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 评论

俺的 GitHub 开张——原 Google Code 的 wiki 页面已迁移至此

  前几天在准备“Google Code 到 GitHub 的迁移”,花了不少时间,终于搞定了。依之前的承诺,发一篇博文通告大伙儿。

★跟原来的 Google Code 说拜拜


  先说一下原来的 Google Code 项目。
  根据 Google 官方的通知,到8月份,整个 Google Code 进入“只读模式”。然后再过几个月,就全站关闭了。
  回头一看,俺这个 Google Code 帐号已经用了5年了。2010年的时候,Google Code 还没有被封。俺用它来提供翻墙工具的“免翻墙下载”。这是当年开张的博文——《介绍一下俺的另一个窝点——"编程随想的收藏"》。

  今天,俺已经在 Google Code 的项目上设置了“Project Moved”。今后如果访问该项目的任何页面,都会看到一个提示,说该项目已经迁移到 GitHub 上(并给出 GitHub 的链接)。

  稍微有点不爽的是——这个“Project Moved”功能需要用户手动点击链接,才能跳转到新的网站。
  如果哪位高人能搞定【自动跳转】,欢迎告知俺。

★新开张的 GitHub


  网址是:https://github.com/programthink

(该链接已经放到博客界面右侧栏的 Logo 头像下面)

  这帐号是几年前注册的,当时 GitHub 开始火爆,俺预感今后用得着,就先注册了一个 :)
  去年俺一度想抛弃 Google Code——因为当时发现 Google Code 的 wiki 页面有 200KB 的大小限制。(俺的“电子书清单”,wiki 文本已经达到 130KB,距离上限不远了)
  但是俺太懒了 :( 一直拖到 Google 说要关站,才开始动手迁移——这就是传说中的“拖延症”吧 :)

★GitHub 目前的优势


  简单列举一下 GitHub 的优势(因为这些优势,所以俺选择它)。

◇不会关


  最近几年,GitHub 非常火爆——它的用户数已经远远甩开第二名。所以,至少5到10年之内,基本上不用担心这个产品被放弃。

◇功能牛


  GitHub 是目前最好用的【多人协作平台】(没有“之一”)。而且是免费的哦。

◇免翻墙


  到目前为止,GitHub 的官网在天朝是【免翻墙】可访问的。
  其实 GFW 老早就看它不爽了,但是却一直没能彻底封杀它。
  对“GitHub PK GFW”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看最近2年交手的过程(第一季第二季)。

◇有骨气


  如果你看了刚才那个 PK 的第二季,应该就明白 GitHub 背后的公司,是有骨气滴——面对天朝发动的【国家级】DDOS 攻击,GitHub 并【没有】把 GreatFire 在 GitHub 上的帐号删除(GreatFire 是专门对抗 GFW 的一个组织)。
  像俺这种跟朝廷斗的人,选择互联网服务的时候,一定要考虑背后的公司有没有骨气。像 Yahoo 那种软骨头是靠不住滴(当年把敏感人士“师涛”的邮箱内容,提供给天朝国安部,导致师涛坐牢10年)。

★最后,征集一下大伙儿的意见


  开始启用 GitHub 之后,俺想听听列位看官的想法。
  你不妨重点考虑一下:如何充分利用 GitHub 的“免翻墙”以及“多人协作”?
  举个例子:
  前2年已经有热心读者建议俺,采用类似于开源软件协作的方式,找几个志愿者一起整理《太子党关系网络》。如今有了 GitHub,“多人协同开发”是它的强项,而且 GitHub 又是免翻墙的。或许俺可以开始落实这个主意了 :)
  再比如:前几天还有热心读者在博客中留言,建议俺用 GitHub 的“多人协作”,整理个“贪官榜”或“六四刽子手”之类的排行版。搞好之后直接贴出来,墙内小白都能看到 :)

  那些从来没用过,但又想玩玩 GitHub 的同学,俺推荐一个入门教程——链接在“这里”。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5/06/My-GitHub.html

236 条评论

  1. en...a ha ! good. but...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王禁书
      多谢老熟人捧场 :)

      删除
    2. 网络反封锁公司Lantern(灯笼)推出可以上推的安卓客户端 - Firetweet(火推),据说可以在任何国家上推特,当然也包括中国。欢迎大家试用。
      官方网站:https://firetweet.io/
      安卓系统直接下载:https://raw.githubusercontent.com/firetweet/downloads/master/firetweet.apk

      https://lh3.googleusercontent.com/proxy/0B0hAP9TsYvtI1HpO9i5iMYH5NiqXdS_RxH4nVKRbKu93Hx5Vbf4VPhDGfMkkrWqClWXan4rFoNiFdGy6RgTdKXxVFaezxRVU6oSWiYw7_U1esFuNmz-ntntEdb_yOVglNUnWnl9sH7U_HCbqQ=s506

      删除
    3. 编程随想企图使用代码分享网站反华的阴谋不会得逞,我国依法管理互联网空间,没有例外,服务器架设在国外也是无法逃脱法律制裁的,GitHub想要进入中国市场必须遵守中国法律!

      删除
    4. 【台灣演義】中國新領袖.習近平
      中國第五代領導人習近平,他是開國元老習仲勛之子,號稱「太子黨」卻曾下鄉吃苦長達7­年。
      他曾經和台灣的距離非常近,從成長、愛情、應對,看中國新領袖習近平的崛起!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PuWEd1bmEY

      删除
    5. 目前敌对分子频频在 BlogSpot、GitHub 等反动平台上部署阵地,对我国进行文化和意识形态侵略。对此,在硬件方面,国家已经在国际出口骨干网络建立起强大设施,有效防止国外网络入侵并进行反击!
      在软件建设方面,当前国家正在努力组建高校“网军”队伍,欢迎广大爱国师生积极参与!为了调动学生的积极性,可推行网络文明志愿者工作成效与评优、奖助学金评定挂钩,让班团委作好成为“青年网络文明志愿者”的模范带头作用。各高校要把此任务放到重中之重,早日完成本校的指派名额。
      如果表现优异,符合以下条件的同学,可成为骨干网络工作者:
      1。政治立场可靠,拥护中共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2。文字能力好,具有一定的学术影响力和社会知名度。
      3。不以网宣员身份谋利益。
      4。熟悉网络,撰评论文章、接受访谈,开展舆论引导工作。
      [b]一人网宣,全家光荣![/b]。针对网络大量恶意中伤党和政府的谣言,让我们一起自发有理有节地用数据资料戳破对方谎言,争取大多数不明真相的群众。为社会正能量点赞、为中国发展鼓劲!为国家和民族尽自己的一份心,献自己的一份力!
      [img]http://ww3.sinaimg.cn/large/eaaf2affjw1esxwcfb31mj20c81gn0zw.jpg[/img]

      删除
    6. "一人网宣,全家光荣!"
      这个高级黑好逗233333333

      删除
    7. 一人网宣,全家光荣?干嘛“志愿者”不实名制?多光荣
      反而抓了传播“志愿者”资料的陈乐福,讽刺不?
      那图片的文章是团中央发的?就这水平?
      你说垃圾就是垃圾?你说谣言就是谣言?3年前举报周永康,属不属于谣言?

      删除
    8. 广大爱国师生->广大爱党师生

      删除
    9. 广大“爱党的”行尸走肉

      删除
    10. TO 网信办
      你这是【偷换概念】
      ——俺的行为是“利用 GitHub 反党、反政府”,不是“反华”

      给你普及一下政治常识:
      《[url=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3/12/political-concepts-state-citizenship-etc.html]政治常识扫盲:理清“国家、政体、公民、政府、政党”等概念[/url]》

      删除
    11. TO 韦光正
      你跟那位 “网信办” 都是【偷换概念】,没准是同一人。

      你提到说:
      “为国家和民族尽自己的一份心,献自己的一份力!”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要早日推翻“权贵把持的独裁政府”,结束一党专制。
      [b]在眼下的天朝,真的爱国,那就应该反党反政府[/b]

      删除
    12. TO 博主
      估計明年開始,不少高校畢業生的簡歷將出現類似字樣:
      “本人熱愛祖國,關心時事政治,熱心公益,在校期間成爲一名優秀的青年網絡文明志願者……”
      對於這類人才,博主會不會另眼相看?

      删除
    13. 编程随想企图使用代码分享网站【推翻权贵把持的独裁政府】的阴谋不会得逞,权贵依法管理互联网空间,没有例外。
      服务器架设在国外也是无法逃脱权贵家族的阴险攻击,GitHub想要进入中国市场必须服从权贵制定的【奴才】法律!

      删除
    14. 崔永元华盛顿演讲视频(YouTube,谈中国教育,谈何为爱国)

      https://v2ex.com/t/198274

      删除
    15. TO 13单元的网友
      招聘的时候,俺对“党员”都另眼相看;更何况这种“网评员”。

      俺觉得:
      “网络文明志愿者”比“五毛党”更糟糕。
      有些“五毛党”可能是因为生活所迫,不得已,去干这种下三滥的事情。
      而那些“志愿者”,其动机很可疑啊。
      他们图个啥捏?
      相信其中有很高比例的人,带有某种投机目的。

      删除
    16. TO 14单元的网友
      以 GitHub 的商业模式,它应该是不需要进入中国的。
      GitHub 本身就有“付费用户”的盈利模式。

      实际上,
      是中国的程序员非常依赖 GitHub,而GitHub 不需要依赖中国的市场。

      删除
    17. TO 15单元的网友
      多谢分享视频 :)

      删除
  2. 回复
    1. 博主GitHub頁面表格有框擋住顯示不完整,要拉滾動條才能看到最右邊的【簡介】

      還有博客電子書能不能給予讀者自定義部分博文來打包呢?(原因已經說過了,博客站內搜索一下就知道了)

      删除
    2. EOEN是一个安全且私密的网络技术分享交流社区! 我们致力于推动网络新技术实现真正的互联网; 在这里没有商业广告,没有灌水,没有千篇一律新手问答,有的是关于新技术的讨论和分享。 Proudly Powered by YouBBS. 私人专用网络分享社区.

      欢迎来到EOEN(目前實行邀請註冊)
      eoen.org

      删除
    3. TO 1单元的网友

      关于“电子书清单的界面宽度”
      GitHub 的界面本身比较窄(没有充满屏幕宽度)。这点比较不爽。
      有一个办法可以稍微改善一下:

      当你进入电子书项目的界面(https://github.com/programthink/books)之后,点击上面的 [b]README.wiki[/b] 链接。
      这时候网址会跳转到 https://github.com/programthink/books/blob/master/README.wiki
      这时候,电子书清单中表格的宽度会稍微宽一些(你可以自行对比两个界面的表格宽度)

      删除
    4. TO 1单元的网友
      关于“博客打包电子书”
      “部分打包”的需求,好像不多。

      某些读者有这个需求,是想要让电子书小一些。
      对于这种需求,俺可以考虑提供一个【不含图片】的博客打包电子书。
      这种做法的好处是,文件尺寸可以减少90%(目前电子书一百多MB,图片就占了一百多MB)
      缺点是,阅读电子书的时候,需要联网才能显示图片,在“离线/不联网”的情况下,图片不会出现。

      删除
    5. TO 2单元的网友
      欢迎推荐安全工具 :)

      你提到的这个 EOEN 是刚出来的吧?
      怎么连维基百科的词条都没有?

      删除
    6. 2单元的意思是EOEN是个论坛/BBS,博主怎么看成安全工具了?
      看来你是用眼过度了

      删除
    7. 说不定,真正的俺已经被抓,现在代替俺回答问题的是一个AI
      这个AI看到“安全且私密的网络技术”,便以为是一个安全工具。

      删除
    8. to 没头像的随想
      AI回复,有这个可能。至于博主有未被抓捕,这并不能成为假设的依据。
      最后,放上博主的靓照:https://pbs.twimg.com/profile_images/2998036896/c646bb916dca100f41f4f629c967e7c6.jpeg

      删除
    9. 博主经常是不耐烦的以致常出现各种“曲解”原文的现象,
      就这样吧!

      删除
    10. 人民日报整版刊文:“颜色革命”为何行不通

      http://ww1.sinaimg.cn/large/a83bb572jw1et3x94v5nej21gk22ynpd

      网络评论......

      呆呆龙呆呆:啊嘞?原来红色不是颜色?

      嬉皮士沒有面具:你觉得革命是个好东西么?整天在说革命。党亡了国还在,不要说亡党亡国,清政府倒闭后,中国不是还在吗?共党啊,不要试图把自己凌驾在国家之上好不好?

      Christinez:红色革命为什么就行得通?

      Mars李_当个卖艺小青年:红色是啥?什么叫强行移植?打土豪分田地,砍头杀人算不算强行?

      向着晴天出发:行不通?那特色算什么色?

      Freedom影音工作室:自己在野的时候,自己叫做革命,敌对势力是反革命,现在自己执政了,又生怕别人革命。那么问题来了,通过革命取得的政权是否具有合法性?

      江子渊A:按照你标榜的社会主义价值观,你们做的每件事都在自毁长城,何劳人家来革命?别自作多情了

      TYGZ天涯孤舟:不要相信人日的忽悠,权贵阶层的子女亲属成群结队的移民西方国家,却高喊什么“去西方化”,这不是贼喊捉贼吗?你们如此害怕西方的颜色革命,为什么还把自己的子女亲属送往西方去接受西方的价值观?这不是让自己人掘自己的祖坟吗?

      sun怪噜:六十年前土匪说颜色革命万岁,六十年后土匪说颜色革命危害深重。

      Hyper_Emotion:梳理一下基本逻辑,不管你是不是网评员,凡是你反对中国今后民主化的,觉得现在独裁挺好的,那么你相当于在否定GCD当年搞民主革命夺权的合法性,因为当年国民党独裁程度还不如今天, GCD夺权就是靠宣传多党制的联合政府+民主上台的,你赞同现在的GCD制度相当于在否定他们的曾经,这是根本的逻辑矛盾

      丰人杰先生:颠覆你政权,跟老百姓有jb关系?

      遁于无形:仅看标题以为是自黑

      我住在地球另一端:自己发展要是好的不得了,还担心别的人勾引?自己不行就好好看看病。整天整这些,不干事实的人咋这么多

      小红帽大小姐:都行不通还要警惕,自相矛盾。

      骑龙大哥:红色政权代代传,枪杆子底下保万年!!!

      爱睡人士:西方制度好不好没体验过不好评价,但是对红色统治深有体会,是该换个颜色了。

      司牧人:颜色革命很显然,不是一篇文章就能浇灭的问题,更不是你不想要就不会来的问题。

      尝尽似水流年:赶紧把西方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理论去了!!!

      义路安康:又不自信了啦,不然发这种文章干鸟啊!

      公子小白2世:看了评论,发现五毛都在休周末呢。

      删除
  3. 又是二楼,真奇怪~~

    回复删除
    回复
    1. 请博主分享下您炒股的经验

      删除
    2. TO 匿名
      你是新来的吧?还是忠党爱国系列的小号?

      删除
    3. 中国超越美国成全球最大IPO市场

      http://cn.wsj.com/gb/20150605/mkt084855.asp

      删除
    4. 博主炒的一手好股却不教咱,小气

      删除
    5. TO 1单元的网友
      涉及俺个人信息的问题,俺不方便回答。抱歉 :( 还望谅解

      删除
    6. TO 5单元的网友
      俺欢迎热心网友替俺回答读者提问。
      但是【不要】冒充俺哦。

      删除
  4. 编程兄:

    你这相当于是「关于 GitHub 和 GFW 的 PK「第三季」」的博文预告。

    哈哈

    回复删除
    回复
    1. 我也有这种预感,下面咱们就来看看,博主的影响力够不够了,哈哈

      删除
    2. 如果因为博主有PK第三季,那就等于给博主打广告:)

      删除
    3. TO 4楼、Tony、meek
      俺博客的影响力应该还没到这种程度吧?

      删除
    4. TO meek
      如果真的引发 第三季,博客的人气肯定会猛增。
      但是俺本人的风险也猛增——到时候朝廷会动用更多资源来对俺进行追踪。

      删除
    5. 阮一峰的博客文集《如何变得有思想》有阉割,而且无图(他博客上的文章才是完整的)
      博主能不能按照全站模式来重新打包一下呢?

      删除
  5. Google Code n年不更新是早就不想做了
    另外github不翻墙 速度忍不了

    回复删除
    回复
    1. 我这里感觉还行吧【四川 教育网】

      删除
    2. TO Unknown
      确实。
      看 Google Code 的官方博客,很长时间没有加过新功能了。

      删除
    3. 肉鸡上网真好用,我再试一个 【山东 教育网】

      删除
    4. 楼上的,不要冒充我哈

      删除
    5. 包杂欺负人

      https://pbs.twimg.com/media/CHIDSG7WkAAaAn9.jpg:large

      罪名:吃太多 旧作纪念

      https://pbs.twimg.com/media/CHNoDRdVIAAWPh0.jpg:large

      删除
    6. “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与“只反皇帝,不反制度”

      http://ww1.sinaimg.cn/large/a15b4afegw1et3y408rvsj20h82ie000
      原文:
      http://chuansong.me/n/1457154

      删除
  6. 投票的时候,能防止主办方作弊,并且,选民资格实名,投给谁则匿名的办法:

    对每个人产生随机编号(但不将该编号与真实身份关联)
    每个人产生2对公钥及私钥。
    把每一对公钥及私钥,随机派发给另外两个人,编号不能重复。
    获得另外两个人的私钥。
    整理一下,这里总共有5个不同的人:
    1自己
    2私钥A给甲
    3私钥B给乙
    4从丙处获取私钥C
    5从丁处获取私钥D

    那么,选票上,写好候选人姓名,再附加一堆随机数据,再先后使用私钥C和私钥D签发该选票。
    最后上交选票。

    2、3是由自己把私钥投进一个真实的黑箱,或者一个算法上的黑箱(该算法能确保主办方不知道私钥)。选民自行上传公钥a和公钥b,供别人下载。
    4、5是由自己从一个真实的、摇乱过的黑箱中领取私钥。或者根据【黑箱随机数】获取黑箱中的私钥。
    如果使用的是可能重复的【黑箱随机数】,那么,必须在事后验证,如果有两张重复的密钥a,则生成密钥a的人失去选民资格,并且选票无效。

    最后,解密得全部选票,但谁也不知道每张选票究竟是谁投下的。

    上述办法,暂时没有直接做到
    1.防止选民之间互相交流、拉选票等作弊方式
    2.防止一人多票
    3.防止某人胁迫、利诱他人交出私钥

    【密码学之法宝】
    无法作弊的随机数:
    每个选民,自己产生一对私钥和公钥,
    把公钥收集起来,每个选民都应该下载全部选民的公钥。
    自己产生一个随机数,再用自己的私钥加密它(而不是签发它)。
    把签发后的信息收集起来。全部收集完毕后,每个选民都去下载。
    下载完后,每个选民上交自己的私钥。
    逐个解密,得到所有的随机数。
    把所有随机数相加(或者其他运算),得到一个最终的随机数。

    以上方法,只要还有1个选民没有作弊,即便其他99%的选民串通作弊,那么最终的结果也仍然是客观的随机数。



    【黑箱随机数】算法要求:
    对于每一个选民的随机数,比如说甲,甲的随机数由大家共同生成,每个人都有生成的份。(甲不能是最后一个生成随机数)
    除了甲之外,其他人不知道这个随机数。直到传递给甲手中为止。甲再利用某种手段把这个数处理一下,得到一个新的数。
    这个随机数可以用于直接来解密黑箱中的私钥,或者间接的解密黑箱中的私钥。甲无法解密黑箱中的其他私钥。
    (可选)事后,其他人可以通过某种方法验证甲确实解密了甲应该解密的私钥,但他们既不能知道甲的随机数,又不能知道甲解密所得的私钥。

    要满足以上条件,或许可以采用这个思路:每个人生成一个密钥。假定最大值是100000000000
    首先,甲生成一个随机数,乙拿到后,使用该数加上自己的密钥,传递给丙,重复乙的动作,再传递……直到传回甲手中,减去最初的随机数


    黑箱不重复的随机数:
    除了满足以上条件外,这个随机数不能与甲的编号相同,也不能由此推算出甲的编号(除非甲主动告诉别人)。

    设计黑箱随机数算法其他思路:
    计算若干个大素数的乘积很容易,把一个大数分解成素数却很难,据说这就是公钥、私钥的原理之一。
    我们除了公钥、私钥以外,是不是还可以改进出另一种算法,
    比如:分解出密钥1,密钥2,密钥3
    假如利用密钥1作私钥,那么,密钥2和密钥3就成为公钥
    假如利用密钥1和密钥2作私钥,那么,密钥3就成为公钥……
    以此类推。
    这种算法是可行的吗?
    如果可行,那么,是否可以类推到n种情况呢?
    ……
    本文未解决问题众多,请读者谅解。

    回复删除
    回复
    1. 写错了,编号应该可以和选民的实名身份关联。

      删除
    2. 那中共搞的eID到时候接手政权了以后拿来搞大选吗?
      技术不是问题,民粹才是问题。

      删除
    3. 写此文,主要是对革命前小规模团队内的民主,以及革命后的民主,还有香港这种局势下,希望对这些情况有用。

      删除
  7. 大伙儿,有个问题想要求助一下:

    关于密码学与多个身份的管理

    互联网上,任何身份都几乎没有好办法从实名转化为匿名;
    那么,任何身份,是不是都必定可以先使用匿名,再当需要时转化为实名呢?(本处实名,仅仅是相对而言,不一定要联系到真实身份,请继续阅读下文则可理解)

    假定有这么一种算法,本文姑且称之为【签生】。

    本文中,假定:
    私钥A对应身份1,对应公钥a
    私钥B对应身份2,对应公钥b
    用主私钥A【签生】分支私钥AB,对应身份12,对应公钥ab。并且加盐“niSgTkUArGtNuzyi=”(本处仅用于举例,实际是随机数)

    签生完毕,当需要使用AB作为匿名用途时(即无法从分身身份12得知主身份1)
    要证明某文章是12身份写的,只需按一般方法使用私钥AB,作为信息的签发工具。大家再用公钥ab验证即可。

    当需要证明用身份12的主身份是1时,只需告诉大家盐值。大家使用盐值,再分别使用公钥ab,公钥a,来验证身份12就是身份1的分支身份。

    ……

    这样一来,就可以证明身份1一定同时持有私钥A和私钥AB(除非身份1主动丢弃私钥AB),但身份12却不一定持有私钥A(除非主动索要,并且经过身份1同意)。

    奇妙的效果。



    关于传统方法:

    假如某人拥有两个身份,身份1和身份2,并且二者不关联。当需要证明身份1和身份2是同一使用者时,可以
    1.按先后私钥A、私钥B、私钥A的次序签发同一条信息,大家再用公钥a、公钥b、公钥a来验证。但是,两个不同的使用者,临时互相配合的情况下可以完成这一操作。其说服效力等同于:这两个人同时声称1就是2,2就是1。
    2.用私钥A签发一条信息“我就是身份2”,再用私钥B签发一条信息“我就是身份1”。其说服效力同上。
    3.在上述操作的基础上,再加上使用时间戳。这样能随着时间的流逝,对于大家来说,如果你认为过去这两人是同一人,那么,现今也应该是同一人。但是若要严格考证过去是不是同一人,这就无法考证。

    4.使用私钥A签发公钥b。并附上信息“我认证了身份2”。这种方法类似于CA根证书签发中级机构证书。但实际上,身份2未必知道身份1的私钥,身份1也未必知道身份2的私钥。二者仅仅是站在公钥、口头声明角度的证明关联而已。你恐怕不敢使用私钥A来签发私钥B的方法来证明你的身份(若敢这么做,身份2就作废了)

    因此,上述办法,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把两个匿名身份关联起来。如果【签生】算法是可行的话,可以早就【签生】好,需要使用时再拿出来,而不是需要使用时再签发信息互相证明对方身份,其说服效力更强。

    回复删除
    回复
    1. 我的问题是:这种算法是存在的吗?是否有人已经发明?

      删除
    2. 偶发的原文被吞了

      删除
    3. TO 2单元的网友
      6楼 和 7楼 是你发的吧?被 Google 误判为垃圾广告了。
      刚才帮你恢复了 :)

      删除
  8. Issue is relatively simple to operate while git is not.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Shelikhoo
      如果仅仅是协作搞文档,很多比较高级的 GIT 操作,可能用不到。

      删除
  9. 這周的博文……就是這個了?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Qarty Plok
      如果来得及的话,俺周末会再发一篇《每周转载》

      删除
    2. 最近留言都冷却了,博主回复也越来越少。(很好的迹象啊)

      删除
  10. 能否将书的简介也迁移到github,这样才是完全免翻墙。
    如果能实现鼠标hover“简介”的时候出现文字框(就像右侧最新评论那样),那就爽啦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meek
      俺也想这么干,但是工作量比较大。
      如今分享的电子书500篇左右,有500个 Google Docs 的“简介”文档——如果这个要迁移,想想就头大 :(

      关于悬浮提示
      使用 GitHub 内置的标记语言来生成页面,肯定做不出这个效果。
      除非要自己写 HTML(辅助 CSS 或 JS)

      删除
    2. 当然不可能手动迁移。脚本自动化啊

      删除
  11. 博主这是推广编程技术用心良苦哈。
    另,用自己平常的github的账号协同操作,很容被共党查水表啊。所以还得重新申请个全程匿名账号,而且用github少了点匿名性!
    gitub的门槛也有点高啊。不知道张将军能不能胜任?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基尔霍夫
      你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等到俺要发起这个 project 的时候,会强调一下:用隐匿的 GitHub 帐号进行协作

      删除
    2. GitHub的骨气还是够硬了吧,只要你的头像、名字、信息跟你个人没有联系,共匪肯定查不到你。
      不见得GitHub会像雅虎那么没良心。

      删除
    3. 本评论注定被吃2015年6月11日 下午5:20:00

      老板有骨气未见得底下有权限的员工个个硬气,共匪的间谍手段不可低估。

      删除
    4. TO 博主
      现在github的Follows已经40+了,这么多人还是用真实的账号Follow。这都根本不用分析就知道是谁啊?

      删除
    5. 2单元,
      万一黑客攻破github获取用户IP捏?万一github有员工是卧底捏?
      基尔霍夫,
      光fo不发敏感的东西没事。就像你翻墙只浏览也没事。

      删除
    6. 這麼多人也就博主有被臥底發掘的價值。
      你可以YY一下,博主的github有一天Follow的人數超過十萬。那麼,把這十萬人都抓起來?
      那麼太棒了,比六四更轟動的事件即將上演。[b]我還就實名Follow了,你能把我怎麼著[/b]!

      删除
    7. 5单元你别误导人了,首先现在Follow数根本不多,另外,完全可以各个击破,剩下的立马就匿了。必要时还可以抓个一堆起到震慑作用。

      删除
    8. 我的技术就是个渣,估计要找 meek.

      删除
    9. 其实我也不大会用github。
      另外我这个身份现在连邮箱都没有。看情况吧,接下来我会比较忙,忙完后提升一下匿名措施,再注册。

      删除
    10. meek
      你也是搞IT的?git总会用吧?
      git不懂,SVN总会吧,做过项目没?

      删除
    11. 张将军可以在GitHub上提issues的啊!
      另外,建议博主再写篇文章或者在此文下介绍介绍GitHub协同操作需要注意的安全问题,例如clone,update是否会留下真实IP地址以及隐匿帐户的有关问题,毕竟不像评论博文那么简单,大家也可以提下有什么安全问题?

      删除
    12. Markdown标记语言熟悉吗,自己在服务器上部署过git吗?
      知道git的创造者是谁吗?

      删除
    13. 我之前说过了,我是伪IT人

      删除
    14. to meek
      用C/C++做过项目吗,会网络编程吗?
      试着做做嘛!

      删除
    15. 我为什么要做项目啊?会编程的多了去了,这里也不乏编程高手,但是有批判性思维且有时间有意愿在这留言的,鲜矣

      删除
    16. 开源大法好
      https://i.imgur.com/6gdhdGl.jpg

      删除
    17. “xx大法好”法轮功衍生句:
      -----------
      “共产党大法坏”,“习近平大法好”
      “周永康大法坏”,“李洪志大法好”
      “四只脚大法坏“,”两只脚大法好“
      “金盾工程大法坏”,“棱镜计划大法好”

      删除
  12. 罗列本博客未填完的几个坑:
    谈革命
    保护隐私
    防止黑客入侵
    二八系列
    公司监控
    HTTPS
    六四
    大饥荒
    社会工程学
    跨省追捕
    Python
    C++

    这些坑估计到十周年都填不完LOL

    回复删除
  13. 本评论注定被吃2015年6月11日 下午5:16:00

    然而去中心化的GitHub项目已经启动
    Chris Ball宣布正在开发一个去中心化版本的GitHub——GitTorrent。他解释说,一个实际理由是GitHub是不可靠的,容易被黑,或被中国DDoS;一个理念上的理由是GitHub是闭源的,我们无法让它变得更好。随着Google Code的关闭,GitHub正成为最大的单一中心化源代码托管服务,Chris Ball认为像这样程度的中心化是不明智的。GitTorrent是一个源代码托管在 BitTorrent上的Git库。

    回复删除
  14. 博主有空写几篇书评?
    比如影响力和黑天鹅

    回复删除
  15. 敬告 博主
    如果博主被抓,一定要及时请家人公布你的真实信息(被抓了隐匿也就没用了),这样我们才能站出来声援你, 以免被“人间蒸发”。

    回复删除
  16. 在RSS里看到有位网友的被吞留言里提到去中心化的github,我想起来ZeroNet的作者也想搞去中心化的github,不过他要搞的东西太多了,可能没那么快出来。
    ZeroNet的最新进展是支持SSL了!!这回能满足博主要求了吧,还有啥其他要求呢?
    大家可以去ZeroNet里向作者提议优先搞去中心化的G+,人海战术

    回复删除
  17. 已经注册小号了,博主赶紧去创建新项目啊,另外可以尝试下gitbook.com啊,这样大家可以一起合作写书了。

    回复删除
  18.   但是俺太懒了 :( 一直拖到 Google 说要关站,才开始动手迁移——这就是传说中的“拖延症”吧 :)

    这可不行啊,随想要准备好Plan B,包括blogger,BT sync,都得找个替代品,不然突发不测可怎么办

    回复删除
    回复
    1.   前2年已经有热心读者建议俺,采用类似于开源软件协作的方式,找几个志愿者一起整理《太子党关系网络》。如今有了 GitHub,“多人协同开发”是它的强项,而且 GitHub 又是免翻墙的。或许俺可以开始落实这个主意了 :)
        再比如:前几天还有热心读者在博客中留言,建议俺用 GitHub 的“多人协作”,整理个“贪官榜”或“六四刽子手”之类的排行版。搞好之后直接贴出来,墙内小白都能看到 :)
      =====================================================================
      随想光顾着说免翻墙,有点暗示不用带Tor的感觉啊,为了安全参与协作一定要带Tor!

      个人观点是按照《太子党关系网络》作为蓝本,把权贵,红顶商人,白手套,中共各界的代理人也列上去。
      太子党是权力的主干,其他奴才开枝散叶,这样安排可详可略,可做出多个版本方便传播。

      删除
    2. 被吞了。。。。。。

      删除
    3.   前2年已经有热心读者建议俺,采用类似于开源软件协作的方式,找几个志愿者一起整理《太子党关系网络》。如今有了 GitHub,“多人协同开发”是它的强项,而且 GitHub 又是免翻墙的。或许俺可以开始落实这个主意了 :)
        再比如:前几天还有热心读者在博客中留言,建议俺用 GitHub 的“多人协作”,整理个“贪官榜”或“六四刽子手”之类的排行版。搞好之后直接贴出来,墙内小白都能看到 :)



      随想光顾着说免翻墙,有点暗示不用带Tor的感觉啊,为了安全参与协作一定要带Tor!

      个人观点是按照《太子党关系网络》作为蓝本,把权贵,红顶商人,白手套,中共各界的代理人也列上去。
      太子党是权力的主干,其他奴才开枝散叶,这样安排可详可略,可做出多个版本方便传播。

      删除
    4. 博主每次都是要到被逼迫才會有所行動,
      不然就會爲【滿足於現狀】找很多似是而非的理由來推脫

      删除
    5. 博主每这样自谦,都会打击到真正的菜鸟、懒人们。

      删除
    6. 我刚刚发现不考虑声调的话边城穗香和编程随想是一样的,难道是我火星了?话说最近张将军和博主都被玩坏了:)

      删除
    7. 不玩儿张将军不舒服斯基

      删除
  19. 周永康判了
    据说下一位是李公主,这算红后吧。

    回复删除
    回复
    1. 康师傅理应判于死刑。

      删除
  20. 我准备注册个GitHub来关注博主,看了博主两年的博客了。博主加油!

    回复删除
  21. 擦,康师傅一审贪1.2亿判无期,博文又有素材可以写了

    回复删除
    回复
    1. https://www.letscorp.net/archives/90251
      所以,如果自己不愿意到秦城“先体验一下监狱生活的滋味”的话,未来周永康被一审判决之后很可能就被直接安排“保外就医”了。

      中共法律简直是优待失势贪腐老人的,不乖就秦城两年,乖就给个无期然后保外就医。

      删除
    2. 薄熙来不才贪 500万嘛?1.2亿是很大进步了。可以和薄熙来的量刑对比一下。

      删除
  22. 留守兒童在天堂表示情緒穩定2015年6月11日 下午7:44:00

    澎湃新闻 | 贵州4名留守儿童在家农药中毒身亡
    http://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5/06/%E6%BE%8E%E6%B9%83%E6%96%B0%E9%97%BB-%E8%B4%B5%E5%B7%9E4%E5%90%8D%E7%95%99%E5%AE%88%E5%84%BF%E7%AB%A5%E5%9C%A8%E5%AE%B6%E5%86%9C%E8%8D%AF%E4%B8%AD%E6%AF%92%E8%BA%AB%E4%BA%A1/

    6月10日,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政府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9日晚11点半,该区田坎乡4名儿童在家中疑似农药中毒,经抢救无效死亡。

    10日下午,田坎乡知情村民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称,中毒身亡的4名儿童,1男3女,是留守在家无大人照顾的四兄妹,9日晚一起喝农药自杀,最大的哥哥13岁,最小的妹妹才5岁。

    4名儿童是否如村民所说是喝农药自杀?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田坎派出所值班民警告诉澎湃新闻,目前警方正在对4名儿童死亡一事进行调查,具体情况不便透露。

    七星关区政府官方网站发布的消息显示:接报后,市、区立即组织相关部门赶赴现场处置;目前,公安机关对死亡原因展开调查,有关善后工作有序开展。

    田坎乡村民张仕贵是4名死亡儿童的大爷爷(注:孩子爷爷的哥哥),他对澎湃新闻表示,9日晚11点多,有村民来跟他说,4个孩子在家中自杀了。他赶到现场后,看到4个孩子已经躺在地上,嘴边有呕吐物,旁边有一个空的农药瓶。村民们当即报警,后4个孩子被警方接走。张仕贵不确定当时孩子是否死亡。

    多名村民告诉澎湃新闻,4个孩子是一家的,父亲叫张方启,今年正月外出打工,母亲在3年前“被人拐跑”,爷爷奶奶已经过世,外公外婆虽然在世,但是年纪大了,无法照顾孩子,因此4个孩子独自留守在家中。

    据张仕贵介绍,1个月前,4个孩子因为没有生活费辍学在家,家里唯一的食物是孩子父亲去年种的玉米。平时,四个孩子将玉米磨成玉米面,不用筛子筛干净,就凑合吃了,“因为太穷了”。

    张仕贵说,4个孩子生前虽然贫困,但没有和其他人闹过矛盾;张方启虽然留了一个联系电话,但是一直打不通,目前村民们都没有联系上张方启,孩子们的遗体已被送往殡仪馆。

    6月10日,毕节殡仪馆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10日上午10点左右接回4名儿童的遗体,目前尚未有法医到场。

    上述田坎派出所民警告诉澎湃新闻,由于案件正在调查中,对于4名儿童的具体情况及死亡原因,暂不便告知。
    ------------------------------------------------------------------------------------------------------------------------------------------------------------------

    宋石男 | 留守儿童:在泪水中结束一生

    http://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5/06/%E5%AE%8B%E7%9F%B3%E7%94%B7-%E7%95%99%E5%AE%88%E5%84%BF%E7%AB%A5%EF%BC%9A%E5%9C%A8%E6%B3%AA%E6%B0%B4%E4%B8%AD%E7%BB%93%E6%9D%9F%E4%B8%80%E7%94%9F/

    昨晚从十点半写到十二点,心情很不好,半夜才睡着。还梦见了那些孩子。

    读到这样的新闻,我感到悲伤,并为自己与他们生活在同一个国家却不曾为他们做过什么而羞愧。

    2015年6月9日晚,贵州毕节4名留守儿童在家集体服农药自杀身亡。最大的哥哥13岁,最小的妹妹仅5岁。他们的父亲长年在外打工,母亲则被人拐跑。

    毕节似乎是儿童被诅咒之地。

    2012年11月,也是在毕节,5个男孩在冷雨夜躲进垃圾箱生火取暖,结果因一氧化碳中毒死亡。最大的13岁,最小的9岁。他们全都是留守儿童。

    2013年12月,毕节5名儿童在放学路上被农用车撞死。城里的孩子放学有家长接送,他们放学只能自己走路回家。

    2014年4月,毕节曝出小学生被教师强暴案,至少涉及12名女生,最小者仅8岁。受害女生大部分也是留守儿童。父母不在身边,被侵犯的她们只能长期隐忍,再不堪的屈辱痛苦也无人倾诉。

    我们的祖国是花园,但留守儿童的家园不是花园,而是荒原。在荒原上,他们被闷死,被撞死,被强暴,或者再也无法忍受孤独与贫穷,集体服毒自杀。

    服毒自杀的留守儿童的心境我们无法得知,但在新闻跟帖中,我读到一位乡村教师的留言,从中可以窥见更多留守儿童的处境:“我是在乡村教书的,这种单亲家庭不在少数,我教过一个学生,家里三姐妹,都是小学生,妈妈跑了,家离学校很远,每天上课都无精打采。开始我还说她怎么和没吃饭一样,而她总是低头,后来得知她每天中午走很远的路回家,如果家里的姐姐从亲戚那讨到米,就有饭吃,姐妹三人就会拿五角钱去买包辣条就着吃,有时回家没得吃就直接回学校。我知道以后那个心真是五味杂陈。可学校这样家庭的孩子不少,教得越久越感到无奈与心酸。”

    这些留守儿童,就像黄灿然写的那样,总是在泪水中默默吞忍,从黑暗中来,到白云中去,从根茎里来却不能回泥土里去;在时光中注满怨恨,在痛苦中模拟欢乐,做砖、做瓦、做牛、做马,做那被制度阻隔的团圆梦,就是这样,在泪水中结束一生。

    5少年闷死垃圾箱事件之后,当时的毕节市长信誓旦旦地说,他们会在全市范围内排查城乡留守儿童,对留守儿童建档管理,并逐步落实相关救助措施,实行县(区)长、教育局长、乡镇长、校长、村长(村委会主任)及家长“5加1负责制”。

    信誓旦旦的口水未干,惨祸已接二连三。在中国,灾难降临是那么容易,问责却那么艰难;灾难后的承诺是那么宏壮,兑现却那么渺茫!

    毕节留守儿童的悲剧,只是全国众多留守儿童命运的一个极端缩影。2013年全国妇联发布的《中国农村留守儿童、城乡流动儿童状况研究报告》指出,中国农村留守儿童数量超过6000万,城乡流动儿童规模达3581万。也即是说,有近亿儿童,或在异乡为异客,或在故乡为异客。无论在城市还是农村,他们都不能拥有一个完整而温暖的家。尽管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明确规定,儿童“享有拥有家庭的权利”、“与家人团聚的权利”、“有权受到父母良好的照料”,而中国加入该项公约已有23年。

    如何破解留守儿童这个存在已久的困局?多年来也有不少谈士谏言,比如农民工带薪休假,比如政府给予一定财政补贴,比如督促农民工承担起儿童监护责任等等。我觉得都是皮相之言,有些说法甚至近似于晋惠帝的“何不食肉糜”。

    留守儿童问题的根源,在中国畸形的城乡二元结构与由此演出的不平等的权利格局。中国大城市比重太高,资源与机会几乎都集中在大城市,缺乏中级城市,小城市增长缓慢,甚至谈不上增长。地域分布也不平衡,全国城市化主要偏向沿海地带发展,各省则以该省的政治中心省会为重心发展。美国社会学家杨庆堃多年前就说过,等级失衡的城市布局无助整个社会的现代化,失去城市化推动现代化的作用,以至于中国的大城市近乎资本主义世界之摩登,农村则依然旧我是原始的世界。

    倘若农村真是原始的世界,留守儿童都还不至于如今日这般凄凉。城市对农村是侵略与掠夺的关系,城市的丰乳肥臀是吸了乡村的血才长成的。如今乡村的社会生态链可说已经断掉,不要说四世同堂,就连老中青幼的基本结构都无法保全。壮年人走了,留下老弱病残,乡村如何不凋残?

    乡村之所以凋残,还因为乡民对自己的命运根本没有决定的能力。土地是否流转,新型城镇化如何建设,乡民都没有批评的权利,更别说政治参与了。没有自治权利与自治能力的乡土,注定只能凋残。而留守儿童,只是乡村凋残中一道最为触目惊心的伤口而已。

    乡村被破坏和遗弃,一切利益都被集中到大城市。所有野心家都费尽心机为自己寻找出路,其余的人则死气沉沉。个人迷失在违反自然的孤立状态中,只是生活在急速变化的现在,像原子一样被抛撒在繁华或荒凉的土地上。而留守儿童,就是原子化人群中最孤苦可悯的一个标本。

    2015年6月10日 下午 7:43

    回复删除
    回复
    1. China premier orders probe after 'left behind' children's death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5/06/12/us-china-welfare-children-idUSKBN0OS0LN20150612
      BEIJING | BY BEN BLANCHARD
      REUTERS/IVAN ALVARADO
      Chinese Premier Li Keqiang has ordered authorities investigate the case of four "left behind" children who died after drinking pesticide in a poor part of southwestern China, as millions of workers are forced to leave their families to find work.
      In many rural parts of China, children are left in villages to be looked after by grandparents or other relatives while their parents work in the booming cities.
      They are either not able to join their parents because of their jobs, or because in many cases they lack the paperwork needed to live in urban areas and access services like schools and health services.
      The four children, one boy and three girls aged from 5 to 13, were left alone at home in Bijie in Guizhou province and died after drinking pesticide on Tuesday, according to state media.
      Once Li found out what had happened he was "extremely concerned", the central government said in a statement on Friday.
      Li ordered the relevant government departments "increase supervision" so that social security mechanisms do not "become a mere formality".
      Those found to have not done their job properly will be "held accountable", the statement added.
      State television said that the eldest boy, Zhang Qigang, left a letter saying "this has been planned for a long time, and today it is the time to go".
      The Bijie government said that it had begun an investigation and that several officials had already been punished, including the head of the education bureau who has been suspended. Criminal charges may be bought, it added.
      State media said that the father of the four children worked outside of the province, while the mother was also not around. They had to live on 700 yuan ($112) a month their father sent them, had dropped out of school and lived off corn their father had planted last year.
      In 2012, five homeless children in the same city died of carbon monoxide poisoning after lighting a fire while seeking shelter in a rubbish bin.
      China aims for 60 percent of the population of almost 1.4 billion to be living in cities by 2020, turning millions of rural dwellers into consumers who could be a driving force for the world's second-largest economy.
      Chinese leaders have pledged to loosen their grip on residence registration, or hukou, to try to remove obstacles to the urbanization drive. Such registrations prevent migrant workers and their families from getting access to education and social welfare outside their home villages.
      (Editing by Jeremy Laurence)

      删除
    2. 新闻极客 | 特稿:毕节服毒四兄妹的人生末路
      http://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5/06/%E6%96%B0%E9%97%BB%E6%9E%81%E5%AE%A2-%E7%89%B9%E7%A8%BF%EF%BC%9A%E6%AF%95%E8%8A%82%E6%9C%8D%E6%AF%92%E5%9B%9B%E5%85%84%E5%A6%B9%E7%9A%84%E4%BA%BA%E7%94%9F%E6%9C%AB%E8%B7%AF/

      开篇语
      兄妹4人喝下农药后,14岁的小刚推开二楼的窗,跳下。
      30米外的邻居老张,在家听到“砰”的一声,“像西瓜摔在水泥地上”。
      村民们打着手电跑过去,小刚侧趴在家门口的水泥地上,一动不动,嘴里分泌物流了一地,没有血。
      “有娃儿跳楼了!”
      6月9日深夜,事情很快传遍了贵州毕节最偏远的茨竹村。
      警察和村民们撬开反锁的门,冲进屋子,是一股刺鼻的农药味。
      为时已晚。
      小刚、小秀、小玉、小味,四个相依为命的兄妹,最大的14岁,最小的仅5岁。他们以喝农药的方式,结束了人生。
      “这死来得太突然”
      没有人想到4兄妹会自杀。
      当小刚从楼上跳下,村民们聚集在门口,喊人开门无人应答时,仍有村民觉得“不开门很正常。”
      用村民的话说,“这四个孩子太孤僻。”他们常把自己反锁在家里,谁喊门都不理。
      与世隔绝。
      6月9日下午6点多,贵州毕节七星关区田坎乡茨竹村,距4兄妹家30米外的房顶上,正在干活的老张看到4兄妹没有上学,在三楼阳台上玩耍。
      这是4个孩子生前最后一次进入村民的视线。

      服毒4兄妹的家,三层小楼的门口聚集着村民。
      傍晚,哥哥小刚给三个妹妹做了最后的晚餐:酸菜叶子汤,配上玉米饭。村民们告诉《新闻极客》,这基本上是四兄妹的“固定菜单”。
      当晚11时30分,老张听到重物坠地的声音,出门发现小刚在地上一动不动,嘴里的分泌物流了一地。
      山村的夜太黑,村民们打着手电聚集而来,有村民报警。因为不敢移动小刚,村民们只能守着他,轻声叫着他的名字,但小刚没有声音。
      此时,二楼窗户传来一声轻微的“哥”。
      村民们循声望去,一个孩子趴在窗户上,看着地上的小刚。有村民问:是你把哥哥抽下来的?小女孩虚弱的摇了摇头。几分钟后,人从窗户上滑了下去。
      这让村民们的心中稍安,“当时觉得可能妹妹们没事。”
      凌晨,警察赶来,村民们撬开反锁的门,边喊名字边冲进去。这其中包括四兄妹的大奶奶。
      四兄妹的大奶奶刘秀(化名)告诉《新闻极客》,“黑咕隆咚的,打着手电,一楼没发现孩子,就赶紧上二楼。”
      一到二楼,是一股刺鼻的农药味道,一个农药瓶子滚在一边。“三个女娃儿躺在地上,横七竖八的,地上好几摊吐的东西。”刘秀张开双手,比划着脸盆大的一个范围,“就这么大好几摊,吐的全是玉米糊。”
      两个稍大的妹妹已经没有了呼吸,最小的那个,手还能动。村民赶紧将孩子送到山下医院,也抢救无效死亡。
      在那个充斥着农药味道的房间里,村民们发现,孩子们的作业本和课本已被烧毁。在家里,他们还找到一千多斤玉米和五十多斤腊肉。后院的猪栏里,还有两头快两百斤的猪。
      “这死来得太突然。”四兄妹的二爷爷张仕贵说。
      被抛弃的四兄妹
      四兄妹的家庭,支离破碎。
      这是一个典型的贫困贵州山村。从毕节市区出发,要走将近150公里的山路,弯弯绕绕,不时有突兀的大石伸出在路上,两边的山像要压倒在身上。
      没有水田,种不了大米,当地村民靠种玉米为生,一年种一茬,每斤卖一块五毛钱。种地不赚钱,大多数青壮年都外出打工。四兄妹的父母张方其和任希芬亦是如此。
      二爷爷张仕贵说,孩子父母十多年前结婚,在村里生下大儿子小刚,“当时穷得都没有办酒。”2006年,父母带着5岁的小刚,南下海南去砖厂打工,在海南又相继生下三个妹妹。
      没人知道4兄妹在海南过着怎样的生活。
      2012年,赶上新农村建设,建楼村里补贴一万。夫妻俩带着4兄妹回家,用6年攒下的“十来万”建了二层小楼。村干部说,当时张方其到村里,主动交了9900块的超生费。
      从此,4个孩子进入村民的视线。
      多位村民告诉《新闻极客》,任希芬脾气差,有家庭暴力倾向。她多次打骂孩子,有一次甚至把小刚的耳朵撕裂,而在2012年6月,小刚离家出走十几天,十多个村民找了两三天才找到他,母亲任希芬罚他脱光衣服,在太阳底下暴晒两小时,“都晒脱了皮”。
      夫妻间的争执,也在4兄妹眼前频繁上演。
      最严重的一次,是2013年。因怀疑妻子出轨,张方其与妻子先是吵架,继而大打出手,“把任希芬打得住进了乡卫生院。”
      经历了这些的小刚,从没被人发现哭过。

      4兄妹住所的客厅里摆放着一台电视机和三个破旧的仿皮沙发。新华社 摄
      多位村民表示,他们从未见过小刚哭泣。他们觉得,这个孩子的眼神里有着同龄孩子没有的冷漠与痛苦,“别人叫他,他要么就嗯一声算是回答,要么根本就不理。”
      此后,任希芬离家出走。虽与丈夫并未办离婚手续,但有村民说她已改嫁,且育有一女。
      四兄妹的家庭彻底破碎。
      父亲继续外出打工,母亲出走,爷爷奶奶20多年前去世,外公外婆离这边远,“几乎从不来照看孩子”。
      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里,村民发现4兄妹越来越孤僻。姑姑张方友说,2013年她去看孩子,小刚还会主动叫她姑姑,再后来就不叫了。
      更多的时候,他们把自己反锁在屋子里,亲戚们来敲门,也不开门。
      他们逐渐被村民淡忘了。“也没觉得会出什么事,反正他们在村里也不搞破坏,后来去管他们的人也少了,主要是管不了。”
      死亡之谜
      四兄妹服农药的原因,如同一个谜,村里无人能够解开。
      村民们普遍认为,可能与他们没有朋友有关。
      兄妹四人相依为命。“老大小刚只在自己妹妹面前嬉笑、打闹,跟外人都非常冷漠。”四兄妹的姑姑说。
      三个妹妹是小刚的“朋友”,小刚是三个妹妹的“父亲”。
      2015年3月,父亲离家去广州打工,照顾家的责任甩到了14岁的小刚身上:才上小学六年级的他,必须学会煮饭、煮面、买菜、洗衣服、喂猪,以及照顾三个妹妹。
      二爷爷张仕贵描述小刚的生活:早上五六点起床,喂猪,给三个妹妹做早饭,最小5岁的妹妹还得喂,吃完饭要洗碗,然后步行走3里路去上学,一直到晚上6点放学,回家继续给妹妹们做晚饭,还要写作业。
      即便如此,小刚仍能保持中等的学习成绩。老师说,“小刚的分数经常在60到80之间,不算最好,但也不算最差。”
      在班上,小刚依然是4兄妹里最冷漠的一个,“四个兄妹性格都很内向,不喜欢跟人说话,以小刚来说,不管是表扬还是批评,他都一言不发。”

      事发现场,4兄妹焚烧了自己的作业本和学习文具。
      2015年4月20日前后,小刚就不去上学了。没人知道原因。接着,妹妹们也不去上学了。
      老师、亲戚多次去家里劝,小刚连门都不开。
      开始,小刚还让妹妹去学校请假,后来,连假也不请了。
      他们也几乎从不去别的村民或亲戚家中。姑姑张方友说,“几个娃儿太自卑,觉得自己跟别的娃儿不一样,不敢去别的家庭里。”
      今年3月,张方其离家之前,交给小刚一张银行卡,每个月父亲会往卡里打生活费。4月份,父亲打了700元到卡里,第二天就被四兄妹全部取出。
      多名村民曾看见,小刚给妹妹钱,让妹妹去村里小卖部买零食吃。
      到了5月,四兄妹的孤独生活到了极致,“村里都没怎么见过他们了,仿佛消失了一样,只有晚上看到他们屋里头亮起了灯,才知道他们在。”
      很少有人进过四兄妹的家,也很少有人知道他们过着怎样的生活。直到他们喝农药自杀,家门被撬开。
      布满灰尘的三个箱子堆在窗台,床上,被子床单混在一起,散发出很久没洗的味道,桌脚下,是被烧过的小学课本和作业本。
      另一个房间里,放着一台褪色的磨粉机,墙边的长凳少了一只脚,长长短短的裤子挂在室内能挂的地方。
      房间中央,两条麻绳和一个木板被制成了一个秋千。
      家中还有张方其的一个存折,上面是他为孩子留下的3468元。

      删除
    3. 和諧社會花似錦,科學發展勢如濤2015年6月13日 上午10:37:00

      Four Chinese children killed by 'pesticide poisoning'
      • 11 June 2015
      • http://www.bbc.com/news/world-asia-33090793

      Police are investigating the apparent pesticide poisoning of four abandoned siblings in rural south-west China.
      Aged between five and 13, they appeared to have drunk a bottle of pesticide, officials say. Police have not ruled out suicide.
      The parents of the three girls and a boy had reportedly left the village, near Bijie city, in search of work.
      The area is one of the poorest in the country and has seen previous deaths of abandoned children.
      Chinese state media report that the mother of the four siblings left three years ago, followed by their father in March.
      The children had reportedly dropped out of school a month ago, according to the Xinhua news agency. It added that their only food was corn and preserved meat.
      The mass urban migration of Chinese parents looking for work has led to millions of children being left behind in villages; many of them are cared for by grandparents.
      Correspondents say that such children can be highly vulnerable.
      Three years ago there was a national outcry after five abandoned children died in Bijie.
      The children had suffocated inside a rubbish bin where they were sheltering, after apparently lighting a fire to keep warm.
      Chinese officials have said that at least 80 million people live below the poverty line, surviving on less than $1 (£0.65) a day.

      删除
    4. Chinese Premier Urges Officials to Fight Events That Led 4 Children to Drink Pesticide
      By EDWARD WONGJUNE 12, 2015
      http://www.nytimes.com/2015/06/13/world/asia/chinese-premier-urges-officials-to-fight-events-that-led-4-children-to-drink-pesticide.html?ref=asia&_r=0
      BEIJING — Li Keqiang, the Chinese premier, ordered officials across the country on Friday to avert the kind of events that led to the deaths of four children who drank pesticide this week, possibly to kill themselves, in an impoverished corner of the southwest.

      The youths, three sisters and a brother between the ages of 5 and 13, were among the many “left-behind children” in China. Their father was a migrant worker who sought jobs elsewhere and had been away from home for long periods of time, while their mother had also been absent for some reason in recent years. The siblings lived in a house in Guizhou Province, one of the poorest areas in China; their village, Cizhu, is under the administration of the city of Bijie.

      Because of a strict household registration system in China, many people cannot receive meaningful social benefits if they live and work outside their hometowns. So migrant workers often leave their children behind to be raised by grandparents or other relatives, because the children are not eligible for proper schooling and health care in other cities.

      An initial police investigation explored the possibility that the children had committed suicide, according to state news media reports. At 11 p.m. on Tuesday, someone found the boy, 13, lying in front of his three-story home, according to a report in China Youth Daily. About 20 minutes later, local officials and health workers arrived and discovered that the boy was dying. His sisters, ages 5, 8 and 9, were nearby. The girls were brought to a hospital, but they died there.

      删除
    5. ----
      The brief official news reports on Mr. Li’s orders had few details and did not mention when or where he had given them. The report by Xinhua, the state-run news agency, said that Mr. Li had mentioned there would be “strict punishments and severe consequences” if officials were found to be delinquent in taking care of the needy.
      A district government under Bijie City announced online on Friday that two lower-level officials had been dismissed from their posts and that three others had been suspended and were under investigation. The report also said six other people would be punished after the investigation was concluded.
      The China Youth Daily article said that some villagers had considered the four children introverted and had noted that the parents were often absent or would fight with each other when they were home together.
      One villager, Pan Ling, told the newspaper that the children’s father, Zhang Fangqi, began working in other places in China years ago. The mother left home in 2013, Mr. Pan said. She came back to visit the children last year, and the father was home over the Lunar New Year holiday in February. But he left again two weeks after the end of the holiday to seek work, the paper reported.
      On Friday, Guizhou Province published a report online that said the family had lived for years in Hainan, another southern province, before moving back to Bijie in 2011. While in Hainan, the father, Mr. Zhang, and his wife, Ren Xifen, beat the children, the report said. The beatings by the father were so brutal that the arm of the son, Zhang Qigang, was dislocated on one occasion, and his ears were torn, the report said. After the couple moved back, Mr. Zhang regularly beat Ms. Ren, and she ended up in the hospital at least once, the report said.
      When the couple left Bijie separately, the boy took care of his three sisters and the family’s pigs. Local officials and other villagers said the family was more prosperous than others in the area. The parents had saved some money from government benefits, and their home was worth about $16,000, the official report said. But one relative told The Paper, an investigative news organization, that the family had no money and that the children had to grind corn to eat the flour because they were so poor.
      After 2013, when both parents left Bijie, the four children’s personalities changed, the report said. They would stay in their home with the door locked and not open it even when relatives tried visiting, the report said.
      Mr. Zhang and Ms. Ren could not be reached for comment on Friday.
      In November 2012, five boys died in a trash bin in Bijie after they sought shelter there from the cold. They had started a fire with charcoal inside to warm themselves and died from carbon monoxide poisoning.
      Kiki Zhao contributed research.

      删除
  23. 隐写术,这种技术用于隐藏信息,使重要信息难以被发现,增加监控方的成本和难度。
    在某些极端情况下,比如公民通讯被那些朝廷的走狗监听,这种时候,隐写也是一种利器,因为直接加密传输的信息有可能引人注目,而隐写的信息则不易发觉。加密后再隐写则更是安全(没头像的随想注:有些隐写算法已经自带了加密功能)。

    [b]隐写软件清单[/b]
    俺在2011年发表过多那篇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1/06/use-image-hide-information.html 介绍过三款Silent Eye、Steg Hide和Ultima Steganography
    洋文维基百科也列出了一些软件:
    http://en.wikipedia.org/wiki/Steganography_tools
    此外,这里也列出了一些Windows下的免费隐写软件:
    http://listoffreeware.com/list-of-best-free-steganography-software-for-windows/


    [b]维基百科的隐写效果图[/b]:
    隐写载体:
    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a/a8/Steganography_original.png
    从上图中提取出来的隐藏图:
    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c/c3/Steganography_recovered.png


    [b]用隐写术隐藏需要长期储存的信息[/b]

    隐藏账号及密码、反共资料
    比如俺在谷歌反共,那么俺的谷歌账号和密码,就可以用这种方法保存。

    隐藏比特币形式的私房钱

    隐藏日记

    隐藏学术研究成果。
    别人甚至不知道你的研究是否在进行。


    [b]用隐写法传播信息[/b]
    如果你的目的仅仅是成功突破封锁,使信息成功传播而已,那么,这种情况下对安全性的需求不是那么强。例如:现行帖子审核制度下,藏头诗暂时也可以成功突破封锁;而往往等到人工删除时,信息已经成功传给一部分人了。

    利用隐写原理,使得翻墙服务器发送过来的数据看起来像明文一样,这就是隐写术的一个重要应用。

    隐藏并传播体积小的软件。
    这种软件,往往在写代码的时候就要注意,使得最终编译出来的体积小。比如号称世界上最小的3D游戏kkrieger

    隐藏并传播BT种子或者磁链。

    使用隐写法建立论坛
    本方法需要开发新软件,以实现自动化。本方法,用在任意网站,表面上是发图,发文章,但其实是一个暗论坛。
    需要配合以下方法:
    【共享密码法】可以通过共享隐写密码的方式,实现多人交流。
    假如俺要建一个讨论六四事件的论坛,俺就可以把密码设为 64-fdwbntzm
    这种方法适合建立小圈子。但是一旦成员增多,渗透进来的共匪可以出卖成员,甚至可以用虚假信息误导成员。
    【公钥私钥法】
    隐写前,把信息先使用自己的私钥加密。阅读者唯有知道公钥,才能解密阅读信息。
    转发时某信息时,软件自动将原信息以自己的私钥加密后转发,这样一来,即便查到转发者的“微博”,但却不能以此为线索查到此文创作者的“微博”。

    传播容易被和谐的文章
    传播翻墙软件

    小团队隐写法传递暗号
    隐藏某种秘密行动的下一步指令
    像这种信息最为轻巧,使用文字进行隐写再传播也绰绰有余。


    [b]隐写的思路[/b]
    除了上面软件中所使用的方法,即一般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都可以作为隐写用途,此外,还有一些思路。

    用pagefile.sys+TrueCrypt隐藏数据
    缺点1:需要禁用虚拟内存。
    缺点2:TrueCrypt不好访问系统文件,需要折腾。每次使用前要手动取消系统文件属性,用完后再把这个属性加回来。

    用hiberfil.sys+TrueCrypt隐藏数据
    缺点1:同上述缺点2。
    缺点2:万一不小心休眠了(包括自动休眠),数据丢失。


    自写隐写程序:

    用采集工具自动生成文章
    优点:共匪自己不会屏蔽的词有:伟大、光明、正确、等等。有办法避免因某个数据加密之后恰好是“64”之类的词而被和谐,导致传输数据部分丢失的情况。
    缺点1:需要特定的算法或者密码;比如藏头诗这一类算法就太容易猜到。
    缺点2:需要百度或者爬虫等工具。对于百度,一两个人这么干还行,人多了绝对有验证码(好在目前的SEO工具自动批量搜百度的时候,暂不需验证码)。

    用实验数据隐藏数据:
    小白鼠 粟子 …
    a组 123 231
    b组 53 214
    ……以此类推。
    缺点:为了编造得更像一点,需要设想很多的“小白鼠”之类的实验目标和词汇。
    不过,上述缺点也是有办法解决的。一般数据默认只是二维的表格对吧,只要不断的增加维度,三维、四维以上的表,是可以容纳很多数据的。可以增加的维度有比如:日期、动物年龄、观测角度等等各种条件

    类似的方法还有哥德巴赫猜想的研究数据(为了方便,只取合数用来隐藏数据,因为大素数很难找)
    或者隐藏在某某矩阵函数里面……你就说你对数学感兴趣,正在破解难题。
    缺点:不仅程序需要自写、连算法也要自创,适合深度DIY玩家。


    [b]辅助工具[/b]

    带有加密功能的工具:比如TrueCrypt加密后的数据,十分像1和0均匀分布的随机数据,这种数据再隐写,使监控方更难发现隐写痕迹,即便提取出来了数据,你也可以说你不知道这么提出来是什么数据,也许是噪音、杂乱的光线等等。不过,这个时候,某些类型的文件是有文件头的,比如rar,万一rar的文件头被提取出来,你就无法否认自己隐藏了数据了。

    配合RAM Disk软件。这类软件的作用就是把内存虚拟为一个盘,你的隐写软件要处理你的信息,放在哪呢?放在内存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或者,要使用硬盘的话,也可以在使用文件后,用粉碎工具将其粉碎。


    [b]隐写的嵌套:隐写后再隐写[/b]
    你可以先隐藏一些黄图、AV之类的东西,再在这些东西里面隐藏真正需要隐藏的东西。被抓的时候,假装很不情愿的把第一层隐写密码交出来。


    [b]隐写软件的隐藏[/b]
    要达到这种目的,一般只有自创另一种算法,并默记在心内,需要时再自写程序提取出来。可以用某种简单易记的算法,去隐藏一个算法复杂的隐写软件。
    如何创建算法呢?上文【隐写的思路】中略有提到,仅作参考。


    [b]隐写术的安全性:[/b]对隐写术的攻击
    攻击者可能具备的条件:
    1.只知道以何种媒介传播
    2.知道隐写载体文件(此时往往也知道媒介)
    3.知道隐写信息
    4.知道媒介,同时知道隐写算法
    5.曾经分析出来的、已经取得的某条隐写信息、隐写算法、媒介,可作为将来辅助分析之用
    6.同时知道载体、媒介、隐写算法

    攻击的种类:
    1.干扰、阻断隐写信息的传播,酌情破坏载体文件;
    在攻击者不知道算法的情况下,有的算法可能不易被攻击,有的算法则是“一字千金”,改动一下就全乱了。
    2.提取并获知隐写信息;
    3.篡改隐写信息,并向接收者发送虚假信息,甚至假冒发送者的身份。


    关于[b]对隐写术类型攻击的防御[/b],要深入的讨论就很难了。简要聊一点:

    防止通过素材对比法,发现隐写嫌疑:
    假设你所使用的是一张网络上流传很广的图,用作隐写,那么,很容易通过对比原图的方法,发现那一丝微的痕迹。
    增强隐蔽性:
    销毁原始文字、图片、视频和音频。如果素材是来源于网上下载,或从他人复制过来的,像这种无法销毁的,那么就建议谨慎使用。(对安全级别要求不高的读者,仍可使用此法;假设人人都用之,那就会极大增加监控偷窥的成本,甚至增加到天文数字)
    防止别人通过对比的方法,发现隐写痕迹。
    要避免这个缺点,就最好自行拍照,并在隐写后把原照片删除。
    但是,自己拍的照片,往往容易和实名身份关联起来,所以,【不要】用像俺这样的匿名身份传播这些照片,但可以用于储存用途。
    若要同时避免实名身份关联性,又要避免隐写痕迹被发现,咋办捏?俺能想到的,只有自己作图、自写文章等等其他手段了。

    俺再唠叨一下,注意存储用途和传播用途的分离。

    如果是私信,对安全级别要求较高,每次发送前,务必记得先用自己的私钥对信息进行签名,再用接收者的公钥对信息进行加密。

    本文写得不够详细完整,欲求更多,则请真正的编程随想和大家聊。

    回复删除
    回复
    1. 隐写术的坑已填,等俺自己把它恢复出来!!!

      删除
    2. 隐写很麻烦,优点又不是很明显。在现在信息封锁还不是特别严的情况下,我建议还是不要花太多精力去研究。比如你要想传播什么东西,现在没被墙的国外网盘多的是,直接扔进去然后共享就行了。比如你要想存储什么东西,truecrypt的功能也够了。你有技术有精力,还不如研究P2P G+,你可以看看ZeroNet,离P2P G+不远了,你可以去提交代码。

      删除
  24. 希望博主能够把《太子党关系图》的Graphviz源码发出来,让人做成Web版,这个PDF版本真心不好

    回复删除
  25. 看来在将来不久,贵账号也要被ddos了。结果是Github免不了被墙的命运

    回复删除
  26. 提个建议,因许多免费翻墙的代理会时不时不行。是否可以集合许多代理打包为一个代理。怎么说呢,就是一个前端,也可说是一个选择器。
    浏览器使用的是前端,但前端是个接口,不做实际的代理服务,实际代理的是后端设置的好几十个代理服务器。前端只相当于一个选择器,自动选择速度最快的后端代理。关键在于若一个代理失效,自动选择另一个速度快的。

    前端会每隔一个时间间隔ping不同代理的速度,然后记录,在当前选择的代理失效时,可以从记录中选择速度最快的。

    这是有实际需要的,自 goagent 用不了后,我备着好几个免费代理,但都不稳定,总要手动换来换去。

    博主这个有无可行性,或者是否已有啥工具已提供这个。 (我用的是linux)

    回复删除
    回复
    1. 可以用 Squid 這個代理工具。

      删除
    2. 先谢谢1单元,但不太符合我的需求。squid似乎是个服务端程序,我不是要架设服务器架构。

      只是简单满足翻墙的需求,一个简单的,本地运行的,自动选择 多个代理中 有效的和较快的 作为实际代理。
      我语文不好,可能我没说清楚,现在我是有多个代理,俩ssh隧道,俩ss,但都不稳定,时断时续,一个用不了了,只能换另一个(这也是为什么我有这么多的原因,找不到一个稳定的免费的代理),我的需求就是将手动变自动。

      浏览器的自动代理的问题是,代理与地址规则是固死的,当所设置的代理连不上了,要不换个代理后,设为全局代理,要不复制地址规则给所有代理使用,太麻烦了。

      删除
    3. 要不谁编个浏览器插件也行,不将代理固死,而是匹配规则时设置多个代理,匹配了地址时尽可能的尝试所设的多个代理,一个不行换另一个。

      删除
    4. 最近goagent更新,可用gvs IP ,可用IP多了近100倍,gfw以前的封锁方法完全失效。goagent一直是最快的,从未失效,但需要有大量ggc IP段。

      删除
    5. 谢谢4单元,但请教一下,gvs IP是啥。
      goagent现在一直上不了,自goagent上不了后,我才转其他ssh,ss的,换了之后都断断续续

      删除
    6. 证书为 *.googlevideo.com 的IP,goagent,googlecheckip已更新,下載最新版,用checkip掃ip

      删除
    7. to 6单元
      不明觉厉啊!哪里下载

      删除
    8. to 7單元
      google搜索。

      删除
    9. to 8单元
      Google搜索,也要有关键词啊。关键词是什么

      删除
    10. to 10單元
      goagent
      googlecheckip
      你是來這搞笑的麼

      删除
    11. 浏览器用pac,pac中写入多个代理,会按顺序调用。。。

      删除
    12. TO YiTa HuTu
      楼主说的是“浏览器使用的是前端,但前端是个接口,不做实际的代理服务,实际代理的是后端设置的好几十个代理服务器。前端只相当于一个选择器,自动选择速度最快的后端代理。”你说的只是能在某个代理失效后,在调用另一代理,而且不能选择速度最快的代理。但是解决了若一个代理失效,自动选择另一代理的问题。你的方法也是要在代理全部开启的时候才能使用,这和楼主说的手动切换,仅仅是自动手动的区别啊,,,,

      删除
    13. to 11单元 and All
      问个问题,gws和gvs ip有何区别?

      删除
  27. 支持一下~~GitHub一路走好啊~~话说如果GitHub被封~~我们国家也是损失惨重~~软件开发直接就停滞很多了…

    回复删除
    回复
    1. 這樣一來,有兩種可能:
      >程序員們集體反抗,越來越多的人對共匪的封鎖感到不滿,說不定是又一次像茉莉花一樣的機會。
      >之前(上一次)那些反抗過的大佬們覺得反抗累了,默默地程序員們只好拿起翻牆軟件,像“封就封吧,大不了翻個牆”的心態會產生。如果翻牆軟件失效了,也不得不用共匪補貼的有後門的VPN。

      至於哪一個結果會發生,就要看人們的心態了。

      删除
    2. 墙已经让我国与世界脱轨了,思想停滞比什么软件开发严重得多,如果GitHub墙掉可以让更多人翻墙,那就是进步

      删除
    3. GitHub违反我国法律,在我国境内自然应该被封杀。
      而我国政府本着宽仁的态度,一直未予封杀。
      你们应该应该知足,别再发布那些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政策的文章了。

      删除
  28. 传几张好玩的图片,原来不只我认为这几个人长得像啊。。。
    http://i.imgur.com/7gveWwI.png
    http://i.imgur.com/goRlIq7.png
    http://i.imgur.com/UKp09Cc.png
    http://i.imgur.com/wVlhSZF.png
    http://i.imgur.com/YMrJpLO.png

    回复删除
    回复
    1. 没头像的张将军2015年6月12日 上午9:47:00

      本人的头像和习二逼相似?

      删除
  29. 我已经感受到一大波DDos 要涌去Github 了。。。

    回复删除
  30. 为博主做了一个被抓后的应对方案

    家人这边:
    博主可事先和家里人商量好,一旦博主被抓
    1.家人立刻在网络上公布博主个人真实信息及被关押的地点,迅速与网友取得联系
    2.事先写好一份声明也一并公布,关于身体健康(表明身体不会发生异样), 心理健康(不会自杀),如果博主在被拒期间发生“意外”,则必属被害。

    网友这边:
    1.立刻转发博主被拘消息,密切关注博主被关押的地点
    2.迅速联系境外媒体,大面积传播博主被拘消息,引发更多关注
    3.发起白宫情愿,号召网友踊跃签名,请白宫向共匪施压释放博主(对白宫而言看起来有些无厘头,但我们要的是扩大关注的效果)

    获得全世界的关注,众目睽睽之下,共匪决不敢“人间蒸发”博主。

    回复删除
    回复
    1. 博主说过,他的身份对家里人也是保密的。除了自己,世界上没有人知道他是编程随想。

      删除
    2. 如果家人也保密的话,可以把信息加密保存在某个U盘里并藏在某个地方,如果预感到要被抓,就告诉家人U盘存放位置及密码并打开U盘看看,到时候,家人自会明白该怎么做。

      删除
    3. 得了萎胱症的忠党爱国2015年6月12日 下午1:17:00

      层主什么动机

      删除
    4. 估計博主已經用 IFTTT 制定好方案了,被抓將觸發 IFTTT 上的一系列動作,發佈聲明公佈信息散播消息什麼的自然不在話下。
      沒準還能自動讓機器人接管博客,這樣國保就以爲所抓的不是博主。

      删除
    5. 迅速从匿名转换成实名抵抗?

      删除
    6. 本来想说博主死不承认销毁所有证据也是个办法,后来想抓了你丫的两周都没发博文,这还不是证据。

      所以只能由匿名转为实名对抗了。

      交给家人是个不靠谱的办法,难保家人不会救子心切救夫心切,也不了解严重性,直接跟秘密警察和盘托出以期宽大。

      IFFTT是个不错的办法,不过被你说出来,效果至少打对折了。

      编程随想,保重。

      另外给所有想要匿名的人一条建议,技术的建议编程随想已经说的很好了,我说的是非技术的建议。

      当你开好虚拟机,tor+代理的时候,你一定一定要记得,现在的你,是另外一个人,是跟关机后生活中的你完全隔绝的一个人。帐号密码不一样是最基本的,上网习惯也要不一样。

      删除
    7. 本来想说博主死不承认销毁所有证据也是个办法,后来想抓了你丫的两周都没发博文,这还不是证据。

      所以只能由匿名转为实名对抗了。

      交给家人是个不靠谱的办法,难保家人不会救子心切救夫心切,也不了解严重性,直接跟秘密警察和盘托出以期宽大。

      IFFTT是个不错的办法,不过被你说出来,效果至少打对折了。

      编程随想,保重。

      另外给所有想要匿名的人一条建议,技术的建议编程随想已经说的很好了,我说的是非技术的建议。

      当你开好虚拟机,tor+代理的时候,你一定一定要记得,现在的你,是另外一个人,是跟关机后生活中的你完全隔绝的一个人。帐号密码不一样是最基本的,上网习惯也要不一样。

      删除
    8. 没有100%的安全。
      所有的手段,无非是以牺牲某一个优点为代价,去修复一个Bug。

      比如IFFTT虽然有可能可以修复人间蒸发的Bug,但是同时制造了另一个Bug,
      你把你的所有社交账号交给IFFTT,谁敢确保IFFTT不会按照你预期的设定,反而仿冒你,冒充你的身份,甚至用你的账号发表维稳言论。
      而且,IFFTT的员工是否有骨气,还是个未知数。共匪都渗透到澳大利亚的参议员了,难道敢确保共匪渗透不进IFFTT?

      如果不考虑IFFTT本身,而是使用另一台服务器的AI,并叫它定期自动登录发表一些机械性的言论,那倒是可以考虑。这样,服务器的安全性又成了一个问题,这台服务器必定不可以放在家中,否则警方会搜查,如果放在海外,要确保是不是有监控;服务器提供商给你提供系统的root密码,甚至把你的系统做一个备份,甚至克隆你所有的操作(初衷是为了方便恢复),这些都是蛛丝马迹。

      删除
  31. 补充一点,家人也有可能被一并控制,所以博主可能还需要找一位信得过的朋友来完成公布信息的任务。

    回复删除
    回复
    1. 說不定會像古代那樣“株連九族”——共匪完全有可能做得出來。

      删除
  32. 博主能不能发一篇关于中国股市和经济的文章?

    回复删除
  33. 跪求刘晓波的《选择的批判──与李泽厚对话》电子版。。。

    回复删除
  34. 编程随想,能否介绍下,当今现在翻墙速度比较快的几款软件??

    回复删除
    回复
    1. 博主已經幾個月不發“翻牆快報”了,你翻翻最近的“翻牆快報”。

      删除
  35. 咱来晚啦~~~(咱没带手机没法两步验证呐)

    回复删除
  36. goagent作tor前置代理,不知可不可行
    https://code.google.com/p/goagent/issues/detail?id=21474&colspec=ID+Opened+Reporter+Modified+Summary+Stars

    回复删除
    回复
    1. 这个要看看入口节点的脸色。
      每次上网,goagent的ip是不断的动态的变化的。
      假如入口节点接受这种变化,应该就可行。

      或者,亲自尝试一下就知道了。

      删除
    2. 如果注重安全,不推荐使用goagent。
      理由如下:
      1.
      出口节点可以伪造证书,而gae端(就是你部署的goagent服务端)又不带检测证书功能。
      你以https协议访问任何网站,看到的总是自己给网站颁发的证书,而看不到CA机构给网站颁发的证书。

      2.用goagent访问任何网站,都会向网站发送你的谷歌GAE id,从而让网站有线索查到你的身份。搭配用Tor的作用不大。

      删除
    3. 不仅网站知道你在使用哪个GAE,甚至连出口节点也知道你使用了哪个GAE,然后有可能从GAE查到你的真实IP。

      甚至,某个出口节点可以设置为检测到GAE时自动发动中间人攻击(导致HTTPS完全失效),以此盗取你发送的一切数据,包括密码。

      删除
    4. 反正俺又不用Goagent发敏感信息,只是用来查资料,学习而已。
      要盗就盗吧。
      如果把所有翻墙工具都禁了,那咱就上街吧。就这么简单

      删除
    5. 謝謝23單元。若以後需要匿名,還是乖乖用VPN吧

      删除
    6. 那个帖子的作者太2了。他的方法是meek在GAE部署的常规方法,meek文档都有写,关goagent鸟事。虽然都是用GAE,但是meek原理跟goagent不一样。关键是GAE出来以后还要经过一个meek-server才到tor节点,这样搞就可以绕过免费GAE的一个困扰goagent已久的限制。什么限制?留给大家思考:)

      删除
    7. meek ,是什么限制?goagent没有用过,,,,,

      删除
    8. 证书问题?看了下,感觉像是解决了证书问题。不过不确定

      删除
    9. to 基尔霍夫
      你说的那个证书问题只是解决了“goagent默认证书”的问题吧,因为多人共用同一个默认证书(相当于多人共用同一个私钥),就算一时翻得了墙,其通讯内容确可以在事后被中国电信解密获取(因为你的私钥是公开的)。这个问题也是证书问题,但此证书问题非彼证书问题。

      看看浏览器,点击HTTPS的挂锁,看到的是goagent CA颁发的证书,还是是真正的CA颁发的证书。如果看到的是前者,说明问题没有修复。

      删除
  37. 博主享受下划线名字特权

    回复删除
    回复
    1. 俺之所以让自己的名字带下划线,是考虑到最近出现的仿冒行为。

      1.有些网友可能由于网速等原因,看不到头像,只看得到名字,便以为是真正的俺;
      2.有些仿冒者要设置一个和俺一模一样的头像也不难。

      加下划线,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避免引起混乱。

      像没头像的这个俺,起码还在网名里面加了区别,告诉大家这位俺是冒牌货;而上面评论中出现的那位名字一模一样的,便不那么客气了,那可不是真正的俺。

      删除
    2. 这非常好的印证了那句话“任何人都有滥用权力的倾向”

      删除
  38. 那可是薄大大啊 不认识吗

    回复删除
  39. 博主,那个“没头像的随想”,也是你么? 感觉说话语气有点像?

    回复删除
    回复
    1. 俺是没头像的随想不是编程随想:)

      删除
  40. 用Tor来管理GitHub很容易被封号

    回复删除
  41. 博主我遇到点问题,双虚拟机翻墙可以用两台配置较低的电脑实现吗,大题讲一下怎么实现,或者那位境外高人帮忙解答一下可行性也好,谢谢!另外博主支持你搬新家了。为了提高问题的知名度用了一个比较可读的名字,涉及几位前辈的名字还请多多包容。

    回复删除
    回复
    1. 层主说的意思就是根据博主那篇博文写的双虚拟机翻墙现在是因为一台电脑装两个虚拟机配置不够,刚好层主手上有两台配置不高的电脑可不可以把这两台电脑弄成双虚拟机翻墙。两台电脑每台装双虚拟机不够装单虚拟机又绰绰有余,就是这个意思。

      删除
    2. 这其实就是物理隔离,网关机需要两个网卡。具体在whonix.org里右上角搜physical isolation,注意搜出来的文章对应不同的whonix版本,现在最新版本是10,最新的文章就是Physical Isolation/10

      删除
    3. 博主一直避谈路由器翻墙,但路由器就是天然的物理隔离设备啊。

      删除
    4. meek,感觉你是一名注重安全的企业运维工程师。。。。。

      删除
    5. 正是,正是,其实我就是运维工程师。我前面说我是【伪IT人士】乃是给党国走狗放的烟雾弹。假作真时真亦假。

      党国走狗们,赶快凭此条线索来抓我吧!

      删除
    6. to 没头像的meek
      你是meek本人吗?如果是,那么你不是太无知从而造成的胆小,就是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
      党国为什么要抓你,你做过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了(还是你有那个能力做),你有什么被抓的价值?
      你以为你是浦志强啊!

      删除
    7. TO 没头像的meek
      请问这个 没头像的* 名字有几个人在用?本博第一个个用的人好像是那个啥没头像的张召忠?你是那第一个吗?

      这个回复,不太可能是meek本人。但是,近期共匪抓人抓得紧,Love Chan都被抓了,所以小心为好。如果你是真正的meek,对于上一单元,你就当放了个屁。

      删除
  42. 看到陈乐福被捕还以为你出事了,看到你没事就好。

    回复删除
  43. 欢迎大家去xiaolan.me观光,他又泄露了中共的五毛巢穴的详细情报

    回复删除
  44. 自由亚洲电台:缅政府军追同盟军至华界 村民拨110报警双方交火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90449

    又演习又见反对派又让叛军停火,缅人照样到你国侵犯百姓,太失败

    回复删除
  45. 没头像的边城穗香2015年6月14日 下午7:08:00

    随想君,这6年来,您用于保存敏感数据的硬盘,是否一次也没更换过?

    TrueCrypt的加密卷,只要一个地方的数据出错,全盘就毁了。万一,哪天你的硬盘一震
    到时候,您会不会还得从Tor下载自己的电子书?甚至丢失密码?

    回复删除
    回复
    1. 博主的OpenStack用得棒棒哒!
      还有,您觉得博主会把电子书这类东东放在Host里吗?
      还有,您觉得博主作为一名IT从业者,会连基本的增量备份措施都懒得做吗?
      还有,.........
      ...........
      别提一些笨问题了

      删除
    2. 1单元,虽然,你回答得有些信息含量,但是你说的话让人看得很可恶,无法接受。

      第一点:
      博主传播电子书时,都是通过Tor一点一点传的,我认为博主不可能把读写密钥分享给初始的6个节点,分享出去的只可能是只读密钥。所以,博主的某台电脑内必定有一份全套电子书备份。

      第二点:
      关于OpenStack博主从来没介绍过。这么问是为了从博主口中套出既要做到加密,又能做到“一次维护,自动备份多次”的方法。也并不是认为博主没有备份,才提这些问题的。

      如果用Tor来做云端备份,你认为博主可能这么做吗?不经过Tor备份,你认为躲得过党国的流量分析?这个笨问题,请1单元自己来回答!博主先别回答,等1单元回答了再说。

      删除
    3. 如果是云端备份,那么博主必定是利用BT Sync备份电子书,而且已经备份在大家电脑里了。除此之外的备份,那就不知道。也可能没有必要做其他的云备份。Dropbox什么的有流量限制。

      删除
    4. 我是1单元 to 2单元
      在你眼中只有Tor是安全的,井底之蛙

      删除
    5. 除了Tor之外的没有更好的匿名工具。嘿,to 1单元和4单元的井底之蛙!

      删除
    6. to 1单元
      且不说问题如何,党国希望培养的人的尿性就是封人之口,叫你不能发声。

      如果提个问题,真有刁难,或者对博主之恶意,或者浪费博主的时间了什么的,博主当然可以选择不回答。

      在本博,浪费博主时间的评论多得是,但博主依旧十分耐心,尽量选择有价值的进行回答,这是本博人气增长的原因之一。如果博主实在无时间回复,我们也十分理解。

      删除
    7. windows自带的公文包之类的,就可以实现“一次维护,自动备份”。不过主要是U盘。问题是,假设你的加密卷是2G,你每次修改任何一个文件后,公文包都会把一个2G的文件复制到你的U盘。如果使用软件对比增量,则每次都要对比2G的文件。更不用说100G的加密卷该怎么弄了。

      若有隐藏的操作系统,如果数据较少,或许可以放弃方便性,在隐藏的操作系统中再次建立一个TrueCrypt加密卷文件,并设置为容量可变(此举最好不要包含隐藏卷),专门存放加密数据,方便迁移。

      linux就不知道了。

      删除
    8. 像我这种技术不高,又不如博主那么适合专攻技术的人,存个100GB的反共视频,是完全有可能的。不可能人人都去学博主普及技术知识啊。

      如果单个100GB的文件备份太困难,临时应急,只好把每个文件都分散,并且文件名字不能用视频的名字,而是随机生成文件名。

      这样一来,你就要用某个熟悉的文件名,用这个加密卷,去存放一个索引。
      以上是临时办法。

      删除

  46. 电子书什么的,都可以从互联网获得。

    重要的也就是
    1.博主有多个身份,并且不同的身份之间有隔离。密码之类的,比如用于反共这个身份的谷歌账号、Github、微软网盘等等。占用的空间很小,备份起来难度不大。另外,猜测博主可能写了某种脚本,能自动的例如把“我”替换成“俺”,这种属于多个匿名身份切换的脚本,博主不会分享给任何人的。
    2.新博文的草稿,可能不止一篇。没填的坑也可能有草稿。这种博主肯定是用TrueCrypt加密后保存的。占用空间也就顶多几兆。
    3.Tor软件和翻墙软件。这个博主必定有一份。占用几十兆~几百兆左右。
    4.正在阅读的电子书。读者经常给博主发电子书,那么,博主必须把阅读进度(或者电子书文件)以TrueCrypt加密。为了自动化,博主必须使用阅读器的书签功能,以节约时间。如果类似于这种东西(不仅仅指书签),是存在电脑的缓存里面的,那么博主就可能把整个系统(TrueCrypt的隐藏系统)备份一下。不备份也行,后果是一旦丢失,就要用人脑去回想每件事情的每个进度。

    其他肯定还有一些以明文储存,不用加密的东西,比如博主肯定有某个版本的Linux的iso镜像,虚拟机安装包。这种东西可以当然可以安全的自动备份。

    回复删除
  47. Google code 自动跳转 github: http://stackoverflow.com/questions/16151418/auto-redirect-google-code-to-github

    回复删除