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评论

回顾六四系列[17]:“四·二六社论”出笼的经过

  上一个帖子介绍了“4·26社论”发布之前,民间(尤其是大学生)的动向。今天来聊一下,当年朝廷发布社论的决策过程。


★4月22日,老赵提出三原则


  俺在前面的帖子已经介绍了4月22日的胡耀邦追悼会。
  在追悼会结束的时候,几位朝廷要员(老赵、李鹏、杨尚昆...)送邓小平离开大会堂。老赵当着几位朝廷高官的面,向老邓提出了处理学潮的三条原则性建议,并得到老邓的认可。既然老邓认可了,在场的其它几位高官也无异议。
  以下是赵紫阳的三条原则:
1. 追悼会结束,社会生活应进入正常轨道,对学生游行要进行劝阻,让他们复课。
2. 无论如何要避免流血事件,但对打、砸、抢、烧、冲违法行为应依法惩处。
3. 对学生采取疏导方针,开展多层次、多渠道和多种形式的对话,互相沟通,征求意见。
  这三条原则在《改革历程——赵紫阳回忆录》、《李鹏日记》、《天安门文件》中,都得到印证,说明是可信的。从这三条原则来看,老赵希望通过温和的方式给学运降温。而且这三条原则得到当时几个主要领导人的一致同意。
  即使是保守派的李鹏,也认可这三条原则。在李鹏23日的日记中有如下叙述:
我和乔石同志商量,以赵紫阳刚走时说的三条原则为内容,发一篇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并由中央向各地发一电报通知,提出处理当前学潮的三条原则,强调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做好学生工作,维持社会正常秩序,坚决制止一切打砸抢不法行为。
  俺个人觉得:如果当时的朝廷严格按照这三个原则处理学运,后来就不至于发生血腥镇压的惨案了。


★4月23日,老赵出访朝鲜


  按照原定计划,老赵在4月23日下午4点离开北京,出访北朝鲜一周。
  以当时的政局,老赵有理由推迟出访。早在新华门事件(4月20日)的时候,副总理田纪云(改革派骨干)就曾力劝老赵推迟访问。但是老赵坚持按原定计划去北朝鲜。为啥捏?俺觉得有如下原因:
1. 老赵低估了学生的热情——他认为追悼会之后,学生的热情会逐渐消退。
2. 当他提出的三原则被老邓认可之后,他更加觉得,事态会很快平息。
3. 他低估了保守派的阴险(后面会提到)。

  老赵走了之后,排名第二的总理李鹏就名正言顺代理主持裆中央的工作(这就是传说中的“监国”)。这样一来,李鹏就有机会从中搞鬼。别看李鹏长得傻,政治手腕很会耍。他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狠狠地搞了一下。


★4月24日,李鹏彻夜开会


◇北京市委挑头


  就在老赵离开京城的第二天上午,北京市长陈希同找到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两人的对话如下。请注意,陈希同首先使用了“动乱”这个关键词汇。
陈希同:
锡铭同志,全市高校统一的非法学生组织昨晚成立。这场学潮已公开出一支有组织、有计划的非法学生组织来领导,这是公开的反动组织,其根本目的就是想在北京掀起一场动乱
李锡铭:
事态的确已发展到非常严峻的程度。关于北京的局势,我们是否专门向中央政治局汇报一次?
陈希同:
要不,我们先找老领导万里汇报一次,听听他的意见再作决定。
李锡铭:
那就请你与万里同志通个话,越早见他越好。
(上述对话摘自《天安门文件》)

  《天安门文件》一书还提到:
  李陈二人在下午15点去人民大会堂找万里,让万里拿主意。万里这个人,在经济方面是改革派(主政安徽的时候,搞了很出名的“包产到户”),但政治方面像是墙头草(后续帖子还会提到万里的这个毛病)。再加上万里当时是人大委员长,属于无实权的花瓶。所以当李陈二人找到他,让他拿主意的时候,万里就把皮球踢给李鹏(毕竟李鹏是监国嘛)。李鹏接到万里的电话——简直求之不得——当即提出连夜召开碰头会。

  另据官方的《1989北京制止动乱平息反革命暴乱纪事》(第41页)记载:
24日下午,中共北京市委、北京市人民政府向万里同志汇报了面临的严峻形势。
16:00,中共北京市委召开常委会议,分析研究当前北京市形势。会议认为,北京市的学潮形势已经十分严峻。
......
这几天学潮的发展已经造成了大规模闹事的既成事实和继续扩大闹事的态势。这种态势的出现并不是偶然的,是长期以来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泛滥,地下组织、非法组织猖狂活动造成的,党内党外、国内国外敌对势力勾结发展的结果。
  从上述记载可以看出,李陈二人在15点找万里谈完之后,16点就赶忙开了北京市委的常委会。之所以如此紧锣密鼓,就是要赶在晚上的政治局碰头会之前,先得出一个结论(会议纪要),然后拿到政治局会议上去说事儿。

◇李鹏召开政治局碰头会


  当晚20点,李鹏主持政治局碰头会。据《李鹏日记》记载,主要有如下朝廷大员参加(也算是辛苦加班):
李鹏(政治局常委)、乔石(政治局常委)、胡启立(政治局常委)、姚依林(政治局常委)、杨尚昆(政治局委员、八元老之一)、万里(政治局委员、人大委员长)、田纪云(政治局委员、副总理)、宋平(政治局委员)、李锡铭(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丁关根(政治局候补委员)、陈希同(北京市长)、李铁映(国家教委主任)、何东昌(国家教委副主任)等。
  李鹏一上来的发言就给会议定了基调:
今天主要听取北京市委和国家教委关于首都高校情况和社会发展动向的汇报。众所周知,自胡耀邦去世到今天,首都几十所高校学生已由写大小字报、上街游行、罢课发展到公开成立非法学生组织,极少数人操从并利用了学生,形势已经十分严峻。
  接着,北京市委和国家教委这两班人马,纷纷夸大事态的严重性。下面是俺摘录自《天安门文件》的部分发言,粗体是俺标注的,小括号中的斜体文字是俺加的注解。
李锡铭:
几乎所有的团委书记和学生会主席都反映在校很孤立,一些学生会被污称为“伪学生会”。相反,非法成立的学生自治会都理直气壮。总之,邪气已经压倒正气。
陈希同:
这次学潮涉及面之广、参加学生之多、情况之严重,是改革开放以来从来没有过的。到目前为止,首都已有三十九所高校近六万名学生罢课:有的继续张贴大字报,散发传单,制造谣言,蛊惑人心:有的成立非法组织,抢占学校广播站,强制解散学生会:有的上街演讲,组织募捐,派人到工厂、中小学和外地串连,企图煽动全国性的罢课、罢工。可以说,首都的学潮已经由原先学生自发悼念耀邦的活动演变为一场动乱
何东昌:
这次学潮几乎已波及到二十多个大中城市所在的高等院校。无论从大字报的内容,进行的口号,以及罢课,成立非法学生组织,其目的就是煽动闹事,制造动乱,攻击党,攻击社会主义
李铁映:
教委到今天为止已发了四个通报,目的就是稳定全国高校的局势。看起来杂度很大。有可能发展成全国性的动乱
姚依林(编程随想注:此人是陈云亲信,保守派骨干,当今政体红人王岐山的岳父):
这场学潮发展到今天已经被别有用心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所利用,已经演变成一场动乱。一定要尽快予以揭露,向全社会特别是学生认清其真相,要明确表明中央的态度。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李鹏还特地提到了人大博士生的大字报(编程随想注:大字报的内容,俺在上一个帖子介绍过):
我昨天看到的人民大学博士生宣言就很赤裸裸,是公开的向党挑衅。我认为,这是一场严重的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斗争。
  会议结束时,李鹏向杨尚昆建议:尚昆同志,您是否徵求一下小平同志的意见,请他老人家听听一下常委的汇报?杨尚昆说:我去跟小平说,争取明天上午到他那里去。为啥李鹏急于汇报给老邓捏?就是想获得老邓对“动乱”这个定性的首肯。

◇俺的点评


1. 为啥李鹏及北京市委的态度,变得这么快?
  老赵是在4月23日下午4点离开北京去朝鲜访问。在老赵离开之前,北京市委和国家教委并没有提出“动乱”警告。当时的朝廷高官对于老赵的三条原则(温和处理)也没有异议。为啥老赵离开才半天,北京市委的李锡铭和陈希同,以及国家教委的李铁映,就把学运上纲上线,提升到“全国性动乱”的高度?难道23日那天有什么震撼性的事件发生吗?
  大伙儿不妨回顾一下前一个帖子。在23日那天,只有一件事情值一提——那就是北高联在23日晚上成立。难道说,成立一个学生组织,就会对整个国家造成动乱的风险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伟光正的统治也太脆弱了吧?
  所以,23日民间发生了啥事并不重要;问题的关键在于官方发生了啥事儿。那就是——23日下午老赵离开北京,李鹏临时监国。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李鹏以及北京市委为何在24日突然做出这么多动作。

2. 为啥政治局委员会被误导?
  对于这个问题,赵紫阳在回忆录《改革历程》中提了他的看法:
当时在多少万人中间没有人说些偏激、过激的话是不可能的。有十个人说了这类话,你一集中就不得了。李锡铭、陈希同他们这么做,是他们原来阶级斗争的思维方式起作用,还是别有用心,我就不清楚了。24日的常委会上把学潮定性为“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政治斗争”,并形成了会议纪要。李鹏、李锡铭、陈希同是始作俑者
  针对老赵的说法,俺再补充一下。
  在23日当天,北京出现的大字报很多(估计成百上千),真正激进的言论并不多。但是北京市委以及李鹏,故意把那些最激进的大字报拿到政治局会议上来说事儿。这是一种典型的忽悠手法——选择性披露信息。举个例子:如果你熟悉 CCAV 的“新闻联播”,应该晓得“新闻联播”惯用的伎俩是:对内报喜不报忧,对外报忧不报喜——这就是典型的“选择性披露信息”。通过这种手法,可以有效误导信息的接收者(关于此种手法的更多介绍,可以参见俺的另一篇博文《比“欺骗”更狡猾的洗脑——基于【真实数据】进行忽悠》)

3. 为啥改革派官员没有提出异议?
  参加碰头会的人里面,至少胡启立、田纪云、万里都可以算是改革派的官员。为啥他们没有提出质疑捏?俺来分析一下。
  前面说了,“选择性披露信息”具有很强的误导性。不排除某些改革派官员被其误导。另外,即使当天参会的改革派官员没有被误导,也很难对北京市委的材料提出质疑。为啥捏?
  首先,改革派官员缺乏自己的消息渠道。而北京市委有自己的消息渠道(北京市国安局)。这种信息不对称,导致了北京市委可以人为夸大事件的严重性。
  其次,胡启立和田纪云等人,相比姚依林和李鹏,无论是职务还是资历都不够。而伟光正是很强调等级森严滴。所以他们即使没有被误导,也不方便在会议上提出质疑。


★4月25日上午,老邓拍板定调


◇邓太上皇的御前会议


  25日上午9点,几名朝廷大员准时在老邓家中会合。在本系列中,这已经是邓太上皇第三次在自己的寝宫召集帝国重臣开会了。为了省事儿,俺直接摘录《天安门文件》中的会议纪要。请大伙儿仔细揣摩保守派官员的发言,尤其是俺标注粗体的地方。小括号中的斜体文字是俺加的注解。
李鹏首先代表政治局常委汇报:
小平同志,根据形势的发展,昨天晚上,我们在家的常委听取了北京市委和国家教委关于首都高校情况和社会发展动向的汇报。我们一致认为,目前北京的局势已经十分严峻。
胡启立:
这次学潮是十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全国已经有二十多个大中城市发生了学生游行示威。(编程随想注:胡启立的发言中不提“动乱”二字,也相对客观
李鹏:
游行呼喊的一些口号和大字报公开反党反社会主义,叫嚣要为清除精神污染和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翻案。把矛头直接对准以您为首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编程随想注:这是激将法
邓小平:
说我垂帘听政呢。
李鹏:
还有的公开要求政府下台,胡说什么要公开研究和讨论现有中国政治和权力问题。实行普选,修改宪法。开放党禁报禁,取消反革命罪。北京、天津等一些高校已经出现了非法学生组织。(编程随想注:关于普选和修宪,触及了老邓的底线——四项基本原则
陈希同说:
非法学生组织。如北京大学一些学生学波兰的“团结工会”在北大成立“团结学生会”。
李鹏:
这些非法组织少数头头背后还有人指使。
李锡铭:
北大非法学生组织的幕后人物说是方励之的老婆。
陈希同:
我们已要求有关部门尽快查实这些非法学生组织头头的身份和背景。
李鹏:
目前北京已发生连续两次冲击新华门事件,长沙、西安出现了“四·二二打砸抢烧事件”,武汉也已多次发生学生在长江大桥游行堵塞京广大动脉事件,这些都严重破坏了社会的安定团结,扰乱了社会秩序。我们常委的几位同志一致认为,这是一场动乱,必须依法尽快予以制止。

接下来,李鹏向邓小平汇报了中央常委碰头会的原则意见。随后,邓小平示意陈希同谈一下北京市的情况。

陈希同:
我向小平同志报告一下这两天北京高校的情况。二十三日以来,北京己有四十八所高校六万多名学生参加罢课。这次罢课有四个特点:一,制造舆论,寻求社会支持。二十三日以来,有四十二所院校学生在校内演讲、游行,争取中间派学生及教职工支持。北大、清华、师大、人大等院校的学生集中在教学楼、操场讲演、游行,主要是要求学生罢课、教师罢教,师大公开呼喊“打倒邓小平”口号。(编程随想注:特地强调“打倒邓小平”的口号,典型的激将法
......(编程随想注:陈希同说了一大通,考虑到篇幅,后面省略
姚依林:
这次学潮的性质已经发生变化,由自发性的悼念转变为一场动乱
杨尚昆:
确保全国特别是首都的正常社会秩序非常重要,我们决不能让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这次学潮制造动乱。要尽快坚决予以揭露。

最后,邓小平作总结性发言(编程随想注:请注意最后一句话——老邓已经同意“动乱”这个定性):
我完全赞同中央常委的决定。这不是一般的学潮。学生闹事到今天已经十天,我们采取了很多的容忍和克制态度。但是,事情并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极少数人利用了学生,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搞散人心,搞乱全国。这是一场有计划的阴谋,其实质是要从根本上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要向全党和全国人民讲清楚,这是摆在全党和全国人民面前的一场严重的政治斗争。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这场动乱
  以上就是御前会议的简单纪要。

◇俺的点评


1. 老邓为啥态度转变?
  22日的追悼会上,老赵向老邓提出了三条原则(温和处理),老邓表示同意。为啥到了25日(仅仅过了三天),老邓就同意了“动乱”的定性捏?
  在本系列前面的帖子,俺介绍过老邓的意识形态——他是经济上的改革派、政治上的保守派。他经常挂在嘴边的就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资产阶级自由化”、“稳定压倒一切”......
  在邓家开会时,李鹏等人故意挑选一些大学生的过激言论,说给老邓听。正是这些言论戳到老邓的痛处,触动了他内心最敏感的神经。所以老邓才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同意“动乱”的定性。

2. 陈希同到底有没有责任?
  就在上个月(2012年5月),香港出版了《陈希同亲述——众口铄金难铄真》一书(俺的网盘上有分享)。在此书中,陈希同极力为自己在六四期间的言行辩护,并把很多责任推到李锡铭头上(反正李锡铭已经死了,死无对证)。按照陈希同的说法,当年李锡铭是北京市委书记,而且还是政治局委员,官比他大,很多决策都是李锡铭作出的。
  但是俺认为:陈希同和李锡铭两人,对于“426社论”的出笼都负有很大的责任。从上面的介绍可以看出,24-25日这两天,陈希同甚至比李锡铭还要活跃。没有这两人从中掺和,光靠李鹏是无法把学潮上升到“动乱”这个高度的。所以,李鹏是426社论的主要责任人,而陈希同和李锡铭则相当于李鹏的帮凶。


★4月25日下午,社论正式出笼


  邓家的御前会议开完之后,李鹏一刻也不耽误,立即让曾建徽(真理部副部长)执笔起草人民日报社论(传说中的“426社论”)。为了忠实体现太上皇的讲话精神,直接拿太上皇的最后一句话“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做社论的标题。另外,在社论中还原样照搬了太上皇的讲话,比如这句:这是一场有计划的阴谋,是一次动乱,其实质是要从根本上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这是摆在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面前的一场严重的政治斗争。
  这篇社论当天晚上就通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中央电视台(CCAV)通告全国,并刊登在第二天的《日人民报》头版头条。下面是当年报纸的照片,完整的文字版可以看“这里”。至此,臭名昭著的“四二六社论”终于出笼了!
不见图 请翻墙


回到本系列的目录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06/june-fourth-incident-17.html

36 条评论

  1. 写得非常好!
    我一直以为是万里下的命令。
    另外,我实在搞不懂,博主你到底是发在blogspot上,还是google+啊。
    我已经糊涂了,有时用blogspot的账号登陆,不能评论,有时用google+
    怎么统一账号啊?
    注:云想无色的天空也是我

    回复删除
  2. 一点儿不错,罪魁祸首就是李鹏这狗娘养的。李鹏与陈希同、李锡铭狼狈为奸,和邓矬子一起策划实施了针对学生的 6 4 大屠杀。
    看过吾尔开希与李鹏谈判的视频,看得出来,当时李鹏的言谈举止非常的嚣张,看那神情真想一刀劈了他。

    回复删除
  3. 李鹏与陈希同只是走狗。真正的原因是打官倒打到了邓家头上。
    没有太上皇谁调得动军队。

    回复删除
  4. TO 范家俬
    俺在 BlogSpot 上的博客,是可以匿名评论的。
    而俺在 G+ 上发的内容,如果要评论,就需要有 G+ 帐号。
    有 Gmail 帐号的话,应该是可以同时在这两个地方留言的。

    回复删除
  5. 乔石什么也没做?

    回复删除
  6. 分享个BBC的关于艾神:

    电驴下载:ed2k://|file|BBC.Imagine.2010.Ai.Weiwei.Without.Fear.or.Favour.PDTV.Xvid.AC3.MVGroup.org.avi|663414108|A199D0790991DB724B395AA8E1D0DCAA|h=3FI5M2ITKCHKUO2BBTOIVOULKHS6HRD7|/

    ed2k://|file|BBC.Imagine.2010.Ai.Weiwei.Without.Fear.or.Favour.PDTV.Xvid.AC3.MVGroup.org.avi|663414108|A199D0790991DB724B395AA8E1D0DCAA|h=3FI5M2ITKCHKUO2BBTOIVOULKHS6HRD7|/

    回复删除
  7. TO 前3楼的网友
    乔石这个人很奇怪,没有明显倾向哪一边。
    426社论他好像没掺和,至少俺查的资料里面,没看到他掺和。

    TO 裆指挥枪
    多谢分享 :)

    回复删除
  8. 看一看别的“瞎子”是怎么看待这个“大象”的
    杨尚昆日记http://boxun.com/news/gb/z_special/2011/02/201102050545.shtml

    回复删除
  9. 提起六四,真是咬牙切齿啊,邓李杨狗杂种……

    回复删除
  10. 邓小平越说火气越大,他说:“没有专政手段是不行的。对专政手段,不但要讲,而且必要时要使用。…..如果有人要制造流血事件,你有什么办法?”请注意邓小平反复提出流血事件,可见他要开杀戒是蓄谋已久的。

    详见此文:http://yunzhongchen.wordpress.com/2010/10/21/%E4%B9%A0%E4%BB%B2%E5%8B%8B%E6%99%9A%E5%B9%B4%E5%A4%A7%E4%BA%8B%EF%BC%9A%E7%97%9B%E9%AA%82%E8%96%84%E4%B8%80%E6%B3%A2-%E9%80%BC%E5%AE%AB%E9%82%93%E5%B0%8F%E5%B9%B3zt/

    回复删除
  11. TO 有木有
    博讯上的那篇“杨尚昆日记”的报道,俺之前看过,但是不知道可信度如何?所以在写本系列的时候,没有引用。

    回复删除
    回复
    1. 最喜欢的就是匿名评论了

      删除
  12. 邓小平自始至终就是个卑鄙小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是它骨子里始终不变的东西。不过这砸碎有比小人还小人的必备素质:在不利于自己处境时表面上很善于伪装,在耄时代装孙装狗也不是没有过,看似甘拜下风,俯首称臣,实则暗地里在大搞阴谋,一旦阴谋成功,这砸碎比任何人都更邪恶更专制更暴力。
    要说比较,从对学生敢不敢下死手这一条来比较,我敢说,这砸碎比耄还要毒辣心狠,私心也比耄重的多,这砸碎的一生只有一条原则,那就有利于自己才是真道理,管它是专制还是独裁。肯定的说,邓家族是最早利用公权力先富起来的一窝,最大贪污腐败就是邓砸碎搞出来的,六四本来是给他一个警钟,可这砸碎却变本加厉,原形毕露,凶恶到极点,把一切不利于自己的都看成是对立面,统统消灭。当下的乱象就是从六四后越来越严重。
    在耄时代,这砸碎从威望上不及耄的一半,深知自己不是耄的对手,故表面装孙而已。打一个假设,如果邓砸碎与耄来一个调换,76年前是邓而不是耄,这邓砸碎将比耄更混蛋,一个敢对学生下手的东西会好到哪里去?
    耄的失算就是由于邓砸碎的伪装从而放过了它,如果耄当时把邓砸碎搞死,其他的人掌权都不可能会对学生下狠手。
    其实邓砸碎掌权后心底里还是十分感谢耄的,因为是耄把一些有影响的大人物在文革时搞掉的,这些人都将是邓以后掌权的障碍,这些人如果在耄死时还健在,邓又算得了什么?
    邓砸碎就是在49年前打仗时期也是废物一个,无半点成绩,全仰仗刘伯承。但邓砸碎的小人门道十分了得,能往上爮全依靠这本事,待小人得志后,会比任何人都凶残,这已验证为事实。
    在不言体制的情况下,说实话,耄文革,主要是对中央上层大人物下手,使官员们人人自危。而六四,正好相反,是邓命令军队对学生老百姓直接下手。而文革式运动,是当今上层当官最害怕的,说成是暴民运动或民粹。看当下,不管任何一场民间不满官方的运动或散步,都被官方极力镇压,官方最怕再有一场针对于它们的清算运动,因为现在共党官僚们哪个不贪哪个不黑?这就是当下共党中央为什么极力阻止文革而又不要民众有民主的原因。我想说,在无民主无宪政的情况下,我宁愿选择民粹。
    要说追求民主。我的看法是,要有变化才有希望!变化中才有机会,变能让共党内部自行消耗的更快,现在一成不变的维稳下的不变这才是可怕的,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看懂我的意思。
    其实换一个角度看问题,不用固有模式追求民主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共党内有变最为重要。当共党内一个力量消失了,如果另一支力量利用假民主来忽悠民众却利用真维稳极力达到一种被和谐的状态没有变化才是民众的不幸。如果不是假民主而是真正的改良那另当别论。可改良的可能性能有多少?让民众眼巴巴的在不断的希望与失望中企盼上一百年?
    如果没有党内的严重分裂与斗争、没有民众的激烈运动,党内始终达成一致将是民众长久的苦日子,民主的脚步还是会迟一些的。
    共党内部有人搞一场运动也是好事,折腾一下,民众会更有希望。

    回复删除
  13. 博主辛苦了,几个人就能决定一群人的性命,专治的恶果;靠着绝对权利自己以为在做正义的事情,其实是在做十恶不赦的事情。

    回复删除
  14. TO 前2楼的网友
    感谢捧场,写了这么长的留言 :)

    关于邓小平的人品,实在不敢恭维。在本系列前面的帖子里,已经专门揭露了。

    俺在上个月分享了4篇关于政治改革的文章。
    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05/weekly-share-3.html

    其中一篇是王力雄写的:《薄熙来与中共"机械化"》
    你留言中的某些观点,同那篇文章类似。

    回复删除
  15. 有些所谓民主人士和伪民主专家配合胡温倒薄实在是傻逼一窝,当初邓小平这只狗最怕文革,现在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官猿们也是相当的怕文革,为什么?因为文革革的是官猿们,而不是革老百姓。你们这么怕文革,难道你是官僚?你是权贵?我们都十分憎恨六四屠杀,可一提到文革,有些民主人士则显得文革比六四屠杀还要可怕百倍,别忘了,这不是民主国家,政府对我们是何等的专制,党内有个人想对党内人员大干一番,你们这些民主人士阻止什么呢?
    邓小平这狗也说过共党再也经不起文革这样的折腾了,如果再在党内搞运动,共党可能有亡党失政的危险。
    这下可好,薄倒了,共党又太平了,共匪又是铁板一块了,又固若金汤了,又甭想在党内起变化了,又要面对民众的维稳了,又成和谐盛世了。百姓只有听党话的份了。天朝百姓何时能够保持清醒头脑不去做人云亦云的事?

    我赞成王力雄的“机械化”的说法。

    给个链接,看看在兲朝叫民主叫得最响的是个什么货色,可能大家也都看了。
    http://www.dw.de/dw/article/0,,5919737,00.html

    回复删除
    回复
    1. 薄如果得势后也未必真搞文革,唱红歌不过是忽悠、拉拢民意而已。

      删除
  16. 邓小平恶魔最怕文革,现在各级政府官猿也十分害怕文革,为什么?因为文革革的是官猿而不是百姓。
    有些民主人士配合共党倒薄太幼稚了,认为倒了薄后胡温会给民主,给法治,这些当权者都是邓隔代接班内定好了的,再说,又都是既得利益者,都是权贵阶层,会自动政改?
    薄倒了,党内无变化了,共党又成铁板一块了,又太平了,又党内统一了,又有足够的精力面对民众的维稳了。

    回复删除
  17. 看看兲朝高层人物叫民主叫得最响的是什么货色,也可能大家已经看了。
    http://www.dw.de/dw/article/0,,5919737,00.html

    回复删除
  18. 党内搞的一团糟,斗争不断,这才最好,如果分裂成两党那样更好。在两派斗争中,民间团体党派力量也会悄悄地发展的,多支力量并存中国将会走向正规,走向民主,走向共和。
    现在缺的就是,另一支力量的发展壮大。如果没有另一支强大力量的存在,傻子才信民主会自己到来。

    回复删除
  19. ccav现在在播的洗脑宣传片《信仰》

    回复删除
  20. TO 前3楼的网友
    《中国影帝温家宝》这本书,俺分享过电子版(可惜只有头几章)
    https://code.google.com/p/program-think/wiki/Books

    不知哪位有完全版的电子书?

    回复删除
  21. 不错,隔代接班人都是邓死前定好了的,不要期望这些接班人能有什么改变,他们都是一群特权乌龟王八蛋,要改变,靠自己。党性决定了无人性,修养再好的人只要在这个共党圈子里就会放弃人性,除非脱离共党圈子或自己另立党派。只要还在共党圈子里,会有很多制约,党性永远会大于人性人权。这里的党性,其实就是强盗暴徒的本性,我们的好心放在牠们身上永远是徒劳。

    国人何时能够彻底醒悟,被愚弄的还不深吗?还在期待暴徒会良心发现?

    回复删除
  22. 必须旗帜鲜明的反对动乱!!!

    中国经不起动乱,老百姓经不起折腾,我们需要的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抓住我国发展的战略机遇期,

    而不是社会动荡!

    六四期间,部分学生成立非法政治组织,碰了我党的高压线!

    高压线碰不得,谁碰谁死!!!!

    回复删除
  23. 现在的所谓“改革”其实是它们苟延残喘、拖延时间的一种方式,政权的合法性直接决定所有所谓“改革”的性质。非法伪政无论怎样的“改革”花样,最后的结果还是“掠夺人民”这结果。

    回复删除
  24. 邓屠夫,我操你祖宗八代。

    我想说说文革,当时的文革是针对官僚的,看哪个平民百姓因文革受过其害了?当时最可惜的是放过了邓小平这个屠夫,现在的王八蛋政府全他妈的是特权特供,全是一群掠夺人民财富卖国害民的混蛋。

    看现在国人生存的状况,应该不难理解当时毛发动文革的目的了吧?现在的当权者在尽力避免文革的再次发生,但人民想要民主?去做梦吧,党是不会给你们的。这应该看出自邓屠夫以后的政府的邪恶性了吧?看到其邪恶性就不难理解当时的文革了。

    看问题不要一闷棍全都打死,不要官僚说文革不好老百姓就跟风也说不好,现在官僚汉奸们为了表明当下先进性总是在丑化文革,但在对人民的统治上却在步步收紧,为了避免文革式的群众运动对官僚经济造成的破坏,我们看到每年都在增加维稳经费和维稳力度。他们是害怕被人民革命的。

    说文革有一定的正面作用并不是说毛是多么的正确伟大,它离真正的民主还有差距,不过有针对官僚的群众运动是必要的,尤其是现在官僚权贵们的横行更应该来一场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来结束这个黑暗时代,靠它们自身的政改能达到民众的期望值?只有傻瓜才信它们,看它们现在的邪恶劲,维起稳来老弱病残照打不误,看来只能是暴力革命才能改变这一切。

    回复删除
  25. LS还是补习下武斗的惨烈。
    全面内战和吃人事件。

    回复删除
  26. 回楼上
    不要听权贵在媒体上的一面之词,还是真实全面的评价那场运动比较好。多找些这方面的真实资料来看看,你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全面否定和全面肯定这都是片面的,主观的,不科学的。如果你有关系或朋友在特权内部,无意中的一些话会让你知道的更多,一开始我和你一样,但以后随着他们无意中吐露的真相,我不得不这样改变。

    每场运动、政变、革命都有其副作用,不能说面对强权官僚们的邪恶和暴力就不需要运动不需要革命,不要看不到积极的一面只盯在一些阴暗面上,现在权贵阶层最怕全面针对于它们的革命(不论是暴力和非暴力),不要一旦有群众针对权贵的任何反抗运动都被划上文革(权贵意义上的)的标签,这样的话这个世界只能永远是特权阶层的,而民众只有给特权当奴隶的份。

    我想说的是,在政改一再故意拖延非暴力革命又无望的情况下,最后也只有全民的革命才能够解决问题,当然这会付出代价,这个代价就是副作用。因为有代价存在,所以说暴力革命是最后的无奈选择,但也是最有效的选择。

    回复删除
  27. 看到提文革,我知道的是曾经愿望是好的,但过程被一些表面上故装好人的类似邓小平这样的小人所利用,这些小人曾支持、参入过文革,利用文革制造混乱,陷害对方,保全自己,为自己东山再起扫清一切可能的障碍。
    邓小平六四屠杀学生实际是个人意志,但这小人实在是鬼计多端,阴险到家,故意有步骤的组织多人开会,以骗取世人是集体意志的结果,别忘了,当时反对的就是邓家族的腐败,最受惊的也是邓小平。
    邓比毛可恶阴险若干倍,邓是直接命令部队屠杀学生的,这恶劣行为谁都比不了。

    回复删除
  28. 提到六四,到现在眼眶中还是有种酸酸的感觉,那时的大学生很值得人们尊敬,再看现在,不想说了,这种结局就是邓小平的私心带来的后果。

    回复删除
  29. 愿望好个P的,别搞什么上面圣明下面利用。
    文革根本就是毛为自保、清除异己发动的运动。
    跟AB团、整风运动、镇反、反右一个样。

    回复删除
  30. 手握权力的人要作恶真的挺可怕,在一个虚伪的情境里,维持一种利益的表像,各自为战,是不是我们只看到自己,看不到其他人,或者连自己都看不到,只是欲望的化身,稍稍能够反躬自省也不该对其它人的存在和所拥有的价值那么漠然,把一种病态的对权力的占有正常化真的好吗?权力给人的情感体验到底是什么样的?吃饭的时候会香一点,睡觉的床会软乎点?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