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评论

回顾六四系列[23]:赵紫阳在五四期间的两次讲话

  在上一个帖子,俺介绍了赵紫阳其人。今天来聊一聊:他在青年节前后发表的两次讲话。如果要了解赵紫阳在5月上旬的活动,并从中分析老赵的如意算盘,那么,两次“五四讲话”是其中的关键。

★两次讲话的内容


◇纪念“五四运动”70周年的讲话


  1989年的5月4日,正好是著名的五四运动70周年纪念日。五四运动在党国的官方宣传中,地位是很高滴。对这样一个重要的纪念日,按照惯例,朝廷的一把手需要公开发表一个纪念性质的讲话。赵紫阳是当时名义上的一把手,自然得由他来做这个讲话。
  在5月3日上午,赵紫阳出席了“五四运动70周年纪念大会”,并作了题为《在建设和改革的新时代进一步发扬五四精神》的讲话。该讲话的全文刊登在次日(5月4日)的《人民日报》上。整个讲话有点长,4千5百多字(简体版全文在"这里",繁体版在"这里")。从表面上看,是传统的官样文章。但是仔细体会的话,能感觉到赵紫阳这个讲话是有潜台词的。他表面上在说五四精神,实际上是在说前不久的学运。而且他在这个讲话中,充分肯定了学生的爱国热情,这跟“426社论”形成鲜明反差——“社论”直接把学生运动定性为"动乱"。
  俺摘录讲话的其中一段:
广大群众包括广大学生希望推进民主政治,要求惩处贪污腐败,发展教育和科学,这也正是我们党的主张。中国共产党之心,是同人民之心、青年之心连在一起的。让我们大家互相沟通,互相理解,在安定团结、同舟共济的气氛中把今后的工作做得更好吧!

◇会见亚洲银行理事会的讲话


  发表完“五四纪念讲话”之后,赵紫阳按照事先的日程安排,在5月4日会见了亚洲开发银行理事会第22届年会的代表团。在这次见面会上,老赵又做了一个讲话——这就是后来鼎鼎有名的“亚行讲话”。
  如果说,前一天的“纪念五四讲话”,老赵还说得比较含蓄,那后面这个“亚行讲话”,可以说就非常直白了。
  老赵一上来,就说了一段:
各位到中国来,大概都知道中国最近有一部分学生上街游行。这是不是意味着中国政局不稳定呢?我想强调指出,学生游行的基本口号是「拥护共产党」,「拥护社会主义」,「拥护宪法」,「拥护改革」,「推进民主」,「反对腐败」。我认为,这就反映了游行队伍中的绝大多数学生对共产党和政府的基本态度:又满意,又不满意。他们绝对不是要反对我们的根本制度,而是要求我们把工作中的弊病改掉;他们对十年来改革和建设的成绩,对我们国家的进步和发展,是很满意的,但对我们工作中的失误是很不满意的。他们要求纠正失误,改进工作;而肯定成绩,纠正失误,继续前进,也正是我们党和政府的主张。有没有人企图利用并且正在利用学生的行动呢?中国这么大,当然难免,总有人希望看到我们出现动乱,总有人会利用,不利用是不可想像的。这样的人极少,但值得警惕,我想绝大多数学生是会懂得这一点的。现在北京和其他某些城市的游行仍在继续。但是,我深信,事态将会逐渐平息,中国不会出现大的动乱。我对此具有充分信心。
  接下来,他又谈了如何解决学生的合理要求:
我想,应该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应该通过改革来解决,应该用符合理性和秩序的办法来解决。分析一下具体情况就清楚了:现在学生最不满意的是贪污腐败现象。这本来是党和政府近几年来一直在解决的问题,但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人有意见,而且意见这么大?两条原因。一是由于法制不健全,缺乏民主监督,以致某些确实存在的腐败现象,不能及时地得到举报和处理;二是由于公开化不够,透明度不够,有些传言,或是张冠李戴,或是无限扩大,或是无中生有。
  限于篇幅,俺就不全文摘录了。想看全文的同学,请点击“这里”。
  老赵的“亚行讲话”说得这么直白,显然想要表达跟“四二六社论”不同的立场。

★两次讲话的玄机


◇为啥"纪念五四的讲话"含蓄,而"亚行讲话"直白?


  可能有些同学会奇怪。“纪念五四的讲话”是面向全国的,而且官方媒体都会刊登。为啥老赵讲得这么含蓄;而“亚行讲话”只是小范围的,反而讲得这么直白。
  这里的关键在于:“纪念五四的讲话”是一次官方的正式讲话,所以,讲稿需要先拿到中央书记处审核,然后再拿到政治局开会讨论,才能定稿。因为有这样的一个审核流程,赵紫阳的讲稿如果说得太直白,开会讨论的时候很可能通不过。
  反之,“亚行讲话”是小范围的,无需经过政治局开会讨论,老赵可以自行发挥,就说得比较直白。

◇两次讲话的措辞


  老赵的讲话同“426社论”的基调是完全不同的——“426社论”通篇在批评学生,甚至把学运定性为“动乱”,而赵紫阳的讲话(尤其是第二次讲话)通篇在肯定学生的爱国热情。
  但是,如果你从逻辑学的角度去分析,你很难找到赵紫阳讲话同“426社论”的矛盾之处。比方说:社论反复讲“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如何如何坏,而赵紫阳的讲话则反复讲“大部分学生”如何如何好——逻辑上完全是兼容的。
  这就是赵紫阳在政治上的老练之处。一方面,他要让广大民众(尤其是北京的大学生)明白他是支持学生的;另一方面,他不能让政敌(比如李鹏之流)抓到他明显的把柄。

★赵紫阳的算盘


  刚才说了,老赵的讲话在逻辑上是严密的。但是朝廷高层的保守派又不是傻子,显然看出来赵紫阳的讲话唱的是另外的调子。所以,“亚行讲话”之后,保守派的代表人物陈云就派人给邓小平捎话,建议老邓仔细看看赵紫阳的“亚行讲话”。另一个保守派的代表人物李先念也赶紧给老邓打电话,说“中央出现两种声音”。从后续的事态发展来看,邓小平在“亚行讲话”之后,对老赵的态度就有变化了(关于老邓态度的转变,后续博文中会具体聊)。
  之前介绍《赵紫阳其人》的时候,有提到说,老赵是比较有政治手腕的——很有宫廷斗争经验。他当然很清楚“亚行讲话”跟“四二六社论”是格格不入的,也很清楚这么干是有政治风险的。那他为啥还要冒险捏?
  关于这个问题,以下是俺个人的分析(因为老赵已经过世,咱们无从知道他当时的真实想法。只能根据有限的资料,进行揣测)

◇“八六学潮”给老赵印象


  关于“八六学潮”,不熟悉的同学可以先复习一下本系列前面的帖子《“八六学潮”始末》。
  那次学潮是胡耀邦下台的直接诱因。对于2年之前发生的那一幕,老赵肯定是记忆犹新的。他当然也很清楚李鹏等人的算盘——那就是故意激化矛盾,把事情闹大。学潮闹得越大,越不可收拾,那么赵紫阳的地位就越危险。
  所以,老赵必须反其道而行,尽可能缓和矛盾,让学潮尽快平息。他的那篇“亚行讲话”,表面上是说给亚洲银行的理事会听,实际上是安抚大学生的。

◇对学潮后续发展的考虑


  在赵紫阳的回忆录《改革历程》中,有提到老赵当时对学潮形势的判断。他当时认为,部分学校的学生已经开始复课了,这是学潮平息的征兆。
  可惜老赵的判断错了——后来发生了“绝食事件”,再度掀起学运的高潮。“绝食”是老赵当时没有料到的变数之一(后面的帖子,俺会细聊“绝食的来龙去脉”)。

◇对自己名望的考虑


  之前介绍《赵紫阳其人》的时候有提到老赵的名望远远不如老胡。还提到4月下旬学生游行的标语——要朝阳不要紫阳 要公平不要小平
  为啥老赵名望不好捏?一个很大的原因是他的儿子赵大军通过"官倒"的方式倒卖彩电,据说发了大财。在当时主要的太子党官倒中,名气最大的是邓小平的大儿子邓朴方(前面的帖子有介绍过此人的事迹),名气第二大的就是赵紫阳的大儿子赵大军。
  除了刚才提到的标语,还有人改编台湾著名歌手苏芮的那首《奉献》(70后读者应该比较熟悉这首歌),把歌词改为如下:长寿奉献给小平,短命奉献给耀邦;捐赠奉献给邓儿,彩电奉献给赵子。我拿什么奉献给你?苦难的百姓。歌词里面提到的“邓儿”和“赵子”分别影射邓朴方、赵大军。
  胡耀邦和赵紫阳都是改革派的主力干将。胡耀邦因为名声好,死后极尽哀荣。而老赵自己捏,还没死,名声就已经不好了。所以俺估计:当时规模浩大的“悼胡活动”,对老赵内心是有触动的——他应该想做一些事情来挽回自己的名誉。

◇对自己政治地位的考虑


  俺在前一篇博文分析过,老赵的政治地位比老胡更加不稳。如果老赵像其他高官那样,对“426社论”应声附和,这无助于改善他的政治地位(顶多是维持现状);反之,如果他走险棋,发表另一种声音来缓和学生的情绪。一旦学生运动真的被平息下来,他就是平息学潮的功臣,说不定还有助于政治地位的巩固。
  从“亚行讲话”之后那几天的局势看,这个讲话确实对平息学潮非常有帮助——很多立场不算太激进的学生,已经开始准备复课了——老赵的策略眼看着就要奏效了。但是后来发生了“绝食事件”,再次掀起学运的高潮。

★总结一下老赵面临的选择


  根据前面的分析,老赵当时面临两种选择,并且有4种结局。俺把4种结局的优缺点分别列出来,供大伙儿对照。
  通过下面的对照表可以看出,选择“发表不同言论”,虽然是一招险棋,但结局并不算坏——至少肯定能改善名声,而且有可能改善政治地位。

学潮快速平息学潮【没有】迅速平息
附和“426社论”政治地位:维持现状(依然有下台风险)
名望/声誉:维持现状(依然不好)
政治地位:维持现状(依然有下台风险)
名望/声誉:维持现状(依然不好)
发表不同论调政治地位:会改善
名望/声誉:会明显改善
政治地位:会恶化(直接下台)
名望/声誉:会明显改善

回到本系列的目录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3/04/june-fourth-incident-23.html

45 条评论

  1. 中国民主梦何时实现?

    回复删除
    回复
    1. 俺也不知道何时能实现。
      但是相信这天不会等太久,而且俺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为这一天的到来而持续努力,

      删除
  2. 恭喜您的博客获2013德国之声国际博客大赛最佳中文博客提名!
    作为一个墙外博客,能为国内网民关注,引起国际媒体注意,实在不容易,为编程随想的辛苦表达我个人的最高敬意!盼楼主能继续为开启民智、培养公民意识觉醒、推动民主化不懈努力!

    回复删除
    回复
    1. 想到2个字儿:捧杀!

      删除
    2. TO 2楼的网友
      多谢捧场 :)

      TO 1单元的网友
      多谢善意的提醒 :)
      对于“捧杀”,俺会时常保持戒心。

      删除
  3. 从新的灵道看,由上而下基本不可能了

    回复删除
    回复
    1. 俺也觉得可能性不大。
      在[url=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1/12/revolution-0.html]《谈革命》系列[/url]里,有一篇专门分析了:自上而下的政治变革,可能性非常小。

      删除
    2. 从下而上 我也不感觉乐观

      删除
  4. 博主的这些文章显示出您对中共高层的深入了解。
    但是,如果说是为了撼动共匪政权的话,我不赞同这种角度。
    如果我们是为了抛弃共匪,就必须抛弃它们的一切,当然包括它们的思维方式。而如果我们还去考虑它们的处事方式,甚至迎合,等于是被它们影响了,让它们的系统变得更强大。
    中国沦为如今这个样子,除了制度原因外,中国人专长算计、耍手段、懦弱、没血性等特点,也是很重要的原因,甚至是更根本的原因!

    回复删除
    回复
    1. 俺的观点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对专制政权加深了解,有助于采用成本更低的方式推翻它。

      另外,俺写这个《回顾六四系列》一方面是让更多网友了解那段历史,另一方面也是让大伙儿了解朝廷的阴暗面。

      删除
  5. 和上一篇相距快两个月了,这更新略慢……

    回复删除
    回复
    1. 最近3-4个月,六四系列确实更新慢了,抱歉 :(

      删除
  6. 各位,请大家在德国之声去给编程随想的博客投最佳中文博客的票吧

    哈哈,我已经投过了

    回复删除
  7. 希望扩大楼猪的博客影响力
    让更多的人能开启智慧
    任何变化都是从点滴细小的改变开始的
    所以请大家去投票
    https://thebobs.com/chinese/

    回复删除
    回复
    1. 本来想号召下,想不到被抢先了

      删除
    2. TO Hillman Li 和 1单元
      非常感谢你热心号召 :)
      俺能够获得提名,已经很荣幸了。对获奖没有奢望。

      删除
  8. 用博弈论分析老赵。楼主V5

    回复删除
    回复
    1. 官场高层的政治斗争,其参与者都会采用博弈策略。
      只是大多数参与者自己没有意识到而已。

      删除
  9. 中国的民主必须先实现言论自由,木有言论自由就不可能有民主,木有言论自由,民主也失去意义

    回复删除
  10. Deng Xiaoping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China邓小平时代,此书的港版博主有读吗?有何评价?

    回复删除
    回复
    1. 你说的是傅高义写的那本《邓小平时代》?
      俺手头暂时没有电子版,所以还没看过。

      删除
    2. 这个电子版在网上很容易找到吧,英文版、港版、大陆版,都有。

      删除
    3. TO 2单元的网友
      多谢提醒 :)
      《邓小平时代》出版的时间不长,之前一直没留意。
      今天搜了一下,果然找到,而且是香港完全版。
      这个周末俺抽空看一下,然后上传。

      删除
  11. 刚刚去投了。前几天还是东拉西扯,今天注册了推特。启用丑法刻这个名,没有含义,纯粹信手拼音。

    回复删除
  12. 这种奇怪的“国家支持的权贵资本主义”,相比东欧和苏联,要搞民主化难度更高:“我有钱在手怎样搞政改?”他更大胆假设,若今天再发生一次六四,“他开枪的理由更大”。
    ——《梁文道:你凭什么管治我? 占领中环是道德问题 》
    http://1in99percent.blogspot.com/2013/04/blog-post_8983.html

    回复删除
    回复
    1. 权贵资本主义从邓屠夫杀学生后发展迅猛

      删除
    2. 梁文道先生面对现在的情势当然比较悲观,其实中国的事情从来都要求助于外力的,到了2017的时候,整个世界的情势肯定又发生了改变,譬如说到时候匪共还能有那么强大的经济实力吗?没有庞大的财政收入如何维持这个超巨大的维稳体系,供养那么多的军警保特呢?形势比人强的

      删除
    3. TO 1单元的网友
      在天朝,只搞经济改革,不搞政治改革,必然导致“权贵资本主义”
      所以俺也觉得,邓小平是“权贵资本主义”的始作俑者。

      TO 沦陷区居民
      如果天朝的经济状况出现问题,出现政治变革的可能性就会增大。
      最近半个世纪以来,大部分独裁政权垮台,经济因素都是一个主要的诱因。
      不过具体的时间点,俺说不准。

      删除
  13. 老赵当时也是要靠那次学运树立自己的权威的。不可能只是像你讲的只是李鹏他们为了扳倒老赵而故意激化矛盾的。老赵当时的情况已经非常有利了,他并不是没有一点机会的。当时的军队将领如徐向前、聂荣臻、秦基伟、张爱萍等都是同情学生的。很多干部、军官、群众都是支持学生的。三十八军军长徐勤先更是抗命不从,拒绝率部进京。老赵只要振臂一呼必定一呼百应。只是在此政治决战之关键时刻,优柔寡断的他导致满盘皆输。自己被软禁不说,学生也遭到屠戮。反观李鹏、陈希同、邓小平、陈云、王震等顽固派却意志坚决如顽石,凶狠如猛虎,视民意为草芥。最终逆转形势,反戈成功。老赵他们真是功败于垂成!要不然历史必将改写。中国也可随世界形势提前数十年或上百年进入民主自由阶段。虽然老赵他们的目的只是为了行开明专制,但后来如果成功必定借民主之名行舆论自由。中国人民也可以免遭现在环境恶化,舆论管制的政治奴隶的劫难。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Pu Kenelm
      多谢提出不同观点 :)

      老赵有自己的算盘,这个本文已经分析了。
      李鹏(等人)想要激化矛盾,俺在前面的博文中列举了很多迹象。

      俺同意:“老赵其实是有机会的”
      但不同意你说的:“老赵当时的情况已经非常有利了”

      确实有一些开国老将反对军事戒严,但是那些老将大都是没有实权。
      有实权的那些人(包括中央军委一级、包括北京军区一级、包括进京的那些将领),大部分都服从戒严命令。
      另外,那些反对戒严的老将领,影响力远远不如“八元老”
      当时的“八元老”一致同意戒严。

      而徐勤先的“抗命不从”,只是个例。
      可惜当时那种环境下,类似徐勤先这样的人太少了。

      删除
    2. 没有实权并不能说明没有影响力。他们在军中和干群当中也是有根基和影响力的。但不能不承认老赵就是一个窝囊废,没有做政治决战、背水一战、殊死一搏的个人勇气。前苏联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和俄国总统叶利钦当时有什么实权吗? 但是他们有做政治决战的勇气,敢于登高一呼,呼吁全体国民起来反抗暴政,取缔苏共! 老赵和他的团队有这种勇气吗? 没有!所以他们输了!如果当时改革派和这些军人、干部、群众全体站出来,像叶利钦一样站到广场上大声广播,和元老派做正式决裂,正面对抗,那胜负很难说的! 就算元老们有军队,但军队当时也是军心不稳的!

      删除
    3. 还有,老赵虽然在软禁的时候仍然顽抗拒绝承认错误。但他只是在为自己的行为辩护。为什么要辩护的? 有什么可辩护的?是想证明自己对共产党问心无愧吗?

      删除
    4. 可以说当时全国都是支持学生们的。很多干部、群众、工人等都支持学生。甚至是军队里面,我觉得军队也不是铁板一块。只要老赵和他的团队有敢于正面对抗和决战的决心,并不是完全没有战胜的可能。在此关键时刻就看出他们性格上的软弱了和决心不足。如果敢像叶利钦那样喝完一瓶伏特加,把酒瓶猛烈地砸向地面并爬上坦克车对全国人民进行广播,对军队进行呼吁! 那军人不一定都会听命于暴政!历史就是这样,一旦错过最佳机遇,下一次不知要等到何时。

      删除
    5. TO Pu Kenelm
      同意你的部分看法。
      老赵确实不如叶利钦牛B
      俺一直认为,苏共垮台的主要功臣,不是戈尔巴乔夫,而是叶利钦。
      在苏共28大,叶利钦公开宣布退党——这种魄力,一般政治家是做不到的。
      那时候改革派并不具备很强的政治实力,叶利钦这么干要冒非常大的风险。

      另外,从老赵事后的自我辩护,俺感觉他是比较看重个人名声的。
      关于这点,在本文也有分析。

      删除
    6. TO Pu Kenelm
      64那次机会错过之后,一晃已经20多年了。
      下一轮政治变革,得指望80后90后了。

      删除
    7. 所以在关键时刻就能看出,政治家的性格决定了他们在政治斗争中的最终胜负。像苏联那些领导人平时都喝伏特加那种烈酒,性格刚烈。在千钧一发的时刻总能力挽狂澜,敢于亮剑!上天对中国人真的不公平,一次又一次的眷顾暴政! 我觉得,偶然中也必有必然性。这就需要做深刻的思考了。是不是中国人本性中的凶残、狡猾、务实的一面大于理性良知才导致了暴政一次又一次的躲过危机呢?唯一声长叹唉。。。

      删除
    8. TO Pu Kenelm
      苏共领导人的个性,差异也很大,跟“伏特加”应该没太大关系。

      苏共垮台,除了戈尔巴乔夫前期的改革,除了叶利钦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还有其它几个因素在其作用。
      比如80年代中期,苏联的那些开国元老基本上都死光了(这里面也有斯大林的贡献,大清洗干掉了非常多的元老)。
      而六四时期,天朝的开国元老,好多还在干预朝政(最典型的就是以老邓为首的“八元老”)。

      曾看到有人戏言:
      如果 契尔年科 多活5年,邓小平 少活5年,苏联和中国的局面可能会对调。

      删除
    9. TO Pu Kenelm
      你提到中国人的本性,这大概也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

      两年前,俺写过一篇博文
      [url=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1/02/book-review-chinese-characteristics.html]书评:《中国人的性格》[/url]
      这本书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弊端(劣根性)有全面的介绍。鲁迅受此书的影响很大。

      删除
  14. 用「博弈」的方式分析赵紫阳先生,为我提供了新的思考方式,以前很少这么想过名声较为正面的政治人物。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Hugo Chan
      俺估计:原先写“六四”题材的人,大都是文科出身。可能没有接触过“博弈论”。
      而俺对“博弈论”还算是比较感兴趣的。所以那天写到这段,自然而然就用了博弈对策分析。

      如果不是因为俺挖坑太多,而且没填平。早就动手写点“博弈论”的帖子了。

      删除
  15. 寫的很好,終於一口氣看完了這個《六四》系列,實在精彩!!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