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评论

信息安全之社会工程学[4]:综合运用举例

  前面的几个帖子已经介绍了社会工程学的一些常见伎俩(主要是“信息收集”、“假冒身份”、“施加影响”这三个手法),今天俺要来举几个综合性的例子。通过这些例子,大伙儿可以见识一下那些社会工程学的老手是如何把各种伎俩有机结合起来,并达到最终的目的。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解,俺事先声明如下:
  由于本人才疏学浅,难以凭空捏造出各种社会工程学案例的场景,因此后面有些例子的灵感,是来自于凯文·米特尼克所著的《欺骗的艺术》。另外,俺举这些例子只是教大家如何防范,决无教唆的意图。如果有人企图追究俺教唆犯罪的责任,拜托去找米特尼克先生,别来找俺滴麻烦 :-)


★举例1:获取通讯录


  某个聪明的猎头(按照前面帖子的惯例,不妨称之为小黑)需要搞到一家大公司研发部门的通讯录。为了达到目的,小黑决定采取一些社会工程学的技巧。
  首先,要选定突破口——也就是容易被利用的人。在这个案例中,小黑决定从前台和研发部秘书作为突破口。为啥要选择两个人捏?有一个原因在于,这两人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他们会比较乐于助人,也就比较容易被小黑利用。接下来,咱们看看小黑是如何达到目的。

◇步骤1:获取前台的Email地址


  此步骤就是之前的帖子介绍的“信息收集”。由于前台的电子邮件地址不是敏感信息,不会有严格的访问控制,可以比较容易获取。比如想办法拿到前台的名片或者在打电话跟前台套近乎。具体细节俺就不多啰嗦了。

◇步骤2:搞定研发的秘书


  接着,小黑打电话给研发的秘书(搞到研发秘书的分机号也不是什么难题),然后谎称自己是总裁办的秘书,急需一份研发人员的清单。然后,小黑让研发的秘书把整理好的人员清单发送到 xxxx 邮件地址(也就是步骤1获取的前台 email 地址)。
这个步骤是整个计划的关键点。为了达成此步骤,需要用到“假冒身份”和“施加影响”这两个手法。通过冒充总裁办的人,造成一种潜在的威慑。而且小黑在通话的过程中自然流露出焦急的情绪,显得更加逼真。
对于研发秘书而言:虽然研发人员的清单比较敏感,但由于索要清单的是总裁办的人,也就不好拒绝了。而且对方留得email地址是本公司的邮箱,想想也就没啥好顾虑的了。

◇步骤3:搞定前台


  打完步骤2的电话之后,小黑就赶紧打第3个电话给前台。下面是双方的对话。
前台:你好,哪位?
小黑:我是总裁办的XXX秘书。
前台:你有什么事情吗?
小黑:我正陪同XX副总裁在某处开会,XX副总裁需要一份资料。我已经找人整理好了,等一下会发到你的邮箱。你收到之后,请帮忙传真到XXXXXXXX号码。
前台:好的。还有其它事情吗?
小黑:没有了,多谢!
对于前台而言,她先接到一个电话让她收邮件,紧接着确实收到一份从公司内部邮箱发出的材料。所以她自然也就不会起疑心了。


★举例2:获取财务报表


  前面的那个例子稍显简单,再来说一个稍微复杂点的例子。
  某商业间谍兼资深黑客(还是简称为小黑)需要搞到某大公司内部的财务报表(可以卖大价钱哦)。由于这个财务报表是很敏感的资料,一般员工是接触不到滴,只有财务部的少数主管才能看到这些报表。而财务部的主管,肯定都知道这些报表的重要性。所以,小黑再想用"案例1"的伎俩是行不通滴。
  小黑冥思苦想之后,决定采用“木马计”,在财务主管的电脑中植入木马(如果你不晓得“木马”是啥,自己先上网查一下)。一旦木马植入成功,那财务报表就是手到擒来、不费吹灰之力了。具体的实施步骤如下:

◇步骤1:准备阶段


  准备阶段主要办三件事:首先,想办法搞到公司的通讯簿。通过案例1,大伙儿应该知道这个不难办到;然后,通过各种途径(具体的途径,请看之前的“信息收集”)了解该公司内部的一些情况(尤其是 IT 支持部和财务部的人员情况);最后,用化名去开通一个手机(有经验的攻击者肯定用假名,以免被抓)。

◇步骤2:忽悠财务主管


  由于前面的准备工作,小黑了解到财务部某主管(不妨叫小白)的姓名和分机号。然后小黑打给该主管。下面是双方对话。
小白:你好,哪位?
小黑:我是IT支持部的张三。你是财务部的主管小白吧?
小白:对的。有啥事儿?
小黑:最近几天,你们财务部的网络正常吗?有没有感觉网络时断时续的?
小白:好像没有嘛。
小黑:有几个其它的部门反映网络不正常,所以我来问问你们的情况。如果这几天你碰到网络异常,请打电话给我。我最近忙着处理电脑网络的故障,不经常在座位上。你可以打我的手机,号码是13901234567。
小白:好的,我记一下。
小黑:另外,我想确认一下你电脑的网络端口号。
小白:什么是“网络端口号”?
小黑:你先找到你电脑的网线,在网线插在墙上的地方应该贴个标签,那上面的写的号码就是你电脑的“网络端口号”。你把上面的号码告诉我。
小白:等一下,我看一下......哦,看到了,上面写着“A1B2C3”。
小黑:嗯,很好。我只是例行确认一下。祝你工作愉快。再见。

◇步骤3:欺骗IT支持部


  接着小黑耐着性子等待2到3天,然后打电话给 IT 支持部的某工程师(不妨称李四)。由于之前的准备工作,小黑知道李四管理公司的某些路由器和交换机。
  小黑谎称自己是新来的网络工程师,正在财务办公室帮小白排查网络问题,请李四帮忙把网络端口号为“A1B2C3”的网络连接断开。
  对李四而言,由于对方能准确说出小白的姓名以及小白电脑的网络端口号,所以李四就相信了他的话,并按照要求把对应的网络连接断开。

◇步骤4:等待鱼儿上钩


  打完这个电话之后,接下来小黑就稍息片刻,等着小白的电话。果然,不出几分钟,小白就打了他的手机。
小黑:你好,我是IT支持部的张三。你是哪位?
小白:我是财务部的小白主管。前几天你给我打过电话的,还记得吗?今天网络果然出问题了。所以打你电话找你帮忙。
小黑:哦,是吗?那我帮你查一下,应该很快能搞定的。
  大约十分钟之后,小黑重新打给IT支持部的李四,让他把端口号为“A1B2C3”的网络连接重新开通。

◇步骤5:大功告成


  网络重新开通之后,小黑又打给小白。
小白:你好,哪位?
小黑:我是IT支持部的张三。刚才已经帮你把网络故障解决了。你现在试试看,网络应该通了。
小白:我看一下,嗯,果然通了!太好了!太谢谢你了!
小黑:不过,最近几天这个问题可能还会反复出现。
小白:啊!那可咋办?我们财务部月底正忙着呢?可经不起这个折腾啊!
小黑:办法倒是有一个,你需要安装一个网络模块的补丁,基本上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我等一下发到你邮箱中。你收到之后,把邮件附件中的程序安装一下就行了。
小白:哦,好的。
小黑:顺便提醒你一下,有些杀毒软件可能会把这个补丁误报为有害程序。你如果碰上这种情况,可以先把杀毒软件关闭,再重新安装一次就可以了。
小白:哦,我晓得了,谢谢。
  然后,小黑就往小白的邮箱发了一个木马,并且把邮件的发件人地址伪装成 IT 支持部张三的地址,免得引起怀疑。
  对于小白而言,张三(冒充的)刚刚帮他解决了网络故障。所以小白根本不会怀疑此人的身份。自然也不会怀疑邮件有诈。


★总结


  由于篇幅有限,俺就不多举例了。从上述案例来看,社会工程高手在搞定复杂问题之前,一般会制定好一个计划,并且在计划的每一个步骤都会充分利用前面几个帖子提到的技巧。另外,在整个攻击过程中,攻击者无非就是做一些调研,打几个电话,成本非常低,被抓的风险也很小;而他们一旦得手,获益却很大。可能就是由于这种较大的反差,导致社会工程攻击在整个信息安全领域的比重不断增加。
  本系列的下一个帖子,俺来介绍一下如何防范社会工程学攻击


回到本系列的目录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09/06/social-engineering-4-example.html

10 条评论

  1. 对于小型公司的话 这么应该不管用
    不过公司大的话
    很多部门都不认识就很容易出现这种情况

    回复删除
    回复
    1. 确实,本文提及的这个社会工程伎俩,需要针对大公司才有效。
      越大的公司,员工互不认识,而且员工的安全意识参差不齐,成功率越高。
      另外,公司越大,入侵成功的收益也越大。

      删除
  2. 回复
    1. TO jiahao chen
      多谢捧场 :)
      你竟然挖到这么老的博文

      删除
  3. 十分敬佩博主堅持不懈的精神,也產生了不少共鳴。一些政治上的極端觀點雖然不敢苟同但我絕對84五毛,求同存異,談談我的社工經歷。
    社會工程並無特定使用對象,因爲它受到工程師客觀條件的限制,想太多然並卵,例如進入某個監獄需要通過5道關卡,第一道都無法通過,想後面的也就毫無意義。
    社工學的原理有點兒類似頭腦風暴大數據碰撞,樓主後文舉的例子大多是一些“奧斯卡”,這些其實不看也罷,自然就好,情況複雜,隨機應變方爲能力。
    因此運氣也就十分重要,運氣很大程度和頭腦數據庫大小成正比。
    有次朋友要我幫忙找個人的住址,他提供了被查找人的姓名,身份證的前4位和後4位
    當時腦袋有兩個Plan瞄到手機就在桌上,立刻抓起撥打了10000號,也就是中國電信的服務檯
    下面是對白,別虛,別怕錯,思路清晰,就很自然
    “您好,幫我查個座機號碼,我是你們的外線人員”
    “好的,麻煩把機主身份證號報給我”(要質疑的先自己試試,很多失敗就是因爲慣性思維導致的)
    “xxxxxxxxxxxxxxx,姓名xxx,地址xxx,我報了我自己的
    “您記一下..xx”我打斷了她
    "xxxxxxx?"我報出了完整的電話號碼,目的是拋磚引玉
    跟住“這裏有兩部電話,我要的是另外一部”
    “可是這個戶名下只登記了一部座機”
    “您稍等”假裝問旁人
    跟住“戶主說可能是用他老婆身份證開的”
    “好的您報一下”
    “xxx”我先報出了名字,假裝問旁人
    跟住“身份證是xxxx..”問旁:多少?“最後四位是xxxx”(這裏切記別說廢話,真的外線應該是靠默契和同事溝通的)
    “好的請記錄一下,xxxxxxxx”
    “好的謝了”
    此時得到了號碼,再打一次根據三個條件就確定了地址

    回复删除
  4. 总结的非常好!

    像第二个骗局,可以通过如下方式避免:


    1.ITSM第三层network team必须通过service call响应第二层Onsite Desktop Techinician的要求。这样那个IT支持部的员工就不会响应那次断掉网络的请求。
    2.IT与用户联系必须是严格受控的,平时用户只能通过固定电话录联系Service desk,Service desk再派单给network team。无论大小问题,用户绝对不允许直接找IT人员;Service desk要有确认用户名的机制,不是公司用户名不服务;IT要有outage broadcast机制,服务不稳定必须通过固定邮箱发送通知。
    3.所有普通用户管理员权限一律移除,用户不可以在不联系Service desk的情况下获取权限关闭防火墙。
    4.邮件防火墙本身应该移除大部分风险附件。

    回复删除
  5. 有点长,慢慢看吧
    -----------------------------------------------------------------------
    ---------------------------------------
    话从两个月前开始说起
    我在日本开了个小公司,做服装生意。也算是稳步发展,
    然而人心不足,想开拓点新的项目
    去年年底在中国成立了一个进出口贸易公司。打算做些日本产品的进口生意。
    因为和国内的一个公司认识,那个老板是做母婴产品连锁店的,手里有很多母婴产品的销售渠道,所以让我进口些日本的母婴产品。现在最好销的是日本产的某品牌尿不湿。
    我就开始在日本寻找批发商。因为某品牌在中国也有工厂,所以原则上是不让出口到中国的,或者说,只有几家他们指定的进出口公司才能做。
    但是有钱赚的东西谁都会钻空子。最常见的是中国人的公司,他们不是从某品牌的批发商进货,而是直接在街面上所有的店里到处扫货,然后凑出集装箱来出口到中国。
    弄得现在店面上每个人只能限购3包4包。
    日本人当然也钻空子,他们的批发商明面上不敢直接出口到中国,因为一旦被某品牌发现,下次就不会给他们进货了。他们拿到某品牌的尿不湿以后,假装卖给下家的零售店铺里,然后跟零售店铺商量好,再加些钱重新从零售店里收购回来,囤在一个安全的仓库里,然后找出口公司再出到中国。
    比如说他们进1万包,1万包全部卖给零售商,然后零售商再以退货的名义卖还给他们5000包。这样账面上某品牌的总经销或者1级批发商就找不出什么漏洞了

    这就是我这次事件的大背景。

    接下来我慢慢说一家骗子公司,或者说一个骗子怎么找的我

    --------------------------
    做了两三条集装箱以后,发现这个生意其实利润很薄,一条柜子40几万人民币利润率不到10%。
    所以就一直在找新的供货渠道。
    3月份的时候,一个叫大塚的日本人找到我,说他手里有渠道。但是要付定金,50%,一条柜子700多万日元,就是350万的定金。我当然不会跟一个不认识的人做这样的生意。我就告诉他,不和他在日本国内交易,如果他想做,让他自己去找一家出口公司,出口到我国内的公司,我用信用证付款给他。
    过了几天他说他找到了他的一个朋友,是大阪的一家进出口公司,同意做信用证。然后我和大阪的公司签了合同,公司叫大恒产业。我调查了下背景,是很大的一家公司,菲律宾中国尼日利亚都有分公司,而且又是信用证我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交货期定在4月底。中途我回国了一段时间,和大恒产业负责人也是老板的弟弟在上海还见了次面。了解到,其实是相当于大恒产业帮我付了50%的定金给卖家。
    但是到了交货期的4月底的时候,出问题了。他们交不出来货,我很生气,骂了一顿大冢,而且告诉他要付违约金给我(合同里并没有写违约金的条款)。他们让我再等一个礼拜,把信用证延期了一个礼拜,然后为了表示诚意,还打了十几万日元的补偿金给我。

    就在这时真正的骗子找上了我
    ------------------------------------------------------
    顺便说下,我写的公司名字和姓名都是假名字

    -------------------------------------------------
    4月中旬,我还在中国的时候,一个叫石田的日本人打电话给我,说他是一家东京的公司叫SMV。他手里有进货的渠道。然后他传真给我他的名片,他是smv的营业部长。这时候因为大恒产业的货还没到,我的下家又催的紧,我就开始和他联系了。
    过了没两天,我就回到了日本。调查了下smv公司,是一家做太阳能的公司。也是创立了30年以上了,我打电话给他们公司确认了确实他们公司的部长。
    这次的条件还是50%的定金。我看他们公司挺正规,而且给的价格很好,就答应了。

    但是谈好了到了要签合同的时候,突然告诉我,因为消费税涨价,所以他们也只有涨3%才行,我一算这样的话我的利润率太低了,就不同意。

    这时候大恒产业延长的交货期也要到了,他们还是拿不出货来,我说这次我不给你延长信用证了。没货信用证就过期好了。
    ---------------------------------
    就在我打算放弃这笔买卖的时候,石田又联系到我。说SMV公司的合同虽然不能签下来,但是他本人还兼任另一家公司的顾问,那家公司叫WQ,他们也可以提供货源,条件和价格不变,也是50%定金,但是可以给我一个非常好的配比,整个柜子全是L码。我一听这非常有诱惑力啊,全L码的集装箱,只要一放出去马上就会被抢购一空的。我联系了我中国的下家,他们也很高兴。
    于是我决定签合同。在签合同之前,我当然要调查一下这个WQ公司。这是一家东京的软件公司(你妈全是不相干的行业的),1993年成立,注册资金1亿日圆,不大不小,时间不长不短。
    因为前一次跟大恒产业由于拖延交货期,所以我这次提出来,合同上写明交货期只有一个星期,违约金是30%,这是一个非常高的比例了。而且违约金要在规定的交货期之后三天内支付。
    石田跟WQ的社长川田商量了以后答应了我的条件。
    我还是不放心,想看看这个公司是不是空壳公司,是不是还在正常运转。我让我的员工用他们家里的电话给WQ公司打了个电话,假装咨询软件制作的事情。说我们公司想请他们制作一个购物平台。然后咨询了非常详细的细节,并让他们报价。他们第二天就给出了报价,并且很详细的回答了我们咨询的问题。这样至少可以证明这家公司的本来业务就是软件制作不是虚假的。这个公司应该也不是空壳公司。
    然后我就坐新干线去了趟东京(我的公司在京都),正式和他们签合同。这时候我第一次见到联系了多次石田。一个50多岁的老头,矮的要命,标准的日本企业管理干部的样子。
    ---------------------------------
    因为这天是星期天,所以他们公司里面没有人,只有石田顾问和川田社长两个,俩50多岁的老头。
    在他们会议室里谈事情,我很想抽烟,但是看看他们会议室里写着NO smoking,所以没好意思。
    石田突然拿出烟来开始抽,川田社长还骂他,你个老小子无法无天啊,石田还是嬉皮笑脸。看来他们关系非常好。
    我又强调了一遍违约金和交货期的事情。他们都答应了。然后就签了合同。

    第二天我回到自己公司,打了一半的定金350万日元,给他们指定的账号上。
    打完以后觉得一阵不安,打电话给我以前打工地方的老板,一个日本老混混,开男装店的。
    他说你要是被骗了要笑死人了,中国人还能让日本骗子给骗了。

    这个时候大恒产业的那笔单子因为超过交货期,信用证已经失效了,我就让中国这边把信用证撤消了。总的算来,我也没亏,除了点手续费,他们还赔了我15万日元的添麻烦费用,呵呵。

    但是通过这次我跟大恒产业的负责人认识了,也就是老板的弟弟,大津部长。

    后来我给他打电话询问别的事情,我说你们上次这笔东西到底怎么回事啊。
    他说因为上家交不出货来他们正在跟上家打官司。还说了了句,那个石田真他妈八嘎。

    我一听石田的名字,心说要完!忙问你说谁,石田?

    跟大恒产业的这笔生意他们中间是加了差价的,所以不能告诉我上家的信息,所以我也没问过,突然听到他失口说出来石田的名字,已经感觉到 一出悲剧正上演。
    再问他,他也发觉自己失口,再也不说上家的名字了,也不承认自己刚才说过石田。

    挂了电话我越想越不安,,晚上我又给大津部长打电话
    --------------------------------------
    这个时候我已经80%左右认为自己被坑了。开始为善后做准备了。
    先是赶忙把我从国内下家手里收的定金退掉,告诉他们这批货可能要黄,让他们及早联系他们下面预定的批发商。
    然后紧急处理了一批中国仓库里的库存,调了300万日元左右打入我在日本的公司,以维持服装业务的正常运转。
    然后就做准备了,手机,公司电话全部设置了录音,以后每次通话记录都会录下来。
    因为这次的合同情况如下,卖家WQ公司是A ,我在日本的公司是B 我在国内的公司是C
    合同其实是A和C签的,但是定金是B出的。我马上让WQ公司给我发了一个发票过来,表示收到了我付的定金。他们说因为收到的钱是B公司出的,所以抬头只能写B公司。
    所以为了明确债权关系,我赶快写了一份协议,C公司在日本的债权和违约金的回收代理由B公司负责,并且BC公司都盖了章。免得到时候真的要打官司的话,债权不明确。这样债权实际上就跟C公司无关了,就是我在日本的公司B和卖家A之间的很明白的关系了。

    星期三的时候,我打电话问川田社长,货准备的如何了,他说正在调集中,没有问题,肯定按时。

    这个时候因为我向他们要收据什么的他们都很配合,所以我又有点怀疑是不是我多心了。

    到了星期三晚上一个电话终于让我确定猜想。

    是石田手下的一个叫立石的人打来的,他说川田社长把钱弄别的地方去了,根本没有进货!
    我说你是谁,他说石田告诉他手里有渠道,让他去找买家,他找了几个买家,人家都付了定金,他也拿到了佣金,但是他今天知道了石田可能和川田是串通好了,用WQ公司的名义骗钱,手里根本没有渠道,他很害怕,他怕到时候自己被卷进去,所以提前通知我了。
    --------------------------

    回复删除
    回复
    1. --------------------------

      第二天,我马上打电话给川田社长,开始诈他,我说你把进货款挪用了吧,别装了。
      他楞了一下,马上说没有的事情,我问他那你跟上家下单了,他说下单了,
      我说那好,你把下单的证明传真给我,如果怕泄露上家的信息,你把上家的信息涂掉再发给我也行。
      我其实已经断定他没有下单,根本不可能有下单的证明,所以他如果要给我的话只能伪造一张,正是我所希望的,因为那样的恶意伪造拿在我的手里,就是他诈骗的妥妥的证据了。
      他说好的。
      挂了电话等了半天,没发过来。再打过去,不接了。打公司电话,员工都说他出去了。

      我才明白过来,他开始玩儿赖了。

      这时候距离最后交货期还有3天。因为到这时候为止,合同时间还没到,所以我也不能采取什么手段。

      下午我马上开始找律师。

      预约了一家总部在东京,京都也有办公室的律师事务所。

      咨询费用30分钟5800日元。我预约了1个小时。
      ----------------------------------

      我跟律师说,我想告他诈骗。
      律师说很难,因为诈骗的取证很难,要证明他是恶意的才行,即使合同时间到了他没有还钱。
      只要他不说不还了就不能认为他没有还钱的意向。而且诈骗的话要证明他一开始就是打算骗钱的,这样的取证根本不可能。我说他根本就没有跟上家下单,律师说但是我们拿不到证据的。
      所以只能以商业纠纷,也就是民事债务的形式,告他债务不履行而不是诈骗。
      而且你的目的也不是要把他送进监狱而是讨回你的钱对不对。
      我说是的。
      律师给出的建议是,先让律师介入,以律师的名义向他催讨。然后他如果无视,就起诉。拿到胜诉判决后,申请强制执行。

      但是所有这一切只有等到合同到期后才行。

      接下来我只有先坐等了。
      ----------------------------------
      接下来的两天里我给那个透露消息给我的立石打电话,我说你把通过你和WQ公司签约的客户的名单全部给我。他一开始还不肯,说不能随便客户的消息。我威胁他说,我的律师已经在准备起诉川田诈骗了,你要是想跟着一起吃官司就不用告诉我了。他说他考虑下。过了半个小时他打电话过来,把通过他介绍的4个人的名单给了我,另外还给了我一个叫长崎的人的电话,这个长崎跟立石一样也是石田下面的业务员,他的手里也有两个客户的名单,不过长崎的客户都是跟SMV公司签的约,也是石田出面的。
      通过两天的努力,我和这6个人全部取得了联系,他们签的合同时间有早有晚,互相之前都不认识,都不知道彼此的存在,我是最后一个签约的。
      WQ公司签约的包括我5个人,其中3家中国人的公司,2家日本的,SMV签合同的,1家中国人的公司,1家日本人。当然,所有的人都既没有拿到货也没有收回钱。

      算了一下金额,老夫被震惊了,就我所知的这几家公司里面加起来已经达到了3000多万日元,
      靠他妈的玩的真够狠的。
      -----------------------------------------
      这时候交货期已经到了,川田社长打电话来,说能不能缓2-3天,因为知道他根本没货,所以缓几天都是拖时间而已,所以断然拒绝,说不给货就付违约金,还定金,要不然我就要采取手段了。
      其实这时候我自己也没想到要采取什么手段,只是吓唬他一下而已。
      顺便说下,那个兼任两个公司部长和顾问的石田已经失踪了,是的,找不到了。三个手机全部关机了。

      另外介绍下我掌握的几个债主的情况。

      WQ公司签约的几个

      1 小李 一开始我跟他打电话,觉得怎么也不像一个老板的样子。东北人,一口一个哥的叫我。然后又情绪激动的骂石田混蛋。我说我们来制定下计划,接下来怎么弄,他说都听你的听你的。
      后来一问我才知道,小李根本不是公司老板,是一个留学生,二十五六岁。因为听说这个生意赚钱,几个朋友凑了180几万日元,借一个朋友的公司名义去跟WQ签的合同,现在钱要不回来,几个人急的红了眼了。

      2 金先生 好像是福建还是广东的,我不太清楚。他欠的最多,1000多万,他一下子定了6条集装箱。因为他自己原来就是做这个生意的,居然老手也被骗了。

      3 西田社长,一个卖水产的公司,不知道怎么想起来做这个生意的

      4 平井部长 一家大进出口贸易公司的部长,新拓展业务的时候被坑了下

      5 就是我

      SMV公司签约的几个人

      1 胡先生 其实是日本人了,因为已经入日本籍了,也是刚开始做这个生意

      2 就是大津部长 大恒产业的那笔合同,其实那条集装箱也是我定的
      -----------------------------------------------------
      因为这个时候跟川田催讨我知道已经不起什么作用了,其他的债主有的已经催讨了很久了。
      所以我也不打算跟他磨牙,就告诉他完全按合同来,货交不出已经违约了,接下来三天准备好违约金和定金。
      过了两天,在退款期限的前一天,川田自己打电话给我说,能不能先付违约金的三分之一,定金先不退,因为一个礼拜以后肯定有货。我说当然不行,到这个时候他还在说谎。
      不过后来我才知道,我其实应该先答应他让他先付三分之一的违约金,也就是定金的10%。

      然后我就找不到他了,手机不接了,打电话到公司员工永远都是说社长现在不在。

      现在其他的6个债权人,除了那个平井部长想自己解决(他们公司很大,有自己的法律顾问),其他的几个人都在和我联系,我无形中成了讨债团团长了。

      因为我们这几个人中间只有小李在东京,所以我打算去一趟东京和小李一起直接上公司找川田一次。

      小李在新干线出口接的话。他比实际年龄看起来老点,像30来岁。不过说话什么的还是像小孩子。据他说,他们几个人他还算好的,有的因为这个连生活费都没了,有的连家里给的学费都扔进来了,快要急的跳楼了。我说我们今天先跟他谈一次, 接下来怎么弄听我的。
      接下来小李的话让我吓了一跳,他说他今天放了把菜刀,待会儿吓唬他一下(真不愧砍省称号)。我一听马上停住脚步,直接骂他,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然后把他包打开来一看,真的放了一把那种长长的切蔬菜的厨刀。我把刀还给他说,你乱搞的话你自己去吧,我下次再去。他说 哥,我不是真想砍他,我想给他施加点压力。我说你傻逼吗,他今天只要一报警,他诈骗不诈骗先不说,你我吃两天牢饭是没跑了,还好你提前告诉我了。
      他说哥我听你的。路过一个便利店门口的垃圾桶的时候,我把他包里的厨刀拿出来扔了。
      ----------------------------------
      到了WQ公司门口,我让小李先打个电话给川田手机,不出所料手机关机。然后又拨了个公司电话,不出所料,社长现在不在。挂了电话我们马上进门,一个女的过来问我们找谁,我说找社长。她下意识的头朝社长办公室看了一眼,说社长现在不在,小李很凶的说走开。我们也不管她,直接朝社长办公室走过去,她也没敢拦我们。一推开门,川田正在打电话,看见我们赶忙把电话挂了。小李很大声的说你不是不在吗?我用中文跟小李说不要这么大声。社长也不说话,我们就在他办公桌对面坐下来。有个男社员突然走进来,问社长需要什么吗。可能他听见小李很大声说话,又看我们气势汹汹,害怕他们老板出事情。川田问我们喝咖啡还是茶,我说茶。过了一会儿那个女社员又弄了三杯茶进来。

      我打算最后一次跟他好好说话,就说,川田社长,也许你们公司遇到了什么困难我不清楚,但是你至少要表现出一点诚意来吧,要不然我们只能认为你是诈骗了。
      川田先是一个劲的道歉,然后还是说上家发货迟了,现在正在紧急调集中,让我们先等两天。
      我说这种骗小孩的话就不用说了。
      他说我没说谎。我说那我不管你说不说谎,合同怎么写的就怎么来。
      他不说话。我又说那你提个方案,我看看能不能接受。他说那我赔偿你违约金的10%吧,东西马上就到。然后再给李先生先退还20万日元。

      小李说这怎么可能。

      我跟小李说,不用说了,我们走吧,然后拉着他站起来就走,出门前对川田撂了句狠话 你等着。
      -----------------------------
      等我回到京都,大津部长给我打电话来告诉我,和SMV签约的公司欠款已经全部,他们的欠款也已经拿到了。我打电话确认了SMV的另一个债主胡先生,也证实了这个消息。而且他还告诉了我一个内幕。
      SMV公司原来也是受害者。
      事情要从那个失踪的石田身上说起。石田跟SMV公司的老板西冈还有WQ公司的老板川田都是认识的。但是他其实并不是这两家公司的正式雇员。
      几个月前石田找到西冈和川田,说是尿不湿的生意很好做,而且他手里有渠道,想借用他们两家公司的名义去做推销。所以征得两家公司老板的同意后他在两家公司挂了一个部长一个顾问的头衔开始推销。而且通过石田的周旋,SMV其实是从WQ进货的。跟SMV签合同的客人,因为拿不到货逼着西冈要退款的时候,SMV也是在向WQ讨要定金。悲剧的时候,从大津部长给我的消息,我付款给WQ的那个时间点,正好是SMV公司更早的时候签下的一个客人讨要退款,然后退款成功的时间点,连金额也一模一样。也就是说我的那笔定金被WQ公司退给了SMV,然后SMV公司又退给了他们的一个客人。
      怪不得石田当时宁可胡编一个全L码的集装箱,也不肯降下3%的消费税。因为客人要求他们退款的金额就是他们向我索要的定金金额,一分都不差,靠!

      现在石田失踪了,SMV也确认这是一个骗局,所以他先自己掏腰包把和他签合同的那部分债全还了。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WQ并没有还SMV钱。现在所有的债务都集中在了WQ公司身上。至于川田是和失踪的石田串通好的,或者他也是受害者。我更相信是前者
      -------------------------

      删除
    2. -------------------------
      理清了这个思路以后,我就跟讨债团的成员(小李 金先生 西田社长 讨债团欠款总金额2500多万日元)打了电话 ,我说接下来我打算采取一些行动了,首先还是律师。另外可能要找暴力团。这当中会产生费用,我会提前通知你们,征得你们同意后我再向你们收取。他们都说好的。
      我又咨询了律师,把理清的情况全部告诉了律师。又花了1万多日元的咨询费,靠
      详细咨询了律师以后,开始和律师谈判,,,,为什么这么说呢,律师费用贵啊啊,,
      如果要正式委托他的话,不管钱讨不讨的回来,首先就要付一笔委托费,我自己350万的债务,委托费就要18万日元,讨债团的委托费高达150万日元。如果如果讨回来的话还要付出债务总额的25%。
      你妈的真黑啊。。呜呜
      我跟律师商量,我们先付50万日元的委托费,如果讨回来的话,可以提高讨回来的报酬比例,比如40%。律师不同意。其实律师的判断是因为这笔债务讨回来的可能性不大,所以他们为了保障自己的利益,要先收高额的委托费。
      不过律师还是不错的,他给了我一个建议。
      让我们几个人全部都向当地警察署报案。
      这里要说一个情况,报案分两种 一种叫被害申告,就是像警察提出描述整个事件情况的文件。另一种叫告诉书,告诉书一般警察是不会受理的,因为一旦受理,警察就必须开始调查,相当于立案了。
      而被害申告,警察则可以自己判断要不要进行调查,一般他们看过如果觉得是民事事件,基于民事不介入原则,警察是不会有任何行动的。

      诈骗的立案警察是很不情愿的,因为大部分的被害者其实是想借助警察的压力,迫使被告还钱。
      所以很多诈骗案立案以后警察忙活半天,结果原告和被告达成和解,赔钱撤诉,刑事转民事案。
      警察被当做跳板,所以他们很不爽。

      律师的建议我们向自己各个当地的警察署提出被害申告。虽然一件被害申告基本会被忽视,但是全国好几个地方同时针对一个公司的被害申告,可能会引起警察的重视。而且金额比较大,又有外国人搅和在中间。这样的话警察可能并不会去真正实施搜查,但是只要他们向WQ公司打一个电话确认情况,WQ公司就会感到相当的压力。因为警察一旦真正开始搜查,他们以前做的见不得人的事就会被翻出来
      ----------------------------
      于是我们决定暂时先不委托律师,按照律师的建议,我们几个人同时向当地警察署提出被害申告。
      反正这个也不用花钱。
      过了没两天,警察打电话告诉我他们调查过了,决定不介入,靠。
      不过警察真的给川田打了电话,川田确实感觉到了压力,造成了什么结果呢。
      就是以下的结果,
      3天后我收到一份律师函。一个叫三原的律师发来的。
      打开一看,靠,川田委托律师了。
      你妈的我跟你讲法律,你跟我耍流氓啊。
      三原律师说,WQ公司委托他做债务整理。
      老子心里一凉,这意味着川田准备发大招了----破产。
      一旦破产,我们的钞票就真的打水漂了。
      三原律师寄过来一份债权调查书,让债主写明自己有多少债权。
      我打电话为三原律师,川田一共欠了多少债,,三原说,现在毛估债务总额大约1亿日圆左右。。。。。
      其中尿不湿的债务大约7000多万,,我靠,,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啊,坑了多少人啊,因为7000多万都是定金,所以合同总额应该在一亿五千万日圆以上啊。。。也就是说日本市面上传说的渠道,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这个逼养的放出来的假消息啊。

      我紧急通知了债务团里的几个人。让他们先赶快把债权调查书填好,因为一旦进入债务清理程序,律师不知道有你这么个债主的话,你是一分钱也拿不到的。
      其实我这么做事很犹豫的,因为到了这个时候,别人的债多还一分,我的债就可能少收回一分。但是既然大家信得过我,我就先不打这个小算盘了。

      不过那个金先生非常固执,他说这些都是骗人的,律师是他这一边的,他坚持不和律师联系。
      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好了,既然这样的话,你跟我讲法律,我就跟你也耍耍流氓吧。

      我问了西田社长,问他有没有认识黑道的人,他说当地他认识一个很有势力的组织,他是兵库县的。
      不过我考虑还是不靠谱,我还是自己去找。
      这时候我想到了我原来打工地方的老板,50来岁,以前是开夜店的,后来卖男装,以前认识很多道上混的人。
      ----------------------------------------

      我打电话给了老板,告诉他事情的经过,被他一顿嘲笑,居然真的有中国人被日本骗子骗啊。
      然后我说帮我找两个专业讨债的人吧,我要吓唬川田一下。
      他说让他试试吧。
      我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等了一天。事实证明老板还是靠谱的。第二天下午他就告诉我过来见个面。我就去了他的公司,就是我原来打工的地方。
      先跟原来的几个同事打了招呼,还买了一些吃的带给他们。
      然后就跟老板去了会客室。进门就看见站了两条彪形大汉。因为其中一个也叫石田,所以为了避免混乱,一个就叫鲁智深,一个就叫李逵。两个家伙都看起来40来岁的样子,穿着黑色的T恤,手腕处露出花花绿绿的纹身。
      老板介绍说是什么什么组织的,哈哈,我还是第一次跟日本黑社会打交道。两个人都很吊的样子。
      我说不好意思今天忘带名片了,其实我根本不想给他们名片,因为万一惹出事情来,我要撇清跟我的关系。
      我说了下事情的经过,鲁智深说,你要洒家把那厮怎地。
      我说是这样的,我想你们先去吓唬他一下,让他知道我们玩真的了。
      黑社会帮我跑腿肯定是不干的。所以我提出一个比较有价值的条件,因为这个钱收回来的可能性不大。如果一个月以后这个钱收不回来,我们几个公司所有的债权,就是2500万日元,全部以1%的价格卖给你们。随便你们以后怎么跟他去收。

      李逵说这次就算只是吓唬他我们也要收钱的。我说那是当然。他考虑了一下说,15万日元,包括新干线费用。
      我说没问题。然后留了两个人的电话。

      回头我就跟债权团联系,说了这个事情,除了金先生其他人都同意了。
      金先生这个家伙小心眼,居然怀疑我从中黑钱,还说找人吓唬下至于花那么多吗,。我一下子火了,好心当驴肝肺啊,老子帮你们跑前跑后,可是没收你一分钱啊,我几百万日圆都被坑了至于再从你这里骗这么点小钱吗。后来跟他闹翻了

      金先生退出了讨债团,现在讨债团就剩我 小李 ,西田社长3个人了。
      后来我们这三个人的债全部收回了,金先生的还没收回
      -------------------------------------------------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又接到了三原律师的一个电话。
      他说的都是些律师的外交辞令。说是因为公司开拓新业务,资金流发生问题。现在正在努力筹集资金准备还账。判明的债务里,除了银行借款等等以外,大部分是这次尿不湿交易的费用,这部分债权会优先清偿。我说好的好的。
      然后做了两件事情,让债权团成员把自己掌握的,WQ公司的开户银行全整理出来。
      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到时候要走法律途径的话,要冻结他的账户,不能有遗漏。当然这只是辅助手段,很大的可能性是他的钱已经全部转移走了,不过掌握的账户资料越多,就越能判断他的资金的流向。
      其中我又给SMV公司的西冈社长打了个电话,他一开始口气很硬,以为我是找他讨债的。他说我们公司所有债务已经还清了,这次事件已经跟我们没关系了。我说我不是找你讨债,我是想让你提供下帮助,我知道你也是WQ的受害者。。
      后来西冈也给我提供了一个他知道的WQ公司的开户银行。
      不过西冈对加入讨债团兴趣不大,他是做大生意的,不想为了这事情牵扯太多精力。

      然后我又跟债权团谈了一件事情,如果WQ开始破产申请程序,会有一次债权人听证会,这是我们从法律手段上组织他破产的唯一机会,债权人听证会上我们要提出尽量多的证据,证明他是恶意破产。如果我们的证据被采纳,至少可以延长他的申请时间,或者让他申请破产失败,或者破产成功后,我们的债务也排除在免责范围之外,就是说我们可以在他破产后有权继续追讨。
      -----------------------------------------------
      做完了这些准备,我也要放大招了,正式启用暴力讨债手段,让他明白破产不是你想破,想破就能破。破完以后也不会有安生日子过。
      我的计划是让李逵和鲁智深去他办公室当面进行恐吓,气势上先吓死他,可以稍微有身体接触,但是不能留下证据。最麻烦的是平时他办公室里不止他一个人,所以万一员工报警的话,就会有很麻烦的后果。
      所以我想出了一个计划。
      让西田找了一个完全不相干的日本人,打电话到他公司谈软件制作业务---到了这个时候他们的软件业务居然还在做。
      细节我们反复推敲了N遍,做到天衣无缝。反正就要做一个大公司的财务专用软件,金额达到3000多万日元。其实我怀疑他们的软件业务现在也是在骗钱了,根本不会给你好好做。
      后来假模假样的谈了四五次,讨价还价,果然最后他们提出来要定金,1000万日元。
      我们假装犹豫半天,答应了。提出一个条件,因为公司项目负责人正好星期天在东京出差,希望星期天和川田社长见下面,就把合同签了。
      川田一见又有钱可以骗,上钩了。
      约定了时间。
      星期天一早我就带着鲁智深和李逵上路了。
      ----------------------------------------

      删除
    3. ----------------------------------------
      我本来自己不想过去了,想让两位好汉到了东京以后,让小李带他们过去,小李也答应了。
      后来到了前一天晚上,我还是放心不下,怕这三位碰到一起不知道搞出什么来。最后还是打点话给小李,说我带他们过去,让他听消息。
      一路无话,路上,新干线上,电车上,行人看见我身后跟着两位壮士,都绕着我们走
      我这个人还是比较小心谨慎的,在川田公司前一站,我就下了车,在一个咖啡馆里等着。
      我交代了两位进去以后可以明明白白告诉川田谁请他们来的,因为他的债主太多了,如果不说明白,他自己也不知道是谁叫的人。然后我跟李逵说,帮我把过程用手机拍下来给我看看。
      他们两个就自己坐地铁过去了。

      我在咖啡馆里心情忐忑的抽烟,心想但愿这两位专业点啊,别他妈搞的没法收拾,那就不是350万日元的事了。
      过了1个半小时左右,两位回来了。一到我桌子这坐下,旁边一桌悄悄结账跑了

      李逵拿出手机来给我看了下,过程很短,10分钟左右,镜头里只有鲁智深,李逵一直在拍,看位置他应该堵在门口那里。

      一进去,川田就傻眼了,肯定他看到来人就知道根本不是来谈生意的。
      鲁智深说话都是日本流氓专用的那种舌头打滚的强调,我学了好几年一直学不会,看来日本流氓都有俄语基础。
      手机声音不是很清楚。我也听不出来他们在说什么。就看见鲁智深说了没两句,突然暴起,一把把川田的脑袋按在办公桌上。
      就听见川田喊了两句,,不要使用暴力。。

      然后拿起桌子上一罐好像是咖啡的东西,朝他脸上浇了一通。

      说实话,看着这个50多岁的老头,头发都白了一半了,被这么整,我还有点可怜他了。不过转念一想,谁可怜我们啊。

      后来就没了。

      我跟鲁智深说,鲁提辖,这个视频删了吧,留着以后麻烦。
      鲁智深说,好的,李逵就把视频当我面删了
      ------------------------------------------------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和讨债团员讨论最坏的打算了。小李因为忙于打工和上课,我很难联系到他。基本上都是我和西田社长两个人的讨论。
      最坏的情况,就是他拒不还我们钱的话我们采取什么方法。
      最后讨论的结果,如果他既不破产也不还钱,我们就委托律师起诉他,这样至少给我们还能拿回来一部分的钱,到这个时候其实我已经不考虑什么违约金了,本金的三分之一能收回来就不错了。
      如果他真的要破产,我们就真的把债权以极低价卖给鲁智深他们。反正原则就是你不让我们好过,你也别想好过了。

      过了没两天,三原律师突然联系我,说债务整理的结果,WQ公司的名义已经没有任何财产了,唯一的财产是7000多万日元的债权。这话我是相信律师的,因为律师不敢撒这样的谎。
      我说这7000多万的债权是怎么回事,律师说,这个其实是川田向上家进货付出的货款,现在他们正在追讨这笔货款,如果追讨的回来的话,优先偿还给我们。

      我后来又和西田讨论了一下,分析了多方面的情况,认为情况应该是这样的。

      失踪的石田是和川田串通好骗钱的,他们的所谓上家肯定是他们转移资金的途径。理论上,如果WQ破产,他的债权也为作为资产清偿给我们,就是说,我们可以向他的上家去催讨,但是这只是理论上。他肯定已经安排好了资金的出口,根本不可能追的回来。

      我问律师说,优先偿还的债主名单有谁,他说现在计划第一批偿还的是,我,小李,还有西田。

      这说明,他害怕了,鲁提辖的一罐咖啡起作用了。

      我当然不会被律师的空头许诺说服。我口气强硬的说,你要是有诚意,我也提一个有诚意的方案。
      违约金,迟延赔偿金,损害赔偿一律不要了。但是本金必须在一个礼拜之内还给我们。

      律师说他跟委托人确认下。
      --------------------------------
      没多久,律师就跟我打电话,说能不能延长一点点,10天,绝对能还。

      我考虑了一下,10天时间他如果想申请破产的话,根本来不及,就答应了。
      然后我跟三原律师说,既然你们这么肯定能还,我们写一份协议。
      如果10天之内能够还上,我们免除本金以外的一切费用。
      但是如果超过10天的话,我不会再用耐心等了,不但原来的损害赔偿不能免除,而且还要发生150%的损害费用。
      律师说他跟委托人再确认下。


      就在当天下午,我收到了一份改了律师章的传真,一份还款协议
      我们提出的条件,全部写在了里面。

      我马上打电话跟小李和西田确认,他们说他们也收到了。
      律师还跟我提了个请求,说让我把这份协议保密,他们资金调集很困难。所以如果别的债主知道的话,会催讨的更紧,影响还我们的钱。
      我说好吧。

      这时候,胜利的曙光已经在向我招手了
      ----------------------------------
      了两天,半夜里,我突然接到小李的电话。
      他激动的说,他找到那个失踪的石田了!
      我说你别激动,慢慢说,他说他晚上打工回家,在电车里碰到了石田,然后跟踪到他家里了,
      我说从今天开始,你请两天假,我在京都不方便,你一定要帮我看住石田,千万别人他跑了。
      剩下的交给我了。

      我第二天一早打电话给三原律师,问他,你们公司不是有个叫石田的顾问吗,最早是他介绍给我这笔生意的,我联系不上他了。
      三原说,他不是我们的员工,只是借我们公司的名义行骗。
      我心说你无耻的样子很有我年轻时的神韵啊,当时签合同的时候可是他跟川田社长都在场的啊。
      你红口白牙说和你们无关。
      我说那好,我有他印的你们公司的名片,而且我还有其他人可以证明他就是作为你们公司代表和我们谈的业务。我们现在要起诉他,如果你们也觉得他是骗子,那好,给我写一份证明,证明石田正宪不是你们的员工。

      下午我就收到了律师发过来的敲了川田章的证明。看来他们已经狠心的把石田抛弃了,哈哈。
      ----------------------------------------
      接下来,我又找到SMV的西冈社长。我说我们要告石田,能不能给我一份证明他不是你们公司部长的证明。西冈很不耐烦的说,我不是说过我已经不想在考虑这件事情了吗。我再要说他就把电话挂了。
      可是过了几个小时,他突然打电话来问我传真号,。我告诉他以后,收到一份传真。
      上面不但写了证明石田不是他们公司的员工。而且还写了他怎么冒充他们公司部长诈骗的经过。

      可怜的石田啊,,,破鼓万人捶啊。

      小李给我打来电话,说他这两天时不时的去石田住的地方转悠,好几次看见他在附近的atm机上一张张的试卡,不知道干什么。

      看来这个老不要脸的,见不得人的事情肯定还有不少。

      我把整理出来的资料包括石田以前给我们的名片,两份WQ和SMV证明他不是社员的文件。
      还有我和西田的证言,证明他代表这两个公司和我们谈生意。(因为诈骗必须是当事人提起告诉,所以我们决定让东京的小李提出,我和西田作为证人)。
      这些东西全部快递给了小李,让他去向警察署提起告诉。
      -------------------------------
      接下来的剧情大反转完全出乎我们所有人的预料。

      说实话我也不是很自信我们准备的这份资料能不能让警察立案,但是至少把该做的都做了。

      我让小李带着这些东西交给了警察,因为小李的日语写告诉书力不从心,我和西田商量了下,决定还是委托专业人士。又花了5万日元,请律师写了一份告诉书。
      怎么街边就没有摆摊代谢诉状的呢。。。。。

      并且小李把石田家的详细地址也写给了警察。

      -----------------------------------------------

      到了昨天早上,突然收到三原律师电话,告诉我本金350万日元已经还进我的账户,小李 西田的的也已经还了,剩下的正在努力筹钱。

      我急忙上网上银行一查帐。 偶也!


      正当我兴致勃勃的考虑晚上去哪里喝一杯的时候,
      小李打来一个电话,激动地都不会说话了。
      我只听明白两件事,第一他的钱还了,第二石田被正式逮捕。

      我说你慢慢说,他才稍微平静下来
      --------------------------

      如果石田是因为诈骗被逮捕倒也不算太出乎意料,结果罪名是---盗窃!

      原来石田租的房子隔壁那间有人报警说,他出门买烟的时候,窗户里小偷进来,把他钱包里的信用卡全偷了!,因为他钱包里没多少现金。

      警察这几天正在调查。

      正好这时候小李去告他诈骗,警察一看这个家伙就在被偷的人隔壁,又搬进来没多久。
      重大嫌疑。

      盯了他两天以后,又看见他在一个便利店的atm机上一张张试卡,

      现行盗窃罪,哈哈。

      笑死老子了。


      接下来我做了三件事


      1 打电话给我所知道的债权人包括那个金先生,让他们也通知别的债权人,赶快去讨债!

      2 写出来给sc上的兄弟们分享下

      3 交代小李,如果诈骗按立案的话怎么跟警察说,因为现在钱已经要回来了,我们可以毫无顾忌的配合警察而不用担心坏人进了监狱我们却拿不到钱。

      唯一的遗憾是川田这家伙没被抓,不过他估计也得脱层皮!


      讨债成功的感觉只能用一句唐诗来形容

      就这个feel!倍儿爽!
      --------------------------------------------------

      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