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评论

每周转载:关于人生(网文3篇)

  如今的天朝,拜金的风气和急功近利的心态泛滥。所以,本周分享3篇涉及人生观的短文供列位看官参考。
  事先声明:俺【不是】推销成功学滴,不信请看《成功学批判——简述其危害性及各种谬误》。


★《爱因斯坦:我的世界观》


  爱因斯坦是对俺影响最大的名人(没有之一)。4月18日是爱因斯坦的忌日,分享他的一篇著名演讲(里面提到了他对人生、政治、宗教的看法)。
  顺便说一下:此文有点难懂(或许是翻译的缘故),但是值得认真回味。

  我们这些总有一死的人,命运是多么的奇特!我们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只作一个短暂的逗留;目的何在,却无从知道,尽管有时自以为对此若有所感。但是,不必深思,只要从日常生活中就可以明白:人是为别人而生存的──首先是为那样一些人,我们的幸福全部依赖于他们的喜悦和健康;其次是为许多我们所不认识的人,他们的命运通过同情的纽带同我们密切结合在一起。我每天上百次的提醒自己:我的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都是以别人(包括生者和死者)的劳动为基础的,我必须尽力以同样的分量来报偿我所领受了的和至今还在领受着的东西。我强烈地向往着俭朴的生活。并且时常发觉自己占用了同胞的过多劳动而难以忍受。我认为阶级的区分是不合理的,它最后所凭借的是以暴力为根据。我也相信,简单淳朴的生活,无论在身体上还是在精神上,对每个人都是有益的。

  我完全不相信人类会有那种在哲学意义上的自由。每个人的行为不仅受着外界的强制,而且要适应内在的必然。叔本华说:“人虽然能够做他所想做的,但不能要他所想要的。”这句格言从我青年时代起就给了我真正的启示;在我自己和别人的生活面临困难的时候,它总是使我们得到安慰,并且是宽容的持续不断的源泉。这种体会可以宽大为怀地减轻那种容易使人气馁的责任感,也可以防止我们过于严肃地对待自己和别人;它导致一种特别给幽默以应有地位的人生观。

  要追究一个人自己或一切生物生存的意义或目的,从客观的角度来看,我总觉得是愚蠢可笑的。可是每个人都有一些理想,这些理想决定着他的努力和判断的方向。就在这个意义上,我从来不把安逸和享乐看作生活目的本身──我把这种伦理基础叫做“猪栏的理想”。照亮我的道路,是善、美和真。要是没有志同道合者之间的亲切感情,要不是全神贯注于客观世界──那个在艺术和科学工作领域里永远达不到的对象,那么在我看来,生活就会是空虚的。我总觉得,人们所努力追求的庸俗目标──财产、虚荣、奢侈的生活──都是可鄙的。

  我有强烈的社会正义感和社会责任感,但我又明显地缺乏与别人和社会直接接触的要求,这两者总是形成古怪的对照。我实在是一个“孤独的旅客”,我未曾全心全意地属于我的国家、我的家庭、我的朋友,甚至我最为接近的亲人;在所有这些关系面前,我总是感觉到有一定距离而且需要保持孤独──而这种感受正与年俱增。人们会清楚地发觉,同别人的相互了解和协调一致是有限度的,但这不值得惋惜。无疑,这样的人在某种程度上会失去他的天真无邪和无忧无虑的心境;但另一方面,他却能够在很大程度上不为别人的意见、习惯和判断所左右,并且能够避免那种把他的内心平衡建立在这样一些不可靠的基础之上的诱惑。

  我的政治理想是民主政体。让每一个人都作为个人而受到尊重,而不让任何人成为被崇拜的偶像。我自己一直受到同代人的过分的赞扬和尊敬,这不是由于我自己的过错,也不是由于我自己的功劳,而实在是一种命运的嘲弄。其原因大概在于人们有一种愿望,想理解我以自已微薄的绵力,通过不断的斗争所获得的少数几个观念,而这种愿望有很多人却未能实现。我完全明白,一个组织要实现它的目的,就必须有一个人去思考,去指挥、并且全面担负起责任来。但是被领导的人不应当受到强迫,他们必须能够选择自己的领袖。在我看来,强迫的专制制度很快就会腐化堕落。因为暴力所招引来的总是一些品德低劣的人;而且我相信,天才的暴君总是由无赖来继承的,这是一条千古不易的规律。就是由于这个缘故,我总强烈地反对今天在意大利和俄国所见到的那种制度。像欧洲今天所存在的情况,已使得民主形式受到怀疑,这不能归咎于民主原则本身,而是由于政府的不稳定和选举制度中与个人无关的特征。我相信美国在这方面已经找到了正确的道路。他们选出了一个任期足够长的总统,他有充分的权力来真正履行他的职责。另一方面,在德国政治制度中,为我所看重的是它为救济患病或贫困的人作出了可贵的广泛的规定。在人生的丰富多彩的表演中,我觉得真正可贵的,不是政治上的国家,而是有创造性的、有感情的个人,是人格;只有个人才能创造出高尚的和卓越的东西,而群众本身在思想上总是迟钝的,在感觉上也总是迟钝的。

  讲到这里,我想起了群众生活中最坏的一种表现,那就是使我厌恶的军事制度。一个人能够洋洋得意的随着军乐队在四列纵队里行进,单凭这一点就足以使我对他鄙夷不屑。他所以长了一个大脑,只是出于误会;光是骨髓就可满足他的全部需要了。文明的这种罪恶的渊薮,应当尽快加以消灭。任人支配的英雄主义、冷酷无情的暴行,以及在爱国主义名义下的一切可恶的胡闹,所有这些都使我深恶痛绝!在我看来,战争是多么卑鄙、下流!我宁愿被千刀万剐,也不愿参与这种可憎的勾当。尽管如此,我对人类的评价还是十分高的。我相信,要是人民的健康感情没有遭到那些通过学校和报纸而起作用的商业利益和政治利益的蓄意败坏,那么战争这个妖魔早就该绝迹了。

  我们能拥有的最美好的体验是探求奥秘的体验。它是坚守在真正艺术和真正科学发源地上的基本感情。谁要是体会不到它,谁要是不再有好奇心,也不再有惊讶的感觉,谁就无异于行尸走肉,他的眼睛便是模糊不清的。就是这种奥秘的体验──虽然掺杂着恐惧──产生了宗教。我们认识到有某种为我们所不能洞察的东西存在,感觉到那种只能以其最原始的形式接近我们的心灵的最深奥的理性和最灿烂的美──正是这种认识和这种情感构成了真正的宗教感情;在这个意义上,而且也只是在这个意义上,我才是一个具有深挚的宗教感情的人。我无法想象存在这样一个上帝,它会对自己的创造物加以赏罚,会具有我们在自己身上所体验到的那种意志。我不能也不愿去想象一个人在肉体死亡以后还会继续活着;让那些脆弱的灵魂,由于恐惧或者由于可笑的唯我论,去拿这种思想当宝贝吧!我自己只求满足于生命永恒的奥秘,满足于觉察现存世界的神奇结构,窥见它的一鳞半爪,并且以诚挚的努力去领悟在自然界中显示出来的那个理性的一部分,倘若真能如此,即使只领悟其极小的一部分,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乔布斯:在斯坦福大学的演讲》


  考虑到爱因斯坦的那篇有点难懂,再转载一篇更通俗易懂的——乔布斯在斯坦福的演讲(节选)。
  顺便说一下:虽然俺很反对乔布斯的某些做法(比如:【封闭】的产品生态环境),不过他的某些人生观俺还是很认同滴。

  我十七岁的时候,读到了一句话:“如果你把每一天都当作生命中最后一天去生活的话,那么有一天你会发现自己是正确的。”这句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那时开始,过了33年,我在每天早晨都会对着镜子问自己:“如果今天是我生命中的最后一天,我还会做今天想做的事情吗?”如果连续多次得到否定的回答,那我就需要作出一些改变了。

  “记住你即将死去”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重要箴言。它帮我指明了生命中重要的选择。因为几乎所有的事情(包括所有的荣誉、所有的骄傲、所有对难堪和失败的恐惧),在死亡面前都会消失。我看到的是留下的真正重要的东西。

  你有时候会思考你将要失去的东西,“记住你即将死去”是我知道的避免这些想法的最好办法。你已经赤身裸体了,你没有理由不去跟随自己的心一起跳动。

  大概一年以前,我的一次体检结果清楚的显示在我的胰腺有一个肿瘤。医生告诉我那很可能是一种无法治愈的癌症,我还有三到六个月的时间活在这个世界上。我的医生叫我回家,然后整理好我的一切,那就是医生准备死亡的程序。那意味着你将要把未来十年对你小孩说的话在几个月里面说完;那意味着把每件事情都搞定,让你的家人会尽可能轻松的生活;那意味着你要说“再见了”。我整天和那个诊断书一起生活。后来有一天早上医生将一个内窥镜从我的喉咙伸进去,通过我的胃,然后进入我的肠子,用一根针在我的胰腺上的肿瘤上取了几个细胞。我当时很镇静,因为我被注射了镇定剂。但是我的妻子在那里,后来告诉我,当医生在显微镜地下观察这些细胞的时候他们开始尖叫,因为这些细胞最后竟然是一种非常罕见的、可以用手术治愈的胰腺癌细胞。我做了这个手术,现在我痊愈了。

  那是我最接近死亡的时候,我还希望这也是以后的几十年最接近的一次。从死亡线上又活了过来,死亡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有用但是纯粹是知识上的概念的时候,我可以更肯定一点地对你们说:没有人愿意死,即使人们想上天堂,人们也不会为了去那里而死。但是死亡是我们每个人共同的终点。从来没有人能够逃脱它,也应该如此。因为死亡是生命中最好的一个发明。它将旧的清除以便给新的让路。你们现在是新的,但是从现在开始不久以后,你们将会逐渐的变成旧的然后被清除。这很有戏剧性,而事实就是如此。

  你们的时间有限,所以不要浪费时间去重复别人的生活。不要被教条束缚,那意味着你和其他人思考的结果一起生活。不要被其他人喧嚣的观点掩盖你内心真正的想法。还有最重要的是,拥有追随自己内心与直觉的勇气——你的内心与直觉多少已经知道你真正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与之相比,所有其它事情都是次要的。

  当我年轻的时候,有一本振聋发聩的杂志叫做《全球概览》——它是我们那代人的圣经之一。一个叫 Stewart Brand 的家伙神奇地将这本杂志带到这个世界上。当时还是60年代末,所以这本书全部是用打字机、剪刀还有偏光镜制作的。Stewart 和他的伙伴出版了几期《全球概览》,当它完成了自己使命的时候,他们出了最后一期。在最后一期的封底上是清晨乡村公路的照片(如果你有冒险精神的话,你可以自己找到这条路的),在照片之下有这样一段话:“Stay Hungry, Stay Foolish”。这是他们停止了发刊的告别语。“Stay Hungry, Stay Foolish”,我总是希望自己能够那样。现在,在你们即将毕业,开始新的旅程的时候。我也希望你们能做到: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王小波:工作与人生》


  俺读大学那会儿,王小波在高校的名气还是蛮响亮滴。可惜,如今他的知名度远不如韩寒、郭敬明这类畅销书作家。
  此文跟乔布斯那个演讲,有某些共通之处。希望列位看官能领略到。
  顺便说一下:此文所说的“工作”是【广义】滴。(另,别把王小波和刘晓波搞混了)

  我现在已经活到了人生的中途,拿一日来比喻人的一生,现在正是中午。人在童年时从朦胧中醒来,需要一些时间来克服清晨的软弱,然后就要投入工作;在正午时分,他的精力最为充沛,但已隐隐感到疲惫;到了黄昏时节,就要总结一日的工作,准备沉入永恒的休息。按我这种说法,工作是人一生的主题。这个想法不是人人都能同意的。我知道在中国,农村的人把生儿育女看作是一生的主题。把儿女养大,自己就死掉,给他们空出地方来——这是很流行的想法。在城市里则另有一种想法,但不知是不是很流行:它把取得社会地位看作一生的主题。站在北京八宝山的骨灰墙前,可以体会到这种想法。我在那里看到一位已故的大叔墓上写着:副系主任、支部副书记、副教授、某某教研室副主任,等等。假如能把这些“副”字去掉个把,对这位大叔当然更好一些,但这些“副”字最能证明有这样一种想法。顺便说一句,我到美国的公墓里看过,发现他们的墓碑上只写两件事:一是生卒年月,二是某年至某年服兵役;这就是说,他们以为人的一生只有这两件事值得记述:这位上帝的子民曾经来到尘世,以及这位公民曾去为国尽忠,写别的都是多余的,我觉得这种想法比较质朴……恐怕在一份青年刊物上写这些墓前的景物是太过伤感,还是及早回到正题上来罢。

  我想要把自己对人生的看法推荐给青年朋友们:人从工作中可以得到乐趣,这是一种巨大的好处。相比之下,从金钱、权力、生育子女方面可以得到的快乐,总要受到制约。举例来说,现在把生育作为生活的主题,首先是不合时宜;其次,人在生育力方面比兔子大为不如,更不要说和黄花鱼相比较;在这方面很难取得无穷无尽的成就。我对权力没有兴趣,对钱有一些兴趣,但也不愿为它去受罪——做我想做的事(这件事对我来说,就是写小说),并且把它做好,这就是我的目标。我想,和我志趣相投的人总不会是一个都没有。

  根据我的经验,人在年轻时,最头疼的一件事就是决定自己这一生要做什么。在这方面,我倒没有什么具体的建议:干什么都可以,但最好不要写小说,这是和我抢饭碗。当然,假如你执意要写,我也没理由反对。总而言之,干什么都是好的;但要干出个样子来,这才是人的价值和尊严所在。人在工作时,不单要用到手、腿和腰,还要用脑子和自己的心胸。我总觉得国人对这后一方面不够重视,这样就会把工作看成是受罪。失掉了快乐最主要的源泉,对生活的态度也会因之变得灰暗……

  人活在世上,不但有身体,还有头脑和心胸——对此请勿从解剖学上理解。人脑是怎样的一种东西,科学还不能说清楚。心胸是怎么回事就更难说清。对我自己来说,心胸是我在生活中想要达到的最低目标。某件事有悖于我的心胸,我就认为它不值得一做;某个人有悖于我的心胸,我就觉得他不值得一交;某种生活有悖于我的心胸,我就会以为它不值得一过。罗素先生曾言,对人来说,不加检点的生活,确实不值得一过。我同意他的意见:不加检点的生活,属于不能接受的生活之一种。人必须过他可以接受的生活,这恰恰是他改变一切的动力。人有了心胸,就可以用它来改变自己的生活。

  中国人喜欢接受这样的想法:只要能活着就是好的,活成什么样子无所谓。从一些电影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来:《活着》、《找乐》……我对这种想法是断然地不赞成,因为抱有这种想法的人就可能活成任何一种糟糕的样子,从而使生活本身失去意义。高尚、清洁、充满乐趣的生活是好的,人们很容易得到共识。卑下、肮脏、贫乏的生活是不好的,这也能得到共识。但只有这两条远远不够。我以写作为生,我知道某种文章好,也知道某种文章坏。仅知道这两条尚不足以开始写作。还有更加重要的一条,那就是:某种样子的文章对我来说不可取,绝不能让它从我笔下写出来,冠以我的名字登在报刊上。以小喻大,这也是我对生活的态度。


俺博客上,和本文相关的帖子(需翻墙)
什么是【真正的】兴趣爱好?以及它有啥好处?
成功学批判——简述其危害性及各种谬误
为啥急功近利反而赚不到钱——给拜金主义者的忠告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04/weekly-share-0.html

23 条评论

  1. 多谢费心…楼主的保护隐私系列,政治帖入木三分!我很喜欢!加油哦!致敬…

    回复删除
  2. 向博主致敬,博主文章思想冷静客观公正,可否写篇博文谈谈法轮功。

    回复删除
  3. 昨天刚刚发现楼主的这个博客,果断收藏了。顶楼主!谢谢分享的各类电子书籍和翻墙方案!

    回复删除
  4. TO 前2楼的网友
    俺先简单说一下:

    本人是无神论者,没宗教信仰。
    关于法轮功,并非党国宣传的那么坏。否则的话,如何能在很多欧美国家公开活动。
    但是很多法轮功的网站,其宣传手法是“为反共而反共”,很多报道不客观甚至不真实。
    另外,法轮功把教主李洪志捧得太高,是明显的造神;而俺一直对“偶像崇拜”没有好感。

    另外,俺对宗教信仰持宽容态度。
    虽然俺不信仰任何宗教,但是俺不会去鼓吹别人脱离宗教,也不喜欢别人鼓吹俺信教。

    回复删除
  5. 编程随想兄,史铁生的文章也可看看,也有一些对人生的看法,他21岁就双腿瘫痪,在轮椅上感悟人生写出来的东西值得一读。

    可是最近有些迷茫,都说“高尚、清洁、充满乐趣的生活是好的”,但我总想人活一辈子,总会死去,颓废的过一生和精彩的一生有何区别?反正数百年后没人记得,精彩又能怎么样?就算做到了像孔子,牛顿,乔布斯那样又能怎么样?意义在哪?
    如果陷入这种思维,那还不如每天平庸颓废了。怎么办?谢谢!

    回复删除
  6. TO grey
    多谢推荐史铁生的文章 :)

    关于你提到的迷茫,俺想反问一句:难道你不希望充满乐趣的生活?

    回复删除
  7. 说到人生,建议LZ和各位看客看看“白色巨塔”,日本的一部改编自小说的电视剧,看完后,或许你会从中发现一些东西的。

    回复删除
  8. Your faithful reader2012年4月27日 下午7:57:00

    聼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感覺中國現在的大學根本是在荒廢光陰磨滅人性,學生們就只是為考試、畢業掛科而苦惱,人心也逐漸冷漠,經常感覺那是一種怪異的娛樂和風趣……或許因爲自己讀的學校太爛了……

    回复删除
  9. 希望,但是行动不起来

    回复删除
  10. TO grey
    是不是因为你尚未找到自己真正的兴趣点?

    一个人如果面对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事物,就不会出现“行动不起来”。

    回复删除
  11. 是的,那改如何找呢?只有多尝试吗?

    回复删除
  12. TO grey
    多体验一些不同的领域,多扩展一下知识面,或许能找到真正的兴趣所在。

    回复删除
  13. 谢谢了,我会去做的。
    您有没有经常访问的网站,不同领域的。推荐下。除了您的google code上的收藏:)

    回复删除
  14. TO grey
    俺对其它领域(比如:历史、管理、心理学、军事)的了解,更多地是通过看书。
    一本好的书,能够提供某个领域的某个主题的系统性介绍。

    回复删除
  15. To 编程随想
    博主对希特勒有什么看法?他和伪光正有什么共同点?

    回复删除
  16. TO antimony
    这个问题问得好 :)

    纳粹政权和中共政权,虽然在政治理念方面,有一些差别,但是两者有一个很大的共同点——都是极权政府进行统治。

    极权政府的共同点有很多:
    对民众进行洗脑
    严格的新闻、出版审查制度
    对领袖的神化
    不允许异端(不同思想、不同声音)的存在
    个体的利益无足轻重
    等级森严的官僚体系
    残暴的国家机器(比如:盖世太保、克格勃)
    ......

    有空的话,俺针对此话题单独写篇博文。

    回复删除
  17. 今天的法轮功和它在国内流行时不太一样。

    国内官媒认为是一个摧害肉体和扭曲精神的邪教;wiki上写得也难以信服(居然有练功后难治的病好了的描述);被赶出国外后,法“官方”的立场和言行非常的可笑,的确变为“为反共而反共”,基本可以鄙视。

    问题是当时,像共产党那个经典的问题,“为什么有那么多人选择了法轮功?”。当时的气功潮中,独其一个生长得像火灾。人群也不仅是封建观念传统的农村文化人口,也有各种知识分子。

    我觉得法这个事件要比常识的更有深度。有什么样的社会意识基础,流行究竟是触犯了共党的哪条神经,破灭后原来的聚焦的社会情绪飘零至何处,至今演化成什么形式。我觉得对理解现在的社会思潮也颇有帮助。

    问题在于缺乏相对真实的史料。看上去比较着眼的也就wiki,但是也似乎有问题。其他的一搜索出来,真的恶心得要命。总体来说可远观不可亵玩也。

    回复删除
  18. 说实话,对法轮功并没有什么好感。当年许多知识分子入鹘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不是每个受过高等教育或者从事教育科研工作的人都有知识分子应有的气质和理智。无论国内外低教育水平的骗子把博士教授玩弄鼓掌之上的事例比比皆是。

    虽然真实的史料确实很少很难下结论,但是从当年它的行为看很难相信它是一个正常的宗教。中南海逼宫的行为说背后没有美国指示我更是根本第一点儿都不信。64前车之鉴才几年,敢这么做必然早已准备好退路,绝不是事发后临时逃窜到美国的。

    最后看今天法轮功彻底沦为美国对中国的外交筹码,像狗一样以文革时期的宣传方式来无条件的狂咬共产党,我是绝不相信一个最初目的良好的团体在领导团体没有变故的情况下会堕落成这个样子的。

    回复删除
  19. To编程随想
    这里有一张网上社区地图,天朝那部分亮了。

    回复删除
  20. 关于法轮功问题,我觉得一个没有真正信仰的人很难看透,因为你不能理解信仰的力量!中共为什么希望大家是无神论者,为什么打压各种地下教会,为什么对法轮功打压最狠最残酷,难道不是法轮功对中共揭底最为犀利么?

    回复删除
    回复
    1. 既然说法轮功揭露中共的阴暗面,
      那为什么一边骂江泽民,一边捧习近平呢?
      (twitter帐号「华夏正道」正贴过一张习近平向法轮功学员挥手致意的照片)

      这么矛盾的反共其真正的民主诉求是否真诚呢?

      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