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评论

是该写点技术以外的东西了

  本来俺的博客基本上是谈技术那档子事儿。当初刚开博的时候,也没准备在技术博客中抨击时政的。不过最近一个月来,发生了太多令人俺印象深刻的事情,逐渐改变俺的一些看法。


★首先是一个月前的5月15日——BlogSpot 撞墙


  这个俺倒还有点心理准备,毕竟 BlogSpot 前几年经常被封杀。再说每年临近5月35日,“伟光正”(这个词取自大伙耳熟能详的“伟大、光荣、正确的共产党”)都要折腾一下,所以俺当时并不太在意,只是顺手写了篇翻墙扫盲帖,帮助菜鸟翻墙。


★接着是一周前的6月2日——批量封杀国外网站


  这批被封杀的网站都是相当知名且人气旺盛的,比如:Twitter.com、Live.com、Bing.com、Flickr.com,真是太疯狂了。在俺的印象中,好像 GFW 头一次这么疯狂。而在同一时间段,很多国内的站点也突然变得非常和谐:比如百度的很多贴吧突然不能发帖了、比如很多网站突然都集体停运,进入维护阶段了......
  虽说5月35日是个敏感的日子,但也没必要搞得这么草木皆兵啊!俺觉得很不爽,而且愈发鄙视“伟光正”了。


★然后是前天的6月9日——工信部出笼了《关于计算机预装绿色上网过滤软件的通知》


  (工信部出笼的这个软件,就是大名鼎鼎的“绿坝”)
  这个消息可就骇人听闻了!俺看了之后的头一个反应就是小说《1984》里面的那句名言:老大哥在看着你!相信读过《1984》的同学,多半会有这个反应;建议没有看读过的同学,抽空读一下。(此书的介绍在“这里”需翻墙)
  从这个新闻来看,似乎“伟光正”觉得设立在互联网国际出口的 GFW 还不够爽,还想更进一步:在每一个人的每一台电脑上也设立一个 GFW,把一切信息都牢牢掌控在党的手里。如果真的到了这一天,那大伙儿还有什么自由可言?还有什么人权可言?

  纳粹统治下的德国有一位新教牧师——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曾经写过如下的经典诗句: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党,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
后来他们追杀社民党,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社民党;
接著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上述情形和党国对互联网的封杀,是何其相似!先是封杀 YouTube,接着是 BlogSpot,再接着是以 Twitter 为首的一批网站,现在又要在每台电脑上安装监控软件。
  俺不想再保持沉默、不想再回避这些问题了,是该写点技术以外的东西了!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09/06/writing-something-with-polity.html

38 条评论

  1. 是啊。除了发点牢骚,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这个政府不可否认作了很多好事,但也不可否认的做了很多令我们心痛的事情。

    民主?自由?
    很多人都不怎么关心。“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想想二十年前的勇士们,发现自己或者大多数人都已经是被煮的半死的青蛙了。试问,现在的大学生有什么意识?有什么样的想法?能做什么????

    有些做法真的太疯狂了!继续看我们的“韦光正”耍宝,愚弄民众吧。事实上,事实总是隐藏不了的,这样做是否是心虚的体现呢?

    博主说到这个话题,我突然无法控制自己激动的情绪了!

    回复删除
    回复
    1. 其实我不关心这个政府有没有做过好事或坏事,但是我关心它做的每一件是有没有经过人民的授权。也就是说,我不关心好事坏事,我关心的是合法还是非法。如果经过人民授权,那就是合法的,即使办坏了我也接受,如果没有授权,那么就是非法的,即使办好了我也不稀罕。

      删除
    2. 每个人不见得都能够知道民主自由,但是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在这个社会有没有得到公平的对待。就像让子弹飞一会说的,我来鹅城就是办三件事,公平,公平还是公平。

      新闻封锁的好处是让人没有客观的信息去判断自己是不是得到了公平的对待。缺少了足够的信息,人们就不会看到自己受到了巨大的不公平。其实只要到老干部医院转一圈,看看他们享受的什么待遇,就知道了。

      所以说,打破新闻封锁,让人人有权客观真实的了解自己的周围环境,就能够让人们意识到自己所受到的不公平。

      删除
    3. TO 1、2单元的网友
      应该是同一人吧?
      你提到的“新闻封锁”,只是朝廷伎俩之一。
      更阴险的伎俩是“洗脑宣传”。
      通过“洗脑宣传”,让民众误以为天朝的社会很公平。

      删除
  2. 楼上的同学说得对,
    拿现在的大学生和二十年前的那批大学生相比,反差真是太大了。
    现在的很多大学生(当然,不仅限于大学生)都缺乏思想、缺乏信仰、缺乏追求。

    回复删除
    回复
    1. 来自非211一本院校同学同意博主所说:

      我原本以为教会周围同学翻墙,他们就会在思想与行为上发生巨大改变(就像我当时一样),
      后来我发现他们学会翻墙以后,QQ仍然聊,Dota与CF仍然打,国产抗日剧仍然看,
      并且认为我这种每天翻墙之人,行为古怪。曾有人反问我说:"国家不让你看, 你非得看他干嘛?"

      所以现在,我心灰意冷,不再主动教人翻墙,除非有人显现出了一定的翻墙欲望。

      删除
    2. To:John Smith
      你是个年青的学生,不要急,你有的是时间,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要告诉你的是:
      首先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你自己翻墙看敏感内容时,如果没有充分把握时,最好还是单独看。我觉得随想周围的人,基本没有人知道他在翻墙,即使有志同道合者也是极个别的。
      其次,我们去宣传我们的想法,有的时候就像是布道,要求每个人都听你的、信你的那是不现实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们的中国梦早就实现了。
      第三,没有触到痛处时,多数人是麻木的,但终有一天会觉醒的,我谢了随想好多回,因为我触动很大,中国的制度动了我的奶酪。你身边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觉醒的,不要急。
      最后,翻墙只是一种技能,没必要一定要和政治挂钩。一说翻墙就说政治,那也会令人反感的。翻墙还有很多好玩的,twiter、facebook、Gmail,比如说youtube视频的清晰度比优酷高很多,到youtube看鸟叔、林志炫、郭德刚,也不错吗!搜索用google替代百度、学习免费开设个人网站等等都很酷啊。还有看看英文新闻网站也可以提高英语水平啊。还有使用Gmail比较安全的观念等等。翻墙就是一种争取自由的努力,一旦形成习惯后就谁也不能阻止了,这就是政治了。随想说过,对XX功做法不太感冒,为了灭TG而灭TG,不好。

      革命,是要付出代价的,你现在又没有付出任何代价,何来心灰意冷,Be patient!

      删除
    3. 测试我的头像,好大的B,怪怪的,换了头像,看能否显示。

      删除
    4. @John Smith, 我的经历跟这位同学很像,现在也不很激动于教人翻墙了,除非对方想这么做。首先保护自己很重要,有些人境界还达不到,你给他个蛋糕他也会当糟粕的。引用某人的话,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甚至是麻木的生活。

      删除
    5. TO 丑法刻
      同意你的观点 :)
      即使是不关心政治的网友,通过翻墙也能获得很多的好处。

      要知道,被 GFW 封锁的网站,包括了:
      全球最大的的几个社交网站(Facebook、Twitter、LinkedIn、等)
      全球最大的视频网站 YouTube
      全球最大的两个博客平台(BlogSpot、WordPress)
      ......
      这个名单还可以继续列很长

      另外,喜欢翻墙的人,通常也比较看重对“自由的追求”。
      这类人通常在人生道路/职业生涯方面,会走得更远。

      删除
    6. TO 4单元的网友
      对于某些被深度洗脑的人,你想帮也帮不了。
      即使在成熟民主国家,也照样有这种类型的人。

      俺在[url=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1/12/revolution-0.html]《谈革命》系列[/url]有分析,要想推动政治变革,并不需要所有的人都赞同政治变革。
      很多成功的政治变革,积极支持者的比例可能只有 5%-20%
      所以,应该花精力去唤醒那些即将醒来的人。而不要花精力去唤醒装睡的人或者睡得太死的人。

      删除
    7. 虽然俺学会了翻墙,但眼望墙外,举目无亲。对于互联网的封锁已经在墙内形成了自给自足的体系,人们开始安于现状了,QQ、CF,不玩这些,墙外哪里还有你认识的人?记得前几日问一群小学生:“谷歌是啥?"均茫然摇头不知。

      删除
  3. 是啊,赞成楼主的观点,感同身受啊,好像生活在笼子里一样。伟大的墙,就是用来闭关锁国的,这样的环境想要产生思想的火花,何其难也。。。

    回复删除
  4. OT 一下,想起看过的一部日本 CG 电影了,《2008 日本锁国》。最后的真相就是日本没有真正的活人了。

    回复删除
  5. GCD这么搞迟早把自己搞死,不是他杀就是自杀,说不定民间产生一个killer线程就可以 kill the process

    回复删除
  6. 谢谢楼主,感谢“韦光正”的GFW不得不学点新知识了。

    回复删除
  7. Considering the reality in today's China, i think it is reasonable for GVM to block some websites - especially those anti-china websites. The more and more clear truth is that most of chinese do NOT have enough capabilities to identify Wrong/Right and Black/White !!!

    回复删除
  8. ... continue:
    I mean too much people are brain-washed by western countries. although GVM is holelesslt corrupted and un-trustable, are western contries trustable?
    neither!
    BTW, your tech articles are good, I learned a lot!
    Thanks for your effort!

    回复删除
    回复
    1. 我猜你肯定是个天朝屁民,那么为啥要用英文留言捏?给老外看么? 你的内容跟你的形式一样分裂,呵呵。

      删除
    2. 总有些初中生会在刚上完英语课后来网上发个帖子秀下刚学的单词。。

      删除
  9.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让更多的人学会不聋不瞎,渔民就会减少,砖制就会缺乏基础.你的编程大有用武之地.

    回复删除
  10. to 楼上的同学:
    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一起传播翻墙知识,让GFW形同虚设。
    言论和信息传播的自由,对于打破党的专制非常重要。

    回复删除
  11. 那只是大多数大学生,不能一概而论就是大学生~?

    回复删除
  12.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著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是新教教徒;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不想再回避这些问题了,是该写点技术以外的东西了!

    回复删除
  13. 鉴于这里是党国重点保护地区,可耻地匿了~~
    刚开学军训的时候还不准带电脑,于是大家就聊天,当我提到六四的时候宿舍几个人都很有兴趣,然后我就继续大量地说了很多墙外的东西,接着一个个热血沸腾地要求我教他翻墙~然后军训结束后所有人带电脑来之后,该lol的lol,该魔兽的三国杀的忙得不亦乐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再去提供翻墙技术或涉及不和谐的消息的话就显得有点“不合群”了~所以,这几年我主动手把手教学教会了十多个同学翻墙,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相对于游戏或者无所事事来说,思考显得太累了。这所谓大学,显得可笑了。
    那个谁说:森林里出现两条路,大多数人选择了人多的那条。
    这24年的教育,老大哥明显成功了
    关注了编程随想几年了,学到了不少东西,感谢博主的努力~~

    回复删除
    回复
    1. 多谢捧场并分享你的经历 :)

      天朝的洗脑教育,让相当多的人沦为“沉默的大多数”
      这些人不关心政治,不但缺乏公民意识,反而具有明显的臣民意识和奴性。
      要想在天朝推动政治变革,就需要利用互联网来普及政治素质,帮助“沉默的大多数”觉醒。

      俺写政治博文2-3年来,已经收到不少读者的来信。感谢俺博文的帮助。
      至少说明这种方式是有效果的。
      关键是——需要有更多的人一起来宣传,并且持之以恒。

      说到这里,俺联想到鲁迅关于“铁屋”的比喻。
      如今的天朝,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觉醒,并且在努力打破党国铸造的铁屋。

      删除
  14. 大学生不关心时政,一个重要原因还是党国极权体制的控制,完全阉掉了学生的政治意识和政治能力。

    以我的个人经历为例,当初进入211/985学校时,一心想提升自己,找个好的社团。结果转了一圈,所有的社团一只手就能数过来,基本是无关痛痒的边缘协会,如建模协会、心理学社、花草协会、足球协会之类,与经济社会政治有关的基本没有。。。(后来知道,学生社团的成立受到党团委的严厉控制,极难通过。对比下耶鲁,本科社团近600个,美国中学过百社团的也不少见)

    所以别无选择,只能去学生会,而学生会层层叠叠,从校到院到系,多重架构,级别各异。(多年后想起来,所谓的学生会其实就是中共/团委监视和控制学生的组织而已。)

    个人不才,面试进了校学生会的某部,除了搞过几次学生调查,对学校是否满意之外,剩下的活动就是去中共烈士陵园献花(有摄影机,估计是宣传需要),集体外出吃饭(公费报销)之类,对学生的社交能力毫无帮助,终于在大二选择退出。

    后来经网路帖子披露,学生会高层干部有保研留校等特殊待遇,方醒悟这么一个乏味的组织为何还有人趋之若鹜,原来是对监控活动的犒赏,同时也是党国的晋身之阶,因此部分五毛就是学生“干部”。

    所以诸君想想,你真的了解国内中学和大学的“团委书记”是做什么,如何产生的么?一年见不着几次面的大学辅导员又是做什么的么(全称改叫政治辅导员才对)?中共的团委,其实就是党委的重要补充,是党控制社会的重要一环。因为党员虽然号称8千万,依然覆盖人数有限,而且仍嫌露骨,还需要团委来抛头露面比较稳妥,所以团员人数庞大,权力也不容小觑,从胡耀邦到李克强都来自所谓团派。

    有了中共这么精心设计和实施的架构,也就不奇怪当下的大中学生,对于政治既无兴趣,也无能力了。因此去香港的大陆学生,见到本地学生的示威抗议,不是兴奋,而是惊奇和迷惑。
    如果说言论和新闻自由还可以大概揣摩的话,结社自由是什么,身为中国人的我们从来就没体验过。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Ho Steven
      多谢捧场并发表长篇留言 :)

      你分享的大学情况,俺也有同感 :)
      估计朝廷吸取了六四的教训,所以对高校(尤其是重点高校)加大了思想控制的力度。

      删除
  15. 大神,之前我同学把你的博客推荐给我,之前我一直觉得我的那位同学思想略极端,略“反动”,然后我个人也比较喜欢看历史书,但是看近代史的时候老感觉有一些东西很疑惑,例如我们伟大的党
    把抗日时期的那些地雷战,地道战吹的那么厉害,但是我感觉很奇怪,这不是防御手段么,这么好像说的是秒杀技能一样,还有就是当时的红军长征结束不是只剩下几万人,为什么转眼间又变成了
    抗战主力呢,诸如此类的问题,然后看完你的博客有种恍然大误的感觉,当初的文字狱,只是现在换了一种手段吧。现在看来,不是我同学反动,而是我,被洗脑了。然后我也是计算机专业的
    学生,对大神你的技术博客讨论有关政治的问题,略奇怪,就果断挖坟,感觉到楼主对现状的越来越不满,然后就果断在沉默中爆发啊

    回复删除
    回复
    1. 楼主,补充几点:
      地道战、地雷战,连防御的目的都没有达到,事实上在当时那个场合没有任何军事价值,可以理解为纯宣传。
      长征结束没有几万,中央红军印象中数千不上万(不计四方面军),多年前的印象,懒得查了。关于长征,有多件洋人写的权威史料。
      统实践中,文字狱早就out了,比焚书更更劣、更有效的是:标准答案官修书。比如:永乐大典、四库全书,etc.。不让你用google不可恶,可恶的是它们让你用baidu,QQ来替代。这会造成终身残障。

      删除
    2. 统治实践
      几万兵力是大富豪了。中央红军主力出江西时也不过这个数。
      官修标准答案最新案例:夏商周断代工程。热腾腾正在屉笼上蒸。卧卧卧……我笑一会儿先。

      删除
  16. 抱歉我也来挖坟了.看完这个感觉相见恨晚
    虽然我勉强算是一个高中毕业生.但是早就厌恶了朝廷的种种洗脑做法
    我有个香港的朋友.去参加了占中活动.请问您对占中怎么看?

    回复删除
    回复
    1. 我觉得博主也身在中国吧。他怎么看中国也不能够影响中国自身如何发展。该上大学了你啊,可别被中国大学给毁了

      删除
    2. 占中是无奈之举、因为温和的办法效率太低了。博主听说住在北京朝阳区!只要上了大学,很难会不被体制影响,除非你已百毒不侵。

      删除
  17. 别的文章爬过来的,看来心还挺细

    回复删除
  18. 这个国家洗脑术是成功的:看看毕福剑事件,老老少少骂他的多————其实,毕说的是事实啊!他自己经历过的事实啊!

    回复删除
  19. 传播中。。。
    [IMG]http://i.imgur.com/RHzXGRn.jpg[/IMG]

    回复删除
  20. 来自2017年的考古现场,自2008年开始,国际化的道路已经越来越开阔了,但是前段时间G突然开始封杀VPN,虽然现在的翻墙已经简单轻松了许多,但是未来会如何,还是捉摸不透的,但是至少,像革命先辈一样有远见视野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