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 评论

回顾六四系列[21]:反思学运初期暴露出的问题

  本系列从第10篇到第20篇,主要介绍了胡耀邦去世后引发的大规模学潮。4月15日到4月30日这半个月,大致算是“六四学运”的初期。今天俺来点评一下,学运初期暴露出来的若干问题。


★为啥要反思学运?


  为了写这个系列,俺看了很多相关的书籍(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到“这里”下载)。个人感觉,很多六四书籍的评论都局限在两方面:谴责政府,赞美学生。这两方面固然要谈,但更重要的一个方面是:通过反思“六四运动”,吸取经验、总结教训。
  所谓“前事不忘 后事之师”,只有更深刻地总结过去的经验教训,才能更好地为下一波政治运动做好准备,才能更快地结束独裁统治、建立更完备的政治体制。


★关于学运的领袖


◇学生领袖是怎么来的?


  从4月15日至30日,仅北京地区就有几十个知名的学生领袖脱颖而出。除了少数几个学生领袖是之前成名的(比如王丹),大部分学生领袖在4月15日之前都默默无闻、名不见经传。他们为何能在短短几天内就成为学生领袖捏?俺分析了如下几种成名之路。

1. 敢当出头鸟
有些人因为胆子大,敢于出头,敢于冲在前面,因而被拥戴为学生领袖。
比如:吾尔开希因为“新华门事件”而出名(当时他带头喊口号)。

2. 原官方学生组织的干部
有些人原本是官方学生组织的头头,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学潮兴起后,他们反戈一击,成为民间学生组织的头头。
比如:李进进原本是北京大学研究生院的学生会主席,他在4月18日带领学生去人民大会堂请愿,之后成为学生领袖。

3. 熟人引荐
还有一些人是经过别人介绍或引荐,而成为学生运动的骨干。
比如:封从德是北大筹委会的常委,后来引荐自己的新婚妻子柴玲参加筹委会的工作。

◇学生领袖的能力


  从上述几条成名途径,可以看出一个问题——能成为学生领袖的人,未必是能力强的人。
  俺不否认,某些学生领袖具有很好的口才、具有很高的热情、具有很坚定的信念。但是俺说的“能力”,是广义滴——包括更多的方面(政治素质、心理素质、意志力、组织能力、谋略、等等)。纵观整个“六四学运”,大部分学生领袖在某几个方面存在不足。
  学生领袖的能力问题是整个学运的先天缺陷。之后发生的很多事情,可以从侧面反映出学生领袖的能力有欠缺(本系列后面的帖子,俺会继续说这事儿)。

◇学生领袖的动机


  天朝有一句老话,叫“德才兼备”。一个学生领袖需要做到“德才兼备”才能算称职。刚才分析的“能力”问题,属于“才”;但是“德”比“才”更重要。
  部分学生领袖之所以参与学运,其实动机不纯。有些人想满足虚荣心,有些人想满足权力欲,有些人想搞政治投机,甚至不排除有些人是朝廷的卧底。
  举个例子:
  比如眼下名气很大的孔庆东,当年是北大筹委会5个常委之一。作为争取民主自由的学生领袖,若干年之后居然摇身一变,成为毛派的主力干将。俺不得不怀疑,此人就是一玩弄政治的投机分子。(也有其他人怀疑孔是官方的卧底)


★关于学运的组织


  说完学生领袖的问题,再来说说学生组织的问题。
  胡耀邦逝世后不久,各个高校的民间学生组织如雨后春笋,纷纷冒出来。由于成立的时间很短,成立的过程很仓促,造成如下一些问题:

◇领导层非民主选举产生


  由于学生组织的领导层不是通过广泛的民主选举产生,容易产生权威性的问题和可信度的问题。
  为了让大伙儿加深印象,举一个特典型的例子。
  4月21日,吾尔开希在北师大贴了一张大字报,上面写:
北师大学生自治会成立了。
原学生会和研究生会一律解散。
北师大学生自治会希望尚未登记的各系同学,尽快来西北楼登记(编程随想注:西北楼是吾尔开希的宿舍所在地)。
北师大学生自治会愿意接受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的领导。
  大字报的落款是:“吾尔开希,北师大学生自治会主席”。然后,吾尔开希就成了北师大学生组织的头头了(是不是有点讽刺?)

◇组织结构不合理


  很多学生组织在章程里都提到“民主集中制”。但在具体操作上,有些学生组织过于“民主”(导致效率低下),有些过于“集中”(导致一言堂)。
  举例如下:
  比如清华的学生组织,领导层过于弱势,重大决策都通过“400人的班代表大会”投票决定。这么搞倒是很民主,但是效率也很低。
  跟清华相反,北师大的学生组织,领导层过于强势,重大决策都是吾尔开希一人说了算。而吾尔开希本人,其实能力有限。让一个能力有限的人大权独揽,显然很成问题。

◇领导层不团结


  另外,有的学生组织出现领导层的内讧。最明显的例子是北大筹委会。
  在北京各个高校中,北大筹委会算是组织结构比较健全,民主机制也比较成熟的。可惜的是,北大筹委会的领导层很不团结,常有内讧。
  4月24日的全校大会就因为领导层内讧,搞得不欢而散。4月25日重新选出5人常委:封从德 孔庆东 沈彤 王迟英 王丹(按音序排列)。结果捏,王丹和沈彤总是合不来。合不来的原因在于:89年之前,王丹主持了北大的一个学生组织——“民主沙龙”;而沈彤主持了北大另一个学生组织 ——“奥林匹亚”,这两个组织一直是竞争关系。除了王丹和沈彤的历史恩怨,还有孔庆东这个投机分子从中掺和。这样一个常委会,谈何团结?

◇学生领袖不受组织约束


  当某个学生领袖过于强势、以自我为中心,就会出现学生领袖脱离组织的约束,甚至凌驾于组织之上。
  举例如下:
  北高联(高自联)专门有发言人制度,作为组织对外的统一接口。但是,王丹和吾尔开希一向比较高调,喜欢抛头露面,常绕开发言人制度单独接受记者采访。长此以往,导致很多人(包括媒体、学生、民众)以为王丹和吾尔开希是北高联的主要领导人。他俩后来高居通缉令的头两位,也是这个原因。实际上捏,王丹从来没当过北高联(高自联)的主席;吾尔开希只在4月28日-29日做过2天的北高联主席。相反,有些北高联的领导层做了不少组织工作,但因为比较低调,反而不为人知。

◇北高联(高自联)缺乏控制力


  说完基层的学生组织,再来说说北高联。
  北高联全称是"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从名称就可以看出来,这是一个跨院校的学生组织。在之前的博文中,俺已经介绍了北高联成立的详细经过。当时刘刚大力推动北高联成立,就是希望北高联可以统一协调各个高校的行动,为学运发挥出更大作用。
  但是捏,实际效果并不如人意。因为很多高校(尤其是北大、清华等名校)对于北高联并不买账,不愿听从北高联的指挥。
  比如俺前面介绍的427大游行,在游行前一天夜里,北高联主席周勇军已经发出通知,取消游行。但是很多高校并没有听从,还是照样上街。从这个事例就可以看出:北高联对各个高校缺乏约束力。打一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当时的北高联犹如联合国——名头很大,但没实权。


★关于学运的诉求


  早在4月18日的人民大会堂请愿,北大的学生就提出了著名的“北大七条”。在“六四学运”的不同阶段,还提出过另外几个政治诉求(纲领),内容都跟“北大七条”差不多。可以这么说,“北大七条”相当于整个学运的政治诉求。

北大七条
一 公正评价胡耀邦的政绩,肯定民主自由的宽松的政治环境;
二 彻底否定"清除精神污染"与"反自由化"运动,并为这次运动中蒙受不白之冤的人平反;
三 要求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其子女向全国人民公布其财产状况;
四 允许民办报纸,开放报禁,制定新闻法;
五 增加教育经费,提高知识分子的待遇;
六 取消北京人大常委会违反宪法而制定的限制游行的“十条”;
七 对此次活动作出公开的报道,见诸党政机关报。

  但是俺个人觉得,这个政治诉求提得并不好。为啥不好捏?主要缺点如下:
1. 企图面面俱到,反而导致重点不突出。
2. 主要内容都跟知识分子有关,对工人、农民缺乏吸引力。
3. 条数太多,不好记,无法做到朗朗上口。
  上述缺点导致学运的政治诉求无法被广泛传播。尤其是无法传播到其它社会阶层(比如工人、农民、个体户、等)

  作为对比,咱们来看看其它国家成功的非暴力抗争,是如何提出政治诉求的。
南非的反种族隔离斗争,强调的诉求是:黑人要有投票权
去年埃及的非暴力革命,强调的诉求是:穆巴拉克下台
  看到没?他们的政治诉求都很简单,都只强调一个重点,而且自始至终都坚持这个重点。
  诉求的好坏,不在于是否全面,而在于是否抓住关键点。一旦抓住关键点,不但可以吸引到大多数民众的支持,还有利于分化瓦解统治阶层。


★总结


  聊了这么多,稍微总结一下。
  前面反思的几个问题,其实可以归结为一点——缺乏成熟的政治组织。如果在六四之前已经有一个比较成熟的政治组织,或许就会有比较牛的政治领袖,也会有比较完善的政治纲领和政治诉求。
  当代很多成功的政治变革,背后都有成熟的政治组织在起作用。举例如下:
印度的独立运动——国大党
波兰的民主化——团结工会
南非的反种族运动——非国大
台湾的民主化——民进党

  虽然成熟的政治组织可以发挥大作用,但也不要过分神化,把政治组织当作是政治变革的必要条件。有些政治变革是突然发生的,并没有政治组织在背后长期推动(比如1989年的罗马尼亚革命)。
  关于政治组织和政治变革的关系,可聊的话题很多,考虑到篇幅,就此打住。有空的话,俺会把相关话题补充到《谈革命》系列中。


回到本系列的目录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10/june-fourth-incident-21.html

57 条评论

  1. 我知道大哥这会儿很可能发新文章,过来看看,果然抢到沙发!

    回复删除
    回复
    1. Naive! Too simple!

      用这两句话形容六四学生组织是太贴切不过了!

      我党创建初期,也有不成熟的阶段,但是我党从一开始就有先进的共产主义理论指导,成熟的苏共夺权模式可供借鉴,严密的政党组织可供参考(同盟会,国民党)。

      而理论,斗争模式和组织结构,这三点是六四学生组织和初创的中国共产党差距最大的地方。实际上,“六四”是个先天不足的早产儿,预产期少说也提前了30年。

      还有,我党早期党员的献身精神和纪律性更是六四乌合之众远远不能比拟的。无数共产党员在敌人的酷刑面前绝不屈服,决不背叛我党,而六四学生领袖,还没等我党抓她们,早就逃得无影无踪了,被抓以后更是积极配合,供出不少同伙。

      李瑞环同志说的好,“共产党的天下是几千万人头换来的,现在谁想坐天下,让她也拿几千万人头来换!!!”

      这话说得太正确了!一帮试图推翻现政权的愤青,如果连一点点牺牲精神都没有,那简直就是做梦!!!!

      或者就是计划好了,别人牺牲,我来捡现成的。所以说,年轻人千万不要上当,千万不要跟着那些别有用心的野心家,和我党作对!!!

      删除
    2. ps 我说的是忠党爱国

      删除
    3. 忠党兄,我觉得你不爱国,只忠党。李瑞环那句话典型的隔空喊话,有种他就自己跑到民众中间大喊。
      照你这个逻辑,我不让别人抢权,那你就是独裁嘛。
      照你这个逻辑,欧洲、美国国家,每次大选都要千千万万的头颅来替换了?
      真正的-S-B-逻辑。

      删除
  2. 我在“[b]译者[/b]”小米的个人博客上看到过类似的反思,引用几段:

    “不同的提醒来自从不同的渠道,我无法说服自己加入学潮的原因,更多还不是“老运动员”们的告诫,而是我看到从最开始,我们和我们的“代表”们之间的相互抛弃都快得惊人。我大概是第一个提出临时学生组织中的代表应当通过选举产生,而不是现在所用的自荐方式,但真正开始做这件事的时候,已经快到了四月底。而那个时候,已经无法改变前期参与人的“学生领袖”地位,后来人们知道的那些“学运领袖”本身也都不是经过程序产生,到最后,他们和参与者之间的互相抛弃都发生得非常迅速,让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吃惊不已。

    “领袖”产生的程序至关重要,因为是自荐,那些在重大事件发生时容易情绪激动,会表达,甚至还有点天生表演才能的人就容易冲上去;而那些象我这样外号为“冷血”的家伙们则落在阴影里;读文史哲的同学容易被抬起来,而读理工科的同学就不容易。后来的很多资料都谈到当时学生们的不成熟。我同意我们不成熟,但是他们抽取的样本——那些焦点所在的中心——都是有类似共性的,这就和程序有关,仅仅用他们的表现来总结“天安门的一代”也有偏差。”

    她写了一系列回顾六四的文章,这个博客后来删掉了,但仍然可以通过RSS订阅读到原来的文章,订阅地址为:

    [url]http://xiaomi2018.blogspot.com/feeds/posts/default[/url]

    推荐大家去看看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随风
      多谢分享 :)
      “译者”这个博客,俺也有订阅。不过小米的个人博客,俺之前倒没看过。
      刚才看了她的博文,此人应该是当年的亲历者。

      顺便提醒一下其他网友:
      上述订阅地址不能直接打开,但是可以通过 Google Reader 订阅,即可看到博文。

      删除
    2. User does not have permission to read this blog.

      删除
    3. TO 2单元的网友
      俺在1单元的留言中说了:
      “上述订阅地址不能直接打开,但是可以通过 Google Reader 订阅,即可看到博文。”

      删除
  3. 什么时候中国有了像波兰团结工会式的组织就好了!

    回复删除
  4. 看过六四纪录片后对柴玲好感全无。

    回复删除
    回复
    1. 柴玲是一个争议很大的人物,尤其是她在《天安门》纪录片中说的话。
      本系列的后续博文,俺会具体分析一下这事儿。

      删除
  5. 我觉得你写了好多批评或者间接批评中国负面的文章啊,请问您有收到国外反华势力的资助吗?
    写这些文章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回复删除
    回复
    1. 说到底“国外XX势力”这个概念还是很模糊的啊。如果真的存在,为何还有Gao管后代乙民国外?不怕这些势力做了他们?
      顺便提一下,能心平气和地提出反对意见,我看到了进步。

      删除
    2. 我觉得你写这条评论是质疑博主动机啊,请问您有收到中共5毛钱吗?
      写这条评论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PS,关于反华势力
      开过会后,代表们聚在一起聊天,讨论哪个国家最反华?于是代表们开始列举全世界最反华的国家是谁:限制华人自由出入、限制华人买房、限制华人买车、限制华人子女自由上学、强迫华人缴纳更高的税、强迫华人购买更高价的汽油、强迫华人缴纳更高的网费、强制华人只生一胎,超生将给予高额罚款、准备强制华人工作到 65岁才退休、给华人吃地沟油三聚氰胺奶粉、剥夺华人选举、结社、游行及办私营传媒的权利...最后,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删除
    3. TO Adrian Sun
      如果热爱国家,自然应该对问题和弊端提出批评,这样才能促使其进步和完善。
      某些人、某些媒体只会歌功颂德,其动机反倒可疑。

      删除
    4. 5楼其实已经深得博主真传,敢质疑,有风度。如果不允许质疑博主动机,又与某组织有什么分别……

      删除
    5. 深得博主真传可没有质疑朝廷,却质疑博主是朝廷所认定的“别有用心”的那一部分。共党乃一党独大,非竞选上台,不去质疑专制特权却质疑像博主一样受朝廷暴政压迫的民主人士,你认为博主这是出于什么目的呢?你又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删除
    6. 关于质疑动机这个恶劣的民族传统,易中天先生已作出深刻分析,这就是专制统治的“祖传秘方”,官场斗争的“常规武器”,阶级斗争的“不二法门”。只不过,古代的问法叫“是诚何心”,现代的叫“想干什么”。预设的答案则有:你图谋不轨吧?反攻倒算吧?沽名钓誉吧?别有用心吧?等等。
      ●动机大棒的威力如下:

      其一,但凡“问动机”,其实都是“设陷阱”。答案则是预设好了的,不言自明的,可以心领神会的,比如:整怕了,风声鹤唳吧?心虚了,反咬一口吧?没招了,虚晃一枪吧?好嘛,疑神疑鬼,是虚弱;应对失措,是无能;倒打一耙,是无耻。

      其二,动机,是道德祭坛的门票。问动机,便首先被“工具化”,用来维护专制统治,进行官场斗争和阶级斗争。比如一个谏官批评皇帝,马上就有人问:是不是想通过诽谤君父,来博取“直言”的名声?好,“大不敬”和“慕虚名”两顶帽子,就结结实实给你扣上了。你说得清吗?说不清。

      现代例子是“上纲上线”,就是在动机上做文章。文字狱,也是。文字狱的背面,则是“光荣榜”。因为能够攻击别人“居心叵测”,就可以标榜自己“赤胆忠心”。唯一要做的是表演:表态,站队,晒功劳,秀忠诚,讲信仰,唱赞歌。某些人眼里常含泪水,就因为他对动机爱得深沉。

      质疑动机,则可以“一箭双雕”。结果,你是罪犯,他是英雄;你是小人,他是志士。总之,“文革”是为了反修,贫穷是为了守志,所有的错误都是正确,所有的表演都是功德。其结果,是动机变资历,资历变资质,资质变资格,资格变资源,资源变资本,资本变资金。

      ●危害是:

      一、无人能自证清白,自杀都没用。自杀,在历史上叫“陷君父于不义”,在“文革”中叫“自绝于人民”,统统罪加一等,死有余辜。辩白,就更没用。清者自清。没罪,你辩白什么?花言巧语吧?文过饰非吧?不打自招吧?反正,只要认定动机有问题,无论你说啥做啥,统统证明有罪。为什么要用动机做门票?因为动机是无法证明的。既然“无法”,也就“无须”。无须证明,岂不方便?指定即可。

      二、剥夺了我们的人身权,也剥夺了思想权和言论权。目的,则是“集权”。集权难免走向专制,专制则必定主张“有罪推定”。有罪推定,就要“问动机”。因为无论追问还是反问,都不需要提供证据,最便于搞“莫须有”。何况这事还“上不封顶,下不保底”,想把你的动机说成什么,就是什么。

      三、恶化民族道德氛围和舆论环境。动机不但可以“工具化”,还能“资源化”。因为只要是拿动机说事,则无论功罪,都可以“莫须有”。于是乎,官场上,市井中,但见“苟且之人行浮夸之事,昏庸之辈话无聊之题”。事实没人讲,逻辑没人讲,规则更没人讲,只有围猎和狂欢。而且一眼望去,满街都是伪君子,人人都是阴谋家。

      链接:易中天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6e068a0102dzoy.html

      删除
    7. 确实是易中天的中口气,易中天讲课挺有意思的,学习了,感谢楼上。

      删除
    8. TO 6单元的网友
      多谢分享易中天的博文 :)
      俺之前写过一篇《[url=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1/03/logical-fallacies.html]谈谈逻辑谬误——以五毛言论为反面教材[/url]》,里面就提到过“质疑动机”的花招。

      删除
    9. 质疑动机属于诛心,扣帽子,诛心不叫有风度,而是眼界狭隘,自己目前的知识阅历无法理解的东西,还偏要放进自己的框架里去定义,结果摆出的观点毫无价值,质疑他人动机也完全证明不了自己的观点,稍有一些逻辑的人都知道讨论一件事的时候必须摆出论据和论证过程才能说明观点。

      攻击人格而非针对问题讨论的,和骂街一个水准,因为水准不高,所以会轻易被人对骂回去,把问题的核心又转移回他自己身上,你说博主收钱,请问你又收了共党多少钱来诽谤博主?停留在这种非黑即白的语境中,结果就是无休止的质疑彼此动机,这样同义反复,纯属浪费时间。遇到这种人也根本不用费劲去证明自己是什么,或者证明自己不是什么,简单来说,他的思维框架太低级,我们不屑于以那种方式思考和讨论问题,不搭理他就行了。

      顺便说下,我认为写负面信息,批评自己的政府,正是一个生活在这个国家的公民责任感的体现,更是爱国的体现,爱国不是替政府遮羞,遮到烂了任其自生自灭,而是指出脓疮所在,国家和社会才会更加健康。博主在文章中揭示出的丑恶现象,负面信息的主角,那些才是真正的反华势力,把自己的儿女送往西方国家,自己在这里搜刮民脂民膏,利用权力寻租,对这个国家的核心价值和持续发展带来不可逆转的破坏,不是反华还能是什么?
      还有动不动给想为中国带来普世价值,推动中国社会前进,提升中国软实力的人扣帽子的家伙,也是真正的反华势力,我们要擦亮眼睛,警惕回复中的这些“反华势力”。

      删除
    10. TO IMMORTAL
      非常赞同你所说的:
      “我认为写负面信息,批评自己的政府,正是一个生活在这个国家的公民责任感的体现,更是爱国的体现,爱国不是替政府遮羞,遮到烂了任其自生自灭,而是指出脓疮所在,国家和社会才会更加健康。”

      删除
  6. https://plus.google.com/108153862545006010175/posts
    yehh,Adrian Sun,u good boy,u good and brave comment,
    just live a great life abroad with a great China-heart the great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prized,bless u

    回复删除
    回复
    1. 那人竟敢质疑博主动机,真是个五毛,你也是个五毛。他的评论明明是垃圾评论。
      还有,中国不等于中共!

      删除
    2. 真愤青与假五毛……

      删除
  7. 回过头来看,这些学生头头里
    1、 真正有政治信仰的是铁杆是少数,例如王丹。
    2、没有信仰的投机分子是多数,例如,柴玲和那个维族帅哥。
    3、人品最不堪的,柴女,把学生送上祭台,也有她的功劳,别人的鲜血让她成名,让她逃命

    回复删除
    回复
    1. 套石涛评述里的一句话,中共最擅长的就是掺沙子

      删除
    2. 确实如此,很多学生领袖都是带个个人目的参与,最后很多人确实通过大多无辜学生的鲜血获得了他们想要的,只是这么多学生成为了牺牲品。如果说中共是恶魔,这些学生领袖至少是在助纣为虐。。
      T0 1单位
      对你引用石涛的评论,我有一句话想说,其实敌人的敌人不一定是朋友。中共是邪恶的,法轮功也不是很么好货,在中共与法轮之间的斗争,似乎大众都是棋子,双方都希望通过洗脑来达到他们的特有目的。中共因为掌权,做了什么大家都知道,但是法轮功呢?其洗脑程度我个人认为是更甚于中共的,youtube上视频把其动机表现的过于明显。我曾经看到有人评价法轮功的一句话,个人觉得很贴切。“意淫强国,一切像钱看”。其出身本身就有问题,经历过的人都知道,当初法轮吸收教会人员是承诺信法轮,得永生来对教会成员洗脑的。所以说,把法轮跟民运来比,是对民运的羞辱。法轮就没想过中国要怎样怎样好,把中国搞乱了,跪着把钱挣了,顺带把江蛤蟆对他们的打压报复了,这就算完事。

      删除
    3. 匿名说的很好,人一定要有自己的观点、清醒的头脑。中共虽然腐败低能,但是法轮功更是垃圾。至于学生领袖,抛弃学生,赢得自己的名声,卑鄙下流,枉自读书万卷,若有一人能学谭嗣同,又怎会落人话柄,可惜了被自己的领袖背叛的热血学生。

      删除
  8. Naive! Too simple!

    用这两句话形容六四学生组织是太贴切不过了!

    我党创建初期,也有不成熟的阶段,但是我党从一开始就有先进的共产主义理论指导,成熟的苏共夺权模式可供借鉴,严密的政党组织可供参考(同盟会,国民党)。

    而理论,斗争模式和组织结构,这三点是六四学生组织和初创的中国共产党差距最大的地方。实际上,“六四”是个先天不足的早产儿,预产期少说也提前了30年。

    还有,我党早期党员的献身精神和纪律性更是六四乌合之众远远不能比拟的。无数共产党员在敌人的酷刑面前绝不屈服,决不背叛我党,而六四学生领袖,还没等我党抓她们,早就逃得无影无踪了,被抓以后更是积极配合,供出不少同伙。

    李瑞环同志说的好,“共产党的天下是几千万人头换来的,现在谁想坐天下,让她也拿几千万人头来换!!!”

    这话说得太正确了!一帮试图推翻现政权的愤青,如果连一点点牺牲精神都没有,那简直就是做梦!!!!

    或者就是计划好了,别人牺牲,我来捡现成的。所以说,年轻人千万不要上当,千万不要跟着那些别有用心的野心家,和我党作对!!!

    回复删除
  9. 怎么好久不见沦陷区居民的发言了?

    回复删除
  10. 劳驾博主
    windows系统的md5sum.exe在哪下载?记得上个月在网上看到此文件,当时有急事没有立即下载下来就关掉了网页,现在想起这事来但忘记是哪个网址了,历史记录也全部清除了,现在凭记忆搜寻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真是郁闷,博主能提供个网址吗?

    回复删除
    回复
    1. 上面说的MD5SUM与FCIV是一样的吗?

      删除
    2. md5sum 俺没用过,俺习惯用微软官方的 FCIV,链接如下
      [url]http://support.microsoft.com/kb/841290[/url]

      TO 1单元的网友
      md5sum 和 FCIV 不是同一个软件。

      删除
  11. 我一直觉得编程哥要小心个人安全啊,此博名气愈大,如果在墙内,太危险了……

    回复删除
    回复
    1. 多谢关心 :)
      俺博客发表反动言论,煽动颠覆政权,已经两年有余。
      值得庆幸的是,尚未被跨省追捕 :)
      但愿朝廷的爪牙永远抓不到俺

      删除
    2. to编程随想:
      纠正楼主一个大错误
      关于反动维基百科上定义:与历史发展方向相悖的行为与言论。民主自由是历史的大潮流,中共才是最大的反动组织,您的博客发表的不叫反动言论。(您被洗脑了,反动这个概念都被中共歪曲了,嘿嘿)

      删除
    3. TO 2单元的网友
      这是俺常用反讽,不必当真 :)

      删除
  12. 忠党爱国先生:对于“李瑞环同志说的好,“共产党的天下是几千万人头换来的,现在谁想坐天下,让她也拿几千万人头来换!!!””这句话,共产党用武装暴力用人头换来的是一个独裁政权,现在学运要通过非暴力换取一个民主共和政权,当然不需要血拼。李瑞环的这句话就是强盗逻辑,我抢到的东西,除非你用同样的方法抢走。他们抢走了人民的政权,难道还要强迫人民用同样的方法抢走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

    编程随想先生:如果精简学运的诉求,你看这样如何:1,言论自由,出版自由;2,官员和子女公布财产情况。我一直相信言论自由是这个独裁碉堡的最好的突破口。公示财产,便可将官员处于监督之下。what do you think?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小钻风
      你把“北大七条”精简为两条,想法不错 :)
      不过你精简后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太过抽象,缺乏可操作性。
      可以直接拿“北大七条”中的第4条——“允许民办报纸,开放报禁,制定新闻法;”

      删除
    2. 直接精简为一条即可,其他的全都是虚的,要司法独立,要有违宪审查

      删除
    3. TO IMMORTAL
      你这个精简不错——立足于“法制”
      用“法制”来对抗“人治”
      “人治”是天朝政治制度的主要弊端之一

      删除
  13. 后期学生领导层的意见不统一貌似也是个问题

    回复删除
  14. 楼主:我认为上面那个人问你是否得到资助,也不一定是质疑你的动机吧,其实有的时候我也想问一下这种问题,但只是出于好奇,并非要蔑视您,事实上,我也决不排斥那些真心诚意想为中国自由民主发展作贡献的国际组织,即使不是真诚的,为了民主的发展,暂时利用一下,也是很合理的,我们只是觉得您能既发表言论,又隐藏自己,这是否需要他人的帮助,而这也能作为日后其他人进行民主活动的一种经验和借鉴,不管怎样,我觉得你的博客写的很好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楼上的哥or姐:
      如果得到海外资助,就会被坐实了勾结敌对势力的罪名。想想那些被洗脑的天朝臣民吧,想想那些五四中的学生、以及反日游行的年轻人吧,再想想乌有之乡那些高级五毛吧,再想想本博常驻五毛忠党爱国吧。甚至只要你与外国人接触都会被质疑通敌叛国(参见维基解密中国线人事件)。我们这个国家照现在这个样子发展下去永远也不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大国,一个受世人尊敬的大国。大国就要有大国气象,坦然接受批评,同情一切苦难,人民应当胸怀宽广、包纳一切,这才能成为世界人民心中的朝圣之地。反观现在,阴谋遍地,心胸狭窄,看看墙内各大网站的头条吧,各种偏激狭隘言论。我们的路还很长...

      关于中国民主事业,我觉得应当从身边做起,有多大能耐做多大的事,不要老幻想得到牛逼人士组织帮助。参考以下:
      1.介绍身边的人翻墙,告知一些翻墙的注意事项(如怎样看待一些翻墙软件,因为他们第一次打开自由门等看到的主页内容会把他们吓到的)。
      2.自己在家中创造一个民主的环境,如果有孩子,那就不要专制的教育他们。没有小环境的民主气氛,大环境的民主很难实现。
      3.积极维护自身权益,不要忍气吞声。
      4.多读书明智,积极写作记录自己的思考心得,积极实践,帮助一切能帮助的人。扩大自身影响力,成为那个能说上话的人。(大部分民运人士根本达不到那个能说话的人的地步)
      5.多与别人交流沟通,启迪别人(完成第四点效果最好)

      删除
    2. TO 14楼的网友
      你问道:
      “我们只是觉得您能既发表言论,又隐藏自己,这是否需要他人的帮助”

      俺简单回复一下:
      1、关于发布言论
      因为俺长期从事 IT 行业的工作,所以对翻墙、建博客之类的技术,还是比较熟悉的。
      所以俺就可以长期发表反党言论,反正博客在海外,朝廷奈何不得。
      2、关于隐藏身份
      因为俺不单单是从事 IT 行业,而且是 IT 行业中的网络安全领域。
      所以俺对于隐匿网络身份,也算是有点心得体会。
      这对于避免跨省追捕,很有帮助。
      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看俺写的《[url=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0/04/howto-cover-your-tracks-0.html]如何隐藏踪迹,避免跨省追捕[/url]》系列博文。

      总的来说,俺是一个:懂得网络安全技术,碰巧又关心政治的天朝屁民,仅此而已。

      删除
    3. TO 14楼1单元的网友
      对你的某些观点,深表赞同 :)
      你提到的很多建议,也正好是俺博客正在做的。

      删除
  15. to楼上的同学:我觉得正是因为如你所说的这样,国内已经有太多的人不分是非曲直(比如你说的五毛、被洗脑的国民),都需要去影响他们、转化他们,只有这样做了,我们这个国家才不会过于偏执狭隘,才有真正成为一个开放、民主的大国的可能,如果我们自己也不能也不能树立正确的对待海外组织的观念,把海外组织都当成敌对组织,把海外资助都当作通敌,那我们和那些不分是非的人,又还有什么两样呢?
    我认为,要让别人的心胸不狭窄的前提是自己能够有广阔的心胸,要让别人不对外界极度排斥的前提是自己能够对海外人士有正确的认识,而不是一有人问及此事就视之为虎狼,你可以不告诉他你有否受到帮助,但也不应指责他在质疑动机,因为在一个有正确观念的人眼里,受人资助和动机不良是不同的,像楼上几位这样直接说他质疑动机,无异于在向他人传播对外国的狭隘心理,我们承认危险的存在,但也反对把问有否得到资助的人妖魔化。

    回复删除
  16. 冬天才看到這紀念.....
    從不懷疑別人動機,因為,多餘.
    儒家替中國製造出來的人,就是想當[人上人],想做官,想出風頭,想留名,想做領袖,,,,,,,
    若說某某某有不可告人動機.這種話實在[意義很單薄],遠遠點不出某某某的萬一.
    柴大姐想要的是什麼?廿年前人們不會知道,今日未盲的人都應該看到了.
    我對她沒有產生過[好感],但也[不反感]她所說的--需要流血..
    你們知道,有人是真的受到感動,願意提供你們所需要的[犧牲]嗎?
    世上是真的曾經有過譚復生,傅申奇,徐文立........
    他們都不介意去死,為何仍未能幫助大家取得勝利?
    [真心人]太少,
    [私心人]是大眾.會計算,先[餓幾日]換取長遠的[政治飯].
    先吃共X黨的苦頭,以換取美國天堂.........

    回复删除
  17. 共产党的力量是需要削弱的。一个没有制衡力量可以约束的党派是非常可怕的。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Liu Rocky
      俺之前写的《[url=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07/form-of-government.html]扫盲各种政治体制[/url]》一文提到,决定政治体制的关键就是——权力如何分配。
      咱们天朝的政府,本质上奉行的是“极权主义/威权主义”
      而“极权主义/威权主义”是不搞权力制衡的

      删除
  18. 不认同博主对孔庆东的判断。
    他是毛左无疑。但我认为他是个按自己信念活着的家伙,而非投机,他有毛左和平民主义的倾向,俺很久前不幸看过他的书,偶尔也留意其微博

    回复删除
  19. 当年的北大三杰,还有一个是谁我忘了,孔庆东和余杰都挺让人失望的。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