言确实不能发表,因为第一次没在博客页面上登录,点击发表之后,底下的个人资料会从原来的“google账户”变成“守夜人”。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守夜人
      多谢老熟人帮俺测试留言功能 :)

      隐匿模式下,只要 JS 和 cookie 没有禁掉,留言应该是没问题的。

      删除
    2. 再试试不登录的匿名

      删除
    3. 看来不登录谷歌帐号的匿名也可以留言,但需要输入谷歌系统的验证码。在隐私浏览模式下亲测有效

      删除
    4. 有G+网友说,他选择匿名模式留言都回复不上,以前可以,现在就不行,不知道原因为何,无论是隐私模式还是普通模式都不行

      删除
    5. TO 2、3、4 单元的网友
      多谢义务帮俺测试 :)

      删除
    6. TO 5单元的网友
      多谢告知网友反馈 :)

      近期好几个读者反馈说,匿名留言会要求输入“字符验证码”。
      但是俺在博客上没有做过这方面的设置。

      估计是 Google 加强了对垃圾广告的过滤。
      大概 Google 的反垃圾广告系统以为这些匿名留言是垃圾广告。

      删除
    7. 无论选匿名还是写一个名字,都需要验证码。

      删除
    8. 我换一个vpn提供商测试一下,还需不需要验证码

      删除
    9. 刚测试了,还是需要验证码

      删除
    10. TO 8、9、10 单元
      多谢帮俺测试 :)

      对于 Blogspot 的留言系统,只要你【不是】登录用户,即便你起了一个网名,依然算“匿名”

      删除
    11. 谷歌离“不作恶”信条越来越远了,居然要强制用户登录,匿名就判为垃圾,让我说啥好呢

      删除
    12. 再换一个vpn看看

      删除
    13. 再测试一下,还需要验证码吗(打长点字试试)

      删除
    14. 换了vpn后,验证码只是简单的三四个数字而已,不再是既黑又粘在一堆且难以辨认的字母

      删除
    15. 不行!换了vpn后顶多发四五次贴又出现黑压压粘在一起的字母了

      删除
  8. 极权国家本身即决定它一定会自掘坟墓,真是只欠东风,未知这次的经济大萧条能否成为导火索

    回复删除
  9. 这次比较靠前啊。非暴力始,并不意味非暴力终,其实主动权在强权者独裁者一方。

    回复删除
    回复
    1. 其实这就是真相。示威者永远不知道高层会怎样,但是高层十分明白示威者的手段和目的因此可以加以利用。说白了最后也是转变成政治斗争的工具。

      删除
    2. TO 1单元的网友
      你只说对了一半。
      不论是“非暴力革命”还是“非暴力改良”,两边都不知道对方下一步会怎么干。
      即便同为政府高层,互相之间也未必知道对方下一步的举动。

      比如六四运动的时候,赵紫阳就没料到学生会用“绝食”这一招。

      删除
  10. 极权者崩溃有许多因素:内斗和投机,经济民生,国际环境,公民素质,信息传递,革命者的勇气,毅力,团结,策略,运气,识别能力(这些香港已完全具备)。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11楼的网友
      多谢补充你的观点 :)

      香港这次的占中运动,确实已经具备了很多优势。
      尤其是香港民众的公民意识,(就平均水平而言)明显比内地高

      不过香港还欠缺某个关键因素
      假如民主运动只是局限在香港,对朝廷而言不是致命的。
      相反,如果同样的运动发生在北京,则效果全然不同。
      要推翻中共的一党专政,必须在内地大城市(尤其是北京)出现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这才足以另统治集团内部出现分化。

      删除
    2. 所以香港有可能成功

      删除
  11. 实在忍不住来吐槽博客的UI。。。如果编程兄不想使用有版权问题的图标,建议可以学一下Gmail,把主界面的操作图标通过设置变成带圆角边框的文字,这样其实也挺好的,通用、简洁且大众。而且连“跳转到最新评论区”这功能都有了,为何不提供“跳转到顶端”功能?毕竟很多都是长文。

    博客的字体能否设置成微软雅黑?或者通过引用的方式设置一种好看的中文字体。现在打开博客正文,感觉行间距小了很多,黑压压一大片的宋体,在WIN下看得心塞。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10楼的网友
      多谢对改版后的界面提出批评意见 :)
      俺解释如下:

      1、关于字体
      网页的字体要考虑兼容性。
      宋体是标准字体,而微软雅黑不是标准字体。所以俺默认使用宋体(大部分浏览器和操作系统都支持)
      俺正在考虑提供一个“定制选项”,让读者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字体样式。

      2、关于图标
      如果工具条使用文字,会增加工具条的宽度。
      由于工具条是“悬浮式”,容易挡住其它界面元素。

      3、关于“跳转到顶部”
      这个已经有了,就是“跳转到评论”按钮的上一个按钮

      4、关于字体间距
      你试试看把字体尺寸调大(进入“[url=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p/options.html]界面定制[/url]”),看看间距的问题是否能解决?
      如果不能解决,俺再另想办法

      删除
    2. 跳转到正文?这图标还真没看出来。一点也不明显。
      iconarchive那个网站上有很多图标,而且自带版权说明的,博主看看去吧。

      删除
    3. TO “冒牌的”忠党爱国
      多谢提建议 :)
      俺想先把“功能/性能”再完善一下,然后在处理“美观”的问题

      删除
  12. 编程兄在上面回复提到自己订阅了阮一峰的博客?。。。感觉朝廷准备连夜彻查阮一峰的所有订阅读者了。这不是开玩笑,是真的有可能的。

    回复删除
    回复
    1. 朝廷在想:特别是这两天内刚退订阮博客的那几个,呵呵

      删除
    2. 只是订阅而已,又没有泄露啥真实身份,难道RSS订阅也会被追查到具体位置?

      删除
    3. TO 11楼的网友
      多谢对俺的关心 :)

      1、
      俺知道阮一峰博客的订阅量大概多大。这么大的订阅量,很难查的。
      2、
      RSS 订阅不同于“SNS 帐号”,很难进行一对一的排查。
      因为“RSS 订阅”本身是没有用户认证机制的。

      删除
    4. 之前编程提到曾过收到Google发来的gmail警告信,“你账号受到来自国家级别的入侵企图”,这说明朝廷绝对是有专案部门全年24小时不间断监测编程的账号活动。编程拉的仇恨太大了,这相当正常。哪怕再小心也不为过。

      删除
    5. 随想君是怎么知道人家的订阅量的?(难道随想君就是阮一峰?还是隶属于阮一峰博客的那个公司?)

      4单元:是的,包括我们这些评论的,应该早就被盯上了。

      删除
    6. 阮一峰博客属于个人的(就像编程随想那样写博客帮助大家),不属于公司。

      他的博文质量确实比较精品,及翻译的那些IT经典名著(软件随想、黑客与画家)质量也蛮好的,俺喜欢!
      (不知是不是看多了编程随想的博客受到博主潜移默化的影响,不经意间也开始称“俺”了)

      删除
    7. TO 5单元的网友
      估计你不太熟悉 Google Reader 吧?
      Google Reader 可以显示某个 RSS 源 有多少 GR 用户订阅了。
      由于不是所有人都用 GR,所以实际订阅量会大于这个数字。
      俺记得阮一峰博客的 GR 订阅数挺高的。
      (可惜 GR 已经被 Google 关闭了)

      删除
    8. TO 5单元的网友
      俺这个博客读者多,肯定被朝廷走狗盯上了。

      比如:
      去年发了一篇:[url=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3/02/film-soviet-story.html]影评:《苏维埃往事》——帮你看清苏联和纳粹的共同本质[/url]
      本来在博文中还附上了这部电影在 YouTube 的视频链接(那个链接是俺好几年前收藏的,一直有效)。
      结果博文发出之后仅仅一天,那个视频就被 Google 删除了(因为有人举报该视频是盗版)

      删除
  13. 转载一篇阮一峰前几年的精彩博文[url=http://www.ruanyifeng.com/blog/2008/08/the_10_worst_laws_in_china.html《10条最糟糕的中国法律》[/url]
    ,随着习近平对言论空间不断压缩以后想看都难了


    1. 《刑法》
    第一百零五条 组织、策划、实施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对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处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对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以造谣、诽谤或者其他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但是,由于《刑法》第105条的规定,使得政府可以合法地压制所有的批评。许多批评政府的人,最终都被以颠覆罪起诉。
    2. 《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
    第六条 公民应当在经常居住的地方登记为常住人口,一个公民只能在一个地方登记为常住人口。
    户口制度采用居住地将公民分类,人为制造不同的社会经济等级。除非满足某些条件,农村户口不得转为城镇户口。如果没有当地户口,外来人口就很难享受居住地的医疗待遇,以及难以顺利解决子女教育问题。
    3. 《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国务院292号令)
    第四条 国家对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实行许可制度;对非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实行备案制度。未取得许可或者未履行备案手续的,不得从事互联网信息服务。
    第九条 从事互联网信息服务,拟开办电子公告服务的,应当在申请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或者办理非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备案时,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提出专项申请或者专项备案。
    第十四条 从事新闻、出版以及电子公告等服务项目的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记录提供的信息内容及其发布时间、互联网地址或者域名;互联网接入服务提供者应当记录上网用户的上网时间、用户帐号、互联网地址或者域名、主叫电话号码等信息。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和互联网接入服务提供者的记录备份应当保存60日,并在国家有关机关依法查询时,予以提供。
    第十五条 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不得制作、复制、发布、传播含有下列内容的信息:
       (一)反对宪法所确定的基本原则的;
       (二)危害国家安全,泄露国家秘密,颠覆国家政权,破坏国家统一的;
       (三)损害国家荣誉和利益的;
       (四)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破坏民族团结的;
       (五)破坏国家宗教政策,宣扬邪教和封建迷信的;
       (六)散布谣言,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社会稳定的;
       (七)散布淫秽、色情、赌博、暴力、凶杀、恐怖或者教唆犯罪的;
       (八)侮辱或者诽谤他人,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
       (九)含有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的其他内容的。
    禁止网站发布"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社会稳定的"信息,这种模糊的写法实际上就是规定了,政府对互联网的审查制度。据说,中国政府雇用了3万个网络警察,负责监视2.5亿网民。同时,由于ISP(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必须对网站内容负责,使得自我审查(self-censorship)广为流行。
    4. 《中华人民共和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法》
    第三条 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行使监督职权,应当围绕国家工作大局,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改革开放。
    这条法律规定立法机关必须服从党的领导。实际上,这一条等于取消了立法机关的独立性,规定它必须成为"橡皮图章"。虽然,宪法规定中国有8个民主党派,但是由于存在上面的法律,使得他们对政府几乎毫无影响。
    5. 《物权法》
    第四十二条 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依照法律规定的权限和程序可以征收集体所有的土地和单位、个人的房屋及其他不动产。
    这一条法律授予政府剥夺私有财产的权力,只要满足"公共利益的需要"。在实际操作中,政府或者开发商为了商业利益,常常滥用这一条规定,只对拆迁对象或者征地对象提供非常少的补偿。许多农民因为土地被政府征收,而沦为彻底的一无所有。
    6. 《宗教事务条例》(国务院426号令)
    第三条 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和信教公民应当遵守宪法、法律、法规和规章,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
    第六条 宗教团体的成立、变更和注销,应当依照《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的规定办理登记。
    第十三条 筹备设立宗教活动场所,由宗教团体向拟设立的宗教活动场所所在地的县级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提出申请。县级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30日内,对拟同意的,报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审批。
    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应当自收到县级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的报告之日起30日内,对拟同意设立寺院、宫观、清真寺、教堂的,提出审核意见,报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审批;对设立其他固定宗教活动处所的,作出批准或者不予批准的决定。
    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应当自收到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拟同意设立寺院、宫观、清真寺、教堂的报告之日起30日内,作出批准或者不予批准的决定。
    宗教团体在宗教活动场所的设立申请获批准后,方可办理该宗教活动场所的筹建事项。
    第六条和第十三条规定了政府可以自行确定宗教团体的合法性,而第三条中"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的模糊写法,使得政府有了任意干预宗教的合法借口。
    7.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会法》
    第九条 上级工会组织领导下级工会组织。
    第十条 全国建立统一的中华全国总工会。
    第十一条 基层工会、地方各级总工会、全国或者地方产业工会组织的建立,必须报上一级工会批准。
    《工会法》规定了全中国只有一个合法工会----中华全国总工会,它由政府领导。其他工会都是非法工会,并且个人不得自行组织工会。这样的规定非常不利于保护工人的权益。在现实中,工会往往是软弱无力的,资方则是非常强势,工人处在弱势地位。
    8. 《国家安全法》
    第四条 任何组织和个人进行危害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的行为都必须受到法律追究。
      本法所称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是指境外机构、组织、个人实施或者指使、资助他人实施的、或者境内组织、个人与境外机构、组织、个人相勾结实施的下列危害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的行为:
      (一)阴谋颠覆政府,分裂国家,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
      (二)参加间谍组织或者接受间谍组织及其代理人的任务的;
      (三)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的;
      (四)策动、勾引、收买国家工作人员叛变的;
      (五)进行危害国家安全的其他破坏活动的。

    许多发表批评政府的言论的人士,往往都被以这一条的第一款"阴谋颠覆政府,分裂国家,推翻社会主义制度"或第三款"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而起诉。根据John Kamm的统计,99%的被起诉者被判有罪。
    9. Consumer Protection Law, Chapter II, Articles 7 and 8
    (这一部分我不确定原作者所指的条文,所以不翻译,只提供原文。)
    What it says: Companies are expected to maintain safety standards currently established by other companies, and businesses can't be punished for falling behind raised standards established by goods entering the market at a later time.
    What it does: Safety standards and laws fluctuate with shifts in the market. Thus, there are no objective mandates for consumer product safety. After last summer's string of product recalls, the U.S. and Chinese product safety agencies met to discuss new measures, including banning the use of lead paint in toys exported to the United States. Still, there is little hope for progress unless Chinese local authorities stop haphazardly enforcing rules and regulations.
    10. 《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
    第五十三条 履行统一领导职责或者组织处置突发事件的人民政府,应当按照有关规定统一、准确、及时发布有关突发事件事态发展和应急处置工作的信息。
    第五十四条 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编造、传播有关突发事件事态发展或者应急处置工作的虚假信息。
    由于2003年SARS期间出现的社会混乱,导致立法者希望规范信息的传播。但是,这二条法律实际上剥夺了个人传播信息的权利,将信息的传播权全部交给政府。在现实中,它为地方政府控制媒体,提供了合法借口。许多煤矿和工业事故的消息,都是因为"破坏社会稳定",而被拖延公开或隐瞒,导致重大伤亡。

    回复删除
    回复
    1. BBCode语法错误,再发一下 [url=http://www.ruanyifeng.com/blog/2008/08/the_10_worst_laws_in_china.html]《10条最糟糕的中国法律》[/url]

      删除
    2. 我刚刚发了那么长的留言居然一下子就没了,快恢复

      删除
    3. 本评论注定被吃2014年10月23日 下午6:41:00

      应当是10[b]类[/b]最糟糕的中国法律,里面好几“条”都包含n条,不止10条。

      删除
    4. TO 2单元的网友
      14楼的长文应该就是你发的,此文被 Google 误判为垃圾广告,已经恢复

      删除
    5. 我来发一个屌爆的法律:

      [url=http://www.gov.cn/flfg/2007-08/02/content_704414.htm]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url]

      [b]第四条[/b] 申请转世活佛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转世:
       (一)藏传佛教教义规定不得转世的;
       (二)设区的市级以上人民政府明令不得转世的。

      删除
    6. 《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跟《宗教事物条例》是一样的(《宗教事物条例》属于宪法),同属违背宗教自由、信仰自由的原则。

      删除
  14. 博主可否点评一下傻瓜式双虚拟机Whonix, 其中一个超轻量级geust OS集成了Tor,非常适合菜鸟使用。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Xitler the 禁评
      多谢提建议 :)
      有空的话,俺也会普及一下 Whonix。

      其实俺前几年,已经普及了“双虚拟机隐匿公网IP”的教程(原理跟 Whonix 一样)
      参见《[url=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0/04/howto-cover-your-tracks-0.html]如何隐藏你的踪迹,避免跨省追捕[/url]》

      删除
    2. 主要Whonix安装起来非常简单,省去了一些设置。之前看过博主的《双虚拟机隐匿公网IP》,但自己尝试起来GeustOS始终没能成功连上网(我人缺乏计算机知识),后来自己查资料看到了whonix这种简单一步到位的双虚拟机系统。
      在这里咨询下,下载的TOR浏览器4.0无法安装,有没有朋友分析下原因?
      NSIS Error
      installer integrity check has failed.Common causes include incomplete download and damage media.

      删除
    3. 应该是下载不完整,重新下载试试

      删除
  15. 有没有开源的RSS阅读器,feedly总是要依赖谷歌登录有点不方便

    firefox没有靠谱的翻译扩展吗(不能像chrome那样自动翻译)?经常看些英文网页很不方便,很多翻译扩展都要依赖flash觉得不安全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16楼的网友
      关于 Firefox 的翻译扩展
      有一个叫“Wiktionary and Google Translate”,貌似不依赖 Flash

      关于开源的 RSS 阅读器
      有些开源阅读器是桌面型的,不太爽(俺个人觉得:RSS 阅读器还是得纯 Web 界面)
      另外还有一些是开源阅读器是“自己搭建聚合器”——比较适合技术极客,技术菜鸟估计搞不定

      删除
  16. 偶然翻到了这个博客,与自己的想法很契合,,不过就大陆现在的状况而言,革命道路实在有点远,就我身边的人来说 几乎没几个关心政治的,拿他们的话讲,赚钱过好自己的生活更重要,政治 你关心了有用吗。还有的就是根本不知道这些政治内幕的,老毛还是他们心中的神,我的几个年纪大的长辈都是这么认为。我敢说,这种人绝不在少数,,香港这次的主力是大学生吧,而内地的学生,大部分 应该不是享乐就是学习,包括我,如果有这种运动,我也不敢说毫不犹豫的就去参加。我喜欢历史,也有种历史感即悲观。周围即便有这种观点的人,他们也表示 自己会当看客 。如果以博主的观点,经济崩溃是不错的的契机,,那么是不是很有可能因为房市引起? 经济学不懂,但是如果某党几年前四万亿能救市,面对同样的时刻 他们也可以吧,虽然我知道不可能永远人为干涉,但是他们可以干涉很长时间。毕竟政府还是很有钱的~~ 我20多岁。观点不成熟,,这是我目前能发现的问题。。不知道博主怎么认为。。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17楼的网友
      欢迎新读者捧场 :)

      如果你看了本系列的所有博文,或许能解答你的部分疑惑。

      在所有的国家(不论是民主国家还是独裁国家),社会上的大部分人(超过50%)都是“沉默的大多数”。
      当政治变革发生时,这些人既不是变革的动力,也不是阻力。他们只是麻木的旁观者。
      所以,历史上那些成功的革命(不管是暴力还是非暴力),都【不需要】动员超过 50% 的民众参与其中。
      很多革命,只需要得到 5% - 20% 的人支持,就成功了。
      所以,并不是你感觉的那么悲观。

      有兴趣的话,还可以参考俺的另一篇《[url=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4/01/anti-brainwashing-and-enlightenment.html]如何用互联网进行“反洗脑”和“政治启蒙”——分享若干个人经验[/url]》

      删除
    2. 谢谢博主回复,另外也不算很新的读者了 看了一段时间 碰巧你更新博文 才来回复,评论里都是高人对话- - 平常我还觉得自己政治上有点见解,在这里简直小巫见大巫。这个类似的博文 我也看过,可能我觉得还是需要一个契机吧,如果经济崩溃不发生,我想即便是这5%到20%也很难像香港这样站出来。还有博主64的系列啥时候写完呢- -虽然看过很多 不过还是想看看博主的终结版。 还有其他系列的博文貌似也没更新完。

      删除
    3. 都是普通网民谈不上啥高人(也没啥小巫见大巫的),大家彼此彼此吧!

      删除
    4. - -哈哈哈 就是太年轻 有时候说出的观点得不到赞同 或者有点欠妥 谦虚点比较好

      删除
    5. 本评论注定被吃2014年10月24日 下午2:28:00

      年轻勇于思考勇于发言是觉醒的标志,总比某些人冷嘲热讽打哈哈强。

      删除
    6. 其实我感觉同龄人不可能有像64那时候的举动了。惭愧 也就是思考思考 不想一生活在谎言中。 香港的年轻人 还是比内地的 要不畏强权一些 思想上更开化,虽然 在很多人眼里这是很愚蠢的行为 蚍蜉撼大树, 但是如果不是这些不怕牺牲 一根筋,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人们 中国不可能延续到现在 早就灭亡了。

      删除
    7. TO 2单元的网友
      确实还有很多坑没有填 :(
      时间有限,分身乏术啊 :(
      包括本文也是在填《谈革命》的坑
      (关于“非暴力革命”,还有很多没谈及)

      删除
    8. TO 2单元的网友
      政治变革会得到多少比例的支持,主要看如下几个维度:
      1、具有公民意识和反抗精神的人,比例有多少
      2、这些人对现状有多么不满

      “经济出现严重问题”确实是一个契机(历史上很多政治变革,确实是由经济问题引发的)。
      除了这个契机,说不定也会有其它契机。

      删除
    9. - -大忙人啊 博主,期待你的新作。 其他契机 我的观点也跟你的类似 那就是内部分裂 与外部入侵,就现在来说 其他国家跟中国开战 得不偿失。 但是如果他们利用疆独 港独 藏独等等势力 再加上某个契机 结果就很难说,还有一点猜测。。。如果真有所谓的契机出现,台湾民国 会卷土重来吗。。

      删除
    10. 外国入侵应该不至于,苏联解体的时候也没有哪个国家要入侵它。现在已经不是靠战争纵横世界的时代了,就算哪个国家真的要对中国痛下杀手也不会用这么高调又找抽的策略,直接趁火打劫要挟中国岂不省事?内斗么我就呵呵了,我猜可能是各省的人之间互相地域歧视:-) 至于说台湾么,他们管好自己给大陆做个表率就可以了,反攻大陆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删除
    11. = =好吧。~~~

      删除
  17. 编程兄能给占中的香港人或学联一些建议吗?现在形势显然不利于占中市民,眼睁睁看着他们被港共用各种卑鄙手段瓦解中.好难受呀.我觉得他们要号召更多的市民占中,才能扭转局面,但目前来看似乎学联等的号召力有待加强,昨晚看其与政府对话直播,感受更深,我想700万中还有许多人也要真普选,但是还待在家里没出来的.拜托编程兄给出一些建议帮到香港人.多谢!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18楼的网友
      在前天的留言中,有读者问及香港占中,俺觉得:有可能会长期化。
      朝廷方面,不会轻易让步,原因是:
      1、如果朝廷让步,等于承认香港民众的抗争有效。这会引发内地民众的效仿,那朝廷就麻烦了。
      2、八月底人大才刚发话,如今让步就显得很没面子

      而香港的民众,在公民意识方面,素质还是不错的,应该能坚持抗争。

      如果要考虑长期化的抗争,说一下俺个人的观点:

      1、
      首先,还是要保持“非暴力抗争”的原则,以免被朝廷方面抓到把柄。这也是为了尽量降低“武力镇压”的风险

      2、
      要小心官府方面的阴招——比如上次旺角的斗殴事件,有大量黑帮介入。
      当年“六四运动”,北京高校学生会组织纠察队,既可以维持秩序。还可以防止:官府的便衣冒充成学生,混进学生队伍搞破坏,然后进行载赃陷害。
      或许香港的占中也可以借鉴

      3、
      要想一些办法,让占中民众以比较小的成本/代价,消耗香港警方的成本(人力、精力)。时间长了就可以拖垮对方。
      比如示威游行的时间密度不一定很高,但是要长期坚持。
      假设每个周末都搞一次游行,警方人员将长期没有双休日

      4、
      要尽量避免影响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这样才有利于维持群众基础。
      所以选择集会的地点和时间点需要有一定的讲究

      5、
      前不久曝光了梁振英在财务方面的丑闻。
      对这个问题要穷追不舍。
      能把梁振英搞下台,也是一大进展。

      6、
      还可以想一些另类的点子(这个需要靠大伙儿集思广益)
      比如昨天俺听说,香港狮子山上搞了一个“巨型横幅”,上面写着“我要真普选”。据说很远都可以看到。
      这个就比较有创意,而且有影响力。成本应该也不高。

      (暂时先想到这些)

      删除
  18. 我相信:五年看改革,十年看革命。從現在看起來,改革已死,革命時在所難免。早晚的問題

    回复删除
  19. OK很好我来逐条批判。为了好懂主要是针对于那些例子,懂了以后推而广之应该不难了。

    1.1 中共虽然有“权力最大”的主席,但是其实质是集体领导制,一个独裁者跑路了,会有三五个独裁者冒出来,后面这些人巴不得现在掌权的快点跑路,因此,就像博主所说六四到最后已经无法控制了,谁的观点最激进谁就能掌握领导权。中共内部也有这个现象。如果出现一个邓小平式的唯一独裁者,他的观点必定是最激进的,如果没有,领导集团会互相逼迫采取最极端的行动。

    1.2 中共的头头是党政军合一的,也只有一个头头,因此不会出现有高层谋划的军事政变。

    2 印尼现在过得怎么样?就是因为留下了旧官僚,这类革命才没有太多实质的改变。

    3.1 囚徒困境指的是每个人都考虑自己的利益,而其导致了最坏的结果。不是所有的困境都叫囚徒困境。这里博主没有举例,我来举个例。统治集团所有人都期望以不开枪乖乖合作换取之后的政治生命,那革命了和没革有什么区别?这个困境确实导致了最坏的结果,但那是对于革命者来说的。

    3.2 中共各个军区独立性十分强,中央出事会来调人,外面出事各个军区各顾各,根本不存在太多向上报告的事。

    3.3 自干五有多少大家都懂。

    4 参照2,如此的革命成果之微小需要多次才能完全摆脱原政权的影响,但一般民众经过一次革命就累了,满足了,不会在短时间内来第二场。别忘了中华民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主要战胜国之一,若想恢复当时荣光请不要拿那些一直在发展也从未在发展的国家来比照其中的难度。

    5 6 9 这个我同意博主

    7 博主只是在回避。没有什么比鲜血更有警示作用了。

    8 虽然我同意博主的基本观点,但是试想,如果你在准备一场非暴力革命,就不能搞什么囤积武器的,不然被发现了就会被说动机不纯。而若是完全不准备暴力,在政府发难时如何抵抗呢?这就是非暴力革命的死结。

    回复删除
    回复
    1. 如果你鼓吹暴力,请推荐下能让P民干的过政府军的武器。武器可是需要钱的。
      中国的军队实力就算打外国不行,收拾你们这些P民还是足够的。这和ISIS那些什么拿杆AK,几枚手雷,自杀炸弹,或者火箭弹不一样。

      你如果认为P民拿菜刀煤气罐也能抗住政府军一阵子的话,那么完全可以先非暴力,等到大家看到血了也不迟。问题是,一阵子也不会抗得住的。

      删除
    2. 形成能抵抗政府军队的力量还需要组织(这需要时间,而且有个2b把你的照片往网上一发你就完了),需要训练,训练需要场地、技术、资金(64时候军队可是窗口一漏头就爆头的准头,你行吗?)还得保密。所以哪里那么难?

      如果你搞不定,那么只会让全国陷入混乱。而且也许是几十年才能恢复的那种。

      删除
    3. TO Therapy
      感谢你写了长留言,并提出不同观点。
      下面是俺针对你的观点,逐一回复。

      ★关于印尼
      你认为没有实质改变,俺不赞同。
      至少现在的印尼已经不是“个人独裁”(套用政治术语,已经不是“僭主制”了)
      咱们不能指望一次非暴力革命就解决所有的问题。
      像印尼革命,成本不高(时间成本、人命成本),又能解决一两个重大问题,已经不错了。

      ★关于军事政变的可能性
      你提到说:
      “中共的头头是党政军合一的,也只有一个头头,因此不会出现有高层谋划的军事政变。”

      俺认为你这个逻辑不严密。
      党政军合一,为啥就不会出军事政变?逻辑上推不出。
      文革时期,老毛是党政军合一,林彪不也搞了军事政变,只不过未遂而已。

      ★关于囚徒困境下的博弈
      因为篇幅问题,俺没有对此详细举例。
      不过你举出的例子不恰当。
      你提到说:
      “统治集团所有人都期望以不开枪乖乖合作换取之后的政治生命,那革命了和没革有什么区别?”

      但实际情况不是这么简单。
      以印尼为例,学生的政治诉求是“苏哈托下台”。
      这时候,苏哈托本人是不会乖乖合作的。
      于是,统治集团内部就需要站队——站在苏哈托这边,还是站在学生这边。
      这里面其实是一个复杂版本的“囚徒困境博弈”,跟简单版本有本质上的相似之处。
      有空的话,俺单独来聊这个话题。
      (罗马尼亚的例子也类似)

      ★关于你的留言中的 3.2 和 3.3,说得比较简略,不清楚你想反驳哪点。

      ★关于革命成果
      为啥你在第4点提到“如此的革命成果之微小”?
      如果你是针对“时间短的非暴力革命”,俺不赞同
      快速完成的非暴力革命,未必成果小。
      捷克的天鹅绒革命,虽然仅仅一周,成果并不小。

      ★关于你提到的“囤积武器”
      俺的观点是:一开始不需要囤积武器。
      1、可操作性不强
      2、如你所说——让人觉得(非暴力的)动机不纯

      从“非暴力革命”到“暴力革命”的转型,俺觉得主要有两种出路:
      1、一部分军队出现分化/倒戈(这种情况有可能)
      2、外国势力介入(对天朝而言,这种情况不太现实,本系列前一篇有分析)

      罗马尼亚革命、利比亚革命,都是“非暴力”转为“暴力”,而且最后都成功了——关键因素是:部分军队(部分将领)倒戈。

      删除
    4. 据我观察,自干五一部分是涉世未深的孩子,自称“被公知恶心到了”,一部分是别有用心的人,比如周小平,但是最多的还是崇拜权力而内心扭曲的人,他们并不是认同某某主义,而是认同主义之后的权力,自干五在日本侵华时期的敌占区也许就会投靠敌人,假如有一天党一倒,这群人自然树倒猢狲散。

      删除
    5. 4单元:

      是有这样的人,虽然生活在最底层,但思维倒老是替独裁者想什么(原话是胡适说的,忘了)。

      删除
    6. 关键还是军队,满清—民国、民国—党国都是从对方军队“起义”为起点,大规模军队反戈铭定局面。苏联是大规模军队抗命,罗马尼亚革命是军队倒戈。
      所以毛腊肉的“枪杆子出政权”在革命时期还是有一定道理的,虽然维护政权不能靠它。

      按80/20法则,给军人反洗脑才是(非暴力/暴力)革命的关键。现在各种公民意识几乎都是泛泛而谈,怎么针对当代士兵的实际情况唤醒他们,更没有任何涉及。

      删除
    7. TO New-Programmer
      同意你的分析。

      普通民众当中的投机分子不可怕。
      别看现在有不少人对朝廷歌功颂德,一旦朝廷完蛋了,他们说不定骂朝廷骂得比别人更狠。
      当年苏共崩盘(被取缔),苏联有那么多党员,都曾经宣誓效忠过的,
      结果捏,没几个敢跳出来捍卫苏共。

      删除
    8. 军队里的洗脑和外面不是一个等级的,黑名单和白名单的区别,想要破除军人的洗脑谈何容易。

      删除
    9. 所以说来说去博主的想法总结如下,如果总结错了请来指正。

      先根据形势发动一个非暴力抗议
      升级冲突引导高层派军队来镇压
      军队倒戈推翻高层建立了新政权

      不做评论。

      删除
  20. 回复
    1. 这个简单,去当五毛发帖,或者去香港反占中,出场一次500呢。

      删除
    2. TO 冒牌的“忠党爱国”
      你这个回答妙

      删除
    3. 其他网友的留言都不理智,难道博主也跟着起哄抛弃理智了?

      我非常不满意这样的回答

      删除
    4. TO 4单元的网友
      适当的幽默一下,何必较真捏 :)

      删除
  21. TO 编程随想
    编程随想,自从你的博客改版后,每当我用Google搜索这个博客评论区的关键词时,总会出现一大堆让人抓狂的结果。而没有改版过的博客,搜索出的结果却很精确。博主,你要不要用Google搜下你博客评论区中某个比较独特的关键词试试?

    回复删除
    回复
    1. 这里纠正我的说法。
      又挑了更多的词测试后,搜索结果还是挺准确的。之前反映评论区搜索结果不精确,只是个别问题(有可能是Google自身的原因,与改版无关)。

      删除
    2. TO 枫之落叶
      虽然是误报,但还是感谢你对本博客的关心 :)

      删除
  22. 未深入了解近代史上各種革命,鄙粗淺以為革命土壤與經濟密切相關,甚至是首要因素,鄙所知少數革命事例,皆有國內經濟出現巨大問題之誘因。
    現天朝乃第二大經濟體(雖是虛胖),朝廷早意識到在信息時代,嚴格思想管制已做不到,唯通過經濟手段使人民自我閹割。朝廷於經濟建設政策較開放,凡不礙統治,亦能抽油水的經濟行為,都可發展,早已沒有意識形態約束,商業社會越趨成熟,對於千年臣民的後代而言已經很滿足,經過半世紀貧窮與動亂(同時磨滅掉了公民意識),物質層面現代化已是深入骨髓的慾望,自由之思想,人格次之(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與其言朝廷之偉光正,大都會心一笑,但房,車,事業,社會地位卻潛移默化的使其向朝廷納了投名狀。且利益集團本身不斷壯大,越來越多掌握話語權之人與朝廷捆綁,利用媒體宣傳,使人對物質化成功趨之若鶩,奉為圭臬。
    鄙以為只要天朝經濟將來沒有大問題/倒退,便不會有革命的土壤,即便利益集團內鬥。唯有博主這樣持續宣傳,普及,廣開民智,使更多人由臣民向公民轉變,慢慢改良,最終與革命殊途同歸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23楼的网友
      多谢分享你的观点 :)

      在习包子没有上台之前,能够引发天朝政治变革的诱因,主要是“经济问题”(如你所说)。
      不过习包子上台之后,他和王岐山搞的反腐,已经让高层的内斗变得剧烈(参见《[url=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4/08/chinese-leaders-power-struggle.html]党国喉舌反遭多次封杀,朝廷高层权斗日渐激烈[/url]》)。
      如果内斗过于激烈,【可能会】导致高层的分裂。这或许也是另一种诱因。
      假如这两种诱因在间隔较小的时间段内一起出现,可能会形成某种“共振”,那朝廷的覆灭就有望了。

      删除
  23. 博主你好,不得不匿名。

    你说到包子的对于军队的控制力明显不如矮子,是为什么呢?是不是他作秀太多?

    我觉得比起面瘫那种人,包子更像是普京那种土皇帝,我感觉他的野心非常大,让我有点猜不透。

    回复删除
    回复
    1. 时代变了,大家都看钱。矮子好歹也是从解放前带兵打过仗的,威信和手法都有。包子呢?下面的人私下里不知道怎么说他呢。尤其本来要是搞点腐败,虽然民众不会乐意,但是官员之间还不会有啥矛盾。

      现在包子反腐,把下边的当官的得罪了。搞言论,把民众得罪了。可谓是众叛亲离。

      你觉得按照他这个智商和现在的情景,他还怎么控制军队?他野心是不小,打算当毛泽东第二,可惜不会有人买帐。独裁在生产力比较落后时是一种加速赶上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的方法,比如苏联。但是当生产力不落后了,这方法就会被摒弃。

      删除
    2. TO 24楼的网友
      为了说明“习包子”在“威望/实权/掌控力”等方面不如“邓矮子”,首先要了解“邓矮子”的威望和权力基础是怎么建立的。

      1、中央苏区时期
      早在那个时候,邓就是毛的亲信了。
      俺在《[url=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1/06/june-fourth-incident-2.html]太上皇邓小平的阴暗面[/url]》一文有提及。
      2、国共内战时期
      邓在二野经历(当时号称刘邓大军),有实战、有战功。
      这类经历在军队基层可以服众。
      3、建国初期
      1956年中共开“八大”,确立的七常委是“毛刘周朱陈林邓”,邓已经是七常委之一。
      3、反右时期
      此时邓依然是毛的亲信。邓是反右的主要操刀手。
      4、文革时期
      文革初期,邓失势。
      到了文革后期,邓实际上成了周的亲信和接班人(周住院期间,由邓代理国务院工作;周的追悼会是邓主持)。
      周自己有势力圈子,其中不乏实权人物。所以老毛一直想搞倒周,但是一直无法得手。
      因此,邓可以得到周原有势力圈子的支持。
      5、改革开发时期
      到了这个时期,就不用俺多说了,大伙儿都知道。

      综上所述,邓的权力基础非同一般。
      所以,在邓的晚年,他可以只担任一个公职(中国桥牌协会主席),但总书记(老江)都要找他请示工作。

      反观习包子
      他兼任了很多个头衔,好几个小组长。反而说明他对权力的掌控还不足。
      习包子确实有野心,但“野心”是无法【直接转换】成实权滴

      删除
  24. 闹啥子革命,就算和平推翻了共产党,现在的公务员和官员99.%照样继续在位(只是像现在反腐一样打倒一小撮高官而已),中产阶级和富豪99.9%照样过富贵生活(只是比现在更多富豪移民而已)。只有像老毛当年真枪实弹“枪杆子里出政权”,才能把全部权力人员换人,才能把全部财富重新分配。既然不鼓吹这种暴力革命(鼓吹也没用,当下既得利益的中产阶级99.9%都希望维持现状,通过现在精心包装的反腐,更多底层民众也没有革命的意愿),还是洗洗睡了吧,明天继续搞生意挣钱圈钱去,有钱了过好日子,再有钱了移民呗。

    回复删除
    回复
    1. 层主的话听起来不好,但是对于我个人来说,我对国家没什么认同感。所谓爱国什么的反正我不信。

      有钱就移民虽然离开自己国家,但是也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是要站着活着也不需要国家撑腰,就算有也不代表你个人就站着了。外国不是自己故乡,所以反华排华也是会有的。但是在哪个时代,即使中国人最受歧视,也有能在那个社会打拼出来的人。

      删除
    2. 如何看待韓國人把光州事件(1979)主謀全斗煥逮捕下獄(1995,16年
      後),透過「公務員犯罪沒收特例法」查抄當年參與鎮壓者家產,韓國甚至還立法要追索
      一百年前日韓合併時的「不當得利」者子孫的財產(這些人當年都還沒出生呢)

      千萬不要說「國情不同」

      删除
    3. TO 25楼的网友
      你提到的那种“彻底的暴力革命”,成本太大了,对整个国家而言不妙。
      (可以对比“英国的光荣革命”和“法国大革命”,法国大革命就是太彻底了,把“政治、经济、社会”都重新洗牌,结果折腾了好几代人,都没恢复元气)

      你提到说:(非暴力革命之后)“现在的公务员和官员99.%照样继续在位”
      其实捏,多少比例的官员留任不是关键。关键是能否建立更成熟的政治制度,能否实现权力的制衡。
      如果建立更成熟的制度,即使官员留任,但是无法轻易贪污,那也不错啊。

      删除
    4. 从此就可以看出这个革命最后转变成了暴民政治。法律不能追溯其制定前发生的事是法学的基本常识,这样的法律都能被通过恰好说明了非暴力革命极易导致民粹主义泛滥。

      删除
    5. TO 4单元的网友
      你提到说:
      “非暴力革命极易导致民粹主义泛滥”
      这个俺不赞同。

      民粹主义是否泛滥,跟革命的形式(暴力 or 非暴力)【无关】。
      换一种说法:即使没有发生革命的国家,也会发生“民粹主义泛滥”。

      删除
    6. 革命之目的是建立更公平,民主,法治的社會環境,而非重新洗牌,鄙以為層主所謂的革命乃農民起義,打土豪分田地,套用教科書結論即不具備先進性,結不出善果,層主需小心陷入仇富心態。所以,如上博主所言,公務人員是否留任無關緊要,該由制度約束,同時,中產階級與富豪移民,錦衣玉食亦合情合理,公平社會下,多勞者多得,唯得了骨頭便做鷹犬者令人唏噓

      删除
  25. 请问博主怎么看最近美国学者福山在《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从工业革命到民主全球化》中提出的民主道路顺序三要素,先强政府,再法治,最后是民主?如果他的理论成立,岂不是使GCD的一党执政方针正确化?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26楼网友
      先声明:
      福山这本书,俺暂时还没看过。不方便评价其观点。

      假如书中如你所说,把民主道路的发展说成是“先强政府,再法治,最后是民主”。
      那也不等于“GCD的一党执政方针正确化”。
      首先,“强政府”不等于“一党专政”。
      而且,福山的观点未必正确

      删除
  26. 到后面二十几楼的留言恐怕博主又看不见了,每次都来迟每次都无法回复,真是扫兴!

    回复删除
    回复
    1. 呵呵,扫兴?你当是娱乐么?
      回晚你一点还不高兴了?有读过《送东阳马生序》吗?

      删除
    2. TO 27楼的网友
      不要性急 :)
      俺这不是来回复了吗?

      删除
  27. very good presentation. thanks again.

    still wait for your blog about health care system.

    keep working

    回复删除
  28. 中共是人類有史以來組織最為龐大的專制政治機器 中共集古今專制政治之大成 專制政治模式在中共這裡達到了其表現的頂峰 中共的專制統治令人恐懼 但無論如何 它也只是一個機器 一個政治工具而已 必然也有它消亡的時間 探尋中共消亡的證據也就成為個人消除專制恐懼的一個有效途徑 廢話少說 欲知歸路 先知來路 中共直接來源於蘇俄 從早期共產思想的傳入到大量黨徒的培養 蘇俄都極力一手促成 可以說沒有蘇俄就沒有中共 解決中共問題不能避開蘇俄而單獨討論 中共在掌權以前 極其依賴蘇俄 猶其是經濟及軍事支持 掌權以後 通過國有化攫取了中國大陸的經濟 經濟在一定程度上有效獨立 但是軍事及高端技術等仍然極度依賴蘇俄 毛個人權力和私欲膨脹 自以為能自立門戶 不惜同蘇俄翻臉交惡 實際上幾乎等同陷中共於死路 鄧的篡權 實際上救了中共一命 把中共從死路上拉了回來 而江對俄國人的跪舔 實際上把中共重新引上了發展的正軌 對中共可以說功德無量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 中共是不可能反江的 中共能撐大到今天 主要依靠的是五千年專制統治的政治經驗的積累 總結了五千年的專制政治經驗 把傳統專制統治的技術手段發揮到了極限 在政治經濟文化方面全方位合縱連橫 能裝逼的時候裝逼 能亮騷的時候亮騷 能撕票的時候撕票 把全世界各國的政治家們都涮了一把 讓全世界都認識到了傳統專制政治仍然存在的巨大經驗潛力及其所帶來的危害 專制政治的巨大經驗積累讓中共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但這個潛力也有用完的時候 更何況 專制政治模式屬於夕陽政治 民主政治模式雖然歷史經驗不足 但才是朝陽政治 政治模式的取代是不可避免的 一旦全世界都摸透了中共的底牌 俄國人全面民主化的開始也許就是中共全面崩潰的開始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29楼的网友
      多谢分享你的观点 :)

      建议适当换行,比较方便大伙儿阅读。

      删除
  29. 我觉得您很聪明,但是没有想到一件事,就是无论如何革命只是破坏一个旧秩序,如何建立一个大家都满意的新秩序,是另一个问题。不过这个可能比较难,你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吧?推翻了专制政府,只是第一步而已。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死马南
      估计你没有看过[url=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1/12/revolution-0.html]《谈革命》系列[/url]之前的那几篇博文。
      俺不止一次强调过,重建一个更完善的政治制度,比推翻现有的政治制度,更漫长。
      俺反复强调两种素质(心理素质、政治素质)的重要性,也是为了将来重建更好的政治制度。

      删除
    2. 博主,你忽视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谁能容忍中国混乱无序失控?共党不论,国内的多数平民能容忍?国际其他各国能容忍?中国不是海地,不是索马里,中国一旦混乱,必然是军阀和野心家林立,战火四起,造成世界性安全危机,其他国家必然会施加干涉,各国如不能对中国权力核心施加足够的影响,必然是不支持任何可能造成中国秩序混乱的行为,包括任何形式的革命。89-64时,美国正因为不能影响权力核心,没有支持学生,至今,美国对“民主运动”的支持力度仍然很薄弱,更多的资源分配给了热比娅、达赖和法轮功。一个令人遗憾的事实是,中国的现状决定了自上而下的变革才是代价最小、成功率最高的,权力核心才是推动社会变革最有力的力量,当然人家不会自己主动。相比推翻旧制度,再花费漫长的时间重建新制度,从旧制度平缓过渡到新制度更能令人接受,虽然不见得一定能有民主。既符合西方各国的利益,又符合中国权力核心的利益,变革才有基础,平民的利益则是次要的。另外,在大陆实现非暴力革命有多少可行性,89-64时的群体性低智商导致赵紫阳的被动和邓的屠杀,如今的香港的非暴力占中运动表现可圈可点,但是如何保证大陆能有香港那样的参与者素质?如何再现占中那样的有利条件?如何不会重蹈64的覆辙?虽然没人再想当邓屠夫第二,但是更不能容忍失控。至今,虽然中共极权政府仍不招人喜欢,但是国际社会一直没有放弃促使中国改良的努力。最后,虽然天朝的广大p民没有发言权,但是抗争仍然是必要的,抗争是表明态度,是另一种形式的发声,抗争也不一定惊天动地,例如“翻墙”就是一种抗争。

      删除
    3. 虽然我不认同楼上提倡改良的想法,但是我认为如果按照博主的设想,2单元所说的军阀和野心家林立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各大军区一直都想占山为王,一支军队倒戈,马上就会有另一支军队来勤王,继而更多的军队以各种理由杀到京城,这才是最大的代价。外国干涉虽然不会那么乱,但规模只会更大。想想它们可能的名字:政府军、联合国军、伪军、民族解放阵线,这四者是少不了的。让正规的军队介入革命,才是导致生灵涂炭的罪魁祸首。只有抱定暴力革命的目标,采取小规模的特种作战方式,先发制人,一举震慑各方,才能避免更多的流血。

      删除
    4. 3单元说的有道理。无论是军队倒戈还是外国干涉,都不是我们P民自己的革命。

      删除
    5. 嗯,我想博主应该不会容忍自己红色政权的杀人机器或者是跟这个国家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洋人代表。

      删除
    6. 改良不过是变相奴才而已,除非共匪在崩溃前想把周边国家拖下水发动侵略战争,外国势力基本上不会参与。2单元真是用心良苦,这么替共产党主子着想,权利核心利益是第一,屁民利益不是最重要的这种话都能说出来。说美国不支持民主运动,那就得看看民运组织干了啥好事,民运到处骗吃骗喝,台湾,美国,都有心支持,结果看这局面都不再拨款了。说资源给热比娅达赖那更是胡扯一气,美国真想支持新疆独立直接给中东砸钱就行,那时候中东国家壮的像牛一样,共匪能应付?现在外国势力根本没在参与,真参与起来,共匪根本收拾不了。少在那谈什么自上而下了,民主这玩意啥时候是统治者赐予的?

      删除
    7. 本评论注定被吃2014年10月25日 下午5:30:00

      回2单元
      混乱无序失控?好多形容词,可惜种种混乱无序失控都是共党种下的恶根。谁都不能容忍,然而当恶果成熟落地是谁都避免不了。自上而下的变革已经被习猪头否定了,不想当蒋经国只能当卡扎菲。

      回4单元
      想占山为王就不会勤王,而是宣布独立或者美其名“自治”然后抱团称联邦。哪有闲心分兵勤王。参考民国建国史。
      其实民国建国相比共匪国代价还是很小的。

      回6单元和2单元
      美国真心不支持中国民主运动,说什么“美国颠覆中国、美国围堵中国”纯粹共匪为给百姓洗脑制造的谎言。
      现在制度下利用共匪压榨中国人才是美国最大利益所在。中国民主了,别的不说,哪容富士康这种血汗工厂替美国打工,还有贪官带去美国的钱财。。。
      容纳民运组织是为拉选票作的秀,跟南加洲养墨西哥非法移民一样。

      删除
    8.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当事人再强大,也不能总是主导,“势”才是决定性的。时代决定了干涉内政是必然的须要,洋人真的是吃饱了撑着?另外,干涉的方式不是一定亲自操刀,可以是任何方式,为了便于外交的进退,一般可能会采用私密的方式。3楼所谓的应该是直接攻下中南海,这个仅在党卫军内部早已有人想到,但是后果呢?希望变革中国的改良派温和革命派暴力革命派等等,多数忽略了当今世界的“势”,中国这样的国家任何的变革必然是牵一发动全身,其他国家是无法忽略中国的,所以可能会导致社会动荡的行为,特别是暴力革命,是不会得到国际支持的。中国的变革走什么路线,不是哪个个人决定的,而是在客观条件影响下西方和中国权力核心互动的结果,所以不要纠结字眼,不一定是所谓的改良或者革命。

      删除
    9. 6单元,无论其他,共党崩溃,若没有强有力的替代,谁能保证会不会有哪个疯子引爆核武器?p民的利益如果重要,哪有飞横跋扈的权贵官僚,哪有庞大的上访大军,哪有维稳的高昂支出,哪有苦逼的天朝p民,如果要满足p民的利益,必然损害权贵的利益,可能吗?美国支持热比娅达赖法轮功,还有因维权而遭迫害的律师等,是因为这些都涉及到人权问题,每次与伟光正谈判作为筹码,都能使得天朝多掏银子,支持民运能得到什么?况且,民运被伟光正渗透得十分严重,有些甚至两头拿钱。美国给中东砸钱是什么情况,中东国家多着呢。各国关系密切着呢,台上台下,明的暗的。最后一句明显是你看帖看一半扔一半,反驳我先把帖子看完看明白。

      删除
    10. 习包子是在变革,当然不是你们认为的民主,而是吸取前任的教训,开始集权,并限制地方的权力,强化中央对地方的控制,借法治和反腐的噱头打击异己,缓和国内矛盾,为一党专政延寿。也许和美国等存在交易,以换取打开中国市场。如果此变革让大多数人的日子照旧,让支持伟光正的依然发家致富,让权贵们依然坐享其成,日子还是会继续的。

      删除
    11. 民运这么多年了,没有一个能有点影响力,充分说明了光喊口号没有任何作用。你会喊口号,人有日人民报,你斗得过人国家机器吗?无论在中国喊还是在美国喊,在天安门广场上喊还是美国大使馆前喊,都无法动摇共匪统治的根基。

      删除
  30. 据说是第一个中文暗网网站(论坛)
    http://22u75kqyl666joi2.onion

    回复删除
    回复
    1. 你提供的这个网站别的代理可能打不开,只有tor代理能够打开。

      删除
    2. 谁比较一下BitMessage&TorChat

      删除
    3. TO Sufeng Cao
      废话,不然暗网是干什么吃的

      删除
    4. 那个网站只有8-9篇帖子啊,是刚刚建立吗?

      删除
    5. 这是暗网么?居然用国内腾讯的DISCUZ论坛程序来搭建,还有啥安全可言哦!

      删除
    6. 怪不得那么熟脸,不小心还以为转回了国内。

      删除
    7. 用国内的不靠谱论坛程序来搭建,这是引狼入室啊(暗网都变成明网了)

      删除
    8. 此站长的想法是好的,但是可能比较缺乏安全意识
      用DISCUZ的问题已经有网友在论坛指出了。
      有什么建议可以到论坛提

      删除
    9. TO meek
      你要这么说,还真有一个网友提出 [url=http://22u75kqyl666joi2.onio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extra=page%3D1]“支持站长!这个discuz不是真正开源啊,而且某些js还在疼逊云”[/url]

      不过没人理,去那提问也没什么意义

      删除
    10. TO meek
      建议将该暗网改用[url=https://en.wikipedia.org/wiki/PhpBB]phpBB[/url]搭建。

      删除
    11. TO 枫之落叶
      不是我建的论坛啊,你这个建议论坛上有人提出了,是你提的吗?
      有建议上论坛提吧

      删除
    12. TO meek
      那个建议不是我提的,我至今都没访问过你贴出的站点。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删除
  31. 你们知道么?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来大陆作客“清华论坛”,并秀中文。

    http://www.dw.de/%E6%89%8E%E5%85%8B%E4%BC%AF%E6%A0%BC%E6%B8%85%E5%8D%8E%E7%A7%80%E4%B8%AD%E6%96%87-%E7%BD%91%E5%8F%8Bfacebook%E4%B8%8D%E8%BF%9C%E4%BA%86/a-18017594

    http://cn.nytimes.com/business/20141024/c24zuckerberg/

    他此举前来是不是想要在大陆推出个阉割版的facebook呢?(就像LinkedIn、bing为了市场迎合大陆的审查制度推出阉割版的服务)

    回复删除
  32. 本评论注定被吃2014年10月24日 下午5:50:00

    香港占中开始转型了

    《人人有抗命的权利!——“全民不合作运动”正式揭幕》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27708a

    回复删除
  33. 周小平那篇《我待祖国如暖男》有人看过么……写的太长了……
    但是我觉得他是个自干五

    回复删除
    回复
    1. 周小平是谁?中央银行行长?

      删除
    2. 现在还有人会觉得带鱼是自干五?估计都是最近才听说这个人,随便看了两眼文章就猜的吧。其实这货以前因为办黄网组织裸聊被抓过,最近又突然热泪盈眶赞美起祖国来了,说他是自干五那简直就是对所有真正自干五的侮辱啊。实际上这种贱货相比真正的自干五更容易被重用,因为其更容易被操纵。所谓“我就是xxx的一条狗,xxx让我咬谁我就咬谁”。真正的自干五反而不容易当枪使。

      1单元,那个叫周小川……

      删除
    3. 最讨厌最反感带鱼的群体其实是自干五!资深五毛更愤怒。。。。这么一个货,居然代表他们。。。。

      删除
  34. 为什么我用vpn翻墙后,打开一个不存在的网页链接时每次都跳转到114导航呢(太恶心了)?

    回复删除
    回复
    1. 你把DNS设置成8.8.8.8
      如果用没有特别设置过,默认用运营商的DNS,就会像你这样。用VPN要注意这个问题。

      删除
  35. 编程兄您好,请问有没有一些关于算法方面的书籍推荐呢?特别是算法设计方面的书籍。谢谢

    回复删除
  36. 博主能不能也在facebook上开个专页呢,把博文都同步过去顺便也能方便网友登录上去讨论啊(就像G+那样)

    回复删除
    回复
    1. 这太危险了, 我怕我忍不了按Like然后就share 出去了
      我的人生安全呀
      [其实这个主意也是很好的] :)

      删除
    2. 这么晚了(差不多凌晨了)都还有人回复,我可不想当夜猫子啊(睡眠严重不足)

      删除
    3. 马扎来舔菊是现在进行时。fb还是远离吧。未来港台fb用户隐私会不会给TG,不能不警惕

      删除
    4. 困难呀! 我社交圈子里的人都只知FB/instagram, 连g+是甚么都不知啊

      删除
    5. v998, 现在不知不代表以后不知。等到正式舔菊,这些人会知的

      删除
  37. 支持博主。博主辛苦了

    回复删除
  38. 为什么我用chrome下载完FDM后被判为恶意软件呢(FDM不是多协议的下载软件吗)?
    警告:保留文件 or 删除文件?

    回复删除
    回复
    1. chrome 会有误判的。校验一下下载文件的数字签名或指纹,博主有相关博文,右侧搜索框搜

      删除
  39. 一直在等,为什么不回答一下上一篇博文38楼的问题呢?

    回复删除
  40. 这是真正的深网地址,大家有兴趣的去溜达溜达吧。http://zqktlwi4fecvo6ri.onion/wiki/

    回复删除
    回复
    1. 是用维基百科那个程序搭建的吧

      删除
  41. CCAV近期有个纪录片《互联网时代》,大家有什么看法?潜台词是什么?

    回复删除
    回复
    1. CCAV的片从来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直接换台

      《互联网时代》不是在说互联网匿名、共享、自由的优越性,反而是在大肆渲染互联网的出现给人们带来网络暴力、计算机犯罪(骇客入侵)的泛滥使机密遭窃、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之类的废话。

      然后以此(网络暴力、骇客入侵)为借口给网络实名制、GFW披上一层“合法”的外衣限制言论自由,剥夺公民的匿名权。

      删除
    2. 补充:科技本来就有两面性,既可以造福人类,也可以加害于人民(正如助纣为虐的GFW,所以翻墙根本不犯法)

      而CCAV恰恰利用了它的负面影响进行大肆渲染和控制人民,却对有利于人民的一面视而不见、只字未提(选择性失察)好巩固政权。

      删除
    3. GFW和五毛是天朝的伟大创新,是对互联网的巨大贡献,率先解决了片中提出的世界性难题,谁说中国对互联网没有创新和贡献?这不就是嘛。
      国家局域网是法国人首先搞的,可惜斗不过国际互联网;伊朗想搞局域网,可惜没那本事;伟光正最精明,搞个GFW,可惜只能偷着乐,欲言又止。
      洋人的网络隐私常常被侵犯,常受到网络暴力,常有人自杀,常有人抗议,常受到政府监控,搞得就好像天朝没有这些问题似的,然后又是欲言又止,不就是伟光正解决了这些问题呗,网络舆情控制都产业化了,自豪的走在世界的最前列。

      删除
  42. 想问大家一个问题,挂了VPN或其它代理工具之后,是不是就能完全防范中间人攻击了呢?求解。

    回复删除
    回复
    1. 挂了vpn或其他代理工具后不完全能防范【中间人攻击】

      浏览器证书要删除CNNIC,详见 《[url=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0/02/remove-cnnic-cert.html]CNNIC证书的危害及各种清除方法[/url]》

      删除
    2. 为什么总是有人说中间人攻击呢?共党想要攻击难道只有这一种方式吗?不会只是觉得这个词很高端吧

      删除
  43. 又出现大大的BUG了,博客右边最新评论区的每条留言上方都带有〈谈革命[8]:对“非暴力革命”的种种【误解】〉的标题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44楼的网友
      这是俺刚增加的新功能——显示最新评论所在的博文标题

      删除
  44. 其实这条路也是比较难走通的——从俺整理的历史案例可以看出:利用“下层暴力革命”实现民主化的案例很少(只有3个)。但是在天朝的民众当中,那些想要推翻朝廷的人里面,依然有很多人企图用“暴力革命”的方式来推翻中共政权。_____________这是在博主这系列文章第七篇的一段.
    为什么我觉得这是博主你思考的逻辑方式:就好像案例法一样,以过往例子来解释.
    twitter上有人总结过非暴力革命成功的各种不同:印度甘地当时的执政者是英国人;东欧前苏联地区是因为还有各自民族国家的历史,工会,64的影响。这一点是我认为和你逻辑方式不一样的地方:社会在发展,独裁也在发展,简单的反对暴力并不一定适合。
    我不是在反对你的逻辑,我只是觉得这种逻辑对于社会运动有点理中客了.
    ps:不太会表达,希望博主没有误解.

    回复删除
    回复
    1. 支持楼上。
      社会在发展,独裁也在发展,简单的反对暴力并不一定适合。
      这句话太棒了!

      简单的暴力固然不好,但一味反对暴力也走不通。甘地最后也不得不承认非暴力无法解决问题。博主在计数时只看这些革命一开始是暴力还是非暴力,忽视它们后来的发展,当然会得出非暴力多的结论:如果不是走投无路,谁愿意流血呢?但是恰恰大多数情况问题只能暴力解决。我记得以前有人重新统计过博主所举的例子,得出的结论完全是另一个样子。

      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