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0 评论

回顾六四系列[32]:5月13、14日,短暂的斡旋无果而终

  很抱歉这篇没能赶在6月4日这天发出。
  今天这篇来讲一下:激进的学生发起绝食抗议之后,朝廷改革派与知识界在13、14日进行的几次斡旋。


★赵紫阳的困境


  本系列前面2篇介绍了“策划绝食的过程”以及“绝食第一天的情形”。对赵紫阳而言,5月13日开始的绝食,无疑是非常棘手的难题。从某种意义上讲:激进学生发起的绝食抗议,把老赵逼到了死角(几乎没有腾挪的余地)。
  为啥这么说捏?
  因为中苏双方早就谈好了戈尔巴乔夫要在【5月15日】正式访华,并举行中苏峰会。在整个80年代,1989年的这次中苏峰会的重要性仅次于1985年的美苏峰会(那次是里根与戈尔巴乔夫)。如此重要的外交盛事,朝廷上下自然极为重视。按照惯例,中方应该在天安门广场举行欢迎仪式,戈尔巴乔夫应该向人民英雄纪念碑献花。但是广场正被绝食的学生占据,再加上围观的市民,有好几万人。这种情况下,显然无法进行苏联元首的欢迎仪式。
  当时的朝廷面临两种选择:
方案1——在15日之前让绝食的学生离开广场;
方案2——换一个地方(首都机场)举行戈尔巴乔夫的欢迎仪式。
  第一个方案如果能搞定,当然最好,但难度很大;第二个方案难度不大,但会大大降低欢迎仪式的规格。
  对赵紫阳而言,要尽力实现“方案1”,避免“方案2”。设想一下,假如选择方案2(换地方,降低欢迎规格),会让朝廷在外交上大失颜面——而邓太上皇恰恰是很要面子的人(关于这点,本系列之前有提及)。矮邓恼羞成怒之后,自然会怪罪老赵对学运的怀柔策略。再加上李鹏那帮保守派趁机发难,赵的“总书记之位”肯定保不住。列位看官不妨回想一下在那之前3年的“八六学潮”——当时的总书记胡耀邦因为对学生太温和,遭到保守派的责难,不得不黯然下台。
  赵紫阳要想避免胡耀邦的覆辙,就要想办法在戈尔巴乔夫到访之前,让学生离开广场。但是留给他的时间太少了(只有不到两天)。所以俺才说,老赵被逼到死角,几乎没有腾挪的余地。


★赵紫阳的对策


  虽然被逼到死角,但老赵没有坐以待毙。他在第一时间安排统战部进行斡旋。

◇为啥选择【统战部】出面?


  照理说,北京出现大规模学运,首先应该出面的是“北京市委”。但是前面几篇俺已经介绍过,北京市委的领导属于保守派阵营——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和市长陈希同都是李鹏那边的人。显然,赵紫阳不能指望北京市委帮忙。
  除了“北京市委”,另一个跟学运“对口”的部门就是“国家教委”。但是李铁映(国家教委主任)与何东昌(国家教委副主任)也是李鹏那边的人——同样指望不上。
  在这种尴尬的局面下,赵紫阳才会选择让统战部出面斡旋。毕竟统战部部长阎明复是他自己人,比较靠得住。

阎明复其人


  考虑到阎明复在本次斡旋的重要作用,简单介绍一下此人。
  先来说他爹阎宝航,1937年由周恩来介绍入党(中共秘密党员),之后成为中共安插在国民党高层的资深间谍,提供过不少高价值情报。
  阎明复沾了他老爹的光,18岁(1949)就入党了。文革前,阎明复长期担任中央办公厅的俄文翻译——毛腊肉与赫鲁晓夫会谈,现场翻译就是他。
  文革期间,阎宝航被定性为“东北帮叛党投敌反革命集团”,惨死于诏狱(秦城监狱),连骨灰都没留下。(他为中共夺权出生入死,结果落得如此下场,是不是很讽刺?)
  自己亲爹被迫害致死,阎明复当然也受了牵连(在诏狱关了7年),不过总算保住一条命。文革后,阎明复继续升官,先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然后是“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之后又兼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也算是朝中大员。


★统战部的斡旋,无果而终


◇13日上午的“诸葛亮会”


  13日上午,由统战部下属的“知识分子局”出面,召集了一个诸葛亮会(所谓“诸葛亮会”,就是由与会者集思广益,出谋划策),讨论如何应对学生的绝食抗议。与会者都是在京的一些知名学者。从这个时间点可以看出,赵紫阳为首的改革派,反应还是很迅速滴。
  关于阎明复在这个会上的发言,陈小雅写的《八九民运史》有如下记载:
閻明复一方面不同意“把中央分成保守派和改革派”,說在支持改革上,中央領導的意見是一致的。但是又透露,對于許多具体問題有分歧。他特別指出,主要是"不在第一線的同志有很多看法"。而且,時至今日,北京市仍然堅持原來的態度。他警告說︰“學生們鬧下去,可能引起北京市動手。”他要大家給那些他們認為是改革的人以喘息的時机,“否則我們都完蛋,都下台。”
他請到會者做做工作,勸學生識大体,顧大局,先撤出廣場,有什么要求以后都好商量,通過協商和對話來解決。
  从阎明复的这些话,可以获得很多信息量,俺来解读一下。
  1. 为啥閻明复不同意“把中央分成保守派和改革派”?
  在官场上,有很多话是只可意会不可明说滴!当年的朝廷分为“改革派与保守派”,明眼人都知道。但是阎明复作为党内高官,在【公开场合】是不能说这种话滴,否则就会被扣上“分裂党中央”的大帽子。所以阎明复只能委婉地说:對于許多具体問題有分歧
  2. 不在第一線的同志有很多看法是啥意思?
  “不在第一線的同志”指的是:以邓小平为首的八元老。“有很多看法”就是说:八元老对学运迟迟无法平息,已经很不爽了。
  3. 學生們鬧下去,可能引起北京市動手。是啥意思?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北京市委企图采用强硬手段解决学运,这也就说明:北京市委属于保守派阵营。
  4. 否則我們都完蛋,都下台。是啥意思?
  这句话说得很直白——如果学潮无法快速平息,改革派(包括总书记赵紫阳)都得下台。

  这个诸葛亮会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由统战部出面,邀请学生领袖对话,同时让知识界作为中间人(所谓“中间人”相当于“和事佬”)。
  由于时间紧迫,这个对话安排在当日下午进行。

◇13日下午【非正式】的“三方会谈”


  当天下午,被邀请到统战部的学生有:对话团的代表(项小吉 & 沈彤),北高联的代表(王超华 & 梁二),绝食团的代表(王丹 & 柴玲);知识界方面的几个人也都是当时的名人:北京大学的教师孙立平,北京师范大学的教师刘晓波,中国政法大学的教师陈小平,北京社会科学院的李肃 & 郑也夫,北京社会经济科学研究所的王军涛,四通公司的周舵
  (13日下午这个对话,是刘晓波在六四学运中第一次出场。由于他的重头戏在后面,俺等到后面几篇再来介绍他)

  对阎明复而言,他并没有拍板的权力,却又要完成说服学生的任务。所以他能做的就是:动之以情,想办法感动那几个学生领袖。
  根据与会者的回忆,王军涛在会议结尾时说了一句:阎部长,坦率地说,你感动了上帝。几位老师也被你感动了。参与的学生领袖之一王丹在事后也说了一句:想不到共产党的高官中,还有这样的好人。
  从这几句点评可以看出,阎确实感动了学生和知识界的代表。但他仍然没有达到目的——没能让学生从广场撤走。为啥捏?因为双方的分歧太明显了——对学生而言,他们害怕秋后算账,官方不改变“动乱”的定性,他们不会停止抗议活动;而对改革派而言,即使是总书记赵紫阳也没有办法改变“426社论”对于“动乱”的定性(那个定性是老邓亲口说的,除非老邓改口,否则没戏)
  13日下午的“三方会谈”,就这样无果而终。

  顺便说一下这当中的一个小插曲
  当统战部会议室还在进行三方会谈的时候,广场上的学生就开始流传一个谣言,说某些学生领袖背叛大家,暗中跟阎明复做交易。
  从这事儿就可以看出:【学生之间严重缺乏互信】。出现这种情况也不奇怪——参与学运的大学生来自不同高校,即使是来自同一个学校的,平日里也不一定相互认识。互相之间不熟悉,自然也就缺乏互信。

◇14日下午的【正式】对话


  到了次日(14日)中午,阎明复再次找到几个学生领袖(王丹、吾尔开希、王超华),4个人在统战部一间小会议室见面。
  阎明复向学生领袖传达一个新的动态:官方愿意再次跟学生对话,政府方面的代表包括:阎明复本人、李铁映、罗干等官员。时间定于当日下午。
  一开始,王丹和吾尔开希抱怨官方代表的级别不够高。阎明复当即反驳:李铁映是国务院副总理,政治局委员,我本人是中央书记处书记。你们觉得哪个级别还不够?3个学生领袖也就不好再说啥。
  接下来就开始讨论技术细节。学生方面强调要【现场直播】。阎明复表示不可能。他的理由是:统战部里面没有直播设备,而中央电视台的转播车又都去准备采访戈尔巴乔夫了,调不出来。双方僵持了一会儿,最后达成一个折中方案——现场录像,然后政府方面把录像带送往 CCTV 并保证当晚播出。
  (编程随想注:为啥学生领袖这么看重现场直播?除了想要利用央视直播来扩大学运的影响,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怕被广场上的同学们误解为“与政府进行幕后交易的叛徒”)

  到了当日下午,正式对话如期举行。应学生方面的要求,对话的会议室布置成“面对面落座”的阵势,以体现【平等对话】。政府这一边,坐在中间的是阎明复和李铁映;学生一边,坐在中间的是沈彤和项小吉。当时的照片如下,其中头缠白布的是“绝食团”成员。

不见图 请翻墙
对话现场,学生代表与政府代表面对面落座,以体现【平等对话】

不见图 请翻墙
两位学生代表的镜头,大概是王丹和程真

  在这次对话过程中,阎明复与李铁映的表现截然相反,让人很明显看出来:朝廷官员明显分成两个不同的阵营(也就是俺多次提及的:改革派 VS 保守派)。关于这次对话的过程,下面引述《历史的大爆炸——六四事件全景实录》的记载(此书作者张万舒,六四时期担任新华社新闻部主任,了解很多内情)。
晚上8時半,到統戰部禮堂採訪對話的記者回來說,閻明復主持對話會,他一開始就說,今天的講話應該坦誠地進行,希望這是個良好的開端。學生對話代表也說,爭取到這次對話很不容易。他們提出希望在三個方面對話,一是學運的性質問題;二是怎樣保證憲法規定的民主權利;三是如何推進中國的改革。實際上主要圍繞第一個問題展開對話。
無論學生代表怎麼說,主講人李鐵映總是反反覆覆只用「讓實踐來檢驗」這句話來兜圈子,不僅兜得毫無誠意,而且兜得大家疲倦厭煩,直到無法進行下去。閻明復只好出來救場,他說︰「4﹒26社論」是根據4月26日以前的情況寫的,那時有西安、長沙的打砸搶。4月26日以後的情況不同,沒有西安,長沙那種情況。因此中央對學潮的態度是明確的,紫陽同志「五四」講話就表明了。現在最緊迫的問題是解決廣場上的絶食問題。他的講話給人以耳目一新之感,全場起死回生般活躍起來。
就在這時,閻明復卻起身去洗手間,李鐵映立即聲明說:閻的發這不代表中央,只有鄧小平講話和「4﹒26社論」代表中央的立場。一下又把會場打悶了。這時已到晚7時,廣場上絶食的學生代表又來要求現場直播對話,閻明復回來說技術設備條件無法解決,只好宣佈休會。
  关于这次对话,还有一个蹊跷之处:本来说好的“录像转播”并没有落实(录像带送出去了,但并未在央视播出)。当时广场上的学生事先听说会有电视转播,大家都翘首以盼(注:广场的高音喇叭实时播放央视一套的声音)。结果等到19点半,新闻联播都结束了,也没有听到关于对话的报道。所以广场上的学生很愤怒,一些学生前往统战部并包围了对话的办公楼。他们高喊“停止对话,立即现场直播”。导致对话无法进行下去。
  在对话结束前,非常无奈的阎明复说了一番话:
我个人理解学运的原因,我知道你们的行动是学生的真正呼声。但是,“四·二六社论”是政治局会议的精神。我有我个人的看法,但我实在不能在这样的场合说出来。我希望用你们自己的行动来证明你们自己的判断。
党是人民的政党,不可能用武力来对待学生。你们不撤也没关系,戈尔巴乔夫明天来访,就让我们丢丑吧。在外国,接见国家元首还有人扔臭鸡蛋呢!我们的政府也应该适应特殊情况。但是,我也只能为你们说这一句话;而你们,也在人民面前丢了一张牌。

不见图 请翻墙
天安门广场上的绝食学生等待对话的实况转播

不见图 请翻墙
在广场上一直没等到转播的绝食学生,冲击统战部的对话现场

  为啥一直没有进行转播?学生方面怀疑政府中有人搞鬼。下面是当事人沈彤的回忆(摘自《回顾与反思——六四流亡学生17人》一书):
廣場的學生和很多聲援的學生包圍了統戰部,準備衝進去,這是使對話不可能進行的一個背景。之後,王超華進來大鬧會場。項小吉當時在外面調解,我當時拍著桌子站起來,指著閻明復說,“為什么答應了直播不直播?”閻明復,李鐵映、當時的其他十二個部的副部長和鄭友梅是政府方面的對話代表,他們都覺得應該是在直播的。所以,實際上說明政府內部有人在阻止直播。後來超華進來之後,就使得對話代表不得不跟閻明復針鋒相對地說:“你為什么不直播?”從我們當時看到的,閻明復自己并不知道這些內情。所以對話就中斷了。

不见图 请翻墙
对话结束后,对话团团长项小吉接受外媒采访


★知识界的斡旋,同样无果而终


◇王超华的主意


  刚才俺聊到了14日中午,阎明复向3个学生领袖(王丹、吾尔开希、王超华)通报当日下午的正式对话。王超华认为这种形式的对话【不能】解决问题。因为参与绝食的学生立场都很强硬。即使政府对话能说服与会的学生领袖,这些学生领袖到了广场上,还是无法劝说绝食者离开。王超华和王丹商量之后,觉得唯一的希望就是找那些有名望的知识分子,让他们到广场上劝说绝食的学生离开。
  很凑巧的是,当日下午,在《光明日报》社有一个知识界的座谈会,是戴晴发起的。王超华知道有这么一个座谈会(王曾经在《光明日报》工作过两年,与戴相识)。所以她向阎明复提议,让知识分子出面劝说绝食学生。阎明复赞同她的提议(多一条路总归没坏处),并派了一辆车把王超华送到《光明日报》社。

戴晴其人


  在本系列前面几篇已经多次提到过戴晴。考虑到这次知识界的斡旋与她的关系很大,简单介绍一下此人。
  戴晴原名傅小庆,其父傅大庆1944年死于日本宪兵队之手。之后,戴晴成为叶剑英的养女(叶与傅大庆关系密切,并且是傅的证婚人)。由于这个特殊身份,她经常能够发表一些比较大胆政治言论。
  六四期间,戴晴在《光明日报》当记者。另外,文革前她曾经在总参谋部某研究所从事情报翻译工作,这个经历使得某些学生怀疑她是军方或国安的特务。
  她对时局看得还是比较准的,早在“四·二七大游行”之后,她就主张学生要【见好就收】。
  很讽刺的是:戴晴虽然极力想要平息学运。但六四屠城之后,保守派把持的朝廷却把戴晴定性为学运的“幕后黑手”。她被关押到诏狱(秦城监狱),释放之后还继续享受“监视居住”的待遇。

◇光明日报社的座谈会


  5月14日这天,由戴晴出面召集了一个座谈会,与会的都是当时知识界的名人,包括如下:
严家其(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首任所长。六四后流亡海外)
刘再复(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所长,《文学评论》杂志主编。六四后流亡海外)
包遵信(80年代初主编《走向未来》丛书,被誉为中国自由民主思想的启蒙。六四后被当局定性为“幕后黑手”,入狱5年)
李泽厚(80年代著名哲学家、美学家;与方励之、金观涛、温元凯并称为80年代“青年四大导师”。六四后流亡海外)
温元凯(80年代著名经济学家、化学家;与方励之、金观涛、李泽厚并称为80年代“青年四大导师”)
苏晓康(80年代著名作家,当时很火爆的电视剧《河殇》的作者。六四后,该剧被中宣部查禁)
李洪林(中宣部理论局副局长,中国历史博物馆党史研究室主任)
于浩成(80年代著名法学家,《法学杂志》主编,《法律咨询》杂志社长。六四后被开除党籍)
麦天枢(《大国崛起》的总策划和创作指导)
李陀(作家,《北京文学》副主编)
苏炜(作家,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

  座谈会开始时,《光明日报》负责人作了开场白︰
赵紫阳的"五四"讲话提出用冷静、克制的方法处理游行请愿的问题,我个人还是比较满意的。但这是两方面都应该努力的目标。这次学生的罢课/游行,对政治体制改革和法制建设都会有好处。但如果处理不好,矛盾激化,后果不堪设想。我们可以用我们的舆论,我们的态度来影响事物的进程。请大家谈谈自己的看法。
  然后这些知识界的大牛就开始畅所欲言。陈小雅的《八九民运史》比较详细地记录了这些学者的发言。考虑到篇幅很长,俺就不引用了。
  王超华很敬仰这些大牛,不敢插话。等到别人都讲完了,她才开始发言。下面是她本人的回忆(摘自《我与十二学者上广场》):
我自己知道,从我奔这个会来的时候,我就是打着主意要把名人们拉到广场上去的。不过,我确实不善辞令,当时说得也是颠三倒四。除了企图说明激进学生的绝望情绪以外,记得我还试图强调学生随时会受到镇压,而这是非常危险的。确如戴晴所言,我从发言一开始就不停地掉眼泪,说到一半时,已有至少一半学者作家们在抽泣了。记不清是不是戴晴了,有人问我,你觉得我们能做些什么?你希望我们做些什么?我直截了当地说,你们应当到广场去劝学生撤离,现在只有你们能说服学生。我那么急于将他们推出去,简直就没有余力象戴晴那样去注意这些人之间的异同。记得我身旁的李洪林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我们应当去,我们不能看着学生们被镇压…… 其他人也情绪激动地说着类似的话。

◇《紧急呼吁书》的出台


  在出发去广场之前,学者们起草了一份《我们对今天局势的紧急呼吁》(以下简称《呼吁书》)。为了起草这份《呼吁书》,这些知识界的大牛出现很多分歧,以下《八九民运史》的记载:
李澤厚的最后發言認為,要政府出來就一些問題作符合大家要求的表態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因此,他們唯一能做的一件事,就是勸學生暫時撤离廣場。于是,人們轉而開始議論呼吁書的內容。在七觜八舌之中,人們的意見大体可以分為三派︰
其一,以溫元凱為代表,道義上的學運派,立場上的政府〔改革〕派。在同情學運的前提下,希望顧全大局,給政府臉面。戴晴、李澤厚也是這种意見比較堅定的持有者,是為一种“現實政治”的態度;
其二,以嚴家其為代表,道義与立場上均為學運派。堅持政府不滿足學生提出的條件則無由勸學生撤退。是為“理想政治”与“原則政治”的方式。
其余的人則在溫、嚴兩种意見之中來回搖擺,實質上是在原則政治与現實政治之間找不到落腳點。
比較獨立的第三种意見由蘇煒個人持有——民主社會的特征應該是依法行事,合理的社會結构應是知識界獨立于政府与學生之外,充當社會的緩沖机制。他警告人們“兩极社會”是一种很危險的社會。他同意到廣場上去勸說,但聲明不是為了誰。他們的行為不應對誰上台,誰下台負責任。因為,誰是改革派?說不清楚。
  经过几个小时的努力,终于拿出一份令在场各位都可以接受的《呼吁书》。本来严家其是拒绝签名的,其他人又在《呼吁书》末尾补充了一段“郑重重申”,严才同意签上自己的名字。光一个《呼吁书》就有这么多分歧,这也反应出:当时中国知识界对学运的态度存在很多不同的观点和立场。
  下面是这份《呼吁书》的全文:
我们对今天局势的紧急呼吁

1989年5月14日

鉴于天安门广场目前形势,我们十二位学者、作家本着良知和责任心,发出以下紧急呼吁:
一,要求中央负责人发表公开讲话,宣布这次学潮是爱国民主运动,反对以任何形式对参加运动的学生秋后算账。
二,我们认为,由大多数学生经过民主程序选举产生的学生组织是合法组织,政府应当承认。
三,反对以任何藉口、任何形式、任何方法对静坐绝食的学生采取暴力,谁这样做,谁将成为历史的罪人。

亲爱的广大同学们,自昨晚得知大家来天安门广场静坐绝食的消息,我们都非常难过,非常担忧。从四月中旬以来,你们为推进中国民主、中国改革的进程,一次次走上街头,以令人羡佩的无私精神和大无畏的气概,开创中国历史的新纪元。人民会永远记住你们在一九八九年的今天做出的历史功绩。但是,民主是逐步成长的,不能期望它在一天实现,我们要彻底清醒,有人要极力挑起事端,激化矛盾,促使事态恶化,以便破坏改革和民主化的事业。为了中国改革的长远利益,为了避免发生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为了中苏最高级会晤能够顺利进行,我们恳请同学们发扬这次学潮中最可贵的精神,暂时撤离天安门广场。

我们相信同学们是能够做出明智的判断的。

但我们郑重重申:如果政府不能做到以上三点,我们将和同学们一道为实现上述三点坚定不移地奋斗下去。

戴晴 于浩成 李洪林 严家其
苏晓康 包遵信 温元凯 刘再复
苏玮 李泽厚 麦天枢 李陀

◇12学者上广场


  搞定了《呼吁书》之后,已经是傍晚。阎明复派车把12名学者接到统战部,与在那儿的学生代表会合,然后从六部口一起走到广场(路上人太多,只能靠步行)。到广场已经是晚上21点。这时候的广场人山人海(除了学生,还有很多围观的市民),一行人费了很大劲才挤到广场中央,搞得每个学者都气喘吁吁。李泽厚因为有心脏病,实在受不了,先行离开。
  然后就是几个学者轮流发表演讲。其中的温元凯、包遵信、苏晓康几人,在座谈会的时候都主张要劝学生撤离,但到了现场演讲,这几位学者对“撤离广场”一事竟然只字未提,只是一个劲儿地表示对绝食学生的支持和声援。
  为啥会这样捏?这实际上是一个心理学现象。当时的场面很悲壮也很煽情,个人很容易被集体裹挟。这几个学者虽然在学术方面很有造诣,但是在心理素质方面,(和常人相比)未必能强多少,所以才会出现这种反差。关于这个话题,俺的网盘上分享过两本书(如下)。感兴趣的同学不妨看一看。
古斯塔夫·勒庞(Gustave Le Bon)的代表作《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
埃里克·霍弗(Eric Hoffer)的代表作《狂热分子——群众运动圣经

  那天晚上的学者演讲,最后一个好像是戴晴。以下是王超华的回忆,摘自她所写的《我与十二学者上广场》。
戴晴开始讲解学者作家们希望学生们做什么。她讲的时候,广场相当安静。她提到下午的座谈会和第二天的一个版面,但是很显然,在那种气氛中没有学生能理解这个版面的意义(编程随想注:官方同意《光明日报》拿出一个版面报道学运)。她还试着再次肯定学运的成绩,但语气并不激昂,人群也就保持着安静等她往下说。我当时真的觉得这种无法预料的成千上万人的暂时安静很可怕。终于,她开始说到让赵紫阳或李鹏出来见见大家,大家就撤回学校去。人群中有些骚动,但基本上还是安静的,有人大声问:他们出来说什么?戴晴似乎对这样的问题也没有准备,略停了停才说:让他们对大家说,同学们好!大家辛苦了!(她把声调提高)我们就回去,好不好?听得出来,她在极力设法让人们接受她的方案,这个“好不好”喊得甚至带有煽动性口吻。这回人群真的开始骚动了。我记得,或者是,我当时觉得,人们像欢呼一样高喊着回答她:“不——好——!”
  到这里可以看出,知名学者的斡旋,基本上算失败了。在学者们离开之后,在广场上的各个高校代表进行了一次投票,表决是否要撤离。总共64个代表,40多票反对撤离,另有几票弃权。赞同撤离的比例很低。


★结尾


  这几次斡旋失败之后,以赵紫阳为首的改革派,可以说是败局已定。但广场上的学生对此并不知情。


回到本系列的目录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8/06/june-fourth-incident-32.html

530 条评论

  1. 他们只是改良派,是赵和胡的打手,闹事逼宫邓让位,这是炮制邓的上位之路。赵和胡手上的人命不知有多少。
    被扭送的天安门三君子才是真正的希望。

    回复删除
  2. 前排留个名😂😂最近GitHub被微软收购了,不知道zhao这样的项目会不会变得更惨……

    回复删除
  3. 博主,为了避免重蹈覆辙,我认为现在应该着手考虑将来发生重大事件时的预案了。包括如何应对非常时期大大强化的网络封锁,如何建立组织等等。

    回复删除
  4. 太好啦!又更新了!辛苦博主了!

    回复删除
  5. TO 编程随想
    品葱上有人假冒你,我是根据他发的笑脸是 :),而你发的是 :)推断的,程序员不可能那样做。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编程随想
      不过他发的是你以前的博文,在刻意模仿你。

      删除
    2. 六四那天,我发现有很多人知道有那样的一件事情(What 阶段),但具体情况是什么就不清楚了,还有人觉得那不是伟光正的错,是受了境外势力的煽动(因为大部分学运领导人都及时逃到海外,过得好好的,甚至还有人抹黑,比如柴玲)。
      真如鲁迅所说:
      我在十八日早晨,才知道上午有群眾向執政府請願的事;下午便得到噩耗,說衛隊居然開槍,死傷至數百人,而劉和珍君即在遇害者之列。但我對於這些傳說,竟至於頗為懷疑。我向來是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推測中國人的,然而我還不料,也不信竟會下劣凶殘到這地步。況且始終微笑著的和藹的劉和珍君,更何至於無端在府門前喋血呢?

      然而即日證明是事實了,作證的便是她自己的屍骸。還有一具,是楊德群君的。而且又證明著這不但是殺害,簡直是虐殺,因為身體上還有棍棒的傷痕。

      但段政府就有令,說她們是「暴徒」! 但接著就有流言,說她們是受人利用的。

      慘象,已使我目不忍視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聞。我還有什麼話可說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無聲息的緣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删除
    3. 被伟光正欺骗和洗脑得越深,觉醒时就越加愤怒。

      删除
    4. 信息封鎖 x 洗腦 x 大規模監控 極權常用手段

      删除
    5. 2050年,张三把藏了很久的U盘插到他的电脑里,背后的摄像头传来阵阵寒意。他知道——在他把翻墙工具放到U盘里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死了。他迅速打开翻墙工具(还能打开),接着立刻打开了一个博客——已经很久(他不知道过了几年,他负责修改粮食配给,时间等)没有更新了。秘密警察在几乎同一时刻撞开了他身后的门,将他带到仁爱部101室……

      删除
    6. TO 4单元的网友
      不知你有没有看过 1984 ?
      现在已经出现这样的标语了
      人民有信仰
      民族有希望
      国家有力量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5-02/28/c_1114474084.htm
      极权国家总是那么相似

      删除
    7. 英国解密的外交档案显示1989年六四事件有一万学生和百姓死亡。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42470602
      http://www.dw.com/zh/%E8%8B%B1%E5%A4%96%E4%BA%A4%E6%A1%A3%E6%A1%881989%E5%B9%B4%E5%A4%A9%E5%AE%89%E9%97%A8%E5%B9%BF%E5%9C%BA%E5%BA%94%E6%9C%89%E4%B8%87%E4%BA%BA%E8%A2%AB%E6%9D%80/a-41916833
      1989年之后,中国再也没有出现这样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苏联解体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那时有苏联笑话说——“不是社会主义救了中国,而是中国救了社会主义。”

      删除
    8. 得了吧,别提品葱那个郭粉网站
      感觉有1/3的用户都是郭卫兵,去年的品葱更像是郭媒体
      全是挺郭的,回答全是「蓝金黄」「王岐山海航」这种郭语录
      大量被洗脑的郭粉和少量郭文贵公关团队
      挺郭大V疯狂在上面造谣都几十个点赞的
      通常都是「如何评价委内瑞拉」
      然后下面的评论就是「郭文贵让委内瑞拉/马来西亚走向民主」

      被郭粉团体绑架的品葱,不能算是百家争鸣的自由媒体

      删除
    9. 品葱好像再加拿大发家
      据说品葱管理层有加拿大挺郭会成员

      删除
    10. 我反对假冒编程随想
      品葱上居然有人信这个号是编程随想本人

      删除
    11. 可能我的语言表达过激,先给品葱道个歉
      本人观点无意抹黑品葱。
      品葱是开放社区,也没法控制用户发言

      只是希望品葱能有关键词过滤功能
      我把王岐山、海航、蓝金黄过滤掉就舒服多了

      删除
    12. TO Anonymous
      品葱上还有(被洗脑的)五毛呢,说什么“只要六四的那些学生是被境外势力煽动的就该死”。真是“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既没有法庭宣判(连法官也参加了游行),后来伟光正也是遮遮掩掩,要是“境外势力煽动”至于那样吗?
      总之可以看到有人那么无耻没下限,我们多批判就好,不能捂嘴啊。
      编程随想也写过与郭文贵相关的博文,但是郭文贵后来没有拿出“核弹级”的信息,编程随想君似乎也就失去了为他再写一篇博文的兴趣。

      删除
    13. 郭文贵不是没料的问题了
      他的料要么是假的要么是抄的
      海南航空也不是他第一个爆料的
      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等媒体很早就
      写了海航一夜暴富的文章/新闻调查报告
      海外第一个揭发海航的也不是郭文贵,是章立凡

      所谓中共机密文件/贪官情妇图片/王岐山美国房产全是假的
      郭文贵这个人已经信用破产了,承诺全是空头支票,撒谎成性

      郭文贵当然又核弹级武器,诽谤一句蓝金黄就能让郭卫兵发疯咬他,一群丧失思考能力忠诚凡人郭粉在社交媒体上
      「肆意语言暴力,诽谤辱骂」
      真是21世纪版「两个凡是」
      "凡是郭文贵说的话全是真的"
      "凡是反郭的全是伪类蓝金黄"

      删除
    14. 品葱作为问答类网站
      容易被水军操纵点赞/踩 进而改变内容排序
      我认为一个解决的办法是
      「非对称权重」,某些大牛的赞可以一个顶10个
      但是这样缺乏公平也没法量化权重
      很难想到一个最优解

      问答类网站第二个缺点是
      假如用户大部分是XX粉
      那么XX粉看到的某问题的第一个回答
      很可能是XX粉点赞的,他看完后也继续点赞
      点赞数陷入一个正反馈循环,不可控
      使回答陷入一言堂,一派观点能独大
      品葱上某些大V也是一回答很快能被顶到第一

      删除
    15. TO Anonymous
      我以前以为批判什么,就不是什么。却发现天朝有很多人,批判什么,是为了成为什么,或者以为自己不是什么。
      这样的乱象遍布整个中文圈,不得不感谢伟光正的功劳和中国人的性格。
      我想,在提升大多数人的思维(逻辑,学习等)素质之前,靠【改良】是不行的。

      删除
    16. TO Anonymous
      俺在【品葱】上发现【编程随想的博客】以后,看【品葱】越来越少了,刚开始有【知乎】不能谈的新鲜感,现在只是失望。
      【郭文贵】这个人目前好像被【崔永元】盖过风头了,为了人气他得加把劲爆料啊 :)
      俺不太关注这些人,只是想跟编程随想多学习一些知识(他的知识面比俺广太多了)。

      删除
    17.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18.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19.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20.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21.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22.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23.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24. TO 20/21单元
      郭老板以前还说见过金正恩好几次,
      自由灯塔采访的时候也说跟金正恩很熟
      郭把马来西亚反独裁成果强行说成是自己的功劳

      吹自己能左右国际格局,再贬29年民运一无是处
      骗得郭粉以为只有文贵能反共
      实际上郭诽谤民运出卖信息搞乱推特中文圈
      帮中共维稳
      郭卫兵再推特圈的语言暴力比朝廷水军还要可怕几百倍

      删除
    25. 路德这种挺郭自媒体的访谈一个字都不能信,
      赵岩挺郭狗腿子,神秘小哥(郭文贵造假团队)
      "委内瑞拉-马来西亚-中国之间关于石油蓝金黄地下输送线"
      石油还能地下输送?从马来西亚跨太平洋海底到委内瑞拉?
      品葱这种低级回答都有19个赞,可能是是郭文贵水军,
      也可能是品葱真有大量郭粉,那就不值得看了
      [img]https://i.loli.net/2018/06/08/5b1a7c5413ce4.png[/img]

      删除
    26.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27. TO 资深老读者
      你本来也是墙内的啊,俺还以为一直在墙外看墙内笑话(比如在台湾)。

      删除
    28. TO Anonymous
      这些人别理最好,免得被缠住。

      删除
    29. TO 资深老读者
      只要在墙内,没有一开始具有强大的思维和心理素质,很容易被漫天的【Propaganda】淹没,就算具有了上述素质也得小心辨别,毕竟你在墙内不能不了解伟光正的动向。
      俺也没有说俺有多愤怒啊:)

      删除
    30.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31.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32.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33. TO 6單元
      這類民族主義洗腦標語有很多,不過我不認同這個國家,它更像是個邪惡軸心,查一下他們對維族人做了什麽事,就發覺跟納粹迫害猶太人很相似。
      還有一點是簡化字,如果真的熱愛漢字,那麽應該恢復用正體/繁體字,我個人認爲簡化字是對中華文化的破壞。例如有些字已經給大衆詬病:爱無心、亲不見,有時連別人祖宗的姓氏也改掉,非常荒謬。

      删除
    34. TO 资深老读者
      我认同的是道家的某些学说(名可名,非常名等),还比如不居功,无心而为,“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常有司杀者杀。夫代司杀者杀,是谓代大匠斫,希有不伤其手者矣”这些观念。
      你说剿匪,好像只是用嘴啊。

      删除
    35. TO 33单元的网友
      这个标语是习近平提出的。
      正如《1984》里的:
      自由即奴隶
      无知即力量
      战争即和平
      再一次叹服奥威尔先知般的洞见力。
      说到汉字,在网上看到有个教授把难写的汉字(龜这样的)编成一首诗,说明繁体字的繁琐,很有意思。党国从来不稀罕传统文化,只是用这些为工具奴役俺们屁民。

      删除
    36.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37. TO 资深老读者
      哇撒*_*,莫非你是沪民党这种海外政党的大佬?

      删除
    38.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39.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40. TO 资深老读者
      那你还抽时间来跟俺们这些屁民讨论,是出于怎样的情怀啊……
      墙内还有编程随想这样的人在,俺就还有一丝希望——非暴力革命会成功。

      删除
    41. 其實我覺得大中華地區的古人給人類最大的貢獻不是四大發明也不是四大名著,而正是非常有美感的象形文字和各種語言(不是指滿洲普通話)。當然了,象形字方便確實不如拉丁文,寫公式會遇上麻煩,但實際上也可以共用的。

      删除
    42. TO 41单元的网友
      你喜欢就坚持啊,俺有一段时间输入法用了正体,旁人都说看了麻烦,只好改回简体,俺这里已经被体制化鸟,以后练书法时俺会用正体吧。

      删除
    43.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44.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45. TO 资深老读者
      你不也在用咩?
      工具(语言,科技)等都是双刃剑,不能因噎废食啊。

      删除
    46.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47.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48.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49.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50. 老犊子你是哪国人?还是杂种的中国人?别告诉我是沪国人,目前你们沪国还在YY中是不成立滴。你使用下层的华语在这里留言,本身就证明你是个下层loser,不如全程鹰文留言吧,让我们点评下你滴鹰文水平如何,鹰文用不好是不配做米狗滴明白不?精神米狗也不配呢

      删除
    51. TO 41单元的网友

      不见得象形字寫公式會遇上麻煩,只是习惯问题。

      普通話其实同样有美感,只是强制推行、消灭地方语言的做法很恶劣。

      删除
    52. TO 资深老读者(48单元)

      你又来直接给出苍白的结论了。日語在当今台湾没有一席之地。

      删除
    53.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54.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55.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56.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57.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58.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59. TO 资深老读者

      还是你老姿勢丰富,姿勢分子的标签贴你头上比较合适。。。

      那姿勢分子的发言用什么音系去读呢?难道是中古汉语?

      删除
    60.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61.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62.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63. 60单元我是同意的,然而明确一下问题,你的发言用什么话读呢?

      61单元就不同意了,哪里不符合演化規律?这个还是可以和你聊一聊的。

      删除
    64. 题外话,规律是对现象的总结。
      二者矛盾的话,一般要重新总结规律,而非否认现象,或者宣称没有真正的苏格兰人。

      删除
    65.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66.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67.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68.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69. 你的发言就是普通话/国語/Mandarin,这没啥好遮掩的,承认他。

      既然说到日语了,你不妨说说汉字为何仍然存在日语的书写中。

      删除
    70.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71.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72.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73. TO 资深老读者 & helvetica
      俺觉得汉字和日文都是相应的历史发展的产物,现代科学捏,整个体系都是盎萨(Anglo-Saxon)构建滴,用汉字和日文去解释当然很奇怪。所以捏,墙内为了赶上盎萨滴进度,还是得学习拉丁语系(在墙外,学习几门语言是常事)。因此捏,不必拉丁化,汉字也有自己的魅力,合唱团分好几个声部才有震撼人心得效果不是吗?对于汉字圈能改变盎萨的科学、技术、文化体系,俺表示悲观。天朝的专制扼杀了理论科学的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说,天朝较为接近原始(丛林法则),盎萨体系可能会像阿拉伯数字一样作为主流流传下去。

      删除
    74. TO 资深老读者
      你的某些想法不知是否属于姨学(你有意模仿刘仲敬),俺觉得有些怪异(比如你说的三百年后)。

      删除
    75. 今天,全国各地都有卡车司机罢工,不过捏,俺觉得朝廷在这个上合组织峰会期间不会容忍这样的现象,也许局外人也会旁观,不会参与进去。
      https://08charterbbs.blogspot.com/2018/06/blog-post_674.html

      删除
    76.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77. 你这傻逼还懂草蛇灰线啊?蛇钻入你妈的阴道操出了你这蛇头人身的二逼,脑仁太小了整天在这里丢人现眼

      删除
    78.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79.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80. 现在有质量的回复越来越少咧,大部分高手都转入潜水状态了罢。

      删除
    81. 你妈刚刚给你的蛇爹操的高潮了,水喷了一地,看样子你要有个蛇头弟弟了,以后可以让他加入灭蛆员系列壮大你家喷子队伍,还能向你米爹申请多一份狗娘,一举多得哈哈哈

      删除
    82. 金三胖到了新加坡了,果然是一个理智博弈者,在命与权力之间还是分得门清的,他不敢开战,甚至不敢用核弹,他一旦用了,下场就是萨达姆或着卡扎菲。
      https://www.zaobao.com/realtime/singapore/story20180610-866028

      删除
    83. TO 地平线不及的
      对于金川会后续发展我们吃🍉群众拭目以待。

      删除
    84. TO 资深老读者
      愚弟还是主张:【大大弱化/推翻】赵家权贵中共把持的一党专政。资深兄理论体系应该等待【大大弱化/推翻】赵家权贵中共把持的一党专政【以后】再详细讨论。

      删除
    85.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86. https://www.theverge.com/2018/6/9/17444312/chinese-hackers-reportedly-stole-data-related-to-secret-projects-from-a-us-navy-contractor
      天朝黑客黑进了美国海军提供商。不得不再次叹服编程随想的匿名技术,虽然可能在技术上和操作上两者有差别 :)

      删除
    87. 根据维基百科的定义
      “黑客”(Hacker)当中的中文音译“黑”字总使人对黑客有所误解,真实的黑客主要是指技术高超的程序员,而“溃客”(Cracker)才是专指对计算机系统及网络进行恶意破坏的人。
      除了精通编程、操作系统的人可以被视作黑客,对硬件设备创新的工程师通常也被认为是黑客,另外现在精通网络入侵的人也被看作是黑客。
      ……
      Cracker”(溃客)之相异其他黑客是在于:

      一个恶意(一般是非法地)试图破解某个程序、系统或网络,进而窃盗、毁损或使其瘫痪的人。
      Cracker没有道德标准,也没有“黑客精神”。
      Hacker们建设,而Cracker们破坏。
      ————————————————————
      俺因为原文就是【Hacker】就翻译为黑客。
      貌似翻译为骇客更恰当🤔

      删除
  6. 博主前几年再评论区多次提到
    「下次电子书更新加上XX」
    一拖就是几年,博主分享的电子书好久没更新了
    另外github被微软收购,博主对此的评价是?
    博主的项目是否需要迁移?

    回复删除
  7. 不知编程随想对这个六四解读如何看:
    https://medium.com/@laichinan_27202/%E5%85%AD%E5%9B%9B%E6%84%9F%E8%A8%80-%E6%AD%A3%E7%BE%A9%E6%B0%B8%E9%81%A0%E4%BE%86%E8%87%AA%E5%89%BF%E5%8C%AA-54464a1d3883

    回复删除
  8. 64memo - 這裏也有過屠城──我所經歷的成都“六四”慘案前後 by 方直2018年6月8日 下午5:54:00

    這裏也有過屠城
    ──我所經歷的成都“六‧四”慘案前後

    ‧方直‧

    http://www.64memo.com/album/7/C074a.jpg
      提起“六‧四”屠城,人們總是自然而然的想到天安門廣場的大屠殺,卻鮮有人提到,或是淡忘了發生在四川省成都市的慘案。這是僅次於北京的,對平民大規模開槍鎮壓的一例。其性質與北京毫無差異:都是中國共產黨動用其御用軍隊──“人民解放軍”,對手無寸鐵的人們開槍濫殺。當年,北洋軍閥段其瑞開槍殺害北平學生僅4人,落了個遺臭萬年。為中共黨人中津津樂道多年的“五卅”慘案,及其後沈港大罷工,亦僅由外國巡警槍殺一名工人引發。反觀中共“六‧四”所為,無論動員軍隊之規模,動用武器之殺傷能力,死傷學生平民之人數,以及殺人之後的政治迫害,全國範圍內的清理,清查,不到秋後的“秋後算帳”,令死者親屬不敢公開悲傷,令傷殘者不敢表示憤怒,令倖免於死傷的廣大運動者參與者心驚膽顫,其手段之殘忍,專制程度之恐怖,遠勝於當年的北洋軍閥及後來的“獨夫”,“民賊”蔣介石。不知對那些“六‧四”元兇,鄧小平,王震,陳雲,李鵬,陳希同,李錫銘等,歷史當怎樣稱呼他們? (六四檔案 / 2004)

      每當我聽到一些身居海外,不再為專制所苦惱的中國人為“六‧四”屠殺辯護時,總忍不住要爭辯幾句。依辯護者們的高論,為了“穩定”和“發展”,當初的進步學生,以及後來的中國共產黨,是應當被北洋軍閥及蔣介石殺絕了。倒是軍閥們,蔣介石“仁慈”了,至使中國不能“穩定”地“發展”。

      值此“六‧四”十周年之際,為了那些不應該被忘卻的記憶,為了那些不應該白流的鮮血,特以此文,獻給“六‧四”中死於成都,以及所有中共屠刀之下的亡靈。也許,89年已身在海外的中國人,尤其是來自天府之國的四川的人們,還依稀記得:CNN新聞中濃煙滾滾的成都,曾令他們憂慮萬分(據當時在美國的同學們描述),但事件中的諸多細節,至今仍不為人知。筆者將用親身經歷及其所聞,描述成都屠殺始末,願以此拙文為磚,引出更多當事人的回憶。 (64memo.com-2004)

      成都的學運,時間稍晚於北京。從4月15日胡耀邦逝世,到5月16日成都高校學生正式佔據人民南路廣場的一段時間內,學運尚未表面化。各高校內主要是官方組織的悼念活動。當然,廣大高校師生及社會各階層人士,感情上是支持北京學生及知識界的遊行請願活動,為之激動不已,並為共產黨高層對事件的橫蠻態度義憤填膺的。北京學生絕食進入第三天,全國各地聲援活動加劇。成都高校學生沖破校方干擾上街遊行。當時各校官方,均以類似措施,如:令校衛隊緊閉校門,派政治輔導員威逼學生,校長,教授到遊行隊伍前面阻擋,最後就是布告,廣播,以開除學籍相威脅。但這些措施在高昂的群情面前,如同杯水車薪。學生們或沖開校門,或越牆而出,各校後來只好放棄這種無效的防線,校門大開。首批遊行的大學計有:四川大學,筆者所在的華西醫科大學,氣象學院,四川教育學院。成都科技大學。學生總數不多,約2000─3000人,行至人民南路廣場,並在此靜坐,講演。 (64檔案´89)

      16日7時許,市政府調軍警及大型客車,試圖強迫學生離開廣場,其間發生扭扯,但無人受傷,爭執一陣,學生寡不敵眾,又無後援,只好離開廣場回校,廣場旋即被封鎖。當日下午,各校學生再次衝出校門,除上述學校外,又增加電子科技大學,地質學院,財經學院,中醫學院,體育學院,以及位於遠郊的四川師範學院,農機學院也相繼加入。至此成都所有高校全部到齊,學生人數也大為增加,再有一些中專技校,科研,設計院,市民,農民聲援隊伍加入,遊行隊伍川流不息,軍警防線無法阻當遊行隊伍,只好離去。隊伍經人南廣場,繞市內主要街道而行,所到之處,群眾鼓掌歡迎,送茶送水,感人至深。當晚,類似天安門廣場,人民南路廣場成為學生的聚集點。類似紀念碑,全國僅存的,臭名昭著的成都人民南路廣場毛澤東揮手的大里石象觀禮臺成為廣場制高點和全市的注意焦點。當時高臺上人頭攢動,但無標語口號。似有師出無名之嫌。我和另兩個同伴當即騎車返校,書寫了一紙一字的大橫幅“誓作首都學生堅強後盾”,懸掛於高臺上。此口號成為次日(5月7日)川報報導的大標題。第二天成都高自聯成立,並開始了成都學生的絕食,還與四川省長有過一次無結果的對話。其間,我作為一個剛由研究生畢業留校的青年教師,組織了數次教職工及研究生的大遊行。在那一浪高過一浪的聲援遊行中,有一些標語,橫幅,格外新穎。如我校精神科研究生打出的“醫治老年性痴呆”,銀行學校打出的“不給官倒當帳房”,婦產科醫院打出的“給民主打一針催生劑”等。5月19日晚12時,李鵬在電視上宣佈戒嚴那張令人噁心的頗似江青的肥臉,和他那殺氣騰騰,聲嘶力竭的嚎叫,激怒了所有人。他話音剛落,電視室內象炸開了鍋。大家預感廣場會出事,不約而同地衝出校門,我們是首批到達者。果不出所料,大量防暴警察正從觀禮臺左側的市政府內,和廣場後面的武警總隊內出動,企圖趕走學生。我們手挽手,嚴陣以待,體院學生糾察隊首當其沖。此時,廣場外圍群眾迅速聚集到廣場左側,阻擋軍警。憤怒的群眾越來越多,終於迫使武警後退。此後各校增援隊伍陸續趕到,時為5月20日早晨4時許。據從廣場後面過來的群眾說,武警總隊內集合有數千餘名幹警,因廣場人太多未敢出動。我看當時情形已穩定,便趕回學校,疾書“特大號外”一張,描述廣場上軍警鎮壓之企圖,呼籲大家支援。最後寫道:“扼殺民主運動的人沒有好下場,馬科斯,奈溫,全鬥煥就是你們的榜樣。”(這些人均為因鎮壓民主而至下臺的亞洲獨裁者。我不幸而未言中。看來中國的民主進程尚難於菲律賓,緬甸,南韓)。號外於早晨5時貼出在大校門口,對早晨上班的員工震動很大。事後被列為清查的要案之一,幸而未被查出。 (Memoir Tiananmen - 1989)

      由於戒嚴令公佈,用絕食爭取平等對話已無可能,高自聯宣佈停止絕食。當時大家都很迷惘,困惑,面對共產黨的無恥,不知該怎麼辦。記得當時有一位參加絕食,身體很虛弱的口腔系學生問我:“趙老師,我們下一步怎麼辦?運動的前途是什麼?”我說我也不知道,至少我們已經喚起了民眾,如同我們遊行隊伍的大橫幅所書“覺醒”。堅守廣場已無意義,5月26日,成都高自聯舉行大規模廣場告別遊行後撤離廣場。此後仍有少數人拒絕離開,堅守廣場,以川大學生為主,但已不及先前規模和影響。一個偶發事件,使廣場的學生稍有增加:農機學院一學生在聲援途中被車禍撞死,開始疑政府有意為之,後來又因車禍處理不滿意,學生自發為死者家屬募捐,也留在廣場上。總共幾十個學生,加一個播放美國之音的擴音機。總體來說,從5月26日到6月3日,廣場是很平靜的,少有圍觀者。無交通阻塞,實無鎮壓的藉口。(據後來傳達文件,收放美國之音的擴音機竟是鎮壓的重要理由)。 (64memo祖國萬歲´89)

      “六‧四”凌晨,突然有軍警開到廣場,孤立無援的學生很快被“清場”到武警總隊,經審查後釋放。廣場被再度封鎖。其間雖無人員傷亡,但武警對學生的態度極為粗暴。當這些學生回到學校,清場消息傳遍,群情激忿,準備再度上街遊行。人們不知道天安門已經發生了大屠殺,而本地的軍警也接到鎮壓命令了。當善良的人們還天真地相信“人民政府”,“人民子弟兵”,“代表人民利益的共產黨”時,他們哪裏知道,屠刀已經舉起,這個政權已經喪心病狂,徹底撕開了其“人民”的遮羞布。 (64memo.com / 2004)
    http://www.64memo.com/album/7/A104.jpg

    回复删除
    回复
    1. 64memo - 這裏也有過屠城──我所經歷的成都“六四”慘案前後 by 方直2018年6月8日 下午5:56:00

        遊行隊伍陸續到達廣場已是中午時分。武警在廣場四周設置封鎖線,學生群眾試圖通過時,粗暴的警察即以警棍大打出手,不少人頓時頭破血流,紛紛後退。他們進而追打逃路慢的,直至新華書店大門,群眾密集處才撤回。他們一退,群眾又推擁上前,他們又追打,如同拉鋸一般。手無寸鐵的群眾開始尋找武器自衛。有人推倒交通分道的水泥樁,有人橇起鋪路的方磚,磚塊向武警飛去。隨著衝突加劇,忽聽武警隊中一聲轟響,一些冒著黃煙的東西滾滾而來,不知何物,直到大家流淚不止,喘息不定,才知道中了催淚彈,紛紛後退。拉鋸戰中,時而有槍聲響起,雖不是密集的排射。每次總有群眾倒下。受傷者皆由三輪車工人義務送往就近醫院及華西醫大附院。衝突中,有途經廣場東西側的電車經過,被一些青年攔下,點燃推至路中央作為路障。衝突持續至下午,武警突然奉命撤走,各校學生因極度疲倦陸續回到學校,整個廣場處於無人控制狀態。到晚上,廣場有人散布,位於廣場附近的祠堂街派出所是白天鎮壓中首先開槍的,所內還關有學生。便有一群青年人沖入所內,其內空無一人,有人放起火來,火勢開始很小,但因當時無人救火,終於釀成大火,並蔓延至商場,燒掉了大半個商場,和對面的人民電影院等。成都市中心因此而濃煙彌漫。當時關於火因,眾說紛紜,有人說,商場已定為危房,到秋天就要拆除,市府有意不救火,以擴大事端。有人說,這是白虎堂事件,國會縱火案。真相如何,無人得知。但本人仍然傾向於:多半是一些無業青年,平時素有劣跡,倍受警察欺壓,借此發泄。“六‧四”後不久大逮捕,首開殺戒,槍斃的幾個,據稱就是縱火的。 (64memo.com´89)
      http://www.64memo.com/pub/uploads/imgS/wpId8568.jpg
        此次慘案,究竟死傷多少人,無人得知。我只知道我校及附近幾個高校均未死人,但有不少受傷者。電子科大開過追悼會。當時有說死亡九人,主要是市民,現有的資料說死亡277人,受傷病員2100人(注)。但不論死多少人,武裝鎮壓手無寸鐵的平民,是難以推卸的罪責。以及由此引發的後來的混亂,亦與成都市委處理不當有關。回想當時成都,“六‧四”之後近一周內,街上無一警察,連交警都無影無蹤。偶爾有外地出差,身穿軍裝警服者,均遭群眾白眼,辱罵。共產黨及其御用軍,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實在是一大諷刺。除了縱火之亂以外,社會秩序總體還是很好的,“六.四”前後倒未聽說有過大的刑事犯罪。共產黨藉口恢復正常社會秩序而行鎮壓,是完全站不住腳的。從5.19,到6.4,兩次成都與北京同步行動,可見鎮壓是早就安排好並通報全國的,只是擇時間罷了。 (64memo.com/2004)

        6.4後的清查,也是令人心有餘悸。停產學習一個月,人人過關。紅頭文件,北京8條,成都8條,殺氣騰騰的16條標準,我犯了4條,加之被當時貴為校長的自己的研究生導師出賣(可見共產黨對老一代知識分子的人格摧殘之深),自忖必坐班房無疑。幸而本人受一些經過共產黨歷次運動的老師告誡,堅信“坦白從寬,牢底坐穿”,矢口否認,避重就輕,又有群眾保護,很多事無法查證,在審查一年之後,終以降職降薪,行政處分告終。後歷盡艱辛,辭職還鄉,輾轉出國。另外兩名學生自治會負責人,均在分配時被處罰,一個被發配到邊遠巴中縣,一個待分一年後,自己去了深圳。 (64memo.com / 2004)

        事過十年了,如今回想當時如火如荼的場面,仍不免要激動一番。當時人們那種高漲的愛國熱情,團結一致,無私和獻身的精神,比起現在國內唯利是圖,爾虞我詐,貪贓枉法,要強之千萬倍。倘若共產黨當時能夠因勢利導,借此東風,清理黨內頑固派,深化政治制度改革,中國將是另一番局面。但共產黨為著一黨私利,為了維護不可動搖的黨天下,竟置國家民族的利益不顧。所以要說總結“六‧四”教訓,當然有很多,但歸根到底,借電影“南征北戰”中李軍長一句話:“不是我們太幼稚,而是共產黨太兇殘。” (六四檔案 - 1989)

        (注:見《爭鳴》1996六月號,記者羅冰透露的公安部1990年7月15日上報國務院材料)。

                            1999,5,26

      删除
    2. 這裏也有過屠城──我所經歷的成都“六四”慘案前後 by 方直

      原文地址:http://www.64memo.com/b5/7834.htm

      删除
    3. TO 64memo - 這裏也有過屠城──我所 ...
      你的网名让俺想到了一个网站:
      http://www.64memo.com
      六四确实不止发生在北京,还有西藏,成都等等。
      希望大家能传播这些真相,更重要地,是普及思维素质(编程随想的博客就很好)。

      删除
  9. 终于看到编程君补这个系列了,美滋滋

    回复删除
  10. 習皇登基後,迫切想建功立業,鞏固自己的地位。
    目標很可能是:在2021年前征服自由臺灣,以此作爲中共建黨100週年的獻俘禮。
    屆時,習皇在黨內威望將如日中天,終身獨裁無人撼動。
    兩岸軍力的巨大差距,讓這場戰爭沒有懸念。
    這種局勢下,有沒有辦法,能守住華人世界唯一自由之火,免遭共產強權荼毒?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稍有常識的人
      【编程随想】在评论区说过这个话题
      关于武力统一台湾
      这个说法最近又热闹起来。
      俺认为“武统”在军事上是不可行的,反而加快朝廷倒台。
      理由如下:
      对美国而言,《与台湾关系法》是法律。因此,美国肯定协防台湾。
      以中美军事实力的差距,天朝的党卫军没戏。
      一旦武统失败,将会极大打击朝廷的统治基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8/04/Zhao-at-GitHub.html?comment=1525104088369
      【俺的观点】
      美国对华的趋势应该是越来越强硬,毕竟给中国输血四十年有没有让中国民主化。
      美国有可能往台湾使馆派驻海军陆战队,这让伟光正在开战前有所忌惮。
      http://focustaiwan.tw/news/aipl/201804220018.aspx
      美国计划派军舰甚至航空母舰穿过台湾海峡。
      http://www.scmp.com/news/china/diplomacy-defence/article/2149264/us-considering-sending-warship-through-taiwan-strait
      另外,美国多次派B-52轰炸机到南海。这种公开的军事行动起到了吓阻作用,警告伟光正不要轻举妄动。
      就算开战,那些士兵也只能再一次体会到朝鲜战争时长津湖边整整一个连全部冻死的社会主义铁拳,如果败了(可能性很高),那么伟光正也快完了(最高统帅战无不胜的神话被打破,基层士兵认识到自己只是炮灰,屁民失望……)
      这种得不偿失的事情,决策层应该不会做。

      删除
    2.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3. 主动武统不大可能,因为时间在大陆一边。
      但不排除国际局势重大变化,比如美国卷入其他热点地区的冲突分身乏术,比如朝鲜半岛、伊朗等等,那么习近平有可能把握机遇,毕竟能在史上留名,建立不逊于本朝太祖的功业,这个诱惑还是有点大的。
      另外如果台湾当局铤而走险,那么台海战事就无可避免了。

      删除
    4.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5. 中共从未打过一场现代化战争。对越战的塑料地雷(中国自己发明),还是用中国兵的人肉去排雷的。对台怎么打得起来?

      删除
    6. 人肉排雷,排完了回来开庆功宴。中共自己高层当时都有人拍桌子,说这庆功是喝战士的血。

      删除
    7. 国共内战,共军把地主家眷和反革命分子押在前方行军,地雷都没啥效果,国军机枪手一杀就是一片一片的死,杀到最后机枪手自己都疯掉了,甚至有机枪手在杀完5百多人后自杀。

      删除
    8. 我也不想武统。

      如果大陆哪天民主化,本支那人还可以用选票教训要使用武力的那帮混蛋,还可以上街演说“武统的危害”。
      但大陆至今仍是专制独裁,我们这些无恶不作的支那人连自保都是个问题,对于武统,我们这些支那难民顶多口头抗议谴责。

      其实我们关心的是大陆民主化后给大陆带来的益处,至于独统问题还真不是关键。他们要台独是他们绿营的事,和我们支那难民基本无关。

      删除
  11. 过来捧个场。

    博主你之前在评论区谈到 ”叶利钦当时有的一拼,赵紫阳当时基本没戏。“ 八月政变跟六四学运为啥有这样的差别? 为啥叶利钦有资本跟苏共的保守派博弈?

    回复删除
  12. 六四,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回复删除
  13. #全民共振 五一、七一、十一,維權日!公民不合作日!公民抗命日!

    #七一共振 七一去省委
    不滿政府 - 匿名散步, 聚眾抗議。

    #生活自主 #城市自治 #命運自決
    共匪不死,共振不止!


    https://t.co/Zq3xFuX3YE

    回复删除
    回复
    1.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2. 公民同城的符号并没有形成共识,我主张改成国际通行的反共符号。

      十一共振,和游客一起共振吗?

      删除
  14. 当时有个镜头我永远记得,那就是学生在跟李鹏总理谈话的时候拍桌子,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对抗强权吧。学生们爱国是没错的,政府应该承认这是爱国行为,只是行为有点过,学生们并不是真的懂得什么是民主和自由,应该怎么样去获得。再往后,那些流亡的民主斗士为了自己的生存,为了自己的私愤,做出的很多事情,发表的很多言论,可以理解,但不值一提,更不值一驳。希望出现更多理智的声音,不管是海外还是国内。

    回复删除
  15. 看了看心情感到很沉重。也看了下面大家评论。有些和我所感有些出入,但是知道我了解的不多,就不可以瞎评论。郭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呢。我是疑惑的(再看了有些人的评论后)。我只好发了这个评论说明我看了这文章,也是对随想的支持。也说出了我心中的疑惑。

    回复删除
    回复
    1.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2. 熟知也要说出来好店,像我刚要了解这些事情、了解的不深入的人,需要有人传播。感觉说出来也是对于一些还有幻想的人来说可能也是一种打醒的方式。

      删除
  16. US federal employee in China reports symptoms similar to those staffers experienced in "sonic attack" in Cuba
    中共不至于傻到拿「声波武器」惹美国外交官吧

    回复删除
    回复
    1.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2. 他们做实验时误伤了吧?为什么这样做捏?

      删除
    3.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4. TO 资深老读者
      对啊,美国也没有对古巴用武力,美国最多撤回外交官。不过以后算账时就不好说了。电影里FBI起诉罪犯的时候犯罪材料都是一大摞。

      删除
    5.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17. 重要电子书分享,已发邮件,特种兵教你户外生存\军事\异议人士野外求生\中共末世来临野外生存

    回复删除
  18. 一個月前在學校讀完了這個系列。
    我想知道近年來中國大陸群體性事件在數量和影響等方面怎麼樣?
    以及有哪些方式可以了解,聲援,參與呢?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21楼的网友,比较著名的是2011年的茉莉花革命。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1/02/jasmine-revolution-227-notice.html
      刘晓波等人的零八宪章运动等。
      这些事件编程随想较早的博客里都有提及。
      声援和参与,在墙外的话,比较困难,俺也不知有啥好办法。

      删除
    2. 查Google或者每週轉載 聲援找/搵香港支聯會 國際特赦組織等等 :)

      删除
    3.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4. 有一个 工人集体行动地图:http://maps.clb.org.hk/strikes/zh-cn

      中国工人集体行动地图简介
      26/10/2017

      由于中国政府并未公布工人罢工和抗争的官方统计数字,中国劳工通讯的工人集体行动地图是公众唯一能够查阅的数据库。自2011年起,地图以中英双语收录了近10000宗工人集体行动的详细资料。 *

      现时,地图的资料以每星期两次的频率更新。如欲得到最新消息,请跟随我们在推特设立的帐号 @CLBStrikeMap (英文)和 @bagongditu (中文),并可订阅我们的英文电子月报,内容主要以地图数据指出工人运动的最新趋势。

      中国工人集体行动地图是为了方便记者、研究员和工会组织者等不同人士理解中国工人抗争的频率和分布而设。为此,中国劳工通讯会定期发布新闻稿和深入报道以分析地图收录的事件。我们偶尔还会制作详尽的研究报告,以提供该时期不同行业工种的全面分析。
      关于此地图的详细说明:http://www.clb.org.hk/content/%E4%B8%AD%E5%9B%BD%E5%B7%A5%E4%BA%BA%E9%9B%86%E4%BD%93%E8%A1%8C%E5%8A%A8%E5%9C%B0%E5%9B%BE%E7%AE%80%E4%BB%8B

      删除
    5. 另外还有个 中国安全事故地图:http://maps.clb.org.hk/accidents/zh-cn

      删除
  19. 考完高考下飞机之后第一时间回来看博主
    博主续更果然没有姑父读者
    先缓存到本地明天早上慢慢看...

    回复删除
  20. 现在 5月13、14日,所以这意味着,我们还有21年的时间来完成这个系列。。。

    回复删除
    回复
    1. 似乎博主说过2019年完成,作为三十周年献礼……

      删除
    2.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21. 这些无脑学生都被吹捧成什么民主先锋卫士了,可拉鸡巴倒吧,不过是不明真相的群众被几个带头的忽悠了,柴玲那bitch现在不是在美国过着滋润的日子么,人家当年是想搞政治投机来着,搞垮了共党说不定自己可以捞点好处,从政啦积攒人望青史留名什么的,再不济还可求美帝收留自己过上资本主义的腐朽生活,只有一大群无知学生做了炮灰,也是活该,那就是一场闹剧,诸位民逗每年一到六四就集体high起来,真是傻的没治,就忽悠忽悠些二货还行吧,要闹事可不能怕死啊,动不动就跑美帝连汪精卫都不如,鄙视你们这些嘴炮民逗,书生造反三年不成,距离89都快三十年了,你们这些民逗怎么越来越落后,都沦为嘴炮党啦?twitter上面一群“国父”整天瞎鸡巴扯蛋,笑死俺啦

    回复删除
    回复
    1. 就是,像楼上一样安心做个公公多好。

      删除
    2.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3. 俺就是你老外公,乖孙zei还不快来磕头

      删除
    4. 流亡个卵,不就是政治投机非法移民么,你这二逼还给说的那么高大上。吃什么也比你这贱种米狗吃洋大人的屎要强

      删除
    5.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6. 米狗狂吠共党药丸也有几十年了,怎么还不亡呢,狂犬吠日没鸟用,你还不承认其实就是个傻逼么

      删除
  22. 资深老犊子这个二逼玩意儿好几天没来刷屏了,窝还以为你死了呢。前几日在twitter上面看见你家“国父”义正言辞的说:绝对不会去大陆闹事,因为它要做一个守法的淫。哈哈哈哈笑死窝啦,又要谋求上海独立又要守共党的法,是精神分裂了吧,老犊子应该把它也介绍到给你治疗的那家精神病院去,虽然效果差点总聊胜于无吧

    回复删除
  23. github收购事件,感觉微软会轻易交出注册ip地址等信息。不过博主一定一开始就开代理了吧?

    回复删除
    回复
    1. 编程随想用微软网盘的,你忘掉了。

      删除
  24. 随想兄,你在2016年似乎错过一个“抹黑”党国的大事件——2016邢台泄洪(具体参见各方报道,资料搜集可请自行谷歌百度)

    我一期待着你在博客上谈邢台泄洪,没想到你想到2018年都没写,不知道兄台是对此事一无所知还是事情繁多给忘了,实际上16年此次邢台泄洪伤亡人数高达几千人,,看似是叫邢台泄洪,其实周边被危及到了,比如邯郸市包括下面各个地区,此次事件是完全的认为原因造成的,事发当时邢台贴吧全是当地网友发的死人照片,令人不忍直视。

    因为在事发地有朋友,所以知道的非常清楚,并且还亲自去过,事发后邢台当局封锁高速公路,阻挡并殴打抓捕上京的受害者家属。

    虽然此事已经过去许久,但还是希望随想兄予以重视和关注,因为信息封锁,国内绝大部分人并不知道,尤其是南方地区,只是事发地附近地区知晓而已。

    回复删除
    回复
    1. 那些可怜的受害者家属只会用贴吧,如果发在墙外媒体上,会更利于证据的保存。

      删除
  25. 給編程君提個建議,給正文加一個繁體字轉換按鈕,方便更多小白看。

    回复删除
  26. 编程兄:兄的维基百科讨论页里有人倡导如下提议,愚弟在此转发供兄参考:
    [quote]6.我呼吁:请编程随想在他博客的首页的“名言区”挂上维基百科的公益广告。

    @Fff1984:(+)同意,但(※)注意,维基百科不是演讲台,这个呼吁直接发邮件给编程兄不就行了吗......(讨论请用 ~~~~ 签名) -- learningis1st(留言☎|工作区✎|打赏) 2016年3月9日 (三) 09:59 (UTC)
    已发,下次不呼吁了^-^Fff1984(留言) 2016年4月12日 (二) 12:58 (UTC)
    (+)同意,找点注册了Google账户的老读者发把,不然随想兄看不到的。--袁泽禧(留言) 2017年6月18日 (日) 00:35 (UTC)[/quote]

    回复删除
    回复
    1. 另外请编程兄澄清一下品葱论坛上的"编程随想"是否是兄本尊?

      删除
    2. https://www.pin-cong.com/u/%E7%BC%96%E7%A8%8B%E9%9A%8F%E6%83%B3/
      那家伙100%是冒牌货

      https://www.pin-cong.com/p/9929/
      那家伙怕暴露语言风格,回答此问题时只敢转旧博客全文,不敢多写几句新话。
      即便转发旧博客,也没处理好超链接问题,显然是从读者版的blogspot里复制的,而不是博主版的blogspot里复制的。

      我想这是党国逼迫博主定期发评论所做的博弈策略:用仿冒账号养人气,关键时刻再把人气变现。博主这种匿名身份,要防仿冒的话,必须定期以自己的说话风格发表实事评论与新读者互动;

      党国还可以另外搞一个博客,假装2002年开始发表文章,并辟谣说这个2009年才开始发文章的博客是仿冒的。新读者未必不会上当。

      删除
    3. 那家伙是假装的,也是某个读者,在看到俺指出他发的笑脸是:)(全角),而编程随想发的是 :) 后他立刻改了【所有的】笑脸。

      删除
    4. TO Zeroth Posclegomer
      不过他这种“脚痛医脚”的补救仍有漏洞,为了他能更好地模仿编程随想,俺就不指出了。他不必模仿编程随想啊,要是朝廷的走狗那他这样也太蠢了 ^_^ ,俺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删除
    5. TO 地平线不及的
      蛤蛤,严重同意!🙆

      删除
    6. TO 编程兄🐻
      另编程兄🐻不知有否听说GitHub被微软收购了,不知道编程兄🐻对此最新动态有无对策?是否打算迁移到GitLab上去?(不过以愚弟对兄🐻的认识,兄🐻大概会说“还需观望一段时间,以确定GitHub未来走势,和考察GitLab是否靠谱”)

      删除
  27. 同样是黑天朝,博主就有理有据令人信服,而“资深老读者”之流就令人反胃作呕。

    同意的把这楼的热度刷起来,我就不信就我一个人这么认为。

    回复删除
    回复
    1. 不太建议鼓励别人刷楼,比如我就不愿意浪费太多时间,我还有很多事要忙的,凡事要分优先级。和老读者之流瞎耗,耗个几年都不一定完。那家伙是不会认怂的。人生苦短。

      删除
    2. 老读者也是有理有据全网可查的,只是对你来说太难懂因为智商不够。

      支杂滑豚的优先级就是伺候好你共爹,不然连豚食都吃不上,能翻个墙出来看看已是你共爹大大的恩赐,没有其他奢求了。

      滑豚自然是很忙的,要养小豚仔以供主子以后驱使、还要还猪圈的贷款,滑豚们说这是幸福的,因为生活有了奔头。你共爹阴笑着磨刀霍霍等着过年杀豚呢

      删除
    3.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4. 注册一个狗名你很有优越感吗?网络虚拟账户没什么意义,只是懒得搞而已。你有账号你牛逼,敢去墙内实名反共我才佩服你点,那时你才可称为自己的姓名而自豪。一个虚拟账户也能高潮不正好证实了你智商底下么

      删除
    5.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6.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7.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删除
    8. 老犊子今天又忘记吃药啦?来和你爹回精神病院去,乖不要挣扎啦

      删除
  28. 如果媒体的信息无误,
    在朝鲜问题至今依然很悬的情况下,
    日本那边,修宪派和护宪派同时上街,天天游行,民意撕裂严重。美国如果再不解决朝鲜,日本人就要先行一步帮你动手了。

    习大大要是尽力阻止金三胖和川普会谈,早晚自食其果。

    回复删除
  29. 判断是“殖民”还是“东德西德式和平统一”的标准是“是否有公民身份”。如果没有,就属于殖民;如果有,就属于自愿统一。这个话题和民族无关。美国南北战争,就是一场伟大的为了废除黑奴而打的统一战争。黑奴当然愿意被统一,以便获取公民身份。

    中共对维族就是殖民统治,还美其名日:输入秩序,反恐,帮你们去除伊斯兰教中的洗脑成分。还有一帮傻逼民逗一边为殖民主义洗地,一边又谴责中共大一统的精神分裂。

    回复删除
  30. 稍有常识的人可以看出,此次事件的根源是1988年连月的高CPI和物价闯关失败造成的生活水平下降,从而导致民怨的集中爆发,根本上是经济危机,其政治危机的性质是后期派生的。
    当然,如果要玩意识形态的话就各取所需,反正这事情左右派都能扯出东西来。
    也就是说,本次事件根本上与所谓的“民主”“自由”无关,具体也可以参照29-33年美国的各种共产主义运动及同样坦克压人的抚恤金游行,系自发性的对现有上层建筑的反抗,与所谓“觉醒”“民权”无关。

    回复删除
  31. 姨粉完全不靠学术研究,而是靠自己发明了一个“大一统”。
    “大一统”这个词如果按中国理解,应该理解为统一的大国,文化的融合同化等等,就如同印度一样,而不论印度是否民主。
    到了姨粉口中就变成了专制国家大一统。我告诉你们,英文里面没有“大一统”这个词汇,这是你们支那人自己发明的词汇。即便在英文学术界也没有“大一统”这个专业名词。除非是物理学。
    英文维基上查不到大一统理论,也查不到大一统的危害。百度百科倒有个“大一统”词条,还装模作样地给“大一统”的英文取名为great unity。再告诉你们,great unity也是中国人发明的,维基上解释为“大同”,所谓“大同”就是人人平等、老有所爱、没有战争的一种中国古代思想,请问中国哪个专制大一统的王朝实现了真正的大同社会?

    回复删除
  32. 专制国家本身就把其他国家当作威胁,所以需要互相吃掉对方。古代的国家也是一直沿着这个思路去统一他国的,直到达到天然屏障(海、山脉、北方的严寒等),到不能有效控制的领土为止。中国的地形决定了,中国历史就像三国演义一样,分久必合。只能说大一统(去把别人统一了)是专制的其中一种结果,而不是专制的原因。

    但是,现在,姨粉给专制小国洗地,无非就等同于给东德或者朝鲜这种垃圾国家洗地。
    你不能说春秋的专制皇权就是好的,古代春秋时期的确可以做到有罪时可逃;现在全球化了,你在任何一个民主国家犯个事,大部分国家都会把你遣返或者永久拒签、拒绝入境,除了中俄这种敌对国外,不会有任何一个国家庇护罪犯。各国的餐饮文化也在互相融合,甚至语言都在互相融合。国际主义潮流是不可抵挡的。

    回复删除
  33. 隨想還是要對GOOG保持警惕 畢竟是一家商業公司

    回复删除
  34. 【鼓吹军事主义,为国家树敌】:入吴某数乎? 这头狼终出事了!爱国大片「战狼2」本来掀起全国狂欢,票房疯火,岂料忽遭中国清算,罪状为军方参与拍摄、洗钱、挑动国际社会对中国仇恨,不幸令中国人思想再度陷入混乱。

    此外,消息指《红海行动》和《战狼2》最近被官方批评「鼓吹军事主义,最终令国家树敌」。广电总局副局长张宏森被人「开刀问责」,调离电影,改管电视,电影改由中宣部全权管理。

    回复删除
    回复
    1. 土共的政策总是朝令夕改,一会儿要抓阶级斗争打倒走资派、一会儿又不管姓资姓社先赚钱;一会儿要看个电影都扯到爱国、一会儿那电影又成了军国主义思想。

      黑的白的都是土共说的对,自己拉的屎随便可以大口大口吃下去,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删除
    2. 那本来就是军国主义电影,亡羊补牢嘛,
      不然给小粉红打鸡血打多了,又要和义和团一样砸日货,滥杀洋人了。

      删除
  35. 美圖奇文共享賞2018年6月10日 下午7:00:00

    如果發生戰爭,我們不去打仗!

    這是我在網上看到的一篇文章,寫得太好了!人民的智慧,畢竟比什麼“醬菌”要高得多!

    他們感覺國際環境不好,一個姓羅的將官在其博文中呼籲:“親愛的人民,我們應該去戰鬥!” 結果,不僅沒有得到期待中的“登高一呼,應者云集”的情景,反倒遭到無數網民的反駁、諷刺和譴責,最終體無完膚、灰頭土臉。這就是其中的一篇回應,非常精彩,貼出來與博友們分享——

    感覺到危機來臨了,歇斯底里地叫喊了;到現在你他媽的“我們親愛的人民”了;“我們” “我們”的,你感覺很親切是吧?
      
    第一,養老雙軌制,看病多軌制,“我們”,不在一起吧?
      
    第二,開著公車,遊山玩水,抱著二奶,吃香喝臘,“三公”揮霍時,“我們”,也不在一起吧?
      
    第三,高收入全保障,吃特供享特權,“我們”,還不在一起,對吧?
      
    要打仗了,戰爭來了,你他媽的“我們”了!還什麼“親愛的”“我們”!

    當強拆的磨爪伸向我們的時候,當強行徵地的軍警開槍的時候,當企業改制下崗的時候,當你們掠奪我們的時候,怎麼沒有說親愛的我們?
      
    對不起,“我們”,不是一伙的!你們是你們,你們是“八旗子弟”,你們是紅二代、官二代,你們是500個掠奪13億人財產的權貴家庭。你們只是你們,也只能是你們。
      
    而我們是被你們掠奪的群體,我們是被掠奪者,我們才是我們。我們去了就是保護這種被掠奪關係。聽好了,告訴你們——我-們-不-去!

    因為我們的前輩,在你們的欺騙下,幫你們打了一場國共內戰,從此埋下了不幸的種子。我們再也不去打仗,因為我們不會去阻擋文明的腳步;我們不去打仗,因為我們不會去阻擋來解放我們的“解放軍”!我們不去打仗,因為我們也不想去保衛被你們壓榨與掠奪的機器,你們的政權。

    去看看日本,去看看德國,他們的戰敗,才是國家走向文明復興,人民獲得幸福的轉折點;去看看南北朝鮮,去看看大陸與台灣,所謂的勝利者維護的其實就是反動和邪惡、落後與獨裁。

    按最壞的估計,即使我們成了西方的亡國奴,就像澳門與香港,也會比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所謂公民要強很多。
      
    去招集你們的子弟兵吧,將軍!
      
    從第五大道的奢侈品商店裡,從馬爾代夫的海水里,從瑞士雪山的滑道裡,去召集他們吧!r />太遠了,是吧?而且,飛機的頭等艙太少,商務艙也不夠。
      
    太遠了嗎?那好吧,那就近一些:
      
    就從京都或省城的大機關里,從CBD的寫字樓裡,從夜總會包房裡,去召集他們吧。
      
    自己的子弟拿著槍,你們會放心:起碼他們不會掘祖墳;
      
    自己的子弟拿著槍,保衛自己的利益,也算是盡了本分;
      
    但願,那些個腦滿腸肥的傢伙還能拿得動槍;
      
    但願,他們會像祖輩那樣,勇敢向前奮力拼殺。

    說什麼我們也不去!不去打仗!當我們曾經也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卻原來只是幫人做了嫁衣裳。不!我們,不去!不去打仗!

    當我們知道無數越戰士兵用鮮血和生命守衛的老山法卡山被劃給了越南,不!我們,不去!不去打仗!

    我們看見為你們犧牲的越戰士兵家屬,領到的撫卹金還不值半頭驢,不!我們,不去!不去打仗!
      
    我們看見過越戰退役老兵為生活艱難奔走的身影,不!我們,不去!不去打仗!

    我們聽見過老志願軍手捧幾百元顫抖的感謝國家的聲音,不!我們不去!不去打仗!

    當我們知道越戰其實是幫屠殺過200多萬柬埔寨人的紅色高棉圍魏救趙的計謀,不!我們,不去!不去打仗!

    總之,奴隸不會為奴隸主能夠繼續奴役我們而去打仗!
      
    我們會等待,等待著;我們有足夠的耐心等待!
      
    我們會觀看,觀看著;我們會心平氣和地觀看!
      
    觀看你們的完蛋,並且為你們的完蛋再出一把力!

    (轉自大陸網文)

    回复删除
    回复
    1. 哈哈哈,太幽么了,有《俺有一个梦想》捏感脚,大家一起做掘墓人 :)

      删除
  36. 【新唐人亞太台 2018 年 06 月 07 日訊】來自美國國會的兩黨眾議員,6月4號推出一項法案,要求美國各政府機構,調查中共對美國的政治滲透行為,並區分中國人民、中華文化,以及執政的中共。

    這項法案名為《反制中共政府及共產黨政治影響力運作法案》(Countering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nd Communist Party』s Political Influence Operations Act),由資深共和黨國會議員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和民主黨國會眾議員馬西.卡普特(Marcy Kaptur)聯合發起。法案還獲得其他眾議員支持。

    旅美中國問題研究人士 張健 :「過去美國的一些政要總以為是中國(中共)是用農村包圍城市的方式拉攏其它的國家,美國自以為中共很難突破美國的防線。但是從在美國後來發生的大大小小的事件,不難看出,中共的滲透已經是非常有力了。而且現在美國也是亡羊補牢的方式。」

    該法案認為,中共利用公開和祕密的手段,試圖影響政治和經濟精英、媒體和輿論、公民社會、學術界,以及海外華人。通過一些政府機構、所謂的友好交流組織,以及政府資助的基金會、智庫、教育和其它項目,從事其政治影響力活動,並將之稱為「統一戰線」(united front work)工作。

    法案要求,美國的政策應明確區分中國人民、中華文化,以及執政的中共,並制定長期戰略,以應對中共的政治影響力運作、審查、宣傳和虛假信息。

    紐約大學訪問學者 滕彪:「中共恰恰是在它的一系列宣傳話語當中把這些混在一起,就說中共代表了中國,代表了中國人民,這樣的話,反共就變成了反中國反人民,所以中共最不希望人民把這些概念區分清楚的。」

    除了要求調查,並向國會提交有關中共對美國政治滲透運作規模及側重點的跨部門報告以外,法案還要求在美國的孔子學院註冊為外國代理人。

    此外,這項法案的另一個重點是對美籍華人、中國赴美留學生和訪問教授、學者的保護,要求加強相關執法,使這些人免遭中共的騷擾和脅迫。

    國會還希望川普政府出臺更多的法規,以檢查來自中共政府的投資項目,防止中共國有企業接管美國公司。

    回复删除
    回复
    1. 这么【忠党爱国】,俺要支持一个 :)

      删除
  37. 密歇根大学和浙江大学的一组研究人员演示了利用廉价扬声器对硬盘和操作系统的物理攻击,声音攻击潜在能损害硬盘和让操作系统崩溃。攻击利用超声和声波去破坏正在读写数据的磁性机械硬盘。研究人员演示了如何利用这项技术阻止监控系统记录直播流。12 秒钟的特别设计的声音干扰就能让海康威视的萤石视频系统丢失视频,105 秒以上的声音攻击就能让设备中的西部数据硬盘停止记录直到重启之后。他们的论文《Blue Note: How Intentional Acoustic Interference Damages Availability and Integrity in Hard Disk Drives and Operating Systems》发表在 IEEE Symposium on Security and Privacy 2018 上。声音攻击也能破坏运行 Windows 和 Linux 的台式机和笔记本电脑。

    https://arstechnica.com/information-technology/2018/05/attackers-can-send-sounds-to-ddos-video-recorders-and-pcs/

    回复删除
  38. 对,我们这群支那贱畜怎么可能配得上民主,这么说你们姨粉满意了吧!

    回复删除
  39. 然后根据歧视链,大一统支那贱畜不如皇军来搞个大东亚共荣圈殖民个若干年,你们满意了吧

    回复删除
  40. 上海是蛤蟆帮的金融系统,什么狗屁上海独立,无非是蛤蟆帮想逃避清算。顺便把民主问题转移到独统问题:“你反对独立运动,你就是和土共一边的,所以你就是在给土共洗地”。
    这个论题就如同:你反对持枪权,你就是和土共一边的;
    你反对基督教,支持无神论,所以你就是和土共一边的;
    你反对川普政府,所以你就是和土共一边的;

    回复删除
  41. 在国内的b站有不少低等级号挂上日本国旗,在仇日、大陆的事故、共青团视频中 骂类似支那猪、死多少人都不在乎等,然而评论区却都是问候号主家人或者说是汉奸、精日、吃中国的饭忘恩负义之类的
    没想到大陆青少年如此的“弱智”,已经被中共的教育体系、社会风气摧残思考能力和意识形态到如此地步,
    1,谁会低智到贴着日本国旗头像又以“汉奸”的角度在评论区咒骂一顿大陆人会令人认可的?这群中共水军的目的只是煽动仇日情绪,而不是认可,号封就封了
    2,中共操控着各路水军,有小粉红、五毛、“伪精日分子(就是故意装来恶心大陆人的)”,
    小粉红就用在中共宣传的军事、政治、国内情况的视频舆论上;
    五毛就来恶心和混淆大陆翻墙人们心情或还未开智觉醒的被洗脑者;
    伪精日分子就是专门出现在大陆的事故视频中,而军事、政治影响着中共思想控制的新闻、视频上就一个不见。
    一,对中共任何不利的真相、真理都可颠倒,任何对中共有利可图的谎言都可以作为手段,他们从不在乎信仰、道德、自己的自尊,
    反正任何非物质的精神意志,带领人类未来的珍贵结晶,而不走向堕落灭亡,都视为是利益的绊脚石、批斗对象,和自己的灵魂斗,泯灭人性;
    包括摧毁别人的信仰、道德、自尊,他们活在当下,及时纵欲,不相信因果报应、生死轮回,神传的高层戒律、律法,修炼文化,将下属、百姓进行洗脑、意识形态改造成脑残,使之成为他们稳固权力,制作财力的卑贱工具、失去自由、如此至上而下的阶层控制,迷陷在工作中了了一生,而不曾思考生命真正的意义;
    在中共吸血蛆的扭曲秩序与体制下,人们否定自我,沉迷于各种声色刺激中,不断消耗自身的 “炁”或称“生命能量”、“功”、“星轮能量”,而后肉体衰老崩溃,清算在世的作恶、淫乐业力,从堕轮回无尽深渊,
    或完全灭绝人性着万劫不复,永不超生,
    在中共的“严紧”的信息封锁中,遏制的是对思想的启蒙、觉醒、绽放,所以创造性也被扼杀,还用钱想砸出“中国芯”领先世界?
    二,战天斗地、无法无天、为所欲为、毛-折-东说过:“八亿人口,不斗行吗?”,共产主张人类为达尔文进化论的“高级动物”,而“社会达尔文主义”下的体系,当然要血腥的进行斗争了,因为把全国都批斗成了“动物”,人权?自由?法律?艺术?平等?动物不配拥有,威胁到中共利益的,没有道理讲,用“党”的“真理部”用裆文化、辨证论的流氓手段先把你“搞臭”,在进行“批斗”,最后再以“法律的法庭”作为工具手段将你判刑、枪毙,
    而在此环境下从小耳濡目染,可见人们是如此卑劣,狡诈,唯利是图,谈信仰、道义、底线等只会被贴上“迂腐”的标签被孤立,
    谈宗教、修炼会被批成迷信,真“滑天下之大稽”,中共大力灌输“无神论、科学论、物质主义”,而中共的教学体制下的学生成不了杰出的“数学家、物理学家、天文学家、发明家”?整天只会偷窃,做偷鸡摸狗之事,
    富有人家争先恐后的让自己的孩子去美或其他发达民主国家留学,而人家也没否定神,而中共无法彻底根除华夏子孙的信仰、宗教文化,使人从善,便要以“党”的形象造神,但显而易见,不会成功的,中共官员当官就是为了利益而去,大贪没就小贪占尽,即使是清廉之人,不会阿谀奉承,也会被拉下马。
    三,所谓的“发明”更像是运用宇宙的规则与现象,而人也是宇宙的一部分,人就是宇宙生命意识活动的一部分,人有生命、意识于 (of) 宇宙之一部分,不可分离,宇宙的意识便是天道, 这里的宇宙是涵盖所有宇宙范围的一切。
    中共一天不灭,神州大陆一天就充满谎言、压迫、被愚化的卑劣民众、对自由的束缚、甚至战战兢兢害怕哪天被关进监狱、肉体消灭的就是自己,
    但我们心中信仰不灭、意志不灭、人性不灭,哪怕微不足道,也绝不跪下、出卖灵魂、屈服于利益成为共产人皮魔鬼的走狗,来迫害生命!来欺骗百姓,
    我们应该让每一个人明白真相,站在统一战线。
    野共头目毛匪偷篡国权,江泽民偷卖大小等同100个台湾的国土,
    邓小平灭绝人性血腥屠杀六四学生只为权力“政变”,
    江泽民丧尽天良诬陷诋毁法轮功及迫害法轮功学员活体器官摘除,
    习-禁-评还把马克思共产邪魔理论与裆中央捆绑在一起,还有“一带一路”、中兴的所作所为,对美国制裁朝鲜阳奉阴违的暗中运输石油,用10多亿人民的钱收买台湾外交国,肃清北京的“低端人口”,这样一个人皮鬼还修改宪法,妄想一辈子掌控暴政独权。 共狗没一个好东西
    结尾感叹:实实在在的,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