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 评论

每周转载:半导体行业现状——华为全面断供、中芯前景堪忧、弘芯轰然倒塌(网文14篇)

  “中美脱钩”及其影响正在各个领域/行业显现。上个月(2020年8月)已经发过一篇《每周转载:“中美对抗”进入【科技脱钩】阶段(网文7篇)》。上月那篇只是泛泛而谈,今天这篇侧重于【半导体行业】,相关的内容会更详细一些。
  俺选择在今天发这篇《每周转载》是因为——今天是华为开始断供芯片的日子。顺便提醒一下那些替华为喊冤的同学——别忘了这是一家【黑心】的公司。不妨回顾一下去年(2019)的博文《每周转载:华为李洪元案——工作996、离职251、维权404(大量网友评论,多图)
  看完今天这篇转载之后,你或许能体会到:“华为、中芯、弘芯”这3家公司,就如同天朝半导体行业的缩影。


★华为——遭全面断供,手机业务垂危


◇《瓦解华为?美国祭出终极禁令,华为芯片供应或被全面切断 @ 新浪


(编程随想注:以下是这篇报道的摘录,引文中的粗体是俺标注滴)
2020年08月18日

......

  2020年5月,美国限制台积电等半导体代工企业为华为海思生产芯片,但没有限制华为采购第三方芯片设计公司的产品。之后有消息称,华为加大采购联发科等第三方芯片设计企业产品的力度。

  现在,美国进一步修改了 FDPR(《外国直接产品规则》),即如果一个外国生产的商品是以美国的软件和技术为基础的,无论是应用在生产、开发或购买的某个环节,任何华为实体作为“购买者、中间收货人、最终收货人或最终用户”时,都将上黑名单。

  制裁升级后,华为使用联发科等公司芯片“曲线救国”的可能性变得渺茫。这次(制裁)升级最直接的影响是,几乎切断了华为从其他渠道购买美国企业设计和制造的芯片的可能性。

  8月18日,联发科回应称:“本公司一向遵循全球贸易相关法令规定,正密切关注美国出口管制规则的变化,并咨询外部法律顾问,实时取得最新规定进行法律分析,以确保相关规则之遵循。”

  根据 CNBC 的报道,有分析师表示,在美国收紧了对华为获取关键组件的限制后,华为可能面临芯片“几乎完全断供”。“美国此举意味着对华为采购芯片的限制明显收紧。这严重危及其继续制造智能手机和基站的能力,而基站是其核心产品。”分析师王丹(Dan Wang)告诉 CNBC。

  那么,华为是否可以转向中国芯片公司采购呢,比如中芯国际?这个选择面临严重挑战。中芯国际也在使用美国设备制造芯片,技术方面远远落后于台积电。

  政治风险顾问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8月17日在一份说明中表示:“此举,是美国政府为扼杀华为所有业务线所做出的最严厉举措。”

  2019年,华为的消费部门,包括智能手机和笔记本电脑,销售额达到4673亿元(669.3亿美元),占总收入的 54% 以上。这一禁令如果对所有业务线都有影响,那么对华为的伤害将非常严重。

  欧亚集团指出,华为一直在囤积芯片,但只能维持1年左右,这可导致一些客户放弃华为。即使华为有足够筹码(库存储备)来度过今年剩下的时间,2021年也很困难。“出于安全考虑,华为的客户可能转移到其他供应商,这意味着该公司的业务会很快瓦解”欧亚集团指出。

  事实上,美国针对华为的禁令还会扰乱全球科技供应链,其正向世界各国政府施压,要把华为挤出市场。

......

◇《美国扩大对华为芯片供货限制,手机事业恐朝不保夕 @ 路透社


(编程随想注:以下是这篇报道的摘录,引文中的粗体是俺标注滴)
路透上海/首尔8月18日

......

  特朗普政府周一宣布将进一步收紧对华为的限制,禁止供应商在未取得特别许可的情形下贩售使用美国技术制造的芯片给华为,把5月制裁措施的潜在漏洞给堵住,这些漏洞让华为可以通过第三方取得相关技术。

  中美关系正处于数十年来最糟糕的状态,上述限制措施更是突显出两国之间的嫌隙,目前美国正向世界各国政府施压,以将华为排除在市场之外,指控该公司会将资料提供给中国政府作为监视之用。华为否认为中国从事间谍活动。

  自美国一年前首次将华为列入黑名单以来,华为的事业已经受到重创。如果华为因扩大限制而无法获得芯片组,其“手机事业可能就玩完了”,富瑞金融集团(Jefferies)在报告中表示。

  其他券商,包括摩根大通也持类似看法。他们还指出,这将给小米(1810.HK)和苹果(AAPL.O)等同行带来提高市占率的机会。

  华为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本月早前,华为表示,从9月起将无法生产旗舰麒麟芯片,因美国对华为供应商的施压,导致华为的海思半导体无法继续生产这一关键的手机零部件。

......

◇《特朗普“终极禁令”彻底堵死华为!华为手机业务可能面临消失!产业链暴跌,万亿巨头跌停! @ 网易


(编程随想注:以下是这篇报道的摘录)
2020-08-20

......

  01 美国全面封锁华为芯片供应

  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IS)在 8 月 17 日晚间宣布全新“升级版”的华为禁令。这次禁令的核心在于,全面封杀华为向第三方采购芯片,等于是拔掉华为勉强维生的“呼吸器”,此招数是既狠又绝。美国更挑明着说,这次的禁令限制的最终目的,在于“防止华为获得与美国相同水平的芯片”,毫不掩饰地说出最终目的。
  美国此前已经封锁“华为设计”的芯片,只要是华为自己设计的芯片,拿去半导体厂投片生产,就会触犯到使用到美国技术的设备限制。因此,华为采用另一种方式“规避”,以维持正常运营。就是对外向第三方公司来采购已经设计好了的芯片,直接放在手机里,像是处理器芯片主要是跟联发科采购。
  “5月,我们曾发布命令,阻止美国技术被用于华为设计的芯片上。这导致他们采取了一些规避措施,可通过第三方(来获得芯片)。”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在接受福克斯商业频道节目采访时明确表示。
  现在,美国把这条路也堵死了。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宣布,除非有特殊许可,否则任何基于美国软件或技术所开发、生产出来的芯片,都不得供货给华为。

  美国这话讲得很直白,但还是可以再翻译一下。这意思是:以前是只有华为设计的芯片不能被生产,现在连联发科设计、高通设计的芯片,通通都不许出货给华为。美国完全、彻底地对华为下狠手,且商务部强调,这项限制禁令立刻生效。

  02 国际投行:华为手机业务可能会面临消失

  Mirabaud 证券 TMT 研究主管 Neil Campling 表示:“如果华为继续遭遇阻塞,将在整个半导体行业产生大范围的影响。目前,尚不知道中国会采取什么样的反击,但风险巨大。”Jefferies 投行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如果由于限制措施的不断扩大,华为无法(向外)采购芯片,其手机业务可能会面临消失的风险。
  并非只有这一家投行措辞严重,包括摩根大通(JP Morgan)在内的其它券商也认同这一观点,并补充称,这将给小米和苹果等手机厂商提供增加市场份额的机会。

......

  03 联发科首当其冲,产业链全线暴跌

  美国的禁令对芯片供应商来说也是一个重大挫折,至少在短期内是如此,因为他们必须绕开重重障碍,申请符合新规定的许可证才能与华为进行交易。因此,从昨天开始,华为的主要亚洲供应商的股价就开始暴跌。
  中国台湾方面,头号受害者就是联发科,其在台湾证券交易所下跌近 10%。原本,联发科是华为手机断货的新备胎,而现在备胎计划也只能搁浅。另外两家来自中国台湾的公司也有点惨——专业集成电路设计厂商联咏科技和相机镜头制造商大立光电。

......

◇《华为 Mate40 手机砍单 30%,供应链或重新洗牌 @ 搜狐


(编程随想注:以下是这篇报道的摘录)
2020-09-07

  9月7日消息,台媒 DigiTimes 报道称,华为供应链传砍单讯息。业界传出,华为近期已经通知将下调 Mate40 出货,砍单幅度达 30%。

......

  产业链消息称,华为之前已经确定推迟 5nm 麒麟9000芯片发布,台积电正在紧急交付相应的订单。另据《环球时报》报道,距离美国政府的芯片禁令生效还有不到10天时间,华为公司正赶在9月15日之前尽力增加芯片库存,为“断供”做准备。

  通信行业独立分析师黄海峰表示,华为“最后一代”的高端芯片麒麟9000备货量在1000万片左右,也意味着有约1000万台华为 Mate40/Pro 手机可以用上这一芯片,或许可以支撑半年左右。当备货用完后,华为手机业务,尤其是高端手机业务很快会遇到巨大挑战。

◇《如果台积电不给华为麒麟处理器代工,那么麒麟处理器会怎么样? @ 知乎


(编程随想注:以下这条知乎留言获得多处转载。原文很长,俺摘录其中一部分,加注了粗体。考虑到知乎经常有河蟹出没,另附上“网页快照”)
这个话题下抖机灵以及答非所问的太多了。
先说结论:
1. 如果现在台积电停供华为手机 SoC 芯片,华为旗舰手机会迅速休克,一到两年内掉出全球手机榜单前三。
2. 国内半导体厂未来可以做出 7nm/5nm 手机 SoC,但华为手机等不起。

目前看,如果台积电因为某些压力被迫放弃为华为手机提供高端 SoC 代工,那么三星也会拒绝了华为手机的订单转移(如果台湾拒绝,那韩国人拒绝也是板上钉钉的),那华为旗舰机会在一年后陷入落后对手一代的境地,也就意味着放弃了旗舰机高端机的市场!

一点也不夸张,手机 SoC 不同于其他类的半导体器件,那些芯片在很长时间内都不会有大的技术升级,这也是华为为什么赶在美国制裁前囤积了大量芯片的原因。但手机芯片不可能。虽然现在摩尔定律天花板已现,制程迭代放缓,但手机 SoC 芯片仍然是最能代表半导体科技进程的产品,落后一代基本意味着放弃了旗舰机,只能沦为功能机。目前看华为手机最新的麒麟990芯片是采用了台积电二代 7nm 工艺:

能提供 7nm 代工的目前只有台积电+三星电子。而三星具有自己的芯片和手机品牌,在国际市场上又是正面为敌,有可选余地时华为不见得放心让其代工。再者三星的 fab 也没这么多产能给华为。所以,说来说去,7nm 华为手机基本上就只有台积电一个合作伙伴。此时台积电断供,华为旗舰机也就只能撑不到一年的时间,不然你让华为发新机用老芯?华为手机可以这么不要脸,但国内外的消费者肯定不买账。上一个秉承“科技以换壳为本”的手机公司已经进博物馆。。。

很多回答在说 14nm 够用,不好意思,旗舰机的配置从来没有够用一说。除非华为未来只想发展千元以下机。

说说国内可能代工的晶圆厂。提前声明,我是来给各位泼冷水的,喜欢沸腾体的到此就不用往下看了。

目前国内没有任何一家晶圆厂可以代工 7nm 工艺,这是显而易见大家都清楚的。即使放宽一代到 14nm,国内仍然没有一家晶圆厂可以满足批量出货的要求。

很多回答都提到了中芯,但实际上呢,中芯2018年时还在苦苦挣扎 28nm 的 hkmg 工艺,至今也没搞利索。老梁来了公司上下的确做了很多的改革调整,工艺的确有所提升。调整后某芯北京主攻 28nm hk,上海厂全力做 14nm。“14nm量产”也是在此之后的新闻。

中芯目前的确具有了一定的 14nm 生产能力,但离上量还很远。各位多数都没有从事过晶圆厂的工作,所以对这些信息理解很容易有所偏差的。我们这种还在 fab 里挣扎的人明白,试产成功和量产出货是两把事,而真正承担起营收那就离得更远了。

半导体芯片不是政治工程或面子工程,也不是工艺品。面子工程可以不计代价的打造出一个样品。中国的第一辆解放卡车,由于工艺不行,零件尺寸控制不好,很多零件都是靠工人们手工打磨出来的。而最早的一块集成电路(1958年)也是手工品。这种从无到有非市场化的产品才可以不担心量产问题。

......

现在的半导体行业已经是红得发紫的红海。不能量产,甚至说不能大规模量产都意味着亏损。

再说产能爬坡。大家可能以为半导体跟口罩似的,投上钱很快就能开工量产。其实半导体产能爬坡是每个晶圆厂重中之重的大事。晶圆厂扩建一定是根据自身目前的营收以及未来订单来确定的,一条新生产线的成本实在是太高,这是一个极度重资产+科技密集型的行业。无论哪个晶圆厂,也承受不起建好的产线空转的损失,如果生产线建好却无订单,不得不空置,那折旧费能够逼得大家哭。所以大家基本都是往死里挖掘现有流水线的产能。同时新建的生产线还需要很长的设备安装以及调试时间。

再者,大家都是追在台积电屁股后面,能吃到尾气的都算是技术先进了。国内厂普遍是需要把头探出天窗才能看到台积电。跟在别人后面就有一个大问题,那就是肉都让台积电吃了。目前台积电已经把 28nm 代工的报价压成狗。它的良率逆天(>99%),材料采购价低(行业内最大的甲方),且机台折旧期已过,前期肉已经吃够,现在低报价照样能发财。

但我们国内晶圆厂就不行了,经验积累少+良率低+产能低。这样一来就意味着成本高,二来客户也不放心,良率低的晶圆客户会担心其他正常区域的晶粒可能也有问题。没有客户下单,那还扩建个毛线?

......

◇《三大 DRAM 廠全面斷供華為 @ 台灣經濟日報


(编程随想注:以下是这篇报道的摘录)
2020-09-10

繼美光之後,全球前兩大 DRAM 廠南韓三星與 SK 海力士傳跟進不再與華為有業務往來,估計華為明年智慧手機銷量將銳減 74%。

......

隨著全球前三大 DRAM 廠都不再與華為有業務往來,華為面臨記憶體斷料危機。市場人士估計,明年華為全年手機出貨量可能急縮至僅約5,000萬支,較今年銳減 74%。

......


★中芯——已经对华为断供,依然可能被美国佬封杀



◇《中芯暗示:9月中後無法供貨華為 @ 台灣自由時報


(编程随想注:以下是这篇报道的摘录)
2020/08/08
......

  中芯共同執行長梁孟松暗示,九月中後將無法供貨華為,稱不評論個別客戶,「但絕對遵守國際規則,不會做違反法令的事。」

  《日經新聞》報導,梁孟松週五在投資人電話會議上被問到九月十四日美國對華為出口管制升級後,中芯是否可繼續為華為旗下晶片設計公司海思半導體代工時,做出上述表示。他並指出,「目前仍有其他客戶排隊要生產晶片,所以我們相信影響應可控制。」
中芯設備 多來自美企

  產業人士解讀,這是繼台積電、三星後,中芯國際也同樣表態九月中後將無法再供貨給華為。中芯大量半導體設備來自應用材料、科林研發等美企供應,也受到美國對華為最新禁令的限制。

......

◇《台积电断供华为,中芯国际能顶得上吗? @ 新浪


(编程随想注:以下是这篇报道的摘录,引文中的粗体是俺标注滴)
2020年07月17
......

  目前我国在半导体生产设备领域,即使是那些国产化率非常低的产品,都有国产厂家在做,并且大多都已经在产线开始应用了。但最核心的芯片方面,还不能指望 7nm 以下的工艺了,现在很多都还处于 28-90nm 的层次摸索着。这跟台积电、三星这种顶端的霸主差了可能不止10年。

  目前最牛的中芯国际也只是能做到在 14nm 的基础上做优化,其最新推出的“N+1”、“N+2”工艺制程一定程度上相当于7nm工艺,但实际离真正的 7nm 还有不小差距。并且 14nm 的在去年底才刚刚量产,现在还在产能爬坡阶段,真正开始放量要到今年年底。

  在12英寸和8英寸晶圆产能上,中芯国际为国内第一,全球第四大纯晶圆代工厂,就代工华为芯片而言,国内或许再无其二。但中芯国际也已经被美国制裁,其在2018年就向 ASML 定制的 EUA 光刻机因为被美国封锁,到现在还不能收到货,导致其技术上限被封锁,预计 2-3 年内到达技术上限了。如果搞不到更高端的 EUV 光刻机,中芯国际很可能就要长期停留在 7nm 的天花板了。

  另一方面,无论是 EUA 光刻机的国产化,还是 7nm 及以下的芯片研发,对于目前中国的研发水平来说,短期内都是可望不可即的难点,这并不是钱能烧得出来的。根据中国制造2025规划,攻克 EUV 光刻机的时间至少要在2030年以后,那么这对于中芯国际来说,将是非常尴尬的局面。

......

◇《美拟将中芯国际列入出口黑名单,恐全面打击中国芯片供应链 @ 路透社


(编程随想注:以下是这篇报道的全文,引文中的粗体是俺标注滴)
路透上海9月8日

  美国拟对中芯国际(0981.HK)实施出口限制,可能导致中国刚刚起步但正不断发展壮大的本土半导体供应链脱轨,并打击把这家中国芯片制造商视为重要客户的美国和日本公司。

  路透上周五报导称,特朗普政府正在考虑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国最大的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提供产品和服务。中芯国际股价周一暴跌逾 22%,周二仅略有回升,上涨 3%。

  此时正值外界预计中芯国际今年将把生产高端芯片的支出增加一倍以上,这得益于7月回归A股的第二上市筹集的66亿美元资金,以及国有企业的支持。但分析人士表示,拟议的出口限制将禁止应用材料、科林研发和 KLA Corp 等美国供应商向中芯国际出售制造机械,从而阻止其制造先进芯片。如果荷兰和日本等国家也效仿美国的做法,那么荷兰的艾司摩尔(ASML)、日本的东京电子(东京威力科创)和爱德万测试(Advantest)等公司可能也会限制对中芯国际的出口。

  拟议的出口限制措施可能会对中国芯片行业造成全面打击。中芯国际的上市申报文件称,其 65% 的收入来自香港和中国内地。跟华为一样,它为一些不知名的中国公司生产技术含量相对较低的芯片。

  分析人士说,只有一家中资芯片制造商华虹半导体拥有吸收中芯国际损失掉的产能所需的技术。这将导致多数中国芯片供应商被迫转向海外制造商在中国内地的工厂寻求代工,其中最著名的是台积电(TSMC)和联华电子(UMC)。

  研究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董事 Kevin Allison 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如果中芯国际无法获得美国的技术,中国向半导体行业前沿攀登的努力将变得更加艰难,甚至是不可能。

  拟议的对中芯国际的出口限制也增加了华盛顿针对中国其他芯片制造商采取行动的可能性,其中包括华虹半导体、长江存储、长鑫存储等。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一再次谈到美国和中国经济“脱钩”。

  供应链冲击

  拟议的对中芯国际的限制也可能给应用材料, 科林研发、KLA Corp 和日本的东京电子(东京威力科创)等芯片制造机械供应商带来沉重打击。这不仅会削弱它们目前的销售和服务业务,还可能夺走中芯国际扩张计划带来的商机。

  分析师表示,这不太可能让中国的芯片设备供应商受益,因为没有哪家公司能取代技术更先进的外国公司。一些中国供应商正不断进步。诸如北方华创和中微半导体设备等公司有望未来在几年成为中芯国际的大型设备供应商,但这一前景现在可能面临威胁。

  中信里昂证券分析师 Bin 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有人可能认为,中国的设备和材料供应商将因去美国化而得到进一步提振,长期来看这可能没错,但如果中芯国际的生产线瘫痪,这些中国设备和材料将没有用武之地。”周一,北方华创和中微半导体设备的股价分别急挫 9% 和 10.1%。

  台北券商元富证券的总经理 Paul Cheng 表示,现在台湾华邦电子和旺宏电子可能获得中芯国际 NOR 闪存业务的市场份额。两家公司的股价在周一都有所上涨。

  然而,这与中国政府提振本土芯片生产的愿望背道而驰。它还将迫使中国芯片企业将资源投入到转换代工厂方面,这是一项成本高昂、耗时的工作。“当然,这是可行的,但至少需要12个月,”一家中国芯片供应商的高管表示。

◇《「芯」碎!華為禁令逼近,美報告曝中芯死期 @ 台灣工商時報


(编程随想注:以下是这篇报道的摘录)
2020.09.11

  外媒日前報導,川普政府打算將大陸晶圓代工龍頭中芯國際列入實體清單(Entity List),這將導致美國半導體生產設備商無法繼續與該家陸企進行業務往來,美國研調機構 Washington Analysis 近期發布報告顯示,該措施應該會在9月底實施,對營運顯著影響會落在今年第4季。

  據路透報導,美國國防部上周向美國商務部提議,將中芯國際列入美國貿易黑名單,這也是繼先前華為38家子公司被列入美國實體清單後,可能再一波對大陸科技公司的制裁行動。Washington Analysis 報告顯示,美國對半導體上游廠商的限制越來越多,原因就在於華為是中芯國際的客戶,可能會替其生產所需晶片,打擊中芯國際,更是掐死華為的關鍵。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美國國防承包商 SOS International LLC 一份報告顯示,中芯國際與解放軍關係密切,這份報告在參與此次評估的美國官員間盛傳。報告提到,中芯國際與一家大型大陸國防集團密切合作,與該集團有合作關係的大學研究人員都是採用中芯國際的產品。其中一家大陸軍事院校,美國商務部在2015年將其列入實體清單,因為該院校涉嫌設計用於類比核子試驗的超級電腦晶片。

  Washington Analysis 報告則是提到 指出,美國政府對北京當局推動軍民融合(military-civil fusion)戰略的疑慮高升,這觀點也在今年2月被美國國防部提到華為產品的疑慮,預計對中芯國際的制裁應該會在9月底之前實施。

......


★弘芯——惊天骗局曝光,轰然倒塌


◇《1000亿芯片项目爆雷!中国芯片史上最大的骗局 @ 网易


(编程随想注:以下是这篇报道的摘录,引文中的某些粗体是俺标注滴)
2020-09-07

  这几年以来,芯片,一直都是美国的核心杀招,让全国人民意识到,中国芯片产业的薄弱。在美国全面封锁的情况下,奋发追赶,或许是中国芯片产业唯一可以且必须走的道路。
  据彭博社报道,中国正在规划制定一套全面的新政策,以发展半导体产业,并赋予“如同当年制造原子弹一样”的高度优先权。另外,有知情人士消息称,在中国“十四五”规划草案中增加了一系列措施,以加强半导体行业的研究、教育和融资,计划未来5年之内,对“第三代半导体”提供广泛支持。
  决心不可谓不大,芯片正在成为中国未来5年最核心的发展战略,直接关系到中国科技的未来。

......

  1 中国芯片史上最惨烈的翻车事件

  顶层定调,举国之力,造芯潮涌。2020年以来,从中国的一线城市,都二三线城市都掀起了芯片制造的热潮。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上半年,江苏、安徽、浙江、山东的24个非一线城市,已签约超过20个半导体项目,签约金额达到了1600亿元。
  然而,大干快上的蒙眼狂奔之下,中国芯片行业正刮起了一股浮夸风。其中,最魔幻是投资1280亿元的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在项目刚刚启动之时,该项目的负责人便喊出了惊人的口号:弘芯半导体将主攻 14nm 工艺,项目启动一年后将拿下 7nm,产能将达到每月3万片。
  此言一出,震惊芯片行业。当前全世界仅有台积电、三星具备 7nm 芯片量产能力,中芯国际要到2020年年底才能实现 7nm 芯片量产。
  据报道,自2019年以来,中国大陆从台积电挖走了100多名经验丰富的工程师和管理人员,薪水可以翻三四倍,其中超过一半的人去了武汉弘芯半导体。甚至聘请了曾经履职台积电、中芯国际的蒋尚义,担任项目总经理,此人堪称全球半导体行业风云人物。蒋尚义,曾是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最看重的技术大咖。2019年,蒋尚义从台积电退休之后,便赶赴武汉,加入了武汉弘芯。
  另外,2019年年底,弘芯半导体斥资5.5亿从 ASML 拿到了一台 7nm 光刻机。为此,武汉弘芯专门举办了一场光刻机进厂仪式。

......

  2 全面崩塌的弘芯半导体

  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翻车事件曝光,源于一份官方文件。2020年7月30日,武汉官方发布的《上半年东西湖区投资建设领域经济运行分析》中明确提及,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存在较大资金缺口,随时面临资金链断裂导致项目停滞的风险”。
  引发轩然大波后,上述文件被火速删除。对此事关注的人越来越多,不少人在武汉城市留言板咨询。8月28日,武汉市东西湖区官方明确回复称,经区商务局投资协调管理调查,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因资金链问题,项目暂停了。

......

  其实,早在2019年年底,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的资金链已经断裂。据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显示,因拖欠4100万工程款,武汉环宇基础工程有限公司将武汉弘芯告上了法庭,并申请账户冻结和查封其他财产。2019年11月,法院裁定,查封武汉弘芯300多亩土地使用权,查封期限三年。
  为了缓解资金压力,刚进厂没多久的 ASML 就被拿去银行做了抵押。令人唏嘘的是,由于资金链断裂、项目进展缓慢,蒋尚义对该项目已失去耐心,计划返回中国台湾,但此事直到目前并未被证实。
  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已经被踢出了2020年武汉市重大项目,也不在湖北省的重点项目清单里面。一个计划投资千亿的半导体项目,就此沉寂停摆。

  3 政府、芯片工程师们都被骗了

  “全村的希望”彻底破灭,其实扒开这个项目背后的资本和股权关系,可以发现,武汉弘芯半导体自始至终就是一个忽悠政府的大骗局。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仅有2位股东,分别为北京光量蓝图科技有限公司、武汉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工业发展投资集团(地方国资),持股比例分别为 90%、10%。然而,北京光量蓝图一直未曾出资,而武汉临空港经开区的缴纳出资额2亿元。
  这意味着,从项目启动至今,弘芯半导体都是在烧政府的钱,北京光量蓝图分文未出。
  其实,北京光量蓝图一直都是一个空壳公司,是在弘芯半导体设立前13天成立的,没有一分钱的实际出资,办公地点是北京的一个50平的商住两用房,其大股东叫李雪艳,是一名生意场上的资深玩家。
  据资料显示,李雪艳早在2004年便拥有了自己的生意,十几年来她干过生态科技,卖烧酒,办餐饮和盖园林,甚至还卖过中药,唯独没有干过芯片。
  很显然,李雪艳通过一个空壳公司“忽悠”了迫切想上马芯片项目的地方政府,投资2亿元,再将项目委托给第三方建设,将债务转嫁给了贷款银行、工程代理商。截止目前,李雪艳仍是武汉弘芯半导体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未来债务追责,必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无独有偶,2015年成立的南京德科码,官宣总投资30亿美金,如今沦落到“欠薪、欠款、欠税”困境,于2020年7月份提交了破产申请。
  而这样的结局,或许会让大量从中国台湾投奔过来的芯片工程师们寒心。


★天朝的半导体产业——骗子与泡沫很多,核心技术很少,且寒冬将至


◇《中美科技竞赛激发中国芯片业大规模投资,泡沫疑虑浮现 @ 路透社


(编程随想注:以下是这篇报道的摘录)
路透上海6月25日

  在中国和美国加强争夺科技业主导权之际,美国对中国科技公司重重设限正助推中国半导体业出现一波投资热潮,从而推动上市公司和风险资本支持公司的价格皆进入泡沫区域。投资人将中国45家上市芯片业者的“市盈率”(本益比)推升至超过100倍,使得半导体业成为中国股市最昂贵的板块。

  未上市交易也十分热络,风险资本家将注意力从原本的消费性网络公司转移至芯片业。根据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截止2019年底这类芯片业投资两年时间里几乎增加一倍至220亿元人民币(31.1亿美元)。

  “不只是政府,民间部门也一样,中国上上下下都试图投资半导体相关事业,”成立六年的无线充电芯片制造商伏达(Nuvolta)共同创办人黄金彪表示。

  许多初创企业尚未有产品问市,或是证明存在长期商业价值,因此不少投资人及分析师纷纷警告有形成资产价格泡沫的危险。但在中国政府加倍致力支持本国芯片行业,且中美紧张关系短期内化解希望渺茫的情况下,投资热度居高不下。

  上海肇观电子科技创办人冯歆鹏表示:10年前,大概两张桌子就能坐满中国全部的半导体投资者,而现在,有几百人挤在同样这两张桌子的周围。

......

◇《中国为什么造不出一台最好的光刻机? @ 腾讯


(编程随想注:以下是这篇报道的摘录,引文中的粗体是俺标注滴)
2020-05-01
......

  赢者通吃
  光刻机制造为什么这么难?光刻机的世界只存在赢者通吃。因为对于大多数厂商来说,一款新产品从投入到使用通常会耗费两三年 ,时间就是金钱,厂商们通常会优先选择先进的成熟的产品。除此之外,长周期投入以及高技术壁垒等都是很多新入局者难以逾越的高山。总结下来,主要有以下几点:

  技术上壁垒高
  ASML 总裁 Peter Wennink 也在媒体上放言:高端的 EUV 光刻机永远不可能(被中国)模仿。“因为我们是系统集成商,我们将数百家公司的技术整合在一起,为客户服务。这种机器有8万个零件,其中许多零件非常复杂。以蔡司公司为例,为我们生产镜头,各种反光镜和其他光学部件,世界上没有一家公司能模仿他们。此外,我们的机器完全装有传感器,一旦检测到有异常情况发生,Veldhoven 总部就会响起警报。”

  长周期投入
  光刻机是典型到极致的高风险、高投入的赛道,前期的投入很高收益很慢,有时候甚至要贴钱投入。 ...... ASML 的研发投入基本达到 15% 以上,有时候全年负增长也是常态。据一位在 ASML 工作的知乎作者 @俗不可耐 透露:“ASML 的 EUV 光刻机才真正开始盈利”,而 ASML 在这项技术上投入的时间是27年。试问有多少企业可以做到?

  更换供应商成本太高
  买到一台机器和用好机器是两码事。ASML 极紫外(EUV)光刻机每台售价达到1.2亿美元,重达180吨,零件超过10万个,运输时能装满40个集装箱,安装调试时间超过一年。除此之外,磨合与提高良率都需要时间堆砌,只要没有大的技术变革,厂商们不可能轻易放弃 ASML 当其他厂商的小白鼠的。
  台积电(占据全球晶圆代工的大半壁江山)、三星、英特尔、格罗方德包括国内的中芯国际都是 ASML 的客户,其中三星、英特尔、格罗方德还是 ASML 的股东,三大巨头转投其他家的可能不大。

  摩尔定律
  光刻机之所以重要,在于它是实现摩尔定律的基础。摩尔定律指出:集成电路上能被集成的晶体管数目,将会以每18个月翻一番的速度稳定增长。
  可以把晶圆的整体构造想象成在微观世界构建大楼,如果想让整个建筑有更多的小房间可以容下晶体管,这就要求房屋的整体框架要精细再精细。反映到光刻机上就意味着它投射到晶圆上的尺寸越小。
  EUV 光刻机代表了大厂在先进制程方面的领先性,目前只有荷兰 ASML 一家能够提供可供量产用的 EUV 光刻机。各大 Foundry 厂和 IDM 厂在 7nm 以下的最高端工艺上都会采用 EUV 光刻机,客户以英特尔、台积电、三星、SK 海力士为主。ASML 在2019年出售了26台极紫外线(EUV)光刻设备,大概一半供给了台积电。

......

◇《美促科技脱钩,中国科技产业或入寒冬 @ VOA/美国之音


2020年9月12日

  特朗普总统有关美中经济脱钩的说法在不少人听起来更像是竞选语言,但近来特朗普政府已开始将脱钩从口头落实到具体的行动。华盛顿已在运用美国在半导体技术上的绝对优势,迫使北京应对接二连三的科技脱钩动作。在其科技产业计划面临一场寒冬期,中共领导层是否会借强于预期的疫后复苏彰显其体制“优势”?
  上周五(9月4日),有关中国最大芯片制造企业中芯国际或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的消息引发广泛关注,因为对该公司的制裁,相当于掐住了中国科技业的命门。

  中芯国际:中国技术“命门”

  美中贸易争端转战到科技领域后,特朗普政府已经对从中兴、华为到字节跳动和腾讯等中国科技行业翘楚施以制裁。而中芯国际则是中国在半导体产业领域赶超美国的希望所在。
  路透社上周五发布的独家消息来源于美国国防部。国防部一位女发言人透露,五角大楼正在和特朗普政府的其他部门讨论是否将中芯国际列入实体清单。一旦被加入该清单,美国供应商需要申请一个难以获得的许可证,才能向清单上的公司出售产品。
  特朗普政府已经将275个中国公司列入实体清单,其中包括违反制裁令的华为和中兴,以及因帮助当局压制维吾尔人的海康威视。国防部未提及将中芯国际列入实体清单的原因。路透社报道援引未具名美国官员和前官员所透露的信息,称该公司与中国军方的关系引起美方的关注。

  “命门”被掐,中芯震惊

  中芯国际在周六的一份声明中对美方可能将其加入实体清单感到“完全震惊”。该公司在声明中否认与中国军方有关联。
  成立于2000年的中芯国际虽是中国最大芯片生产商,但与美国和台湾的芯片厂商还有大约4年的差距。
  在2018年美中贸易争端初期,中兴一度因禁止美国公司为其出售芯片而几乎关门。美国高通和英特尔目前占全球芯片市场份额近一半。自那以后,中国当局开始重视本土芯片产业发展。目前,中国政府已经在这个领域投入290亿美元。
  业界人士认为,中芯国际如果现在就被堵住从美国供应商那里得到设备和技术,就得到别处去找。但是 IMA Asia 的董事经理理查德·马丁(Richard Martin)在 CNBC 上谈到这样的情况时说,即便找到欧洲和日本公司,那些公司也都在某个环节使用美国的生产设备。马丁指出,唯一的路就是把芯片制造的供应链移到中国,但那需要数年时间,解决不了眼前的问题。

  中国芯片业难逃一劫

  美国芯片业界也面临因失去中国客户而蒙受巨大损失。CNBC 援引业内人士的估计,中国占今年全球芯片销售的 24%。
  美国芯片商已经就此加紧游说当局。但是 IHS Markit 的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拉吉夫·比斯瓦斯(Rajiv Biswas)对美国之音说,无法依赖芯片商改变境况。他说:“那都是些关乎国家安全的问题,所以国家利益在其中有更重要的作用……他们在其他国家也有巨大的市场,例如欧洲和其他亚洲国家,所以并不完全依赖中国。”

......


俺博客上,和本文相关的帖子(需翻墙)
从量变到质变——中美关系40年
澄清“中美对抗”常见的一些【误解】
聊聊“核战略的博弈模型”与“中美新冷战”
每周转载:“中美对抗”进入【科技脱钩】阶段(网文7篇)
每周转载:约瑟夫·奈谈“美国对华战略”(中英文对照及俺的点评)
厉害国真的很厉害吗?——给小粉红们泼点冷水
苏联是如何被慢慢勒死的?——聊聊冷战中美国的遏制战略
每周转载:中美贸易战升级,双方关税加码(外媒报道和网友评论)
每周转载:关于美国封杀华为(网文8篇)
每周转载:盘点一下贸易战爆发后的【中美对抗】(2018年4季度)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20/09/weekly-share-148.html

289 条评论

  1. 回复
    1. 这头支那贱畜以为躺在沙发上,共产党就自动倒了,操你妈的

      删除
    2. 你更是个傻逼,我说你tmd英语去吧

      删除
  2. 前排,催更《如何安装干净的操作系统》

    回复删除
    回复
    1. 这个...
      安装器用Winntsetup,PE系统用自己做的。主机安好后,下载虚拟机,主机什么都不要装(必要的运行库例外),虚拟机博主建议专用,不过咱们的需求没那么高,可以适当放宽一些。主机可以安一个美国的大公司VPN,不怕它给中共泄密。
      VPN创建虚拟网卡,虚拟机通过主机桥接网卡上网。虚拟机再装一个VPN,然后浏览器通过里面的翻墙软件上网。这样就是2跳。下个Tor,5跳,不装国产软件,用着应该就差不多了。系统镜像去微软官网下,MSDN我告诉你也可以,多半不会动手脚。

      删除
    2. 狗日的支那贱畜必须死2020年9月15日 下午4:52:00

      直接用镜像安装系统不行?这头00后支那贱畜就喜欢装【砖家】

      建议傻逼博主【治疗】一下你的【脑残粉】!

      删除
    3. 狗日的支那贱畜必须死2020年9月15日 下午5:03:00

      【MSDN我告诉你也可以】,【多半不会】动手脚。

      这个傻逼00后,居然不教人hash校验,在那跳大神,一个【.cn】的网站,【多半不会】呢哈哈哈

      删除
    4. TO 1单元 狗日的GFW必须死
      感谢提供方案,我期待博主的博文,主要是希望借助博主的专业视角查漏补缺。
      不过你的方案有点业余,尤其是还用安装器。。。

      删除
    5. To 火隐
      算是业余了。安装器可以预先调一些系统设置,改成我最习惯的,用着舒服,再系统安好了再去调,可不只是打个勾那么简单。
      还有就是微软的setup.exe安装器功能太少了......
      我也蹲一波教程。我的主系统都是不到两个月就重装一回的,装的软件很少,不怕什么病毒作妖。倒是另一台虚拟机用了半年多还没重装过(博主建议的快照我个人不习惯用,因为系统安装时会生成一些随机的ID,快照回退完,这些ID根本不会变,可能被某些软件识别出来。)

      删除
    6. 然而首先要有个干净的电脑下载镜像和制作安装介质(套娃警告)

      删除
    7. TO 7单元
      的确,比如Tails,就要求至少得有两个硬盘才能安装

      删除
    8. 打错了,是6单元

      删除
    9. TO 1单元
      安装干净的操作系统,首先要排除Windows..

      删除
  3. 支持博主!!

    华为就是垃圾。
    251,996,最近还爆出哄蒙2.0抄袭了安卓源码。颜面扫地。


    另外我确信晚上网络不佳是GFW干的。我这两天每天都在凌晨2点翻墙刷YouTube,看1080P,有时候速度比白天还快(50Mbps),有时候又非常慢(100Kbps),干扰是随机的,估计是想让你主动放弃翻墙。坐标华北,ISP中国电信。

    回复删除
    回复
    1. 狗日的华为必须死2020年9月15日 下午4:36:00

      反对博主!!

      但华为就是垃圾。

      删除
    2. 狗日的支那贱畜必须死2020年9月15日 下午4:37:00

      话说回来,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支那贱畜嘛。

      删除
    3. 煞笔狗腿子行动居然这么快,天天蹲点很累吧,希望你们能早点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

      删除
    4. 狗日的支那贱畜必须死2020年9月15日 下午4:40:00

      支那贱畜还是滚回去种地吧,一搞高科技就偷,偷到就作恶,祝你们支那贱畜早日变成肥料!

      删除
    5. 哟,一骂支那就跳出来,想必是习近平的精液吃多了

      删除
    6. 卧槽,咋突然来了这么多御用五毛?
      第二次被仿ID,心情有点鸡冻,我也得到朝廷级认证啦?
      不行,赶紧去下个Tor,装虚拟机里。

      删除
    7. 狗日的支那贱畜必须死2020年9月15日 下午4:45:00

      支那贱畜就是贱,这是你注册的商标?狗日的是你的发明的?

      哈哈哈你们支那就是该死。

      删除
    8. 狗日的支那贱畜必须死2020年9月15日 下午4:49:00

      “狗日的GFW必须死”想必就是共产党狼奶没吐干净的支那贱畜,一听到骂支那的话语就激动起来,看来编程博主的水准也就如此,只会在猪圈里互撸。

      删除
    9. tor下好了,懒得登号了。

      品葱那些人说的是正确的,五毛想的是:
      墙内那一套在这起不到作用,干脆抹黑中国吧,再让人四处乱咬,只要流失一位读者就是博主的损失,也是中共的一点胜利。

      托这群五毛的福,现在我看见五毛作乱反而是在意料之中。
      习包子大撒币!
      习包子大撒币!
      习包子大撒币!中共长命百岁!(1921-2021)蛤蛤蛤!

      删除
    10. 狗日的支那贱畜必须死2020年9月15日 下午4:54:00

      按照00后逻辑
      那博主也在“抹黑”中国,也派你四处乱咬,那么博主就是为中共服务的吗?

      删除
    11. 狗日的支那贱畜必须死2020年9月15日 下午4:57:00

      支那贱畜就喜欢跳大神,钦点2021年支共倒台,你想躺赢?

      支那贱畜的灭绝,一刻都不能等,还要等你一年再死?

      删除
    12. 狗日的支那贱畜必须死2020年9月15日 下午4:59:00

      To 编程随想
      瞧瞧你的傻逼读者,先用非Tor登录ID留言,再用Tor同名留言关联身份,你看看你的脑残粉偏偏给你的匿名方式抹黑,你失败不失败?

      删除
    13. 狗日的编程随想必须死2020年9月15日 下午5:17:00

      编程同志认为,如果支那贱畜骂一骂就跑了,那就【不是编程随想的菜】,所以博主不谢,俺继续帮你筛选读者,选上好的读者,做更好的人肉包

      删除
    14. 别说源码抄袭了,有人直接二进制文件里发现android::base字样。

      说是搬运还差不多

      删除
    15. 这个捣乱冒充的五毛除了喷人就是躲地下室看av玩小鸡鸡,几十岁了还啃老也没工作,每天就靠喷人来找点存在感,真可怜

      删除
    16. 狗日的支那五毛必须死!2020年9月15日 下午10:48:00

      楼上的五毛竟把自己的支那生活完整描述出来,俺都笑疯了!

      删除
    17. 五毛急忙跳出来否认,表示被说中啦

      删除
    18. 狗日的支那五毛必须死!2020年9月15日 下午11:32:00

      支那五毛的特点是挑起抓五毛,抓特务运动,它拿自己的形象指责他人,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的嘴脸。

      删除
    19. 五毛气急败坏的样子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删除
    20. 狗日的五毛博主必须死!2020年9月16日 上午12:21:00

      编程随想挑起"五毛大战"的套路:

      1.有人喷编程随想

      2.指责对方是五毛

      3.只要对方反驳 立刻抛出是五毛在左右互搏

      4.编程随想伟光正

      删除
    21. [url=https://mp.weixin.qq.com/s/cAYEjj2Zd5f2CZwTyXRqiw]孟晚舟案证据公开!汇丰银行构陷,美国一手炮制[/url](上)
      严木 人民日报 7月24日

      北京时间7月24日上午,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公开孟晚舟引渡案下一阶段庭审的证据材料。早在5月28日,该法院裁定孟晚舟案的本质是“欺诈罪”。
      公开证据表明,所谓孟晚舟案,完全是美国炮制的政治案件。汇丰银行参与构陷,恶意做局、拼凑材料、捏造罪证,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孟晚舟是清白的!

      [b]虚构罪名,指控不堪一击[/b]
      美国向加拿大法院提交的《案件起诉记录》称,孟晚舟对汇丰“隐瞒”了华为与香港星通技术有限公司(简称香港星通)的关系,“误导”汇丰继续向华为提供银行服务,汇丰因此违反了美国对伊朗制裁法案,面临民事和刑事罚款的“风险”,孟晚舟对汇丰构成“欺诈”。
      此案“唯一关键证据”,是孟晚舟交给汇丰的一份PPT文件。在公开的材料中,包括PPT全文,以及汇丰与华为的业务邮件记录。美国蓄意隐瞒、曲解核心信息,指控完全不符合事实。

      ——汇丰始终知道华为和香港星通的关系。
      汇丰假称不清楚华为与香港星通的关系,这是公然撒谎。
      香港星通是华为在伊朗地区的合作伙伴,二者关系脉络清晰。华为曾持有香港星通的股份,孟晚舟也短暂担任过该公司的董事。但是,2007年,华为就出售了所持有的香港星通股份,2009年4月,孟晚舟辞去该公司董事会职位。此后,双方保持正常业务往来。
      汇丰始终知道华为的伊朗业务。2010年,涉及三方往来邮件证明,汇丰完全知晓华为与香港星通的关系。从华为发给汇丰的香港星通2009/2010财报可知,汇丰完全了解香港星通在伊朗的业务情况。
      为自圆其说,也为强化“罪证”效力,汇丰声称:只有“初级”员工清楚华为与香港星通的关系,但这些“初级”员工没有将相关信息传递给“高级”管理者,导致后者只能依赖孟晚舟提供的PPT判断风险。
      基层知道,高层不知道,汇丰这一说辞纯属无稽之谈!
      华为作为全球最大的通信设备制造商和《福布斯》全球500强企业,是汇丰银行全球流动性及现金管理部第17大客户,双方有着近20年业务合作。这样的合作规模和时长,服务华为的汇丰客户经理会是“初级”员工?况且,“甩锅”自家员工,既不是汇丰可以“免责”的理由,更不符合银行业的合规管理制度。
      尤为关键的是,2012年12月,汇丰因自身不当行为,包括违反美国对伊朗制裁规定,与美国司法部签署《延期起诉协议》。汇丰向美国司法部保证,针对全集团客户开展审视和清理工作。在此过程中,汇丰怎么可能识别不出华为和香港星通的关系?如果真不清楚,倒可以证实:汇丰欺骗了美国司法部,应当重罚!
      大型金融机构最基础的合规要求,就是“了解你的客户”。汇丰有专门的风险管理委员会,号称所有分支机构均设有合规部门,倘若风险评估仅依靠孟晚舟的PPT,请问雇佣这些人员干什么?
      为陷害孟晚舟,汇丰不惜自贬,百年大行,颜面扫地!

      ——汇丰从未因华为违反美制裁禁令。
      孟晚舟会见汇丰高管时,香港星通的汇丰账户已关闭,双方关于伊朗业务的合作已经结束。对汇丰而言,此前与香港星通的合作,不存在孟晚舟欺诈的问题;此后与香港星通也无合作,不触及这一风险。所谓孟晚舟“误导”汇丰继续合作一说,根本站不住脚。
      2012年12月及2013年1月,路透社发表两篇报道,称华为通过香港星通在伊朗从事违反美国制裁法案的业务,包括转卖美国制造的电脑设备给伊朗的电信运营商。
      除了华为,爱立信、诺基亚等知名电信厂商都在伊朗有贸易往来,只是并未引起美国如此关注。诡异的是,此时汇丰似乎嗅到什么,突然开始“担心”香港星通的影响,频频邀约华为决策层高管赴港,就相关问题进行沟通。
      不论华为还是香港星通,在伊朗均有正常的业务运营,这并不违反美国的制裁法律。就连美国商务部长罗斯也承认,“我和我的同事没有发现华为的任何问题”。即便如此,2013年2月,香港星通还是关闭了汇丰账户。华为与汇丰关于伊朗业务的合作,到此结束。
      业务已经终止,汇丰依然反复要求与华为进行“沟通”。出于尊重,2013年8月,孟晚舟与汇丰高管会面,详实陈述了华为在伊朗的业务情况,所展示的PPT,用大量篇幅介绍了华为和香港星通在伊朗的客户、产品、合规要求、合规制度。
      客户是否在伊朗有业务,是汇丰评估合规风险的唯一要素。在这一问题上,孟晚舟没有“隐瞒”,也不存在“误导”,双方会谈时,孟晚舟并未鼓励汇丰为香港星通重开账户。
      不存在风险,汇丰当然乐于继续与华为合作。事实上,直至2017年8月,配合美国构陷华为到了最后关头,汇丰才无理由终止双方合作。中间近5年,靠着华为大规模业务,汇丰赚取了丰厚利润。

      ——汇丰声称被“欺诈”,实际没有任何损失。
      为做出被“欺诈”的假象,汇丰夸大数据、隐瞒事实。
      汇丰声称向华为提供了9亿美元信用额度,导致经济利益面临风险。9亿美元,确实唬人,但真相如何?
      2014年4月30日,汇丰及另外8家银行共同提出,要为华为提供9亿美元信用额度,每家参与银行提供1亿美元信用额度。基于该提议,包括汇丰在内26家银行,在2014年7月25日为华为提供了16亿美元信用额度,其中,汇丰提供的总额度上限为8千万美元。
      喊出9个亿,实际8千万!更无耻的是,汇丰隐瞒关键事实:在2017年6月,华为就取消了这一信用额度,前期也从未使用过这一信用额度。
      处处做假,难怪汇丰至今不敢向华为主张任何权利!

      删除
    22. [url=https://mp.weixin.qq.com/s/cAYEjj2Zd5f2CZwTyXRqiw]孟晚舟案证据公开!汇丰银行构陷,美国一手炮制[/url](下)

      [b]插刀华为,汇丰递交“投名状”[/b]
      汇丰配合美国构陷华为,其中隐藏着巨大的利益交换:汇丰充当受害人举证孟晚舟,以此换取美国的赦免,逃脱美国司法部对汇丰洗钱重罪的刑事指控。

      ——重案在身,恶意做局。
      2012年,美国政府就严重洗钱和资助国际恐怖主义行为指控汇丰,美国司法部认定:汇丰参与洗钱活动。为此,汇丰支付了19.2亿美元罚金,并与美国司法部达成为期5年(2012—2017)的《延期起诉协议》。汇丰同意“在任何调查中配合美国司法部”,如果未能履行相关要求,美国司法部有权撤回该协议,并向汇丰提出刑事指控。
      根据美国的制裁法,类似“自己参与洗钱活动”的银行高管故意行为,将面临刑事重罚。有媒体评论,19亿美元“仅相当于汇丰5个星期的利润”,最终没有人被起诉任何罪名,汇丰才算逃过大劫。
      正是从2012年起,汇丰一步一步设置陷阱,目标锁定孟晚舟。
      指名约见孟晚舟,派出人员却不对等。华为内部有专设部门与汇丰做业务对接,双方会谈理应由熟悉情况的相关负责人出席。但汇丰指定要见孟晚舟,而汇丰派出的亚太区全球银行业务负责人艾伦·托马斯(Alan Thomas),级别与孟晚舟并不相称。
      公司间商务往来,一般都是以电子邮件等书面材料为依据。但知情人士透露,汇丰对孟晚舟的这次邀约,没留下任何“书面痕迹”。此次会面地点是香港四季酒店附近一家牛排馆,商谈“如此重要的议题”,汇丰居然没有选择公司会议室,不合常理!
      汇丰做局谋深虑远。在得知是汇丰向美国提交了有关华为的信息后,路透社曾联系艾伦·托马斯,发现他竟然已经“退休”,并拒绝对此做出评论。

      ——主动“递刀”,换来脱罪。
      2016年9月,市场传出消息,美国司法部正在就是否撤回《延期起诉协议》以及是否以刑事罪名起诉汇丰进行讨论。同年底,汇丰开始秘密对华为账户进行调查。
      对此,路透社发表一篇报道分析:汇丰“配合”美国提交华为调查结果,“凑巧”就在汇丰与美国司法部协议到期前启动,“汇丰希望以此抵抗美国司法部针对其涉嫌反制裁提出的指控”。
      从公开资料看,2017年2月到7月,汇丰主动向美国司法部至少做了4次陈述,积极配合美国对华为的调查,内部上千人被美国司法部约谈。
      2017年12月,尽管美国司法部合规监管员认为“汇丰的合规仍有很大缺陷”,但美国检方却“出人意料”地撤销了对汇丰的全部刑事指控,并结束了对汇丰的监管。
      自2013年精心策划约见孟晚舟,到2016年偷偷启动对华为的调查,直到2017年8月终止与华为合作……汇丰通过一系列操作,既保留了华为这个大客户,实现利润最大化,同时高管平安落地,成为极少数被美方撤回指控的企业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靠着插刀华为逃过一劫的汇丰,如今又被美国抓住把柄。2019年12月,汇丰因协助美国纳税人逃税长达10年,认缴罚款1.92亿美元,并再一次签署《延期起诉协议》。劣迹斑斑的汇丰,已经被美国完全掌控!
      汇丰下一个出卖的客户会是谁?

      [b]美国霸权,绞杀中国高科技企业[/b]
      汇丰充当“马前卒”,美国一手炮制了孟晚舟事件。美国挥舞大棒,在全世界疯狂打压华为,目的就是维护全球科技领域霸权地位。正如美国司法部长巴尔所言:“中国已经抢滩,5G领域处于领先地位,中国领先会让美国失去制裁的权力”。
      捏造事实虚构罪名,滥用权力违法拘捕。孟晚舟事件是一面镜子,照出了美国霸权主义之下,美加如何共谋,披着“司法公正”的外衣,动用国家机器,对中国高科技企业展开一场政治追杀。
      险恶用心昭然若揭!孟晚舟真正的“罪名”在于:她是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女儿、华为CFO。美国要求加拿大拘捕孟晚舟,就是抓人质作为谈判筹码,向中国施压、绞杀华为。
      加拿大《引渡法》与《加美引渡条约》明确规定,不支持出于政治目的的引渡。所以,加拿大当局始终坚称“孟晚舟事件是一起司法案件”。但是,6月公开的加拿大安全情报局一份备忘录明确写道,FBI告知加拿大安全情报局逮捕孟晚舟的计划。备忘录还警告,“计划的行动将在国际和双边(中加关系)层面产生重大影响”。
      显然,在拘捕行动之前,加拿大情报部门已对事件后果进行了评估,认为这是一起严重的政治性事件。但是,面对美国施压,加拿大政府最终选择“服从”。
      加拿大法院2018年11月30日签发的临时逮捕令,明确写有“立即逮捕”。12月1日,加拿大边境服务局执法人员在廊桥第一时间拦截孟晚舟,强迫她交出手机和密码,并非法扣押近3个小时。这期间,不仅没有告知扣留的真实原因,还强迫孟晚舟回答与美国刑事起诉书内容有关的问题。
      加拿大执法部门临时变更逮捕计划,就是要协助FBI非法搜集用于刑事检控孟晚舟的证据。在整个过程中,加拿大司法部及其高层官员都全程知悉,而且在明知相关违法行为严重侵害孟晚舟权利的情况下,也没有干预和阻止。
      现在,所谓孟晚舟引渡案进入实质审理阶段,大量证据、事实公开,是非自有公论。全世界主持正义的人们等待加拿大作出公正的判决。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记者:严木
      本期编辑:李娜、杨翘楚

      删除
    23. TO 9单元
      [url=https://mp.weixin.qq.com/s/kh_h7Nts26nDcSuLox3wIA]知乎万赞:国家为什么要拿钱去帮助外国? [/url]
      作者:枫冷慕诗 来源:文史少年(ID:fenglengmushi520)

      国家为什么要拿钱去帮助外国?
      先说结论,因为那笔钱在国内没法去用。
      国内有很多人都不理解——为什么国家要拿钱去帮助外国?
      相信很多人和曾经的我一样,也完全没看懂这波操作。
      理智点的,还会说国家是为了国际形象,目光要放长远。
      很生气的,就直接口吐芬芳,说国家不顾老百姓死活。
      大家有这种想法其实很正常。
      因为仅2000年至2011年,中国就为51个非洲国家援建了1673个项目,花费约750亿美元,如果算到2020年,各项援助费用,肯定达到了万亿人民币规模。

      01
      这上万亿人民币如果直接去扶贫,那不是收入翻番了吗?
      相信很多人都曾在心里面做过这样的假设。
      可问题真的如此简单?
      首先,我们要弄清楚一点:
      国家用于改善民生的钱和援助国外的钱本质上不是一个钱。
      国内修铁路、建公园、搞社保、给公务员发工资……这些钱主要来自于国家的财政收入。
      在国外修铁路、建港口、开工厂、盖高楼大厦……这些钱主要来自于国家的外汇储备。
      虽然中国在2014年左右的时候,外汇储备一度高达近4万亿美元,约等于当年俄罗斯和印度GDP之和。
      但这笔钱却不能直接在国内使用,道理很简单。
      假如中国A国企接到一个国外订单,出口了价值2000万美元的设备给M国,这2000万美元就是外汇,由于美元无法直接在国内使用,A国企会去银行把2000万美元兑换成1.4亿人民币,然后银行得到的2000万美元,就是外汇储备。
      如果按照很多人的说法,把外汇储备直接用于国内建设,那又得重新兑换一次人民币,也就是又有1.4亿人民币流入国内市场。
      这样就会导致2000万美元永远在银行,但市面上的人民币却在不断增加。
      更重要的是,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一点,A国企出口价值2000美元的设备,它也是要成本的啊,材料、工资、加工费如果是1000万美元,这1000万美元的成本可是已经在国内用人民币流通过一次的,如果简单粗暴的在国内使用外汇,必然会导致发生通货膨胀,国内物价上涨,钱变得越来越不值钱,老百姓生活成本上升,中国最后也就会沦为第二个津巴布韦。

      02
      明白了这个,你就能大致理解:为什么中国不把外汇储备用于国内建设。
      但肯定还不是特别明白:为什么要把这笔钱拿去投资国外?
      由于美元是国际结算货币,任何对美国开放程度高的国家,都会拥有大量的美元外汇,中国和日本都是,中国每天的进出口贸易,都要用美元结算。
      不停的要花,又不停的收账,收完了又要花,所以外汇储备在一定程度上,你可以理解为短期美国国债,这和大家把钱存余额宝是一个道理。
      而且,中国还持有大量的美国长期国债,2020年中国外汇储备差不多有3.1万亿美元,其中美国国债就有1.08万亿美元。
      也就是中国拥有的大量外汇储备,在某种意义上你可以理解为是美国的债务。
      而美国截止2019年11月的全球债务已经达到了23万亿美元!
      更恐怖的是:
      2019年美国国债同比增长4.8%,但2019年美国GDP增速只有2.3%。
      这就意味着,再这样持续下去,美国欠全世界的钱,别说本钱还不上了,就连利息都还不起了。

      03
      本来,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如果私下不能解决,就只能付诸法律。
      可谁让美国是世界第一大流氓呢?军事第一、经济第一、政治第一、金融第一、科技第一。
      用强硬的方式逼迫美国还钱短期肯定不现实。
      所以中国就换了一种委婉的方式——用这些外汇储备去国外进行投资。
      非洲的无数铁路、港口、体育馆、会议中心,高楼大厦;中亚、欧洲的很多机场、港口和基础设施,都是中国用这笔钱投资建设的。
      这样一来一回,就由美国欠中国大量债务,变成了美国欠中国、非洲、欧洲的债务,美国如果不还钱,不仅是影响中美之间的关系,还会引发这些受中国投资的国家不满,你可能会觉得这些国家不满又能怎样?
      第一:可以从美国盟友内部进行分化,让欧盟和美国矛盾激化,从而减轻中国外部压力。
      英国脱欧,实际上就是美国和欧盟间隙变大的一种体现,因为英国你可以看作美国在欧洲的桥头堡,它被排挤出欧盟,说明欧盟内部法德希望摆脱美国的影响,自己掌握主导权。
      第二:中国和这些一带一路国家搞好关系。
      和这些国家搞好关系有什么作用呢?
      一:非洲的能源矿产资源是非常丰富的,这里拥有全世界2/3的矿产储备,超过半数以上的黄金、钻石、铀、锰、铬,都是产于这里,打通这里的原材料的供应渠道,可以让中国从容应对一些禁运断供威胁。
      二、中国在非洲和中亚、东欧等国大搞基建建设,一方面能解决当地很多就业问题,让当地人收入增加,等他们有了足够的消费能力,以中国的工业生产能力,就可以把大量的商品卖到当地,一带一路沿线,非洲+中东+东欧,大约有20亿人口,这么大的消费市场,就能解决中国国内的生产力过剩问题。
      三、由于是中国建的铁路、医院、机场、港口,那肯定都是按照中国标准,那么配套的设备是不是也得采购中国产品?
      比如,你所有房间的插孔都是中国标准,你的插头是不是必须采购中国货?你的空调、电视、电灯泡是不是都得按照中国的标准来?只要标准制定好了,后续的订单肯定是源源不断的。
      所以,以后人们回顾历史,一定会发现:
      一带一路绝对是堪比改革开放的重要转折性战略。

      04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7亿多人摆脱贫困,特别是十八大以来,我国脱贫攻坚取得决定性进展,力度之大、规模之广、影响之深,前所未有,创造了人类减贫史上的最好成绩,近几年贫困人口减少6800多万,贫困发生率从10.2%下降到2%以下。
      如果这些数据你没有直观的感受,不妨抽时间回老家看一看现在的新农村建设,村村通公路,家家有网络,曾经的很多贫困地区已经焕然一新了。
      国家层面的政策和计划绝对比普通人要看得深远,我们要做的是相信国家、支持国家,当国家变得更加强大了,也一定不会忘记我们。

      删除
  4. 猜到博主会在今天发文,博主要不要聊聊“哄蒙”的一些技术细节?另外期待一下稍后的 Apple 发布会,看看 Apple 研发多年的 ARM 桌面 CPU :)

    回复删除
    回复
    1. 1. 怎样尽可能降低声纹的风险?比如 YouTuber 发布一个敏感视频,网警会不会仅仅根据声纹(而非周围环境)判断出此人的真实身份?据说“变声器”和通常的音频处理方式都无法消除声纹,有没有办法解决?

      删除
    2. 狗日的支那贱畜必须死2020年9月15日 下午5:19:00

      傻逼博主不会聊技术细节,一聊就露馅,它很爱惜自己的羽毛

      删除
    3. 2. 建一个足够安全的(键政)网站,除了网站管理人员需要做好匿名工作,网站本身要怎样进行【安全加固】?假设服务器已经做好了安全加固,应该使用现成开源项目进行【二次开发】提高安全性,还是【从头开始】自己造轮子?需要注意哪些方面?

      删除
    4. 傻逼的脑子大概只有2毫升大小。

      很简单,你不用自己的声音不就完了?

      删除
    5. 3. 在完全匿名(不登录用户)的前提下,诸如调查统计等场景,用什么方式统计才能有效防止【刷票】等作弊行为?同样的问题还有用什么算法才能准确统计浏览数?有没有办法在尽量少收集用户隐私数据的情况下进行网站统计(如 Google Analytics,,Piwik)以及限制爬虫?目前这类网站往往会使用收集 IP,cookies,浏览器指纹(主要是 User-Agent)之类的涉及用户隐私的追踪方式,如果我是站方,有没有办法避免?

      删除
    6. 狗日的V2EX必须死2020年9月15日 下午5:22:00

      Google的Api那么丰富,你直接用blogger都能搭一个论坛。

      这头傻逼用支那网站V2EX当名字,简直是恶心。

      删除
    7. 4. 既然不要重复发明轮子,我知道的“造轮子”无非是这几种情况:提高能力,做自己满意的版本,做一个开源替代品(不过目前绝大多数商业软件都有开源替代品,至于好不好用/够不够用是另一回事)。有些人认为造轮子浪费时间,不如拿现成的来改。那造轮子有什么意义?有没有必要花时间造轮子?应该从零开始还是 fork 现有的成熟项目?
      由于现在 Web 是流行趋势,很多人造的轮子都是某些网站的客户端,或者自己开发一个同类网站。有没有必要造这方面的轮子?有没有哪些“独树一帜”的开源项目是很少有人做的?

      删除
    8. 5. 由于摩尔定律,硬件的更新换代非常快,而二手电子设备除了苹果都【不保值】,掉价同样非常快。但内存,硬盘,显卡等部分硬件可能由于某些原因会在一段时间内涨价。怎么看待这个现象?怎样做才能尽可能降低价格波动幅度的影响?

      删除
    9. 非官方回答一波..
      1.说起来我有点想笑...用虚拟歌姬(vocaloid)或者是朗读软件代替:)
      (虚拟机内进行此活动,不要联网,省的出事)

      2.最小权限原则,防火墙规则白名单优先。防拒绝服务攻击可以用cloudflare的cdn。参考品葱和膜乎。优先用开源的,因为代码会被无数人检查,如果有问题一般都容易发现(相比造轮子)

      3.没搭过网站,不清楚。中共ISP把家庭宽带的80 443 8080端口封了,你自己在内网却还是通的,给你伪造一种错觉。

      4.很少有人意味着出了问题不好解决。但过于热门的反而容易成为攻击目标。(如Windows)

      5.不咋网购,不清楚,不过可以低买高卖。我曾经在某宝买了个2手英特尔CPU,结果英特尔又开始挤牙膏,比我购买价高300挂咸鱼上,十分钟不到就卖了...

      删除
    10. 部分细节我另一楼直接贴出代码了,另外,现在公布的所谓“鸿蒙”的内核部分不过是之前lite os的改版,根本和“物联网”“分布式”扯不上多大关系

      删除
    11. 前篇博文搬运工2020年9月16日 上午2:15:00

      博主:有没有可能共产党把台湾武统打了下来以后,取得台积电为华为继续生产高端芯片?

      删除
    12. 共产党更可能逼迫美籍支那蛆/滞台支那蛆,继续偷窃技术,例如"前篇博文搬运工"这类人

      删除
    13. TO 11单元
      这种行为可能招来“被迫民主化”
      但这个过程一定是痛苦的,对还在大陆的老百姓,对海外华人,都是

      删除
    14. 狗日的华人必须死!2020年9月16日 上午9:25:00

      粪坑不会被迫民主化,只会冲进下水道。

      删除
    15. 前篇博文搬运工2020年9月16日 上午9:58:00

      博主对于闫丽梦的看法是什么?博主觉得闫丽梦是可信还是不可信?

      删除
    16. 中国主动对台湾动武,美国可能还求之不得。首先在国际社会上必然处于极为被动的地位,至少面临欧美主要国家以及澳、日等美国盟友的压力。联合国安理会大概没法通过实质性决议,但拥有舆论和民意支持的前提下,各国迅速通过相关法案,采取经济制裁、禁运、军事联合干涉等实际行动不会有明显阻力。而且印度、东南亚诸国都在密切关注中国的军事行动,有一种可能性是印度趁机对中宣战,使中国不得不处于分兵东西两线的困境。先不讨论军事上闪电式全面控制台湾的可行性,哪怕是控制了,台湾经历二十多年的民主化进程和台湾本土意识的成长,主体民意不可能认同中共的军事统治。可以预见,台湾本岛会长期内不可避免的爆发冲突,而中共军队不得不采用暴力镇压,这又会反过来使得中国的国际地位恶化。最根本的一点,台湾毫无疑问是美国太平洋战略的重点之一,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战争意志比很多人预期的还会高得多。

      删除
    17. 狗日的中国必须死!2020年9月16日 下午6:35:00

      安理会开除支那,加入德、日、印。
      美国协调东协与盟友建立亚洲北约。

      支那PLA首战即终战,入侵部队全军覆没!

      删除
    18. 狗日的支那军队必须死!2020年9月16日 下午6:37:00

      你们支那军队的下场,统统沉入太平洋!

      删除
    19. 前篇博文搬运工2020年9月16日 下午10:28:00

      TO 17单元

      好的,希望你说的是对的。

      删除
    20. TO 前篇博文搬运工 16单元
      我也很想看看博主会怎么说。

      删除
    21. to博主
      看了一下21楼的回复,很想反驳他,甚至也写了许多字,只是觉得写得不漂亮,就没有发出来。

      博主我想看看你是如何反驳他的。

      删除
    22. 亲爱的V2EX先生
      ---
      为什么总是问一些基本问题?我的意思是您谈论的主题不是。即使浪费先生的时间,它也会使您提出问题,先生的回答毫无价值。如果您先进行研究,然后了解互联网上已经存在的基础知识,然后再提出互联网中不存在的高级问题,这将使您提出的问题和先生的答案更加有价值。每个人的时间对自己都是宝贵的。您所要求的问题就是您的需求,如果您不花时间做自己的基础工作,那么为什么先生需要回答您的问题?至少对我自己来说,我希望看到高质量的文章和评论答案,所以请在问问题之前做一些基本的工作。
      ---
      提出基本问题有一些缺点:
      1.先生的答案可能并不详尽也不全面。互联网上有很多文章,或者“ Quaro或StackExchange的答案”都是基于您要提出的某个问题的不同向量而设计的,它可以帮助您更好地理解主题。实际上,大多数语言都是英语,对于某人来说可能很难,但这是您的需求,因此请尽可能多地做。
      ---
      如您所说,[quote]不要重复发明轮子[/quote]

      删除
    23. TO 18单元
      [url=https://news.163.com/20/0905/14/FLP51J520001899O.html]中印一旦开战印度必将毫无胜算 都是花拳绣腿[/url]
      2020-09-05 14:53:29 来源: 环球网

      我们必须提醒印方,中国的国力、包括军事力量都远强于印方,中印虽都是大国,但是如果进行战争能力的极限比拼,输掉的一方将是印度。
      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与印度国防部长辛格星期五晚间在莫斯科会晤,这是最近几个月中印边境地区局势紧张以来两国军方的最高级别会晤。两军目前正在班公湖南岸和热钦山口地区对峙,现地形势相当紧张,这次会晤是在上海合作组织防长会议期间实现的。
      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与印度防长辛格举行会晤(图源:新华社/白雪骐)
      两国防长坐到了一起,这本身就是一个积极信号,为两国管控边界纠纷,给现地局势降温提供了必要的氛围。按照日程,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和印度外长苏杰生9月10日也将有一个见面机会,魏凤和与辛格的会晤也为两国外长届时的会晤作了重要铺垫。复杂的中印边界问题不可能通过一次会晤解决,但如果这一轮的边境摩擦能够实现降温,两国边界分歧得以重新回到受严格管控的状态,那么两位防长发挥作用将是关键一环。
      中印是两个大国,都有能力调动国家力量支持一场边境地区的军事冲突,但是在这个时刻,双方都需冷静,厘清两个重大问题。
      一是中印尚未划定边界,双方的实控线不应变来变去、各自主张,1959年11月7日的那条实控线应当是双方的基准。如果双方各自要创造新的实控线,并且用两个大国的意志相互碰撞,其结果很可能是灾难性的。如果两国都将自己的国力用于无限支持这一碰撞,就将导致新的战争,而且战争的规模未必能控制在实控线附近,最后形成两国力量包括军人生命的悲剧性消耗。
      而鉴于两国的国力规模和当前国际氛围,大范围改变两国边境现状几无可能,最终两国还要回到现有实控线的大致状态,那么理性分析:双方究竟为何而战呢?
      换句话说,领土固然重要,但是除非中印有一方把另一方“打垮了”(这可是两个核国家),否则总的来说双方只能维持现状。而以和平方式维持现状比经过惨烈的战斗回到现状,对两国和两国人民无疑都是更好的选择。
      二是中印都是致力于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兴经济体,有着各自国内的繁重任务。两国彼此做合作伙伴还是相互为敌,对实现各自的发展宏图有着截然不同的影响。边界问题虽然艰难,但它不应成为中印关系的主题,这是两个大国应有的共同智慧。中印边界问题曾经“休眠”了几十年,但是近年重新成为了“活火山”,这是不应该的。在划定边界之前重新让双方的纠纷“休眠”应成为两国管控边界问题的共同目标。
      现在的问题是,印度方面在边界问题上不断采取进取的激进路线,以自己有能力进行边境战争并且“不惜一战”相威胁,将中国保持边境地区和平稳定的愿望误读为可以利用的软弱。新德里的一些人还认为美国打压中国、扶持印度增加了印方的战略强势,为它提供了在中印边境地区采取冒险行动的额外资本。上述误判导致了印方在中印边界问题上一系列傲慢、鲁莽的表现。
      我们必须提醒印方,中国的国力、包括军事力量都远强于印方,中印虽都是大国,但是如果进行战争能力的极限比拼,输掉的一方将是印度。边境战争不打则已,一旦开战,印度必将毫无胜算。印度媒体在军方的帮助下炒作印军如何厉兵秣马,如何在班公湖地区占据了所谓“战略性高地”,都是自欺欺人,这些花拳绣腿的东西根本经不起一场真正战争的检验。
      希望两国把这次防长会晤当成一个转机,真正回到双方领导人会晤的共识上来,各自都为降低边境的现地紧张做出应有努力。印度舆论对边境问题的参与太深太广了,印度军队显然受到了国内民族主义的严重绑架,他们在边境地区的逞能表现不能不说受到了媒体与军方频密互动的影响。
      因此除了中印双方对边界纠纷的共同管控,印度国内也应当对上述舆论与军方的民族主义互动做出管控,做出对自己国家和人民最有利的选择。希望理性在处理中印边界问题上始终是一览众山小的真正高地。

      删除
    24. TO 18单元
      [url=https://opinion.huanqiu.com/article/3znW9yFWGlX]社评:一线印军开枪逞能,离被消灭就不远了[/url]
      来源:环球时报 2020-09-08 11:50

      中国西部战区发言人北京时间星期二凌晨表示,非法越线进入班公湖南岸的印度军队向前出交涉的中国边防部队巡逻人员鸣枪威胁,中国边防部队被迫采取应对措施稳控现地局势。发言人指出,印军的行径性质十分恶劣,中方提出包括印方立即撤回越线人员、严肃查处鸣枪挑衅人员等严正要求。
      众所周知,中印边境地区之所以保持了40多年的大体平静,其间虽发生过两军对峙,但没有酿成严重战斗,就是因为双方都遵循了不在冲突中开枪的规约。两国军人今年6月发生了械斗并导致伤亡,然而直到那时双方仍然没有开枪。
      印军星期一向中国军人鸣枪威胁,这是在宣告边境地区不开枪的规约作废了吗?如果是的话,那么中印就要准备共同迎来边境地区血雨腥风的新时期。
      近来印度方面围绕边境摩擦有一些嚣张的表现,整个印度的舆论很不冷静。比如印方公然炫耀抢占了班公湖南岸的两个制高点,并且宣称将中国军队置于了印军步枪的射程之内。另外印方一再以中印整体外交关系相要挟,其心理明显是认为印度在中印外交关系中占有主动性,北京有求于新德里。
      6月中印军队在加勒万河谷发生致命性械斗后,莫迪政府曾在舆论压力下表示将是否使用枪支的权力下放给一线部队。之后莫迪和国防部长辛格先后前往边境视察。不能不说,印度至少在舆论层面被民族主义悲情和战略上的妄自尊大裹挟,处在进一步挑衅中国的跃跃欲试状态。
      我们必须在此严厉警告印方:你们越线了!你们的一线部队越线了,你们的民族主义舆论越线了,你们的对华外交政策越线了。你们在对中国军队和全体中国人民进行不自量力的挑衅,你们正在悬崖边上笨拙地倒立逞能。
      印度的民族主义势力需要想一想,如果中印军队改变在边境地区处理分歧的逻辑,把“枪”放在最前面,那么他们在班公湖南岸抢占的两个“制高点”能有什么作用?现代军事冲突里还有多少“制高点”的位置?另外,究竟印度的“枪”多,还是中国的“枪”多,印度的军费有多少,中国的军费又有多少,印度人算不过来吗?
      坚持不在边境地区使用枪支原则,这是人民解放军和中国国家的一份善意,力量强大的一方只有理性,而不会有软弱,印度民族主义分子们作为没有见过世面的井底之蛙,需要补上围绕道义ABC的这一课。
      中国不希望中印边境地区开战,如果印方误读中方的善意,妄图用开枪震慑解放军部队,他们必将引火烧身,中方决不会为了避免战争而向他们妥协。如果印军一线部队继续鲁莽地使用枪支,他们必须准备面对在军事冲突爆发情况下就地被消灭的危险。规则是印度先破坏的,印度应权衡好,冲突的后果责任在印度一边。中方在做和平解决边境纷争的努力,但这个国家的军队显然做好了一切准备,热爱和平的人民将支持解放军为维护国家领土完整采取任何行动。我们已经对印方仁至义尽了,我们会用行动纠正印方一些势力对中国国家意志的误读。

      [url=https://opinion.huanqiu.com/comment/3znW9yFWGlX?source_id=1282307135925014528]欣赏评论[/url]

      删除
    25. 这里我可以向大家推荐编程随想博主最推崇的乌鸦上尉的文章:
      《[url=https://mp.weixin.qq.com/s?src=11&timestamp=1600335176&ver=2589&signature=Jr86QEx5nQtaY**TS-cwrhaEnz5HYD0b4NEjxtotrLSi40sdpI3uZ8L87b8ZNvoVafIFNphwwgtntxcdE-j3*InEjrnh5nmZwEm*0Ei8y5OnYYNa6rodmzMqNCnR8Ii8&new=1]40年前的芯片战争,日本是如何输掉国运的? [/url]》(第一部分)


      1986年,英特尔(intel)游走在破产边缘,为了生存,英特尔一口气裁掉了三分之一的员工。
      这也是英特尔上市以来头一次出现亏损。亏损的原因,是他们的主营业务被日本企业压得喘不过气,撑不了多久了。
      英特尔的管理层开了一个会,大家半开玩笑地讨论了好几次——英特尔该如何体面地破产。
      有一位经理甚至说:“也许明天早上你就会在报纸上看到头版消息,日本人一掷千金,买下了濒临倒闭的英特尔!”
      80年代,整个硅谷都陷入了英特尔一样的困境:AMD净利润锐减2/3,National半导体从盈利5000万变成亏损1100万,接近8成的美国存储芯片企业破产 。
      他们生意惨淡的原因就是日本企业的挤压。
      最让美国人生气的是,让他们陷入窘境的日本半导体企业,恰恰是他们自己一手扶起来的。


      1
      当1945年8月30日,当麦克阿瑟叼着大烟斗走下飞机时,他看到的是一个百废待兴的日本。
      战争中日本的工厂被美国人炸成了废墟,长期工业革命的成果毁于战争,日本人窘迫得连一个自己的电灯泡都造不出来。
      原本,美国人并不想扶植日本工业复兴,但是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日本成了美国的战时的后勤基地,为了支援前线的美军,美国人一手帮助恢复了日本的工业。
      即使在朝鲜战争结束后,因为需要压制苏联,美国想把日本打造成对抗社会主义的桥头堡。
      于是,美国主动向日本转让了数百项技术,从晶体管到黑白电视机到录音机,应有尽有。
      1952年索尼创始人盛田昭夫亲自带队跑到美国,花了2.5万美元从贝尔实验室买到了晶体管技术带回日本。
      美国贝尔实验室发明的晶体管
      回国后索尼经过2年的技术攻关,成功制造出了日本第一台晶体管收音机TR-55。
      以前的收音机都是又大又笨重,索尼生产的这种晶体管收音机小巧便携,迅速占领了日本市场。
      当时日本虽然技术上与美国有不小的差距,但日本战后的婴儿潮一代,给日本提供了大量的廉价劳动力。
      当美国电子厂的工人月薪能拿到380美元时,东京电子厂的工人月薪才不到30美元。
      人口红利加上美国技术扶植,日本一夜之间诞生了一大批做电子产品的企业,东芝、三菱、松下、索尼、NEC、夏普等等等等。
      日本制造开始在国际上高歌猛进。
      一开始,美国人看到了日本企业的追赶,但是他们知道,晶体管技术只是过渡技术,集成电路才是未来,并没有特别在意日本人的追赶,一如既往地把技术全盘转让给日本。
      果然,1958年9月12日,美国德州仪器公司工程师“杰克.基尔比”发明了世界上第一颗集成电路IC芯片,数字时代来临。
      日本的半导体企业一下子被落下了整整一代。
      1964年,美国德州仪器公司带头杀入日本市场。为了保护自己尚显稚嫩的芯片产业,日本人采取了我们很熟悉的“市场换技术”策略。
      日本人提出了极为苛刻的条件:德州仪器必须在三年内向日本公开相关技术,并且市场占有率不得超过10%。
      德州仪器为了进入日本市场同意了,德州仪器和索尼成立合资公司,双方各自占有50%的股份。
      通过严苛的保护政策,日本政府在引进核心技术的同时,还保护了本土企业的发展。
      然而引进了德州仪器的技术后,日本人绝望地发现,日本跟美国人的技术差距还有10年以上。
      当时美国最强的科技公司“蓝色巨人”IBM,曝光了一份名为“未来系统计划(Future system Project)”的内部文件:IBM计划在1980年之前向市场推出容量为1M的DRAM存储芯片。
      而日本当时,只能生产容量1KB的芯片,容量大小跟IBM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IBM的这份文件深深地刺激了日本。
      日本人想要超越美国,必须采取非常手段!
      1976-1979年,日本由政府牵头发起“VLSI联合研发计划”,东芝、三菱、日立、富士通、日本电气(NEC)这些大企业集中了自己的优势资源攻克技术难题,集中力量办大事。
      日本政府砸了720亿日元全力支持,日本的研究所和大学负责技术攻关,相关企业负责研发和市场应用。
      各界力量被整合的日本人,发挥出了惊人的效率。
      联合研发计划实施仅仅4年后,日本就取得了1200余项专利,商业秘密申请数达347件,所有参与计划的日本企业都可以共享这些“战果”。
      在以前,制造芯片的核心设备光刻机,日本需要从美欧进口,但日本的佳能、尼康很快后来居上,技术水平直逼国际巨头荷兰ASML。
      那时候日本芯片产业可谓一日千里,一座座现代化的先进晶圆厂在“硅岛”拔地而起,生产线日夜运转。
      兵精粮足的日本芯片业,开始向美国发起全面进攻!
      日本制造以前在美国是“廉价”、“低质量”的代名词,美国人普遍觉得“美国制造”比日本制造品质更优。
      然而,到了80年代,情况就出现了反转。
      有一次,美国的惠普公司跑到市场上公开招标,采购DRAM存储芯片。
      日本派出了日立、NEC、富士通参与竞标,美国则派出了英特尔、德州仪器、莫斯泰克。
      让美国人吃惊的是,美国最好的芯片企业不合格率,居然是日本最差企业的6倍!更要命的是,日本芯片不仅性能出众,报价还比美国低10%。
      这场日美顶尖芯片企业狭路相逢的“3V3团战”,最终以日本完胜而告终。
      丢掉了惠普的大单,美国芯片企业如梦初醒,英特尔前CEO格鲁夫专门派人飞往日本“侦查敌情”。
      他的情报人员回来以后告诉他:有一家日本芯片企业,专门买下了一整栋大楼用于DRAM存储芯片的研发,第一层楼的员工研发16KB容量;第二层楼的人研发64KB;而第3层楼的人研发256KB。他们在用最极限的效率进行技术迭代,同时研发目前主流的技术和未来的新技术。
      这种集中力量的方式,让硅谷习惯了单打独斗的企业感到了危机。
      1980年,日本DRAM存储芯片仅有30%市场份额,而美国是60%。然而短短5年后,日本就占领了全球DRAM存储芯片市场的半壁江山,把美国人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在日本廉价芯片的疯狂进攻下,英特尔濒临倒闭,裁员1/3,被迫退出存储芯片市场,转型发展CPU;镁光裁员50%以上,堪称奄奄一息。
      一片阴云笼罩在硅谷上空,压得人喘不过气。
      憋了很多年的日本人终于扬眉吐气。索尼创始人盛田昭夫找到了日本右翼政客石原慎太郎,双方一起写了一本畅销书,名字就叫《日本可以说不》。
      被美国堵在泉水虐了这么多年,现在成功反杀了,真爽。
      但是日本人得意忘形得太早了。

      删除
    26. 《[url=https://mp.weixin.qq.com/s?src=11&timestamp=1600335176&ver=2589&signature=Jr86QEx5nQtaY**TS-cwrhaEnz5HYD0b4NEjxtotrLSi40sdpI3uZ8L87b8ZNvoVafIFNphwwgtntxcdE-j3*InEjrnh5nmZwEm*0Ei8y5OnYYNa6rodmzMqNCnR8Ii8&new=1]40年前的芯片战争,日本是如何输掉国运的? [/url]》(第二部分)


      2
      硅谷惨遭日本企业血洗后,美国人也开始反击。
      幸免于难的最后几家美国芯片公司,暂时搁置了各自的利益分歧,成立了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SIA(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
      这是举国体制和举国体制的对决。
      SIA游说了国会议员,让美国政府给芯片业减税,把这些硅谷科技巨头的所得税税率从49%降至28%,还鼓励养老金进入芯片业风险投资。
      增强自己优势的同时,也要给对手使绊子,SIA用了多年后依然屡试不爽的杀招——状告日本芯片企业威胁美国国家安全!
      SIA买通媒体在舆论上造势,渲染日本科技威胁论,引导民间的反日情绪。
      接着,SIA用“军事威胁”为借口游说国会:如果硅谷芯片业全军覆没,那么很快美国的军用芯片订单也不得不全部交给日本处理。日本企业在这一领域的全面领先,将严重威胁美国国家安全!
      1987年6月30日,以邓肯·亨特为首的5名美国国会议员,扛着几把大铁锤,站在美国国会山台阶上。直播砸东芝收音机,给SIA的“日本威胁论”站台。
      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动用法律手段,一手制造了东芝事件,抓了东芝的高管,处罚东芝(东芝高管被抓捕)。
      除了东芝事件,当时还发生了著名的“IBM间谍案”:FBI特工伪装成了IBM工程师钓鱼执法。
      FBI假扮IBM员工,故意把IBM公司的27卷绝密设计资料中的10卷发给了日立公司高级工程师林贤治。林贤治很快上当,表示还想要换取更多资料,FBI马上拿到证据并公之于众,称“日本企业窃取美国技术”。
      这次钓鱼执法极为成功,日立和三菱被美国法律整得元气大伤,赔了一大笔钱不说,还要接受和中兴事件类似的屈辱条件:允许美方派人到企业来常驻监督,看看你有没有违规。
      再加上美国政府趁势对日本挥舞的“301调查”大棒,1986年初,美国裁定日本DRAM存储芯片存在倾销,要征收100%的反倾销重税。
      1986年9月份,在美国的压迫下,日本被迫跟美国签了一个不平等协议——《美日半导体协议》。
      (1)日本必须停止在美国以及全球市场上倾销,而且要根据美方核算成本以“公平”的价格出售芯片;
      (2)日本全面放开芯片市场,而且必须让美国企业获得20%以上的份额;
      (3)如果日本遵守协议,美国将放弃301调查。
      美国和日本前后好几轮半导体协议和惩罚性关税下来,日本半导体企业的增长势头为之一顿。
      然而,美国自己的企业太不给力了,即使日本的企业已经断了一手一脚,日本的半导体产业对美国还是具有巨大的优势。
      在1987-1993年,全世界半导体Top10的企业名单中,日本企业的排名虽然有所下滑,美国英特尔、摩托罗拉等企业逐渐崛起,但还没有出现决定性的逆转。
      真正的逆转发生在1993年。
      那一年,全球10大半导体企业,一改日本和美国霸榜的惯例,出现了一家韩国公司。
      韩国三星上榜了。
      让日本人始料未及的是,三星最终成了美国人干掉日本芯片企业的一支奇兵。


      3
      三星的崛起不是偶然的,他本身就是美国扶起来的,就像当年扶日本一样。
      1983年,三星刚建立半导体工厂的时候,简直是要啥啥没有,而此时的美国,正在储存芯片行业被日本胖揍。
      美国的人力成本无法与日本相比,他需要一个同样人力成本低廉的东亚国家,帮他狙击日本。
      同为美国殖民地的韩国是最佳选择,于是,美国给三星提供了2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
      同时,在美国的支持下,三星在美国硅谷成立了一家研发团队,并雇佣了5名韩裔美籍工程师博士,外加300多名美国工程师。
      美国像当年给日本输血一样,马力全开给三星输血,美国工程师不止给三星提供技术支持,供应商和市场分析,美国也帮忙解决。
      在美国的帮助下,韩国仅仅用了3年时间,就一口气掌握了16K到256K DRAM的关键技术。
      但是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一直到1986年,三星在闪存半导体方面依然是菜鸡,只能在低端市场混一混。
      那时日本才是半导体的龙头,光跟美国学是不够的。
      为了学到日本的先进技术。韩国主动邀请日本事业部部长西川刚拜访三星。
      在交流的时候,三星疯狂和东芝套近乎,又是美女表演,又是立碑纪念。
      作为回礼,东芝也反过来邀请三星参观自己的生产线。他们让三星看到了东芝当时技术最好的分工厂。
      先进的生产线看得三星代表团眼花缭乱,但自己想拥有这样的生产线,没有十几年的功底是很难实现的。
      三星可等不起十年,他们直接选择了最简单粗暴的手法——挖人挖设备。
      获得了东芝生产线的三星在闪存半导体领域开始壮大。1990年8月,三星正式成为世界上第三个拥有16M DRAM内存芯片的企业。
      面对三星的追赶,日本有些着急,日本企业开始以三星成本的一半,低价抛售内存芯片,跟三星打价格战。
      双方价格战一开打,芯片价格直接跳水,美国企业也扛不住了。
      于是,美国对日本和三星同时发起了反倾销诉讼。
      然而,美国对日本企业征收了100%的反倾销税,而对韩国只征收0.74%!
      美国这不是在反击,而是拉偏架和韩国一起挤兑日本。
      在美日韩三家的商战打得如火如荼的同时,90年代初期,日本泡沫经济崩盘了,日本企业就差了这么一口气,再也无力抵抗。
      韩国抓住机会痛打落水狗,三星直接开出了三倍的工资,再加上豪车、秘书、司机,趁着日本经济不景气疯狂挖日本企业的人才。
      日本人终于撑不下去了。
      1992年,三星首次领先日本,率先推出世界第一个64M DRAM产品。
      1993年,东芝储存半导体生产量被三星超越,从储存半导体第一的位置跌落。
      1996年,三星开发出世界第一个1GB DRAM。
      20世纪90年代末,韩国只靠着一家如日中天的三星,就在内存半导体领域战胜了整个日本。
      1999年,日本将仅剩的日立、三菱机电、NEC三家公司的储存芯片业务整合到一起,组成了尔必达公司,联合对抗韩国。
      这是日本半导体最后的希望了。
      但是现在优势已经不在日本这边了,芯片产业出现了新的趋势,研发底层IP,设计,制造三者已经分开了,日本企业没能跟上这个趋势。与此同时,美国企业都选择跟韩国合作,把日本孤立起来。
      尔必达的成立,不过是最后的负隅顽抗。日本不是美国,他没有办法用政治和法律帮自己打压对手。
      尔必达的产品刚一上市,就遭到了三星的狙击,已经家大业大的三星故意压低价格,全力挤兑尔必达。
      自从尔必达建厂,储存芯片的价格就一直在下降,直到2012年,价格直接降到了原来的1/4。
      2012年2月,尔必达负债89亿美元。
      2012年2月27日,尔必达宣布破产。
      日本的半导体时代结束了,三星开始接管比赛。
      在击败了尔必达之后,韩国人庆祝了很久很久,他们为自己终于走到了世界巅峰而欢呼,为自己终于击败了日本而欢呼。
      韩国人并没有想到,自己不是笑到最后的那个。


      美国从来没有忘记韩国的半导体企业。
      1997年,金融危机席卷亚洲,索罗斯趁着韩国深陷经济危机的机会,带着国际炒家猛攻韩元,把韩国政府逼到了破产边缘。
      韩国迫不得已只能寻求美国IMF帮助。
      IMF的帮助不是白给的,IMF迫使韩国必须开放市场,否则钱就别想要。
      而只要开放市场,华尔街就可以借助金融危机,收购深陷危机的韩国企业的股份,在IMF的帮助下,华尔街吃掉了韩国数十年经济发展的成果。
      三星这块肥肉,被花旗,摩根大通等华尔街金融大鳄分而食之……
      现在,三星有55%的股权是被外资控股的,其中大部分是美资。
      与此同时,奄奄一息的日本企业,美国也没有放过。
      2012年7月2日,美国镁光收购了尔必达,日本存储芯片最后的希望就此覆灭。
      美日韩在半导体行业的殊死搏杀,以美国笑到最后告终。
      美国在面对后起之秀的挑战时,从来不会顾及什么脸面,只要需要,美国可以动用从法律到行政到抓人的一切手段。
      美国也很有耐心,只要可以,美国愿意花10年、20年的时间去对付一个敌人,不杀死对手决不罢休。
      现在,历史又翻到了新的一页,美国再次进入了持久战。和40年前的芯片战一样,这次的战争同样不是哪一家企业哪一个行业的事情,而是两个国家之间的国运之战!
      这次,笑到最后的赢家会是谁呢?

      删除
    27. 这里给新来的读者解释一下,为什么博主会推崇墙内的微信公众号[b]乌鸦上尉[/b],请看博主的旧博文: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9/05/weekly-share-129.html
      [quote]这篇文章出自“微信”,原作者“乌鸦上尉”(微信ID:CaptainWuya)[/quote]

      删除
  5. 狗日的GFW必须死2020年9月15日 下午5:24:00

    看来博主你的反刷屏代码要升级了。

    继续说GFW:
    1.GFW最近白天不咋地严,但要是一个公网IP长时间大流量翻墙,就会被限速100Kbps(通过YouTube的连接速度测试),证实了之前某一位网友的观点。
    解决方案:关闭光猫,过一分钟再打开,让他重新拨号(再散一下热),IP就变了。网速又会上去。如果是企业,正常流量夹带翻墙流量,基本没事。
    当然看网页不需要多高速度,主要是看YouTube。

    2.DNS污染:
    chrome的DOH已经凉透了,火狐的还能用,可以免翻墙访问一部分被墙网站。

    3.VPN gate:我这里比前几天凉了一半,大部分连不上,能连上的大多数无法DHCP到内网地址。就算侥幸过了前两关,也不一定上得了网。而且它不会像一般VPN那样禁止本地连接。某些服务器估计是钓鱼的,连上会提示证书错误。偶尔翻墙看看政治无关内容还行。

    4.一般VPN
    连接速度差不多,连上以后不是飞快就是很慢。港澳台和南亚,东南亚节点为重灾区,基本没速度。美国速度一般,日本韩国稍微快点。到了晚上啥节点都那样。不过可以夹带些高速上下行流量进去,GFW就会漏网。
    (也就是单练VPN,速度慢,挂一些上传下载,反而会快,估计是怕误杀正当需求吧?

    5.时间
    晚上七八点左右速度开始下降,11点以后稍微快一点,1点以后,速度基本上和白天一样(可能是ISP机房负载问题),偶尔干扰一下,比如拉高延迟,或者限速,都是间歇性的。
    另外半夜拨号换IP可以苟得更久。限速就换,GFW会漏网。
    (不过我奇怪,半夜上网的很少,不应该是更准么)

    6.网页内容
    之前一直用单层VPN上网,发现看了政治后,会变得不稳定。我不知道是不是流量被破解了,最近一直在用2层中继,然后套个自由门。但是用tor还有这种现象(虚拟机可以确定是干净的),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题外话:
    五毛们在玩咬文嚼字,玩了命的从各位的发言中寻找漏洞,正好是给咱们提升的空间,它们相当于志愿者了,这很好。
    而且2L3单元的五毛甚至把正确方法交出去了,看来安全知识还过得去,肯定是“十目一行”的看博主的文章了。挺认真的。粉丝们要向他学学了,多看几遍,收获更大:)

    题外话2:
    五毛战术:把“反共主动度不高的”统统打成“你就是爱党”的,和中共墙内那套话术“中国人不适合民主,因为素质不够”差不多吧。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互相对抗,咱们输不起,输了的下场就是进牢房被迫当五毛。
    所以我们要“不强自自强不息”了。

    题外话3:
    习近平又在倒车,我都怀疑他是不是台湾派去毁灭共产党的间谍了?习仲勋不就是被迫害死的么,他会不会想给他爹报仇?

    题外话4:博主,对于我上次那个“如何让烟雾弹更真实”的问题,我已经找到答案了。假作真时真亦假,我刚才说的有一些就是真话。不怕被缩小包围圈,万JC判断错误就把我漏网了。

    回复删除
    回复
    1. 怪不得向 ISP 反馈网速变慢,对方的建议都是“关闭光猫几分钟再打开”。之前还以为是他们的线路不稳定,想不到是 GFW 干的好事。

      删除
    2. To V2EX
      还有可能是光猫过热。家庭用户一般这东西都是停电才关。来电又开了。经常一两个月不关机,肯定会影响性能。

      删除
    3. 补充,还有,我家100兆宽带,光猫改了桥接,路由器拨号。
      如果路由器进行重拨,IP变了,但是网速提升不明显。
      关了光猫,等十分钟再开,拨号成功后立马测网速,经常飙到200兆,顶峰有500兆(只能坚持两三秒)。

      ISP可能也在偷偷干坏事。

      删除
    4. 为什么我用了 DoH 还是无法翻墙?我已经三番四次检查了 DoH 是强制的,类似于 https everywhere (火狐插件)强迫发起加密。如果你想回复“网站自动从 DoH 降级了”,就一边儿呆着吧。

      删除
    5. 谁跟你说DoH可以翻墙?DoH是防DNS污染,DNS查询以外的流量不会代理

      删除
    6. [url=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354512376698306770]没有人能够让历史开倒车(钟声)[/url]
      人民网 06-05 08:45

        美方应立即纠正错误,摒弃冷战零和思维和意识形态偏见,停止对中国留学生和研究人员的无端限制和无理打压

        近日,美国政府违背自身多次公开作出的承诺,出台政令对中国留学生和研究人员赴美横加限制。为强推这一在美国国内受到广泛批评的政策,美方编织莫须有罪名,毫无根据地将“窃密”“间谍”“安全风险”等耸人听闻的说法强加于中国留学生和研究人员。美方此举是赤裸裸的政治迫害和种族歧视,严重侵害中国赴美留学生和研究人员正当权益,给中美正常人文交流与人员往来造成严重消极影响。
        美方污名化中国留学生和研究人员的谎言十分荒唐。《纽约时报》报道指出,美国官员承认,“没有直接证据表明这些即将失去签证的学生有不当行为”。美国高校一直是美方有关做法最直率的批评者。负责哈佛大学国际事务的副教务长欧立德表示,“我根本不理解‘学术间谍’这个词……学术的目的是发表你所研究到的东西,是分享”。哥伦比亚大学校长李・布林格也强调,“学术研究的目的是共享――将其发布到公共领域,以促进人类进步”,反对美国联邦调查局要求大学监视在国外出生的学生和访问学者,特别是华人学生和学者。
        回溯中美关系过去40多年发展,包括教育合作在内的人文交流活动得到两国社会广泛支持,已成为两国关系的重要支柱。上世纪70年代末,时任美国总统卡特就表示“可以派10万”中国留学生到美国学习。双方教育合作就此迈出步伐,不断为中美整体关系注入生机和活力。当前,中国在美留学生超过40万人,且连续多年保持美国国际学生第一大来源国地位。中美教育合作之所以能达到今天的规模,归根结底是因为它符合双方共同需求,符合开放合作的时代潮流。
        然而近年来,美方口头上承诺“欢迎中国学生赴美留学”,实际上却不断为中美教育交流制造障碍。从将所谓“敏感领域”中国研究生的签证期限缩短为1年,到频繁给中国留学生和研究人员签证申请“设卡”,再到此次以明文政令推出签证限制,美方损害中美教育合作的政治化操作不断加剧。世人看到的怪相是,美方所谓的敏感点越来越多,美国国家安全的幌子日益变成一张无所不包的大网,仿佛冀求“与世隔绝”。世人不解:当今世界唯一超级大国,莫非已经自认为弱不禁风?
        美国一些政客顽固抱持冷战零和思维,更加频繁地以谎言为其对抗性对华政策铺路,在美国国内引起广泛担忧。美国许多有识之士指出,将美中关系推向全面对抗、相互消耗,只会损害美国利益。此次限制中国留学生和研究人员的政令出台后,美国高校第一时间表达不满,强调此举将给科研发展、校园文化、学校财政等带来多重打击。
        应当看到,美国一些政客频频污名化中国留学生和研究人员,实则有目的地渲染外部威胁,进而摆出一副强硬对外的架势,以在国内政治上捞取蝇头小利。日前,针对美国国会一些议员炒作全面禁止中国研究生赴美攻读科学、技术、工程、数学等学科学位,美国亚太裔民权组织“亚裔美国人正义促进会”在一份声明中予以强烈抨击,认为这样的提议“根植于‘种族定性’和仇外情绪”,仿佛是在重演1882年,即《排华法案》出台之年。
        “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美国一些政客试图强制搞“脱钩”,甚至不惜对华发动“新冷战”,完全是与时代格格不入的逆动。当年跨越太平洋的握手,开启了造福中美两国人民、惠及世界各国人民的征程。如今中美两国彼此密切的联系,是符合两国人民共同心愿和共同利益的现实。美方应立即纠正错误,摒弃冷战零和思维和意识形态偏见,停止对中国留学生和研究人员的无端限制和无理打压。要知道,没有人能够让历史开倒车,为中美两国人民友好交往创造更多便利条件,才是遂民心、顺大势。

        《 人民日报 》( 2020年06月05日 03 版)
      (责编:冯粒、曹昆)

      删除
  6. 補充説明。以及一些個人觀點。

    1、
    半導體廠商分很多種:
    【IPcore】:設計邏輯模組和EDA相關,例如ARM、MIPS
    【fabless】:設計晶片,如Qualcomm、nVidia、MediaTek、瑞昱、AMD、Hisilicon
    【Foundry】:純代工的晶圓代工廠,比如TSMC、中芯國際、華虹半導體
    【IDM】:又設計又生產,這個比較少見,例子是Intel、Samsung

    2、
    美國是如何徹底搞掉華爲的?
    第一,華爲厲害的只是fabless,不過Hisilicon只能設計不能製造,所以想讓華爲斷供,禁止世界上所有Foundry向華爲海思代工就行了。中芯國際這個晶圓廠,因技術落後可不用考慮其威脅——TSMC是1987年成立的,中芯國際在2000年,技術代差很大很大。
    第二,禁止華爲從第三方獲取芯片,禁止Qualcomm、MediaTek等賣芯片給華爲。
    第三,制裁中芯國際,斷掉關鍵技術,禁賣和禁技術輸出,如EUV。

    當然,這只是搞掉了華爲。假設特朗普想搞掉聯想,也可以用同樣的方式讓Intel、AMD對聯想斷供。

    在當代人類社會,全球形成一條又長又複雜的【產業鏈】。來自世界各國的公司都是這條產業鏈的一員。像中共這樣想獨自完成全部的生產環節並和全球最厲害的產業鏈條競爭更是是難如登天。單單海思的芯片設計都砸了一大堆的錢砸了十幾年才有這成果,而中芯國際砸錢還更是個無底洞,而且只要美國把關鍵技術斷供了,中共政府就算砸再多的錢也是沒用的。

    回复删除
    回复
    1. 我的觀點。

      1、
      半導體行業是知識密集型、資本密集型工業,高投入、高耗時、高回報。
      2、
      半導體的晶片生產技術涉及了材料學+化學+光學+物理學+自動化 + 邏輯編程等等學科領域。更何況半導體行業用的是這些學科裏的天頂星技術。
      3、
      看看Intel聘請的博士碩士等人才各自都過萬,可想而知投入之大。

      删除
    2. 噢 看了楼主的发言 狗日的垃圾 V2EX 丸子 这些垃圾读者真应该滚出去

      删除
    3. 還有就是,只要是像手機這種用SoC形式集成的晶片,裏面肯定也分很多元件,具體是什麽?像高通 驍龍820 處理器構件就分爲這些:

      (1)kryo™CPU
      (2)RAM(Random Access Memory)
      (3)ISP (Image Signal Processor),圖像處理
      (4)LTE(Long Term Evolution,长期演进)驍龍X12——調制解調器
      (5)DSP(Digital signal processing)Hexagon™680,用於GPS和傳感器信號處理
      (6)Adreno™530 GPU

      現在一著名的RAM-ROM這些廠商,如博主轉載文章説到的海力士、三星已經對華爲斷供。

      而且手機還有攝像頭,攝像頭做的好的廠商有例如索尼(手機攝像頭霸主),美國還可以考慮禁止這些廠商出售這些部件給華爲,即【攝像頭斷供】。還有其他部件美國也可以進行斷供。因為華為的射频前端、DSP也僅僅這些等等可以實現部分供應。

      總的來説,美國手段還很多,牌還沒全部亮出,但華爲就已經撐不住了。這場中美貿易戰雙方實力根本不是對等的,華爲和中共根本沒這個本事和美國(或者説是大半個西方世界)鬥。

      删除
    4. 中共可以利用民主体制的弱点,挑动美国族群对立,引发美国内乱,然后浑水摸鱼。等着看吧,这次美国大选肯定会有大戏。如果川普胜选,民主党会发起全国暴乱;如果拜登胜出,川普估计会想办法赖着不走。总之肯定会有一场宪法危机,搞不好美国就此分裂也说不定。

      删除
    5. 狗日的支那贱畜必须死2020年9月15日 下午7:38:00

      呵呵,支那贱畜钦点美国分裂,俺可以笑一年

      删除
    6. 狗日的支那必须死2020年9月15日 下午9:57:00

      美國參議員卡頓提出法案:取消中國貿易最惠國待遇。

      删除
    7. 感谢6楼的讲解,学到知识了。
      请问一下,关于ARM、MIPS和fabless的区别,ARM和MIPS提供的是CPU指令集架构的设计方案,fabless则设计包括上述CPU和其他部件在内的SoC,这个理解对吗?

      删除
    8. TO 8單元
      是的。不過你也可以把ARM和MIPS提供的IPcore看成是CPU設計的模板。IPcore這一類廠商主要是面對低功耗平臺,例如手機、路由器、物聯網小器件。

      而fabless就專門設計如桌面CPU和手機上的SoC。

      删除
    9. 結合上面美國的制裁方法,總結如下:
      1、
      禁止世界上所有Foundry向華爲海思代工。
      2、
      禁止華爲從第三方獲取芯片,禁止Qualcomm、MediaTek等賣芯片給華爲。
      3、
      制裁中芯國際,斷掉關鍵技術,禁賣和禁技術輸出,如EUV。
      4、
      讓ARM停止技術授權給華爲。
      5、
      禁售手機部件。各大廠商禁止向華爲出售攝像頭(Sony)、射频前端(Qorvo)、DSP等。這個已經在做了:2019年5月15日的實體清單。2020年8月17日,美国商务部产业安全局还决定把另外38家华为关联实体列入实体清单。海力士、三星、Micron Technology(美光)也斷供華爲。
      6、
      停止操作系統授權。如Google停止授權,無法正常使用Google应用商店、Google地图、Gmail等内容。還有Microsoft也停止了Windows授權給華爲。還有 Facebook禁止華為手機預裝fb旗下軟體。
      7、
      禁買。禁止美國政府購買華爲的設備。禁止在美國銷售華爲手機。
      8、
      出入境限制。2020年7月15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将对侵犯人权的中国科技公司的雇员实施入境签证限制,其中包括华为。
      9、
      對晶片設計和製造中涉及到的軟件停止授權使用。如停止授權MATLAB、Cadence Design Systems(CDNS.O)和Synopsys(SNPS.O)等等。2019年6月,EDA工具巨頭Synopsys也宣稱停止對華為的授權。
      10、
      將華爲開除出標準製定組織。如華爲被WiFi聯盟和SD卡協會、JEDEC除名。

      删除
  7. 评论里一堆搅屎棍

    回复删除
  8. http://i.ntdtv.com/assets/uploads/2020/09/1-108-800x450.jpg

    回复删除
    回复
    1. 狗日的编程随想必须死★2020年9月15日 下午6:29:00

      狗日的编程随想 滚出来!缩略图呢 你的博客坏了都不修 你的绩效不想要了吗

      删除
    2. 共產黨的人頭就是績效

      删除
    3. 好主意!编程随想砍了几个共产党的人头?

      它只会杀害读者,吃老鼠人的肉!

      删除
  9. 现在问题是美国马上大选,下届政府是否还会把“杀死华为”作为政策目标很难预测。中国方面手上还是有一定筹码的,比如阻挠NVIDIA收购ARM、报复在华美企等。

    回复删除
    回复
    1. 狗日的华为必须死2020年9月15日 下午6:45:00

      这条支那贱蛆,在大谈支共有【筹码】,你看看谁的筹码多?

      还是说你想象自己是筹码?支那蛆!

      删除
    2. 俺倒是认为,支共被殴打,只会报复支那蛆

      删除
  10. 闫丽梦团队发论文 吁追查武汉病毒所资金来源
    闫丽梦团队发论文 吁追查武汉病毒所资金来源
    流亡美国的中国病毒学专家阎丽梦。(视频截图)
    北京时间:2020-09-15 06:55 FacebookTwitterEmail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15日讯】流亡美国的中国病毒学专家闫丽梦本周一开通了推特账号,当晚就在推特上发布了第一份研究中共病毒(SARS-CoV-2)的科研报告。根据这份报告,一系列科研证据显示,有关SARS-CoV-2病毒源于自然的论点非常矛盾,反而更契合人工制造的特征。报告并呼吁美国政府追查武汉P4实验室与美国卫生研究院(NIH)之间的金流。此论文公布后,很快就获得超过6000人转推。
    闫丽梦9月14日首次开通了自己的私人推特账号,首先就发布了她与另外3名科学家共同合作撰写的第一份有关SARS-CoV-2病毒的科研报告。这种最早在中国武汉爆发的病毒,引发了全球严重的中共肺炎疫情(COVID-19),迄今已导致超过两千九百万人确诊,逾九十二万七千人死亡。

    流亡美国的中国病毒学专家阎丽梦9月14日开通了推特账号。(网页截图)
    闫丽梦发布的这份科研报告长达26页,内容涉及有关SARS-CoV-2病毒的基因组、结构以及医学和相关的文献证据。
    报告表示,武汉肺炎病毒的自然源头纵使被广泛接受,但一直缺乏实际证据支持。他们的研究团队在多个相关的研究实验室进行独立调查,也研究了同业在科学期刊上发表的论文中提供的数据,发现虽然SARS-CoV-2病毒拥有生物物征,但其动物源性病毒与自然出现的病毒并不一致,病毒的基因、结构等一系列证据均显示与病毒源于自然的论点存在强烈的冲突。
    报告指,现有的科研证据显示,这种病毒更大的可能是使用蝙蝠冠状病毒ZC45和ZXC21作为模板创造的“实验室产物”,其基因序列相似性高达95%,而且武汉病毒实验室也有能力在约6个月内完成相关的项目。
    报告中提到,新冠病毒的S蛋白含有一个独特的弗林蛋白酶切割位点,可以通过人工方式插入到基因组,而“SARS-CoV-2”病毒的基因组显示,这种病毒极有可能是基因操作的产物。
    报告还披露,武汉病毒研究所(WIV)从事冠状病毒监测研究至少已十几年,拥有世界最多的冠状病毒样本,而武汉病毒研究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丽,与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研究员李方(Li Fang)合作多年。
    报告对以下四个方面进行了阐述:其一,ZC45和ZXC21病毒来自中国军方实验室;其二,藉由基因组序列研判,病毒可能经过基因工程改造而增强了毒性和传染力,并能够精准传染给人类;其三,SARS-CoV-2病毒具备的特征及其引发的COVID-19传染疾病的病征前所未有;其四,该病毒在武汉爆发后造成了全球大流行,导致成千上万人丧生并带来巨大经济损失,具有无与伦比的破坏力。
    闫丽梦还呼吁,全世界都应该对武汉P4实验室及其合作者进行深入调查,包括美国卫生研究所曾经向武汉病毒研究所提供的援助资金的流向也应查清。
    据公开的资讯,在奥巴马总统任期内的2015年,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批准向非盈利组织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发放了370万美元的科研经费,而这个组织与中国的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合作关系,在过去的几年间,美国政府提供的这370万美元资助金中,有一部分资金流向了武汉病毒研究所,被用于资助其有关冠状病毒的研究。
    中共肺炎疫情大规模爆发后,生态健康联盟曾发表声明,承认该组织过去20年与超过25个国家的科研机构合作研究类似Covid-19的新型病毒来源,其中包括武汉病毒研究所,但强调疫情爆发后,该组织今年就没有继续资助武汉病毒研究所。
    今年4月下旬,卫生研究院通知生态健康联盟,将停止发放今年剩余的约37万美元的经费。
    据《华盛顿邮报》的报导,2018年曾经有美国国务院官员到访武汉病毒研究所后,在其发出的外交电报中对美国的有关机构发出警告,指武汉病毒研究所存在安全隐患与管理缺陷,不可将其视为安全操作的高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

    回复删除
    回复
    1. https://www.deepl.com/zh/translator

      SARS-CoV-2基因组的不寻常特征表明有复杂的基因组
      实验室改造而不是自然进化和划分
      其可能的合成路线
      闫丽萌(医学博士)1
      康舒(博士)1
      关杰(博士)1
      胡善昌(博士)1
      1
      美国纽约州纽约市法治协会和法治基金会。
      通讯地址:team.lmyan@gmail.com
      摘要
      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引起的COVID-19大流行已导致超过91万人死亡。
      世界范围内,对全球经济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破坏。尽管其影响巨大,但
      SARS-CoV-2的起源一直是神秘而有争议的。自然起源论虽然
      被广泛接受,但缺乏实质性的支持。另一种理论认为,病毒可能来自于一种 "小动物"。
      然而,研究实验室对同行评审的科学期刊进行严格审查。尽管如此,。
      SARS-CoV-2表现出与自然发生的人畜共患疾病不一致的生物特征。
      病毒。在这份报告中,我们描述了基因组、结构、医学和文献的证据,当
      综合考虑,与自然起源理论强烈矛盾。证据表明,SARS-CoV-。
      2应是以蝙蝠冠状病毒ZC45和/或ZXC21为模板制作的实验室产品。
      和/或骨干。在证据的基础上,我们进一步假设了一条SARS-CoV-2的合成途径。
      表明这种冠状病毒的实验室培养是方便的,可以在短时间内完成。
      约6个月。我们的工作强调有必要独立地调查。
      相关研究实验室。它还主张对最近公布的某些数据进行批判性研究,这些数据:
      尽管存在问题,但还是被用来支持和声称SARS-CoV-2的自然起源。从公共卫生的角度来看。
      由于对SARS-CoV-2的来源和病毒如何传播的认识,这些行动是必要的。
      在COVID-19的根本控制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以及预防类似的、未来的大流行病。介紹
      COVID-19造成了世界性的大流行,其规模和严重性是前所未有的。
      尽管国际社会作出了巨大的努力,但对这一流行病的管理和控制工作仍未完成。
      依然是困难和挑战。
      作为一种冠状病毒,SARS-CoV-2与其他呼吸道和/或人畜共患的病毒有很大的不同:它
      攻击多个器官;能够长期无症状感染;具有高
      在高危人群中具有传染性和显著的致死性;它对人类的适应性很好,因为它的毒性很强。
      初露头角
      它能高效地结合人类ACE2受体(hACE2),其亲和力为1:1。
      比任何其他潜在宿主的ACE2相关的大2,3。
      SARS-CoV-2的起源仍然是很多争论的话题。一篇被广泛引用的《自然医学
      有出版物称,SARS-CoV-2很可能来自自然界4。
      . 然而,该条及其
      现在,世界各地的科学家都在质疑这个中心结论5-15。此外,作者
      这篇《自然医学》的文章显示出利益冲突的迹象16,17,进一步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该出版物的可信度。
      现有的支持自然起源理论的科学出版物,主要依靠的是单一的
      证据--之前发现的一种名为RaTG13的蝙蝠冠状病毒,它的核苷酸含量高达96%。
      与SARS-CoV-218的序列相同。然而,RaTG13在自然界中的存在和真实性。
      其报告的序列受到广泛质疑6-9,19-21。值得注意的是,科学期刊已
      清楚地删去了任何暗示SARS-CoV-28,22的非自然来源的不同意见。由于
      在这一审查制度下,质疑SARS-CoV-2的自然来源或实际存在的文章,都被认为是 "不正当的"。
      RaTG13虽然在科学上质量很高,但只能以预印本5-9,19-21或其他非同行评审的形式存在。
      在各种在线平台上发表的文章10-13、23。然而,对这些报告的分析表明:
      屡次指出与报告RaTG136、8、9、19-的严重问题和可能的欺诈行为。
      21. 因此,发表捏造科学数据以误导世界努力的理论。
      在追溯SARS-CoV-2的起源方面,已经有了实质性的说服力,并且是与SARS-CoV-2相互关联的。
      SARS-CoV-2是一种非自然来源的概念。
      与这一概念相一致的是,基因组、结构和文献证据也表明SARS-CoV-2的非自然来源。
      SARS-CoV-2的起源。此外,大量的文献表明,长期以来,功能增益的研究已
      进展到病毒基因组可以被精确地设计和操纵的阶段,以使病毒基因组可以被精确地设计和操纵。
      创造出具有独特特性的新型冠状病毒。在本报告中,我们提出了这种证据,并
      的相关分析。报告第一部分介绍了SARS-CoV-的基因组和结构特征。
      2,它的存在可能符合病毒是实验室的产物这一理论。
      超出了简单的连续病毒通道所能提供的改变。报告的第二部分描述了
      SARS-CoV-2在实验室产生的高度可能的途径,其关键步骤得到了支持。
      由病毒基因组中存在的证据。重要的是,第2部分应被视为展示了如何。
      SARS-CoV-2可以很方便地在实验室里用现有的技术在短时间内制造出。
      材料和有据可查的技术。本报告是由一个经验丰富的科学家团队编写的。
      利用我们在病毒学、分子生物学、结构生物学、计算生物学方面的综合专长。
      疫苗的研发,以及医学。

      通过www.DeepL.com/Translator(免费版)翻译

      删除
    2. 1. SARS-CoV-2是否经过体外操纵?
      我们提出了三条证据来支持我们的论点,即实验室操作是SARS-CoV-2的一部分。
      SARS-CoV-2的历史。
      i. SARS-CoV-2的基因组序列与一种蝙蝠冠状病毒的基因组序列疑似相似。
      第三军医大学军事实验室发现的
      和南京指挥部医学研究所(南京市)。
      二.SARS-CoV-2的Spike蛋白内的受体结合基团(RBM),它决定了
      该病毒的宿主特异性,与2003年流行的SARS-CoV病毒相似。
      可疑的方式。基因组证据表明,RBM已被基因操纵。
      三、SARS-CoV-2 SARS-CoV-2在其Spike蛋白中含有一个独特的furin-cleavage位点,已知该位点能大大地
      增强病毒感染力和细胞趋化性。然而,这个裂解位点在这个
      自然界中发现的一类特殊的冠状病毒。此外,与该病毒相关的罕见密码子。
      额外的序列表明,这个furin-cleavage位点很有可能不是以下的产品
      自然演化,并可能被人工插入SARS-CoV-2基因组中。
      的技术,而不是简单的序列传递或多株重组事件在共同感染的内部。
      组织培养物或动物。
      1.1 基因组序列分析显示,ZC45或与之密切相关的蝙蝠冠状病毒应是
      SARS-CoV-2的产生所使用的骨干细胞。
      长约3万个核苷酸的SARS-CoV-2基因组的结构如图1所示。搜索
      NCBI序列数据库显示,在所有已知的冠状病毒中,有两种相关的蝙蝠。
      冠状病毒,ZC45和ZXC21,与SARS-CoV-2有最高的序列同一性(每支蝙蝠
      冠状病毒与SARS-CoV-2在核苷酸水平上有89%的相同性)。) 基因组之间的相似性
      图1描述了SARS-CoV-2和具有代表性的β冠状病毒的情况。ZXC21,其含量为97%。
      与ZC45完全相同,并且与ZC45有非常相似的特征,没有显示出来。请注意,RaTG13病毒是
      鉴于有强有力的证据表明,其序列可能已被排除在本分析之外。
      捏造,而病毒在自然界中并不存在2,6-9。
      . (一份后续报告,总结了最新情况。
      证据证明RaTG13的虚假性,不久将提交)图1.蝙蝠冠状病毒ZC45的基因组序列分析 基因组序列分析显示,蝙蝠冠状病毒ZC45与SARS-CoV-2的匹配度最接近。
      顶部:SARS-CoV-2(2019-nCoV WIV04)的基因组组织。底部:基于全长的相似度图。
      2019-nCoV WIV04的基因组。SARS-CoV BJ01、蝙蝠SARSr-CoV WIV1、蝙蝠SARSr-CoV的全长基因组。
      HKU3-1、蝙蝠冠状病毒ZC45作为参考序列。
      当SARS-CoV-2和ZC45/ZXC21在氨基酸水平上进行比较时,发现其序列高度一致。
      是观察到大多数蛋白质。核帽蛋白的相同度为94%。膜蛋白
      是98.6%的相同。Spike蛋白的S2部分(第2半部分)是95%相同的。重要的是,Orf8
      蛋白94.2%相同,E蛋白100%相同。
      Orf8是一种附属蛋白,其功能在大多数冠状病毒中基本不为人知,虽然
      最近的数据表明,SARS-CoV-2的Orf8介导了宿主适应性免疫的逃避,通过
      下调MHC-I
      24. 通常情况下,Orf8在冠状病毒中保守性很差25。序列爆炸
      表明,而ZC45/ZXC21的Orf8蛋白与SARS-CoV-2的Orf8有94.2%的同一性。
      没有其他冠状病毒与SARS-CoV-2在这一特定蛋白上有超过58%的相同之处。该
      的同源性非常高,在通常保守性较差的Orf8蛋白上是非常不寻常的。
      图2.来自不同β冠状病毒的E蛋白的序列配准。来自不同β冠状病毒的E蛋白的序列配准证明了E蛋白的
      的放任性和氨基酸突变的倾向。A.在不同的菌株中观察到的突变情况有
      的SARS-CoV。基因库加入号。SARS_GD01:AY278489.2,SARS_ExoN1:ACB69908.1。
      SARS_TW_GD1: AY451881.1,SARS_ino1_11:AY485277.1。B.相关蝙蝠E蛋白的配准。
      冠状病毒表示其对多位置突变的容忍度。GenBank加入号。
      Bat_AP040581.1: APO40581.1, RsSHC014: KC881005.1,SC2018: MK211374.1,Bat_NP_828854.1。
      NP_828854.1, BtRs-BetaCoV/HuB2013: AIA62312.1,BM48-31/BGR/2008: YP_003858586.1。C.虽然早期
      SARS-CoV-2的拷贝与ZC45和ZXC21在E蛋白上有100%的同一性,SARS-CoV-的测序数据。
      2从2020年4月开始,表明在多个位置发生了突变。病毒的加入号。Feb_11:
      MN997409,ZC45:MG772933.1,ZXC21:MG772934,Apr_13:MT326139,Apr_15_A:MT263389,Apr_15_B:MT293206。
      MT293206, Apr_17: MT350246. 利用MultAlin网络服务器进行了配准。
      (http://multalin.toulouse.inra.fr/multalin/)。

      删除
    3. 冠状病毒E蛋白是一种结构蛋白,它嵌入并排列在冠状病毒的内部。
      膜包膜的病毒26。E蛋白是耐受突变的,这在SARS中都有证明。
      图2A)和相关蝙蝠冠状病毒(图2B)。这种耐受氨基酸突变的E
      蛋白在当前SARS-CoV-2大流行中得到了进一步的证明。经过短短两个月的传播
      自病毒在人类中爆发以来,SARS-CoV-2中的E蛋白已经发生了以下变化
      突变的变化。4月份获得的序列数据显示,突变已。
      发生在不同菌株的四个不同位置(图2C)。与这一发现一致,序列
      爆炸分析表明,除SARS-CoV-2外,没有任何已知的冠状病毒共享100%。
      E蛋白上的氨基酸序列与ZC45/ZXC21的氨基酸序列相同(已公布的可疑冠状病毒)。
      在当前大流行开始后,排除了18,27-31)。) 虽然E蛋白上的100%同一性已
      观察到SARS-CoV与某些与SARS相关的蝙蝠冠状病毒之间的关系,但这些对子中没有一个是SARS-CoV的。
      同时在Orf8蛋白上有超过83%的同源性32。因此,在Orf8蛋白上的94.2%的同一性。
      蛋白,在E蛋白上100%的同源性,以及整体基因组/氨基酸水平上的相似性。
      SARS-CoV-2和ZC45/ZXC21非常不寻常。这些证据综合起来看,就是
      与SARS-CoV-2基因组起源于使用ZC45/ZXC21的假说一致。
      作为遗传功能增益修饰的骨干和/或模板。
      重要的是,ZC45和ZXC21是被发现的蝙蝠冠状病毒(2015年7月至2015年7月之间)。
      2017年2月),与世隔绝,以第三军医的军事研究实验室为特色。
      大学(重庆)和南京指挥部医学研究所(南京。
      中国)。) 该数据和相关工作已于2018年发表33,34。显然,这个骨干/模板,它。
      是创造SARS-CoV-2所必需的,存在于这些和其他相关研究实验室中。
      进一步加强我们论点的是已公布的RaTG13病毒18,该病毒的基因组序列是由RaTG13病毒所产生的。
      据报道,该病毒与SARS-CoV-2病毒96%相同。虽然表明SARSCoV-2的自然来源。
      RaTG13病毒也转移了科学界和公众的注意力。
      离ZC45/ZXC214,18。事实上,中国BSL-3实验室(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
      该杂志发表了一篇《自然》杂志的文章,报告了SARSCoV-2之间相互矛盾的密切系统发育关系。
      和ZC45/ZXC21,而不是用RaTG1335,很快被关停 "整改 "36。它是
      相信该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因披露SARS-CoV-而受到惩罚。
      2-ZC45/ZXC21的联系。另一方面,已经积累了大量的证据,指出了严重的问题。
      报道的RaTG13序列的相关问题,以及质疑RaTG13的实际存在。
      这种蝙蝠病毒在自然界6,7,19-21。最近的一份出版物也表明,受体结合域。
      (RBD)的RaTG13的Spike蛋白不能结合两种不同类型的马蹄蝠的ACE2(它们的
      与马蹄蝠R. affinis(RaTG13所谓的自然宿主)密切相关。)
      2
      牵涉到
      RaTG13感染马蹄蝠。这一发现进一步证实了所报告的RaTG13感染马蹄蝠的嫌疑。
      RaTG13的序列可能是捏造的,因为该序列编码的Spike蛋白并不存在。
      似乎具有宣称的功能。事实上,一种病毒被编造出来,以转移人们的注意力。
      来自于ZC45/ZXC21,说明ZC45/ZXC21在SARS-CoV-2的产生中发挥了实际作用。
      1.2 SARS-CoV-2 Spike的受体结合基团不可能从自然界中诞生,应该有
      通过基因工程创造的
      穗蛋白装饰着冠状病毒颗粒的外表。它们在以下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因为它们介导与宿主细胞受体的相互作用,从而帮助确定宿主的范围。
      和病毒的组织趋化性。Spike蛋白分为两半(图3)。前端或N端
      的一半被命名为S1,它完全负责结合宿主受体。在两种SARS-CoV和SARS-CoV-2感染,宿主细胞受体是hACE2。在S1内,有一段约70个氨基酸的
      酸与hACE2直接接触,相应地被命名为受体结合基团(RBM)。
      图3C)。在SARS-CoV和SARS-CoV-2中,RBM完全决定了与hACE2的相互作用。
      Spike蛋白的C端一半被命名为S2。S2的主要功能包括维持三聚体?
      形成,并且,在S1/S2交界处和下游S2'位置的蛋白酶连续裂解后。
      介导膜融合,使病毒进入细胞。
      图3.SARS Spike蛋白的结构及其与hACE2受体的结合方式。SARS Spike蛋白的结构以及它如何与hACE2受体结合。图片生成
      根据PDB ID:6acj37。A)三个尖峰蛋白,各由一个S1半和一个S2半组成,形成一个三聚体。B)该
      S2的一半(蓝色的阴影)负责三聚体的形成,而S1部分(红色的阴影)负责
      为结合hACE2(深灰色)。C)S1和hACE2之间的结合细节。S1的RBM,它是
      重要且足够的结合,用橙色表示。RBM内的残基对以下两种情况都很重要
      hACE2相互作用或蛋白质折叠显示为棍棒(残基数遵循SARS尖峰序列)。图4.相关冠状病毒的穗蛋白序列排列。来自相关冠状病毒的穗蛋白的序列排列。被比较的病毒包括
      SARS-CoV-2(武汉-湖1:NC_045512,2019-nCoV_USA-AZ1:MN997409)、蝙蝠冠状病毒(Bat_CoV_ZC45。
      MG772933,Bat_CoV_ZXC21:MG772934),以及SARS冠状病毒(SARS_GZ02:AY390556,SARS:
      NC_004718.3)。) 两条橙线标记的区域是受体结合基团(RBM),它对冠状病毒(SARS_GZ02: AY390556, SARS: NC_004718.3)很重要。
      与hACE2受体的相互作用。必要的残基在顶部用红色标示。区域
      两条绿线标出的是一个furin-cleavage位点,该位点只存在于SARS-CoV-2中,而不存在于任何其他的B系中 β
      冠状病毒。与其他病毒蛋白的观察结果相似,SARS-CoV-2的S2也有很高的序列同一性。
      95%)与ZC45/ZXC21的S2。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SARS-CoV-2和ZC45/ZXC21的S1
      蛋白质,它决定了病毒可以感染哪种宿主(人类或蝙蝠),但它与
      氨基酸序列同一性仅为69%。
      图4显示了6种β冠状病毒的Spike蛋白的序列排列。两种是病毒
      从本次大流行中分离出来的(武汉-胡-1、2019-nCoV_USA-AZ1);两个是疑似的
      模板病毒(Bat_CoV_ZC45、Bat_CoV_ZXC21);两个是SARS冠状病毒(SARS_GZ02。
      SARS)。) RBM在两条橙色线条之间突出显示。很明显,尽管序列高度一致
      对于整个基因组来说,SARS-CoV-2的RBM与ZC45和ZXC21的RBM有很大的不同。
      耐人寻味的是,SARS-CoV-2的RBM与SARS Spike的RBM非常相似。虽然
      这不是一个精确的 "复制和粘贴",仔细检查Spike-hACE2结构37,38揭示了。
      所有对hACE2结合或蛋白质折叠至关重要的残基(图3C中的橙色棒子和什么是
      图4中红色短线突出显示)被 "保留 "下来。这些必要的残基大部分正是
      保留,包括参与二硫键形成(C467、C474)和静电的那些。
      R444, E452, R453, D454),这对RBM的结构完整性至关重要(图1)。
      3C和4)。) 基本残基组内的少数变化几乎都是疏水性的。
      "替换"(I428àL、L443àF、F460àY、L472àF、Y484àQ),不应影响到任何一个人。
      蛋白质折叠或hACE2的相互作用。同时,大部分的氨基酸残基是
      非必要的已经 "突变"(图4,RBM残基未用短红线标注)。由此判断
      单单从序列分析来看,我们很早就相信SARS-CoV-2的Spike蛋白不仅会
      hACE2的结合,但这种结合恰恰类似于原SARS尖峰蛋白之间的结合。
      和hACE223。最近的结构工作证实了我们的预测39。
      如下文所述,SARS-CoV-2 RBM与SARS-CoV RBM相似的方式以及整体的
      SARS-CoV-2和ZC45/ZXC21之间的序列保护模式是非常不寻常的。总的来说。
      这表明SARS-CoV-2基因组的一部分并不是来自天然的准种。
      病毒粒子的进化。
      如果SARS-CoV-2确实来自于自然进化,那么它的RBM只能是在
      两种可能的途径之一。1) 古代的重组事件,然后是聚合进化;2)
      一个最近发生的自然重组事件。
      在第一种情况下,SARS-CoV-2的祖先,一种类似于ZC45/ZXC21的蝙蝠冠状病毒将有
      与携带相对 "完整 "的RBM的冠状病毒重组和 "交换 "RBM(在)。
      参考SARS)。) 这种重组将导致一种新型的ZC45/ZXC21型冠状病毒,其所有的
      其RBM中的空白被 "填补"(图4)。随后,该病毒将不得不广泛适应在其新的。
      宿主,其中ACE2蛋白与hACE2高度同源。整个基因组的随机突变
      形成目前的RBM形式--类似SARS-CoV
      RBM以高度智能化的方式进行。然而,这种趋同的进化过程也会导致。
      在基因组的其他部分积累了大量的突变,使得整体序列
      同性相对较低。SARS-CoV-2与ZC45/ZXC21在各种序列上的高度同一性。
      蛋白质(94-100%同一性)不支持这种情况,因此,明确表明SARS-CoV-。
      2携带这样的RBM不可能来自于ZC45/ZXC21类蝙蝠冠状病毒,通过这种趋同的
      的进化路线。
      在第二种情况下,类似于ZC45/ZXC21的冠状病毒必须在最近重新组合了
      并将其RBM与另一种已成功适应与动物ACE2结合的冠状病毒进行交换

      删除
    4. 与hACE2高度同源。这种事件的可能性部分地取决于一般的
      自然重组的要求。(1) 两种不同的病毒有重要的序列;
      相似性;2)它们必须共同感染,并存在于同一动物的同一细胞中;3)它们必须是共同感染,并存在于同一动物的同一细胞中。
      重组病毒不会被宿主清除,也不会使宿主灭绝; 4) 重组后的病毒
      最终将不得不变得稳定并在宿主物种内传播。
      关于最近的这种重组情况,动物库不可能是蝙蝠,因为蝙蝠是一种很好的动物。
      蝙蝠中的ACE2蛋白与hACE2的同源性不够,因此无法进行适应性改造。
      以产生SARS-CoV-2中出现的RBM序列。这个动物库也不可能是人类,因为。
      ZC45/ZXC21类冠状病毒将无法感染人类。此外,目前还没有
      有证据表明,在晚期之前,有任何SARS-CoV-2或类似SARS-CoV-2的病毒在人类中流通。
      2019. 耐人寻味的是,根据最近的一项生物信息学研究,SARS-CoV-2对人类的适应性很强。
      疫情爆发以来1
      .
      自然演化的可能性只剩下一种,那就是ZC45/ZXC21类病毒和。
      含有SARS样RBM的冠状病毒可能在中间宿主中重组,其中
      ACE2蛋白与hACE2同源。一些实验室已经报道,一些Sunda?
      从马来西亚走私到中国的袋鼠携带冠状病毒,受体结合域(RBD)。
      其中与SARS-CoV-227-29,31几乎相同。然后他们继续提出,鲮鱼
      是SARS-CoV-227-29,31的可能中间宿主。然而,最近的独立报告发现
      该数据的重大缺陷40-42。此外,与这些报告27-29,31相反,没有冠状病毒被。
      2009年至2009年期间,在马来西亚和沙巴州收集了十多年的巽他鲮鲤样本中,检测到了 "黑熊"。
      201943. 最近的一项研究也表明,SARS-CoV-2和已报道的RBD之间是共享的。
      鲮鲤冠状病毒,与hACE2的结合力是鲮鲤ACE22的10倍。
      进一步驳回
      鲮鲤作为可能的中间宿主。最后,一项硅酮研究,虽然呼应了这样的概念,即
      鲮鱼不可能是一个中间宿主,也表明动物的ACE2蛋白中没有一个
      与SARS-CoV-2 Spike蛋白相比,他们的研究中研究的SARS-CoV-2 Spike蛋白与SARS-CoV-2 Spike蛋白表现出更有利的结合潜力。
      hACE2 did3
      . 最后一项研究几乎免除了所有动物作为中间角色的嫌疑。
      主机3
      这与SARS-CoV-2对人类适应性良好的观察结果相一致。
      疫情开始1
      . 这一点很重要,因为这些结果共同表明,没有中间环节。
      SARS-CoV-2的宿主似乎存在,这至少降低了重组的可能性。
      事件发生在中间宿主身上。
      即使我们忽略上述证据,即不存在合适的宿主来进行重组,而
      而假设这样的宿主确实存在,那么这样的重组事件仍然是极不可能的。
      在自然界中发生。
      如上所述,如果自然重组事件是SARSCoV-2出现的原因。
      那么,类似ZC45/ZXC21的病毒和含有类似SARS的RBM的冠状病毒就必须是ZC45/ZXC21病毒。
      通过交换S1/RBM在同一细胞中重组,这是一种罕见的重组形式。此外:
      既然SARS在人类历史上只发生过一次,那么自然界产生SARS的情况至少也是同样罕见的。
      与SARS病毒相似的病毒--具有与SARS不同的RBM。
      RBM仅在少数非必要的部位(图4)。这种独特的SARS样冠状病毒的可能性。
      会与ZC45/ZXC21类祖先病毒驻扎在同一细胞中,这两种病毒将
      以 "RBM交换 "的方式重新组合的可能性极低。重要的是,这一点,以及其他的
      下文第1.3节所述的重组事件(在自然界中更不可能发生),既会使
      必须发生在SARS-CoV-2中看到的产生尖峰。虽然上述证据和分析综合起来似乎不赞成SARS-CoV-的自然起源。
      2的RBM,丰富的文献表明,功能增益研究,其中Spike蛋白的一个
      的冠状病毒进行了专门的设计,多次成功地生成了能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
      非人源冠状病毒的冠状病毒44-47。
      记录还显示,研究实验室,如武汉病毒学研究所(WIV)。
      已经成功地进行了这样的研究,与美国研究人员合作45,也单独工作47。在
      此外,世界志愿人员组织进行了长达数十年的冠状病毒监测研究,因此,它拥有
      世界上最大的冠状病毒收藏。显而易见,技术障碍对WIV来说是不存在的。
      和其他相关实验室开展并成功地完成了此类Spike/RBM工程和增益-功能
      研究。
      图5.SARS-CoV-2的RBM SARS-CoV-2的RBM的两端都有两个限制性位点,这为
      替换了穗基因内的RBM。A.SARS-CoV-2(武汉-湖-1)的RBM核苷酸序列。A. 穗基因的核苷酸序列。
      在RBM的5'-端发现了EcoRI位点,在3'-端发现了一个BstEII位点。B. 虽然这两个限制性位点
      在ZC45的原始尖峰基因中并不存在,但鉴于序列中的
      无论哪种情况,差异都很小(2个核苷酸)。C. 氨基酸序列与RBM区域的对齐方式
      突出显示(颜色和下划线)。橙色强调的RBM(顶部)是由EcoRI和BstEII定义的。
      SARS-CoV-2(武汉-湖-1)穗中的位点。用品红色(中间)突出显示的RBM是由以下区域交换的。
      李芳博士和同事们成SARS Spike骨干39。蓝色强调的RBM(底部)来自Spike
      SARS-BJ01(AY278488.2)的蛋白质(RBM:424-494),石实验室将其换成了SARS-BJ01的Spike蛋白。
      不同的蝙蝠冠状病毒替换相应的片段47。引人注目的是,与RBM工程理论一致,我们已经发现了两个独特的限制性位点。
      EcoRI和BstEII,分别位于SARS-CoV-2基因组RBM的两端(图5A)。这些
      两个位点,是日常分子克隆的热门选择,在这个尖峰的其余部分不存在。
      基因。这种特殊的设置使得它极其方便地交换穗内的RBM,提供了一个。
      的快速方法来测试不同的RBM和相应的Spike蛋白。
      在其他β冠状病毒的Spike基因中不存在这样的EcoRI和BstEII位点,这些位点强烈地表明了
      表明它们是不自然的,是专门引入SARS-CoV-2的这个尖峰基因的
      以便于操作关键的RBM。虽然ZC45穗也没有这两个
      位点(图5B),它们可以非常容易地被引入,如本报告第2部分所述。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里引入EcoRI位点会改变相应的氨基酸。
      从-WNT-到-WNS-(图5AB)。据我们所知,所有的SARS和SARS样蝙蝠冠状病毒
      在这个位置专门携带一个T(苏氨酸)残基。SARS-CoV-2是唯一的例外,因为这个T?
      已突变为S(丝氨酸),除了可疑的RaTG13和鲮鲤冠状病毒后发表的。
      爆发48。
      一旦成功地引入限制性站点,RBM段可以交换
      方便地使用常规限制性酶消化和结扎。虽然替代性克隆
      技术可能不会留下任何基因操作的痕迹(吉布森组装就是一个例子),这种老式的。
      可以选择这种方法,因为它在交换这个关键性问题上提供了很大程度的便利。
      RBM。
      鉴于RBM完全决定了hACE2的结合,而SARS RBM与hACE2的结合完全是
      图3)37,38,这种纯成果管理制的交换不会有任何风险。
      比完整的Spike交换。事实上,这种RBM交换策略的可行性已经得到证明39,47。在2008年。
      史正立博士课题组将SARS RBM换成了几种类似SARS的蝙蝠的Spike蛋白。
      冠状病毒后,引入限制性位点到密码子优化的穗基因( 图5C)47。他们
      然后验证了所得到的嵌合Spike蛋白与hACE2的结合。此外,在最近的一项
      发表,将SARS-CoV-2的RBM换成SARSCoV的受体结合域(RBD)。
      导致一个嵌合RBD完全功能的结合hACE2(图5C)。
      39.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两方面,
      情况下,被操纵的RBM段几乎完全类似于RBM的位置所定义的。
      EcoRI和BstEII位点(图5C)。虽然克隆细节是缺乏在这两个出版物39,47,它是
      可想而知,实际的限制性位点可能会因接受RBM的尖峰基因而有所不同。
      以及在感兴趣的区域中引入独特的限制位点的便利性。它是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这篇论文的相应作者39,李芳博士,一直是一个活跃的。
      自201049-53年起成为史正立博士的合作者。李博士是世界上第一个在结构上有。
      阐明了SARS-CoV RBD与hACE238之间的结合,并成为该领域的权威专家。
      Spike-ACE2相互作用的结构理解38,39,53-56。EcoRI和BstEII的惊人发现。
      在SARS-CoV-2 RBM的两端分别有限制性位点,而事实上,同一RBM
      区域已经被史博士和她的长期合作者分别用限制性的方式交换了
      酶消化法不可能是一种巧合。相反,它是证明的烟枪。
      SARS-CoV-2的RBM/尖峰是基因操作的产物。
      虽然复制SARS RBM的确切序列可能很方便,但如果复制SARS RBM的确切序列,那就太明显了。
      的人为设计和操纵。更具欺骗性的方法是改变一些非必要的。
      残基,同时保留那些对结合至关重要的残基。这种设计可以得到很好的指导。
      高分辨率结构(图3)37,38。这样一来,当RBM的整体序列会出现

      删除
    5. 与SARS RBM的区别更大,hACE2结合能力将得到很好的保留。我们
      相信所有的关键残基(图4中用红色标示的残基,它们是相同的
      图3C中棒状物所示的残留物)应该被 "保留"。如前所述,虽然有些应该
      是直接保存,有的应该换成具有类似性质的残余物,这样就会
      不会破坏hACE2的结合,甚至可能进一步加强这种联系。重要的是,这些变化可能
      故意在非重要场所进行,使其不像 "非典 "的 "复制粘贴"。
      RBM。
      1.3 SARS-CoV-2的Spike蛋白中存在一个不寻常的furin-cleavage位点,并与之相关。
      随着病毒毒性的增强
      SARS-CoV-2的Spike蛋白中的另一个独特的基团是一个多碱基furin-cleavage位点,位于
      S1/S2交界处(图4,两条绿线之间的一段)。这样的网站可以被识别和
      被furin蛋白酶切割。在β冠状病毒B系内,除SARSCoV-2外。
      没有病毒在S1/S2交界处含有呋喃蛋白裂解位点(图6)。
      57. 相反,毛皮裂解
      在这个位置的位置已经观察到其他组的冠状病毒57,58。某些选择性
      的压力,似乎是阻止β冠状病毒B系获得或维持
      自然界中的这种场所。
      图6. 在Spike的S1/S2交界处发现的Furin-cleavage位点是SARS-CoV-2所独有的,而在其他的
      B系β冠状病毒。图转载自Hoffmann,等57。如前所述,在细胞进入过程中,Spike蛋白首先在S1/S2处被切割
      接头。这一步,以及随后在下游的裂解,暴露出融合肽,都是。
      由宿主蛋白酶介导。这些蛋白酶在不同类型的细胞中的存在或缺失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细胞的生长。
      影响细胞的趋化性,大概影响病毒感染的致病性。与其他蛋白酶不同。
      呋喃蛋白酶在许多类型的细胞中广泛表达,并存在于多种细胞和细胞中。
      细胞外位置。重要的是,在S1/S2交界处引入一个furin-cleavage位点,可以使
      大大增强了病毒的感染力,同时也极大地扩大了病毒的细胞趋化性--这种现象。
      在流感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中都有很好的记录59-65。
      如果我们撇开一个事实,即在任何B系β冠状病毒中都没有发现自然界中的furin-cleavage位点。
      而假设SARS-CoV-2中的这个位点是自然进化的结果,那么只有一个
      进化路径是可能的,即呋喃裂解位点必须来自于一个新的进化路径。
      同源重组事件。具体来说,一个祖先β冠状病毒不含furin-cleavage
      位点将不得不与一种密切相关的冠状病毒重新组合,这种冠状病毒确实包含一个furin-cleavage位点。
      然而,有两个事实不利于这种可能性。首先,虽然一些来自其他群体的冠状病毒或
      谱系中确实含有多基呋喃裂解位点,但它们都不含有确切的多基序列。
      存在于SARS-CoV-2中(-PRRAR/SVA-)。第二,SARS-CoV-2与任何含有冠状病毒的
      合法的呋喃裂解位点,Spike上的序列同一性不超过40%66。这样的低水平
      序列同一性排除了同源重组成功的可能性。
      这些病毒的祖先之间。因此,SARS-CoV-2 Spike内的furin-cleavage位点。
      蛋白质不可能是天然来源,而应该是实验室改造的结果。
      与这一说法相一致的是,仔细研究过后发现,该蛋白中的furin-cleavage位点的核苷酸序列是在实验室中进行的。
      SARS-CoV-2尖峰显示,插入序列内的两个连续的Arg残基(-。
      PRRA-)都是由罕见的密码子CGG(SARS-CoV-2中最少使用的Arg密码子)编码(图7)。
      8
      .
      事实上,这种CGGCGG排列是SARS-CoV-2基因组中唯一发现的例子,其中这种
      罕见的密码子被串联使用。这一观察结果有力地表明,这个呋喃蛋白裂解位点应该是一个。
      基因工程的结果。更加让人怀疑的是,一个FauI限制性位点是由密码子制定的
      这里的选择,表明限制性片段长度多态性的可能性,一种技术。
      一个WIV实验室精通的67,可能已经参与。在那里,碎片模式导致的
      FauI消化可用于监测Spike中furin-cleavage位点的保存情况,因为这种furincleavage的
      位点在体外容易发生缺失68,69。具体来说,RT-PCR对恢复的穗基因的。
      可以从细胞培养物或实验室动物中提取病毒,其产品将是: - 细胞培养物或实验室动物中的病毒。
      进行FauI消化。保留或失去furin-cleavage位点的病毒将产生明显的?
      模式,方便跟踪感兴趣的病毒。

      删除
    6. 图7. 在SARS-CoV-2 Spike的S1/S2交界处的-PRRA-插入中的两个连续的Arg残基。
      都由一个罕见的密码子CGG编码。一个FauI限制性位点,5'-(N)6GCGGG-3',被嵌入编码序列中。
      的 "插入的 "PRRA段,它可以作为一个标记来监测引入的PRRA段的保存情况。
      呋喃蛋白裂解位点。
      此外,虽然没有已知的冠状病毒含有确切的-PRRAR/SVA-序列,即
      在SARS-CoV-2 Spike蛋白中存在,在S1/S2处也观察到类似的-RRAR/AR-序列。
      啮齿动物冠状病毒中Spike蛋白的交界处,AcCoV-JC34,由郑立博士发表。Shi在2017年70。可见,-RRAR-作为一个功能性furin-cleavage位点的合法性已被
      自2017年以来,WIV专家已知。
      证据共同表明,SARS-CoV-2 Spike蛋白中的furin-cleavage位点可能是
      不是来自自然界,可能是基因操纵的结果。本报告的目的是
      操作可能是为了评估任何潜在的传染性和致病性的增强。
      的实验室制造的冠状病毒59-64。事实上,最近的研究已经证实,呋喃蛋白裂解位点。
      确实赋予SARS-CoV-257显著的致病优势,68。
      1.4 小结
      本部分提出的证据显示,SARS-CoV-2基因组的某些方面非常
      难以调和为自然进化的结果。我们提出的另一种理论是
      蝙蝠冠状病毒可能是以ZC45/ZXC21蝙蝠冠状病毒为骨干和/或模板创建的。
      Spike蛋白,特别是其中的RBM,应该是被人为操纵的,而在此基础上的
      病毒已经获得了与hACE2结合并感染人类的能力。这一点得到了以下事实的支持
      在RBM的两端有一个独特的限制性酶消化位点。一个不寻常的furin-cleavage位点可能是
      被引入并插入到Spike蛋白的S1/S2连接处,这有助于实现以下功能
      增加了病毒的毒力和致病性。这些转化就使SARSCoV-2的阶段性
      病毒,最终成为一种高传播性、发病隐蔽、致死性、后遗症不明确的病毒。
      大规模破坏性病原体。
      显然,SARS-CoV-2有可能是通过功能增益产生的。
      世界志愿人员组织的操纵是重要的,应该进行彻底和独立的调查。
      2. 划定SARS-CoV-2的合成途径。
      在本报告的第二部分,我们描述了在实验室中制造SARS-CoV-2的合成路线。
      环境。它是根据大量文献支持以及遗传证据推测出来的。
      SARS-CoV-2基因组。虽然这里提出的步骤不应该被视为完全采取的步骤,我们
      相信关键的进程不应该有太大的不同。重要的是,我们在这里的工作应该成为一个新的起点。
      展示如何在研究实验室中方便地设计和制造SARS-CoV-2。
      遵循行之有效的概念,并采用成熟的技术。
      重要的是,香港和中国大陆的研究实验室在以下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冠状病毒的研究在资源和研究产出方面都是如此。后者的证据是不
      在过去20年里,他们不仅出版了大量的出版物,而且还出版了许多书籍。
      他们在这一领域取得了里程碑式的成就:他们是第一个确定狸猫为中间宿主的人。
      SARS-CoV,并分离出第一个病毒株71;他们是第一个发现SARS-CoV的人。
      源于蝙蝠72,73;他们首次揭示了抗体依赖性增强(ADE)的。
      SARS-CoV感染74;他们在了解MERS的所有领域都做出了重大贡献。
      (人畜共患病、病毒学和临床研究)75-79;他们在SARS-CoV-2方面取得了多项突破。
      研究18、35、80。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是,他们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冠状病毒收集(基因组
      序和活病毒)。) 这些知识、专长和资源都是现成的。
      香港和内地的研究实验室(他们广泛合作)开展和完成的。
      下文所述的工作。2.1新型冠状病毒实验室创建设计的可能方案。
      在这一小节中,我们概述了可能的总体战略和主要考虑因素,这些因素可能会影响到以下方面:
      在项目的设计阶段就已经制定了。
      要设计和制造针对人类的冠状病毒,他们必须选择一种蝙蝠冠状病毒,作为
      的模板/骨架。这可以很方便地完成,因为许多研究实验室已经积极地
      收集蝙蝠冠状病毒在过去二十年32,33,70,72,81-85。然而,这种模板病毒理想
      应该不是史正立博士的藏品,考虑到她广为人知的是。
      从事冠状病毒的功能增益研究。因此,ZC45和/或ZXC21,新的蝙蝠。
      军方实验室发现和拥有的冠状病毒33,将适合作为
      模板/骨架。也有可能是这些军事实验室发现了其他密切相关的。
      的病毒,并保留了一些未发布的病毒。因此,实际模板可能是ZC45。
      或ZXC21,或它们的近亲。下文所述的推测途径将是相同的。
      不管这三种病毒中哪一种是真正的模板。
      一旦他们选择了模板病毒,他们首先需要通过分子克隆,进行工程化。
      的Spike蛋白,使其能与hACE2结合。这个概念和克隆技术涉及
      操纵已经在文献44-46,84,86中得到了很好的证明。由于几乎没有失败的风险。
      模板蝙蝠病毒然后可以转换为冠状病毒,可以结合hACE2和感染人类44-46。
      其次,他们会利用分子克隆技术,在S1/S2交界处引入一个furin-cleavage位点。
      穗。这种操作,基于已知的知识60,61,65,很可能会产生一株冠状病毒。
      是一种更具感染性和致病性的。
      第三,他们会产生一个ORF1b基因构建。ORF1b基因编码多聚蛋白Orf1b。
      的翻译后处理,产生单个病毒蛋白。RNA依赖性RNA
      聚合酶(RdRp)、螺旋酶、胍-N7甲基转移酶、尿苷酸特异性内核酶和
      2'-O-甲基转移酶。这些蛋白质都是病毒复制机制的一部分。其中
      其中,RdRp蛋白是最关键的一个,在冠状病毒中高度保守。重要的是。
      史正立博士的实验室采用PCR方案,将RdRp基因的特定片段进行扩增。
      作为他们检测原始样本(蝙蝠粪便交换、粪便等)中冠状病毒存在的主要方法。
      经过这一实践,石组记录了这一短片段的序列信息。
      的RdRp,用于他们已经成功检测和/或收集的所有冠状病毒。
      在这里,遗传操作的要求较低或复杂,因为Orf1b是保守的,很可能是
      来自任何β冠状病毒的Orf1b都足以胜任这项工作。然而,我们相信,他们
      会想把特定的Orf1b引入到病毒中,可能有两种原因。
      1. 由于许多系统发育分析都是根据冠状病毒的序列相似性对其进行分类的。
      RdRp基因只有18,31,35,83,87,因此在基因组中具有不同的RdRp可以确保。
      SARS-CoV-2和ZC45/ZXC21在系统发育上被分成不同的组/亚系。
      的研究。然而,选择RdRp基因是方便的,因为RdRp段序列短。
      已记录了所有收集/检测到的冠状病毒。他们最终选择的是RdRp
      2013年发现的蝙蝠冠状病毒RaBtCoV/4991的序列。对于
      RaBtCoV/4991,唯一发表过的信息是其短RdRp段83的序列。
      而其完整的基因组序列和病毒分离均未见报道。扩增后
      RaBatCoV/4991的RdRp片段(或整个ORF1b基因),然后他们就会用它来做
      为随后组装和创建SARS-CoV-2的基因组。RdRp的微小变化序列可以在一开始就被引入(通过DNA合成),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产生
      后来的段落。在另一条轨道上,当他们在制造RaTG13时,他们在制造RaTG13的过程中。
      序,他们可以从RaBtCoV/4991的RdRp短段开始,而不需要。
      导致其序列发生任何变化,从而使其之间的核苷酸序列100%相同。
      这两个病毒在这个RdRp短段83。那么这个RaTG13病毒就可以宣称有
      早在2013年就被发现了。
      2. 来自RaBatCoV/4991的RdRp蛋白的独特之处在于它比其他任何一个RdRp
      β冠状病毒,用于开发抗病毒药物。RdRp在人体细胞中没有同源物,这就使得
      这种重要的病毒酶是抗病毒开发的一个非常理想的目标。举个例子:
      目前正在进行临床试验的Remedesivir,其目标是RdRp。当创建一个新的
      和人类靶向病毒,他们也会对开发解药感兴趣。甚至
      虽然这样的药物发现可能不容易实现,但他们有理由认为
      有意加入一个更适合抗病毒药物开发的RdRp。
      第四,他们会利用反向遗传学,将spike、ORF1b的基因片段组装起来,其余的
      的模板ZC45转化为病毒基因组的cDNA版本。然后,他们将在体外进行
      转录以获得病毒RNA基因组。将RNA基因组转染到细胞中,将使
      回收具有所需人工基因组的活病毒和传染性病毒。
      第五,他们将对病毒株进行特征分析和优化,以提高其适应性。
      感染性,并利用体内的连续通道进行整体适应。一个或几个病毒株,满足一定的?
      的标准,就可以得到最终的产品。
      2.2 创造SARS-CoV-2的假定合成途径
      在本小节中,我们将更详细地描述如何在实验室中进行每一个步骤。
      利用现有的材料和常规的分子、细胞和病毒学技术进行设置。一张图
      这个过程如图8所示。我们估计,整个过程大约可以在以下时间完成
      6个月。

      删除
    7. 步骤1:工程化的穗的RBM为hACE2结合(1.5个月)。
      蝙蝠冠状病毒的Spike蛋白不能或不能有效地结合hACE2,这是因为
      其RBM内重要残基的缺失。模板病毒的RBM就是一个例子。
      ZC45(图4)。创建SARS-CoV-2的第一个也是最关键的一步是工程化的Spike?
      使其获得与hACE2结合的能力。正如文献中所证明的那样,这种操作已被。
      自2008年以来,在研究实验室反复进行44,成功地产生了工程化的。
      冠状病毒,具有感染人体细胞的能力44-46,88,89。虽然有许多可能的方式,
      人们可以对Spike蛋白进行工程设计,我们相信,实际上进行的是他们替换了
      以SARS的成果管理制为指导,用设计好的、可能经过优化的成果管理制取代原来的成果管理制。由于
      在第1部分中描述的,这一理论得到了我们的观察的支持,两个独特的限制性位点,EcoRI和
      BstEII,存在于SARS-CoV-2基因组中RBM的两端(图5A),并且通过这样的事实,这种
      RBM-swap已经由史正立博士和她的长期合作者和成功地进行了。
      结构生物学专家李芳博士39,47。
      虽然ZC45穗不包含这两个限制性位点(图5B),但它们可以被引入到
      非常容易。原始的尖峰基因会用RT-PCR扩增,或者通过DNA获得
      合成(一些变化可以安全地引入序列的某些可变区域),然后是
      通过PCR将该基因克隆到质粒中。然后利用EcoRI和BstEII以外的限制性位点将该基因克隆到质粒中。

      删除
    8. 一旦进入质粒中,就可以很容易地修改穗子基因。首先,可以通过以下方法引入一个EcoRI位点。
      将高亮的 "gaacac "序列(图5B)转换为所需的 "gaattc" (图5A)。该
      它们之间的区别是两个连续的核苷酸。使用市售的QuikChange
      位点直接诱变试剂盒,这样的双核苷酸突变可以在不超过一周的时间内产生。
      随后,BstEII位点可以类似地引入RBM的另一端。具体来说,在RBM的另一端,可以引入BstEII位点。
      "gaatacc "序列(图5B)将被转换为所需的 "ggttacc"(图5A),这将使
      同样需要一周的时间。
      一旦这些限制位点,在SARS-CoV-2的尖峰基因内是独一无二的,成功地被
      引入,不同的RBM片段可以方便地交换,并产生Spike蛋白。
      随后使用既定的检测方法进行评估。
      如在第1部分所述,RBM段的设计可以很好地指导高分辨率的
      结构(图3)
      37,38,产生了一个类似于SARS RBM的序列,以一种智能的方式。
      当进行结构指导下的RBM设计时,他们会遵循常规和。
      产生了一些(例如十几个)这样的RBMs,希望一些特定的变体可能会被发现。
      在结合hACE2方面比其他的优越。一旦设计完成,他们可以让每个设计的
      商业化合成的RBM基因(快速且非常经济实惠),在5'-端有一个EcoRI位点和一个
      3'-端的BstEII位点。然后,这些新的RBM基因可以被克隆到穗基因,分别。
      基因的合成和随后的克隆,可以在批量模式下对小库中的
      设计的RBMs,将需要大约一个月的时间。
      这些工程化的Spike蛋白可能会被测试为hACE2结合,使用已建立的
      假型病毒感染试验45,49,50。工程化的Spike具有良好的到特殊的结合亲和力。
      会被选择。虽然不是必须的,但这里可能涉及到定向进化(容易出错的PCR
      RBM基因上的),再加上体外结合试验39,90或假型病毒感染。
      assay45,49,50,以获得一个RBM,结合hACE2具有特殊的亲和力)。)
      鉴于丰富的文献对穗工程44-46,84,86和可用的高分辨率的
      Spike-hACE2复合物的结构37,38,这一步的成功将得到非常大的保证。通过
      这一步结束后,如愿以偿,将得到一个新的Spike基因,该基因编码一个新的Spike蛋白。
      能够以高亲和力结合hACE2。
      第二步:在S1/S2交界处设计一个furin-cleavage位点(0.5个月)。
      来自步骤1的产物,即含有工程穗的质粒,将进一步修改为
      包括在S1/S2交界处的一个furin-cleavage位点(图4中绿线所示的部分)。这个
      短段的基因序列可以方便地插入使用几个常规克隆技术。
      包括QuikChange Sit-Directed PCR60,重叠PCR后限制性酶解和
      结合91,或Gibson组装。这些技术都不会在序列中留下任何痕迹。
      无论选择哪种克隆方法,插入的基因片都会包含在引物中。
      的,将被设计、合成并用于克隆。这一步,导致了进一步修改的
      在S1/S2交界处增加了furin-cleavage位点的穗子,可以在不超过两个月内完成。
      周。
      第3步:获得包含RdRp短段序列的ORF1b基因,从RaBtCoV/4991。
      (1个月,但可与步骤1和2同时进行)与Spike的工程化不同,这里不需要复杂的设计,只需要RdRp基因
      需要包括RaBtCoV/4991的部分。这里可以使用吉布森装配。在
      这种技术,几个片段,每个相邻的对子有20-40 bp的重叠,合并在一起,在
      一个简单的反应来组装一个长的DNA产物。两个或三个片段,每个片段都覆盖了相当大的范围。
      ORF1b基因的部分,将根据已知的蝙蝠冠状病毒序列进行选择。其中一个
      片段将是RaBtCoV/499183的RdRp段。每个片段将用PCR扩增的
      引物中引入的适当的重叠区域。最后,所有纯化的片段将被汇集在一起。
      等摩尔浓度,并加入到吉布森反应混合物中,经过短暂的孵化后,就会有
      产生所需的ORF1b基因的整体。
      第四步:利用反向遗传学生产设计的病毒基因组,并回收活病毒(0.5个月)。
      反向遗传学经常被用于组装整个病毒基因组,包括冠状病毒。
      基因组67,92-96。最近的例子是利用SARS-CoV-2基因组的重建。
      转化辅助重组的酵母97。利用这种方法,瑞士小组组装了整个。
      病毒基因组,并在短短一周内产生活病毒97。这种高效的技术,不会让
      创建的病毒基因组中任何人工操作的痕迹,自201798,99。在
      除了工程化的尖峰基因(来自步骤1和2)和ORF1b基因(来自步骤3),其他的
      覆盖基因组其余部分的片段可通过RT-PCR扩增获得。
      模板病毒,或通过DNA合成,按照与模板病毒稍有改变的序列,将其合成为DNA。
      模板病毒。我们认为,后一种方法更有可能,因为它将允许序列变化。
      引入到保守程度较低的蛋白质的可变区域,其过程可以很容易地被引导。
      由多个序列排列。功能比较保守的氨基酸序列,如?
      E蛋白,可能一直没有改变。然后,所有的DNA片段将被集中在一起,并且
      转化到酵母中,SARS-CoV-2基因组的cDNA版将通过
      转化辅助重组。当然,逆向遗传学的另一种方法,其中一种是
      WIV在过去成功使用67,也可以采用67,92-96,100。虽然早期的一些
      反向遗传学方法可能会在不同片段的连接处留下限制性位点,这些
      痕迹将很难检测到,因为结扎的确切位置可以在约30kb基因组的任何地方。要么
      的方式,从反向遗传学实验中获得病毒基因组的cDNA版本。
      随后,以cDNA为模板进行体外转录,将产生病毒RNA基因组。
      转染到Vero E6细胞中后,可以生产出带有所有的活病毒。
      设计的特性。
      第五步:优化病毒的适应性,提高病毒在体内的hACE2结合亲和力(2.5-3个月)
      从步骤4中恢复的病毒需要进一步调整,进行经典的实验--串联。
      在实验室动物中通过101。这最后一步将验证病毒的适应性,并确保其面向受体的
      适应其预定的宿主,根据上述分析,应该是人类。
      重要的是,RBM和furin-cleavage位点,被分别引入到Spike蛋白中。
      将现在作为一个功能单元一起优化。在各种可用的冠状病毒动物模型(如
      小鼠、仓鼠、雪貂和猴子)冠状病毒的各种动物模型中,hACE2转基因小鼠(hACE2-mice)应该是。
      是这里最合适、最方便的选择。这种动物模型在研究过程中已经建立
      的SARS-CoV,并已在杰克逊实验室使用多年102-104。
      串行通过的过程是直接的。简而言之,从步骤4中选择的病毒株,一个。
      SARS-CoV-2的前体,将通过鼻腔接种到一组麻醉的hACE2小鼠体内。
      感染后2-3天左右,肺部的病毒通常会放大到一个峰值滴度。小鼠将

      删除
    9. 然后被牺牲,肺部均质化。通常情况下,鼠肺上清液,其中携带了
      病毒载量最高的病毒,将被用来提取候选病毒,供下一轮通过。在
      约10~15轮的通过,hACE2的结合亲和力、感染效率和
      病毒株的致死率会充分增强,病毒基因组也会稳定化101。最后,在
      一系列的定性实验(如病毒动力学实验、抗体反应实验、症状实验等)。
      观察和病理检查),最后得到SARS-CoV-2,得出结论。
      的整个创造过程。从此,这种病毒病原体可以被放大(很可能是
      使用Vero E6细胞)并常规生产。
      值得注意的是,基于在SARS-CoV上所做的工作,hACE2-小鼠虽然适用于
      SARS-CoV-2的适应性,并不能很好地反映病毒的传播性和相关的临床。
      人类的症状。我们认为,这些科学家可能没有使用适当的动物模型(如
      作为叙利亚金仓鼠),以测试SARS-CoV-2的传播性。
      COVID-19. 如果他们用适当的动物模型做了这个实验,那么,高度的传染性就会使他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
      SARS-CoV-2将非常明显,因此SARS-CoV-2将不会被描述为:
      作为 "不会造成人与人之间的传播 "在疫情爆发之初。
      我们还推测,广泛的实验室适应性,是以增强。
      传播性和致死性,可能使病毒走得太远。因此,SARS-CoV-2可能已经失去了。
      在人类目前的适应过程中减弱传播性和致死性的能力。
      群体。这一假设与迄今为止SARS-CoV-2缺乏明显的减弱是一致的。
      尽管它非常普遍,而且据观察,最近出现的一个主要变种仅有
      显示出改善的传播性105-108。
      串行通过是一个快速和密集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病毒的适应性被加速。
      虽然意在模仿自然进化,但序列通过在时间和规模上都受到更多限制。
      因此,与自然演化相比,序列通过中的随机突变会更少。这就是
      尤其是对于保守的病毒蛋白,如E蛋白。在病毒复制中至关重要,E
      蛋白是毒力的决定性因素,对其进行工程设计可能会使SARS-CoV-2减弱109-111。
      因此,在最初的组装阶段,这些科学家可能决定保留氨基酸的
      E蛋白的序列与ZC45/ZXC21的序列没有变化。由于E蛋白的保守性,ZC45/ZXC21的E蛋白序列没有变化。
      蛋白质和连续通过的限制,实际上没有发生氨基酸突变,导致100%。
      SARS-CoV-2和ZC45/ZXC21之间的E蛋白序列相同。同样的情况也可能发生在ZC45/ZXC21之间。
      发生在分子克隆的标记(限制性位点侧面的RBM)。串行通过,这
      应该有部分归化SARS-CoV-2基因组,可能没有去除所有人工的迹象。
      操纵。
      3. 3. 结束语
      关于SARS-CoV-2的起源,许多问题仍然没有答案。著名的病毒学家已经
      在《自然医学》的一封信中牵扯到实验室逃逸的问题,虽然不完全排除,但也是
      不太可能,SARS-CoV-2基因组中没有基因操纵的迹象4。
      . 然而,这里
      我们表明,SARS-CoV-2基因组中的穗状基因的遗传证据(限制性位点侧翼的)。
      RBM;在插入的furin-cleavage位点上使用的串联稀有密码子)确实存在,并表明了
      SARS-CoV-2基因组应该是基因操作的产物。此外,成熟的概念。
      完善的技术、知识和专业技能都已到位,可以方便地创建。
      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在短时间内。

      删除
    10. 末尾發不了,是系統故障嗎闫丽梦报告 The_Yan_Report.pdf

      IPFS永久保存
      https://ipfs.io/ipfs/QmUzXNWHNZS624kgmSZdTyEXgtJEa7biLg8WDGokHy7vwG闫丽梦博士的报告发布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Be6LgYKIgY推荐一个服务,可上传25mb以下的文件至IPFS网络,永久保存
      https://globalupload.io/原址已恢复正常。大伙多多传播呀!语言简明,英语水平稍好的,外行也能看懂!
      https://zenodo.org/record/4028830#.X1-ZZO3LdLr
      其实从一月开始看路德社的早就知道里面讲了什么。md5:95dd4b8062a82f09779e39f5bbb7a487

      专业性太强 看不懂 对一般人意义不大IPFS永久保存 可墙内访问

      https://global.ipfss.workers.dev/QmUzXNWHNZS624kgmSZdTyEXgtJEa7biLg8WDGokHy7vwG
      https://cf.ipfss.workers.dev/ipfs/QmUzXNWHNZS624kgmSZdTyEXgtJEa7biLg8WDGokHy7vwG
      https://ce768853.fanoutcdn.com/ipfs/QmUzXNWHNZS624kgmSZdTyEXgtJEa7biLg8WDGokHy7vwG

      删除
    11. 狗日的支那博主必须死!2020年9月15日 下午11:33:00

      傻逼编程随想,根本不在乎武汉肺炎,还是芯片重要。

      删除
    12. 狗日的支那博主必须死!2020年9月15日 下午11:38:00

      不过俺建议这位贴新闻的朋友不要贴机翻,没人看得懂。

      删除
    13. 首页 > 焦点专题 > 天灾人祸 > 全球 > 中共病毒 > 中共病毒探源 > 正文
      闫丽梦公布中共病毒起源报告 专家:是假说但具重大意义
      闫丽梦公布中共病毒起源报告 专家:是假说但具重大意义
      图为中国病毒学家闫丽梦和川普总统私人律师朱利安尼(Rudolph Giuliani)。(推特图片)
      北京时间:2020-09-15 04:29 FacebookTwitterEmail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15日讯】 美国的中国病毒学家闫丽梦,日前接受美媒专访时透露,她将在下周公布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起源的报告。
      闫丽梦9月13日接受美国电台“77 WABC Radio”专访时表示,她将在下周发表关于中共病毒起源的科学报告,随后将有独家专访内容。
      闫丽梦强调,病毒源于中共军方实验室所发现和拥有的舟山蝙蝠病毒,并非源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或云南废弃矿坑。
      闫丽梦表示,自她出来爆料后,一直受到中共威胁。她说,中共政府及其同伙们“一直在试图了解我和我的团队到底发现了什么,自从我在1月19日开始爆料以来,他们一直在跟踪我,试图让我闭嘴、让我‘被消失’,所以这些证据会尽快公布。”
      海外自媒体主持人路德周一(14日)披露,闫丽梦的报告非常详细,将提及病毒来自中共军方实验室,并有指纹证据,强调“这些东西都是跟情报有关的”。
      上周四(10日),闫丽梦、路德等人曾与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的私人律师、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Rudolph Giuliani)在曼哈顿一座高档公寓内会面,并表示即将公布有关病毒起源的报告。
      前美国陆军病毒专家肖恩‧林(Sean Lin)博士对此表示,闫丽梦等人所撰述的这份报告,是第一次有科学团队系统的质疑中共病毒的来源,并提出较为完整的一套实验室手段和途径,来完成实验室制造SARS-CoV-2,这无疑是一个重磅炸弹。
      肖恩说,虽然这个报告本身没有任何该团队直接进行的试验,来支持其提出的人造病毒的途径假说,但是从分子病毒学的角度来说,他们提出的试验手段和技术都是非常可行的。而且目前的假说还没涉及到,按照这个假说所制造的病毒是如何在致病性上和SARS病毒有巨大的差异。
      同时肖恩指出,这份报告无疑提醒国际社会3个重要问题:
      1. 中共军方一直在对病毒进行获得功能性(Gain-of-functions)的试验。这些试验可能是为了病毒研究或者疫苗开发,但也可能是为了生物武器的开发。无论如何,这对中国百姓和国际社会都构成了极大危险。
      2. 中共一直隐瞒中共肺炎早期在武汉爆发的疫情情况,阻挡国际社会进行独立调查,使国际社会一直无法确认本次疫情爆发到底是动物来源,还是实验室来源。这份报告的出台更凸显国际社会必须要求中共配合调查的必要性。
      3. 现在中共已经拥有了像SARS-CoV-2这样的病毒,它们可以把这个病毒及其变种作为生化武器,来进一步开发。国际社会应该充份看到这个危险性。

      删除
    14. 而从《1989 年 1 月 16 日在布拉格温兹拉斯广场的印第安纳·琼斯历险》的标题中,你大致也能知道这部作品想讲什么内容,对示威游行的镇压,使得印第安纳·琼斯必须披荆斩棘抵达捷克机场、前往美国。特别是游戏中还有用武器干掉防暴警察的桥段,对于当权者而言可以说非常“反动”,作者只能匿名发布。

      不管这些游戏对改革有没有起到明显的作用,天鹅绒革命最终都取得了成功。1989 年 11 月 24 日,捷克斯洛伐克几乎整个高级领导层辞职,随后执政党放弃权力,拆除了该国与西德和奥地利国界上的铁丝网,铁幕轰然倒塌。

      12 月 29 日,“公民论坛”在多党选举中获胜,瓦茨拉夫·哈维尔当选新总统,政权完成和平转移。而这也强化了斯洛伐克独立建国的意愿,到了 1993 年,捷克斯洛伐克的联邦体制宣告瓦解。提到捷克游戏,相当一部分的人的第一感觉是陌生,但再仔细想想就会发现,他们是东欧不亚于波兰的第二大游戏生产国。无论是《天国:拯救》中的波西米亚王国,《四海兄弟》里的罪恶都市失落天堂,还是《机械迷城》里吊诡却充满魅力的蒸汽朋克世界,都出自当地杰出的人才之手。



      天国:拯救

      但捷克人最早开始做游戏可不是为了娱乐大众、成就商业梦想。20 世纪 80 年代是捷克斯洛伐克的动荡时期:一方面,铁幕下的压迫随着苏联的改革逐渐放松,一批早期的开发者得以通过自制游戏进行自我表达;另一方面,暴力机关不断镇压和平示威,反倒助长了当地人民抗争的决心,游戏也成了一种表达政见的工具。

      在这十年间,游戏或是被用来展示编程技巧,向爱好者社区的其他成员传递信息,或是反思政权的过度行为。由于相比纸质文件的传播更有效率,以及逐渐放宽的硬件门槛,电脑游戏在那个时期成为了捷克计算机爱好者交流的一个重要媒介。这也促成了极为特殊的游戏文化和游戏形式,可以说和今天完全不同。

      走在娱乐的平行线上

      当代社会对于游戏设计的评判有一些共识,大前提自然是“有趣”,功能游戏和严肃游戏会比较强调“作用”,会运用到“程序性修辞”的手法,目的是让玩家透过游玩经验产生某种感悟。但 80 年代的捷克游戏几乎剥离了最重要的“有趣部分”,制作者们别有所图,这当然和时代背景有关。

      有着记者和学者双重身份的 Bohuslav Blažek,曾在《Bludiště počítačových her》(电脑游戏迷宫)一书中,通过比喻和讽刺的手段描绘了捷克斯洛伐克在 20 世纪 80 年代末的“计算机环境”,其中写到:

      “在一个半空的城市广场,你可以看到大招牌上写着「不予使用」几个大字,后面跟着一长串用小字印刷的封禁物品名单。但广场周围却有很多扇门,即使大部分都闭门紧锁,人们仍然可以隔着听到一些热闹的骚动。突然,机械降神显灵,带来了关于微型计算机的真相,它可能是意识形态的颠覆者,或者在另一种情况下,它可能又是技术革命的先决条件。”

      这段话看起来有些抽象,但我们至少了解到一个关键信息:对于寻常百姓而言,电脑没那么容易入手。



      现实中捷克布拉格的老城广场

      那时捷克斯洛伐克的硬件工业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好几年,尽管该国生产了一批名为 IQ 151 和 PMD 85 的八位个人电脑,但绝大多数都卖给了国有设施和学校。而且这些机器非常不靠谱,特别是 IQ 151,即使在较轻的负荷下也会持续过热,被捷克人讽刺地称为“一台优秀的咖啡加热器”。



      IQ 151

      由于二战后巴黎统筹委员会建立的贸易限制,西方发达国家的电脑软硬件资源也进不来。政府意识到问题,拟定了促进国民经济和教育的“电子化计划”,但在 Blažek 的笔下,当局的支持显得漫无目的。直到 1987 年,他们才向公众售卖山寨自 ZX Spectrum 的“Didaktik Gama”电脑,限量五万台,可以说供不应求。



      Didaktik Gama

      不过,有门路的人在任何国家都很吃香。一部分拥有资格的公民,得以在销售外贸商品的商店买电脑,而没有特权的人就只能肉身出国购买设备,或是花高价钱在黑市里寻找机会。根据不完全统计,到 1987 年时这个国家大约有 10 万台个人电脑,相较人口数的比例仅为 0.6%。

      不难发现,捷克斯洛伐克的第一批游戏,就诞生在这 10 万台电脑中。主要城市的电脑爱好者们聚在一起,相继成立俱乐部。

      由于组织“休闲活动”的前提条件,是获得有着军队、国家背景的青年联盟的支持,并由它们提供经费。很多人会把开发游戏,包装为“为国家和意识形态进行宣传做准备”。在此基础上,俱乐部的组织者还得时刻应付“查岗”的官员,这种条件下开发出的游戏也很难有什么趣味可言。

      作为曾在 80 年代研究电脑程序的捷克人,Vit Libovicky 在 2011 年接受了采访,他甚至不认为当时存在“玩游戏”的语境:“相反,人们只是在尝试什么可能,什么不可能。”对人们来说,游戏只是一种磨练技术的手段,一种会议和编程比赛的衍生品,或者只是当地第一本计算机期刊的案例。



      布拉格六号技术站,捷克斯洛伐克主要的计算机青年俱乐部,摄于 1986 年

      大约在 1985 年的时候,各个电脑俱乐部还有过一场“游戏是不是拿来玩”的争论。起因是以磁带进行游戏分发的手段(类似于“共享软件”)从英国引入,使得各俱乐部间形成了一个交换市场,那时一款 ZX Spectrum 软件大概几周内就会被破解,并在捷克斯洛伐克的市场中流通。

      反对游戏娱乐的一方,认为玩太多游戏会让人成为被动的使用者。而电脑本应调用人们对知识的渴望,这种渴望在创造性的工作中得以实现。Blažek 甚至指着西方发达国家的游戏开骂,觉得它们降低了国内开发者的创造力。

      支持的一方则认为,这是电脑用户日益增长的体现,规模大了后形成差异化也没什么不好,可以使得专业人群的地位更高。而且交换市场也惠及国产软件,对他们这些最早入坑的人相当有好处。



      1987 年,电脑和电视运送到捷克斯洛伐克各地的俱乐部

      无论如何,时代的洪流无法阻挡,游戏创作者们从应付国家和磨练技术的苦行僧,逐渐成为一个小众圈子的明星。他们也开始寻求经济利益之外的利益,比如获得社会认同,或者成为计算机社区中的名人。

      但由于长期的闭塞,他们和西方发达国家的人才相比缺乏竞争力,这些人常用的手段是魔改现成游戏,将其视为一种炫技和宣传自身的手段。在 1982 到 1990 年保存下来的作品中,山寨的文字冒险游戏占了 50%,很多人喜欢将流行文化混入其中,比如把角色替换成印第安纳·琼斯和《第一滴血》里的兰博。

      当游戏成为炫耀工具

      1985 年可以说是一个分界点,由创造者和玩家组成的社区,终于在 80 年代十年间的后半段成型。不过,炫耀编码能力作为那个时期捷克斯洛伐克开发者制作游戏的主要动机,绝对不是我妄加之罪。

      在 2013 年时,布拉格查尔斯大学媒体研究的助理教授 Jaroslav Švelch,通过邮件采访了一位名为 Martiník 的老程序员,对方曾将 ZX Spectrum 上的游戏《Manic Miner》(疯狂矿工),魔改一版后放到本不可能运行的机型 ZX81 上,成为了很多捷克电脑爱好者的谈资。

      他后来提到这项“功绩”时说到:“20% 是我自己想玩《Manic Miner》,虽然我只有 ZX81。剩下的 80% 是想向自己、但主要是向别人证明我有足够的能力做到这一点……”还有一位叫 Vlastimil Veselý 的开发者也持相同的态度,他把日本的街机游戏魔改到性能孱弱的 PMD 95 上,最初的理由也是因为有人打赌他做不到。



      Manic Miner

      其实那个时期依然可以找到一些来自捷克斯洛伐克的原创游戏,比如曾被《Lidove noviny》(人民报)评为“对捷克互联网贡献最大”的人物 František Fuka,他在 1988 年就推出了射击清版游戏《F.I.R.E》。但原创归原创,动机仍然是炫技,而不是关注内容的趣味性和平衡性:

      “它是用机器代码写的,我之所写它,是因为有谣言说我不会机器代码。”

      或许就和约翰·卡马克一样,当年捷克斯洛伐克开发者对编码的热情远大于游戏。Fuka 还拿朋友制作的《Star Swallow》举了个例子,指出他们设法编写了一个平滑显示图形的子程序,只可惜很快就厌倦了游戏本身,不愿意在游戏逻辑上下功夫,设计什么的主要还是参考现成作品。

      要知道,在 ZX Spectrum 平台上,滚动消息本身就是一种编程水平高的体现,因为很难实现平滑的像素级滚动。



      Star Swallow

      考虑到要让自己的实力为人所知,那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游戏中加入私货,粗暴一点就该把自己的名字、电话和地址都贴出来。

      《F.I.R.E》里便有一段 Fuka 自吹自擂的话 —— “编程时间:三周(从零写到尾)”,主要是想展现自己编码的速度有多快。《Galactic Gunners》(银河枪手)也在游戏开始界面加入了滚动信息,内容大概是制作者的“版权声明”。



      František Fuka 正在摆弄 Atari,摄于 1980 年代中期

      不过,其中做得最夸张的游戏的还是《Piškworks》,程序员 Patrik Rak 硬生生的码了 1000 来字,把自己的合作者、喜欢的人、讨厌的人列了个遍,顺带还打了一则磁带的遗失启事,甚至写上了自己对生活和爱好的思考。



      Patrik Rak 的话就一直在游戏界面底部滚动

      强烈的自我认定,很快就不局限于几行单薄的文字:既然我是一款游戏的开发者,那为什么不把自己做进去呢?

      1988 年的文字冒险游戏《Katanga》,主角正是作者和他现实中的朋友、敌人,后来有人无意间发现程序的代码注释里写着一行字:“所有名字都是真的,这款游戏就是复仇的一种形式。”同样的,《疯狂雅达利用户的复仇》的主题,也来自一个真实的捷克斯洛伐克俱乐部。

      删除
    15. 种炫耀自己的能力,顺便裱一裱竞争对手的现象,一直持续到 20 世纪 90 年代初期。值得一提的是,那时这些制作游戏的人倾向于称自己为“程序员”,而不是给自己扣上“游戏开发者”或者“游戏设计师”的名号。

      当游戏与政治相遇

      说起来,捷克斯洛伐克在 20 世纪 80 年代的动荡,其实早从 1968 年 1 月 5 日开始的“布拉格之春”就能看出苗头了。

      这个国家显示出强烈的独立倾向,想要抛弃原先斯大林模式下的传统进行改革。但苏联却将其视为对自己领导地位的挑战,这场运动也以同年 8 月 21 日苏联与其它华约成员国武装入侵捷克斯洛伐克而告终。不过,6300 辆坦克并没有碾碎人民对高压政权的厌恶,不少知识分子转入地下工作。



      1989 年 12 月挤满游行群众的捷克布拉格老城广场

      到了 1989 年 11 月 17 日的国际学生日,长期积压的愤怒可以说一并爆发。在布拉格市中心举行示威的学生,遭到警棍和自动武器的无情镇压,当时有 1200 名学生被捕,9 人被杀害,这直接成为了“天鹅绒革命”的导火索。三天之后,聚集在布拉格的抗议人数疯涨几倍达到了 50 万,传单、学生报纸和其他非官方媒体成为了改革的新载体,在这之中,还有一款名叫《17.11.1989》的文字冒险游戏。



      17.11.1989

      显而易见,《17.11.1989》同样谈不上是面向娱乐和商业的作品,游戏的主线任务是收集警察施暴的证据,实际玩起来无非是在公寓大楼里寻找摄像机、电池和录影带,由于开发时间非常短,做得很粗糙。但它作为一种传递反抗信息的工具却很到位,作者的“画外音”随处可见 —— 游戏说明上写着“抗议防暴警察的野蛮袭击”,加载界面上写着“我们不想要暴力”,防暴警察的图片上方写着“谁之过”……

      根据前文查尔斯大学助理教授 Jaroslav Švelch 的研究,《17.11.1989》之所以敢这么明目张胆,大概是彼时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对游戏的控制力相对其它媒介更弱一些,因此出现了不少同类型的作品。它们多采用 BASIC 语言编写,机制和谜题都非常简单,流程自然也很短,毕竟本来就不是让人“玩”的。

      例如,文字冒险游戏《P.E.R.E.S.T.R.O.I.K.A》(改革重组)同样对政权进行了辛辣的讽刺,玩家先是要去拆毁城市中的列宁雕像,然后被邀请参加(或自行组织)一场现实中的聚会,以纪念苏联入侵捷克斯洛伐克 20 周年。



      P.E.R.E.S.T.R.O.I.K.A

      而从《1989 年 1 月 16 日在布拉格温兹拉斯广场的印第安纳·琼斯历险》的标题中,你大致也能知道这部作品想讲什么内容,对示威游行的镇压,使得印第安纳·琼斯必须披荆斩棘抵达捷克机场、前往美国。特别是游戏中还有用武器干掉防暴警察的桥段,对于当权者而言可以说非常“反动”,作者只能匿名发布。

      不管这些游戏对改革有没有起到明显的作用,天鹅绒革命最终都取得了成功。1989 年 11 月 24 日,捷克斯洛伐克几乎整个高级领导层辞职,随后执政党放弃权力,拆除了该国与西德和奥地利国界上的铁丝网,铁幕轰然倒塌。

      12 月 29 日,“公民论坛”在多党选举中获胜,瓦茨拉夫·哈维尔当选新总统,政权完成和平转移。而这也强化了斯洛伐克独立建国的意愿,到了 1993 年,捷克斯洛伐克的联邦体制宣告瓦解。



      天鹅绒革命后,90 年代捷克游戏开发的“金三角”,从左到右分别是 Tomáš Rylek、František Fuka 和 Miroslav Fídler

      回首 80 年代捷克斯洛伐克的电子游戏环境,与今天以市场驱动的环境截然不同。计算机水平落后、不存在私有企业、贸易也受到限制,游戏以个人自制为主,远远无法形成产业。这促成了当地极为特殊的游戏形式:设计、玩法和趣味性,全都需要让位于“程序员”想要直观传达的信息。

      这些信息可能是一行写着自己名字的文字,一份面向爱好者社区的编程范例,或是一则辛辣的政见标语。或许换个思路来看,这种习俗是否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当代的游戏开发者呢,最终使得他们在游戏的玩法和故事之外,更为隐晦的将其作为自我表达和传播的媒介。

      但无论如何,是这群执拗的程序员孕育了捷克游戏产业的火种。从 90 年代开始,开发者们开始向“趣味性”迈进,比如 Fuka 的得意之作《俄罗斯方块2》,尽管主要玩法仍然是照搬原作,但他却在此基础上加入了种类丰富的挑战模式,也提供多人游戏,可以说逐渐开窍。时至如今,根据 CGDA 发布于一份报告来看,2017~2019 年间捷克的游戏行业规模翻了一番,总营业额达到 45.4 亿捷克克朗。

      删除
    16. 今天我想和大家先来讨论一下昨天的一条重磅新闻,就是从香港逃亡到美国引发普遍关注的病毒学家闫丽梦博士,正式公布了她和她的团队第一份关于病毒来源的研究报告。这份报告长达26页,展示了闫博士团队针对中共病毒来源进行研究的一个概况。
      之所以说是概况,是因为这份报告还不是他们研究的全部内容,闫丽梦自己也说还有进一步的报告将陆续发布,推出更多证据。
      凡是看过这份报告的朋友,我相信都会和我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就是内容非常专业,很难看懂。我也是请教了前美国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院病毒实验室主任肖恩博士,才对这份报告有了一些肤浅的理解。
      下面我们就来讨论一下这份报告的主要观点和内容,以及它对当前备受疫情肆虐的各国,有什么样的意义。我不是专家,所以这里的讨论也很可能存在谬误或问题,欢迎朋友们随时指正。
      首先,这份报告从标题开始就毫不含糊的指出,中共病毒,也就是报告使用的世卫组织标准名称SARS-CoV-2,这个病毒具有实验室改造的特征,并非自然演化。在接下来的众多丰富甚至可以说是庞杂的内容,都是从不同的角度在论证为什么说这个病毒源自实验室改造。
      就我个人的理解,为客观准确起见,我们暂时将其理解为一种假说。当然,这个假说拥有非常充分的论证和理由。我们先梳理一下其中最重要的几个部分。
      报告直言不讳的提出,中共病毒是利用中共军方在2018年发现的两种新冠状病毒改造而成的,具体单位是南京军区军事医学科学研究所,他们从生活在浙江舟山地区的蝙蝠身上提取并分离了这两种病毒,代号分别为ZC45和ZXC21,为方便起见,我们这里统称其为舟山病毒。
      舟山病毒和中共病毒具有很高相似性,它们的基因全序列一致性达到了95%,在石正丽宣称的那个被武汉病毒所雪藏了7年的RATG13病毒公开之前,舟山病毒是和中共病毒同源性最高的病毒。
      但在这种高度的相似性里面,包含了一个很重要的异常现象。
      根据报告所说,中共病毒和舟山病毒序列中绝大多数蛋白一致性是非常接近的,比如E蛋白的一致性是100%、N蛋白是94%、M蛋白是98.6%,S2蛋白(S蛋白的后半部分)是95%。
      我们可以看到,这几个数值虽然不一样,但差距都很小,一致性大体在一个水平上。唯独最为重要的S1蛋白,也就是S蛋白的前半部分,两个病毒序列的一致性突然降到了69%,非常的与众不同。这要从自然演化的角度看,是非常罕见的现象。
      说到这里,我们必须补充说明一下什么是S1蛋白和S2蛋白。
      我们都知道冠状病毒这个名称的由来,就是因为病毒颗粒的表面有很多像图钉一样的突起结构,这就是S蛋白。
      这个S蛋白极其关键,因为它就是病毒的钥匙,可以打开人体细胞表面的锁,没有这把钥匙病毒就无法感染人体。
      既然是钥匙,我们都知道它肯定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插入锁眼中的前端,这就是刚才说的那个很不寻常的S1蛋白,另一部分是留在锁眼外面的部分,就像我们开锁时手拿着的那部分,就是S2蛋白。
      我们都知道,冠状病毒是个大家族,大多数都不会直接感染人体,舟山病毒就是其中之一,而中共病毒就可以。回到刚才的话题,中共病毒和舟山病毒同源性是很高的,它们在绝大多数地方相似度都很高,但一个可以感染人一个不能感染人,导致这种结果的最关键的差异,就是那个S1蛋白,可以插入锁眼的那部分。
      说到这里,我想大家一定会觉得:这也太凑巧了吧。
      是的,非常凑巧,而且还有更凑巧的。
      中共病毒为什么能够打开人体细胞的锁入侵人体呢?原因很简单,因为中共病毒的S1蛋白和SARS病毒的S蛋白非常相似,可以结合人体细胞的ACE2受体,这就是开锁的过程。所以闫丽梦报告认为这把钥匙很可能是从萨斯病毒身上复制过来的。
      但该报告也指出,中共病毒的钥匙和SARS病毒的钥匙并不是完全一样,二者还是有一些差异的,但诡异的是,凡是与开锁有直接关系的部分,二者都一样,有差异的地方,都不影响开锁。
      大家看到了吧,这就好比你去配钥匙,锁匠并没用机器固定来复制一把一模一样的,他只是大概看看,拿起锉刀三下五除二就做出一把钥匙。你拿过来一看,大体差不多,但也有好多地方不同,担心开不了锁。锁匠告诉你说,负责开锁的那几个关键卡齿是一样的,其他的不一样没关系,不影响开锁。你拿回去一试,果然没问题。这个时候你会怎么想?你一定会想,这个锁匠真是高手。
      其实中共病毒和SARS病毒S1蛋白的关系,就类似这种情况,让人觉得,这是一个很厉害的高手才能做到的。
      这是闫丽梦报告一个很重要的推论,就是中共病毒是用舟山病毒为骨架,复制了萨斯病毒的S蛋白组装出来的。这种复制还不是简单的百分百照抄,而是非常精准的只复制了开锁需要的那几个部分。
      当然,从理论上讲,这种构造也可能是病毒变异造成的。但问题在于,自然演化随机变异的状态下,在没有高级智慧参与的情况下,一个病毒极其细微的结构变化居然都能够达到如此精准巧妙,不差毫厘,大家觉得其可能性有多高呢?
      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异常现象,是中共病毒中出现了一段非常独特的序列。
      在闫丽梦报告的第7页,她列出了中共病毒两种毒株与舟山病毒以及萨斯病毒的序列对比图。图中显示,这段非常独特的序列是中共病毒独家拥有的,在对比图中闫丽梦用绿色短线做了一个标记。
      这段序列用字母来标记就是SPRRA。它有什么独特功能呢?有了这段序列后,中共病毒的S蛋白就能够在这个位置被人体的弗林(furin)蛋白酶切割成S1和S2蛋白。
      这种剪切有什么作用呢,详细说起来很复杂,我们也没有必要去理解那些非常专业的生化过程。如果还是用钥匙来打比方,就像一块小小的铜片,经过切割加工,把它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插入锁眼的部分,另一个是捏在手里的部分,这样你去开锁就会很方便很顺利,开锁效率得到提高。
      所以,关键词就是这个“效率提高”——对中共病毒来说,它的S蛋白因为存在这个弗林酶切位点,会让它开锁效率大幅提高,也就是说,病毒感染人体的效率得到提高了。萨斯病毒就没有这个特殊的酶切位点。
      所以简单来说,这个酶切位点使得中共病毒入侵人体细胞的过程大大简化了,比萨斯病毒简单很多,它的效率当然就高很多。高到多少呢?目前的研究认为差距大概是100倍到1000倍之间。这是我们看到为什么中共病毒比当年的萨斯病毒传染性高很多的重要原因。
      而令人称奇的是,截至目前为止,在自然界同一谱系中其他所有β类冠状病毒中,都没有这样的酶切位点,这是中共病毒的独家特色。
      当然,在其他种类的病毒里面,也有的具备这样的特殊结构,比如爱滋病毒和禽流感病毒。这也是为什么有人怀疑中共病毒是被嫁接了部分爱滋病毒功能的主要原因之一。
      可能有细心的朋友注意到了,说你刚才自己说了,这个弗林酶切位点在其他的病毒中也存在,那么中共病毒的这个酶切位点,是不是也可能像其他病毒那样是自然演化中获得的呢?
      从理论上说,这是有可能的,科学界目前能够认识到出现这种情况的唯一途径,就是大家经常听到的“基因重组”这个名词。
      所谓基因重组,就是指发生在生物体内基因的交换或重新组合。这种方式发生概率远比基因突变要低很多,而且实际上不会产生新基因,仅仅是现有基因的重新组合而已。
      也就是说,中共病毒如果要想获得这个酶切位点的特殊结构,它必须在此前的某个时候,与拥有这个结构的其他病毒同时入侵某个机体的同一个细胞,然后二者非常碰巧的发生了基因重组,让中共病毒获得了这个至关重要的特殊结构。
      但问题是,要形成现在我们看到的中共病毒,只碰巧这么一次是不行的,它至少还要在某个时候必须和萨斯病毒也来一次这种极其碰巧的不期而遇,双方同时感染了同一个宿主的同一个细胞,然后再发生一次重组,让中共病毒精准的获得萨斯病毒那把可以打开人体细胞锁的钥匙。
      这两次碰巧都在自然演化过程中顺利发生的概率有多大呢?这就是一个难以量化的概念,朋友们可以自己去得出结论。我曾经请教了一位堪称权威的专家人士,他就说这很难量化,但一般大众意义上说,概率有千万分之一、一亿分之一甚至更低,都一点不为过。
      而且,这份报告一开始就提到了,舟山病毒和中共病毒全序列具有高达95%的一致性,这不仅说明二者很可能有亲缘关系,而且说明其分化的时间不可能很久远,只能是近期才出现的。也就是说,以上提到必须发生的两次基因重组事件,只能是在一个比较接近现在的年代发生的。
      也就是说,发生两次关键基因自然重组的概率已经非常低了,现在要求这两次重组都要在很短的一个时期内发生,这种概率当然就更低。

      删除
    17. 还有一个很不寻常的地方就是石正丽最先公布的名为RATG13的冠状病毒。
      石正丽在今年2月发表论文,声称他们发现武汉病毒所7年前得到的这个RATG13病毒,和中共病毒有高达96.2%的同源性,而这个病毒的序列来自云南蝙蝠粪便样本。因此,这个RATG13病毒也成为中共病毒发源于自然进化的最有力证据。
      早在今年3月开始,就有海外专家发文质疑石正丽是否真正拥有这个病毒,直到5月底,武汉病毒所所长王延轶才出面接受党媒采访,首度承认,他们只是在对蝙蝠样本进行测序的过程中知道了RaTG-13的病毒序列,但并没有去分离和获得过RaTG-13的活病毒。
      王延轶这样说的目的,是想表明,病毒所没有这个RATG13活病毒,当然也就不存在泄露或者人工改造的可能。
      但其实任何事物都有两面,如果王延轶说的是真的,那么从另一面讲,石正丽就有可能伪造这个病毒序列。因为石正丽是唯一拥有这个病毒序列的人,她又拿不出病毒活体存在的证据,而伪造一个病毒序列对她来说并不是难事,只需要花点时间打打字即可。
      大家听起来可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但从理论上说的确存在这样的可能。因为石正丽本身就被视为改造病毒的最大嫌犯,她为了给自己洗脱嫌疑,给中共病毒伪造一个自然来源的祖先,这个动机和逻辑是说的通的。
      这就是闫丽梦这份报告提到的第三个疑点,对RATG13病毒是否涉嫌伪造的质疑。
      而且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个RaTG13病毒的序列和萨斯病毒高度相似,任何熟悉萨斯或冠状病毒的专家只要看到它的S蛋白序列,就应该马上意识到到这个病毒很可能会像萨斯病毒那样结合人体ACE2受体,具备感染人体的能力。
      石正丽是萨斯病毒的顶尖专家,她完全具备这样的能力。但奇怪的是,面对如此危险的一个病毒,石正丽却对其完全忽视长达7年时间,表现出与其专业素养极不相称的态度,直到疫情在武汉爆发后,她才像睡醒了一样立即想起这个病毒并马上发表其序列。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都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所以,大概总结一下,闫丽梦这份报告主要从中共病毒的S蛋白、弗林酶切位点以及被视为自然来源源头的RATG13病毒可能涉嫌造假这3个方面的分析,提出了中共病毒可能源自实验室人工制造的假说。
      当然,报告还给出了实现这种人工制造的可能的技术途径,这个部分专业性太强,而且严格说,只有科学界才能对这些途径是否有效进行评估与证实,所以我们这里就不啰嗦了。
      最后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个人对报告的一点看法。
      首先,这份报告从很专业的角度对中共病毒来源提出了非常犀利的质疑,这种质疑拥有很充分的理论依据和实验室证据,但客观的说,所有这些质疑都是一种间接证据,我们还暂时没有看到有非常直接的可以一锤定音的证明病毒来自实验室人工制造的证据。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称其为假说的原因。
      其次,这是全世界首次有专业的科学团队对病毒可能涉嫌人工制造的争议,提出了一整套可能实现的较为完整的实验室手段和途径。肖恩博士就告诉我说,撇开闫丽梦有否直接证据不谈,单纯从分子病毒学的角度看,他们提出的这套试验手段和技术都具备可行性。
      也就是说,从理论上这个病毒的确有可能被现在的技术制造出来。当然,理论上可行,和实际上能否做到,二者不能等同,但这起码给闫丽梦以及国际社会许许多多的专家对病毒起源的质疑提供了更加充分的理由。
      病毒起源问题一直众说纷纭暧昧不清,最主要的责任就在于中共一直掩盖相关证据,拒绝国际社会前往武汉进行独立调查。中共自己捂著盖着不让人看只让人猜,别人真的猜了它又跳出来说这是污蔑中伤。这是非常流氓的一种逻辑。
      第三,即便中共病毒是否出于人造这个命题尚待确认,但中共多年来一直在进行生物武器的开发研究,这早就是公开的秘密,这一点连中共自己都不隐讳。
      早在2013年5月,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的陈化兰团队就在国际学术权威《科学》期刊上发表论文,自述利用具有高度致命能力、但不易在人际传播的H5N1禽流感病毒,与致病力低但容易传播的H1N1人类流感病毒结合成超级病毒,具有了在哺乳动物间传播的能力。
      该论文公开宣称,陈化兰团队通过类似方式杂交出127种新病毒,其中三分之二以上对小鼠高度致死,8种能经空气传播,其中4种获得高效空气传播能力。
      这件事当时就引发轩然大波,英国皇家学会前会长巴龙勋爵就严厉谴责,说该研究对预防流感没有任何帮助,这只是受到了没有任何常识的野心的驱使,他斥责陈化兰团队“正在创造能在人类之间传播的危险病毒,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
      陈化兰辩解说自己是搞疫苗研究,结果被人讽刺说:你127种病毒都能开发疫苗吗?
      这些信息说明一点,中共在追求武器化的病毒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尽管这一点和当前的病毒是否有直接联系尚待证实,但这个威胁是实实在在的,我觉得这是闫丽梦报告的另一个重大意义,就是让全世界的人清醒过来,看清中共对世界的危险性是全方位的,这个政权的本质就是反人类反社会的。
      好的,今天我们就讨论到这里,谢谢各位,我们下次再见。

      删除
  11. 我已经注册了一个protonmail邮箱将独裁者手册的补全版发给博主了,请博主注意查收。下面是对华为和任正黑(非)的评论
    其实以华为当初的体量和利润,压根就没必要去掺和对伊朗的贸易禁令。以任正黑的红顶商人背景来推测,估计多半是伟光正授意任正黑去干滴。任正黑本人也是惨,女儿被扣在加拿大回不来,创办的企业成为了中美对抗的风向标。他本人有好几次访谈说自己用苹果手机来间接表示缓和的信号,无奈朝廷真理部那帮傻子和那群傻逼小粉红天天在那里吹嘘华为5g必胜,他是有苦也说不出。看来任正黑虽然家大业大,也会随时成为中美对抗中那个被牺牲的代价,某些官商勾结的红顶商人们要注意咯,你们会不会是那个被牺牲的代价捏?

    回复删除
  12. 你们成功构建了鸿蒙OS的哪几个库?未来鸿蒙OS会支持哪些CPU架构?
    我感觉鸿蒙除了doc库以外,有一半以上的库现在还不能全量构建

    回复删除
  13. 回复
    1. 没错,华为凉了,你们的博主也凉了,习近平也凉了,将来支那蛆都要凉的。

      删除
    2. 狗日的投共分子必须死2020年9月15日 下午10:07:00

      【而这样的结局,或许会让大量从中国台湾投奔过来的芯片工程师们寒心。】

      狗日的投共分子,还不快快死在支那。

      删除
    3. !@#$%^&*()_+{}|:"<>?~[]\-=;',.//*-+























































































































































































































































































































































































































































































































































































































































































































































































































































































































































































































































































































































































































































































































































































































































































































































































































































































































































































































































































































































































































































































































































































































































































































































































































































































































































































































































































































































































































































































































































































































































































































































































































































































































































































































































































































































































































































































































































































































































































































































































































































































































































































      删除
  14. static int mem_open(struct file *filep)
    {
    return 0;
    }

    static int mem_close(struct file *filep)
    {
    return 0;
    }

    static ssize_t mem_read(FAR struct file *filep, FAR char *buffer, size_t buflen)
    {
    return 0;
    }

    static ssize_t mem_write(FAR struct file *filep, FAR const char *buffer, size_t buflen)
    {
    return 0;
    }


    鸿蒙操作系统的内存mem.c部分源码,谁再说鸿蒙抄我跟谁急
    https://gitee.com/openharmony/drivers_liteos/blob/master/mem/src/mem.c

    回复删除
    回复
    1. 无需任何代码直接完成功能并返回的新算法,除了震惊没别的看法了

      删除
    2. 여러분 안녕하세요, 꿈이 이루어집니다. 더 이상 대출을 신청할 필요가없고 신용 점수 불량에 대해 걱정할 필요가 없습니다. 당신이 정말로 그것에 대해 생각하고 있다면, 대답은 그렇습니다. George 씨는 카드를 신청하고 5 일 후에 우리 나라로 배송되었으며 2 개월 동안 나는 카드를 사용하고 있습니다. 내 인생은 빈민가 아파트 생활에서 고급 가구로 고급 콘도를 구입하는 것으로 바뀌 었습니다. 이제 아이들은 양질의 학교에 갈 수 있습니다. 조지는 씨에서 가난한 자까지의 천사입니다. 나는 이제 기쁨의 눈물로 이것을 쓰고 만족의 삶을 즐깁니다.
      blankatm402@outlook.com :이 이메일을 통해 그에게 연락 할 수 있습니다
      최고의 소원

      删除
  15. xiaolan当年泄漏的共产党邮件数据,45GB完整打包。

    https://xgfw.blogspot.com/2020/09/xiaolan.html

    回复删除
  16. 反华博客又在那忧国忧民了,之前西方都觉得中国造不出原子弹,中国不是造出来了吗,觉得我们造不出导弹,我们也造出来了,中国人民的创造性是世界第一,我们要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坚定思想,团结在习总书记周围,培养有家国情怀的人才。人家搞技术封锁,我看不怕,我们技术不如人就是人才流失太严重,中国清华北大的留学生不走,咱们人才也搞内循环,关起门来照样发展技术,这样就不怕西方的反华分子挖走我们的人才,实现技术突破指日可待了。

    回复删除
    回复
    1. 狗日的支那贱畜必须死!2020年9月16日 上午9:24:00

      这位正牌的【忠档爱国】,才是真正的中国人,中国人都是这么该死的。

      祝你们中国人开启人肉内循环,尽快灭绝。

      删除
    2. 祝贺能看懂中文的你,屈服吧,外国猪

      删除
  17. 各位随友好,

    博客里有句名言:”谁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 如何理解?
    如果把时间分成  过去 现在 未来:
    ”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这个好理解, 比如我党控制现在,便控制了对过去的话语权和解释权。
    “谁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这个不好理解,俺认为未来随机性太大,不可控。而且过去和未来跨度比较大,缺了 ”现在“

    把这句话改成:”谁控制过去就控制现在,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 这个是不是比较好,这句属于内循环,终究是要崩溃的。

    或者改成:”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谁控制现在就控制未来“, 这个也好理解。 望各位随友指点迷津。

    回复删除
  18. 隨想兄您好!我是您一個月的新讀者。我前幾日給您遠在2013年的博文留過言,但可能埋得太深啦。在這篇新博文裏我再重複發一次,如有冒犯還請原諒。

    我近一個月以來看了您大部分關於匿名性網絡搭設的博文,受益匪淺,可是受限于自己的技術水平,一直搭建不成功:(

    現在的難題是:我利用虛擬機安裝了Tails作業系統,希望把win10母系統的翻墻網絡共享給guest使用。我win10翻墻使用V2RAY和迷霧通。藉鑒了您的Privoxy攻略之後(完全照抄您的操作,并且netstat也顯示正確的監聽),我不知道該如何繼續下去。我的tails仍然顯示未聯網狀態。我該如何選擇哪種網卡模式呢?我該如何設置tails中的代理地址呢?我究竟應該在virtual box的虛擬機設置中設置還是在tails本身的網絡設置中設置?這些難題整整折磨了我幾周時間。

    我也努力嘗試過使用實體機的形式。我在U盤裏安裝了Ubuntu-to-go,并且成功把迷霧通安裝在Ubuntu中,已經可以成功翻墻了(Y^_^Y),但問題是我不會在Ubuntu之中安裝tor T_T 經過研究發現原來迷霧通不是全局翻墻的vpn,所以我的apt完全無法更新和下載(只有幾bit的速度)然而我實在是技術苦手,linux的所有毛病和bug我都只有通過無止儘的google去抄襲也許根本是錯誤的“解決方案”。我發現我把自己卷進了一個無限巨大的技術漩渦中,經常一整天折騰下來發現全是無用功T_T 其中的氣餒和打擊按下不表——可我其實只想要一個安全的上網環境而已。

    所以在此斗膽向您求救。您寫的linux/tor/虛擬機的系列文章真的是中文世界獨一無二的資源。儘管我英文過關,但英語世界(因爲沒有需求)幾乎沒有虛擬機翻墻使用tor的技術討論(或是我搜索的能力不夠)。然而您的文章還是稍微有一些閲讀門檻的,對我來説仍然非常困難——比如您在介紹Privoxy的這篇博文中,在寫完修改運行監聽設置之後就沒有後續了,所以我需要努力猜測之後應該如何應對。再加上這些系列的内容已經有些舊了(普遍5-8年之久),所以可否懇請您就【在虛擬機tails中使用Tor,有“前置代理”的母系統和子系統的網絡設置疑難】再寫一篇博文呢?或者如果您覺得這些内容太過小白的話,可否在留言區指點一二呢?

    無論如何,愿勇氣、意志和運氣與我們同在!祝好!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19楼
      不需要Privoxy的。单虚拟机用host-only。翻墙软件有没有监听在0.0.0.0?这个是关键。

      删除
    2. TO 1单元
      0.0.0.0非常危险,对任何设备公开了,扫描端口就知道你在用什么翻墙软件。建议查看host-only这个虚拟网卡的地址,把翻墙进程绑定到host-only虚拟网卡的地址。

      删除
    3. TO 2单元
      我是1单元。如果防火墙禁止对外监听可以避免这个问题吗?

      删除
    4. 绑定在0.0.0.0并用防火墙阻止外来连接,配置较复杂。若要简化防火墙配置,建议绑定在host-only虚拟网卡。虽然达到的最终效果一样,但是配置复杂度不同。

      删除
  19. 编程随想作为技术大佬,企业高管,想必薪水肯定比我这种刚毕业两年的技术员高的多,当然给共产党交税交的也是多得多,给社会做的贡献也是多得多,由此看来我们在做的各位都是真汉奸,人家随想才是真爱国。

    回复删除
    回复
    1. 狗日的编程随想必须死!2020年9月16日 上午10:50:00

      编程随想是在中南海机房修电脑的支那贱畜,它当然爱支那,祝你们支那贱畜统统死亡。

      删除
    2. 支那贱畜不死绝,它们会继续给支那续命,灭绝支那贱畜才是唯一办法。

      删除
    3. [url=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z/2020-09-16/65062.html]喜事!汉奸余茂春被逐出族谱,他都有哪些罪行?[/url]
      时间:2020-09-17 00:04:56 来源:红墙往事 作者:红色卫士

        大快人心!汉奸余茂春被开除祖籍
        “中国老余家没有这样的败类!”
        一句简单的话语,道出了亿万中国老百姓对汉奸余茂春的痛恨之情!
        据媒体介绍,9月6日,被视为主张美国强硬对抗中国的美籍华裔学者余茂春,疑似被安徽寿县余氏家族痛斥为汉奸,并被逐出族谱。
        通过这个在网上流传的视频,我们也能清楚地看到,在某会议室里,一群老人聚集在一起,墙上的标语写着:“愤怒声讨汉奸余茂春开除余茂春族籍 驱逐出族谱”。第一个发言的老人说,今天余氏宗族邀请新闻媒体,愤怒声讨汉奸余茂春,然后请另一人通报余茂春的“罪行”。
        从视频可以看出,现场的气愤是庄重的,不像是一些人的有意恶搞,而更像是家族内部的正式会议。
        另外,我们也知道,当汉奸余茂春的累累罪行被中国媒体报道出来之后,除了广大网友对余茂春的愤怒声讨,我们还看到了余茂春的母校重庆永川中学将他的状元大名从石碑上凿除,他曾经是该校文科高考状元。
        我们还看到了,网友爆料出来的南开大学历史系1983年毕业典礼的留影,余茂春就站在最后一排左一,戴着眼镜看上去有些青涩稚气。但就是这样一个曾经稚嫩的年轻人,今天却成长为了美国制定“反*华政策”的“国宝”,真让人唏嘘不已。现在很多网友也在等待南开大学的处理,希望能取消这个大汉*奸的学历、学位。
        据有关知情人士介绍,余茂春去了美国之后就很少与同学联系了,他也没有加入班里的微信群。有同学说,余茂春就是一个多余的人,在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滚滚洪流面前,他甚至连一只螳螂都不如;还有一位他的同窗说,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
        下面,让我们看看这个汉奸的诸多罪行吧:
        余茂春在过去三年一直是特朗普政府重塑美国对华政策的强大幕后力量,并直接在蓬佩奥领导下,调整他们认为已经失败的“绥靖主义”的对华政策,使其变得更加强硬与疯狂,对中国更具有攻击性。余茂春所在的美国国务院七楼,与蓬佩奥的办公室仅几步之距,据美国媒体的报道,他现在已经成为蓬佩奥在涉及美中关系中最有影响力的顾问,成为了“蓬佩奥的中文书”。
        余茂春之所以走红,并成为美国的首席中国顾问,所最倚重的一点就是他在共产主义中国生活了20年,有大量的关于中国的“经验”。只可惜,他的中国人身份是用在了为美国人服务上,他效忠的是美国人,成为了美国的“狗头军师”,利用自己的所谓“中国通”“中国历史专家”的身份制造出许多对华的恶毒政策,卖祖求荣,成为了一名彻头彻尾的“汉*奸”。
        是余茂春的鼓吹,让美国人将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人民区别对待,企图抹黑我党和人民的鱼水关系。
        是余茂春的鼓吹,让美国放出风声说禁止中共党员极其亲属赴美的传言;
        是余茂春的鼓吹,使特朗普政府限制中美人文交流的进程;
        是余茂春的鼓吹,使美国以莫须有的“窃密”罪名迫害在美的中国访问学者和留学生;
        是余茂春渲染、捏造、虚构中国对美进行网络攻击、盗窃知识产权,从而使美国加大对中国高科技公司的打压力度;
        是余茂春的鼓吹,北京打出的“美国牌”远好于美国打出的“中国牌”,中国的马列主义与民族主义使中国成为美国最大的战略对手;
        是余茂春的鼓吹,使美国强化对中国分裂势力的支持;
        是余茂春的鼓吹,诱导美国重新大搞新冷战,建立所谓的“民*主国家联盟”;
        余茂春在美国的身份非常复杂,他是教授,是学者,又是CIA雇员,还是美国国务卿的顾问……
        但,他在中国只有一个身份:汉奸!
        余茂春生在中国(安徽),长在中国(重庆),他有着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还有一个中国人的名字,但他已经不是中国人,他的国籍已经是美国籍,他也已经被驱逐出族谱,他的心更没有一颗中国心!
        余茂春在中国享受了免费的大学教育(南开大学),接着又拿着中国人民的钱到美国公费留学,但学成后滞美不归,最终加入美国籍,绞尽脑汁炮制对抗中国的恶毒政策,为美国人攻击、污蔑中国服务,站在了祖国和人民的对立面,成为了中华民族的罪人、汉*奸!
        《辞海》对汉*奸的解释是:“原指汉族的败类,现泛指中华民族中投靠外国侵略者,甘心受其驱使,或引诱外国入侵中国,出卖祖国利益的人。”
        余茂春就是这样的人,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卖*国*贼,注定要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的!
        当然,这样的人不止余茂春一个,他们是一个知识精英群体!
        这个群体,有一批人已经跑到国外了,比如前一段比较火的那个cai教授;还有相当一批人,他们还没有机会跑到国外,但他们依然在国内做着为美国人服务的事情,比如方方。
        所以,我们今天,依然任重而道远!
        有的人,抛家舍业、隐姓埋名造原子弹;
        有的人,数典忘祖、卖身求荣投靠他国;
        更有的人,断章取义、两面骑墙,试图为汉奸洗地;
        有的人,他一直都在,从未离开,荣誉伴随着他;
        有的人,肉体还未死亡,但已然成为耻辱,生生世世被人唾弃;
        有的人,他已经死了,却还活着;
        有的人,他还活着,却已经死了!

      删除
  20. 可能上学的时候看你的文章还觉得有点道理。
    现在看真的觉得太扯淡了。。。。
    如果中国真有你想的那么封闭你可能翻墙上网么?
    现在什么时候了还想韬光养晦呢???
    中国GDP已经超第三那么多了,就算你想韬光养晦,第一会让你闷声发大财么??
    国与国之间没有友谊,只有利益。
    真的,看了你那么多文章没有一条喷到点子上的。
    政府肯定有不足,没有一个政府是完美的。
    但是如果中国也是民选政府,选出特朗普这么个神仙来,普通屁民就有好日子过??
    我强大的时候我肯定宣传自由、民主,因为你弱,我可以侵占你的市场,限制你的发展。
    以前美国强调自由、民主,现在tiktok、华为这些事出来怎么不强调自由、民主了??
    facebook、twitter上面不也删小粉红的帖子么??
    你有本事上facebook、twitter说一句我讨厌同性恋试试,看看会不会被封。
    如果你是美国公民,然后宣传反美宣言就不会被封么??
    感觉你的文章有点狭隘了。
    都是在找反例,反例太容易找了,我正面的例子也可以找出一大堆;这没有用。
    真正的是你如果还在中国,现在的生活相比20年前是不是好多了。
    是,你当然会说20年前还没有墙;那么现在就算有了墙挡住你翻了么??

    回复删除
    回复
    1. 狗日的支那贱畜必须死!2020年9月16日 上午11:14:00

      哈哈,习主席的好战士出现了!

      祝你被习近平做成人肉包子!

      删除
    2. 如果你不能正视我上面说的那些问题。
      只是为了喷而喷,那么我说的对你毫无意义,同样你喷的对我也毫无意义。

      删除
    3. 请正视习主席加速灭绝你妈的问题,看你吃的很开心,你妈的肉好吃吗?

      删除
    4. 那么我希望你能过好每一天,good luck!!

      删除
    5. 看来这头支那贱畜只能每天吃习近平的精液度日,它还打算吃二十年——生活越过越好了!

      删除
    6. 看你的id让我想起了前段时间被中科院除名的那个研究生。
      我只能说good luck boy!!
      希望你在现实生活里过的成功一点点。

      删除
    7. 支那贱畜开始脑补自己非常成功,永远成功,俺又笑疯了!不妨叫你成功蛆吧。

      俺就喜欢看你们支那蛆被习近平疯狂干死,却又在叫习近平干得好!

      删除
    8. 哈哈哈,你看看你,我又没说我成功。
      我只是说希望你更成功一点点。
      看到你生气的样子真可爱。
      有一个词怎么说来着??叫”无能狂怒“

      删除
    9. 哈哈哈哈,蛆能看出人生气?俺现在开心极了,看你就像看粪坑的蛆,一窝蛆就快煮熟了,还在怒吼生活越来越好了!

      哈哈,它吃它妈的肉还吃出了新风味

      删除
    10. 俺是无法理解蛆是怎么想的,全球围殴支那蛆的进程正在加速,它们的好日子到头了,居然还在嘴硬。

      哈哈哈,俺就看你嘴硬到神马时候

      删除
    11. 我以前上学时感觉共产主义好,学校毕业后反共。
      共产主义是披着羊皮的狼,唯有把羊皮剥开才看清真面目。

      删除
    12. 我以前上学时正好是和你反着的。
      那时候觉得共产党这不行,那也不行。
      但是后来见识了更多以后发现我们的政府有些做的确实不行。
      但是发现资本主义更加不行。
      毕竟世界上没有完美的政府。
      其实我觉得呀,现在移民也不是什么难事,可以去其他地方多看看。

      删除
    13. 如果出去真的觉得比共产主义更好,那不就找到自己心中理想的地方么?

      删除
    14. 粉蛆(支那贱畜)vs支黑,究竟谁能笑到最后?让我们拭目以待!

      删除
    15. 按理来说知识经验都随着年龄增长,可是有的人不仅不增长,还会倒退。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有人就是不要。

      删除
    16. 狗日的无脑支那蛆必须死!2020年9月16日 下午5:27:00

      傻逼支那贱畜脑子里长蛆,怪不得退行性演化。

      删除
    17. 狗日的厉害蛆必须死!2020年9月16日 下午5:30:00

      厉害蛆真是厉害,最近还嚷嚷要核平全世界,这不是谁笑到最后的问题,而是【支那蛆拉全世界陪葬】的问题!

      可见杀死全部支那蛆一刻都不能等!

      删除
    18. TO 12单元
      美国打压华为,因为华为是美国的敌人。共产主义是永久性的,找不到敌人就制造敌人(魔鬼行径),谁会因为找不到敌人就制造敌人?日本皇军在二战时比共产主义文明多了,日本皇军只会攻陷敌人,但不会制造敌人。而且 Verizon 是美国打击华为的唯一力量,美国不会随随便便打击 Verizon (除非有刑事犯罪);共产主义在自己人没有犯罪的前提下,屠杀自己人。

      删除
    19. 共产主义的“共产”究竟是什么?是搜刮私有财产和生产资料,更有甚者【生产敌人】。「中共规定房地产只有七十年,正常国家的房地产是永久的。」美国宣布自主研发 5G 技术,华为是美国的敌人, Verizon 用于代替华为;美国和日本皇军都不会【生产】敌人,只会【打压】敌人。共产党为中国大陆带来了灾害,也包括【生产敌人】;中国大陆被洗脑的的人以为美国用 Verizon 代替华为已经很可恶了,其实共产主义最可恶。日本皇军也没有那么可恶。

      删除
    20. 大日本帝国万岁!可恶的支那共产!

      删除
    21. 我不认为美国和日本比中共好多少;你说的房地产那些问题,我只能说每个国家有每个国家特殊的情况;5G我不认同,美国为啥搞华为怎么不搞Verizon呢?还不是因为Verizon是他自己的??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我也说服不了你。
      如果你觉得美国和日本有多好多好,完全可以移民过去啊;技术移民现在没有多难啊。
      我是觉得既然这么痛恨这个地方,没必要非要在这个地方呆着啊,何必呢??人生苦短为啥要这么为难自己呢??

      删除
    22. 问题是你们中国人居然叫嚣要核平世界,那么只有中国人死光,移民才有用。那么既然消灭光中国人了,还需要移民吗?

      删除
    23. 不太明白你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感觉你在用膝盖想问题。
      如果消灭光才有用,那你在这里口嗨干啥??你倒是消灭啊??
      你有那个胆子么?

      删除
    24. 你如果不能正视我上面说的那些问题。

      大部分中国人都被教育成恐怖分子,怎么办。

      删除
    25. 放心,习近平会消灭你们全部中国人。

      删除
    26. 中国人:为了核平美国,我们核平全地球,消灭全人类

      https://pbs.twimg.com/media/Ehua-Y0WsAATrth.png

      删除
    27. 不和你们说了,我感觉我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只会口嗨什么也不做有什么用??
      还说移民了也不行??
      你有那个能力移民么??
      真的服了。。。。

      删除
    28. 该名中国恐怖分子的言论得到中国官方默许,且引来无数中国网友点赞。

      证据确凿,中国人和中国政权是反人类的,必须赶在它们消灭人类之前,彻底铲除所有中国人。

      删除
    29. 哪怕你们看这不爽看那不爽有点实际行动也行啊??
      没有。。。一个都没有。。。
      太可悲了。。。
      继续口嗨吧,看看你们这样口嗨有什么用。

      删除
    30. 这条聪明蛆的智商是粪坑最高,俺都笑傻了!能不能不要那么逗。

      究竟是移民,然后被中国人消灭人类,还是提前消灭中国人,这是个问题。请回答。

      删除
    31. 习主席用行动消灭中国人,俺为你们点赞!

      删除
    32. 俺很好奇,你们中国人什么时候混到了人类的对立面,这个下场是习近平一个人制造的吗?当然不是,引用博主的名言:雪崩时,每一片雪花都有责任。

      删除
  21. 突然想起网上前段时间流传的一句话:
    就怪袁隆平让你们这些人吃的太饱了。

    回复删除
    回复
    1. 说的对,支那贱畜就该活活饿死,大吃人肉!

      祝你早日被你妈煮熟吃掉,或者你把你妈煮熟吃掉!

      删除
  22. 搞了好久终于搞定了.一些细节也是很迷糊.采用的单虚拟机模式,请问配置好之后去设置ie的代理这一步,这里只能设置http吗还是可以用sock5,有什么区别吗,实验sock5没有成功,但是http代理弄好之后,上网没问题,特legram也可以直接就联网,特legram不是应只能走sock5?

    回复删除
  23. 人均gdp8000万,美金2020年9月16日 下午8:38:00

    随想哥哥,以现在的技术可以通过一个wifi(别人不知道你的密码)的名字来找到一个人的ip或者你住的具体位置吗?
    我想把wifi的名字取成一些被党国屏蔽的词或短语
    比如平反六四、小学博士、习近平是维尼熊、中国第一个诺贝尔奖刘晓波之类的
    以此来传播一些平时在墙内难以看到的东西
    虽然wifi传播范围也不大,看起来作用也有限
    不过我是觉得能搞一点事是一点,蛤蛤蛤

    对了,现在挺多路由都可以开两个wifi的,一个是主人网络,一个是访客网络
    就是不知道安全性如何
    路由器会不会把你的wifi名字给上传到厂家自己或者党国的服务器了呢

    回复删除
    回复
    1. 但凡懂得Wifi定位的,就知道你这么做是会暴露物理位置的。

      定位到你所在建筑物是没问题的

      删除
    2. 人均gdp8000万,美金2020年9月16日 下午9:52:00

      to 水表
      如果是在一个小区里或者写字楼这样人数密集的地方呢,要找到wifi的来源也不简单吧,只是知道在哪栋建筑物找起来难度貌似也挺大的

      删除
    3. 如果你在移动中,那么不容易发现,固定位置会被找到。

      删除
    4. 不建议,如果是在家里的话要找到你家还是挺容易的,例如谎称电路检修或者伪装停电,一家一家轮流断电,断到哪家后WiFi信号消失。。。

      下面是xx功关于此方面的防护措施,供参考:

      1、讲真相手机、路由器、无线 AP、无线网卡等,都要严格做到“专机专用”,只用于讲真相,不能用于与家人亲友進行日常通讯联系,或其它登录互联网活动。
      2、不要在住处或住处附近开机,必须在离住处较远的地方做。建议在人流密集的地方,并且尽量不要总在固定地点,固定时间,这样安全性会更好些,在这些地方监控部门具体定位到人会更困难,在人员稀少和空旷处相对比较容易辨认。如果 WiFi 能在移动中,并且避开监控摄像头的情况下,会更加安全。注意:访客手机自动连接 Wifi 热点,耗时至少15秒以上。有的手机还得手动打开浏览器,需要更多的时间。所以不能骑着自行车、开着车快速移动,移动速度太快会影响 WiFi 无线信号的接收。
      3、不建议在地铁、火车、轮船、公交车等封闭空间内使用,因这些地方在紧急情况下不易走脱。医院、车站、码头等固定场所摄像头比较多,建议尽量少去或不去,去也只能短暂停留。离开时,要提前关闭服务器电源,使无线信号消失,以防有人跟踪监测。
      4、在有些环境下开机较长时间也不一定有人来连接这个 WiFi 热点,并不是开机后,就一定能起到讲真相的作用了,而长时间开机会带来很大的安全隐患。在当前大陆的环境下,不建议在同一地点长时间开机,开机时间长短根据环境情况自行把握,一般不要超过5-10分钟。
      5、乘坐需要安检方可通行的地铁、火车、飞机等交通工具时,不要携带真相服务器。進入需要登记、查验身份证件的场馆,不要开启真相服务器。
      6、开启真相服务器时不要同时携带日常手机,特殊情况下如果带着日常使用的手机,要在距离讲真相地点较远的地方开启真相服务器之前提前关机并卸下电池。
      7、城市主要街道,十字路口,大型集贸市场、商场、批发市场、医院、电影院、体育场、高等院校、车站、码头等公共场所一般都有摄像头,注意避开摄像头,不要显得和周围的人有很大差别。
      8、手机的MAC地址,尽量经常修改,用MTK自改串软件可以修改。有些路由器也可以修改MAC地址。
      9、真相服务器发射的是 WiFi 无线信号,可以定位。遇到紧急情况,要立即关机或者拔掉电源,并卸下手机电池。

      五、安全防护措施
      在大陆城市街道的路口、商业区等安装摄像头的地方可能同时安装了WiFi探针。WiFi探针有的带外置天线,也有内置天线结构的,不像摄像头那么容易识别。WiFi探针本身没有摄像功能,通常,它和摄像头安装在一起。
      WiFi探针能测到手机、路由器、AP、无线网卡的MAC地址、信号强度等参数,也就是说,真相服务器可能会被WiFi探针监测到。这些数据上传后,将和哪些数据融合,其用途是什么,目前尚不清楚。为了防患于未然,针对 WiFi 探针在程序设计上采取的一些预防措施。增加了监听探针功能,检测是否有探针在连接路由器,若有,则将探针 MAC 地址自动加入黑名单,使探针无法连接真相服务器。黑名单功能是不让它监测到,那么,对于不具备黑名单功能的路由器、win主机+AP等,在设计上采取了隐藏真相网站的办法,也叫目录加密:真相服务器即使被监测到了,使其无法抓取到网页的内容。
      明慧网报道了广州、上海、四川等地法轮功学员因使用真相服务器讲真相而被绑架的事件,为避免被非法构陷,设备的加密,网页日志、访客日志的清理等也要引起重视。设备加密是指真相服务器被抢劫后,里面的数据不被看到、不被检测到。但绝大多数真相服务器都无法实现设备的加密。所以,清理日志就很有必要。

      删除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