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评论

谈革命[2]:先有制度还是先有素质

  今天是除夕,俺趁着春节放假,写兔年的最后一篇博文。
  在本系列的前一个帖子,俺解释了几个跟革命有关的概念,也澄清了一些误区——尤其是韩寒同学提到的“素质决定论”。这个“素质决定论”显然不是韩同学的首创——早在很多年以前,就经常听到五毛叫嚣:中国人的素质低,不适合民主。所以,今天专门来聊聊素质这个话题。


★到底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到底是先有好的素质,然后再建立好的政治制度(以下简称“制度”);亦或是先有好的制度,然后再培养出好的素质。这个问题就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样,让不少人十分纠结。
  韩同学的观点很明显:应该先培养素质,等民众的素质足够高了,自然而然就会有好的制度。而那些比较激进的网友觉得:应该先通过政治变革(改良、革命),获得比较好的制度;然后再通过制度来形成好的素质。
  以上这两种观点,到底可行性如何捏?俺分别来说一下。


★驳“先有素质”


  “素质决定制度”,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但是隐含着若干陷阱。

◇陷阱之一


  首先,“素质”这个词本身就很模糊,涵盖的范围很广(本系列下一帖,俺会仔细分析一下,到底都有哪些“素质”);其次,怎样才能算“素质好”,没有统一的标准;再其次,“素质”这个东西,其提升是没有止境的(只有更好,没有最好)。
  假如大伙儿认同“素质优先”,那无论全天朝的民众素质提升到多高的层次,朝廷都可以借口说“素质还不够高”,以此作为缓兵之计。如此一来,天朝的权贵阶层、既得利益阶层,就可以长时间地维持现状,继续捞取大量的经济利益和政治利益。
  作为一个对比,大伙儿想想看“官员财产公开制度”。
  公开官员的财产,无疑是反腐败的利器(连朝廷都不得不承认)。但是,每年的人大会议,一旦有代表提出此议案,朝廷就会借口说:“条件还不成熟”。那么,怎样才算“条件成熟”捏?朝廷从来没有说清楚。所以,官员财产公开,就这么年复一年滴拖着,永无止境。

◇陷阱之二


  某些类型的素质,对于推动政治变革很有用(比如:政治素质、心理素质等),而另一些素质则跟政治变革关系不大(比如:有没有随地吐痰、讲话是否文明)。顺便插一句:韩同学着重强调的,恰恰是不太重要的“表面素质”(在本系列下一篇,俺会反驳韩寒的观点)。
  在当前的制度之下,朝廷不但不会主动帮民众提升有用的素质(比如:政治素质、心理素质等),反而会采用愚民手法,给大伙儿洗脑——毕竟,民众越愚昧,就越好统治。
  当然啦,朝廷一贯是既当婊子又立牌坊滴。所以,真理部经常会拿一些无关痛痒的素质来说事儿(比如:反低俗、反色情)。通过这些牌坊,为党国正在努力建设的和谐社会涂脂抹粉。


★驳“先有制度”


  既然“先有素质”不靠谱,那么“先有制度”是否可行捏?
  要搞“制度先行”,自然要通过政治变革来改变现有制度。俺在前一帖已经解释了,政治变革包括:改良、革命、政变。“政变”估计大伙儿是不会支持滴,俺就不浪费口水了。重点说说“改良”和“革命”。

◇自上而下


  首先,自上而下的“改良”或“革命”,几乎不可能在天朝发生。具体的分析,请看俺2011年写的《我们还能指望什么》以及本系列后面的一篇帖子《为啥改良不可行》。

◇自下而上


  如果要搞自下而上的“改良”或者“革命”,需要多少民众支持捏?在前一个帖子俺分析过:成功的“改良”或“革命”,并【不需要】大多数人(50% 以上)的支持,只需要一定比例(也许 5%-20%)的民众支持,就有望成功。当然啦,为了保证“改良”或者“革命”的质量,这些支持者的素质不能太低。那么,对政治变革而言,怎样才算“素质高”捏?关于这个问题,俺将在下一帖细说
  当今天朝,素质高的民众,到底有多少比例,俺估不出一个准确的数值,但是俺觉得这个比例应该很低——肯定达不到 5%!以这样的现状,既难以在全国范围内推动“改良”,更难以在【全国范围内】发动“革命”。


★俺的观点 - 第三条道路


  听完刚才的分析,是不是说,咱们天朝大国,就无路可走了捏?也不必太悲观,俺觉得还有第三条道路!
  其实捏,“通过政治变革获得新制度”与“提高民众的素质”,【这两者完全不矛盾】。这两者的过程,都不是一蹴而就,都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捏,俺的观点很清楚——这两者要同时进行,相辅相成
  当天朝屁民的素质越来越高,则参与政治变革的人也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成熟。大伙儿可以回顾一下2011年的几个重大群体事件(请看“这里”),像大连反 PX 示威、广东陆丰市乌坎村的维权,都体现出民众的成熟,也都取得了成功。
  反过来,当越来越多的政治运动(包括抗议行动、维权行动)获得了成功,在互联网的帮助下,会产生很大的示范效应,让更多的民众受到启发并纷纷效仿。而且民众在参与的过程中,相应的素质也会得到提高。据说福建泉州市陈埭镇,由于土地纠纷,在元旦后出现大规模游行。上千村民上街示威,高呼“向乌坎学习”——这就是榜样的力量。
  如果上述这两项能够形成良性循环,则天朝的希望大大滴!


★互联网的作用


  考虑到有些网友对现状比较悲观,俺在本文的最后,顺便说一下互联网的作用。
  最近10年来,互联网在天朝得到迅速普及,实在是千载难逢的良机。就拿俺正在写的博客来说。如果没有互联网,俺的观点不可能被几万人看到,俺也不可能跟这么多不知名的网民进行交流。这也就是党国为啥一直很惧怕互联网并且不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去研发 GFW 的原因(关于这点,请看《党和互联网的较量》)。
  在互联网的帮助下,越来越多的年轻网友,开始摆脱被洗脑的状态,逐步认识党国的真面目。虽然素质高的民众,目前比例还很低。但是借助互联网,这个比例有望在几年内得到大幅提升。大伙儿不妨对比一下10年前的911事件和去年的日本地震——911的时候,天朝有非常多的网友幸灾乐祸;到了日本地震时,这类脑残明显少了。所以,俺对于网民(尤其是年轻网民)素质的提升,还是很乐观滴。
  今后,俺会利用本博客的优势(位于墙外、不怕河蟹、粉丝众多),继续写一些和提升素质(尤其是政治素质、心理素质)有关的帖子,也算是为“反党反共”事业尽微薄之力 :-)
  说到这里,顺便感叹一下:韩寒同学经常强调素质的重要性,但是他好像没有写太多的博文,来帮助网友提升素质;反而是打口水仗的博文,韩同学写得挺勤快的(最近连发5篇)。


回到本系列的目录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01/revolution-2.html

56 条评论

  1. 编程兄,新年快乐,刚刚给你发了个邮件,望回复

    回复删除
  2. 博主新年快乐,看你的博客已经2年了,知道很多天朝内根本不可能知道的事件~~~~

    回复删除
  3. to 楼上的网友:
    回复的速度真快啊。

    也祝各位
    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to 1楼的网友:
    俺给你回邮件了。

    回复删除
  4. 楼主好人啊!祝新年快乐平安!
    FANQIANG启蒙还是从楼主这儿开始的呢。
    不再:被愚弄了,可自个儿还浑然不知!

    回复删除
  5. 新年好呀博主。
    韩寒的文章看着很爽,但是没有建设性。最近的口水仗真是让我无语。

    回复删除
  6. 放到古代,韩寒就是一狂生而已
    在古时候狂生是什么地位?能直达天听的,也就是博上位者一笑
    没那么大本事或是机会的,也就是当地的一笑谈而已
    也就是托了现代传媒和互联网的福
    能使他的“狂言”能让无数民众听到
    基数大了,自然会有“不明真相者”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另外,狂生有一个特点
    他说的话一般不太好听,似乎很一针见血
    可这些全是“符合游戏规则”的言论——在古时候也就是说是符合儒家伦常的
    那么再来看韩寒的话,我想诸位应该能闻到他义愤填膺下掩盖不住的伟光正了吧

    回复删除
  7. 冒出来说声谢谢。能听到真话的感觉真好。

    回复删除
  8. 编程前辈, 新年快乐!!! 万事如意! 加油! 我每天开GReader都先看编程随想的博客黑了没有~~

    回复删除
  9. 哎,说实话关于“革命”的确想了许多,不知如何是好,看了你写的也没有太多信心。最近想的最多是从PARTY内部进行,可是依然面对很多的困难,最重要的是既得利益和个人理想的对立,还有周围同志是否支持。那天看到一新闻说,日本80%参加成人礼的年轻人想要变革!可是我们这一代年轻人呢?有几人有?历史的重担一定会到我们这一代手里,可是我们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回复删除
    回复
    1. 你的提问很让我拷问了自己。太少的人能时刻的拷问自己。未来的发展,竞争。个人要做的准备。

      删除
  10. 随想兄:
    要说现实的,我对你的观点都不赞同。理由如下:
    1,随着我对英美政治学的了解的增多,我觉得中国的相关知识连他们的皮毛都没有学到;不但如此,反而避开该学的专门传播错误和混乱的东西;
    2,要知道中国的司法体系其实模仿的纳粹法西斯的那一套,对英美法系统则表面声称与他们合作,然而不过仅仅拿一些时髦称谓以掩饰它的反正义的实质。看看国内那些少量正直的律师的遭遇就知道了。
    3,除了英国,现代国家要想建立成一个法治的正常的国家,没有庞大的律师群体是不可能想象的,美国现在3亿人口,律师超过120万。托克维尔说英国的贵族担当了防止暴君和暴民的角色,在美国则是律师担当了这样的角色。
    4,所以我的结论就是:中国的暴政,可能只有等到世界几个西方大国实在容忍不了,最后予以摧毁。然后以类似加入英联邦的方式引入英美法系以及相应的民主政治运作方式。作为一个群体,我认为中国人自己没有能力建立一个正常的统治秩序,不过作为被统治者,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因为日本韩国等等国家已经证明这并不需要太高的素质。

    回复删除
  11. to 楼上的楼上:
    俺觉得:党从内部开始瓦解(类似苏联那样),可能性很小。

    如今的官场处于一种逆向淘汰——正直的清官会死的很难看(想想湖北的冉建新吧)。
    混得好的官员,几乎都是同流合污之辈,且都是既得利益集团。而既得利益者最大的愿望就是维持现状。

    更多分析,请看俺先前的帖子《我们还能指望什么》。

    回复删除
  12. to George Huang:
    看来你是本系列的热心读者,在前一帖《谈革命[1]》也发表过高见。

    你说的第2点,俺很赞同。
    其实天朝同纳粹的相似之处很多,不光是法律方面。
    最近有英国历史学者出书,分析了在纳粹统治之下,德国民众不可能自发产生革命来颠覆纳粹政权。
    这个结论同你在第4点提到的结论,有某些相似之处。

    不过,俺没有你这么悲观,理由如下:
    纳粹统治的德国,更加类似于文革时期的中国。最根本的相似之处在于:90%(甚至99%)以上的民众被深度洗脑。
    所以,在文革期间,大陆民众也几乎不可能发生推翻中共政权的革命。

    但是现在不同了!
    科技的进步(尤其是互联网的普及)已经把极权的铁幕,撕开一道裂缝。已经有不少网友开始接触到铁幕之外的东西,并开始拒绝被洗脑。
    从“被洗脑”到“拒绝被洗脑”,这个过程是不可逆转的。所以,今后摆脱洗脑状态的民众会越来越多,从而使得党国的统治难度加大。

    最后补充一下:
    很多网友担心中共太强大,难以推翻。
    俺反倒觉得:推翻中共政权不是主要的难点。
    主要的难点在于:推翻现政权之后,如何用尽可能短的时间,建立尽可能完善的新制度。

    回复删除
  13. to 孤独的猫:
    你对韩寒的分析,很有意思 :)
    尤其是最后一句:“诸位应该能闻到他义愤填膺下掩盖不住的伟光正了吧”

    回复删除
  14. 呵呵,看来我们有很多共同的看法。继续:
    1,从政治学上讲,共产主义与法西斯(维基上将纳粹主义也归为法西斯主义)没有太大的区别,不过我前贴强调的是它对独立司法体系的影响。在这个领域中,它们的干预模式也差不多,纳粹德国的司法体系也是完全接受纳粹党的领导的,稍有不同的是纳粹做的公开些,不像土共这样偷偷摸摸鬼鬼祟祟,比如法官需佩戴纳粹标志。不知道这位历史学家是谁?
    2,同样,我也认为建立新制度是关键,不过我不会用“完善”,我会用“正当”。我想我们之间的分歧主要在于:第一,我认为从共产国家转变为正常国家是迄今最困难的政治难题,哈维尔好像表达过这个意思,所以首先不能有过高的预期;第二,研究捷克的转型也许很有参照意义。不过像中国这样一个几千年从暴君到暴民不断反复的国家,仅仅靠翻墙就能预备转型,这样的理由我想无力支持你的结论。

    回复删除
  15. “主要的难点在于:推翻现政权之后,如何用尽可能短的时间,建立尽可能完善的新制度。”

    这是大实话。如果把天朝看做病人,土共视为毒瘤。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才能在少流血的情况下割掉毒瘤,并且尽快让病人恢复健康。

    割掉毒瘤不容易,但是方法有很多。即便是大出血,最后也能吊住病人一条命。问题是后面的复健过程。现在不是过去的近乎无菌状态(大东亚时代)。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一旦病人进入了虚弱状态,各种外国病毒会争先恐后的进来——当然,土共现在也有挟洋自重之势,所谓的“求稳”就是如此。

    问题是,简单粗暴的手术方法虽然割瘤简单,可是后面的复健却难之又难。搞不好就是后遗症并发症一大堆,没个几十年治不好。可是想等医疗技术进步一些后再治呢?瘤子则会不断吸取病人的营养,日后的处理难度会更大——就看两者的竞赛是谁更快了。

    个人对病人的病情报以悲观。怎么看都是大出血的割掉和等着它自己爆了后再大出血两种结果而已。想要做个微创手术就解决,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PS:韩寒,为什么这人有着刺头之名还能活的那么滋润呢?
    因为他说的话好像一针见血,实则根本不到点子上,对方根本就不疼。或者说,他的话不过是“挠痒痒”罢了。让看的人舒服了,可是过一会儿还是奇痒无比。
    说白了,韩寒不过是个维新派,或者说是逃到日本后的维新派(保皇派)。而且他充其量不过是个康有为,连梁启超都算不上,更别提谭嗣同了。虽说孙医生志大才疏,但好歹他给李鸿章上书后就翻墙闹革命去了。韩寒,最多也就是能来把公车上书,然后继续玩他的赛车去了。

    回复删除
  16. to George Huang,

    你的想法说到底就是“让西方殖民三百年”。我觉得难以实现。未来必有一战基本是肯定的,但是谁打谁,怎么打还很难说。

    中国现在民族主义情绪高涨,大有文革之势,这样极端的思想只能产生专制而不是民主。我也不认为中国人民可以通过自己达到民主。博主説乌坎,但是事后尸体似乎也没有归还,村民却不再继续闹了。这说明目前群众根本不是争取民主,而是借“民主”之名来和政府博弈,争取一点利益而已。

    最后请不要把共产主义和纳粹联系在一起啦,真正的共产主义是无政府的。实际上,现在的开源社区,以及各种盜版党自由分享党,就是在虚拟世界里的原始共产主义啊(微软反对开源用的就是这样的理由)。google一下open community and communism,有很多讨论的。

    回复删除
  17. 错了,是open source community

    推特上有个香港的程序员(民国无双的作者)对此是这样説的:"一个电脑天才没钱买电脑写不出程式,一个有钱的家伙有电脑却写不出什么来,那有钱的家伙把电脑让出来不是理所当然的嘛"

    回复删除
  18. to greenmarch:
    对你的想法我完全不认同。
    1,“让西方殖民三百年”,不知你如何从我的论述中得出这种结论的?请问日本是让西方殖民吗?但是毫无疑问,日本的宪法亦即日本的政府是以美国为主体的西方给予的。这句话在二战之后就过时了。
    2,共产主义与法西斯主义就是双胞胎,请举出“无政府的共产主义”,别说这是你的梦话。

    回复删除
  19. to greenmarch again:
    你的这些想法只是表明你对政治学还未入门。

    回复删除
  20. 共产党的智库和宣传员要是看到这里,应该都在冷笑吧,无用的学理啊,希望有一天换它们郁闷。

    回复删除
  21. to George Huang

    “中国的暴政,可能只有等到世界几个西方大国实在容忍不了,最后予以摧毁。然后以类似加入英联邦的方式引入英美法系以及相应的民主政治运作方式。作为一个群体,我认为中国人自己没有能力建立一个正常的统治秩序,不过作为被统治者,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因为日本韩国等等国家已经证明这并不需要太高的素质。”
    ——从这里得出的。日本是特例,近代唯一一个自学了西方制度的国家。能再举个别的例子吗?韩国?

    难道历史上有任何一个国家走的是‘共产主义’路线么?苏联还是天朝?别开玩笑了,它们只是借用这个名字而已。我举不出无政府共产主义实现的例子,难道你就能举出有政府共产主义的例子?

    回复删除
  22. to George Huang again

    如果放低些要求,实际上无政府共产主义从1936年西班牙革命时期就实践过。具体请查维基。

    乔治奥威尔在Homage to Catalonia一书中对这场实践的描述如下:
    I had dropped more or less by chance into the only community of any size in Western Europe where political consciousness and disbelief in capitalism were more normal than their opposites. Up here in Aragon one was among tens of thousands of people, mainly though not entirely of working-class origin, all living at the same level and mingling on terms of equality. In theory it was perfect equality, and even in practice it was not far from it. There is a sense in which it would be true to say that one was experiencing a foretaste of Socialism, by which I mean that the prevailing mental atmosphere was that of Socialism. Many of the normal motives of civilized life—snobbishness, money-grubbing, fear of the boss, etc.—had simply ceased to exist. The ordinary class-division of society had disappeared to an extent that is almost unthinkable in the money-tainted air of England; there was no one there except the peasants and ourselves, and no one owned anyone else as his master.

    无政府共产主义是建立在完全的个人主义基础上的,和民族社会主义(纳粹)完全是相反的两极。别把列宁那套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拿来套无政府共产主义!

    回复删除
  23. to greenmarch:
    呵呵,如果你把西班牙内战的无政府状态视为值得谈论的东西,请同样注意维基的两个数据:The Civil War claimed the lives of over 500,000 people and caused the flight of up to a half-million citizens.(http://en.wikipedia.org/wiki/Spain#Spanish_Civil_War)。(内战造成了超过500,000人的死亡,以及500,000人逃离西班牙)奥威尔的政治小说成就无人可比,但是他的专业政治知识还是欠缺了很多,在这方面倒不如多了解一下丘吉尔。

    回复删除
  24. to George Huang

    首先内战不是无政府造成的,战争的开端是“The war began after a pronunciamiento (declaration of opposition) by a group of right-wing generals under the leadership of José Sanjurjo against the Government of the Second Spanish Republic, at the time under the leadership of President Manuel Azaña.”

    第二,我也说了“降低一些要求”,本次实践如果没有内战,确实是不太可能发生的,而且因为当时的文明发展程度,只能局限在农业和小手工业。但内战和本次实践的因果关系你不能弄颠倒,不能把法西斯佛朗哥的罪推给它。

    奥威尔是亲自体验过本次实践的,如果本次实践是邪恶的,一个写出1984的作家,观察力会迟钝到不足以发现其邪恶么?关于丘吉尔,奥派倒是对他有一些有趣的评价,看看http://mises.org/daily/1450

    总之,无政府共产主义不是人能通过政治手段实现的,沿着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自然会有实现的可能性。这和走左翼路线的共产主义实践不同。不过反正我们到死也验证不了,所以随便信与不信吧。

    回到中国的问题,说来说去,难道现在最现实的办法不是肉身翻墙么?改变别人困难,改变自己很容易。

    回复删除
  25. 中国人聪明人很多,也盛产很多类似韩寒这样的聪明的怪物,这让我想起了前段时间的笑蜀,想起了去年年初在推特上呼吁国内末利花革命散步时,推特上有个叫武文建的人(此人还算是8964的前辈,和很多民运圈人士还很有关系,现在是搞绘画的艺术家,也不知道他那恶心的油画能不能骗到钱骗到女人),此人说呼吁末利花散步的人是诱骗怂恿别人去送死,说呼吁末利花革命的人都是些无知的红卫兵,等等奇谈怪论,类似武文建这样的怪物是属于哪种精神病?

    回复删除
  26. 现在武文贱 @laowu1989 又骂韩寒这个小逼孙子,类似这些的艺术家文学家怪物到底都是属于哪种精神病啊?(我也不是那圈子玩民主的,只是听说武文建此人还算是8964的前辈,和很多民运圈人士还很有关系,现在是搞绘画的艺术家,也不知道他那恶心的油画能不能骗到钱骗到女人)。

    回复删除
  27. 我个人是赞同韩寒的看法,我所了解的普通百姓,并不关心政治,关心更多的是自己能不能赚钱,能不能发达,能不能有更高的地位。至于其他人的死活,在事情没有牵连到自己身上前都是懒得管的。

    别看网上叫嚣要革命,要推翻CP的人那么多,实际有几个敢做?或者说大部分都是想要借助外力来实现自己野心的人而已。

    维权和上访的人里,真有冤屈和无理取闹的人比例各占多少?

    一个社会想要变革,首先是每个人要有自觉去学习和改变自身,改变自己再影响其他人,我认为这才是韩寒所想说的素质问题。

    把希望寄托于外部势力和外人,而不是脚踏实地地去做事,这是我不看好所谓民主斗士的关键,这个社会的问题不仅是政党体制的问题,更多人民的问题,习惯了被管理的国人,习惯了把国家领导人比喻成皇帝的民众,会有那种自觉主动性去改变?

    回复删除
  28. to楼上的,借助外力100%是个笑话,说谁人有野心也是笑话,各国的权利财富的掌控者们这都乐于接受现在这样的中国,虽然把理想说成野心也可以,不过,不公平。另外,对习惯了被管理的人民的说法不能认同,也许习惯有皇帝,但也都知道宁有种乎,说人民们自私可以接受,咱都不傻,就是缺德。

    回复删除
  29. 韩寒绝对是支持政府体制改革的,骂他的人恐怕根本没搞清楚他的真实意思。

    明显共党自身不会主动推行体质改革,内部支持改革的肯定只是小部分,大量的既得利益群体不会舍得放弃现有的权势,也就是说需要外部推动改革,因为中共一直以来的封锁消息和愚民政策,绝大多数人都缺乏自由民主的思维,另有一部分人意识到了但更倾向于加入这个团体,看看每年公务员的热门程度就知道了,还有相当一部分人自暴自弃认为自身起不了作用,甚至都懒得和别人交流这些想法,他们常说的只是“你们怎么没行动呢,就只会抱怨”,难道每个人都要去做出极端的行为吗,目前普遍国人的素质很低,无法形成足够多数的人来主动要求政治体质改革,这点韩寒说的一点不错。

    如果政府愿意主动改革,难道你们认为韩寒会是反对政府改革的吗,他说的只是因为民众素质不够所以无法推动改革,但如果政府主动改革,民众素质再低都不是问题。

    韩寒这样有影响力的人愿意谈论这些问题引发一部分人的思考已经是他所能做的“极限”了,不至于每个人都像艾未未这样吧,而且艾未未还只是维权而已就被迫害成这样了,要是要求改革那就是刘晓波那样入狱了。

    每个希望改革的缺乏社会影响力的普通人,我们能干的只有保持自身的价值观,不同流合污,尽可能的改变身边的人,引发他们的思考,不要憋着不说,你说出来,身边同道中人才知道自己并不孤单。

    现在最不满的就是那些知道一些情况也对现状不满,但又不乐意谈论反而讥讽谈论的人缺乏实际行动认为你根本改变不了现实说个屁,莫谈政治,不如管好自己的一点生活琐事,这类人真正的让人愤慨。

    回复删除
  30. to 楼上 & freeandwind

    说到韩寒同学,他的问题在于:
    1、他写的东西以时评为主,虽然看完之后大快人心,但是并不能让人学到太多东西。
    2、他在韩三篇中强调的素质,恰恰是对于政治变革而言不太重要的那类素质。而对于政治变革而言很重要的素质,他历来很少提及。

    其实捏,俺不想过多地纠缠于“韩同学的立场问题”。考虑到韩粉数量众多,纠缠于此,只会陷入口水战。
    倒不如多花些精力,继续发一些普及“有用素质”的博文。

    虽然对韩寒的看法不同,不过二位的某些观点(脚踏实地,从自己做起),俺还是比较赞同的。

    回复删除
  31. 說得好。

    我是台灣人,這些年對兩岸的觀察同感。天朝牆內的事情我就不多言,牆內人一定比我熟悉。

    以台灣而言,從專制到真正的民主,我認為目前尚在路半。國民黨依然有他的派系操作問題,而民進黨自從得過權力,也開始有腐敗的味道,我認為這些都是人性的必然。台灣選舉有些亂象,也不是什麼不正常的事情。朝真正自由民主之路,雖然進展很慢,雖然尚有不足,但是在素質也好制度也好,都是一直在爭取、改進、補洞。固有的既得利益者跟不願改變者必然阻撓,但是只要制度不改,難以確保良好的想法跟素質被留存,台灣也有被國家逼走、放棄或者直接死於冤獄的真材實料人物存在的(不管是哪一黨派),而只要素質不前進,那這些制度則從根本上缺乏了根基,難以持久與落實到每一人身上,甚至淪為民粹。

    如同本文主旨指出的,我個人是完全看不出制度跟素質有什麼不能並進的理由,不,不如說我完全看不出有什麼理由不該努力讓他們並進而偏廢之。事實上我非常期待中國可以自由、正常化,可以更富強。只是假設,如果台灣真因為新中國自由而富強了所以被統一回去,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講難聽點在我的想法中也無所謂好壞(現在是真真切切的實質上獨立,但是未來會不會保持獨立,這議題我只想選對台灣人民最有利的那一邊,咱總是對鄉土很自私的),但現在的天朝而論,台灣人是真傻了才想當其子民。誰喜歡平白無故跳沒好處的坑來著?把自己的人權跟尊嚴平白無故讓給人踐踏嗎?還讓給一個拿一排飛彈對著自己(還射過呢)的惡霸呢(大笑)

    韓寒這陣子引起的一連串風波,還有艾未未、翻牆黨們的東西我都一直在關注,偷偷加油吶喊支持。對於任何想法跟做法我都覺得不錯,畢竟尊重所有人的想法跟做法,還有權益,確保他們都是真正算數,私認為這才是所謂的民主最該重視的根本。至於制度啊做法什麼的,都只是為了鞏固這些東西而存在的。而那些想法,則是整套制度的根基。事情是人做出來的,人得想那麼做事情才真正辦得成,不是嗎?

    上面對於民主的看法部分其實主要來自於對於台灣自己的省思,但我認為應該不局限於台灣才是。只是單純有感而發。

    回复删除
  32. 說得好。

    我是台灣人,這些年對兩岸的觀察同感。天朝牆內的事情我就不多言,牆內人一定比我熟悉。我講點台灣這邊的情況提供佐證參考。

    以台灣而言,從專制到真正的民主,我認為目前尚在路半。國民黨依然有他的派系操作問題,而民進黨自從得過權力,也開始有腐敗的味道,我認為這些都是人性的必然。台灣選舉有些亂象,也不是什麼不正常的事情。朝真正自由民主之路,雖然進展很慢,雖然尚有不足,但是在素質也好制度也好,都是一直在爭取、改進、補洞。固有的既得利益者跟不願改變者必然阻撓,但是只要制度不改,難以確保良好的想法跟素質被留存,台灣也有被國家逼走、放棄或者直接死於冤獄的真材實料人物存在的(不管是哪一黨派),而只要素質不前進,那這些制度則從根本上缺乏了根基,難以持久與落實到每一人身上,甚至淪為民粹。

    如同本文主旨指出的,我個人是完全看不出制度跟素質有什麼不能並進的理由,不,不如說我完全看不出有什麼理由不該努力讓他們並進而偏廢之。事實上我非常期待中國可以自由、正常化,可以更富強。只是假設,如果台灣真因為新中國自由而富強了所以被統一回去,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講難聽點在我的想法中也無所謂好壞(現在是真真切切的實質上獨立,但是未來會不會保持獨立,這議題我只想選對台灣人民最有利的那一邊,咱總是對鄉土很自私的),但現在的天朝而論,台灣人是真傻了才想當其子民。誰喜歡平白無故跳沒好處的坑來著?把自己的人權跟尊嚴平白無故讓給人踐踏嗎?還讓給一個拿一排飛彈對著自己(還射過呢)的惡霸呢(大笑)

    韓寒這陣子引起的一連串風波,還有艾未未、翻牆黨們的東西我都一直在關注,偷偷加油吶喊支持。對於任何想法跟做法我都覺得不錯,畢竟尊重所有人的想法跟做法,還有權益,確保他們都是真正算數,私認為這才是所謂的民主最該重視的根本。至於制度啊做法什麼的,都只是為了鞏固這些東西而存在的。而那些想法,則是整套制度的根基。事情是人做出來的,人得想那麼做事情才真正辦得成,不是嗎?

    上面對於民主的看法部分其實主要來自於對於台灣自己的省思,但我認為應該不局限於台灣才是。只是單純有感而發。

    回复删除
  33. 其实,我觉得驳斥“素质低,不适合民主”,直接用被共产党奉为至高无上的马克思,就在其著作中明确反对马尔萨斯主义,即马克思认为人口因素不能决定社会制度。

    回复删除
  34. to fafa igarashi
    感谢写了这么长的评论。
    大概是你的评论太长,被Google误判为垃圾留言 :(
    俺刚刚把你的留言恢复出来。

    台湾的民主化过程,有很多地方值得大陆借鉴。
    俺感觉这次的大选,比前几次更加成熟。
    三方候选人都不太用“负面招数”助选。

    据说4年前蔡英文刚接掌民进党时,民进党由于财政困难四处募捐。居然有不少泛蓝阵营的民众也给民进党捐款。他们觉得:台湾不能缺少反对党,不能让国民党一家独大。
    从此事可以看出这些民众的政治素质——他们已不再局限于单纯的党争。

    回复删除
  35. to 编程随想同学:

    说到韩寒同学,他的问题在于:
    1、他写的东西以时评为主,虽然看完之后大快人心,但是并不能让人学到太多东西。
    ---------------------------

    这个评价,我觉得放在李承鹏之流的“口水友”上更合适。
    另外我对韩的看法与你和你博客的大部分看客都不同,不过支持你发的每一篇。:)

    回复删除
  36. 很欣赏兄台见识,但所言未免片面
    这样吧,我们交换一下友情链接,如何?

    回复删除
  37. to SLY SLY
    咱们不妨邮件交流一下

    回复删除
  38. 反党反共的事业,要不要看九评共产党呢?比如,港台游就有很多

    回复删除
  39. 韩寒这样有影响力的人愿意谈论这些问题引发一部分人的思考已经是他所能做的“极限”了,不至于每个人都像艾未未这样吧,而且艾未未还只是维权而已就被迫害成这样了,要是要求改革那就是刘晓波那样入狱了。
    -------------------------------------------
    他所能做的极限根本还可以延伸...我若是韩寒...我会找个茬让当局迫害我..逮捕我..而且这个逮捕一定要显得极端不正当...这样就好玩了...因为知道韩寒.崇拜韩寒的人..肯定比知道刘晓波..八九六四的人多.....

    回复删除
  40. 看了孤独的猫在评论韩寒,或许历来大部分百姓的态度都是期望一位伟人来改善自己的生存现境,自己把风险降到最低然后看着那个人在孤军奋斗。但每个人都有各自顾虑,又何必对某个公民抱有太高期望。我们更应该去要求去监督收我们税的伟光正,而不该去要求一个公民。我们这个社会大部分的人有一定的公识,但却又在‘孤愤’或相互指责。为什么我们不像向博主学学,传播一下翻墙工具,让看到真相的人越来越多,先从思想上解救身边的人,而不是期望某一个人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儿,毕竟国家是每个公民的,应该由每个公民尽可,能地参与进来。坐以待毙和坐享其成都不可取。

    回复删除
  41. 博主,告诉你个不好的消息,我宿舍另几个家伙不要翻墙软件,宁愿呆在墙内

    回复删除
  42. TO 前5楼的网友
    “九评共产党”因为是法轮功人士写的,其中掺杂了不少法轮功相关的内容。
    如果要看的话,建议只看:1, 2, 3, 6, 7

    TO fengmoyan
    俺同意你说的:
    改变天朝的现状需要每个愿意改变的人参与进来。既不能坐以待毙也不能坐享其成。
    最后这句概况得很好!

    TO 前1楼的网友
    对于懂得翻墙的人而言。普及周围的人翻墙,并不是很难的事情——关键要找准目标人群。
    其实,并不需要教会周围的每一个人翻墙,这不太现实。因为总有一些人已经被彻底洗脑,无可救药。
    如果每个会翻墙的人,都能教会身边5-10个人,那这个扩散效应就已经很明显了。

    回复删除
  43. 楼主, 如果你经常接触90后;反正我觉得这个国家连未来的希望都没有了。

    新生代基本没有正义概念,在物质和洗脑的双重影响下,互联网的信息同步在未来花朵的头脑里剩下的只是资讯娱乐化。
    可能你我认为理智和正义的人应该有很多, 即使很多, 在15亿人里面有百分之几? 5%是远远不够的, 你在街上被机动队围观的时候,他们正在家中远远遥望, 这样的革命,或者讲,让这片土地变得更美好的行为,意义是什么?

    不是历史原因,而是这个土地的人需要这样的政府和政体。

    如果我们真要做些什么,最好的办法,是为有志逃出这个matrix的人准备好方法和地方。

    回复删除
  44. To楼上的..
    美国社会以前也认为雅皮士..嬉皮士一代是垮掉的一代..怕他们以后没有担当....但是事实证明..这种担忧是没必要的....

    回复删除
  45. TO 前2楼的网友
    虽然80后、90后的年轻人,有很多确实不关心政治。但是,这种情况正在发生变化。
    由政治制度引发的诸多问题(包括就业、买房、通胀),对年轻人同样具有杀伤力。某些情况下,杀伤力更大。
    俺在《回顾六四系列》的开篇中,说过:
    “你可以不关心政治,但是政治会来关心你”。
    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这一点。

    要实现天朝的政治变革,首先就是要让更多的人意识到政治制度问题对自己的影响;其次再想办法推动非暴力抗争。

    俺在本系列后续博文,会介绍一些想法。

    回复删除
    回复
    1. 可能对改变悲观的人,或多或少有一点误区,认为出来革命的人,必定大公无私,完全置个人利益于不顾,其实这正是共产主义宣扬的革命典型。

      现代政治,需要的只是每个人从臣民转变为公民-只要普通人索取自己的正当权利,极权体制就不得不崩塌。从苏联到东欧,共产主义的崩溃并没有多少血腥,因为这个制度的特权,建立在剥削大众基本人权(从知情权、财产权到表达权、投票权)的基础之上。

      没有对言论自由的剥夺,就不会只有党一个声音;没有对新闻自由的剥夺,就不会举国媒体一份通稿;没有对结社自由的剥夺,就不会有一党独裁,一团独大;没有对集会自由的剥夺,就不会举国噤若寒蝉,冤狱横生。类似的例子可说不计其数,比如个体的土地产权 vs 政府和房地产商对房价的操纵。

      所以素质论,只在极其贫困的情况下成立,没有面包,何谈自由,一旦离了贫困,自然想要自由,政治意识由此萌芽。有了财产就不想被肆意征税,有了麦克风就想自然高歌,政治就体现为你我不想被政府/政党剥削的权利。这种对自我权利的维护,并不需要什么高风亮节,高尚情操,恰恰是越自私越好(笑)。

      Maslow的需求层次论,或者政治学研究的民主触发点都可从侧面证实,日经有篇文章也不错,从文化的角度探讨经济/社会条件对个人的影响。http://cn.nikkei.com/columnviewpoint/column-special1/2721-20120618.html。

      民主触发点大概在人均GDP 12000美金左右,中国在9000上下,考虑贫富差距和收入占GDP比例过低,估计要修正至7-8000。因此在较富裕开放的沿海和城市区域,较年轻的80和90后会最早开始民主诉求。这类似苏联和台湾的70年代。

      删除
    2. TO Ho Steven
      多谢分享网文 :)

      俺同意你提到的,关于经济水平和民主化之间的相关性。
      最近几十年的民主化转型(尤其是“非暴力革命”),主要是从大城市开始的。因为大城市的经济水平高于偏远农村。
      俺觉得天朝的大城市,在经济水平方面已经具备了民主化的条件。
      但还需要多普及【心理素质】和【政治素质】。

      删除
  46. 博主的博文俺一一拜读,很有见地,支持支持再支持,对你顶礼膜拜了!

    回复删除
  47. 如国父说的,真是因为民智未开,素质低才更需要民主自由的政治制度。如同说不能因为没有文化就不能读书。

    回复删除
    回复
    1. 同意你说的。
      如今很多拿“素质论”来说事儿的人,其实只是把“素质论”当成拒绝变革的借口而已。

      删除
  48. 现在的情况是,伟光正的互联网管制一步步加深,很多游行活动被掐死在了萌芽里。编程兄怎么看呢?随着朝廷的管制能力不断加强,会不会导致完全灭绝游行?

    回复删除
  49. 对编程兄有几点建议
    1. 希望加入检索功能
    2. 希望有一个更全面详细的导航页
    3. 希望制作一个小白大礼包(一个有逻辑地整理了基础信息的网页),方便进行反洗脑工作。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